• 几回梦到法王家。来去分明路不差。出水珠幢如日月。排空宝盖似云霞。鸳鸯对浴金池水。鹦鹉双衔玉树花。睡美不知谁唤醒。一炉香散夕阳斜。
  •   这是生死书网站大藏经的第八次更新,采用了中华佛典宝库2016版的TXT文件包(有更多的经文、使用了现代标点符号、链接近万枚图片)。

      本次更新与2014版相比外观界面变化不大,但是底层服务平台Apache、PHP、MySQL(MariaDB),以及网站源程序Joomla、模板、组件等都采用了2018.08为止最新的版本,网站的菜单、分类、文章、长文章分页、模块等全部从头重新制作,经文网址URL更加简短,经文内容中链接了近万枚图片。增加了“圣典汇编”,以及“五百罗汉图”、“思维导图”、“佛学大辞典”、“常用经文难字注释”等文章,还增加了宗教对比研究菜单专栏、并推荐了佛教微信公众号。
    Read More
  • 1
  • 2
  • 3
  • 4
  • 5

三法印:

﹝出法华玄义﹞释论云:诸小乘经,若有无常、无我、涅槃三印,印定其说,即是佛说;若无此三法印印之,即是魔说。如世公文,得印可信,故名三法印。[一、无常印],谓世间生死及一切法,皆是无常。众生不了,于无常法中执为常想,是故佛说无常,破其执常之倒,是名无常印。[二、无我印],谓世间生死及一切法,皆是因缘和合而有,虚假不实,本无有我。众生不了,于一切法强立主宰,执之为我;是故佛说无我,破其着我之倒,是名无我印。[三、涅槃印],梵语涅槃,华言灭度。谓一切众生不知生死是苦,而更起惑造业,流转三界。是故佛说涅槃之法,令其出离生死之苦,而得寂灭之乐,是名涅槃印。(三界者,欲界、色界、无色界也。) ——出自《三藏法数》明·一如等 撰

另有四法印之说:诸行无常 有漏皆苦 诸法无我 涅槃寂静。

一实相印:

又名诸法实相印,四法印之一。龙树菩萨的大智度论说,小乘法是以三法印(诸行无常、诸法无我、涅槃寂静)来作印定,大乘法是以“一实相印”来作印定。其实,一实相印概括了三法印,三法印也能贯通一实相印,全都是阐明诸法因缘生,无有自性之理。只是大乘一实相印所说的“缘起性空”,把空的理性说得更加澈底,它说宇宙一切万有,都是非有非空,亦有亦空,众生的佛性如此,一切法的法性亦如此。所以它们的不同点是:小乘说诸行无常,大乘于万法为无常之外,还认为它是不曾断灭的;小乘说诸法无我,大乘于真谛说无我之外,还于俗谛说化他;小乘唯以我空而说涅槃寂静,大乘却以我法二空而说涅槃无住。大乘与小乘不同之处,就在于它契合这“一实相印”的妙用,故辨证大乘的教法,也就以“一实相印”来作印定了。——【《佛学常见辞汇》陈义孝编】

四念处:

[一、观身不净],身有内外,己身名内身,他人之身名外身。此内外身,皆揽父母遗体而成;从头至足,一一观之,纯是秽物。众生颠倒,执之为净,而生贪着,故令观身不净也。[二、观受是苦],领纳名受,有内受、外受;意根受名内受,五根受名外受。一一根有顺受违受,不违不顺受。于顺情之境则生乐受,于违情之境则生苦受,于不违不顺之境则生不苦不乐受。乐受是坏苦,苦受是苦苦,不苦不乐受是行苦。众生颠倒,以苦为乐。故令观受是苦也。[三、观心无常],心即第六识也。谓此识心,体性流动,若粗若细,若内若外,念念生灭,皆悉无常。众生颠倒,计以为常,故令观心无常也。[四、观法无我],法有善法恶法。人皆约法计我,谓我能行善行恶也。善恶法中,本无有我。若善法是我,恶法应无我;若恶法是我,善法应无我。众生颠倒,妄计有我,故令观法无我也。——出自【《三藏法数》明·一如等撰】

开经偈

无上甚深微妙法

百千万劫难遭遇

我今见闻得受持

愿解如来真实义

恭敬经典

  我们研究佛法的人,对于安放经书的常识应该知道。譬如三藏十二部一切经典,无论是哪一部,我们应该看着这一切经典比我们的生命更重要,看着这一切经典比任何珍宝更重要。《金刚经》上说:“若是经典所在之处,即为有佛。”所以经典是佛的法身所在处。

  佛经是法宝,为众生离苦的指南,应尊重恭敬,若有破损,应速修补,不可烧毁或丢弃。经典所在之处皆有龙天护佑。恭敬经典

大正藏第 49 册 No. 2035 佛祖统纪

  No. 2035

  阅佛祖统纪说

  佛以心印授之于祖。而祖祖相印以至师。其间随机立解。以权示实。脉络分合。盖不可思议焉。余顷憩乌瞻山。忽邑侯游公招至顾司寇之澄心楼。以校阅事见委。询其所欲梓。则佛祖统纪也。余夙志阐绎弗敢以不敏辞。甫焚香展卷。有客进曰。吾闻心佛众生三无差别。何有佛祖之异乎。道绝边表。理非数量。又何统纪之一乎。若即心境为禅观本有醍醐自味。何规规然寻牛𤛓乳于村落耶。余曰。子言似矣。犹未足语道也。夫道无统则散。统无纪则乱。散乱之作道理焉依。然道因言显。理假教明。讵离言教而觅道理乎。试将此典喻村落也。能诠名句喻牛也。所诠诸义喻乳及酥酪醍醐也。若谓直取醍醐上味勿劳牛乳等义请君于牛乳外。别觅一醍醐味可乎。欲明古圣之道。此统纪斯其至焉。子又何疑。所以杨侍御为佛祖发心。游邑侯为众生垂手。昱道人忍以帝虎误学人耶。客辗然作礼而退。

  大明万历甲寅夏季月

  西蜀辅慈沙门明昱书

  佛祖统纪叙

  志磐法师佛祖统纪一书历序。从上诸祖授受渊源支分派别。亦如一花五叶。传衣受记历历分明。自是天台一家眷属。又广之以华藏世界天宫地狱诸图。莲社诸贤往生僧尼其于法运通塞尤惓惓三致意焉。用心良亦勤矣。其意直欲薪尽火传灯灯相续。耳近日宗门盛行。讲律或废。不知如车双轮。如鸟双翼。后之绍统者。若真如天台深入法华三昧。亲见灵山一会俨然未散。棒喝狂禅皆当反走矣。是伊仲刻统纪意也。

