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41 36.P1011 略释新华严经修行次第决疑论 (4卷)〖唐 李通玄撰〗

  大正藏 No. 1741 略释新华严经修行次第决疑论

  唐 李通玄撰

  4卷

华严经决疑论序

东方山逝多林寺比丘照明撰

  北京李长者皇枝也。讳通玄。性禀天聪。智慧明简。学非常师。事不可测。留情易道。妙尽精微。放旷林泉。远于城市。实曰王孙。有同舍国。年过四十。绝览外书。在则天朝。即倾心华严经。寻诸古德义疏。掩卷叹曰。经文浩博。义疏多家。惜哉后学。寻文不暇。岂更修行。幸会华严新译义理圆备。遂考经八十卷。搜括微旨。开点义门。上下科节。成四十卷华严新论。犹虑时俗机浅。又释决疑论四卷。又略释一卷。又释解迷显智成悲十明论一卷。至于十玄六相。百门义海。普贤行门。华严观。及诸诗赋。并传于世。恐寒暑迁谢。代变风移。略叙见闻。用传知己。起自开元七年。游东方山。隐沦述论。终在开元十八年三月二十八日卒。时夜半山林震惊。群鸟乱鸣。百兽奔走。白光从顶而出。直上冲天。在于右近。道俗无不哀嗟。识者议曰。惟西域净名遍行是其流。此方孔老非其类。影响文殊普贤之幻有也。照明亲承训授。屡得旨蒙。见其殂终。嗟夫圣人去世。思望不及。时因访道君子。询余先圣之始末。不敢不言。谨序之。尔时大历庚戌秋七月八日述。

略释新华严经修行次第决疑论卷一之上

大唐北京李通玄撰

  夫大方广佛华严经者。是一乘圆教佛果之门。佛果者体无成坏。以化众生故。示现自成正觉。佛果之样。举自五位因果。及摄化境界。报得庄严。示与后人。令其发志。依法仿学。令修行者所归不疑。若不晓解发心初因。如何发意修其成佛之道。设畏罪修福。及息妄住心。及愿生净土。乃至二乘得果。永超三界。且是求自免苦之心。未有以十方三涂人天苦道。及自心之境。便成智境。与一切众生。及以诸佛同一智海之门。三乘之流。但且说空破有。说一切众生。有自性清净。又说三千大千世界。为一佛报境。又云无数劫修菩萨行成佛。又说他方有净土。此间是秽土。皆是随情接引。皆是化城。非真实说。此一乘智境。皆非边量。云十佛刹微尘数身土交参。意明。如虚空无尽无限。智境相入故。化仪利物皆如是故。三世劫量。无去无来。无时可迁。不见三世。不见世间。及以众生。不见成佛。及不成佛。不见有佛处。无佛处。亦无正法像法。末法时分法故。但以自性普光明无作大智如虚空。平等无作大悲。住众生见。应根利物。而无失时。无所造作法。如是故智由三昧观照迷解显得。不是修成。悲由愿兴。不是自然。以愿兴成。功终愿废。五位之中。十住第八。十行第八。十回向第八。十地第八。分分无功。智悲任运利物故。皆至等觉。方终智悲道满。时亦不改。法亦不移。但为住熟不同。时法元来不异。如三乘一乘境界殊别。事广难量。今但略叙纪纲。广申难尽。意令行者顺辙。不枉其功。于此一部之经。略立十门。以知进修之轨。望得免其未得识过归真。约立十门者。

  一举佛自果。劝修生信门。二自己发心。信解修行门。三以定该含古今三世门。四入佛果位。现障成位门。五明自行所及。至果成佛门。六明自成佛果。普贤恒行门。七明成佛果满。一切皆成法界门。八以佛果法利益人间俗众门。九令世间人及龙。劝修入法。信心修行因果同时门。十至妙峰山。入位举行修行门。

