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几回梦到法王家。来去分明路不差。出水珠幢如日月。排空宝盖似云霞。鸳鸯对浴金池水。鹦鹉双衔玉树花。睡美不知谁唤醒。一炉香散夕阳斜。
  •   这是生死书网站大藏经的第八次更新,采用了中华佛典宝库2016版的TXT文件包(有更多的经文、使用了现代标点符号、链接近万枚图片)。

      本次更新与2014版相比外观界面变化不大,但是底层服务平台Apache、PHP、MySQL(MariaDB),以及网站源程序Joomla、模板、组件等都采用了2018.08为止最新的版本,网站的菜单、分类、文章、长文章分页、模块等全部从头重新制作,经文网址URL更加简短,经文内容中链接了近万枚图片。增加了“圣典汇编”,以及“五百罗汉图”、“思维导图”、“佛学大辞典”、“常用经文难字注释”等文章,还增加了宗教对比研究菜单专栏、并推荐了佛教微信公众号。
    Read More
  • 1
  • 2
  • 3
  • 4
  • 5

三法印:

﹝出法华玄义﹞释论云:诸小乘经,若有无常、无我、涅槃三印,印定其说,即是佛说;若无此三法印印之,即是魔说。如世公文,得印可信,故名三法印。[一、无常印],谓世间生死及一切法,皆是无常。众生不了,于无常法中执为常想,是故佛说无常,破其执常之倒,是名无常印。[二、无我印],谓世间生死及一切法,皆是因缘和合而有,虚假不实,本无有我。众生不了,于一切法强立主宰,执之为我;是故佛说无我,破其着我之倒,是名无我印。[三、涅槃印],梵语涅槃,华言灭度。谓一切众生不知生死是苦,而更起惑造业,流转三界。是故佛说涅槃之法,令其出离生死之苦,而得寂灭之乐,是名涅槃印。(三界者,欲界、色界、无色界也。) ——出自《三藏法数》明·一如等 撰

另有四法印之说:诸行无常 有漏皆苦 诸法无我 涅槃寂静。

一实相印:

又名诸法实相印,四法印之一。龙树菩萨的大智度论说,小乘法是以三法印(诸行无常、诸法无我、涅槃寂静)来作印定,大乘法是以“一实相印”来作印定。其实,一实相印概括了三法印,三法印也能贯通一实相印,全都是阐明诸法因缘生,无有自性之理。只是大乘一实相印所说的“缘起性空”,把空的理性说得更加澈底,它说宇宙一切万有,都是非有非空,亦有亦空,众生的佛性如此,一切法的法性亦如此。所以它们的不同点是:小乘说诸行无常,大乘于万法为无常之外,还认为它是不曾断灭的;小乘说诸法无我,大乘于真谛说无我之外,还于俗谛说化他;小乘唯以我空而说涅槃寂静,大乘却以我法二空而说涅槃无住。大乘与小乘不同之处,就在于它契合这“一实相印”的妙用,故辨证大乘的教法,也就以“一实相印”来作印定了。——【《佛学常见辞汇》陈义孝编】

四念处:

[一、观身不净],身有内外,己身名内身,他人之身名外身。此内外身,皆揽父母遗体而成;从头至足,一一观之,纯是秽物。众生颠倒,执之为净,而生贪着,故令观身不净也。[二、观受是苦],领纳名受,有内受、外受;意根受名内受,五根受名外受。一一根有顺受违受,不违不顺受。于顺情之境则生乐受,于违情之境则生苦受,于不违不顺之境则生不苦不乐受。乐受是坏苦,苦受是苦苦,不苦不乐受是行苦。众生颠倒,以苦为乐。故令观受是苦也。[三、观心无常],心即第六识也。谓此识心,体性流动,若粗若细,若内若外,念念生灭,皆悉无常。众生颠倒,计以为常,故令观心无常也。[四、观法无我],法有善法恶法。人皆约法计我,谓我能行善行恶也。善恶法中,本无有我。若善法是我,恶法应无我;若恶法是我,善法应无我。众生颠倒,妄计有我,故令观法无我也。——出自【《三藏法数》明·一如等撰】

