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几回梦到法王家。来去分明路不差。出水珠幢如日月。排空宝盖似云霞。鸳鸯对浴金池水。鹦鹉双衔玉树花。睡美不知谁唤醒。一炉香散夕阳斜。
  •   这是生死书网站大藏经的第八次更新,采用了中华佛典宝库2016版的TXT文件包(有更多的经文、使用了现代标点符号、链接近万枚图片)。

      本次更新与2014版相比外观界面变化不大,但是底层服务平台Apache、PHP、MySQL(MariaDB),以及网站源程序Joomla、模板、组件等都采用了2018.08为止最新的版本,网站的菜单、分类、文章、长文章分页、模块等全部从头重新制作,经文网址URL更加简短,经文内容中链接了近万枚图片。增加了“圣典汇编”,以及“五百罗汉图”、“思维导图”、“佛学大辞典”、“常用经文难字注释”等文章,还增加了宗教对比研究菜单专栏、并推荐了佛教微信公众号。
    Read More
  • 1
  • 2
  • 3
  • 4
  • 5

三法印:

﹝出法华玄义﹞释论云:诸小乘经,若有无常、无我、涅槃三印,印定其说,即是佛说;若无此三法印印之,即是魔说。如世公文,得印可信,故名三法印。[一、无常印],谓世间生死及一切法,皆是无常。众生不了,于无常法中执为常想,是故佛说无常,破其执常之倒,是名无常印。[二、无我印],谓世间生死及一切法,皆是因缘和合而有,虚假不实,本无有我。众生不了,于一切法强立主宰,执之为我;是故佛说无我,破其着我之倒,是名无我印。[三、涅槃印],梵语涅槃,华言灭度。谓一切众生不知生死是苦,而更起惑造业,流转三界。是故佛说涅槃之法,令其出离生死之苦,而得寂灭之乐,是名涅槃印。(三界者,欲界、色界、无色界也。) ——出自《三藏法数》明·一如等 撰

另有四法印之说:诸行无常 有漏皆苦 诸法无我 涅槃寂静。

一实相印:

又名诸法实相印,四法印之一。龙树菩萨的大智度论说,小乘法是以三法印(诸行无常、诸法无我、涅槃寂静)来作印定,大乘法是以“一实相印”来作印定。其实,一实相印概括了三法印,三法印也能贯通一实相印,全都是阐明诸法因缘生,无有自性之理。只是大乘一实相印所说的“缘起性空”,把空的理性说得更加澈底,它说宇宙一切万有,都是非有非空,亦有亦空,众生的佛性如此,一切法的法性亦如此。所以它们的不同点是:小乘说诸行无常,大乘于万法为无常之外,还认为它是不曾断灭的;小乘说诸法无我,大乘于真谛说无我之外,还于俗谛说化他;小乘唯以我空而说涅槃寂静,大乘却以我法二空而说涅槃无住。大乘与小乘不同之处,就在于它契合这“一实相印”的妙用,故辨证大乘的教法,也就以“一实相印”来作印定了。——【《佛学常见辞汇》陈义孝编】

四念处:

[一、观身不净],身有内外,己身名内身,他人之身名外身。此内外身,皆揽父母遗体而成;从头至足,一一观之,纯是秽物。众生颠倒,执之为净,而生贪着,故令观身不净也。[二、观受是苦],领纳名受,有内受、外受;意根受名内受,五根受名外受。一一根有顺受违受,不违不顺受。于顺情之境则生乐受,于违情之境则生苦受,于不违不顺之境则生不苦不乐受。乐受是坏苦,苦受是苦苦,不苦不乐受是行苦。众生颠倒,以苦为乐。故令观受是苦也。[三、观心无常],心即第六识也。谓此识心,体性流动,若粗若细,若内若外,念念生灭,皆悉无常。众生颠倒,计以为常,故令观心无常也。[四、观法无我],法有善法恶法。人皆约法计我,谓我能行善行恶也。善恶法中,本无有我。若善法是我,恶法应无我;若恶法是我,善法应无我。众生颠倒,妄计有我,故令观法无我也。——出自【《三藏法数》明·一如等撰】

开经偈

无上甚深微妙法

百千万劫难遭遇

我今见闻得受持

愿解如来真实义

恭敬经典

  我们研究佛法的人,对于安放经书的常识应该知道。譬如三藏十二部一切经典,无论是哪一部,我们应该看着这一切经典比我们的生命更重要,看着这一切经典比任何珍宝更重要。《金刚经》上说:“若是经典所在之处,即为有佛。”所以经典是佛的法身所在处。