  第一举佛自果。劝修生信门者。即初会中六品经是。六品经者。一世主妙严品。明示成正觉。表如来觉道。及智身周遍。经云。于一切法成最正觉。又十方世界一切人天中俱时出现。经自有文。经云始成正觉者。三世长短执尽。契无古今。名之为始。智现相尽。名之为成。以理智大悲。三法同体。名之为正。达悟心境。一切无明。便成大智。普照十方。都无所得。名之为觉。自成此道。名之为成。余义论本具言。第二现相品。如来口中放光十方告众。知佛成正觉。令众咸集。此明如来语业。及音声周遍。第三普贤三昧品。明如来体用行门周遍。第四世界成就品。明如来身行周遍。如世界成就品。一一世界海。有世界微尘数所依住。或方或圆。或非方或非圆。无量差别。或如水漩流形。或如山焰形。如是无量无数。依住形状差别。皆无量同虚空。如来行皆周遍。悉有如来转法轮。一一众生。前而皆遍至。化无失时。明如来行业国土。及化生国土。及同行周遍。第五华藏世界品。明如来智悲圆满。报得功德庄严周遍。其此华藏庄严世界海。有须弥山。微尘数风轮所持。其风轮都举次第。有十二重所持。其上庄严差别。此十二重风轮。以明十地通等妙二觉。于中所有愿行所成。皆是十地初心。欣求佛果。大愿力所起。略言有须弥山微尘数风轮。皆以大愿为风轮体。于中报得庄严。以从行生。以行由愿起。还以大愿风所持行上功德。以明果不虚来。是故普贤云。如是华藏庄严世界海。皆由普贤愿力起。以普贤是差别智上行。以明行由愿生。其实而论愿海无尽。略言须弥山以为尘体者。以表初地欣修十地。及等妙二位。一终愿也。总收无尽之大愿。如四弘大愿也。通收无尽大愿。以少该多如经云。如来以亲近不可说世界微尘数佛。一一佛所。净修世界海微尘数愿。广如经说。如此风轮上。持一大香水海。大香水海中。有大莲华藏世界海。此大莲华藏世界海中。有十不可说佛刹微尘数香水海。一一海中。皆有世界种。安住其中。一一世界种。复有不可说佛刹微尘数世界。如天帝网分布而住。此中有香水海。名无边妙华光。以现一切菩萨形。摩尼宝王幢为底。出大莲华。名一切香摩尼王庄严。有世界种。而住其上。此一世界上下安立二十重。从下向上。渐倍增广。一一重中。皆有佛果名号。具在经说。以明十地升进。一地中有正有向。两位各有因果。报得渐渐。广大殊胜。以此向上。渐渐增广。重重中皆有佛果名号者。以明随位升进因果。佛号也。十地中二十重世界。二十个佛果名号。皆是一根本普光明智中。随位升进立名。无别体也。如一大莲华。都含不可说佛刹。微尘数香水海。及世界种者。是一佛之报境。以智境无限。摄化利生无限。还报境庄严亦无限。如近金刚轮围山边。四周有十世界种。上下各有四重世界者。以明四摄法四无量心。摄化众生之极。尽无限心报生故。皆明报果。皆有因缘。果不虚来。且如是略知。广在经文及大论中。第六毗卢遮那品。明举古佛之果。表今古同法。令生信种。不疑古无今有者不可信。以此品经法。令发菩提心者。仿而学之。又初世主妙严品中。十个普贤众海。月光等十个别名众。明以普遍别。方成普义。通神天等众。有五十众。是佛以五位摄生之众。又示现入法。入即齐佛所知。以明修行者。入佛知见故。不令错修。如经具明。此无相法身。根本智。差别智。三法是一根本智之无相无作神用之源。皆遍周法界虚空界也。此一部经。以文殊师利。此云妙德。明无相法身智慧门。毗卢遮那佛。此云种种光明遍照。以根本智光。遍照种种众生。同行济生。名曰普贤。无相法身。明成普贤大悲之行。处世间而不染也。根本智明。神性光明。自无体性根本之相。善知一切众生业也根种。悉皆明了。名之差别智。此三法是一体性。初发心者。皆须以禅定观照助显。方便发起令明。以此信心之后。安立五位之法。进修之行。治此三法。渐渐令明。修行者。常以此文殊师利。毗卢遮那。普贤三法。为始终之体。如修道者。虽有拟成佛之意。多有滞一法。不知进修之路。以迷情固守。不求胜道。少得为足。是故此初会中。有此三法六遍周义。