开经偈

无上甚深微妙法

百千万劫难遭遇

我今见闻得受持

愿解如来真实义

恭敬经典

  我们研究佛法的人,对于安放经书的常识应该知道。譬如三藏十二部一切经典,无论是哪一部,我们应该看着这一切经典比我们的生命更重要,看着这一切经典比任何珍宝更重要。《金刚经》上说:“若是经典所在之处,即为有佛。”所以经典是佛的法身所在处。

  佛经是法宝,为众生离苦的指南,应尊重恭敬,若有破损,应速修补,不可烧毁或丢弃。经典所在之处皆有龙天护佑。恭敬经典

卍新续藏第 26 册 No. 0557 般若心经一贯疏

No. 557-A 心经一贯疏序

  咄哉心兮成佛之种子造业之根株打开兮万象森罗把定兮一尘不立劳我
释迦老子指东话西说了四十九年却未尝言着一字无声无臭非色非空达磨问着不识直得面壁如愚历代祖师头出头没说真说妄究竟龙头蛇尾疑杀若许豪杰埋却多少英灵蓦地撞着依旧眼横鼻直当时般若会上被那黄面老汉话作七华八裂说什么五蕴六入十二处十八界截不断的葛藤却有六百卷傍出个不平之人唤作观自在向鹙子道了几个无字且喜扫踪灭迹传至中华故有心经遗世我
太祖高皇帝御制序等兹因存空法主问着不免打个之绕为公科出注出名曰心经一贯疏更劳存公点缀倭文为之剞劂散乎斯邦以诲初学倘明眼者觑着不妨一笑咦切不可放过始得故序。

  旹
正保戊子之秋书于长崎兴福左寮客寓

  明南都敕建宝华山护国圣化隆昌寺末法比丘益证自新谨识

No. 557-B 心经一贯疏科义

  天台智者大师未释经之初首判五重玄义者以其易晓旨趣故也复以科而科其文以其易知分际也余游讲肆时目其诸经科疏唯此经义周而文简虽注释者颇多而科之者无几故学者不免泥于寻墨蔓然而失其一贯焉今不揣管见敩古而科之俾初学者因科而得义得义而忘言忘言则体真体真则融物融物则一贯岂非依文字而起观照缘观照而证实相三种般若备矣哉虽然此尤被其中下若其上根睿智者猛然生信向未展卷之先横金刚王宝剑脚跟下一挥百杂碎便乃昂然而去岂非快哉说甚么文字观照实相色空乃至三科七大菩提涅槃此乃真持揭谛揭谛波罗揭谛之人也其或未然姑且依科寻经自有忘言之日在或曰世尊应机说教初非有意而成章段今乃刚编支离岂非拘律乎曰是何言耶佛为法王于法自在不然而然自有意义融通焉故兹刹说炽然说三世诸佛一时说言辞句义无不吻符此岂有意而契哉又如我土汉魏以来世智之人虽闾阎巷陌风景歌谣出乎不意皆中黄钟大吕之音亦有起承转合之四法世智尚然矧佛智乎问此经佛说耶菩萨说耶曰按施护译本世尊在灵鹫山中入甚深光明定说三摩提鹙子请问观自在菩萨说也即如法华会上大通智胜佛说法而十六王子覆讲之义故知此经是大品之要即佛说也大品虽六百之广无非说个蕴处界入此经该而综之无不备矣此经以单法为名无人喻故真空实相为体空一切法故照见为宗因照而见有因果故度苦为用能除一切苦故大乘般若为教相般若同时味故其余玄谈广载诸疏今繁不述。

