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 录

大正藏第 28 册 No. 1546 阿毗昙毗婆沙论

  No. 1546 [No. 1545; cf. Nos. 1543, 1544, 1547]

  毗婆沙序

  释道挻作

  毗婆沙者。盖是三藏之指归。九部之司南。司南既准。则群迷革正。指归既宣。则邪轮辍驾。自释迦迁晖。六百余载。时北天竺有五百应真。以为灵烛久潜。神炬落耀。含生昏丧。重梦方始。虽前胜迦栴延撰阿毗昙以拯颓运。而后进之贤寻其宗致。儒墨竞构。是非纷拏。故乃澄神玄观。搜简法相。造毗婆沙。抑止众说。或即其殊辩。或标之铨评。理致渊旷。文蹄艳博。西域胜达之士。莫不资之以镜心。监之以朗识。而冥澜潜洒。将洽殊方。然理不虚运。弘之由人。大沮渠河西王。天怀遐廓。摽诚冲寄。虽迹缠纷务。而神栖玄境。冉能丘壑。廊馆林野。是使渊叟投竿。岩逸来庭。息心升堂。玄客入室。诚诣既着。理感不期。有沙门道泰。才敏自天。冲气疏朗。关博奇趣。远参异言。往以汉土。方等既备。幽宗粗畅。其所未练唯三藏九部。故杖策冒险。爰至葱西。综揽梵文。义承高旨。并获胡本十万余偈。既达凉境。王即欲令宣译。然惧环中之固。将或未尽。所以侧席虚衿。企嘱明胜。天竺沙门浮陀摩。周流敷化。会至凉境。其人开悟渊博。神怀深邃。研味钻仰。俞不可测。以乙丑岁四月中旬。于凉城内苑闲豫宫寺。请令传译理味。沙门智嵩道朗等三百余人。考文评义。务在本旨。除烦即实。质而不野。王屡回驾。陶其幽趣。使文当理诣。片言有寄。至丁卯岁七月都讫。合一百卷。会凉域覆没。沦湮遐境。所出经本。零落殆尽。今凉王信向发中。探练幽趣。故每至新异。悕仰奇闻。更写已出本六十卷。送至宋台宣布未闻。庶令日新之美。敞于当时。福祚之兴。垂于来叶。挻以微缘。豫参听末。欣遇之诚。窃不自默。粗例时事。以贻来哲。

  如来灭后法胜比丘造阿毗昙心四卷。又迦旃延子造阿毗昙。有八犍度凡四十四品。后五百应真造毗婆沙重释八犍度。当且翻时大卷一百。太武破沮渠已后。零落收拾得六十卷。后人分之作一百一十卷。唯释三犍度在。五犍度失尽。



阿毗昙毗婆沙论卷第一

  迦旃延子造 五百罗汉释

  北凉天竺沙门浮陀跋摩共道泰等译

  云何世第一法。何故名世第一法。如是章及解章义。是中应广说。优波提舍问曰。谁造此经。答曰。佛世尊。所以然者。诸法性相甚深微妙。唯一切智乃能究尽。问曰。谁问谁答。答曰。或有说者。尊者舍利弗问佛答。复有说者。五百阿罗汉问佛答。复有说者。诸天问佛答。复有说者。化人问佛答。所以者何。诸法性相应当广说。然无问者。尔时世尊。作化比丘。剃除须发。着僧伽梨。形容端政。彼问佛答。如问众义经因缘问曰。若然者。何故复言迦旃延子造耶。答曰。彼尊者常好受持读诵。为他解说广令流布。名称归彼故言其造。复有说者。即彼尊者迦旃延子造作此经。问曰。向言诸法性相甚深微妙。唯一切智乃能究竟。尊者迦旃延子云何能造。答曰。彼尊者迦旃延子。亦有猛利甚深智慧。善知总相别相。又知文义及前后际。通达三藏。三明六通具八解脱。离三界欲获得愿智。于五百佛所修行立愿。愿使我于未来世释迦牟尼佛遗法之中。造阿毗昙经。问曰。若然者。佛阿毗昙何者是耶。答曰。世尊于处处方邑。为化众生作种种说。彼尊者迦旃延子。于种种说中。立章门造偈颂。制品名作犍度。若说种种不相似义立杂犍度。若说使相立使揵度。若说智相立智犍度。若说业相立业犍度。若说四大相立四大犍度。若说根相立根犍度。若说定相立定犍度。若说见相立见犍度。如法句经。世尊于处处方邑。为众生故种种演说。尊者达摩多罗。于佛灭后种种说中。无常义者立无常品。乃至梵志义者立梵志品。此迦旃延子亦复如是。又诸佛出世尽说三藏。所谓修多罗毗尼阿毗昙。

  问曰。修多罗毗尼阿毗昙有何差别。答曰。或有说者无有差别。所以者何。从一智海佛河出故。因大慈心说故。复有说者亦有差别。云何差别。名即差别。所谓此修多罗此毗尼此阿毗昙。复次为分别心名修多罗。为分别戒名为毗尼。为分别慧名阿毗昙。问曰。若然者。修多罗中亦分别戒亦分别慧。毗尼中亦分别心。亦分别慧。阿毗昙中亦分别心。亦分别戒。如是三藏。有何差别。答曰。从多分故。修多罗中多说心法。毗尼中多说戒法。阿毗昙中多说慧法。复次修多罗中。若分别心名修多罗。若分别戒名毗尼。若分别慧名阿毗昙。阿毗昙中。若分别戒名毗尼。若分别心名修多罗。若分别慧名阿毗昙。毗尼中。若分别慧名阿毗昙。若分别戒名毗尼。若分别心名修多罗。如是三藏。是名差别。复次修多罗中应次第求。以何等故。世尊说此。次复说此(如说信佛次应信法是次第求义)。毗尼中。应因缘求。如说此戒缘何事制。阿毗昙中。应以相求。不以次第。复次修多罗依力故说。毗尼依大慈故说。阿毗昙依无畏故说。复次种种杂说名修多罗。广说戒律名曰毗尼。说总相别相名阿毗昙。复次未种善根令种善根名修多罗。已种善根欲令成熟名曰毗尼。善根已熟得正解脱名阿毗昙。复次为初入法名修多罗。已入法中为受持戒名曰毗尼。已受戒者为令正解名阿毗昙。修多罗毗尼阿毗昙。是名差别。

  问曰。彼尊者以何因缘造作此经。答曰。为饶益他故。若有受持读诵通利说正忆念。无量烦恼及诸恶行不现在前。以此勤修能入法相。譬如有人。欲饶益他于黑闇中。然大灯明。为有目者见种种色。彼尊者亦复如是。为饶益他造作此经。佛亦如是为饶益他说十二部经。一修多罗。二祇夜。三婆伽罗那。四伽他。五优陀那。六尼陀那。七阿波陀那。八伊帝目多伽。九阇陀伽。十毗佛略。十一阿浮陀达摩。十二优婆提舍。所以者何。若有众生。虽有内因无外缘者。终不能修胜进之行。若遇外缘则能修行。譬如钵头摩分陀利拘物头优钵罗华在池水中。日光不照不开不敷不香。日光若照则开敷出香。如闇室中有种种物。若无灯照终不可见。有灯则见。众生亦然。虽有内因若无外缘。终不能修胜进之行。若遇外缘。则能修习胜进之行。以是缘故。佛说偈言。

  譬如闇室中  虽有种种物
  若无灯明照  有目不能见
  若人虽有智  不从他闻法
  是人终不能  分别善恶义
  譬如有目人  因灯见众色
  有智依多闻  能别善恶义
  多闻能知法  多闻能远恶
  多闻离无义  多闻得涅槃

