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几回梦到法王家。来去分明路不差。出水珠幢如日月。排空宝盖似云霞。鸳鸯对浴金池水。鹦鹉双衔玉树花。睡美不知谁唤醒。一炉香散夕阳斜。
  •   这是生死书网站大藏经的第八次更新,采用了中华佛典宝库2016版的TXT文件包(有更多的经文、使用了现代标点符号、链接近万枚图片)。

      本次更新与2014版相比外观界面变化不大,但是底层服务平台Apache、PHP、MySQL(MariaDB),以及网站源程序Joomla、模板、组件等都采用了2018.08为止最新的版本,网站的菜单、分类、文章、长文章分页、模块等全部从头重新制作,经文网址URL更加简短,经文内容中链接了近万枚图片。增加了“圣典汇编”,以及“五百罗汉图”、“思维导图”、“佛学大辞典”、“常用经文难字注释”等文章,还增加了宗教对比研究菜单专栏、并推荐了佛教微信公众号。
    Read More
  • 1
  • 2
  • 3
  • 4
  • 5

三法印:

﹝出法华玄义﹞释论云:诸小乘经,若有无常、无我、涅槃三印,印定其说,即是佛说;若无此三法印印之,即是魔说。如世公文,得印可信,故名三法印。[一、无常印],谓世间生死及一切法,皆是无常。众生不了,于无常法中执为常想,是故佛说无常,破其执常之倒,是名无常印。[二、无我印],谓世间生死及一切法,皆是因缘和合而有,虚假不实,本无有我。众生不了,于一切法强立主宰,执之为我;是故佛说无我,破其着我之倒,是名无我印。[三、涅槃印],梵语涅槃,华言灭度。谓一切众生不知生死是苦,而更起惑造业,流转三界。是故佛说涅槃之法,令其出离生死之苦,而得寂灭之乐,是名涅槃印。(三界者,欲界、色界、无色界也。) ——出自《三藏法数》明·一如等 撰

另有四法印之说:诸行无常 有漏皆苦 诸法无我 涅槃寂静。

一实相印:

又名诸法实相印,四法印之一。龙树菩萨的大智度论说,小乘法是以三法印(诸行无常、诸法无我、涅槃寂静)来作印定,大乘法是以“一实相印”来作印定。其实,一实相印概括了三法印,三法印也能贯通一实相印,全都是阐明诸法因缘生,无有自性之理。只是大乘一实相印所说的“缘起性空”,把空的理性说得更加澈底,它说宇宙一切万有,都是非有非空,亦有亦空,众生的佛性如此,一切法的法性亦如此。所以它们的不同点是:小乘说诸行无常,大乘于万法为无常之外,还认为它是不曾断灭的;小乘说诸法无我,大乘于真谛说无我之外,还于俗谛说化他;小乘唯以我空而说涅槃寂静,大乘却以我法二空而说涅槃无住。大乘与小乘不同之处,就在于它契合这“一实相印”的妙用,故辨证大乘的教法,也就以“一实相印”来作印定了。——【《佛学常见辞汇》陈义孝编】

四念处:

[一、观身不净],身有内外,己身名内身,他人之身名外身。此内外身,皆揽父母遗体而成;从头至足,一一观之,纯是秽物。众生颠倒,执之为净,而生贪着,故令观身不净也。[二、观受是苦],领纳名受,有内受、外受;意根受名内受,五根受名外受。一一根有顺受违受,不违不顺受。于顺情之境则生乐受,于违情之境则生苦受,于不违不顺之境则生不苦不乐受。乐受是坏苦,苦受是苦苦,不苦不乐受是行苦。众生颠倒,以苦为乐。故令观受是苦也。[三、观心无常],心即第六识也。谓此识心,体性流动,若粗若细,若内若外,念念生灭,皆悉无常。众生颠倒,计以为常,故令观心无常也。[四、观法无我],法有善法恶法。人皆约法计我,谓我能行善行恶也。善恶法中,本无有我。若善法是我,恶法应无我;若恶法是我,善法应无我。众生颠倒,妄计有我,故令观法无我也。——出自【《三藏法数》明·一如等撰】