  △此经大科分为三段初立义分二解释分三密结分立义分二初释题次释文初释题。

  No. 557

  般若波罗蜜多心经一贯疏

  唐三藏法师 玄奘奉 诏译

  明楚护国寺比丘 益证 一贯疏

  旧说般若者智慧也波罗蜜者到彼岸也亦云度彼岸义含幽远置而不翻谓生死此岸也涅槃彼岸也烦恼中流也假以智慧为楫而度之是谓智慧度彼岸按诸经论注疏有数十翻解释般若之义无非圣人摄化假立名言也故曰但以假名字引导于众生若胶乎度义而释者且生死即涅槃烦恼即菩提智慧即无明无明即解脱又作么生说度是故今按本经而推之即是深行观行用力之名也盖大乘用力之际离意识心绝凡圣解不落念虑非假思惟故无可名而名之强名谓之般若也波罗蜜多者即觉悟之号也觉悟即到彼岸欲达觉悟之理要在单提空印直趣直入忽然踢脱五蕴牢关拂散色空幻翳直得虚空粉碎大地平沉两眼打开不见奚真奚妄孰圣孰凡固无生灭可得无垢净可分无四谛可修无无明可尽无智得可得得涅槃之证斯时也佛亦不知名字而何强名唤作波罗蜜多到这田地唤般若作无明也得唤波罗蜜作生死也得唤生死作涅槃也得唤此岸作彼岸也得无适无莫随处安名故曰佛说般若波罗蜜即非般若波罗蜜是名般若波罗蜜也心者即般若之本称般若即心之异号有解此经是大品之心非也本经未言故此经至我中华凡五译名各稍异其义无殊有本名般若波罗蜜多大明神咒经有本名摩诃般若波罗蜜多佛母经总言大智慧心也今从奘师所译故名般若波罗蜜多心经经者径也行必由径故又常也般若非断灭故又历也故曰也须从这里过始得又曰此经深固幽远无人能到又仁王贤哲所说谓之经经纬天下五常故佛菩萨所说谓之经经纬至道真常故一贯者如线贯华故佛说法语如空华之乱坠所诠旨趣似贯而贯之故首尼跌宕靡不周遮今虑睹华而失贯故以科纶而引之庶使缘科而获旨也疏者搜也通也搜其隐微之奥旨通乎曲渠之町畦俾得水无留滞焉故名一贯疏。

  △次释文四初举能行之人二序所行法时三明因宗显体四显依法力用此四科大科科为立义分者立其一经之义旨也自观自在菩萨至度一切苦厄句一卷心经备矣向下重释前文故科为解释分问余经皆有序正流通之说此经无者何耶曰译人从简故也大品般若云尔时世尊在灵鹫山中入甚深光明定宣说三摩提竟舍利子白观自在言若有人欲修学甚深般若法门者当云何修学此乃序也今经乃观自在菩萨告而答之正宗也余有流通具在大品详焉。

  初举能行之人。

  观自在菩萨。

  观自在者有二说一化主以自而言二指他言若自若他无非行人也犹言舍利子若有人欲修般若之法门但看那观自在之人他不以境观不以智观以观观者故得自在所谓将闻持佛佛何不自闻闻此以入流忘所之观至于生灭既灭寂灭现前有大自在故得名焉菩萨者梵语菩提萨埵华言道心众生又云觉有情故凡有发六度万行之道心觉念有情者均以此名而称之。

  △二序所行法时。

  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

  行谓能行之智深般若是所行之法此法深固幽远非初心浅智彷弗而入之故曰行深时者非时候之时所谓正恁么时之时也般若波罗见前注。

  △三明因宗显体。

  照见五蕴皆空。

  因照而见是谓因果为宗破蕴显空而得实相之体故科为因宗显体照见者以微密之观照破五蕴之银山得见真如之性也夫蕴也者梵语塞健陀唐言阴谓色等五种阴覆真空故不得而洞彻焉以其智眼瞢昧故将菩提为烦恼以涅槃作死生黯然而莫求解脱焉今乃愤决然之智高提般若之空印印破五蕴之华觉悟真常之实性则若蕴若性本如来藏性真常中求于去来迷悟生死了无所得况五蕴乎故曰皆空。