  佛经是法宝,为众生离苦的指南,应尊重恭敬,若有破损,应速修补,不可烧毁或丢弃。经典所在之处皆有龙天护佑。恭敬经典

大正藏第 03 册 No. 0182b 佛说鹿母经

  佛说鹿母经

  西晋三藏法师竺法护译

  佛言:“昔者,有鹿数百为群,随逐水草,侵近人邑,国王出猎,遂各分迸。有一母鹿,怀妊独逝,被逐饥疲,失侣怅怏。时,生二子,舍行求食,茕悸失错,误堕猎者弶中,悲鸣欲出,不能得脱。猎师闻声,便往视之,见鹿心喜,适前欲杀。鹿乃叩头,求哀自陈:‘向生二子,尚小无知,始自蒙蒙,未晓东西。乞假须臾,暂还视子,将示水草,使得生活,并与二子,尽哀死别。长短命矣!愿垂恕恩,愍及有识。若蒙哀遣,得见子者,诚非鹿兽,所能报谢;天祐有德,福注罔极。见遣之期,不违信誓,旋则就死,兽意无恨。’

  “是时,猎者闻鹿所言,且惊且怪,衣毛为竖,其奇能言,识出人情,即问鹿曰:‘汝为鬼魅、山林树神?得无变惑,假借其形。以实告我,令明其故。’鹿即答曰:‘吾以先世,贪残之罪,禀受鹿身。至心念子,故发口能言,非为鬼魅,唯见识怜,生放死还,甘心所全。’

  “猎者闻之,信加其言,心怀贪欲,意不肯听,即告鹿曰:‘世人一切,尚无志诚,况汝鹿畜?怜子惜身,尚全求生,从死得去,岂有还期?王命急切,恐必知之,罪吾失鹿,更受重责。虽心不忍,事不获已,终不相放。’鹿时惶怖,苦言报曰:‘鹿虽贱畜,甘死不恨,求期则返,岂敢违命?人受罪衅,唯乞假祚,为福所种。去则子存,留则子亡,听往时还,神信我言。夫死何足惜,而违心信?顾念二子,是以恳恳,生不识母,各当没命,分死全子,灭三痛剧。’

  “鹿母低头鸣噭,口说偈言:

“‘我身为鹿兽,  游食于林薮,
  贱生贪躯命,  不能故送死。
  今来入君弶,  自分受刀机,
  不惜腥臊身,  但怜二子耳。
  唯我前世时,  暴虐不至诚,
  不信生死苦,  罪福之分明。
  行恶自招罪,  今受畜兽形,
  若蒙须臾命,  终不违信盟。’

  “于是,猎者闻鹿言诉之声,甚叹其奇!贪利成事,不欲放遣,即告于鹿,责数之曰:‘夫巧伪无实,奸诈难信,虚华万端,狡猾非一,侵暴生种,犯人稼穑,以罪投身,入于吾弶。今当杀送供王厨食,不须妄语欺吾求脱,重身畏死谁能效命?人之无食,犹难为期,而况畜兽?全命免死,岂有还期?但当就死,终不相放。’

  “鹿时忆子恐据,前跪两膝,低头涕泪,悲诉鸣吟,重说偈言:

“‘虽身为鹿畜,  不识仁义方,
  奈何受慈恩,  得去不复还。
  宁受分裂痛,  无为虚伪存,
  哀伤二子穷,  乞假须臾间。
  宿世罪自然,  故受畜生体,
  为人所不信,  殃祸自应尔。
  犹是招当来,  欲脱畜生形,
  披肝露诚信,  愿听重誓言。
  若世有恶人,  斗乱比丘僧,
  破塔坏佛寺,  及杀持戒人,
  反逆害父母,  兄弟与妻子;
  设我不来还,  罪大过于是。
  普世之极罪,  劫尽殃不已,
  宛转更烧煮,  之彼复到此。
  可思之深重,  受痛无终始,
  设我不来还,  罪大过于是。’

  “尔时,猎者重闻鹿言,心益竦然,乃却叹曰:‘唯睹世间一切人民,禀受宿福,得生为人,愚惑痴冥,背恩薄义,不忠不孝,不信不仁,贪残无道欺伪苟全,不知非常,识别三尊。鹿但畜生,恳恳辞言,信誓叩叩,有殊于人,情露丹诚,似如分明,识睹其验,以察其心。便前解弶,放遣假之。’