开经偈

无上甚深微妙法

百千万劫难遭遇

我今见闻得受持

愿解如来真实义

恭敬经典

  我们研究佛法的人,对于安放经书的常识应该知道。譬如三藏十二部一切经典,无论是哪一部,我们应该看着这一切经典比我们的生命更重要,看着这一切经典比任何珍宝更重要。《金刚经》上说:“若是经典所在之处,即为有佛。”所以经典是佛的法身所在处。

  佛经是法宝,为众生离苦的指南,应尊重恭敬,若有破损,应速修补,不可烧毁或丢弃。经典所在之处皆有龙天护佑。恭敬经典

卍新续藏第 26 册 No. 0535 般若心经解义节要

No. 535-A

  般若波罗蜜多心经解义节要

  引用诸家解义唐三藏法师玄奘奉诏译唐贤首国师法藏疏宋孤山沙门知圆疏元古云沙门元粹注元佛海沙门性证注大明天界禅寺住持宗泐奉 敕注解大明翰林学士潜溪宗景濂文句

  佛者觉也觉自性也其法繇戒而定而慧外不著相内不着空真见本来面目虚灵要妙清净圆融然后可以应用无染而了出世间一大公案又悯群生尘劳障重烦恼根深往往认贼为子迷妄为真故说此经以解脱之其文古其义奥其语约而其指趣综括无遗予燕处翛然爱阅此经病诸家解义之繁乃掇其精切者录之将以俟得佛书之三昧者质焉。

  嘉靖癸巳夏五月既望无念居士书于紫微华下

  No. 535

  般若波罗蜜多心经解义节要

  宗泐曰此经即世尊所说大部般若之精要故知菩萨之说即是佛说传至中华凡五译今从玄奘所译者以中国盛行故也般若者梵语也华言智慧波罗蜜多者华言到彼岸众生由迷慧性居生死曰此岸菩萨由修般若悟慧性到涅槃曰彼岸心者般若心也此般若心人人本具说此经者欲令众生断除妄心显发本性故也经者法也常也此经以单法为名实相为体观照为宗度苦为用大乘为教此五者皆经中所说之旨单法者即般若波罗蜜多也实相者即诸法空相也观照者即照见五蕴皆空也度苦者即度一切苦厄也大乘者即菩萨所行深般若也。

  贤首曰般若是体此云智慧即神悟玄奥妙证真源也波罗蜜多是用此云到彼岸即由斯妙慧翻生死过尽至真空之际。

  古云曰此慧离念偏觉极圆即色即空不生不灭背之则心路顿绝用之则法界弥纶即由妙慧从生死此岸越烦恼中流到涅槃彼岸涅槃者何达生死是经是诸法空相空一切妄故即名实相显体宗照即圆照也经所谓行深般若见五蕴皆空空即实体全此体以发照即圆照以会体体非实相照则不圆照若不圆实相非有。

  佛海曰此是大部六百卷之文心故云心经非智慧心非草木心非肉团心也然此心体寂照虚融灵明洞彻凡圣该括真妄同源奉译无多字乃梵音之略从观自在下至度一切苦厄乃别序兴致又谓略标纲要又谓据行标起从舍利子色不异空下至三菩提乃正宗明空。

  宋景濂曰摄归万善于心源贯穿诸经之骨髓经以七种立题此盖因法喻所立也梵语般若此云智慧梵语波罗此云彼岸梵语蜜多此云到西土俗言以事毕者为彼岸到佛生其土乃因俗言以明教化故谓此岸者乃众生作业浊世生死受苦之地彼岸者乃佛菩萨究竟超脱清净极乐之邦心者世间及出世间万法总相其别有五一肉团心状如蕉蕾生色身中系无情摄二缘虑心状如野烧忽生忽灭系妄想摄三集起心状如草子埋伏识田系习气摄四赖耶心状如良田细种无厌系无明摄五真如心状同虚空廓彼法界系寂照摄此经名般若波罗蜜多心者谓人能以智慧断绝情想如操舟渡到彼岸始为了此心也。

