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42 50.P0099 阿育王传 (7卷)〖西晋 安法钦译〗

  大正藏 No. 2042 阿育王传

  西晋 安法钦译

  7卷

阿育王传卷第一

西晋安息三藏安法钦译

  本施土缘

  归命一切智婆伽婆。住王舍城迦兰陀竹林。尔时世尊日时已到。着衣持钵将诸比丘前后围绕。向王舍城次行乞食。说者曰。


  不动如金山  容豫如象王
  圆足如满月  比丘众围绕
  诣王舍大城  威仪甚庠序
  

  乃至到城足蹑门阃。大地即时六返震动。说者曰。


  海以庄严地  山城亦复然
  牟尼足蹑阃  一切皆踊没
  如是入城时  男女生净信
  城中悉变动  如风吹海浪
  皆出和雅声  世间未曾有
  当佛入城时  丘墟悉平整
  无诸砂砾  荆棘粪秽  皆没于地
  盲视聋听  哑言躄申  狂者得心
  贫穷得财  疾病得愈  一切众乐
  不鼓自鸣  宝器相扣  出种种音
  佛光普照  如百千日  明彻内外
  皆如金色  所放光明  映蔽日月
  照于众生  郁蒸凉乐  譬如栴檀
  涂彼热病  无不消灭

  尔时世尊与阿难在巷中。行见二小儿。一名德胜是上族姓子。二名无胜是次族姓子。弄土而戏以土为城。城中复作舍宅仓储。以土为麨着于仓中。此二小儿见佛三十二大人之相庄严其身。放金色光照城内外。皆作金色无不明彻。见已欢喜。德胜于是掬仓中土名为麨者奉上世尊。无胜在傍合掌随喜。德胜于是说偈赞曰。


  大悲无师觉  圆光显照身
  强颜生敬信  以土施如来
  稽首于世尊  已断生死者
  

  尔时德胜童子。施土已讫而发愿言。使我将来盖于天地。复说偈供养。说者曰。


  佛知彼小儿  心念发正愿
  以胜福田故  必获于大果
  大悲救世者  即时受彼土
  使其心欢喜  以种王业缘
  

  尔时世尊即便微笑。阿难长跪合掌白佛言。世尊。佛不以无缘而笑。何因缘故现于微笑。尔时阿难便作偈言。


  断忧憍慢者  世界中最上
  终不无因缘  现珂藕根齿
  如云出雷音  牛王眼相者
  愿说施土报  及与微笑事
  

  佛告阿难。如是如是阿难佛不无缘而微笑也。汝今见是二小儿不也。已见世尊。佛言我若涅槃百年之后。此小儿者当作转轮圣王四分之一。于花氏城作政法王号阿恕伽。分我舍利而作八万四千宝塔饶益众生。