  德山杨鹤题

  佛祖统纪序

  参天地之才。司万物之化。同功而异位者。其唯人道乎。故自有生以来。蚩蚩群氓。必立大人。为之君牧。是以四轮统乎四洲。粟散占乎异域。而南洲震旦。实为东方君子之国。伏羲称皇。始画八卦。降及三代。文物大明逮吾世尊出兴天竺。将施化于此方也。乃先遣三圣。为世良导。以礼乐为前驱。以真道为后教。机成时至。大法可行。于是汉皇致梦感之祥。摩腾应东来之运。魏晋以降。盛译群经。矫矫诸师。竞登讲席。虽各立义门。取名当世。而尚昧乎如来一代之化意。笃生天台。绍隆法运。以五时八教四种三昧。与夫事理即具境观不二之旨。以为后学入道之本。历代师承。宝兹大训。至于今七百年。守之弗坠。翰林梁子之言曰。言佛法者。以天台为司南。则殊涂异论。往往退息。诚然哉斯论也。志磐手抱遗编。久从师学。每念佛祖传授之迹。不有纪述。后将何闻。惟昔。良渚之着正统。虽粗立体法。而义乖文薉。镜庵之撰宗源。但列文传。而辞陋事疏。至于遗逸而不收者。则举皆此失。于是并取二家。且删且补。依放史法。用成一家之书。断自释迦大圣讫于法智。一佛二十九祖。并称本纪。所以明化事而系道统也。至若诸祖旁出为世家。广智以下为列传。名言懿行。皆入此宗。而表志之述。非一门义。具在通例。可以类知。既又用编年法起周昭王。至我本朝。别为法运通塞志。儒释道之立法。禅教律之开宗。统而会之。莫不毕录。目之曰佛祖统纪。凡之为五十四卷。纪传世家。法太史公。通塞志。法司马公。书成即负笈。诣白云堂。仰求佛光法师为之考校。而同志之士。共谋锓版以期流布。将令家藏其本。人观此书。开人心之性灵。资国政之治化。岂不曰大有益于世哉。自宝祐戊午。首事笔削。十阅流年。五誊成藁。夜以继昼。功实倍之。仰报佛恩。上酬

  帝力。不负所学。其志在兹。

  宋咸淳五年岁在己巳八月上日。四明福泉沙门志磐寓东湖月波山。谨序。

  同校正吉祥安乐山教忠报国教寺首座沙门必升

  校正前住持华亭先福教寺传天台宗教沙门慧舟

  校正住持吉祥安乐山教忠报国教寺传天台宗教沙门善良

  校正住持东湖月波山慈悲普济教寺传天台宗教沙门宗净

  校正特赐佛光法师左右街都僧录主管教门公事住持上天竺教寺赐金襕衣法照

  佛祖统纪通例(例者略也类也举略以知类也)释本纪

  释迦如来。最初得佛之后。大悲利物。未来不息。以故果后示权。数数出世。莫可以三际求其始终。况于十方国土。唱生唱灭。处处不同。岂当于此南洲一方毕其能事。然今所录。但于此方。特举垂教之要会。而通之则十方不离当处。三世只在一心。尚何有所异同者哉。今约如来在凡因行至今出兴为大法王。明本迹。叙圣源。列大小八相。分顿渐二始。经历五时。铺陈一化。作教主释迦牟尼佛本纪四卷。自大迦叶下至师子尊者。皆能仰承佛记。传弘大法。谓之金口祖承。依付法藏。作西土二十四祖纪一卷。

  自北齐始开龙树之道。至于天台大弘法华。章安集为论疏。荆溪制记申明。禀承教观。实居震旦。是谓今师祖承。作东土九祖纪二卷。自邃法师嗣荆溪之业。师师相承。历晚唐五代。暨我本朝。教法散而复合。仰惟四明法智。用能中兴天台一家教观之道。同功列祖。作兴道法师下八祖纪一卷。上稽释迦示生之日。下距法智息化之年。一佛二十九祖。起周昭王二十六年甲寅。至宋仁宗天圣六年戊辰。合二千二年。通为本纪。以系正统。如世帝王正宝位而传大业。

  释世家

  自南岳旁出照禅师下至慈云诸师。皆传教明宗。分镫照世。与正统诸祖。相为辉映。作诸祖世家二卷。

  释列传

  自四明诸嗣最显著者十余师。子孙有继者唯广智。神照。南屏。三家为光。盛守家法。御外侮。人能弘道。作诸师列传十一卷。背宗破祖。失其宗绪者三数人。作杂传一卷。有功教门。事远失记者。作未详承嗣传一卷。

  释表

  考诸祖之授受。叙弈世之禀承。欲观千古。必审今日。为明北齐下至法智述正统之有来。作历代传教表。为明释迦列祖下至今时诸师。示传镫之无尽。作佛祖世系表共二卷。

  释志

  并陈文藻。交赞佛乘。各出义章。发挥祖业。斯固法门之盛烈。作山家教典志一卷。

  人理教行。具足成就。由五浊以登九品者。唯念佛三昧之道为能尔。末代机宜。始自庐阜。作净土立教志三卷。

  达磨贤首慈恩灌顶南山诸师。皆一代之伟。特虽共明此道。而各专一门。区别群宗。作诸宗立教志一卷。

  观千佛绍隆。则知无尽之镫。即一洲纵广。则识无边之土。为隘俗无闻者。作三世出兴志世界名体志。凡三卷。

  香镫供养之具。礼诵歌呗之容。是盖缘因加行之正辙。为但理之人。成就佛事。作法门光显志一卷。

  大法东流。圣贤继世。所以住持三宝不令断绝。然历年既久。或兴或废。此盖世事无常之变。于此道何成何亏邪。考古及今具列行事。用见法运通塞之相。至若儒宗道流世间之教。虽随时而抑扬。而其事迹。莫不昭然可训可戒。作法运通塞志十五卷。

  法运通塞。事变纭纭。系于编年。莫明始末。为通练古今欲求类知者。作历代会要志四卷。

  大儒高释。有能以文字铺张大道为法门之标表者。是不可不略录也作名文光教志二卷。

  叙古制

  徽宗政和间。吴兴颖师。始撰宗元录。述天台一宗授受之事。自北齐至本朝元祐。为之图以系道统。于是教门宗祖始粲然有所考矣。宁宗庆元中。铠庵吴克己。因颖录增广之。名曰释门正统。未及行而亡。嘉定间。镜庵迁法师。复取颖本及铠庵新图。重加诠次。增立新传六十余人。名宗源录。

  理宗嘉熙初。钱唐良渚鉴法师。取吴本。放史法。为本纪。世家。列传。载记。诸志。仍旧名曰释门正统。然镜庵则有不立体统之失。良渚则有名位颠错之缪。至于文繁语鄙事缓义乖。则皆有之。而题称释门。尤为疏阔。要之草创。讨论。修饰。润色。非可以求备于一人也。明今述。

  今之所述。盖是用宗源录释门正统。参对文义。且删且补。而复取大藏经典。教门疏记。儒宗史籍。诸家传录之辞。及琇师隆兴统纪。修师释氏通纪。用助援引。依史氏法。为四佛纪。四祖纪。二世家。十一列传。一杂传。一未详承嗣传。二表。三十志。成一家之全书。至若一传之后。赞以述德。一事之下。论以释疑。及文有援古事有余义。则必兼注于下。俾览者之易领云(若据此中并前释列传文。则知诸师列传原有十一卷。本纪既遗其文。唯以十卷为数)。

  用三例

  近世诸师。立传之法。当用三例。一曰观行修明。二曰讲训有旨。三曰著书明宗。非此三例滥矣。至于经理法事旁赞教门者。又将录之。俾后人有所怀仰。若夫搢绅名贤儒生居士。能知此道者。非有宿熏之功。畴克至是。以故时有所取云。释题义。