  此经以心名终篇只露出一心字此是文字巧处此经只言上达不言下学其工夫当观金刚楞严圆觉三经。

  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

  宗泐曰观自在菩萨者能修般若之菩萨也般若波罗蜜多者菩萨所修之法也菩萨用般若观慧照了自心清净圆融无碍故称自在此自行也复念世间受苦众生令其修习此法改恶迁善离苦得乐无不自在此化他也菩萨者梵语菩提萨埵华言觉众生但称菩萨者从略也行者修行也深般若者实相般若也非粗心浅智者所观故云深也时者菩萨修行般若时也贤首曰观自在菩萨谓于事理无碍之境观达自在故立此名菩者菩提此谓之觉萨者萨埵此曰众生般若妙行有二种一浅即入空般若一深即法空般若菩萨者诸法王子之通称深般若者穷源极际。

  宋景濂曰菩提此云觉萨埵此云有情有情则有众生也众生而谓之有情者以草木皆有生而无情一切众生有佛性者皆有生有情唯菩萨在有情之中觉悟者故谓之觉有情也。

  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

  宗泐曰照者观也五蕴者色受想行识也蕴者积聚也空者真空也色者色身也受者领纳也想者思想也行者造作也识者分别也识即心王受想行是心所作也度者度脱也一切苦厄者世间之众苦也菩萨由照五蕴空寂离生死苦复闵在迷众生颠倒妄想悖理乱常十恶五逆到受众苦故说此般若法门令其修习皆得解脱也已上一段乃阿难结集法藏时叙述观自在菩萨度生之功行此是别序也下段自舍利子起始是观自在菩萨答舍利子所问也。

  五蕴不空性有障蔽不能虚不虚故不灵五蕴者非本性所有五蕴既空则本性自然虚灵如尘垢去而镜明如泥沙去而水清度一切苦厄先儒谓佛氏兼爱者此也张虚静曰大道不远在身中色相皆空性不空性若不空和气住气皈元海寿无穷。

  贤首曰诸心俱空而唯观五蕴者以一切众生色心常现前故止观初观阴境意同此也皆空者以色由心造全色是心心但有名色宁有实故曰皆空。

  一切虽多不出心身二法身为众苦之本心为群妄之原伐树得根诸幻息矣。

  古云曰五蕴者即五阴新云五蕴积聚义也旧云五阴盖覆义也。

  佛海曰照见乃能观之智五蕴乃所观之境大庄严法门经云五阴体性即是诸佛体性菩萨虽现五阴烦恼不与五阴烦恼和合体性无染故菩萨虽现五阴生死教化众生知一切法无去来故。

  宋景濂曰蕴以包含为义五蕴者色受想行识也色蕴四大所成受蕴领纳苦乐又不苦不乐想蕴取种种境奔驰不息行蕴诸心所法多贪境弗止识蕴于所缘境炽然了别五蕴之中识以分别居先因其分别而领纳在心谓之受心既领纳相续寻思谓之想想之不已遂成造作谓之行众生沉迷于此了不自觉殊不知色如聚沫受如水泡想如阳焰行如芭蕉识如众幻并非实相唯菩萨达见五蕴自性皆空二空理深慧所见也功者如刀也言齐也苦厄者诸苦也盖生者苦器寒而不得衣则苦饥而不得食则苦劳而不得息则苦病而不得愈则苦又有所谓冤憎会苦如骨肉喧争是也爱别离苦如骨肉死亡是也求而不得苦凡有所营求不得遂意是也老苦一切衰弱徒慕强状是也死苦生前万端尽皆舍离是也然此诸苦皆五蕴使之也菩萨证见真空苦恼斯尽远离分段变易二种生死得菩提涅槃故云度一切苦厄此第一节言五蕴皆空为一经之网领下文乃详之。

  舍利子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亦复如是(此即空观幻观)。

  宗泐曰舍利子佛之弟子智慧第一因其为众请问故菩萨呼其名而告之色即四大幻色空乃般若真空众生由迷真空而受幻色譬如水之成冰也菩萨因修般若观慧照了幻色即是真空其犹融冰为水然色之与空其体无殊故曰色不异空空不异色如冰不异水水不异冰复恐钝根众生不了犹存色空二见故曰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如水即是水水即是冰若受想行识莫不皆然此乃一经之要般若之心也。