  佛经亦说。有二因二缘发于正见。一从他闻法。二内正思惟。又说。人有四法甚为希有。一亲近善知识。二从他闻法。三内正思惟。四如法修行。又说。若我弟子。一心听法能断五盖。具足修行七觉分法。如佛世尊为饶益他故说十二部经。彼尊者亦复如是。复次为破无明闇故。如灯破闇作明。阿毗昙者亦复如是。破无明闇与智慧明。复次欲令无我像得分明故。譬如明镜照诸色像。若人能以阿毗昙慧。善分别总相别相。无我人像自然显现。复次为度生死河故。譬如百千那由他众生。依坚牢船而无所畏。能从此岸到于彼岸。如是百千那由他诸佛世尊。及诸眷属亦复如是。依阿毗昙船而无所畏。能从此岸到于彼岸。复次为诸修多罗经作灯明故。如人执炬于诸闇中终无所畏。如是行者执阿毗昙炬。于诸修多罗义中而无所畏。复次为观察善不善无记法故。如善识宝人善别金刚等宝。如是知者。以阿毗昙慧。分别善不善无记法。复次为现阿毗昙人须弥山不倾动故。如须弥山王安住金轮地上。四方猛风不能倾动。如是智者。以阿毗昙慧须弥山。安置于戒金轮地上。四倒邪风不能倾动。复次以三因缘故。尊者迦旃延子造作此经。一为增益智故。二为开觉意故。三为断我人故。增益智者。于内外法中一切经论莫若阿毗昙。开觉意者。众生常眠无有觉时。不知何者是一切遍使何者不遍使。何者自界缘遍使。何者他界缘遍使。何者有漏缘。何者无漏缘。何者有为缘。何者无为缘。云何为摄。云何相应。云何因。云何缘。谁成就。谁不成就。能了知如是等远近法者。是阿毗昙力。断我人者。彼尊者造阿毗昙经。未曾说有我人。于一切处常说无我无人。以如是等众因缘故。彼尊者造阿毗昙经。问曰。阿毗昙体为何者是耶。答曰。无漏慧根。自体摄一界一入一阴。一界者法界。一入者法入。一阴者行阴若取相应共有摄三界二入五阴。三界者意界识界法界。二入者。意入法入。五阴者色受想行识。又修多罗说。此帝释长夜其心质直无有谄曲。诸有所问。为了知故不为娆乱。我当以甚深阿毗昙。恣汝所问。此中何者是甚深义。所谓无漏慧根。又如经说。有梵志姓犊子。其性质直无有谄曲。诸有所问。为了知故不为娆乱。我当以甚深阿毗昙。恣汝所问。此中何者是甚深义。所谓无漏慧根。复有梵摩瑜婆罗门须跋梵志。亦如上说。如佛告先尼梵志。我法甚深。难解难了难知难见。非思量分别之所能及。唯有微妙决定智者。乃能知之。非汝浅智之所能及。所以者何。空即无我。而汝计我。汝常长夜有异见异欲异心。以是之故。非汝浅智之所及也。此中何者。是甚深义。所谓空三昧也。如说愚人无眼。而与上座智慧比丘论甚深义。此中何者是甚深义。所谓退法是也。如佛告阿难。此十二因缘法甚深。难解难了难知难见。非思量分别之所能及。唯有微妙决定智者。乃能知之。非汝浅智之所能及。此中何者是甚深义。所谓因缘是也。如说此处甚深。所谓缘起。此法离欲寂灭涅槃。此中何者是甚深义。所谓因缘寂静灭性也。如说诸法甚深故难见。难见故甚深。此中何者是甚深。一切诸法体性甚深是也。问曰。阿毗昙体。何者是耶。答曰。无漏慧根。以无漏慧根力故。令生处得慧。能受持十二部经。读诵通利。亦名阿毗昙也。又以无漏慧根力故。能令闻慧知总相别相。又令闻慧建立总相别相。又令闻慧断自性愚及缘中愚。于法不谬。又以无漏慧根力故。能令思慧。不净安般念处等。亦名阿毗昙。又以无漏慧根力故。能令修慧。暖顶忍世第一法。亦名阿毗昙。又以如是等慧。令无漏慧根。转得明净。名阿毗昙。

  问曰。若无漏慧根。是阿毗昙体者。何故此经复名阿毗昙。答曰。阿毗昙具故亦名阿毗昙。如处处经中说。因种种具立种种名。以漏具故说漏。如说七漏。是烦恼。是炽然。是苦恼。实漏有三。所谓欲漏有漏无明漏。垢具故说垢。如偈说。

  女垢梵行  女缚众生  苦行梵行
  不因水净

  女实非垢。实垢有三。所谓贪瞋痴垢。乐具故说乐。如偈说。

  饮食时乐  着衣亦乐  经行山窟
  斯亦复乐

  饮食等非乐。实乐者是乐受。使具故说使。如说比丘为色所使为色所系。色非是使。实使有七。味具说味。如说比丘眼味于色。色是魔钩。眼非是味。实味是爱。欲具说欲。如说五欲美好能令爱心增长染着。色等非欲。实欲是爱。退具说退。如说时解脱阿罗汉有五因缘退。一者营事勤劳。二者多诵经。三者诤讼。四者远行。五者长病。非营事等是退。实退是不善隐没无记法。业具说业。如说比丘有三种意不善业生苦果报。所谓贪恚邪见。贪恚邪见。体非是业。实业有三。谓身口意。报具故说报。如尊者阿泥卢头说。我以一食施报。七生三十三天。七生波罗柰国。食非生报。生报者是不善。善有漏法。如是等处处经中说。因种种具说种种名。此亦如是。阿毗昙具故说阿毗昙问曰。以何义故名阿毗昙。答曰。尊者和须蜜说。能决定分别十二部经名阿毗昙。复说能觉了十二因缘名阿毗昙复次于四圣谛。能次第得正决定名阿毗昙。复说能解说修习八圣道法。名阿毗昙复说能证涅槃名阿毗昙。尊者婆檀陀说曰。烦恼出要。系缚解脱。生死涅槃。如是等法。以名味句身。次第撰集。分别解说。名阿毗昙。尊者瞿沙说曰。求解脱者诸所施行。未分别者皆分别之。所谓是苦是苦因。是道是道果。是方便道。是无碍道。是解脱道。是胜进道。是向果道。是得果。名阿毗昙。尊者波奢说曰此智是究竟智。此智是第一智。此智是不谬智。名阿毗昙。阿毗昙人说曰。能种种选择觉了。证知一切诸法。名阿毗昙。复说法性甚深。能尽其原底。名阿毗昙。复说能净法眼名阿毗昙。复说显发幽隐甚深智慧。名阿毗昙。复说若人以阿毗昙慧。分别总相别相。无有人能如法说其过者。名阿毗昙。弥沙塞部说曰。如灯能照名阿毗昙。如说一切照中慧照最上昙摩掘部说曰。此法增上名阿毗昙。如说一切诸法慧为最上。譬喻者说曰。种种诸法涅槃为上。此法次故名阿毗昙。声论者说曰。阿毗言除弃亦言选择。除弃者所谓结缚使缠烦恼。选择者所谓阴入界缘起道品等诸法。复次阿毗言增上慢。如说名增上慢。如说上者名增上者。如说上逸名增上逸。此经增上名阿毗昙。复次阿毗言现前。一切诸善道品等法皆现在前。名阿毗昙。复次阿毗言恭敬。此法尊重可敬。名阿毗昙。此经名智慧基本。问曰。何故名智慧基本。答曰。诸究竟智皆出此经。故名基本。复次此经名安智足处。诸究竟智皆因此经而得成立。是故名安智足处。问曰。此经有何利益。答曰。随顺解脱。随顺无我。断计我人。显明无我。发人觉意。出生智慧。除愚痴。断疑网。得决定。背炽然。向出要。得相续。乐寂静。止生死轮。随顺空法。到涅槃岸。能断一切外道异见。于佛法中。能生一切欣乐之心。此经有如是等利。名阿毗昙。

  阿毗昙毗婆沙杂犍度世第一法品第一

  云何世第一法。问曰。何故此经先说世第一法。为顺次说为逆次说耶。若顺次说者。应先说不净。次说安般。次说念处。次说七处。善三种观义暖顶忍。然后应说世第一法。若逆次说者。应先说阿罗汉果。次说阿那含果。次说斯陀含果。次说须陀洹果。次说见道。然后应说世第一法。又问。为以初入法故说。为以达分善根故说。为以最胜功德故说。若以初入法说者。应说不净若说安般。若以达分善根说者。应先说暖法。以暖法最在初故。如尊者瞿沙论中先说暖法。若以最胜功德说者。应先说阿罗汉果。有如是等事。如佛在世。尊者大迦旃延有正观智慧。成就无量功德无碍精进。入阿毗昙海。心无增减。觉意无边。言论难胜。一切义论无能当者。第二迦栴延子亦有如是智慧功德。何故造作此经。先说世第一法。答曰。诸论师说世第一法种种不同。或有说者不以顺次故说。亦不以逆次故说。但彼作经者意尔。随彼意故造作此经。不违法相。是故先说世第一法。或有说者。阿毗昙应以相求。不求次第。修多罗经应求次第。毗尼应求因缘。阿毗昙经若求次第于文烦乱。是故不应求其次第。或有说者。世尊经说。若人不能正观诸行性相。能起世第一法者。无有是处。若能正观诸行性相。能起世第一法者。斯有是处。如世尊经中先说世第一法。彼作经者。因经造论。故亦应先说世第一法。问曰。置作经者。世尊何故先说世第一法。答曰。世尊为化众生次第说法。诸受化者已得下忍中忍。未得上忍及世第一法。欲令得故。世尊说正观思惟诸行性相。当知即是上忍。次得此世第一法。是故先说。或有说者。为止诸诽谤故。世第一法多诸诽谤。所谓名受诽谤。体受诽谤。界受诽谤。现前受诽谤。退受诽谤。名受诽谤者。或言是性地法非世第一法。体受诽谤者。或言是五根性。界受诽谤者。或言是欲界系。或是色无色界系。或是三界系。或是不系。现前受诽谤。或是多心相续非是一心。退受诽谤者。或言世第一法退。为止如是等诸诽谤故。先说世第一法。复次一切生死非牢固法。如粪扫污泥。此中谁最胜谁牢固谁如醍醐所谓世第一法。是故先说。复次以随顺无我故。此经常说无我。非如外典说我说欲法说有法说财。此经唯说无我解脱涅槃。此世第一法。亦观无我。随顺此经故。是以先说。复次此经于一切论中最胜。世第一法于一切世俗善法中最胜。以此经胜故应先说胜法。复次若住世第一法时。名真佛出世。能得自在受用圣法。佛出世间。众生入法凡有二种。一假名。二真实。假名者。剃除须发而被法服正信出家。真实者。起世第一法。次第能入苦法忍。是假名沙门有二过患。一者破戒。二者舍戒。入正法者无如是过。真实沙门。受用圣法能得自在。随其性分终无退失。复次住世第一法时。无始生死已来。圣道门闭今始能开。未曾能舍凡夫之性今始能舍。未曾能得无漏圣道今始能得。是故先说世第一法。复次住世第一法时。舍名得名。舍数得数。舍界得界。舍性得性。舍名得名者。舍凡夫名得圣人名。数界性亦如是。复次住世第一法时。得心不得心因。得明不得明因。得受不得受因。复次住彼法时。舍旧缘得新缘。舍共得不共。舍世间得出世间。复次为断疑故。众生谓凡夫性。无始亦谓无终。今说世第一法即示其终。复次住彼法时。凡夫退患。凡夫变异。凡夫刚强。悉不复起。暖顶忍法或有起。复次住彼法时。无有不得圣法而命终者。暖顶忍不尔。住彼法时。无有不得圣道而命终者。不得正决定。而得正决定。不得果得果。出不定聚入正定聚。无圣道有圣道。无不坏净有不坏净亦如是。复次住此善根。无有止滞。暖顶忍法而有止滞。复次住彼法时。凡夫人所修念处究竟满足。余则不尔。复次住彼法时。漏无漏心。有断有续。断者有漏心。续者无漏心。余则不尔。复次如须弥山王安金轮上。四方猛风不能倾动。住此法时。四倒邪风不能倾动。复次住彼法时。示始终故犹如明相。是夜末昼初。彼亦如是。世俗之末圣道之初。如示始终。度已度入出方便究竟亦如是。复次欲示相似法有异相故。世第一法。苦谛所摄。能生灭苦道。以苦摄。世俗摄。生死摄。诸有摄。身见所使摄法。生灭苦道。余则不尔。复次世第一法体。是世俗缘。能生出世缘。是故先说。如是有垢无垢。有过无过。有毒无毒。有浊无浊。有身见聚无身见聚。有颠倒聚无颠倒聚。有爱聚无爱聚。有使聚无使聚。亦如是。复次以世第一法有势有力。能有所作犹如健夫。住此法中得正决定故。复次以三事故。一以经义故。二止诽谤故。三即此刹那得果故。经义止谤如上说。即此刹那得果者。世第一法。次第能生苦法忍。名功用果。以是次第诸因缘故。先说世第一法。复次欲逆次说凡夫所得法故。如说世第一法。乃至暖法。是名凡夫所得出要法。如说二十身见等。是名凡夫烦恼法。此二种法。谁能知者。唯无我智。是故第二品中。作如是说。颇有一智知一切法。乃至广说。此无我智。何由而生。由觉缘起。是故第三品中。作如是说。一人此生十二种缘。乃至广说。所以能觉缘起。由于爱敬。是故第四品中。作如是说。云何为爱。云何为敬。乃至广说。此爱敬何因而起。由有惭愧。是故第五品中。作如是说。云何惭云何愧。乃至广说。谁能惭愧。由解法相。是故第六品中。作如是说。色中生住老无常。当言色也非色也。乃至广说。何由能解法相。由断无义修习有义。是故第七品中。作如是说。诸他修苦行。当知无义俱。乃至广说。何由断无义修有义。由正思忆。是故第八品中。作如是说。云何为思云何为忆。乃至广说。以是众因缘事。欲逆次说凡夫所得法。是故先说世第一法。