  尔时世尊即说偈言。


  今吾灭度后  有王阿恕伽
  名称广流布  庄严吾舍利
  遍满阎浮提  人天所供养
  以少土施缘  受是大果报
  

  佛说偈已便以此。土授与阿难。使涂如来经行之地因作是言。阿难。频婆娑罗王子名阿阇世。阿阇世子名优陀那拔陀罗。优陀那拔陀罗子名文荼。文荼子名乌耳。乌耳子名莎破罗。莎破罗子名兜罗贵之。兜罗贵之子名莎呵蔓荼罗。莎呵蔓荼罗子名波斯匿。波斯匿子名难陀。难陀子名频头莎罗王。花氏城频头莎罗子名宿尸魔时。瞻婆罗国有婆罗门生一女宝。相师占言。必为王后为王宠爱。当生二宝子。一者当作转轮圣王王四分之一。二者出家当得罗汉。婆罗门闻极大欢喜。便将是女至花氏城。众宝璎珞以庄严之。嫁与频头莎罗王为妻。王即纳娶置于后宫。宫中妃后皆生嫉心而作念言。王必爱重薄贱我等。当教贱业令王恶之。遂便教使善解剃除须发。伺王眠时令为王剃须。王眠觉已语言。当为我剃须。答言已剃。王即以镜自照。知须剃竟即语之言。汝欲得何愿。答言唯求与王交会。王言我是刹利。汝身卑贱何由交会。女答王言我非下贱。我是婆罗门女。婆罗门本以我与王为妻。宫人妒嫉教我贱业。王即语之自今已后莫为此事。遂便立作第一夫人。共相爱乐而生一子。母言我忧患尽除。即为作字名阿恕伽。阿恕伽者(晋言无忧)复生一子名为尽忧。阿恕伽身体粗涩父不爱念。频头莎罗亦于诸妃多生子息。集诸相师相诸子等。有一相师名宾陵伽婆嗟。王语此相师占我诸子谁中为王。相师答言王将诸子向金地园就彼相之。王与诸子至金地园中。母敕阿恕伽言。今王相子于金地园汝亦可往。阿恕伽言王不爱我何为至彼。母复告言汝当必去。阿恕伽言我去。之后送食与我即辞而去。出花氏城见辅相子罗提掘多。罗提掘多问阿恕伽言。欲何处去。答言。王集诸子诣金地园我今欲往。尔时掘多乘一老象语阿恕伽言可乘此象。阿恕伽即乘此象向金地园。即到园所从象而下。于诸子边在地而坐。诸子皆食种种肴膳。阿恕伽食粳米饭。盛以瓦器用酪和之渴则饮水。王语相师言和上愿相诸子。我死之后谁中为王。相师念言阿恕伽者必应为王。我答王言彼应王者。王不爱之必当杀我。便答王言不中说名字可说形相。其所服用事第一者相应为王。诸王子等各各自以。乘第一乘坐第一坐。食第一食用第一器饮第一浆。阿恕伽念言我应为王。所以者何。象为第一乘。地为第一座。粳米第一饭。瓦器为第一盛。酪为第一味。水为第一浆。以是义故我应为王。相师相已。王将诸子还入城中。相师语阿恕伽母言。阿恕伽必得为王。母语相师言且莫复道。并远藏避如护身命。待阿恕伽得绍王位汝可来出。频头莎罗王以得叉尸罗城叛逆不顺。即遣阿恕伽往讨彼国。唯与四兵不与刀杖。时阿恕伽受命即出华氏之城。左右人言无有刀杖。如何得共怨敌斗战。阿恕伽言我有福力应为王者。所须刀杖自然当有。作是语已地神开地授刀杖与。遂便前进四兵围绕到得叉尸罗国。国中人民闻阿恕伽来自然归伏。庄严城地平治道路。各各持瓶盛满中物以花覆上名为吉瓶。以现伏相。半由旬迎而作是言。我不叛于王亦不叛王子。唯逆王边诸恶臣耳。供养恭敬随从入城。人民调顺还来归国。王复遣阿恕伽罚佉沙国。彼国人民承迎调顺如前无异。既调顺已即还本国。有二大力士亲近阿恕伽。阿恕伽即与二人封邑。天神尔时即护国土。天神作是唱言慎莫叛逆。何以故阿恕伽应为转轮王王四分之一。渐渐征罚四海之内悉皆归伏。阿恕伽兄名苏深摩者方入花氏城。第一辅臣复欲出城。道中相逢。辅臣头秃落。苏深摩戏笑故以手打辅臣头。辅相念言此王子者未绍王位。便用权势驱我头上。若绍王位必当以刀而斩我首。即向五百辅相说苏深摩过状言不中为王。唯阿恕伽者相师记言当作转轮圣王四分之一。我等诸臣应共立之。后得叉尸罗国为恶臣所教复还叛逆。王即遣苏深摩往彼讨之。苏深摩到不能令彼人民调顺。频头莎罗王闻其不能调伏彼国。即生疾病便敕诸臣唤苏深摩以为太子。令阿恕伽而往讨罚。时辅臣为其作计。便以黄物涂阿恕伽身。以罗叉汁洗盛而弃之。诈称阿恕伽得吐血病不任征罚。尔时频头莎罗王。疾病唯笃余命无几。辅相庄严阿恕伽已而白王言。请当并立阿恕伽为王以理国事。苏深摩来当还废之。阿恕伽念言我若有福德力应为王者。天当以天缯结我顶上。作是语已应言即结。