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82a03.P0455 佛说鹿母经 (1卷)〖西晋 竺法护译〗

  大正藏 No. 0182a 鹿母经

  西晋 竺法护译

  1卷

佛说鹿母经

西晋月氏国三藏竺法护译

  佛言。昔者有鹿数百为群。随逐美草侵近人邑。国王出猎遂各分迸。有一鹿母怀妊独逝。被逐饥疲失侣怅怏。时生二子舍行求食。茕悸失措堕猎弶中。悲鸣欲出不能得脱。猎师闻声便往视之。见鹿心喜适前欲杀。鹿乃叩头求哀自陈。向生二子尚小无知。始视蒙蒙未晓东西。乞假须臾暂还视之。将示水草使得生活。旋来就死不违信誓。是时猎者闻鹿所语。惊怪甚奇。即答鹿曰。一切世人尚无至诚。况汝鹿身。从死得去。岂当还期。终不放汝。鹿复报言。听则子存留则子亡。母子俱死不得生别。分死全子灭三痛剧。即便说偈。以报猎者。


  我身为畜兽  游处于林薮
  贱生贪躯命  不能故送死
  今来入君弶  分当就刀机
  不惜腥臊身  但怜二子耳
  

  猎者于是闻鹿所语。甚奇甚异。意犹有贪。复答鹿曰。夫巧伪无实奸诈难信。虚华万端狡猾非一。爱身重死少能效命。人之无良犹难为期。而况禽兽去岂复还。固不放汝不须多方。鹿复垂泪以偈报言。


  虽身为贱畜  不识人义方
  奈何受慈恩  一去复不还
  宁就分裂痛  无为虚伪存
  哀伤二子穷  乞假须臾间
  世若有恶人  斗乱比丘僧
  破塔坏佛寺  及杀阿罗汉
  反逆害父母  兄弟及妻子
  设我不还来  罪大过于是
  

  尔时猎者重闻鹿言。心益悚然。乃却叹曰。惟我处世得生为人。愚惑痴冥背恩薄义。残害众生杀猎为业。欺伪苟得贪求无耻。不知非常识别三尊。鹿之所言有殊于人。信誓邈邈情现尽中。便前解弶放之令去。于是鹿母至其子所。低头鸣吟舐子身体。一悲一喜。而说偈言。


  一切恩爱会  皆由因缘合
  合会有别离  无常难得久
  今我为尔母  恒恐不自保
  生世多畏惧  命危于晨露
  

  于是鹿母。将其二子示好水草。垂泪交流。即说偈言。


  吾朝行不遇  误堕猎者手
  即当应屠割  碎身化糜朽
  念汝求哀来  今当还就死
  怜汝小早孤  努力自活己
  

  鹿母说已。便舍而去。二子呜啼悲泣恋慕。从后追寻顿地复起。母顾命曰。尔还勿来。无得母子并命俱死。吾没甘心伤汝未识。世间无常皆有别离。我自薄命尔生薄佑。何为悲怜徒益忧患。但当建行毕罪。于是母复为子。说此偈言。


  吾前生贪爱  今来为畜身
  生世皆有死  无脱不终患
  制意一离贪  然后乃大安
  宁就诚信死  终不欺殆生
  

  子犹悲号恋慕相寻。至于弶(巨谅)所东西求索。乃见猎者卧于树下。鹿母住前。说偈觉言。


  前所可放鹿  今来还就死
  恩爱愚贱畜  得见辞二子
  将行示水草  为说非常苦
  万没无遗恨  念恩不敢负
  

  猎者于是忽觉惊起。鹿复长跪向猎者。重说偈言。


  君前见放去  德重过天地
  贱畜被慈育  赴信还就死
  感仁恩难忘  不敢违命旨
  虽怀千返报  犹不毕恩纪
  

  猎者见鹿笃信死义。志节丹诚慈行发中。效应征验舍生赴誓。母子悲恋相寻而至。慈感愍伤。稽首谢曰。


  为天是神祇  信义妙乃尔
  恐惧情悚然  岂敢迦逆害
  宁自杀所亲  碎身及妻子
  何忍害灵神  起想如毛发
  

  猎者即便放鹿使去。母子悲喜鸣声呦偈呦。谢猎者。


  贱畜生处世  当应充厨宰
  即时分烹煮  宽惠辞二子
  天仁重爱物  复蒙放舍原
  德佑积无量  非口所能陈
  

  尔时猎者具以闻王。国人咸知普感慈信。鹿之仁行有喻于义。莫不肃叹。为止杀猎。于是鹿还鸣群啸侣。以游以集各宁其所。

  佛语阿难。昔吾所更勤苦如是。尔时鹿者我身是。二子者罗云及罗汉朱利母是。其国王者舍利弗是。时射猎者汝身是。我之所入兴隆道化。种善无厌分德不住。虽在禽兽不忘菩萨。权行如应导利一切。普使众生度济获安。逮是功德疾成至佛真人。至诚忠信不可不作。

佛说鹿母经

Poker websites gbetting.co.uk/poker sign up bonus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