  云何世第一法。答曰。于诸心心数法。次第得正决定。是名世第一法。问曰。已能得正决定。当能得正决定。复是世第一法不。答曰。亦是。若说现在当知则说过去未来。问曰。世第一法。得正决定。为住时得为灭已得。若住时得者。亦是凡夫亦是圣人。若灭已得者。何故不言已得正决定而言今得。答曰。应说已得。所以经文不说已得。自有已得说言今得。如说大王从何处来。此名已来而说今来。已觉诸受。已断漏。已得解脱亦如是。或有说者。应作是说。无间得正决定。是名世第一法。评曰。无间得正决定。次第得正决定。有何差别。复有说者。苦法忍虽未生。此第一法决定为次第缘。是故言今得正决定。或有说者。于诸五根。次第得正决定。是名世第一法。问曰。谁作此说答曰。旧阿毗昙人说。问曰。彼何故说五根。是世第一法。答曰。彼不必欲令五根是世第一法。为断异论故。异论者毗婆阇婆提说。信等五根一向无漏故。一切凡夫悉不成就。问曰。彼以何故作如是说。答曰。彼依佛经。佛经说言。五根猛利。通达满足。向阿罗汉。若无五根堕凡夫数。彼以经作如是说故。言信等五根悉是无漏。为断彼人如是论故。说信等五根是世第一法。若信等五根是无漏者。无始已来未曾能起一念无漏。而得世第一法。是故当知五根非纯无漏。复次若五根是无漏者。违佛正经。如说若我于信等五根。不能如实观是集是灭是味是患是舍者。则不能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乃至广说。不应以如是相观无漏法。毗婆阇婆提曰。应以如是相观无漏法。云何应观如经说。不能如实观信等五根者。是别相观信等五根。何由而得。由亲近善知识积集而得。是名观集。云何观灭。未知欲知根灭。已知根生。是名观灭。云何观味。此无漏法。亦为爱缘。是名观味。问曰。无漏法亦为爱所系耶。答曰不也。如汝法中有无漏缘使缘而不缚。我亦如是。云何观患。诸无漏法。是无爱故。是名观患。云何观舍。一切有为涅槃时舍。是名观舍。为断如是种种诸论故作是说。于诸五根次第得正决定。是名世第一法。复次若当五根一向无漏。复违佛经。如说我以佛眼。观众生根有上中下。毗婆阇婆提说曰。佛经说上根者阿罗汉。中根者阿那含。下根者斯陀含须陀洹。育多婆提说曰。若尔者。世尊不转法轮名转法轮。一切圣人已满世间。佛亦不须复转法轮。毗婆阇婆提说曰。世尊所以说诸众生上中下根者。说根所依处。不说根体。育多婆提说曰。若然者复违此经。如说阇提输那婆罗门。往至佛所白佛言。沙门瞿昙说有几根。佛答言。有二十二根。此亦说根所依处。然俱同说是根。一是根所依。一是根体无有是处。是故信等五根。应有漏无漏。问曰。毗婆阇婆提所引佛经。当云何通。答曰。信等五根有二种。有漏无漏。彼经唯说无漏。所以者何。因诸根故说。圣人差别。复次五根有漏无漏。彼经唯说无漏。所以者何。以圣为对治法故。圣人差别。问曰。上言若无五根堕凡夫数。此云何通。答曰。彼言堕凡夫数者。谓断善根凡夫。或有说者。犊子部说。五根。是世第一法。何以故五根是善性。以五根善故余数法亦善。亦以根故。圣人差别。如说五根猛利通达满足。得阿罗汉。广说如上。问曰。以何事故。尊者迦旃延子引犊子部所立义耶。答曰。彼犊子部所说而与此经少有相违。所谓五根是世第一法凡夫性一向染污。彼以欲界苦谛所断十使。是凡夫性。涅槃有三种。学无学非学非无学。阿须罗是第六道。说有我人。为如是等。若五若六。与此经相违。莫谓彼部所说尽与此经同。彼作经者。为断如是意故。次作是说。如我义。于诸心心数法。次第得正决定。是名世第一法。问曰。如汝所说。五根性善。余心心数法性非是善者。应是不善无记。若以五根性善不善无记亲近五根。亦名善者。今五根亦亲近不善无记。应是不善无记。此则不然。何以故根与心心数法。同一所依。同一行。同一所缘。同一果。同一依。同一报。共成一事。而云其性善是亲近善者。是妄想耳。或有说者。诵持修多罗者。说言五根是世第一法。尊者达摩多罗说曰。世第一法。体性是思名差别耳。尊者佛陀提婆说曰。世第一法。体性是心。名差别耳。所以者何信心异。乃至慧心异。若有众生。能于一时以五种心。次第得正决定。无有是处。若一一次第得正决定。斯有是处。问曰。若然者。以不相应法得正决定耶。答曰。不也。所以者何。汝法心不与心相应。有为所缘。有为所缘故。能次第得正决定。我信亦尔。不与信相应。能有所缘。有所缘故。次第得正决定。乃至慧亦如是。问曰。若然者则有大过。所以者何。若但信心得正决定。不以精进念定慧等得正决定者。懈怠失念乱意恶慧。亦应次第得正决定。乃至慧亦如是。为断彼人如是意故故作是说。如我义于诸心心数法。次第得正决定。是世第一法。如我义者谓不颠倒如法性顺。经文同我等意。而作是说。诸心心数法。次第得正决定。是名世第一法。彼迦旃延子。欲显正义故。言世第一法。亦是根亦非根。问曰。如世第一法。现在前未来世中心心数法。亦修彼为是第一法不耶。答曰。或有说者。依如经本非世第一法。何以故经本说诸心心数法。次第得正决定。是世第一法。彼未来者。不能作次第。是故非世第一法。复次若当是者复违经本。如说世第一法。当言一心非众多心。评曰。应作是说。彼未来者。亦是世第一法。问曰。彼未来者不能作次第缘。云何是世第一法耶。答曰。彼未来者虽不能作次第。而能随顺作次第法。譬如比丘布萨时。不在僧中。而与僧欲名得布萨。僧事亦成。如是彼在未来世中。为现在得如与欲者。若未来世中。无现在得不与欲者。今现在者。亦不能作次第。若作次第。当知皆是未来者力。何以故彼未来者。不与圣道作障碍故。复次若彼未来非世第一法者。与智犍度经文相违。所以者何。如未曾得道。今现在前。彼未来世中。相似种修。若彼未来不作世第一法者。云何名彼种相似修。以是事故。彼未来者亦是世第一法。问曰。若未来是世第一法者。经文何故不说耶。答曰。若能与次第缘者经文则说。彼不能与次第缘。是故不说。复次若流转三世者则说。未来不尔。或有说者。从因而生。成就此法。住在身中。是故说之。彼未来者。虽从因生成就此法。不住身中。是故不说。问曰。若然者。云何非是众多心耶。答曰。此中唯说现在刹那能成事者。故非众多心。或有说者。若能令未来世中修者则说。未来不尔。或有说者。若心彼因彼心此果。是以故说。未来不尔。或有说者。能与因能取果住身中。能有所缘。是以故说。未来不尔。或有说者。有二修义。是以故说。彼未来者。唯有得修无有行修。是故不说。问曰。彼世第一法。俱生色心不相应行。为是世第一法不耶。答曰。或有说者。如经本说。彼非世第一法。所以者何。彼不能与次第缘故。评曰。应作是说。彼亦是世第一法。问曰。彼不能与次第缘。云何名世第一法耶。答曰。彼虽不能与次第缘。而能随顺次第缘义。所以者何。彼与世第一法。俱生住灭。同一果一依一报。是以故说。问曰。彼若是世第一法者。经本何故不说耶。答曰。彼不能与次第缘故。是以不说。或有说者。若从因生成就此法。能有所缘是以说之。彼虽从因生成就此法。不能有所缘。是故不说。或有说者。若是相应。有依有势。有行有缘。是以故说。彼非相应。无依无势。无行无缘。是故不说。问曰彼世第一法。得为是世第一法不耶。答曰。彼非世第一法。问曰。以何等故。生住无常。是世第一法。而得非耶。答曰。生等一事。世第一法。同一果。共行不相离。常相随无前后。得则不尔。不同一果。不共行相离。不相随有前后。或离所得法。如树皮离树。以是义故非世第一法。问曰。以何义故。沙门果得即沙门果。而此第一法。得非世第一法耶。答曰。以成就得故。名沙门果。是以得即沙门果。能与次第缘。亦能随顺次第缘义。名世第一法。得则不尔。是故非世第一法。如是余达分善根。得非达分善根。何以故若得即是达分善根者。已得圣果。应重起达分善根现在前。以成就得故而实不尔。是故得非达分善根。或有说者。若共起世第一法。俱生者名世第一法。后生者非。余达分善根亦如是。或有说者。得即是世第一法。其余达分善根得。即是达分善根。问曰。若然者已得圣果。应重起达分善根现在前。答曰。或现前。或不现在前。何者现前所谓得也。何者不现在前所谓诸相应法也。评曰。不应作如是说。如先所说者好。◎