王见阿恕伽天缯结顶。极大嗔恚沸血从面出而便命终。立阿恕伽为王罗提掘多作第一辅相。苏深摩闻父王命终阿恕伽得立为王。心生忿怒还花氏城。阿恕伽闻苏深摩来。严备一大力士置第一门下。第二力士置第二门下。第三力士置第三门下。置罗提掘多东门之下。阿恕伽而自当之。置机关白象。象上画作阿恕伽像。周匝四边造大火坑粪草覆上。苏深摩来向第三门下。罗提掘多语苏深摩言。今阿恕伽在东门下从彼入去。若得入者即为汝臣。若不能害阿恕伽从此门入亦无所能。于是苏深摩即往东门。直趣象上欲捉阿恕伽。不觉堕于火坑而自灭没。时苏深摩有一力士名曰贤踊。将数万军众入佛法中。出家得阿罗汉道诸辅相大臣轻蔑阿恕伽。阿恕伽密欲治之。即语诸大臣斫取好花果树围于棘刺。大臣白言由来正闻以诸棘刺围花果林。不闻以好花果之树以围棘刺。乃至三敕臣固不从。王极嗔恚即便杀此五百大臣。更至后春时与诸宫人共相围绕至园林间。有树名阿恕伽华极可爱。阿恕伽以此树与己同名爱念此树。阿恕伽身体粗涩。诸婇女等以阿恕伽身体粗涩。情不爱敬不喜亲近。伺其眠时园中游戏。见阿恕伽树即时折其花枝。王于眠觉见树毁坏问左右言。谁毁此树。答言宫人毁之。王大忿怒捉五百宫人绕树烧杀。举国人民皆称暴恶。遂号名为恶阿恕伽。时罗提掘多而启王言。自行杀害非王所宜。王今应当简选恶人以治有罪。王可其言即便遣使募觅恶人。于国边陲山下有一织师。生育一子名曰耆梨。为人极恶骂父骂母。手则挈网脚则顿机。毒涂草叶虫兽。触者无不即死。凡是众人称为大恶。举国号之为恶耆梨。使往其所语耆梨言。汝能为阿恕伽王治罪人不。耆梨答言天下恶人使我治者。犹故能为何况一阿恕伽。岂可不能。使闻此语具以启王。王即召之。耆梨闻使来召。即辞父母。父母不听即便杀之。使问耆梨何以故迟。耆梨答言父母不听。我乃杀之以是故迟。于是随使见王而白王言。为我作狱极令严峻使可爱乐。作狱已竟名爱乐狱。又白王言若有人入要不听出。王即听可。时彼恶耆梨往到鸡头末寺。时彼寺中有一比丘。诵恶婴愚经言。喜镬汤者以碓捣之。喜碓臼者以镬煮之。在地狱中吞大铁丸融铜灌口。闻是语已即自念言。我狱城中亦当作此。时有长者夫妻。相将入海采宝。到于海中生一男儿。即为立字名之为海。经十二年乃出于海。逢五百贼劫其财物杀害长者。于是子海便出家学道。展转乞食至华氏城。不识村落入爱乐狱中而作是言。外相可爱内如地狱。便欲出去耆梨不听。语比丘曰汝今于此当受死罪如何欲出。比丘闻已即便大哭。耆梨问言何为大哭如婴儿也。比丘答言我不畏死而作是哭畏失善利。何以故我新出家未证道法。人身难得佛法难值是故哭耳。耆梨言王先听我。入此城者不令使出必索治罪。比丘言活我七日。随汝杀之即便听许。时阿恕伽王见其宫人共他男子有爱着语。便生嗔忿付爱乐狱。耆梨寻时即以碓捣。杵下打头眼精脱出。比丘见已得厌恶心而作是念。呜呼大悲所言诚谛。说色危脆犹如聚沫不坚。速朽无有暂停。端政容貌今安所在。好颜薄皮亦俱败坏。怪哉生死婴愚所乐。非是圣法见此境界不没有悔。于是比丘通夜观察。断众结使得成须陀洹果。如是精勤乃至复获阿罗汉道。已满七日耆梨语言。七日已过八日欲出可受刑罚。比丘答言我夜已过我日已出。利益时到随汝刑治。耆梨问言云何名为我夜已过我日已出利益时到。广为我说。比丘答言吾昔黑闇无明之夜。结使怨贼悉已永灭。则是名曰我夜已过。智慧空心谛见三界。是则名为我日已出。佛之所为我今悉成。是则名之利益时到。但令汝老寿任意见治。耆梨心恶残害无罪。不信后世作重嗔恚。便设大镬以水置中。脂膏血髓屎尿秽恶俱充满之。即以比丘提掷着中。下然大火薪草欲尽不能令热。于是耆梨嗔然火者以杖打之。手自着火薪柴都尽亦复不热。又以屋椽涂苏众叠悉然使尽水冷如故。怪其所由便看镬中。见向比丘结跏趺坐。坐千叶莲花上。尔时耆梨甚惊所以。便往白王王即来看坏墙而入。一切人民随从王者数千亿万观此比丘。是时比丘见无量众应受化者皆已聚集。即从镬出衣服洁净。一切大众无不睹见。踊身虚空作种种变。身上出水身下出火。譬如大山显于虚空中。王见此已生希有心。瞻仰恭敬合掌观察而作是言。今此比丘同与我等俱禀人身。威德尊妙出过世表。踊在虚空现大神足。我今未解唯愿善说。便得了知汝之圣事。随我力能而当服习。