  △四显依法力用。

  度一切苦厄。

  度者渡也一切苦厄者众生处于五浊恶世依乎瓦砾荆棘之报土入乎四大革囊之报躯逐乎憎爱坑坎之识心故耳身心动作无非苦厄耳旧说八苦可知也此苦皆缘五蕴区宇而覆之起贪嗔山积痴爱海所以隔绝大道焉今依般若之空智披露当阳之性天踢倒贪嗔山塞却痴爱海一道坦然无挂无碍何苦之有哉斯乃般若之力用得度究竟于涅槃故科为依法力用也立义分竟。

  △二解释分三初释五蕴皆空二辩释空字以示真空三释度一切苦厄初释五蕴皆空二初召名二告释。

  初召名。

  舍利子。

  舍利子者佛之大智第一之弟子也母名舍利故曰舍利之子亦名身子又名鹙子其义可知此经贵乎智破五蕴故耳当机欲释前文召名而告之。

  △二告释二初释色蕴即空二合四蕴不异初释色蕴即空二初比量二觌体释。

  初比量释。

  色不异空空不异色。

  何以知其解释耶盖前文秪说个照见五蕴皆空然观照之功密而难晓故落第二门头重加解释俾依文字而悟入焉犹曰舍利子我说五蕴皆空者何且将色之一字诲汝知之余则可知也盖此四大之身元是真空之中妄生之劳相犹如目视空华证劳而有空起空灭故曰色不异空色既依空而起当知空是色之体性既色其色则空亦不空故曰空不异色也此乃色空比量而释故曰不异无空不体色无色不显空空色相推方便对待而释也。

  △二觌体释。

  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此乃觌体指出也犹曰舍利子我说色空不异者盖是比类而言汝勿惑其析色入空之义待其色灭显空以落小乘之见其实体即色即空即空即色也何则且汝观此四大之躯虽有百骸四支无非色也即此色身手舞足蹈出作入息就里而推之求个影迹不可得况色质乎岂非色即是空耶复观此空性之理视而弗见听而无闻体物而不可遗既体其物矣则百骸四支手舞足蹈出作入息无非色质而转动于中求个空性了不可得又岂非空即是色乎身色如是余色皆然是故佛说五蕴六入乃至山河大地明暗色空皆是如来藏中常住妙明不动周圆妙真如性汝以色空相倾相夺于如来藏而如来藏随为色空周遍法界观相元妄无可指陈观性元真唯妙觉明妙觉明心先非水火故曰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二合四蕴不异。

  受想行识亦复如是。

  当云受不异空空不异受受即是空空即是受而不言者从略也此四者盖缘妄认四大之身六尘缘影之心故耳领纳前境则有受造作思惟故有想想念奔流如波相续谓之行含藏种子随业死生谓之识此皆依色身妄执为有色既即空四蕴奚立故如前之色蕴然。

  △二辨空字以示真空三初标真空体相二辨真空不空之妙三直说真空无一切法。

  初标真空体相。

  舍利子是诸法空相。

  此又将五蕴皆空之空字辨立个真空之体相以起下文也犹曰舍利子我说五蕴皆空者汝将谓空其五蕴而更有余法可空耶殊不知其五蕴空则诸法皆空诸法空则全真露全真露则知真空亦有体相焉。