  ◎问曰。世第一法为几念处。答曰。现在一坏缘法念处。未来四。问曰。世第一法为几缘。答曰。为四缘。因缘者相应共有因。次第缘者。与苦法忍作次第缘。境界缘者忍智所缘。威势缘者除其自体。余一切法是彼缘生法。于世第一法亦有四缘。因缘者相应共有法。次第缘者苦忍是。境界缘者欲界五阴是。威势缘者除其自体。余一切法是复有义说者。云何名出世第一法。答曰。苦法忍是。所以者何。是圣道种子故。复有说者。金刚喻定是。所以者何。能尽诸结得究竟果故。复有说者。尽智是。所以者何。以初得尽智。余无漏法时净修故。复有说者。正三昧是。所以者何。得一切有为法中正定最胜故。复有说者。涅槃是。所以者何。一切法中最妙胜故。复有说者。阿罗汉最后心是。所以者何。凡夫人最后心。名世第一法。阿罗汉最后心。名出世第一法。评曰。不应作是说。彼阿罗汉最后心。非出世法故。如先说者好。问曰。颇有世第一法不与苦法忍作次第缘耶。答曰。有。世间第一法。色心不相应法则是。问曰。颇有相应法不与苦法忍作次第缘耶。答曰。有。未来修者是也。尊者佛陀提婆说曰。若以信心。得正决定。是名世第一法与苦法忍作次第缘。余精进念定慧心。是名世第一法。而不与苦法忍作次第缘。说相似法沙门说曰。受与受作次第。不与想等。余数法亦如是。心法生时。遇缘便生。若爱前缘生乐受。欲有所想生想。欲有所作生思。问曰。若然者无相似次第义。答曰。有。但非一一次第耳。如汝法中。无想众生。生时心灭。死时心生。想去虽远得作次第。我法亦尔。如受灭想等生。复还生受。相去虽远得作次第。评曰。不应作是说。心与心作次第。受与受作次第。心心数法。一一次第生。作次第缘。若作是说与经文相违。如说云何心次第法。答曰。心心数法是也。若然者复更有过。如依有觉有观三昧入无觉无观三昧。有觉有观三昧。不应与无觉无观三昧作次第缘。不相似故。无觉无观三昧。则不从次第缘生。若依无觉无观三昧入有觉有观三昧亦如是。若然者无解脱。何以故。欲相应心唯次第生。欲相应心不净观等及诸善心。无由得生。若善心不生则无解脱。有如是等过。如先说者好。

  以何等故名世第一法。问曰。何故作此论。答曰。前虽说世第一法体性。未说所以名世第一法。今欲说故。犹如有人世称言胜。未知为以族姓财力眷属言为胜耶。彼亦如是。今欲说其所以名世第一。名第一者。此心心法于余法为最为胜为长为尊为上为妙。以如是等义故名为第一。问曰。言第一者。于世法中为都胜为分胜耶。若都胜者。彼则不胜见谛边等智何以故。彼等智见道眷属不相离。慧力胜故。一切见道慧力偏多。复次彼亦不胜净修勋禅。何以故修勋禅者。不与凡夫同生一处。复次彼亦不胜得尽智时一切善根。何以故。得尽智时。所修善根。永离一切诸垢障故。复次彼亦不胜空空三昧无愿无愿三昧无相无相三昧。何以故。空空三昧等。乃至恶贱无漏。何况有漏。若分胜者。彼暖顶忍法。亦应言第一。答曰。或有说者应言分胜。何以故。唯胜暖顶忍法等故。复有说言。第一者。彼则胜一切凡夫所得禅无量解脱。除入一切入乃至第一。有中思故。或有说者。彼则都胜。言都胜者。非谓一切事业中胜。但以能开圣道门故。胜彼见道边等智。虽是见道眷属不相离慧力胜。而不能开圣道门。如等智净修勋禅尽智。俱生善根。空空三昧等。不能开圣道门亦复如是。或有说者。一切都胜。以能开圣道门故。见道边等智。虽是圣道眷属。乃至慧性偏多。若当世第一法。不开圣道门者。彼则不修。若得修者。皆是彼世第一法功用之力。余净修勋禅尽智俱生善根空空三昧等。亦复如是。问曰。第一有何义。答曰。最胜义是第一义。得妙果义是第一义。能入胜分破有顶义是第一义。最后心义是第一义。如高幢顶更无有上。问曰。上言最胜等有何差别。答曰。或有说者。无有差别。所以者何。此言皆是叹说上妙之义。或有说者。以善根故。而有差别。于不净安般名为最。于闻慧名为胜。于思慧名为长。于暖法名为尊。于顶法名为上。于忍法名为妙。或有说者。以地故而有差别。若依未至名为最。若依初禅名为胜。若依中间名为长。若依二禅名为尊。若依三禅名为上。若依四禅名为妙。或有说者。边顶义名为最。上义名为胜。增善义名为长。升进义名为尊。坚牢义名为上。满足义名为妙。复有说者。能与苦法忍作次第故名为最。胜诸凡夫善根故名为胜。逮胜进故名为长。胜世俗善根故名为尊。无二故名为上。与无漏相应故名为妙。复有说者。以最故名胜。以胜故名长。以长故名尊。以尊故名上。以上故名妙。复有说者。是凡夫最后心故名为最。犹如树端。能开圣道门故名为胜。根猛利故名为长。于达分善根中胜故名为尊。折伏烦恼名为上。得好果故名为妙复次此心心法。舍凡夫性者。问曰。舍凡夫性为世第一法。为苦法忍耶。若世第一法舍凡夫性者。云何于一刹那。以凡夫法舍凡夫性。若以苦法忍舍凡夫性者。为以生时舍。为以灭时舍。若以生时舍者。云何未起法。能有所作。若以灭时舍者。彼已灭已复何所舍。答曰。或有说者。即彼世第一法时舍。问曰。若然者云何于一刹那。以凡夫法舍凡夫性。答曰。凡夫性。世第一法相妨碍。是故住世第一法时舍。犹如象师乘象策象。马师船师胜怨之人亦复如是。复有说者。苦法忍生时舍。凡夫性灭时。断见苦所断十使。如灯生时破闇。已生燋炷尽油。问曰。若尔者云何未起法。能有所作。又一法不应能作二事。答曰。若然者有何过。一切内法有二种。于未来中。能有所作相应者苦法忍是也。不相应者生相是也。一切外法。于未来世。能有所作。唯灯是也。或有说者。世第一法。苦法忍共舍凡夫性。世第一法如无碍道。苦法忍如解脱道。世第一法与凡夫性。成就得俱灭。苦法忍与不成就得俱生。世第一法。依苦法忍。苦法忍助其势力。能舍凡夫性。譬如羸人依因健者能伏怨家。彼亦如是。得圣法者苦法忍是也。舍邪性者世第一法是也。问曰。邪性有三种。一趣邪性。二业邪性。三见邪性。趣邪性者。三恶趣是也。业邪性者。五无间业是也。见邪性者。五见是也。于此三种邪性为舍何等。若舍趣业邪性者。尔时则不成就。若舍见邪性者。道比智现在前。尔时乃舍。答曰。三种俱舍。问曰。云何俱舍。答曰。不趣不作不行名为舍。不趣者舍趣邪性。不作者舍业邪性。不行者舍见邪性。问曰。若然者住上忍时已舍。何故乃言住世第一法舍耶。答曰。破其所依故。诸烦恼以凡夫性为所依。能起生死过患。犹如师子依于窟穴能害诸狩。彼亦如是。是故说住世第一法时舍。或有说者。苦法忍是邪性对治。问曰。趣邪性业邪性是修道所断。何以乃言苦法忍是其对治耶。答曰。对治有众多。有舍对治有断对治。有持对治。有不作对治。有不趣对治。苦法忍是凡夫性舍对治。断见苦十使是断对治。诸无漏道是持对治。不作无间业及余不善业是不作对治。不趣恶道是不趣对治。如是等名舍邪性。得正性者苦法忍是也。得正决定者见道是也。问曰。一切圣道是正决定。何故独称见道是也。答曰。或有说者。诸烦恼令众生善根不熟。爱润增长染着不离。彼见谛道能令众生善根成熟。干竭爱水离诸染着。不作覆障。不为所坏。不杂余心。是故见道名正决定。或有说者。众生根熟入于圣道。是故见道名正决定。复有说者。拔烦恼根入于圣道。是故见道名正决定。复有说者。舍五人种入八人性。是故见道名正决定。或有说者。扶持长养名正决定。犹如牛马因于水草长养性命。一切圣人。因于见道长养慧命。是故见道名正决定。或有说者。此法解缚永更不系。是故见道名正决定。或有说者。正必定义是决定义。自有决定而非正所谓邪定是故必定名正决定。或有说者。相应如法义是决定义。见道相应如法故名正决定。问曰。诸正是正性耶。答曰。诸正性彼正也。颇正非正性耶。答曰。有。世第一法是也。问曰。以何等故。世第一法是正而非正性耶。答曰。或有说者。众生无始已来。烦恼恶行。邪见颠倒。恼乱此心。住世第一法而能制伏。是故名正体。是有漏为使所使不名正性。复有说者。等义是正义。犹如称悬在中物偏则低。如是世第一法。等住凡夫性。见道中间。若苦法忍。生圣道偏多。是故等义是正义也。复有说者。等义是正义。佛辟支佛阿罗汉等住上上法故。是故等义是正义也。复有说者。等现前行义是正义。一切行人皆同住一刹那故。复有说者。彼世第一法与苦法忍四事同等。所谓地根行缘地者。如苦法忍。依何地与何根相应。行何行缘何法。彼亦如是。与苦法忍四事同故。名为正体。是有漏为使所使。不名正性。