初发心者。一一遍知法则也。立志作意。一似佛所行。行之样万成信心。此是信他佛所行之样。以成自己信心。自己信心。如下第二会。普光明殿中自明也。此初会中言神。言八部鬼王。言天王。总有五十众。明如来自行。五位众。因果行门。覆荫遍周。以明智业如虚空。无色无形。而大用遍周。不往而速。不来而至。不作而用。应物而成功。号之为神。体净无垢。非质碍所留。隐现自在。号之为天。以智于生死利物。一念而十方遍知。同异差别无作性。应物而用得自在。号之为王。王者自在义。以如来身行遍周。同天同人。乃至十方六道。悉皆遍利遍益。而非天非人。非鬼神之神。以明智之神用覆荫遍。故上略明佛五位。因果报境行门。令初发志趣求。拟成佛者。一如佛所行之法。然后以大愿力。起于一切善法。禅定观照。无疲劳心。久住生死。无疲劳心。达取无明痴爱。便为智海。无疲劳心。常于生死大海。便为大智大慈悲海。不出不没。无疲劳心。一似佛所行之行。当建是意。方可发菩提心。自信自心。佛果所修行行之法样。如下方明。若能于此一乘佛果。起如是趣求。志愿力得不退。志愿力犹如虚空。无有退动。当知是人。超过声闻缘觉。净土菩萨之地。彼三乘中。皆有厌生死之心。不达生死无明。本唯智境。自求乐果。无有大智大慈悲心。故于一乘法界外。别求小果。避生死苦。二乘且以禅定三昧观照力。超三界现行之业。自化其火。烧分段身。同太虚空。智悲永绝。有贪三昧者。经劫不觉头上打鼓。不复闻声。净土菩萨。厌患生死。往生净土。见佛闻法。无大悲心。且受自乐。后当回向。此皆迷自无明本是大智。而于小道别有所求。于维摩法华经中。皆回此果。经中具说。不可再言。是故能于生死海。成大智境。能行大慈悲。不出不没者。初发心时。能超三乘出世之业果故。如此经下文。贤首品具明。经云有以三千大千界。顶戴一劫。身不动。彼之所作未为难。信是法者乃为难。有以手擎十佛刹。尽于一劫。空中住。彼之所作未为难。能信此法乃为难。十刹尘数众生所。悉施乐具。经一劫彼之福德未为胜。信此法者为最胜。十刹尘数如来所。悉皆承事。经一劫。若于此品能诵持。其福最胜过于彼。时贤首菩萨说此偈已。十方世界。六返震动。魔宫隐蔽。恶道休息。十方诸佛。普现其前。各以右手而摩贤首菩萨顶。同声赞言。善哉善哉快说此法。我等一切悉皆随喜。为明贤首菩萨说。能信此法者。真实心相契当故。感应及福德业如是故。如经广明。又经颂云。一切世界群生类。鲜有欲求声闻道。求缘觉者转复少。趣大乘者甚希有。趣大乘者犹为易。能信此法为甚难。大乘者但观空破我。行六波罗蜜。但经中说别有净土在他方者。总是大乘义。一乘者毗卢遮那报佛果德智悲之海。便以无明生死之海。成于大智大慈悲海。无三世古今净秽之见。是为法界。一切刹海。智凡同止。重重不碍。如光影像。不说他方别有净土之名。是为一乘。此为大心众生。所开示悟入。使入佛知见故。三乘所说。但说一切空平等。及一切众生有自性清净平等藏。平等佛国。有此土他方净秽故。一乘说空。无有自他净秽平等。三世诸佛。自性清净。无古今性。一时成佛。无前后际平等。一切众生有如来大智慧平等。一微尘中。十方智凡同住平等。一切法无大小中边。如虚空量平等。又文殊普贤毗卢遮那。三法体用平等。名为一乘。初发心者。应如是信解。如是观察。如是修学。如是悟入。普观自他一切智凡。同一智境。不见余相。皆如如来相。无有生灭。以智自在。大悲随世。而安立诸法。解众迷心。智自无有一法可得。以如来智慧。观一切众生。迷如来智慧。从虚妄业执。以幻生其身。知业本无所有。知见本是虚空。无作自在明净智之知见。名如来知见。普见一切心境。无非佛事。经颂云。欲知诸佛心。当观佛智慧。佛智无依处。如空无所依。众生种种乐。及诸方便智。皆依佛智起。声闻及缘觉及诸佛解脱。皆依于法界。当知法界一切无依。如来设教解迷。总令悟此无依之境。名为解脱。而实言之无缚无解。应如是信解佛境。佛心量。佛所行门。