  此节当与金刚经凡所有相皆是虚妄若见诸相非相即见如涅槃参见。

  贤首曰小乘中即色非空灭色方空今则不尔色即是空非色灭空。

  除云桥曰六尘中人易著相者色为甚余次之故佛氏摘此一字首言之也。

  宋景濂曰凡有形者谓色无形者谓空色不异空者明色乃幻也所谓色不碍空若碍空即是实色非幻色矣空不异色者明空乃一真显露必不妨色若碍于色即是断空非真空矣此言色空不相碍也色即是空者明非色灭空也空即是色者明不可以取空也此言色空无二也大抵真空如圆镜应物现形而镜中初无其形所谓真空未常不有即有以辨于空也幻色如泡影电露当其出现之时何常无像一刹那顷变灭弗存所谓幻有未始不空即空以明于有也受想行识亦复如是者宜云受不异空空不异受受即是空空即是受若想若行若识莫不皆然恐文繁故略之但云亦复如是也此第二三节详言五蕴皆空也。

  舍利子是诸法空相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

  宗泐曰是诸法者指前五蕴也空相者即真空实相也菩萨复告舍利子云既了诸法当体即是真空实相之体本无生灭既无生灭岂有垢净既无垢净岂有增减乎。

  此言性之本然即孟子所谓分定故也真空实相即中观。

  贤首曰不生不灭者在道前凡位谓凡夫死此生彼流转长劫是生灭位真空离此故云不生不灭不垢不净者在道中菩萨等位谓诸菩萨障染未尽净行已修名垢净位真空离此故云不垢不净不增不减者在道后佛果位中生死惑障昔未尽而今尽是减也修生万德昔未圆而今圆是增也真空离此故云不增不减色从缘起真空不生色从缘谢真空不灭又从随流不染出障非尽又障尽非减德满不增翻此以显真空之相故云空相也。

  孤山曰色不异空故不生空不异色故不灭色不异空故不垢空不异色故不净色不异空故不增空不异色故不减生死即涅槃故不生涅槃即生死故不灭烦恼即菩提故不垢菩提即烦恼故不净结业即解脱故不增解脱即结业故不减。

  古云曰法既常寂妄自奚生不受一尘故曰空相空一切妄亦名实相昔本不生今则无灭烦恼非垢涅槃非净处圣不增在凡不减究竟平等遍一切处作是观者即同诸佛。

  宋景濂曰此三节言五蕴空相初无生灭等以足第二节之意也。

  是故空中无色无受想行识。

  宗泐曰此真空实相之中既不可以生灭垢净增减未之故总结云无色无受想行识也无即空也。

  古云曰妙空混然洞万有于真如荡一无于毕竟方是圆宗般若空慧。

  宋景濂曰是故承上文而言也空中之空即空相之空谓真空也谓真空之中恶有五蕴者哉。

  此节至无智亦无得十三个无字文法亦奇特自五蕴至十二因缘四谛菩萨性中泯然俱无然其下手工夫当看金刚经曰云何降伏其心一句不然又看圆觉经三观二障四失方可了此十三个无字也。

  无眼耳鼻舌身意无色声香味触法无眼界乃至无意识界。

  宗泐曰真空实相之中亦无六根六尘此空十二入也既无十二入亦无十八界十八界者六根六尘六识也乃至者举其始末而略其中如上五蕴十二入十八界不出色心二法为迷心重者说为五蕴为迷色重者说为十二入为色心俱迷者说十八界已上三科修学之人随其根器但修一科即能悟入。