  佛祖者何。本教主而系诸祖也。统纪者何。通理佛祖授受之事也(史记功臣表云。要以成功为统纪。汉高祖纪。颜师古注曰。纪理也。统理众事。系之年月)本纪者何。始释迦终法智。一佛二十九祖。所以纪传教之正统也。世家者何。世守家业。以辅相祖道者也。列传者何。载历代诸师之言行。俾有继于祖道也。表者。所以表示传教之有时禀法之有绪也。志者。所以记其事也。若山家教典。若诸宗立教。若净土往生。若世界成毁。若法门光显。若法运通塞。若会要以通古今。若述文以光大教。皆于志有考云。

  释师名

  列诸师之名。考其例有八。或从国号。如北齐高丽。或从山名。如南岳天台。或从师号。如智者法智。或从生地。如章安仙城。或从寺名。如法华天宫。或从自号。如草堂息庵。或从郡名。如钱唐四明。或从著书之名。如扶宗宪章。近世多以自号行。虽称名之不一。而所以名乎其人。则各得其实也。

  息众疑

  此书之作。或因旧文以删修。或集诸文以补足。或取师友之论著。或考碑碣之撰述。不复一一注所出者。修史之法当若是也。其间关涉稍众者。则必时时有所引证。不得已耳。又此书所用。藏典教文。非儒生居士之所可易解。有能字字句句。研究其义。以所疑难。质诸沙门。则精义入神。然后可以知佛。若轻心疾读。不究所归。斯何益于人哉。又世之为儒者。好举韩欧排佛之论。而不知二公末年终合于释氏之道。今人有能少抑盛气。尽观此书反覆详味。则知韩欧之立言皆阳挤阴助之意也。

  释引文 大藏经典法华经华严经维摩经涅槃经瑞应经梵网经楼炭经药王经普耀经善权经大权经贤愚经提谓经楞伽经大集经遗教经因果经无量义经大般若经付法藏经法灭尽经大方便经十二游经佛本行经未曾有经杂宝藏经中本起经首楞严经法句喻经阿育王经八关斋经长阿含经杂阿含经妙法华经普贤行法经菩萨处胎经菩萨本行经优婆塞戒经增一阿含经分别功德经思益梵天经殃掘摩罗经净饭泥洹经升忉利天经观佛三昧经胜鬘师子经像法决疑经佛母泥洹经摩耶夫人经仁王般若经文殊般若经昙无德律十诵律四分律僧祇律弥沙塞律善见律五分律大智度论新婆沙论大庄严论萨婆多论俱舍论起信论佛道论衡译经图记梁高僧传唐高僧传宋高僧传弘明集释迦谱西域记

  天台教文法华文句妙乐法华妙玄释签心观论辅行涅槃玄义观音别行法界次第四教义南岳愿文智者别传二师口义四教义国清百录宝云振祖集四明教行录天竺别集草庵遗事翻译名义九祖略传

  释门诸书周书异记庐山集国清碑玉泉碑十八贤传僧镜录关王祠堂记净土往生传法华显应录般若感验录观音感应录天人感通传僧史略林间录僧宝传护法论景德传灯录普灯录大慧武库湘山野录欧阳外传石门文字禅育王舍利传禅门宝训

  儒宗诸书孔子家语论语礼记孟子荀子杨子史记西汉书东汉书三国志晋书南北史唐书五代史稽古录续稽古录国朝会要皇朝类苑皇朝龙飞记本朝通鉴皇朝景𠇮录韩昌黎文柳子厚文白氏长庆集颜氏家训酉阳杂俎宣室志杨文公谈苑广陵志蔡氏丛谈钱氏洞微志东坡文集王氏小畜集鲁直文集太平广记东坡指掌图六一居士集夷坚志洪容斋随笔曾氏独醒志东都事略

  道门诸书老子列子庄子老子内传老君实录玄妙内篇汉武内传洞冥记十洲记云笈七签天师家传刘向列仙传葛洪神仙传续仙传集仙传仙苑遗事皇甫高士传真诰悟真篇林灵素传

  修书诸贤元颖法师。吴兴人。政和间。居智者院。撰宗元录(有传)吴克己。婺女浦江人。号铠庵。嘉定间。撰释门正统(有传)志昭法师铠庵之侄。居婺女左溪。撰释迦谱历代宗承图(见铠庵传)景迁法师。余姚人。受业东山广教。号镜庵。嘉定间。住天竺灵山。撰宗源录。增多吴本六十余传宗鉴法师。钱塘良渚人。嘉熙初。居仁寿张寺。续铠庵释门正统。为本纪。世家。列传。诸志。载记。

  修书旁引

  祖琇。隆兴初。居龙门。撰佛运统纪。放左氏。寓褒贬法。兼述篡弑反叛灾异之事。永嘉薛洽。叙释迦谱云。琇师统纪。多附小机所见。学最上乘者。尚深病之。

  德修。淳熙间。居金华。撰释氏通纪。其纪释迦。则附以慈恩三时之教。一代化事。最为疏略。又以五运图。石柱铭。三宝录。言佛生皆不同。糅杂于佛纪正文。甚失撰述之体。其叙时事。与琇本互有出入。而徒取乎冗长之辞也。

  佛祖统纪通例(终)