  阿毗昙毗婆沙论卷第一


大正藏第 28 册 No. 1546 阿毗昙毗婆沙论

阿毗昙毗婆沙论卷第二

  迦旃延子造 五百罗汉释

  北凉天竺沙门浮陀跋摩共道泰等译

  杂犍度世第一法品之二

  世第一法。当言欲界系耶。乃至广说。问曰。何故作此论。答曰。先已说世第一法体性。及说所以名世第一法。未说在何界系。如人言胜。已说胜事。未知住处。今欲说故。故作此论。或有说者。为止并义者意故。如摩诃僧祇部说。世第一法是欲界系。如犊子部说。是色无色界系。何以故。若地有圣道处。亦有世第一法。如昙摩掘部说。或言三界系。或言不系。或言非不系法。为止如是等并义意故而作此论问曰。以何等故。世第一法不当言欲界系。应说其所以。不可但以言故。此义便立。答曰。不以欲界道得断诸盖。亦不能制伏缠。亦不能令现前不行。所言断制不行者。谓究竟断制不行。何以故。以欲界中无道能令盖缠究竟断制不行故。问曰。以何等故。欲界中无道能究竟断盖制伏缠耶。答曰。或有说者。欲界中不善根强善根弱。是故无道能断盖制缠。色界善根强。无不善根。是故有道能断盖制缠复有说者。欲界不善根如旧住。善根如客。旧住有势。客则无力。是故无道。色界善根如旧住。无不善。是故有道。复有说者。欲界善不善同一系缚。是故无道。色界善根。欲界不善根。不同系缚。是以色界道。能断欲界盖制缠。复有说者。欲界威仪。无有忌难犹如夫妻。色界威仪。共相敬难犹如母子。复有说者。欲界是破惭愧法。如居士子与旃陀罗子交。色界有惭愧。如王不与旃陀罗交。复有说者。欲界爱结。爱欲界善根。以爱善根故。不能生厌离想。欲界爱不能爱色界善根。以不爱故。能生厌离想。以如是等因缘故。欲界中无道能断盖制缠。色界有道能断盖制缠。或有说者。言断盖者。是究竟断。制伏诸缠不现前行者。是须臾断。如究竟须臾断如是。有缚无缚有影无影有片无片亦如是。复有说者。言断盖者害其根本。言制伏不现前行者。是制伏诸缠。复有说者。言断盖者。拔诸烦恼。制伏不现前行者。是制伏诸缠。问曰。欲界中虽无究竟断盖制缠道。可无须臾断盖制缠道耶。答曰。有。但不可信。何以故。不坚牢。不久住。不相续。不相着。不久住心中不能久伏烦恼得正决定。犹如水上浮萍以小石投之。虽散随合。虾蟆入中。数散数合。有如是等缘故。欲界虽有须臾断道。而不可信。色界断道可信。何以故。牢固久住相续相着。久住心中能制伏烦恼。得正决定。犹如大石投浮萍中散而不合。龙象入中亦散不合。有如是等缘。是故色界道。能拔诸盖制缠害。诸烦恼制伏不行。问曰。若然者如汝所说。世第一法应唯在未至禅。所以者何。断欲界盖制缠对治道。唯在未至禅。余上地则不应有。答曰。对治有二种。一断对治。二过患对治。若依未至禅。断欲界欲。有二种对治道。余上地虽无断对治。有过患对治。尊者瞿沙说曰。六地中尽有断欲界欲二种对治道。所谓断对治。过患对治。何以故依未至禅。断欲界欲。其余诸地而不断者。先已断故。犹如日光于一切时与闇相妨。日初出时已破夜闇。其余日分。虽与闇相违。而不破者。先已破故。亦如六人同一怨家而共议言。随于何处获便害之。犹如有人次持六灯入于闇室。初灯破闇。其余诸灯。虽与闇相违。而不破者。先已破故。如是六地中。尽有断欲界欲二种对治道。乃至广说。复次云何知六地中尽有断欲界欲二种对治耶。若当六地中无断欲界欲二种对治者。行者依上地。得正决定。不应分别欲界。亦不作证。然能分别作证。以是缘故。知六地中尽有断欲界欲二种对治。若以欲界道。能断盖制缠。亦能除欲界结。乃至广说。问曰。世第一法。不能断结。何以言若当以欲界道得断盖制缠。乃至广说。答曰。世第一法。虽不能断结。而此善根妙胜第一。在深远处。宜应与彼地离欲界道同在一处。是故以道证之。问曰。以何等故。世第一法不能断结耶。答曰。彼善根微小法身未长。虽尔有大威势。以善根微小法身未长。不能断结。有大威势故。不为诸结之所毁坏。如师子子身小未长。不能害狩。有大威势。一切诸狩不能侵害。或有说者。世第一法。是一刹那故不能断结。问曰。苦法忍亦一刹那。何以能断结耶。答曰。彼虽一刹那。后有同性相续故。是以能断。或有说者。彼是方便道。不以方便道能断烦恼。但不以欲界道得断盖制缠。亦不能除欲界结。乃以色界道。得断盖制缠。乃至广说。作义者说曰。以何等故。世第一法不欲界系耶。或有说者。欲界卑贱。彼善根尊胜。复有说者。欲界薄淡。彼善根美妙。复有说者。欲界散乱。彼善根寂定。复有说者。欲界非修。彼善根修。复有说者。欲界非离欲法。彼善根随顺离欲法。复有说者。若世第一法是欲界系者。有自缘过。云何名自缘过。如苦法忍缘欲界五阴。若世第一法是欲界系者。亦应缘欲界系五阴。若缘欲界系五阴。彼应自缘。若不缘者复违经文如说如苦法忍所缘。彼世第一法亦缘。便有如是自缘之过。作义者说曰。以何等故。世第一法是色界系。答曰。色界法能与三种道作次第缘。所谓见道修道无学道。余界不能与三道作次第缘。若欲界能与三道作次第缘者。则有世第一法。如三道三地三根。初生法智分。次生比智分。如是等色界种种诸功德。应当广说。以何等故。世第一法。不当言无色界系。答曰。得正决定。先见欲界苦谛苦行。后色无色界俱。问曰。苦谛有四行。何以此中说见苦时。但说苦行。不说无常空无我行耶。答曰。此文应作如是说。得正决定时。先见欲界苦谛。不应言苦行。然不尔者。彼作经者。有何等意。答曰。为现初始次第方便法故。如说苦行。无常空无我行。亦应如苦行说。复有说者。以苦行唯在苦谛中。无常行在三谛中。空无我行在一切法。复有说者。此苦与一切有法相违。能弃生死。犹如小儿。虽有种种美食在前。有人语言。此食是苦。即便舍之。复有说者。一切众生老少愚智。内道外道皆信是苦。复有说者。此苦粗现易以智知。所以者何。佛说苦智。为缘何法。即缘苦法。如智所知觉所觉行所行。根根义缘所缘。应如智说。复有说者。说苦文句。久远所传。古昔诸佛皆说苦行。是以行者先见于苦。问曰。以何等故先见欲界苦。后色无色界俱。答曰。或有说者。欲界苦粗现。在了了易见。是以先见。色无色界苦细不现。不了了难见。是以后见。问曰。若然者色界苦粗。无色界苦细。何以俱见耶。答曰。以定不定故。欲界不定是以先见。色界苦虽粗。与无色界俱同定故。是以俱见。如是定不定。住离欲地住不离欲地。住修地不住修地。说亦如是。复有说者。欲界苦。是行者身生病苦痛。是以先见。色无色界苦。非行者身不生苦痛。是以后见。复有说者。欲界苦近是以先见。色无色界苦远是以后见。如近远。现见不现见俱不俱此身他身亦如是。复有说者。行者成就欲界凡夫性故。是以先见。不成就色无色界凡夫性故。是以后见。复有说者。行者于欲界苦现见故。是以先见。色无色界苦不现见故。是以后见。问曰。若色无色界苦不现见者。行者云何见耶。答曰。现见有二种。一离欲现见。二自身现见。行者于欲界苦。有二种现见。一离欲现见。二自身现见。于色无色界苦。有一种现见。所谓离欲现见。犹如商人有财两担。一自负之。二使人担。于自所负有二种现见。一知物现见。二知轻重现见。于他所担有一种现见。所谓知物现见。复有说者。欲界苦有三种。善不善无记。是以先见。色无色界苦有二种。善无记。是以后见。复有说者。见欲界苦时。断二种结。不善无记。见色无色界苦时。唯断无记。如不善无记。有报无报生一果生二果。无惭无愧相应。无惭无愧不相应。当知亦如是。复有说者。谤言无苦。先从欲界。后色无色界。若信有苦。亦应先从欲界后色无色界。如诽谤生信。无智有智疑决定邪见正见。当知亦如是。若圣道起。先辩欲界事。后色无色界俱。问曰。见道办事有何差别。答曰。或有说者。无有差别。或有说者。亦有差别。知聚是见道。断结是办事。复有说者。知智是见道。断智名办事。如是智作证明得作证明解脱道道果。当知亦如是。复有说者。能见缘境界是见道。所作是办事。复有说者。一刹那是见道。后相续者名办事。如一刹那后相续。入数数入。当知亦如是。复有说者。无碍道所作名见道。解脱道所作名办事。如无碍道所作解脱道所作。远恶修善。舍无义得有义。出下贱入胜处。弃爱炽然。离爱安乐。当知亦如是。若得正决定时。先见无色界苦谛苦行。如是世第一法。当言无色界系。乃至广说。问曰。得正决定时。不先见色界苦。不妨世第一法得名色界系。如是得正决定时。不先见无色界苦谛苦行。世第一法。是无色界系有何过耶。答曰。色界中有遍缘知智能缘下地。是故得有世第一法。无色界中无遍缘知智能缘下地。是故无有世第一法。但圣道起先办欲界事。乃至广说。不应言世第一法是无色界系。作义者说曰。以何等故。世第一法不当言无色界系。或有说者。彼无色界。非因非地非器。以非器等故。是以无世第一法。复有说者。若彼处有观谛善根如暖顶忍者。是处应有世第一法。彼无色中无故无世第一法。复有说者。若有见道处。则有世第一法。无色中无见道故。无世第一法。复有说者。若地有智遍缘一切法。亦有断结对治道。则有世第一法。欲界中。虽有智能缘一切地。而无断结对治道。无色界中。虽有断结对治道。而无智能缘一切地。是故欲界无色界。无世第一法。复有说者。欲界善根不寂静故。无世第一法。无色界道极寂静故。无世第一法。复有说者。欲界善根羸弱故。无世第一法。无色中非其境界故。无世第一法。复次或有说者。入无色定除去色想。乃至广说。问曰。不应言。复次或有说者。若言。复次或有说者。义则不定。应作是说。入无色定除去色想。乃至广说。所以者何。同明一义故。不应如先说无色界苦谛苦行等。应作是说。入无色定除去色想。乃至广说。何以故。此是根本义故。应作是说。而不尔者彼有何义。答曰。言语有二种。一者方便。二者根本。先所说者是方便语。后所说者是根本语。复有说者。先所说者明苦法忍缘欲界法。后所说者明世第一法与苦法忍同一缘。当知无色界不能缘欲界。问曰。除去色想。体性是何。答曰。七地。谓四无色定及三未至。问曰。此处言除去色想。四大犍度。亦说除去色想。如波罗延说偈。