  佛海曰旧云十二入谓六根六尘互相涉入新云十二处谓内根外尘各有处分行者日用照此根尘体即般若顿圆空觉故言无也。

  宋景濂曰眼耳鼻舌身意谓之六根犹草木之有根也亦谓之六入根则主内而言入则主外而言眼见为色尘耳闻为声尘鼻臭为香尘舌尝为味尘身染为触尘意着为法尘是谓之六尘谓如沙尘之障蔽也根尘二者和合为十二处处所也言各有所在也从见为眼识从闻为耳识从臭为鼻识从尝为舌识从染为身识从分别为意识谓之六识识谓妄生辨折昏翳真智也三者和合为十八界界者限也言各有限域也乃至者省文上举无眼界下举无意识界中间四识可以例知也众生所以汩没生死为三者互相钩引不能脱离真空之中初无是也三者本一道而有广略之异者盖如来为钝根说十八界为中根说十二处为利根说五蕴随机施教故不同也。

  触者不尽也佛氏谓之身根即孟子所谓四肢法者事也万法皆从心起佛氏谓之意根即孟子行法俟命之法普庵禅师曰捏不成团拨不开何须南岳又天台六根门户无人到惹得胡僧特地来徐士英曰凡人有思则易入于邪无思则又如土木必也有思而非邪无思而非土木知此则知菩萨了十三个无字之不易也无字则空字要除根结诸有必须闭其目观空观字即智慧也凡夫动念著有小乘息念沈空。

  无无明亦无无明尽乃至无老死亦无老死尽。

  宗泐曰此空十二因缘也无明者痴暗也谓于本性无所明了非瞢然无知乃违理强觉之谓也无无明等者菩萨以般若智观此无明其性本空无生灭相故云无无明亦无无明尽也乃至无老死尽者义与前同但举其始末而略其中也十二因缘亦名十二有支一曰无明亦名烦恼二曰行谓造作诸业此二支乃过去所作之因也三曰识谓起妄念初托母胎也四曰名色从托胎后生诸根形也五曰六入于胎中而成六根也六曰触成胎后六根对六尘也七曰受谓领纳世间好恶等事此五支乃现在所受之果也八曰爱谓贪染五欲等事也九曰取谓于诸境生取着心也十曰有谓作有漏之因能招未来之果此三支乃现在所作之因也十一曰生谓受未来五蕴之身也十二曰老死谓未来身既老而死此二支乃来世当受之果也此十二因缘该三世因果展转因依如轮旋转无有休息一切众生迷而不知良可悲也此本缘觉之人所观之境大乘菩萨彻照此境皆无实性故云无也。

  孤山曰十二因缘生为凡夫十二因缘灭为圣人空无凡圣故生灭俱无。

  佛海曰始无明终老死因缘生也无明尽至老死尽因缘灭也尽即灭义。

  宋景濂曰无则顺观无明流转门以真空故云无也尽则逆观无明还灭门以真空故无可尽也乃至者亦省文上举初支下举后支中间十支可以例知也十二因缘乃推五蕴之至详者乎。

  十二因缘即西域轮回因果之说菩萨性中则无此也朱子未曾究竟此缘乃以西方缘业贬驳大雄氏过矣禅之下者说轮回盖欲临行一念不差则可以投胎夺舍再来修行也禅之上者则不说轮回或问赵州和尚曰和尚百岁后向何处去赵州曰火烧后成一株茅苇则是赵州和尚不说轮回也川禅师曰这个息皮袋别了无挂碍烈焰洪烬中明月清风外则是川禅师不说轮回也禅上者且然况佛乎佛之言止有心经不说轮回。

  无苦集灭道。

  宗泐曰无苦集灭道观四谛清净也苦即生死苦果集是惑业苦因此三者世间之法也灭即涅槃乐果道即道品乐因此二者出世间之法也说此四谛者欲令众生知苦断集慕灭修道离苦得乐此本声闻之人所观之境大乘菩萨照了此境当体空寂故云无也。

  宋景濂曰如是四谛真空中皆无也然四谛与十二因缘亦名异义同不过有开合之异耳亦为机宜不同所以重说也。

  道字即戒定慧也当与金刚经非法非非法参看不然终无捉摸。

  无智亦无得。

  宗泐曰智者般若之智也大乘菩萨以智照境既无五蕴及四谛诸法即是人法界空境智俱泯如病去药忘故云无智亦无得也。

  宋景濂曰非但空中无前诸法彼知空之智亦不可得非但知空之智不可得即此所知空理亦不可得盖一真之至性湛然常寂不假修证了无一法故也此总结上文以起下文此第四节言空中本无五蕴而详及诸法以终前三节之义第前言五蕴皆空以人而言此言空中无五蕴等以性而言。