  △二辨真空不空之妙。

  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

  此犹空其诸法又执顽空之见则耽空滞寂而不舍以成焦芽败种焉故又说出六个不字以显真空不空之妙何谓不生且一念方生之际返观生生之体性不见有能生之性亦不见有所生之情虽觉有生其实无生故曰不生如一念方灭之际亦未见有灭之去乡故曰不灭方生方灭方灭方生皆是性清之中生生之理真空讵有情性哉儒谓性是情之生生之理而情是性中生生之意性具乎情而情含乎性性动是情而情静是性性情二法尚不可得而闻焉矧有生灭可析乎故曰言妄显诸真妄真同二妄真妄难分生灭何辨故曰不生不灭不垢不净者且人之一念之间莫非具乎善恶无记之三法此乃生成法则故不思善而即思恶不恶而即善也善恶俱不思则坠于昏昏之无记今以善恶二法分垢净者循其源也且一念兴恶之际便有贪嗔痴爱诡谲奸淫面赧身浮声徉语悖此乃修恶之生是谓垢也然此垢心虽恶固非真常之性缘情生故若实有之何故正兴之际返推本性不见有恶声恶臭而得耶故曰不垢若一念兴善之时便有亲亲贤贤存诚闲邪慈语柔音安详徐步心爽身轻此乃善业之生净也然此善心虽净固非真常之法缘想生故何则此心若有善境现前见佛闻法缘善生想觉有净心善境若无心非净相故曰不净此对俗谛而释说此不垢不净若在衲僧门下坐断善恶两途踏破死生关键直向毗卢顶上屙矢放尿有何垢净可分耶不增不减者旧有在圣不增处凡不减之说若以圣凡而论之亦曰在圣不净处凡不垢也盖圣人虽圣其圣但以妙明不灭不生合如来藏而如来藏唯妙觉明圆照法界灭尘合觉故发真如妙觉明性而已于此性中又何常有增乎而众生迷闷背觉合尘故发尘劳有世间相窒碍而矣于性又何常有减乎故曰具足圣人法圣人不知具足凡夫法凡夫不会圣人知即同凡夫凡夫会即同圣人故知性等虚空随量而现器方则空亦方器圆则空亦圆虚空岂有方圆乎故知但出器心何有不圣噫真空之妙至矣哉固非言可及者也释至此不觉投笔而笑曰即今生也垢也增也又说甚么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复自一掴曰又添一点。

  △三直说真空无一切法二初无凡夫法二无贤圣法初无凡夫法四初无五蕴二无六入三无六尘四无六识。

  初无五蕴。

  是故空中无色无受想行识。

  自此以下又将十一个无字扫却圣凡之法以显诸法空相也犹言舍利子我说诸法空相者盖此真空之体性元具随缘不变之妙故曰随众生心应所知量其实际理中元无一切法可得况五蕴乎故曰无。

  △二无六入。

  无眼耳鼻舌身意。

  何谓六入而无耶且以眼入为言余则可知如眼见色之时因明而有若无明来徒眼非见既无明来见亦非无若见性无云何见暗见明见暗明暗及色同是真空妙真如体因明暗等故发眼见缘眼见者故有明暗明暗二无见依何所是知明则同明暗则同暗空则同空色则同色何有眼入可分耶既无可分之眼五根皆然是故空中必无六入之实也。

  △三无六尘。

  无色声香味触法。

  六根既无六尘不偶虽闻见分明无非一体实性鸟飞空无迹谷响石无声虽有而无实也。

  △四无六识。

  无眼界乃至无意识界。

  此无十八界也如眼色为缘生于眼识故有眼色识三种疆界立然不紊故眼不别声色不交听识性参差各分疆界故曰元依一精明分成六和合故有三六合成一十八界今乃根尘既无识性不生故无六识界也。