  除去色想  能断欲爱  于内外法
  无不见者

  如众义经说偈。

  亦不有有想  亦不无无想
  如是除色想  能断渴爱因

  如是等有何差别。答曰。或有说者。此处说除去色想者。除下地色想四大犍度。言除去色想者。除有对色。如波罗延众义经所说偈。除去色想者。断缘色爱。或有说者。此处言除去色想者。是四念处四大犍度。言除去色想者。是身念处。如波罗延众义经所说。除去色想者。是法念处。复有说者。此处言除去色想者。是四无色定及三未至四大犍度。言除去色想者。是第四禅。波罗延众义经所说偈。除去色想者。除爱缘色。复有说者。此言除去色想者。此内外道。共除色想法。余三是不共除色想法。

  世第一法当言。有觉有观无觉有观无觉无观。问曰。何以作此论。答曰。复为止彼人意言世第一法是欲界系故。复有说者。先已说世第一法体性。已说所以。已说界未说地。今欲说故。复有说者。先虽明世第一法是色界系。色界中有三种地。有觉有观无觉有观无觉无观地。未说世第一法为在何地。今欲说故。所以者何。色界善根有在一地者。如净解脱等。有在二地者如喜等。今欲说世第一法所在地故。是以作论。世第一法。或有觉有观。乃至广说。云何有觉有观。答曰。若依有觉有观三昧。得世第一法。如未至禅初禅是也。问曰。上言依者有何义耶。答曰。或有说者。共俱生义。是依义。彼世第一法生时。相应定力故。持彼心品使不散乱。是依义也。何以知之。有成文说共俱生义是依义。如说。若依空三昧得正决定。是中即说俱生是依义。如苦法忍与空三昧相应。是共俱生依义。空三昧亦与世第一法相应。是名依义。复有说者。与次第缘义是依义。如增上忍相应三昧。与世第一法作次第缘。是名依义。评曰。即依彼地。是名依义。如是说者好。云何无觉有观。答曰。若依无觉有观三昧。得世第一法。是名无觉有观。如禅中间是也。云何无觉无观。答曰。若依无觉无观三昧。得世第一法。是名无觉无观。如二禅乃至第四禅是也。问曰。何以说世第一法在三地耶。答曰。为止并义者意故。如弥沙塞部说世第一法是有觉有观有相有势无定。是凡夫性缘有为有觉有观者。能分别故。有相者能缘故。有势者难得故。无定者。无相似心相续故。是凡夫者。凡夫身中可得故。缘有为者。缘诸行故。为止如是并义者意故。说在三地。若依未至地得正决定。彼一地见道修。一地世第一法修。若依初禅得正决定。彼二地见道修。一地世第一法修。若依禅中间得正决定。三地见道修。一地世第一法修。若依二禅得正决定。四地见道修。一地世第一法修。若依三禅得正决定。五地见道修。一地世第一法修。若依四禅得正决定。六地见道修。一地世第一法修。复有说者。若依未至禅得正决定。一地见道修。一地世第一法修。若依初禅得正决定。二地见道修。二地世第一法修。若依禅中间得正决定。三地见道修三地。世第一法修。何以故。皆是一地法故。此中有漏法。一种使所使故。此中诸善。展转为因故。二禅以上如先说。评曰。彼不应作是说。何以故。若依无觉有观三昧。得正决定。得二种世第一法。有觉有观。无觉有观。若然者则违经文。如说云何名无觉有观。若依禅中间得世第一法。是名无觉有观。如先说者好。◎

  ◎问曰。以何等故。见道自地他地修。非世第一法耶。答曰。或有说者。见道展转为因。非世第一法。复有说者。见道圣人身中修。以圣人身中修故。自地他地修。世第一法凡夫身中修。以凡夫身中修故。唯自地修。非他地修。复有说者。见道有三事故修。一从因生。二能作对治三能办事。从因生者。六地中展转更相为因。对治者。若对治断一地欲。余地亦名对治。断办事者。如一地事办。余地亦办。世第一法。不从因生者。不展转为因故。非对治者。不断结故。不办事者。非如圣道能办事故。修道亦以此三事故。自地他地修。彼亦展转为因。如法智断欲界结。比智亦修。彼比智非欲界对治道。法智现前时。亦名修亦名对治。办事者。如第四禅地苦智修。如初禅地亦修。如初禅地道办事。第四禅地道亦办。如第四禅地道办事。初禅地亦办。复有说者。无漏法所作异。有漏法所作异。所以者何。世第一法。为爱所系。无漏法者。不为爱所系。复有说者。世第一法。有垢有过患。杂毒滓浊。是以不他地自地修。见道无垢无过。不杂毒不滓浊。是以自地他地修。复有说者。世第一法。在界为界所系在地为地所系。无漏法。在界在地。不为界地所系。复有说者。世第一法。在身有系。无漏法在身不系。复有说者。世第一法。必生报。无漏法不生报。问曰。同是有漏。以何等故。见道边等智。自地他地修。非世第一法耶。答曰。或有说者。见道边等智。不用功而得。以见道力故修。如见道力。能自地他地修。彼见道边等智亦修。世第一法大功力得。是以唯自地修。非他地修。复有说者。见道边等智。是见道眷属。常不相离。如见道自地他地修彼亦如是。世第一法。非见道。眷属相离。是以唯自地修。非他地修。复有说者。见道边等智。坚信坚法。身中可得。若起上地。法现在前。下地便修。世第一法。凡夫身中可得。一切凡夫。不能修于他地。问曰。以何等故。上地见道现在前时下地修。下地见道。