  真空之中独有本性无佗物也傅大士曰到岸不须船六祖曰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黄龙禅师曰千江有水千江月万里无云万里天川禅师曰斩新日月特乾坤既曰无智无得则是桥木死灰何能在觉当看金刚经应无所住而生其心一句又当看圆觉经诸幻虽尽不入断灭二句则知无上正觉自本性生出虚灵也始觉但泯而本觉朗然独存此正所谓离情遣着时也始觉者人也本觉者天也无智即人泯天定也。

  以无所得故。

  宗泐曰此结前起后之言。

  宋景濂曰无所得承上文无得而言也以无所得之故菩萨依般若等而得涅槃断果三世诸佛依般若等而得菩提智果盖诸法本空故也详见下文。

  菩提萨埵依般若波罗蜜多故心无挂碍无挂碍故无有恐怖远离一切颠倒梦想究竟涅槃。

  无念子曰菩萨与佛乃圣贤之分也究竟涅槃者当自识之。

  宗泐曰菩提萨埵者能依之人也般若波罗蜜多者所依之法也菩萨之人依此般若法门修学功成理显故得心无业缚因无业缚故无生死恐怖既无生死恐怖则无颠倒烦恼此三障既空三德乃显故云究竟涅槃涅槃者梵语摩诃般涅槃那华言大灭度大即法身灭即解脱度即般若此三德非别有即三障是也迷即三障悟即三德所谓生死即法身烦恼即般若结业即解脱然障即是德自非般若之功德不能显譬如磨镜垢尽明现斯之谓也。

  贤首曰无有恐怖在外无魔冤之怖即恶缘息也远离颠倒梦想在内无惑障之到即恶因尽也。

  古云曰依妙空慧了境性心念念圆常尘尘究竟结业即解脱故无挂碍苦道即法身故无恐怖烦恼即菩提故离颠倒梦想三障非离而离三德非圆而圆寂灭涅槃任运流入。

  宋景濂曰挂谓如丝之悬碍谓如石之阻恐惧远违离脱也颠顶也颠倒言倒悬也在寐为梦在悟为想究穷竟尽也梵语涅槃此云圆满清净也菩萨依此法修妙行洞见自性清净证入真空故心无挂碍心无挂碍自然无有恐怖远离颠倒梦想而究竟圆满清净之际矣。

  无恐怖则生死忧患不入其中刘铁汉平日受用佛书在也。

  ○梦游华胥梦见周公虽圣人不能离梦思兼三王终夜以思虽圣人不能离想远离梦想所以为出世间法也涅槃二字世人误认以为死非也裴相国序圆觉经曰寂静常乐故曰涅槃徐士英曰梵语涅槃此言无为又曰涅槃即是不动无为之义无为即杨雄所谓玄默也无恐怖自处变言离梦想自处常言无恐怖离梦想惟心无挂碍者能之心有挂碍者则不能也。

  三世诸佛依般若波罗蜜多故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宗泐曰三世者过去未来现在也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者华言无上正等正觉此言非唯菩萨如是修证而一切诸佛莫不皆修般若得成正觉也。

  贤首曰阿耨多罗此云无上也三藐者此云正也次三者此云等也菩提者此云觉也即无上正等觉也。

  宋景濂曰三世谓过去庄严劫现在贤劫未来星宿劫也梵语佛此云觉觉者迷之对以佛之觉见众生之迷也诸佛谓三世之中各有千佛不止于一也三世诸佛依此一门言无异路梵语阿此云无梵语耨多罗此云上梵语三此云正梵语藐此云等菩提解见上文三世诸佛亦依此法修妙行洞见自性清净证入真空而得无上正等正觉此第五节引佛菩萨之行以实之知依般若而证真空不得也五蕴之义至是盖无余矣。