  △二无宝圣法二初无宝法二无圣法初无贤法二初无缘觉法二无声闻法。

  初无缘觉法。

  无无明亦无无明尽乃至无老死亦无老死尽。

  此无十二因缘也三科扫尽已得人空尚有法在犹落法执故又扫出一切贤圣所修之法令得法空犹曰舍利子我前所说蕴处界入一切皆无者汝知之矣然有法见未忘将谓诸佛所说一切法门实有可修可证而执乎胸次间故难达其空理岂不闻佛说法者即非说法是名说法乎即如缘觉所修十二因缘之法盖三世诸佛所说虽有三乘无非黄叶止啼而已其实了知自性之实体于中尚不可加诸一字矧百千法门乎故曰诸法寂灭相不可以言宣且如无明缘行之说盖无明与真如同体如第二月真妄难分故曰真非真恐迷我常不开演秪缘最初不觉忽起动心成业识之由为觉明之咎故耳因明立所见分由兴随见立尘相分安布是谓无明不觉生三细境界为缘长六粗妄本无因著者是妄故着即无明不着即解脱也既悟真空之理如杲日之丽天何无明之有哉行由无明之晦昧霾邃生风动摇不息如波相续是谓无明缘行动则有息生机发识故曰行缘识由此识性入胎住胎藉以赤白二滴而成名色名谓识心色谓色质故曰识缘名色有此名色故有百骸四支眼如葡萄朵耳如新卷叶鼻如双垂瓜舌如初偃月身如腰鼓颡意如幽室见六相具足识性得入故曰名色缘六入及至出胎眼色耳声六处相触故曰六入缘触触此六尘领纳妍丑而有受受之于识心爱妍恶丑而有爱故曰受缘爱贪爱不舍便生取着而有取故曰爱缘取取着世间不出二十五有故曰取缘有既有其有必招未来之生故曰有缘生生则必有老死故曰生缘老死死死生生生生死死盖缘一念之无明妄想受生想妄受灭似辘轳之上下故成十二因缘若无无明则十一绝兆故曰无明灭则一切灭于性空中求个智愚不可得况无明乎既无无明何尽之有故曰亦无无明尽吁无明之过大矣哉行人岂不慎乎。

  △二无声闻法。

  无苦集灭道。

  此无四谛法也苦者三界二十五有之中随业所受之报也集者三界八十八使百八烦恼造业之因也灭者出四住证偏真二乘之涅槃也道者念处正勤根力如意足三十七品助道法也此乃三界中人实因实果实修实证之法故曰四谛谛者诚然也盖大乘真空实相之中元无苦可知集可断灭可证道可修故曰无何则若达真性之人即入涂炭之际无非一介色身而受之矧此色身本空何苦之有哉即一念烦恼而起返观烦恼之性元是真空幻然而起幻起幻灭真心不变何集有之如有所证之偏真何故又说化城非实耶即如宝所亦是真空寂灭之场万劫不曾动着不曾离却何证之有道者方便建立对治法门如梦求苏设诸方便梦破境忘方便乌用故无道可修虽然如是也须到那田地始得不可草草便恁么去以致悔后无及矣。

  △二无圣法。

  无智亦无得。

  智乃菩萨能行之智德得者所证之断德也因中无智则至道难精果上无得则涅槃成谬其实际理中三世诸佛未许只眼觑着那有许多名言习气古云知是般事便休直得修证双忘寂照不二何智得之有哉。

  △三释度一切苦厄句五初结前起后二引依法度苦证真之人三引诸佛依法自证以显法不虚说四赞般若甚深五合前度一切苦句。

  初结前起后。

  以无所得故。

  此结上文盖缘一切无所得故证真常之乐是知悬崖撒手自肯承当之句决不浪施也。

  △二引依法度苦证真之人。

  菩提萨埵依般若波罗蜜多故心无挂碍无挂碍故无有恐怖远离颠倒梦想究竟涅槃。

  此般若之法门岂非无字话头乎何则盖此法门是个没滋味的铁酸𨢝使人嚼来嚼去将从前一切恶知恶见尽底吐却忽然嚼破舌根翻转面皮方知此法不从人得提不起放不落把不定抛不却万虑千思如汤沃雪唯菩萨能而行之故得心无挂碍乃至颠沛造次觅起无踪岂非涅槃乎故曰究竟涅槃。