  佛祖统纪目录

  宋咸淳四明东湖沙门志磐撰第一卷释迦牟尼佛本纪一之一明本迹叙圣源名释迦第二卷释迦牟尼佛本纪一之二下兜率托母胎住胎宫示降生出父家成佛道第三卷释迦牟尼佛本纪一之三转法轮(五时)华严鹿苑方等般若法华涅槃第四卷释迦牟尼佛本纪一之四入涅槃分舍利集三藏第五卷西土二十四祖纪二大迦叶尊者阿难陀尊者商那和修尊者末田地尊者鞠多尊者提迦多尊者弥遮迦尊者难提尊者密多尊者胁比丘尊者夜奢尊者马鸣尊者摩罗尊者龙树尊者(已上十三祖系东土所承正祖)提婆尊者罗睺尊者僧佉尊者邪舍尊者鸠摩罗尊者阇夜多尊者槃驮尊者摩拏罗尊者鹤勒那尊者师子尊者第六卷东土九祖纪三之一龙树尊者北齐禅师南岳禅师智者禅师第七卷东土九祖纪三之二章安禅师法华禅师天宫禅师左溪禅师荆溪禅师第八卷兴道下八祖纪四兴道法师至行法师正定法师妙说法师高论法师净光法师宝云法师法智法师第九卷诸祖旁出世家五之一南岳世家(僧照禅师下二十一人)天台世家(真观禅师下六十五人)第十卷诸祖旁出世家五之二章安世家(弘景禅师下六人)天宫世家(真觉禅师一人)左溪世家(神邕禅师下二十八人)荆溪世家(普门禅师下一十四人)兴道世家(守素法师下二人)至行世家(良湑法师下五人)正定世家(敬休法师下四人)妙说世家(常操法师下五人)高论世家(志因法师下十九人)净光世家(宗昱法师下二十人)宝云世家(遵式法师下八人)第十一卷诸祖列传六之一慈云(下二十九人)兴国(下二人)钱唐(下二人)第十二卷诸师列传六之二法智第二世广智(下二十五人)第十三卷诸师列传六之三法智第三世广智神照南屏三学浮石广慈六家(四十人)第十四卷诸师列传六之四法智第四世广智神照南屏三家(三十七人)第十五卷诸师列传六之五法智第五世广智神照南屏三家(五十二人)第十六卷诸师列传六之六法智第六世广智神照南屏三家(三十五人)第十七卷诸师列传六之七法智第七世广智神照南屏三家(四十人)第十八卷诸师列传六之八法智第八世广智神照南屏三家(六十一人)第十九卷诸师列传六之九法智第九世广智神照南屏三家第二十卷诸师列传六之十法智第十世广智神照南屏三家(诸师列传本纪原文止有十卷。目录并通例俱编为十一。而以二十一卷当之。此述者之误矣。故后之卷卷排去目录。则有五十五。本纪止于五十四。今依本纪。既无列传第十一卷之文。目录中名即去之。将目录二十二卷。改为二十一。至五十五。改为五十四。以合本纪之数)第二十一卷诸师杂传七净觉神智草庵第二十二卷未详承嗣传八东阳大士(下四十一人)第二十三卷历代传教表九第二十四卷佛祖世系表十第二十五卷山家教典志十一第二十六卷净土立教志十二之一莲社七祖莲社十八贤莲社百二十三人不入社诸贤第二十七卷净土立教志十二之二往生高僧第二十八卷净土立教志十二之三往生高尼往生杂众往生公卿往生士庶往生女伦往生恶辈往生禽鱼往生续遗第二十九卷诸宗立教志十三达磨贤首慈恩灌顶南山第三十卷三世出兴志十四过去庄严劫千佛见在贤劫千佛小三灾未来星宿劫千佛大三灾第三十一卷世界名体志十五之一华藏世界图万亿须弥图九山八海图大千三界图忉利天宫图诸天通论第三十二卷世界名体志十五之二东华地理图西域诸国图西土五印度八热地狱图十六游增图八寒地狱图第三十三卷法门光显志十六第三十四卷法运通塞志十七之一周秦第三十五卷法运通塞志十七之二西汉东汉三国第三十六卷法运通塞志十七之三晋宋齐第三十七卷法运通塞志十七之四梁陈第三十八卷法运通塞志十七之五北魏北齐北周第三十九卷法运通塞志十七之六隋(文帝 炀帝 恭帝)唐(高祖 太宗 高宗 武后)第四十卷法运通塞志十七之七唐(中宗 睿宗 玄宗 肃宗)第四十一卷法运通塞志十七之八唐(代宗 德宗 顺宗 宪宗)第四十二卷法运通塞志十七之九唐(穆宗 敬宗 文宗 武宗 宣宗 懿宗 僖宗 昭宗 景宗)五代梁唐晋汉周第四十三卷法运通塞志十七之十宋(太祖 太宗)第四十四卷法运通塞志十七之十一宋(真宗)第四十五卷法运通塞志十七之十二宋(仁宗 英宗 神宗)第四十六卷法运通塞志十七之十三宋(哲宗 徽宗 钦宗)第四十七卷法运通塞志十七之十四宋(高宗 孝宗 光宗)第四十八卷法运通塞志十七之十五宋(宁宗 理宗)第四十九卷名文光教志十八之一天台禅林寺碑(梁肃)天台止观统例(梁肃)智者大师传论(梁肃)圣安寺无姓和尚碑(柳宗元)无姓和尚碑阴记(柳宗元)龙兴寺净土院记(柳宗元)法智大师行业碑(赵抃)止观坐禅法要记(陈瓘)三千有门颂(陈瓘)与明智法师书(陈瓘)南湖净土院记(陈瓘)(自天台禅林寺碑。至与喻贡元书。共十七篇。南藏目录以第五十卷收之。始终心要至宗门尊祖议七篇。以第五十一卷收之。今从本纪改正。以第四十九卷收前十一篇。第五十卷收后十三篇)第五十卷名文光教志十八之二仁王般若经疏序(晁说之)明智法师碑论(晁说之)南湖智者大师赞(真隐居士)永嘉西湖法明寺疏(叶适)重刊删定止观序(吴克己)与喻贡元书(吴克己)始终心要(唐荆溪禅师)四十二章经疏序(孤山)与骆御史书(孤山)南岳止观序(慈云)书绅(论语子张书诸绅)圆顿止观十法界图(慈云)宗门尊祖议(沙门志磐)第五十一卷历代会要志十九之一君上奉法屡朝拜佛天书御制圣君护法试经度僧特恩度僧进纳度僧士夫出家沙门封爵僧职师号不拜君父不称臣僧崇礼高行沙门著书第五十二卷历代会要志十九之二宿命前身放生禁杀祈祷灾异国朝典故诸国朝贡第五十三卷历代会要志十九之三北天佛牙鄮山舍利凤翔佛骨陈留佛指瑞像应世圣贤出化立坛受戒设像置经建寺造塔西天求法东土译经经目僧数天台传教禅苑传灯律宗垂范神尼异行名山胜迹圣教感通持诵功深西游乐国第五十四卷历代会要志十九之四三教出兴三教厄运三教訞伪三教谈论僧道角法僧先道后内律分财僧制治罚僧籍免丁赐谥封塔褒恤终亡临终瑞相君臣慢法韩欧排佛化胡伪经事魔邪党毁法恶报

  佛祖统纪目录(终)

  佛祖统纪卷第一

  宋景定四明东湖沙门志磐撰

  教主释迦牟尼佛本纪第一之一

  明本迹

  序曰。如来圣人之利见于世也。则必有降本垂迹开迹显本之妙存焉。夫本者。法身之谓也。迹者。八相之谓也(义见释签)由法身以垂八相。由八相以显法身。本迹相融俱不思议。自非法华开近显远开迹显本之谈。则不足以深知此旨。故通列八相。别叙五时散引群经。会归一实。用明一代化事始卒之义。则若本若迹。无余蕴矣。

  沙玄释本迹有六义。谓本者。理本。即是实相一究竟道(大论佛言唯一究竟道无众多究竟道也)迹者。除诸法实相其余种种。皆名为迹。又理之与事。皆名为本(科云理真事俗)说理说事皆名教(签云真俗是理说此真俗为教)又理事之教。皆名为本。禀教修行。名之为迹。如人依处则有行迹寻迹可得处也又行能证体。体为本。依体起用。用为迹。又实得体用。名为本。权施体用。名为迹。又今日所显者为本。先来已说者为迹。此之六义。通论诸佛本迹也。其别论者。唯在今佛。亦有六义。一约理事明本迹者。从无住本立一切法。无住之理即是本时实相。真谛也。一切法即是本时森罗。俗谛也(此释本迹之相○签云。无明为一切法作本。无明即法性。无明复以法性为本。当知诸法亦以法性为本。法性即无明。法性复以无明为本。法性即无明。法性无住处。无明即法性。无明无住处。无明法性虽皆无住。而与一切诸法为本。故云从无住本立一切法。无住之本既通。是故真谛指理也。一切诸法事也)。