  第二自己发心。起信修行法门者。有六品经。一佛名号品。信佛名号。随根随世界。名号不同周遍二四谛品。明四圣谛。苦集灭道。随其根欲。十方皆悉不同。明法门不同。随根遍周。不离四谛。三光明觉品。明佛足轮下光明。最初凡夫。起信之始观照之门。令心广大明净。四菩萨问明品。明文殊师利。同目首等九个菩萨。各说一法。明十信菩萨。发生明慧之心。五净行品。明一百四十愿。以净信心者心行。六贤首品。明如来三昧。名方网三昧。同别自在。令信心者信之修行。行满必得此法。同自在神功大用。以此六法。用成十信心门。又第二会初。复有尔时世尊。在摩竭提国。阿兰若法菩提场中。始成正觉。及十定品初。离世间品初。总有此言者。以菩提场。第一会普光明殿。第二会及十定品。离世间品。此四会经。总如是重叙意。明此经教。以根本普光明智。以为教体。以初会明觉得此智。以为菩提体。以普光明智。为初成正觉之体。为智无古今延促之性。始终教意。即明升进不同。部分差别。说教时。即不离一念。说教音声。即不离一声。明此一部经意。以根本智为体。以无量差别法。不离一法界。一时一念无古今。一音声中说也。设升天诸会亦云。不离菩提场普光明殿。而升忉利夜摩等天。世间众生。情识妄立。有古有今。有延有促。迷亡智现。即无此见也。是故经云。智入三世。而无来往。如今见道智。即古今三世诸佛。一时成佛。普见一切众生。无众生相。皆同一智之境是故经言。佛心众生心。乃至于自心。三心无差别。大意言之。以普光明智。为所觉之教体。会意虽有升进不同。不离普光明智。大觉之体。不属时收。如是四重叙致。是故一切处文殊师利。同声说颂曰。一念普观。无量劫无去无来亦无住。如是了知三世法。超诸方便成十力。此自己修信心之中。文殊师利。及觉首等十首菩萨。是成十信心。修行之人。金色世界。妙色世界。莲华色世界等。十色世界。是信心者。能信之心。以十个信心是。初凡夫生灭色心。生信而起十胜解故。云色世界。如易中渐卦。言鸿渐于干者。亦明初入道。信心升进。为鸿之与白鹤俱是鹤流。为带色故。以明初信。亦言。白色纯素故言鸿也。不动智佛。无碍智佛。等十个智佛。是所信自心之果。一切处文殊师利所说之颂。及觉首等九个首菩萨。各说一颂。是所信之法。如来足轮下光。是信心者作观随光引心。渐令心广大。其光于初会中。眉间放出。照十方已。入足下轮中。名一切菩萨智焰明照耀十方藏。其状犹如宝色灯云。作是观时。作白净宝光明想。初照三千大千世界作想。成已第二其光至于东方十佛国土。南西北方四维上下亦复如是。悉皆遍观。第三光照百佛世界。十方遍观。第四光照千佛世界。十方遍观。第五光照十千佛世界。十方遍观。第六光至东方十千佛世界。照百千佛世界。第七光明过百千世界。照东方百万世界。第八光明过百万世界。遍照东方一亿世界。第九光明过一亿世界。遍照十亿世界。第十光明过十亿世界。遍照东方百亿世界。千亿百千亿。乃至不可称。不可量。尽法界。虚空界。作光明想。如是四维上下如虚空。光照耀成已。然以此光明。一念十方遍周。然后照此能观光明之心。无体无相。无身无心。无内无外。无中无边。无大无小。一切皆无名为法身。于此法身无作性海。体无一物。唯无依之智。本自虚空性无古今。体自明白。恒照十方。无有本末方所可依。名曰根本智。名为智身。一切众生同共有之。迷之不了。用作贪嗔。着我我所。流浪生死诸恶道中。妄想执固。随自心所作行业流转。非他能与。若能如是。观照力灭。方能显得。不是修生。如是相应。名十住初心初发心住。便同善财童子。妙峰山顶。德云比丘所。得忆念一切诸佛智慧光明门。与一切诸佛同一正智家生故。言初发心时便成正觉。与此无依智慧相应已。十信心满。入法智流。以十住波罗蜜智行严之。如炼真金。转更明净。以住一位。总收五位因果。五位行门。皆在一位通收。以初发心住。已契根本智。时不迁。智不异。中间而有升进。渐渐微细。至十住第六住。心方入通。化身自在。如善财至海幢比丘是也。此法一向令随智见不取世间情识所知。如随光引心。令心增广。有二义。一入智境界。犹如虚空。本无中边。二随智行慈悲。度脱众生。亦如智境。无有限极。如此光明觉品颂云。见诸众生在险道。生老死苦常逼迫。修诸方便无限量。誓当悉度。是其行闻法。信解无疑惑。了法空寂不惊怖。随形六道遍十方。普救群迷是其行。如是光明引发心境。令其称本。显智境无边。如净行品一百四十广大愿。皆缘众生。以成大慈悲行。使令深厚。终不拟独求自身无苦。以是义故。从十信中。开廓心境。皆如虚空。等十方众生际。无有一众生拟有舍离之心。若根堪不堪。不离其一切世间。一切初发菩提心者。皆须建如是愿如是心。起不退想。然后顺其志愿。求一切智。心无懈倦。具一切智。常于十方三界六道众生前。对现色身。各随根欲。而引接之。令其解脱。无有休息。于信心中。常起如是愿。于一切众生敬之如佛。为一切众生。以如佛智慧。而作生因。总是佛智海中众生。若也迷解不见始成佛。不见众生灭。以法无增减故。为法无众生故。智无成坏故。但为迷悟不同。若也迷解时不见新成佛。不见旧众生。以智无故新故。观一切众生如幻相。体无本末。犹如幻化人。无有根栽生死等相。但以无依本智。而作分别。令见真体。不见是而与非。名入佛知见。是故经云。是法住法位。世间相常住。诸法住法位。方可于自心境。体会无尘。若也存是立非。情见纷挠。何时入道。长劫轮回。善可思之。益处奉行。如经云。东方过十佛刹微尘数世界有世界。名为金色。佛号不动智者。表法中以明初发心者。众善初生。觉心始发。是东方义。以明东方是青龙吉庆。春阳发明。万物初生之始。佛号不动智。以明东方是震动。以明正在动中。是不动智。故过十佛刹微尘数世界。有金色世界者。以明迷。贪嗔无明慢疑身边二见戒取邪见十。无明为过十佛刹。微尘之数。以表烦恼广多障。根本不动智。妄谓动故。自作沉沦。若论佛刹海。无有中边。何有远近。以情障处立名。达其情尘本无。即世界名金色。以金为白。光明无垢。以表根本不动智光法身无垢故。名为金色。