  现在前时上地不修耶。答曰。或有说者。上地法胜。若现在前时。下地则修。下地法劣。现在前时。不修上地。犹如胜人不造诣劣人。劣人则应造诣胜人。彼亦如是。复有说者。若依上地。得正决定。下地诸法。先已得故。是以故修。若依下地得正决定。上地诸法或得不得。是以不修。复有说者。上地诸法从下地因生。下地诸法不从上地因生。是以不修。复有说者。下地法不能对治上地。上地法能对治下地。以不对治故是以不修。复有说者。若依上地得正决定。尔时离下地欲故。是以修。若依下地得正决定。上地或离欲或不离欲。设使离欲。于上地法不得自在。设得自在。应即上地得正决定而不能得。是以知不自在。复有说者。下地法摄属上地。是以故修。上地法不摄属下地。是以不修。复有说者。犹如六种守护法故。三十三天。为备阿修罗故。安六种守护。一依水住龙。二杵手神。三持花鬘神。四常放逸神。

  五四天王。六三十三天。若依水住龙。能坏阿修罗者余五无事。而水住龙若不能。杵手神助。余四无事而住。若二不胜持花鬘神助。余三无事而住。若三不胜放逸神助。余二无事而住。若四不胜四天王助。余一无事而住。若五不胜三十三天助。帝释无事而住。彼若不胜尔时帝释躬身自出。执金刚杵雨金刚雹。时阿修罗众即时退散。如是见道断结对治。在六地中。若依未至得正决定。即彼地见道断。见道所断结。其余五地无事而住。若依初禅得正决定。上地则无事而住。未至禅得修。亦随顺初禅。若依中间二禅三禅亦如是。若依四禅得正决定。彼四禅中见道断。见道所断结。下地得修。亦随顺第四禅。复有说者。犹如山陂有六重池次第而下。其在上池次流于下。下池不能逆流于上。如是上地无漏流注下地。是以故修。下地无漏不能流注上地。是以不修。问曰。世第一法颇有觉非有观耶。有观非有觉耶。亦有觉有观耶。非有觉非有观耶。答曰。有。云何有觉非有观耶。答曰。如未至禅初禅觉。相应观是也。所以者何。观不相应故。云何有观非有觉。答曰。觉诸中间禅观相应法。云何有觉有观。答曰。如未至禅初禅。除其觉观。余相应法所谓十大地。十善大地及心。云何非有觉非有观。答曰。谓中间禅观。诸余觉观不相应法。如二禅三禅四禅相应法及色心不相应行。问曰。颇世第一法。非有觉有观。非无觉有观。非无觉无观耶。答曰。有。如未至禅初禅地观。彼非有觉有观。所以者何。如说。云何觉观相应法。答曰。若法与觉观相应。彼观唯与觉相应。不与观相应。云何非无觉有观。答曰。观所以者何。如说。云何无觉有观相应法。答曰。若法不与觉相应与观相应法。彼观唯与觉相应。不与观相应。云何非无觉无观。答曰。观。所以者何。如说。云何无觉无观相应法。答曰。若法不与觉观相应。彼观虽不与观相应。与觉相应。问曰。颇世第一法。非与有觉有观相应。非不是观耶。答曰。有。禅中间观。彼不与觉观相应。非不是观。问曰。颇世第一法。有觉有观地非觉唯观耶。答曰。有。在未至及初禅地觉唯与观相应非觉。问曰。颇世第一法。在无觉有观地。非觉非观相应耶。答曰。有。禅中间观。问曰。颇世第一法。在有觉有观地亦有觉有观无觉有观无觉无观耶。答曰。有。云何有觉有观。如未至禅及初禅地觉观相应法。云何无觉有观。即彼觉是也。云何无觉无观。即彼色心不相应行是也。问曰。颇世第一法。在无觉有观地无觉有观无觉无观耶。答曰。有。云何无觉有观。如禅中间无觉有观相应法是。云何无觉无观耶。彼观色心不相应行。世第一法。当言乐根相应。乃至广说。问曰。何故作此论。答曰。先已说世第一法体性所以界地。未说相应。今欲说故。复有说者。先已说世第一法在三地。未说在六地。今欲以根明六地义。分明了了。如观掌中阿摩勒果。云何世第一法乐根相应。答曰。若依第三禅得世第一法。何者乐根相应。何者非乐根相应。答曰。除乐根。诸余乐根相应法。何者不相应。答曰。乐根色心不相应行。云何喜根相应。答曰。若依初禅二禅。得世第一法。此中谁与相应。谁不与相应。除喜根。诸余喜根相应法。谁不与相应。喜根色心不相应行。云何舍根相应。答曰。若依未至禅第四禅。得世第一法是也。问曰。何以不说禅中间耶。答曰。应作是说。若依未至中间禅第四禅。得世第一法。而不尔者有何义。答曰。中间禅通名未至。是中谁与相应。谁不与相应。谁与相应。除舍根诸余舍根相应法。谁不与相应。舍根色心不相应行。颇有世第一法。不与喜根乐根舍根相应耶。答曰。有。色心不相应行。颇有相应法而不与世第一法相应耶。答曰。有。即三根体是也。世第一法。当言一心为多心。乃至广说。问曰。何以作此论。答曰。先已说世第一法体性。已说所以。已说界。已说地。已说根相应。未说现在前。今欲说故。或有说者。言世第一法是相续现前。为止彼人如是意。欲显世第一法现在前一刹那故。或有说者。先说诸心心数法次第得正决定。或谓有心心数法多彼刹那亦多。为决定此义故。而作此论。复有说者。相续有三种。一时相续。二生相续。三相似相续。或谓无二相续。唯有相似相续。如弥沙塞部所说。为止彼人意故。而作此论。世第一法。当言一心为众多心。答曰。当言一心。不当言众多心。问曰。如世第一法现在前。未来心心数法修。亦名世第一法。此中何以不说。答曰。彼亦应说而不说者。当知此义是有余之说。如有余义。简略义亦如是。复有说者。彼未来者属现在。若说现世当知亦说未来。复有说者。若能与次第缘。是中说之。如是义应如先以次第说。问曰。以何等故。世第一法当言一心。应说所以。不但以言故。此义便立。答曰。此心心法。次第便不起。世间有漏心唯生。无漏苦法忍相应心。若当起者无有是处。为分别故。设使起者。若小若相似若胜。若当小者。不能得正决定。所以者何。不以衰退。未成道得正决定。应以胜进势力道得正决定。若相似者。亦不能得正决定。所以者何。先不以此道得正决定。如初刹那。后刹那亦尔。如初刹那。留难停住不得正决定。后众多刹那。亦留难停住不得正决定。如初刹那不能取圣道。后众多刹那亦不能取圣道。问曰。若然者修道中。若以下心。亦不能取圣道。答曰。见道异本曾得道异。若当胜者。亦不能得正决定。所以者何。前者则非世第一法。问曰。若非者为是何法。答曰。是增上忍。后是世第一法。问曰。以何等故修道中若相似若小。能与无漏作次第。见道唯胜。答曰。修道是本曾得道不多用功力。而现在前。是以若相似若小。能作次第。见道是未曾得道。多用功力乃现在前。是以必用。胜者世第一法。于世第一法因威势。因者共生因。相应因。相似因。三因者是总说义。若别说者。过去于过去。二因相应共生。过去于未来一相似因。未来于未来。二因相应共生。现在于现在二因相应共生。现在于未来一相似因。不障碍生得法。是威势缘。