  无上正等正觉即书之睿作圣即孟子之圣而不可知之谓神即中庸之聪明睿智达天德者知此则知佛与吾儒体同而用不同也。

  故知般若波罗蜜多是大神咒是大明咒是无上咒是无等等咒。

  宗泐曰前是显说般若后是密说般若良由众生根器不同所入有异故也四种咒者盖言般若功用能破魔障名大神咒能灭痴暗名大明咒能显至理名无上咒极妙觉果无与等者名无等等咒宋景濂曰言故知者结前起后也咒者佛说密语即第一义也神者精妙不测之称明者鉴照不昧之谓然皆谓之大者非小神小明比也无上无可加过也无等等独绝无伦也既言大则以极矣又重言无上等等者所以深着般若溥博无际溥博无际惟真空足以当之。

  道家佛家皆有咒而儒不然之然周人有司咒之官秦人有咒楚之文毛诗有出三物以咒之词下至汉有木人之咒而成江充之祸梁有腊[乌*我]之咒而成昭明之冤则中夏之有咒亦已久矣求其用咒神妙能役使鬼神运用风𨗒降伏龙虎至今惟西域则然此盖天地间理之不可晓者也昔在关中闻士夫云往年有西僧来此咒大石即成灰欲宰牛念咒牛即死然后剥食之长水禅师曰苦梅无边回头是岸。

  能除一切苦真实不虚。

  宗泐曰此结般若功用广大除苦得乐决定无碍。

  古云曰结叹不虚劝令修进度苦趣极真实法船愿众生速发智地。

  宋景濂曰能除一切苦即度一切苦非证真空者不能也恐众生不信心佛乃第一节既言之又如此申言之而复继以真实不虚者谓能决定除苦也真慈悯有情为何如哉此第六节承上文而言赞咏般若真空之妙如此之盛自此以上通谓之显了般若。

  六祖曰迷则佛是众生悟则众生是佛其机在我而无难者此佛所以有真实不虚之叹也。

  故说般若波罗蜜多咒即说咒曰。

  揭谛揭谛波罗揭谛波罗僧揭谛菩提萨婆诃

  宗泐曰已上密般若此五种不翻之一也盖咒是佛之密语非下凡所知法华疏云咒是鬼神王之名号称其王名则部落煞王故能降伏一切鬼魅又咒者愿也如蜾裸之咒螟蛉愿其类我佛菩萨说咒愿诸众生如我之得成正觉能诵此咒者则所愿无不成就也。

  贤首曰欲强释者揭谛者此云度也即深慧功能重言所到处也波罗揭谛者自度度他波罗揭谛者波罗此云彼岸即度所到处也波罗僧揭谛者僧者总也溥也即谓自他普度总到彼岸也言菩提者至何等彼岸谓大菩提处也言萨波诃者此云速疾令前所伊疾速成就故也。

  孤山曰诸佛密语不须解释凡当密语例该不翻深求其到只是密说前般若无所得心耳。

  宋景濂曰前云是大神咒未显咒辞故今说之此第七节专说秘密咒辞已上谓之秘密般若佛家论性与吾儒论性不同儒之论性以理言佛之论性以虚灵知觉言然究其所以虚灵知觉者何也神也人若能于神字契勘得破则知佛家所谓法身者此也主人翁者此也金刚不坏身者此也本来面目者此也父母未生前我是谁此也在吾儒亦有然者戴记曰心之精神之谓圣子思曰至诚如神孟子曰心之精神之谓圣子思曰至诚如神孟子曰所存者神周子曰神应故妙在道家亦有然者道德经曰元神南华经曰至道之精抱神以静魏伯阳曰真人潜深渊张平叔曰婴儿入圣机皆此物也类而徴之鼎湖乘龙乘此也辽东化鹤者化此也嵩山面壁者面此也华山熟睡者睡此也天地间道之至妙至妙者也其机在我谁来着力但恨予发种种役志风波岂所谓梦中梦者未觉耶呜呼何日远客还仰天一笑无念居士记。

  般若波罗蜜多心经解义节要(终)

  般若心经颂一卷

  (收于小室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