  尔时比丘知阿育王是大檀越必能分布佛之舍利饶益天人。时佛说言我是大悲断结使者。佛之法子于三有中已得解脱。为调御者所调。为寂灭者所灭。为解脱者所解。大王当知佛亦记汝将来佛灭百年后。王华氏城号阿恕伽。转轮圣王王四分之一。为正法王广分舍利。而起八万四千宝塔。王今乃返造大狱城如似地狱。残害百千众生之命。大王汝今应当施于一切众生无畏。亦复应当满足佛意。人中帝释必施无畏起悲愍心。分布舍利广作真济。王闻是语于佛法中深生信悟。合掌恭敬十力之子而作是言。我先所作极有罪过听我忏悔。今归依佛归依如来所说胜法。当开福业庄严大地。尔时比丘即乘空出王亦欲出。恶耆梨言王先与我有要入此狱者尽不听出。王便语言欲杀我耶答言欲杀。王言汝为先入我在前入耶。答王言我在前入。王言汝在前入应前受罪。王即遣人捉耆梨置胡胶。舍中以火烧杀坏爱乐狱施众生无畏。便诣王舍城取阿阇世王所埋四升舍利。即于此处造立大塔。第二第三乃至第七所埋舍利悉皆取之。于是复到罗摩聚落。海龙王所欲取舍利。龙王即出请王入宫。王便下船入于龙宫。龙白王言唯愿留此舍利听我供养慎莫取去。王见龙王恭敬供养倍加人间。遂即留置而不持去。王还于本处便造八万四千宝箧。金银琉璃以严饰之。一宝箧中盛一舍利。复造八万四千宝瓮。八万四千宝盖。八万四千疋彩以为装校。一一舍利付一夜叉使遍阎浮提。其有一亿人处造立一塔。于是鬼神各持舍利四出作塔。有一夜叉赍一舍利。至得叉尸罗国欲作浮图。其国人民言我国人民凡有三十六亿。今当与我三十六箧。时夜叉鬼具以上事还白于王。王自念言人众甚多。若尔作者舍利不足满阎浮提。当设方便断而不与。即遣夜叉复语之曰。除却汝国三十五亿。唯留一亿与一舍利。彼国人言我宁不用三十六箧。得一便休愿莫杀我等。便从其意唯与一箧。于是王言多一亿处莫与舍利。少一亿处亦莫与之。作此语已向鸡头摩寺。到于上座夜舍之前合掌而言。我今欲于阎浮提内造立八万四千宝塔。上座答言善哉善哉。王若欲得一时作塔。我于大王作塔之。时以手障日可遍敕国。界手障日时尽仰立。塔于是后即以手障。日阎浮提内一时造。塔造塔已竟一切人民号为正法阿恕伽王。广能安隐饶益世间。遍于国界而起塔庙。善得滋长恶名消灭。天下皆称为正法王。