  △三引诸佛依法自证以显法不虚说。

  三世诸佛依般若波罗蜜多故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过现未来得证无上正等正觉无非依此空印而已亦以此印印一切人岂谬说耶。

  △四赞般若甚深。

  故知般若波罗蜜多是大神咒是大明咒是无上咒是无等等咒。

  故知此法有权有实有照有用能纵能夺能杀能活贵乎当人自肯耳能起猛然之信摧伏魔军故曰是大神咒照破诸法皆空故曰是大明咒无生灭垢净之对待故曰是无上咒究竟至于涅槃是无等等咒称理而谈不过如此且咒之一字又作么生解说颂曰。

  两口无一舌  诸佛难分说  教中强明之
  乌龟唤作鳖

  △五合前度一切苦厄句。

  能除一切苦。

  犹曰舍利子我前说度一切苦厄者汝犹疑而未信直至说到此间始知诸佛菩萨利己利人度苦证真无不承此般若之力是谓能除一切苦解释分竟。

  △三密结分二初至嘱起信二正说般若秘密之法总摄文字。

  初至嘱起信。

  真实不虚。

  诸佛所说有五语今所说者是诸佛之真语实语其如语不诳语不异语亦在其中矣闻者当深信而行之二正说般若秘密之法总摄文字。

  故说般若波罗蜜多咒即说咒曰。

  揭谛揭谛波罗揭谛波罗僧揭谛菩提娑婆诃

  余释此经未尝不以意解而度之识见而索之故每注中皆有犹曰二字者以犹豫而得意也至此咒中直得口挂壁上故科为般若秘密之法无可释焉何则盖般若实相之法非以文字义理而入也贵乎保而行之自达其体故曰诸法寂灭相不可以言宣柰何世人重言而不重行故吾佛世尊成道之初经行树下三七思惟寻念过去佛皆说三乘法故出广长舌相说了若许不干不净的道理殃及儿孙盖为中下者导入信门焉故曰但有言说都无实义说到至矣尽矣处方开无舌之口露出牙根吐露真言名之曰咒如金刚圈藜棘蓬使人吞吐不下可谓般若之极唱也每见注者或以神名而注之者有以军中之密令而注之者有以蜾螺之祝螟蛉而注之者此虽寓言而谈恐非确意唯王索仙陀婆之喻稍近义焉今乃置而弗释者盖有自也若咒有如许之义译者胡不译耶盖五种不翻者正是教中之直指三乘之捷径也无汝凑泊处无汝穿凿处又不可谓无法无义也何则若作无法无义会何故又咒病得瘳咒符得灵耶既不是无法无义毕竟说个甚么道理聻若是具大信力者不妨疑著然而执法者颇多今准此土五宗之义以明此咒焉惟明眼者证之可也如禅宗中虽有千七百则建立门庭无非无孔铁锤击碎虚空安容拟议卜度乎如僧问云门十方薄伽梵一路涅槃门未审路头在甚么处门拈扇子云扇子扑跳上三十三天触着帝鼻孔东海鲤鱼打一棒雨似盆倾如此之言可解说得么可作无义而会得么若作无义语会不啻谤却云门老汉亦谤却三世诸佛之法也又临济吃棒灵云睹华香岩击竹皆悟其道且道华竹棒等为他说个甚么法若道无法可说何故平日不悟耶岂以此咒有别乎若禅宗能持此咒则不假话头而疑之他日自有悟头在是故禅宗不出此咒也天台宗者始于智者大师诵法华经至药王品云是真精进是名真法供养如来忽然大悟见灵山一会俨然未散是称法华三昧然此数句经文秪说个精进供养尚未说着灵山之义何故得悟不契经旨耶真乃疑杀天下人悟后自谓得旋陀罗尼法门岂非咒乎然后以龙树之偈而立宗故曰因缘所生法我说即是空亦名为假名亦名中道义故立三止三观三谛圆融为观行教人行之如一中一切中无假无空无不中双遮双照又作么生说个道理用何心思入此观门若能一心持此咒者则不假止而常寂不假观而常照岂非省力乎故台宗不出此咒也律宗者佛为七众同制轻重开遮止作持犯是谓戒也初坐菩提树下首说菩萨波罗提木叉十重四十八轻呼为心地法门又曰光明金刚宝戒此乃大乘戒也次为罗睺罗说沙弥十戒复因七群等比丘集制二百五十戒为彼小乘束缚其身归乎心地也犯者莫非用咒而忏之岂非以咒为戒乎故律宗不出此咒也净土宗者佛为韦提希夫人说十六重观门俾伊变垢心而成净土始以日轮悬鼓即心光之轮也终观法身之佛即心佛也故称无量寿即不生不灭之法身琉璃地即洞然莹彻之心地何有外佛土而可得耶是知唯心净土本性弥陀秪在当人一念耳盖缘众生妄念多途故指西方一路而系念之无非万法归一耳又缘势至不入圆通但以一心念佛故曰忆佛念佛现前当来必定见佛此乃以一佛之名融多途之妄使彼直入菩提焉若一切持咒岂与弥陀有别耶故净土宗不出此咒也真言宗者盖世尊说法有顿渐秘密不定之四教普摄群机故有显说密说说说不说说无非开示悟入佛之知见耳以密说为真言者固非伪言也口诵心忘直超渐次惜乎末世以真言为外术或咒持符水或咒药饵或咒尸鬼乃至咒持木石蛊毒等无不应验此乃随心所现固非咒力也若知此验之灵胡不咒佛成佛咒祖成祖耶咒来咒去偶然㘞地一声摸着鼻头方知我之真言非释尊之真言也若诚然之真言宗者不妨入陀罗尼门开佛之知见也故知真言宗者即此咒也如上五宗摄入一门者盖缘法住法位法幢随处建立固非强言也若识法者自然不执门庭不擅宗旨故耳一为无量无量为一小中现大大中现小于一毛端现宝王刹坐微尘里转大法轮无入而不自得焉岂以名言而滞哉咦咒之利大矣哉其可不尽心乎一贯疏以此。