  由实相真本垂于俗迹。寻于俗迹即显真本。本迹虽殊不思议一。文云。观一切法空如实相(以明本迹相显理融○签云。此理性之本迹。由此方有外用本迹)二明理教明本迹者。即是本时所照二谛俱不可说皆名本也。昔佛方便说之即是二谛之教。教名为迹(释本迹相)若无二谛之本。则无二种之教。若无教迹岂显谛本。本迹虽殊不思议一(相显理融)文云。是法不可示。言辞相寂灭。以方便力故。为五比丘说(引文证)三教行为本迹者。最初禀昔佛之教。以为本。则有修因致果之行(释本迹相○应有以为迹三字)由教诠理。而得起行。由行会教。而得显理。本迹虽殊不思议一(相显理融)文云诸法从本来。常自寂灭相。佛子行道已。来世得作佛(引文证)四约体用明本迹者。由昔最初修行。契理证于法身为本。初得法身本故。即体起应身之用(释本迹相○应有以为迹三字)由于应身得显法身。本迹虽殊不思议一(相显理融)文云。吾从成佛已来。甚大久远若斯。但以方便教化众生。作如此说(引文证)五约实权明本迹者。实者。最初久远得法应二身。皆名为本。中间数数唱生唱灭。种种权施法应二身。故名为迹(释本迹相)若非初得法应之本。则无中间法应之迹。由迹显本。本迹虽殊不思议一(相显理融)文云。是我方便。诸佛亦然(引文证)六约今已论本迹者。前来诸教已说事理乃至权实者。皆是迹也(已即是迹。即指迹门。及诸迹教。今即是本。即指本门。本门已前。皆名为已。涌出已后。方名为今)今经所说久远事理乃至权实者。皆名为本(释本迹相)非今所明久远之本。无以垂于已说之迹。非已说之迹。岂显今本。本迹虽殊不思议一(本迹相显理融)文云。诸佛法久后。要当说真实(引文证)最初之本。但本而非迹(最初实成。既未垂迹。故唯属本)最后已说。但迹而非本(已说迹门。未显本时。故唯属迹)中间亦迹亦本(中间相望。互为本迹。又中间垂迹。名为亦迹。显本之时。名为亦本)若无本时之本。不能垂得中间最后之迹。若无已说之迹(举今日迹门)不能显得今说之本(今日本门)本迹虽殊不思议一(已上并六重本迹文)若执迹为本者。斯不知迹亦不识本。有言文殊观音调达。或称为师。或称弟子。惑者未了。若拂中间。无非是迹。则迹本可解。若执迹疑本。则二义俱失。(玄文) 六重本迹之图。理事(观一切法空如实相(理)但以因缘有从颠倒生故说(事)) 安乐行迹理教(是法不可示言辞相寂灭(理)以方便力故为五比丘说(教)) 方便品迹教行(诸法从本来常自寂灭相(教)佛子行道已来世得作佛(行)) 方便品迹体用(吾于成佛已来甚大久远(体)但以方便教化众生(用)) 寿量品本实权(是我方便诸佛亦然(权)今当为汝说最实事(实)) 药草喻本已今(诸佛法久后(已)要当已真实(今)) 方便品本

  释签云。第六已今。已即是迹。即指迹门是诸迹教。今即是本。即指本门。本门已前。皆名为已。涌出已后。方名为今。故云已说事理乃至权实。名之为迹。今说事理。乃至权实。皆名为本。故知若无迹中事理乃至权实。何能显于长远之本。又已今之言。虽异前五。亦是一往。指于寿量。名为今本。若望初本。则应又简已今不同。法华已前。诸经已今。仍属于迹。今经所明。乃是直明久远之本。即是已说已今为迹。今说已今为本。方是实说。所以六门引证之文。前三引迹。后三引本者何。然前三复通本之与迹。俱有事理乃至教行。体用等三。通中复别。既云本用本权。非迹文能显。况以本门为今。灼然不可引迹。为是义故。三引迹文。三引本文。又前之三文。既在于因。本因狭故。但以迹例本。故但引迹门。

  读教记云。六重本迹。唯体用一重。是引本文。余五皆迹。签云前三引迹后三引本者。斯盖记主点经玄意。实权已今即指迹文为本门也。故云今说已今为本方是实说。然则前三不指本何也。曰前三既通。但以迹例本。后三既是通中复别。故须指迹为本。可观通别二字。此例甚多。如文句明本迹。初引寿量品。我成佛已来甚大久远。又方便品。我本立誓愿普令一切众生同得此道。又五百授记。内秘菩萨行外现是声闻。妙乐释之云。初正引本文。次方便下引迹文。以迹中密示本意故。若显露说。即迹中本迹。下文显已。通得引用。又妙乐释方便品十双权实云。然此八中。前七迹门。第八本门。本虽未至。权实理遍。故下文云是我方便诸佛亦然。故方便之名通于本迹。文既玄释不同。今诸家商略者。或云前三是从本垂迹。后三是发迹显本。故云三引迹文。或云前三是因为迹。后三是果为本。或云圆谈大旨不分本迹之文。或云别含本意。故云三引本文。

  观音别行玄记云。若理事。理教。教行。体用。四重本迹。不独今经。诸部容有。若尘点劫前。最初成佛。而为实本。中间今日示现成佛。皆为权迹。此名权实本迹。本门开竟。此身即本迹门已说。及诸部谈。皆名为迹。是名今已本迹。此之二重。诸经绝议。故云诸教不明。法华方说。菩萨地涌品云。佛告诸菩萨。娑婆世界有六万恒河沙等菩萨。一一各有六万恒河沙眷属。于我灭后护持读诵广说此经。时娑婆世界地皆振裂。有无量菩萨同时涌出。闻佛音声从下发来。各诣虚空七宝妙塔。向二世尊头面礼足。时弥勒大众欲决所疑。以偈问佛。大众诸菩萨。是从何所来。从谁初发心。修习何佛道。我于此众中。乃不识一人。忽然从地出。愿说其因缘。佛告弥勒。是诸菩萨。我得菩提已。教化示导。令发道意(略开近显远动执生疑)时弥勒等。心生疑惑。白佛言。如来得阿耨菩提。始过四十余年。云何少时大作佛事(初疑成道近所化多此执近以疑远)此菩萨众。假使有人于千万亿劫数不能尽。斯等久远已来常修梵行(次疑所化众多行位深妙。此执远以疑近)。

  寿量品。佛告大众。一切世间。天人阿修罗。谓我出释氏宫。去伽耶不远。坐于道场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广开近显远断惑生信)然我实成佛已来无量无边。百千万亿那由他劫(破近显远)我常在此娑婆世界说法教化。亦于余处阿僧祇国。导利众生(玄云。初证之果。名本果妙本之娑婆。即本土妙。文句云。上引譬甚大久居何处。故云常在此土。及于他国而作佛事)于是中间。我说然灯佛等。又复言其入于涅槃。皆以方便分别(文句云。拂执迹上之疑也。昔教所说。处处行因。处处得记。即是果疑。今拂除此疑。指然灯佛者。即拂因疑。言入涅槃者。即拂果疑。如此因果。非复一条。皆我方便非实说也。妙乐云。是释迦菩萨入灭。不得云是然灯。涅槃亦非释迦。尔时于然灯佛世。已曾成佛。而般涅槃。不可二佛一时兴故。是故。但以得记弘法寿终为果)若有众生来至我所。我以佛眼观其信等诸根利钝。随所应度。处处自说名字不同年纪大小(非生现生)亦复现言当入涅槃(非灭示灭。此为以形益物也)又以种种方便说微妙法(此以声益物也)如来见诸众生乐于小法德薄垢重者。为是人说我少出家得阿耨菩提(现生)然我实成佛以来。甚大久远若斯。但以方便教化众生令入佛道。作如是说(非生。妙乐云。寿量久成尘点尚倍。中间被拂。伽邪非真。此论身真实明远本也)。