  阿育王本缘传之一

  阿恕伽王作塔已讫欢喜踊跃。群臣围绕至鸡头摩寺诣上座前而问之言。此阎浮提颇有如我为佛记者不。上座夜舍即答王言。亦有如王佛所记者。昔者佛在乌长国降阿波波龙。于罽宾国降化梵志师。于干陀卫国化真陀罗。于干陀罗国降伏牛龙。于是复往末突罗国告阿难言。我百年后末突罗当有长者名为掘多。其子名曰优波掘多。虽无相好化导如佛。能不入定知一由旬众生心相。教授禅法最为第一。种种化导而作佛事。

  又复告阿难汝今见是青色园不。已见世尊。佛言此名优留慢荼山。那罗拔利阿兰若处。房舍敷具最为第一。能生定心如是事皆是佛记。王闻是语白上座言。彼清净尊者为出世未也。答言已出消灭结使得罗汉道。与万八千阿罗汉众围绕。在于优留慢荼山那罗拔利阿兰若处。具一切智最胜清净为诸贤圣众生之类开说法门。天龙夜叉人与非人。皆使得入解脱之城。王语诸臣急疾庄严车兵步兵象马之兵。我今欲往优留慢荼山观解脱众尊者。大德优波掘多得漏尽者。辅相启王彼国隘小士众极多。但遣使唤彼自当来。王即答言彼应往见。何以故我今未得金刚心故。云何屈彼如佛之人。即遣使白尊者优婆掘多。我今欲往觐问尊者。尊者闻已自思惟言。若使王来国土隘小困苦者众我当自往。尊者即便并合诸船作大长舫。广十二由旬与万八千诸阿罗汉。共乘并舫来向花氏城。有人告王尊者掘多为利益王故躬自来至。以大饶益为大船师。王闻欢喜自脱缨络价直百千两金赏此语者。约敕左右击鼓号令。欲得大富生于天者。欲求解脱见如来者。当共供养优婆掘多。而说偈言。


  诸有欲见两足尊  大悲世雄无师觉
  教化如佛照三有  各来聚集共出迎
  

  王说偈已乃庄严城郭扫除巷陌。共诸群臣一切人民。作倡伎乐以种种香。出花氏城半由旬。迎遥见尊者与万八千阿罗汉等。譬如半月围绕而来。王即下象一脚登船一脚在地。扶接尊者优婆鞠多。王身卑伏五体投地。呜尊者足起而恭敬瞻仰尊颜合掌而言。我今摧灭一切怨敌。得阎浮提诸城山海富有天下。欢喜之时不如今日目视尊者。所以者何。今见尊者便为见佛。于三宝中深生敬信。而说偈言。


  佛虽入寂灭  尊者补处生
  慧日已潜没  尊者继大明
  今应垂教授  我当随顺行
  

  尊者于是。即以右手摩王顶上。以偈答言。


  谨慎恐惧莫放逸  王位富贵难可保
  一切皆当归迁灭  世间无有常住者
  三宝难遭汝值遇  恒当供养莫休废
  

  大王当知。佛以正法付嘱于汝亦付嘱我。我等当共坚固护持。王复说偈言。


  佛所付嘱我已作  种种塔庙犹山林
  宝盖幢幡已施设  各用众宝而装校
  皆使大地极严净  流布舍利满阎浮
  己身妻子及库藏  宫殿屋舍并人民
  一切大地尽用施  供养佛法比丘僧
  

  尊者赞言。善哉善哉。大王。应作此事。于身命财应取坚法。后致不悔则生天上。作是语讫。王请尊者入于宫中。为敷床座即扶尊者安置座上。其身柔软如兜罗绵。王便合掌白尊者言。尊体柔软如兜罗绵。我之少福身体粗涩。尊者答言。我昔修施。常以清净胜妙之物。未曾以土而用布施。王言。我昔愚小无智。值佛世尊最上福田。便以土施。今得此报。尊者和色而言。福田胜妙能令施土获尊贵报。王闻是语。生未曾有欢喜之心。敕诸群臣。我以土施得转轮王。以是义故。宜当勤心供养三宝。王白尊者言。佛所游方行住之处悉欲起塔。所以者何为将来众生生信敬故。尊者赞言善哉善哉。大王。我今当往尽示王处。王以香花缨络杂香涂香种种供养。尊者掘多。即集四兵便共发引至林牟尼园。尊者举手指示王言。此佛生处此中起塔最为初塔。佛之上眼始生之日行七步处。遍观四方举手唱言。此是我之最后生也。末后胞胎。王闻是语。五体投地。恭敬作礼合掌涕泣。而作偈言。


  修胜福吉利  得见牟尼尊
  复见佛生处  得闻所说语
  我无胜福业  不得见世尊
  复不见初生  亦不闻所说
  

  复次尊者优波掘多。示王摩耶所攀树枝生菩萨处。尊者举手语庵罗树神言。汝本见佛。今可现身以示于王。使王得见增长信心。时此树神即现其身。尊者掘多语于王言。此树神者。见佛生时。王即合掌。向于树神说偈问言。


  汝见相好身  庄严生时不
  为见修广目  莲花叶眼不
  汝闻于牛王  说柔软音不
  

  树神即便以偈答言。


  我见真金色  两足最胜尊
  举足行七步  闻彼世尊说

阿育王传卷第一

Poker websites gbetting.co.uk/poker sign up bonus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