  般若波罗蜜多心经一贯疏(终)

No. 557-C

  释自新法讳益证大明湖广荆州府江陵县人受具戒于隆昌三昧和尚参禅宗乎黄檗隐元禅师奇哉远逾数万里航海得得而来乎我
大日本居二载于兹袖德山行棒之手藏黄檗陷虎之机余正保年中抵肥邦之长崎县客居大光一日游戏乎南京庙里幸相见于此公观夫浮华消尽真实独存久读间偶为相知所谓针芥相投也谈于道常至夜半或赪颜而攘袂复一笑而冰泮加之续续尺鲤已垂数百好是所以为知己者也既而自公谓今年归唐予茫然乃曰呜乎世情之变态恰似一场傀儡昨拟东而今向西不觉令人好笑哉用舍进退一任兄之情逸虽然又不知一生何地再得相逢也余今有所望谓劳公注之而与一卷于心经盖欲令是心益清净而别后无去来之相无东西之异也旹此公出这乎一贯疏余静观其一文一字彻上彻下尽表里精粗视昔人或偏于理或偏于事者皆当北面矣余喜而曰明明佛日照破昏衢朗朗慧灯至今不灭是生平之志而矣于中犹有个铭于铁肝何谓盖般若实相之法非以文字义理而入也贵乎保而行之自达其体世人奈何重言而不重行矣果此公颠沛造次念佛读经无行而不修可谓妙用无行而行真智无作而作故睹其相则生惭愧想闻其语则发菩提心噫余咄哉先贤古圣之行实虽目之于传记尚且不修如今也乎即听其言而观其行于公与改是寔余所以加和点以为学士也岂愧其固陋是以书之末简云。

  明觉存空沙门释宗信谨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