  学无学品云。佛言。我与阿难。等于空王佛所。同时发菩提心。阿难常乐多闻。我常勤精进。是故我已得成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而阿难护持我法(文句。昔与我同发大心。即是同学。由我精进。前超得佛。由彼多闻。犹故持经)。

  常不轻品云。往古有佛名威音王。灭尽之后。复有佛出。亦号威音王。如是有二万亿佛。皆同一号。最初威音王如来。有一比丘。名常不轻。凡见四众。皆悉礼拜赞叹。而作是言。我不敢轻于汝等。汝等皆当作佛。四众之中。有生瞋恚恶口詈言。我等不用如是虚妄授记。经历多年。众人或以杖木瓦石。而打掷之。避走远住。犹高声唱言。我不敢轻于汝等。汝等皆当作佛。以其常作是语故。增上慢四众。号之为常不轻。是比丘。临欲终时。于虚空中。具闻威音王佛先所说法华经。即得六根清净。更增寿命。广为人说。时增上慢四众。为作不轻名者。见其得大神通。皆信伏随从。是菩萨。复化千万亿众。令住菩提。命终之后。得值二千亿佛。皆号日月灯明。于其法中。说是法华经。复值二千亿佛。同号云自在灯王。为诸四众。说此经典。于后复值千万亿佛。亦说是经。功德成就。当得作佛。时常不轻者。则我身是(文句。释迦出世。踟躇不说。常不轻。一见造次而言。何也。答本已有善。释迦以小而将护之。本未有善。不轻以大而强毒之)。

  达多品。佛言。吾于过去无量劫中。求法华经。无有懈倦。于多劫中常作国王。发愿求于无上菩提。为欲满足六波罗密。勤行布施。不惜身命。捐舍国位。委正太子。宣令求法。时有阿私仙人。来白王言。我有大乘。名妙法华经。若不违我。当为宣说。王闻仙言。欢喜踊跃。即随仙人。供给所须。采果汲水。拾薪设食。乃至以身。而为床座。身心无懈倦。普为诸众生。勤求于大法。遂致得成佛。尔时王者。则我身是。时仙人者。提婆达多是。由提婆达多善知识故。令我具足六波罗密。

  化城喻品。佛言。过去有佛。名大通智胜。灭度已来。无量无边百千万亿阿僧祇劫。我以如来知见力故。观彼久远。犹若今日。其佛未出家时。有十六子。闻父得成菩提。往诣佛所。请转法轮。皆以童子出家。而为沙弥。时佛受请。过二万劫已。说是大乘经名妙法莲华经八千劫。即入禅定八万四千劫。时十六沙弥。各升法座。亦于八万四千劫。为四部众。广说法华。一一皆度六百万亿那由他恒河沙等众生。令发菩提心(昔与说法结缘)一一菩萨。所化众生。世世所生与菩萨俱。从其闻法。悉皆信解(中间更相值遇)彼十六沙弥。今皆得菩提。于十方国土现在说法。一名阿弥陀云云。第十六我释迦牟尼佛(结师古今)我等为沙弥时。各各教化无量众生从我闻法。为阿耨菩提(会弟子古今一。初会现在弟子。此章先明不退者住菩提)此诸众生。于今有住声闻地者。我常教化阿耨菩提。应以是法渐入佛道(次明退转者今住声闻)。所以者何。如来智惠。难信难解(释退住意)时所化无量众生者。汝等诸比丘(正结古今)及我灭后。未来声闻弟子是也(次会未来弟子。○玄云十六王子。弘经结缘。皆是中间所作非本因也。过是已前。所行道者。名之为本。即本因妙也)。

  吾今来此八千返。为此娑婆世界。坐金刚华光王座(梵网经)(已上大机所明本迹之文)。

  瑞应经云。佛言。吾自念宿命无数劫时。本为凡人。初求佛道以来。受形五道。生死无量。计吾故身。不能以数(色主切)。

  菩萨本行经云。我于无量无边诸佛所。种诸善根。为转轮圣王。值无量佛。最初值遇三十亿佛。同名释迦(初阿僧祇始。此佛以其在始故云最初○大论云。如来先世为瓦师。名大光明。时有佛名释迦文。与弟子俱。到瓦师舍宿。瓦师施草座灯明密浆。便发愿言。我于当来作佛。如今佛名)。

  妙玄云。迹因多种。或言。昔为陶师。值先释迦佛。三事供养。发愿得记。名字皆如先佛。即是初阿僧祇发心。既不明断惑。故知藏佛行因之相。或言。昔为摩纳。值然灯佛。五华奉散。布发掩泥。跃身虚空。得无生忍。佛与授记。号释迦文。既云断惑。故知通佛行因之相。或言昔为宝海梵志。删提岚国宝藏佛所。行大精进。十方佛送花供养。既为宝藏佛父。又是弥陀之师。称其功德。不可思议故。知是别圆佛行因之相。