  “于是鹿母,出弶得去,且顾且驰,到其子所,低头嗅子,舐其身体,一喜一悲,踟蹰徘徊,叹息啼吟,并说偈言:

“‘一切恩爱会,  皆由因缘合,
  合会有别离,  无常难得久。
  今我为尔母,  恒恐不自保,
  生世多畏惧,  命如露着草。’

  “于是,鹿母说此偈已,便将二子,入于林薮,为别食稼,示好水草,诫敕叮宁,教生活道。念别子孤,泪下如雨,悲鸣摧伤,说偈别言:

“‘前世行欺诈,  负债着恩爱,
  残暴众生命,  自盗教彼杀。
  身作如影随,  今日当受之,
  毕故不造新,  当还赴彼期。
  违佛不信法,  背戾师父诫,
  自用贪无厌,  放情恣痴意。
  罪报为畜生,  当为人作饲,
  自分不敢怨,  毕命不复欺。
  贪求取非道,  杀盗于前世,
  每生为畜兽,  宿命所追逮。
  结缚当就死,  恐怖无生气,
  用识三尊言,  见遣尽恩爱。
  吾朝行不遇,  误堕猎者弶,
  即当就屠割,  破碎受宿殃。
  念汝求哀来,  今当还就死,
  怜汝小双孤,  努力自活已。
  行当依群类,  止当依众里,
  食当随侣进,  卧当惊觉起。
  慎勿子独游,  食走于道边,
  言竟便长别,  就死不复还。’

  “是时,鹿母说此偈已,与子死别,迟回再三,低头俯仰,唱声感哀,委背而去。二子鸣啼,悲泣恋慕,从后追寻,顿弊复起,悲唤叫叫,说诉偈言:

“‘贪欲慕恩爱,  生为母作子,
  始来受身形,  受命贱畜体。
  如何见孤背,  断命没终此,
  慕母情痛绝,  乞得并就死。
  自念我生来,  未识东与西,
  念母怜我等,  当报乳养恩。
  何忍长生别,  永世不复存,
  念母为我苦,  不聊独生全。
  无福受畜形,  薄祐祸害至,
  始生于迷惑,  当早见孤弃。
  凡生皆有死,  早晚当就之,
  今日之困穷,  当与母同时。’

  “于是,鹿子说此偈已,其母悲感,低头号泣,哀悼怨叹,回头还顾,抗声悲鸣,告其子言:‘尔还勿来!吾自毕故,以寿当之;无得母子,夭横并命。吾死甘心;伤尔未识,世间无常,皆当别离。吾自薄命,尔生无祐,何为悲哀,徒益忧患?但当速行,毕债于今。’鹿母复鸣,为子说偈言:

“‘吾前坐贪爱,  今受弊畜身,
  世生皆有死,  无脱不终患。
  制意一离贪,  然后乃大安,
  宁就至诚死,  终不欺殆生。’

  “于是鹿子,闻母偈音,益更悲恋,鸣涕相寻,至于弶所,东西求索,乃见猎者,卧于树下。鹿母径就其边,低头大声,以觉猎者,而说偈言:

“‘投分全中实,  毕寿于畜生,
  见放不敢稽,  还就刀几刑。
  向所可放鹿,  今来还就死,
  恩慈于贱畜,  得见辞二子。
  将行示水草,  为说非常苦,
  万没无余恨,  念恩不敢负。’

  “尔时,猎者闻鹿鸣声说诚信之言,惊觉即起,心动竦然,慈心发中,口未得宣。鹿便低头,前跪两膝,重向猎者,喜自陈说,以偈谢言:

“‘仁前见放遣,  德厚过天地,
  贱畜被慈育,  悲意不自胜。
  一切悉无常,  忻然副信死,
  灭对毕因缘,  怨尽从斯已。
  仁惠恩难忘,  感受岂敢违,
  虽谢千万辞,  不足报慈恩。
  唯夫诫精诚,  受福归自然,
  今日甘心死,  以子属仁君。’

  “于是猎者,感诚即寐,又重闻鹿说偈,皆微妙之声,加其笃信,舍生就死,以副盟誓,子母悲啼,相寻而至。‘斯鹿之身,必非凡庸,吾睹世士,未能比伦。虽复兽体,心若神灵。吾之无良,残暴来久。鹿乃立义,言信不负,可为明教,稽首禀受;岂复当敢,生犯害心?’即时猎者,加肃谦敬,辞谢遣鹿,而说偈言:

“‘神鹿信若天,  言誓志愿大,
  今我心竦惧,  岂敢加逆害?
  宁自杀鄙身,  妻子寸寸分,
  何忍向天种,  有想害灵神。’

  “猎者说此偈已,即以慈心遣鹿,重复辞谢,悔心自责。鹿见遣去,出就其子,子望见母,得生出还,强驰走趣,跳𨄈悲鸣。子母相得,俱欢俱喜,一俯一仰,鸣声呦呦,悲感受活,生蒙大恩,即仰头谢猎者,而说偈言:

“‘贱畜生处世,  当应充厨宰,
  即时分烹俎,  宽假辞二子。
  天人重爱物,  复蒙放赦原,
  德祐积无量,  非口所能陈。’

  “尔时,鹿母说此偈谢已,将率二子,还于深林,鸣群啸侣,以游以集,安身草泽,以宁峻山。猎者于后,深自惟言:‘鹿但畜生,信义祐身,既免即济,见者加称。我之为暴,何广于心?’即时启寐,散意归仁,放弩坏弶无复杀心。诣于庙寺请禀沙门,稽首颡面,自归自陈,奉顺慈义,毕志正真。便往白王,具说鹿言。王闻其说,心喜惊叹:‘鹿兽有义,我更贪残。又此鹿慧深达言教,知仰三尊,我国弊冥,事彼妖言,诚可舍弃,以保永全。’普国人民,无不闻知,畜兽行义,现获信证,大道之化,无隐不彰。于是,国王即请会群臣,宣令国民:‘吾之为闇不别真伪,启受邪师,言畏伪神,妖祭无道,残暴众生;不如鹿畜,明识三尊。自今已后,普国率民,废彼邪宗,皆归正真。’诣于佛寺请受圣众,冀以后世,长获其福。臣下群僚,国民大小,皆信三尊,奉五戒十善,为期三年。国丰太平,民皆寿乐,鹿之祐矣。”

  佛语贤者阿难:“唯吾善权,累劫行恩,恩救众生其信如是。尔时,鹿母者,我身是也。二子者,罗云及朱离母𧵛是,国王者,舍利弗是。猎者,阿难是。界上民走白王者,调达是。”

  佛时说已,于鹿腨肠放大光明,遍照东西南北、四隅、十方各千佛刹。吾其光明所之,各有化导师子座及宝莲华,或为法师比丘现肉体者,或为帝王及长者子者,或凡人黎庶现卑贱者,或人群生为畜兽者,各各以光明导御说法。尔时,所说鹿母信誓功德,以为法训,法音入心,莫不信受其者,皆归无上正真之道。佛即回光,等接遍照阎浮提内,悉令普彻,其蒙光者逮安隐想。

  尔时,众中有八百比丘,意志四道以证道迹,闻说鹿母于畜生之中发起大意,以信成道,感悟变化即时反悔,前白佛言:“愿立信誓为菩萨道,唯佛加哀助利我等,当以建行荷负众生,救济一切至死不离,即时逮得僧那僧涅弘誓之铠。”

  尔时,阿难整服长跪,白世尊言:“此诸比丘网惑大乘不受正谛,如今开悟逮得法证,离渊越堑何其疾也,诚非小道所能信明!大会有疑。唯愿世尊!说其缘由,以释将来。”

  佛言:“善哉,阿难!汝问快也。斯承先识非今所造,是诸比丘乃昔鹿游国民,信受王命奉顺三宝,加鹿即感,皆愿无上正真意。中间痴闇,不复习行,虽以遇我得作沙门,忽弃本愿迷于大乘。今闻我说前世本末,闭结疑解,得无想安隐,是其宿命识神使然。”

  佛说是时,八百比丘皆得阿惟越致。力士聚中有八千人,见证心解,除放逸行,皆发无上正真之道,逮得入信声寻获安隐无想之定。天、龙、世人七亿二千,皆发无上正真道意。

  佛语阿难:“我作畜生之时,以不忘菩萨弘济之心,应行导利逮于今者,但为众生勤苦无极。假使一人亡本没流未拯拔者,终不舍放。诸欲求安逮是功德疾成佛者,皆当尽心中诚归信三尊,世世不废如我今日现般泥洹,诚信所致也。阿难!汝当受持广宣此经无令灭绝。”

  阿难即前稽首作礼,受持讽诵。

  佛说鹿母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