  问曰。金位在西方。何为举东方。为金色世界。

  答曰。以金受气于寅。胎于卯。表十信初心如胎也。上首菩萨。名文殊师利者。能了达无明本无性。显其智用故号。文殊师利。此云无相法身。虚空妙慧。能显本智之先导故号。文殊为一切诸佛之师为母。一切圣智犹如空慧发生显起故。一切处金色世界。一切处不动智佛。一切处文殊师利者。迷亡尘谢。智慧朗然。十方智境。无非法事。唯是智用起唯法起。名不动智。故云一切处不动智。以其空慧显明此理。号一切处文殊师利。文殊师利。与十佛刹微尘数诸菩萨。俱来诣佛所者。以明无边妙慧根本智。为一体用。云来诣佛所。契会敬顺。以信心初以空妙慧。简择显发。根本智现。既显智业慧为智使故。到已作礼。即于东方化作莲华藏师子之座。以表明智已生方可心境。无垢以为座体。智境无垢。含容万德。无可染着。名为莲华。于一方界常游。一切众生生死畏中。得大无畏。名为师子。若于智体清净报果上。有无量众福庄严。如光如影。重重无有障碍。亦有此庄严。今言化作者。以引化十信心众生。望实报得。不言化作。自尔恒然。无来无去。此乃令信心者。自信己身心。有此十智十世界。一切处不动智佛。一切处文殊师利。皆自有之。及以普贤差别智。以此三法以为教体。令修行者仿之。此初以檀波罗蜜为主。余九个佛为伴。今且略述此一门。自余九法在广论已说。皆随方义。表之升进。一切内外经书。设教皆令自身心中。以法行之学之。不可推之。与先贤圣者。圣者无教。性自天然。略述十信门竟。以十个智佛。文殊师利等十菩萨众。各说一法门。和会佛果大用妙慧智慈悲愿。六品经。十个智佛以为信体。名为十信。此信中方便。起入道观门。以如来足轮下光明引心广大。向十信入圣位之方便。作意者依法观之。次第如前。

略释新华严经修行次第决疑论卷一之上

Poker websites gbetting.co.uk/poker sign up bonus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