  次值八亿佛。同名然灯。次值三亿佛。同名弗沙。次值九万佛。同名迦叶。次值六万佛。同名灯明。次值一万八千佛。同名娑罗王。次值一万七千佛。同名度彼岸。次值一万五千佛。同名日佛。次值二千佛。同名憍陈如。次值六千佛。同名龙佛。次值一千佛。同名紫幢。次值五百佛。同名莲华上。次值六十四佛。同名螺髻(俱舍论。名为罽那尸弃。此云宝髻即此经螺髻是也。翻译名义云。吾佛初僧祇满值此佛。与七佛中第二尸弃。隔二僧祇)次值一佛。名正行(二阿僧祇始此佛)次值八万八千亿辟支佛。次值一佛。名善思。时弥勒为转轮圣王名毗卢遮那。于彼佛所最初发心。先四十劫。次值一佛。名示海幢。我为转轮圣王。名曰牢弓。于彼佛所。发菩提心。愿于未来。得成佛果。教化众生(空王佛所。同阿难最初发心。古释迦佛所。为瓦师时发心今值海幢佛所。为牢弓圣王时发心。此等皆是如来方便之说)次无量劫。值帝释幢等无量诸佛。次值一佛。名曰然灯(三祇满时值此佛)我为儒童。以青莲华。供养彼佛。为我授记。过阿僧祇劫。当得作佛号释迦牟尼(此即依瓦师因地发愿。以授名号。自此之后。诸佛授记。皆同此名。金刚经云。我于然灯佛前。得值八百四十万亿那由他佛。悉皆供养承事。无空过者。法华云。中间我说然灯佛等。皆以方便分别)时然灯佛。住世八百四十万亿岁。尔乃灭度。我上为四天王。下为转轮王(此当银等三轮)乃至上为梵王。下为圣王(此当金轮)各三十六返(此竖论菩萨受报之身)及其变化随时而出。或为儒林之宗国师道士。不可称纪(此横论菩萨变化之身不一)从是之后。又值胜一切佛。寿八万亿岁。彼佛记我。过十亿劫。当得作佛。号释迦牟尼(三阿僧祇始于此佛)次值莲花上佛。寿八万岁。彼佛记我。过十万劫。当得作佛。号释迦牟尼(此后当得作佛。下并有号释迦牟尼佛)次值最上行佛。寿七万岁。彼佛记我。过一千劫。当得作佛。次值上名称佛。寿七万岁。彼佛记我。过五百劫。当得作佛。次值古释迦佛。寿八万岁。彼佛记我。过一百劫。当得作佛(按古释迦。在初僧祇。当指最初三十亿同名者。此既在然灯后。不当安古字。恐以今释迦相望言之。故亦称古云)次值帝沙佛。寿六万岁。彼佛记我。过九十五劫。当得作佛。次值弗沙佛。寿六万岁。我翘一足。说偈赞佛。天上天下无如佛。十方世界亦无比。世间所有我尽见。一切无有如佛者。彼佛记我。过九十四劫。当得作佛(大论云。以一偈赞弗沙佛。七日七夜。超越九劫。于九十一劫。后得成菩提○诸经多言。超九劫者。是毗婆尸佛)次值见真义佛。寿四万岁。彼佛记我。过九十三劫。当得作佛。次值毗婆尸佛。寿八万岁。彼佛记我。过九十一劫。当得作佛。次值尸弃佛。寿七万岁。彼佛记我。过三十一劫。当得作佛。次值毗舍浮佛。寿六万岁。彼佛记我。过三十劫。当得作佛。

  述曰。世言七佛者。准药王经。过去庄严劫千佛。始自华光。终毗舍浮。现在贤劫。始俱留孙。终于楼至。是知毗婆尸至毗舍浮三佛。皆在过去庄严劫。拘留孙至释迦四佛。皆现在贤劫。七佛前后相继。止隔一劫。今诸经多言毗婆尸在九十一劫。余二佛在三十一劫相去远甚。似不在庄严劫之数。然三祇满时。正值毗婆尸。自此百劫种相好。则九十一劫。于说自合。盖除前赞佛超越九劫故耳。如上两义。虽是方便分别。然恐此土翻译。部别不同。今姑并存。以为援文者之证(校阅者云。若谓七佛前后相继。止隔劫一者。则应毗婆尸佛。当记过六劫而得成佛。乃至迦叶佛。当记过一劫。而得成佛。何谓百劫种相好则九十一劫于说自合。下文又云。已上四佛。在贤劫中。第九减劫。相继出世。俱与止隔一劫之言相违。览者详之)。

  次值拘留孙佛。寿五万岁。彼佛记我。汝于来世。当得作佛。次值拘那含牟尼佛。寿四万岁。彼佛记我。汝于来世。当得作佛。次值迦叶佛。寿二万岁。彼佛记我。汝于来世。当得作佛。号释迦牟尼(已上四佛。在贤劫中。住二十劫。第九减劫。相继出世。故此文通指来世)我如是。奉事诸佛。修学佛意。尔乃生兜率天宫。住一生补处位(已上并菩萨本行经○涅槃经。此天欲界最胜故。补处菩萨。皆示生其中。为教化众生故)我今出世。人寿百岁。少出多减(中阿含经)释迦人寿一万岁时合出。为观众生无机可度。乃至百岁。见苦逼迫。劫将欲末故出乎世(大论○已上并小机所明本迹文)。

  按因果经云。过去无数阿僧祇劫。有仙人善思(瑞应本行二经并名儒童)时灯照王太子普光(瑞应名定光。法华金刚本行诸经。并名然灯)启父出家。成菩提道。善慧初为五百外道讲论道义。各以银钱上之。与外道别。当往普光佛所欲施供养。见王家青衣持七茎青莲花过。追问此花卖否。答言。当送宫内欲以上佛。善惠请以五百银钱。顾五茎花。用以供佛。青衣从命。并寄二花。以献于佛。愿我后来。常为君妻。时王及大臣。礼佛散花。悉堕于地。善惠五花。皆住空中。化成花台。后散二花。住佛两边。佛赞善惠。汝过阿僧祇劫。当得成佛。号释迦牟尼(此经。与本行经。并作阿僧祇而瑞应作九十一劫。如此延促不同。虽是方便分别。然诸经并以毗婆尸记九十一劫为正。则瑞应所出。亦可为用)善慧。见地浊湿。心自念言。云何令千辐轮足蹈此而过。即脱鹿皮衣以用布地不足掩泥。又解发以覆之。如来践已。因记之曰。汝后得佛。当于五浊恶世度诸天人。时善惠。以偈赞佛(文多不载)求佛出家。佛言善来比丘。须发自落袈裟着身。即成沙门。善惠命终之后。上生为四天王。下生为转轮王。乃至上生为第七梵天王。下生为圣王。各三十六返。或为仙人。或为外道六师婆罗门小王。各尽其寿。不可称数。时善惠者。即我身是。青衣者。邪输陀罗是(因果经○案瑞应经称瞿夷卖花女者。取第一夫人为言也。若本经与法华皆云邪输者。取罗睺生母也。今以后义为正)四教仪引大论云。如来修菩萨道时。从古释迦至尸弃佛。值七万五千佛。名初阿僧祇。常修六度。次从尸弃至然灯。值七万六千佛。名二阿僧祇。此时用七茎莲华供养。布发掩泥受记号释迦文。次从然灯至毗婆尸佛。值七万七千佛。名三阿僧祇满。经如许时。修六度行。更住百劫。种相好因。修百福成一相(按优婆塞戒经。我于释迦最初发心。于迦叶佛。满三阿僧祇。窃详三祇满时。正在毗婆尸。今言迦叶者。兼百劫种相好言之也)。

  述曰。窃考如来本迹之义。以由已今相望。互有久近本。不可以大小机见为之分别。今约诸部。共谈之。粗法华开显之妙。较而论之。则大小机见不容不审。例如只一八相。而有大小之别。由机见之不同也。

  叙圣源

  序曰。如来之先起自大人。厥后转轮次第承袭。夷考典籍。略陈氏族之源。盖将以表章吾佛示生弈世圣王尊贵之家也。

  大劫之始世界初成。光音诸天化生为人云云。于是议立一人有威德者。赏善罚恶号平等王。众共供给。遂有民主之名(长阿含经○详见三世出兴志)初民主王号大人。第二王名珍宝。第三王名好味。第四王名静齐。第五王名顶生。乃至三十三王名善思(长阿含。四分律。此三十三王。皆子孙相承。诸王之名备见本经)自善思王后有十族转轮圣王相续而出。第一真阇王子波延迦(真阇即阿含善思王)有五转轮王。第二多罗业。有五转轮王。第三阿波叶。七转轮王。第四犍陀利。八转轮王。第五迦陵迦。九转轮王。第六瞻婆。十四转轮王。第七拘罗婆。三十一转轮王。第八般阇罗。三十二转轮王。第九弥尸利。八万四千转轮王(案本行经。最后一王。即大茅草王仙是也)第十懿摩弥。百转轮王(楼炭经弥沙塞名郁摩。长阿含。名懿摩。四分律。名懿师摩。即甘蔗王。为善生王之先也。梁祐律师。释迦谱云。释种以懿摩为先)。

  名释迦

  序曰。世人皆知如来为刹帝利之圣种而终莫能委瞿昙释迦前后立号之义。须知言瞿昙者。有四义焉或纯淑。或最胜。此从本德。以为称也。或甘蔗。或日种。此就本缘以为言也。其称释迦者。则有三名。据德建号。则曰能仁。依处称名。则云舍夷之与直林。然释迦之起。实见于甘蔗王之四子。甘蔗梵语。既为瞿昙。则释迦之称。实自瞿昙出。前瞿昙。后释迦。虽有二称。其实一姓。前人有以日种甘蔗舍夷并列为五氏者。本末纷揉。无所取裁。今故备论后当毋惑。

  夫姓者所以系统百世使不别也。氏者。所以别子孙之所由出也。印度族姓。则有四流。一曰刹帝利者。王种也。二曰婆罗门者。净行也。三曰吠奢者。商贾也(旧云毗舍)四曰戍陀罗者。众人也(旧云首陀)凡兹四姓。前二是贵。后二是贱(此说出西域记)随时所尚。佛生其中释迦出刚强之世。托王种以振威。迦叶生善顺之时。居净行以标德(大论)昔阿僧祇劫。有菩萨为国王。父母早丧。逊国与弟。从婆罗门瞿昙学道。受瞿昙姓(本经。翻纯熟。应法师。翻最胜。此皆从师德为义)乞食还国。人无识者。谓之小瞿昙。于城外甘蔗园中。以为精舍。贼盗官物。路由园过。捕盗寻迹。执小瞿昙。王令以木贯身射之。大瞿昙见。悲哀棺敛取血泥团之。还置精舍。着左右器。大瞿昙言。是道士若其至诚。愿天神有知。使血化为人。却后十月。左化为男。右化为女。因名瞿昙氏纯淑之姓(十二游经)过去有转轮圣王。名大自在(即第九族弥尸利)子孙相承。八万四千王。最后王。名大茅草。垂老无子。委政大臣。剃发出家。众号王仙诸弟子时行乞食。王仙老不能行。遂以草笼盛悬树上。虑虎狼也。猎人望见。谓是白鸟。乃射杀之。血滴于地。后生甘蔗二本。日炙开剖。一生童男。一生童女。弟子养护。以报诸臣。众谓王种命相师占之。立名善生。号甘蔗王。女名善贤。立为第一妃。又以日炙甘蔗而生。亦名日种(菩萨本行)。

  述曰。瞿昙一翻甘蔗。则当据本行。二本甘蔗之缘。一翻泥土。则当取十二游经血泥之事。是知诸经梵语则曰瞿昙。华言则称甘蔗泥土。华梵互出其实一义。

  甘蔗王第一妃善贤。生子名长寿。第二妃生四子。一名炬面。二名金色。三名象众。四名别成(菩萨本行)。

  述曰。弥沙塞云。郁摩王第四子尼楼。本行经尼俱。此翻为别成。祐律师。指懿摩王。是释种之先。第四子庄严。是白净所承。南山。指懿摩。即第十轮王。去菩萨一百世。第四子庄严。即白净所承。其说略同(别承庄严。两译不同。只是尼俱一人)。

  时善贤妃欲立长寿。白王摈遣四子出国。至雪山北自立城居。不数年间郁为强国(本行经。往灵山建国。城号迦毗罗。其王名别成。远近钦服)父王悔忆遣使往召四子辞过不还。父王三叹之曰。我子释迦(此云能仁本行经)到雪山边住直树林中。故名为释迦(此云直林长阿含经)近雪山北舍夷林筑城营舍。因名舍夷国(五分律)。

  述曰。舍夷者。林名也。既以名国。又以名氏。窃详舍夷。恐翻为直。即前雪山直林之义。妙玄云。舍夷是西方贵姓。此但约义。未见所出。

  别成王子拘卢。拘卢子瞿拘卢(菩萨本行)。

  懿摩王第四子庄严(即别成)懿摩百轮王最后王。名大善生(案四分律。懿师摩。次第百王。后有王。名大善生。南山释迦谱云大善生。即如来七世祖也)自百轮王后。六世祖乌婆罗王。五世祖泪婆罗王。四世祖尼求罗王。三世祖尼浮罗王。二世祖师子颊王。一世父净饭王。师子颊四子。一净饭王(诸经或云白净)有二子。长悉达太子。次难陀。二白饭王二子。长调达(诸经或云提婆达多)次阿难陀。三斛饭王二子。长摩诃男(或云俱利太子。五比丘之一)次阿那律(或云阿㝹楼驮)四甘露饭王二子。长婆沙。次跋提(五比丘之一长阿含经)。

  劫初以来。嫡嫡相承。作转轮王。近来二世。但作阎浮提王(大方便经○当知师子颊净饭二世。独王南洲。但铁轮王耳)。

  法王正统世系图平等王(民主平等王。亦名刹帝利。子孙嫡承凡三十三世。为善思王)善思王(平等王至此三十三世。后有十族)波延迦王(善思王子第一族有五转轮王)多罗业王(此第二族亦有五转轮王)阿波叶王(此第三族有七转轮王)犍陀利王(此第四族有八转轮王)迦陵迦王(此第五族有九转轮王)瞻婆王(此第六族有四转轮王)拘罗婆王(此第七族有三十一转轮王)般阇罗王(此第八族有三十二转轮王)弥尸利王(此第九族有八万四千转轮王。最后一王名大茅草王。亦名王仙。所生之子即懿摩弥王)懿摩弥王(此第十族有百转轮王。懿摩弥亦名甘蔗王。释种以此王为本始。此王有二妃。第一妃生长子名长寿王。第二妃生四子。一名炬面王。二名金色王。三名象众王。四名别成王。已上皆第二世)拘卢王(第三世)瞿拘卢王(第四世。展转至最后百世名善生王)善生王(悉达太子七世祖也)乌婆罗王(六世祖)泪婆罗王(五世祖)尼求罗王(四世祖)尼浮罗王(三世祖)师子颊王(二世祖所生四王)净饭王(生二子。一悉达。二难陀)白饭王(二子调达。阿难)斛饭王(二子。摩诃男。阿那律)甘露饭王(二子婆沙跋提。已上名四王。生八子也)。

  述曰。楼炭称懿摩百轮王。阿含四分。皆云最后王名大善生。言最后者。第一百也。南山指大善生为七世祖。此依长阿含。乌婆罗等六王至太子。为一百七世可也。而又云。去菩萨一百世者。当是脱去七字。自民主至善思。三十三世。正嫡相承。自波延迦十族已降。或嫡庶互立。或兄弟迭兴。分为十类。必有亲疏始终之义存焉。然受天明命。统王四洲。其所以得君道者。莫不同也。十族总之。凡八万四千二百十一王。并前民主三十三王。及六世祖王。至太子身。共八万四千二百五十王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