  世第一法当言退。当言不退。乃至广说。问曰。何故作此论。答曰。前已说世第一法体性所以界地根一心。未说不退。今欲说故而作此论。或有说。世第一法是退者。为止彼人意故。又欲去他义显自义与法相相应故。问曰。世第一法。当言退。当言不退耶。答曰。不退。问曰。云何不退。应说其所以。不可但以言故。此义便立。答曰。世第一法。随顺谛。转近谛。垂入谛。云何随顺谛。随顺见道故。云何转近谛。转近见道故。云何垂入谛。垂入见道故。复有说者。随顺道谛。转近道谛。垂入道谛。复有说者。随顺苦法忍。转近苦法忍。垂入苦法忍。世第一法。于苦法忍有二种转近。一随顺转近。二垂入转近。彼中间不起不相似有漏心。使苦法忍不现在前。问曰。世第一法是有漏心。向言不起不相似有漏心苦法忍是不相似心。何以言有漏是不相似心无漏是相似心耶。答曰。世第一法。恶贱有漏心。以恶贱故。言不相似。无漏言相似。犹如有人为自亲里之所苦恼。亲近他人作亲里想。于自所亲作他人想。彼亦如是。复有说者。世第一法。苦法忍同办一事故。所谓舍凡夫事。得住圣法。犹如士夫渡河渡谷渡山渡坑。乃至广说。渡河者。从此至彼。渡谷者。从此岸至彼岸。渡山者。从此山至彼山。渡坑者。从高至下从下至高。犹如有人从高上堕。未至地顷。便作是念。欲还本处得如意不。答曰。不得。假使彼人。若以神足。若以咒术。若以药草。还至本处可有是事。住世第一法时。无有一法能障苦法忍使不现前。譬如阎浮提有五大河。一名恒伽。二名夜摩那。三名萨罗由。四名阿夷罗跋提。五名摩醯。流趣大海。乃至广说。问曰。前喻后喻有何差别。答曰。无有差别。所以者何。欲因二喻以明一义令分明故。复有说者。前者以内法具为喻。后者以外法具为喻。复有说者。前喻为止内留难法。后喻为止外留难法。复有说者。前喻为止不如法事。后喻为显如法事。彼五河流趣大海。无能制者无能遮者。无能住者无能移者。彼五大河流趣大海。颇有人能遮住者不。答曰。无也。若以神足咒术药草。使彼大河停住不流。未足为难。无有一法能障世第一法使苦法忍不现在前。造此经时在于东方。此五大河在于东方。故以为喻。复有四大河。从阿耨达池出流趣大海。一名?伽。二名辛头。三名博叉。四名私陀。彼?伽河从金象口出。绕阿耨达池一匝流趣东海。彼辛头河从银牛口出。亦绕大池一匝流趣南海。彼博叉河从琉璃马口出。绕大池一匝流趣西海。彼私陀河从颇梨师子口出。绕大池一匝流趣北海。彼?伽河有四大河。以为眷属。一夜摩那。二萨罗由。三阿夷罗跋提。四名摩醯。彼辛头河亦有四大河。以为眷属。一名毗婆奢。二名伊罗跋提。三名奢多头。四名毗德多。彼博叉河有四大河。以为眷属。一名婆那。二名毗多罗尼。三名朋?。四名究仲婆。彼私陀河亦有四大河。以为眷属。一名萨梨。二名毗摩。三名那提。四名毗寿波婆。此中唯说广大有名字者。然彼四河各有五百眷属。合有二千流趣大海。颇有人能遮住者不。答曰。不能。无有是处。以分别故假使有人。以神足咒术药草。能令彼河停住不流。未足为难。无有一法能障世第一法使苦法忍不现在前。复次世第一法。与苦法忍。作次第缘。此文是根本义第一答。所以者何。彼世第一法生时。能与苦法忍次第缘果。若此法能与彼法次第缘果者。此法无有众生。若法若咒术药草。若佛若辟支佛若声闻。能作障碍。使第二刹那不现在前者。无有一法速于心者。能于尔时为作障碍。使不能得正决定。彼言无有一法速于心者。即苦法忍相应心是也。作义者说曰。以何次第故。世第一法不当言退。答曰。或有说者。根本牢固故。彼行者修布施时。悉以回向解脱持戒不净安般念处七处善暖顶忍亦回向解脱。是名根本牢固。复有说者。世第一法后次生见道。无有退见道者。彼亦不退。复有说者。世第一法后次生忍智。无有退忍智者。彼亦不退。复有说者。世第一法后。乃至断非想非非想处见道所断结。无有退非想非非想处见道所断结者。彼亦不退。复有说者。世第一法。是胜进分善根。无有退胜进分善根者。暖法有三种。退分住分胜进分。顶亦有三种。忍有二种住分胜进分。世第一法。有一种。谓胜进分。问曰。此皆是达分善根。何以说三种。答曰。名数异耳。如定犍度说。此善根有三种。于此善根退者名退分。不退不进名住分。胜进者名胜进分。彼说三种。此说达分善根。名数异耳。复有说者。此善根是一刹那。无有退半刹那者。问曰。颇有二圣人同生一处。于世第一法。一成就。一不成就耶。答曰。有。一依初禅得正决定。二依第二禅得正决定。彼俱命终生二禅中。彼依初禅得正决定。则不成就。所以者何。以离地故失。依二禅者。彼则成就。问曰。颇二阿罗汉俱在欲界中。于世第一法。一成就。一不成就耶。答曰。有。一依初禅得正决定。二依二禅得正决定。彼俱命终。生二禅中阴中得阿罗汉果。彼依初禅得正决定者。则不成就。所以者何。以离地故失。问曰。颇有圣人不成就世第一法。成就世第一法解脱得耶。答曰。有。依初禅得正决定。彼命终生二禅中。以离地故。不成就世第一法。彼成就世第一法解脱得。彼得以二禅所摄故。若命终生三禅以上。则不成就世第一法。问曰。颇有圣人不成就世第一法。亦不成就解脱得耶。答曰。有。依初禅得正决定。彼若命终。生第三禅以上。则不成就世第一法及解脱得。

  如经说。诸比丘。我不见一法速疾回转过于心者。难以喻知。乃至广说。问曰。言速疾回转者。为于世耶为于缘耶。若于世者。一切有为法。亦随世速疾回转。不但心也。若于缘者。诸心心数法受缘。亦速疾回转。不但心也。答曰。此中亦说世速疾回转。亦说缘速疾回转。谓一身中非谓一刹那也。若一刹那言速疾回转者。则有少分速疾回转。少分不速疾回转。亦无于缘速疾回转。所以者何。如说若法能缘彼法。或时不缘。无有是事。是以说世之与缘速疾回转。谓一身中非谓一刹那。彼一身中。或生善心或时染污。或时不隐没无记。或依眼生。乃至依意生。若缘色生乃至缘法生。问曰。若于世于缘。名速疾回转者。心心数法。亦于世于缘。速疾回转。何以独言心耶。答曰。或有说者。此是世尊有余之说。亦是世尊为化众生。简略之说。复有说者。于心法中谁为最胜。所谓心也。是以说心。犹如王来余人亦来。以王胜故但言王来。复有说者。以因心故名为心数。是故说心。以心大故数法亦名大地。是故说心。复有说者。若修证心通法时。彼无碍道唯缘于心。是故说心。复有说者。心是远行法。如说。

  独行远逝  不在此身  若能调伏
  是世梵志

  复有说者。心为尊导。如说。

  心为前导  心尊心使  中心念善
  亦言亦行  安乐自追  如影随形

  或有说者。心犹如王。如说。

  第六增上王  此染彼亦染
  无染而生染  染者名愚小

  复有说者。心名城主。如说。比丘当知。言城主者即有漏识。复有说者。心是内法。遍一切处。能有所缘。内者。内入所摄。遍者。从阿毗地狱上至有顶。能有所缘者。缘一切法。复有说者。能起善不善尸罗。如说。善不善尸罗。皆因心起。复有说者。心起恶法生恶道中。心起善法生天人中。如世尊言。诸比丘。都提夜子叔迦摩纳婆。以向如来生恶心故。身坏命终。如掷真珠顷当堕恶道。比丘都提夜子叔迦摩纳婆。以向如来起善心故。如掷真珠顷身坏命终。当生善道。复有说者。此心为主。多所统摄。如说。此五情根各行境界。心悉能行种种境界。复有说者。如心行于缘。数法皆随。犹如雄鱼。其所住处雌鱼皆随。复有说者。心是数法所依之处。复有说者。心所依受身之处无不有心。数法不尔有增有减。复有说者。若心不调伏。不守护。不净修。数法亦尔。若心调伏守护净修。数法亦尔。复有说者。若心不伏数法不伏。以不伏故。流行色声香味触法。若心折伏数法亦伏。以折伏故不行色声香味触法。如滤水筒。上开则漏上闭则止。彼亦如是。复有说者。世尊先说心速疾回转。当知余有缘法。亦速疾回转。如经说。我不见一法速疾回转过于心者。难以喻知。问曰。如余经说以猿猴为喻。今何故言难以喻知。答曰。或有说者。此经难以喻知。不言不以喻知。所以者何。非凡人能作。不易作。不过时作。非无慧者作。非凡人作者。唯佛能作。不易作者。用功能作。不过时作者。佛日出世。尔时能作。非无慧作者。非粗心乱意之所能作。又非凡作者。能知善心起住灭相。亦知出入及知方便。如佛缘觉及诸弟子。善于总相别相。复有说者。言难以喻知者。喻若同若相似。同者。如说心速疾回转。其犹如受。此是心法。经先已说。若非心法。喻不相似。复次难以喻知者。不以少功而能得知。复次难以喻知者。如心速疾能有所缘。彼喻亦尔。而无有法与心等者。犹如猿猴。从一枝至一枝顷。心想回转。有百千刹那。尊者波奢说曰。世尊为化众生。还以心喻心。彼猿猴轻躁躁动皆心所为。问曰。彼心可以一法为定喻不。答曰。或有说者。有谁能作。唯佛能作。但无能知者。如佛化作一刹那以喻心而无知者。是故比丘应善知心。应善知心回转。乃至广说。问曰。善知心善知心回转。有何差别。答曰。或有说者。无有差别。言善知心即是善知心回转。复有说者。有差别。若观心总相是名善知心。观心别相是名善知心回转。复有说者。若观心。是名善知心。若观数法。是名善知心回转。复有说者。若观心念处。是名善知心。若观法念处。是名善知心回转。复有说者。若观识阴。是名善知心若观余阴。是名善知心回转。复有说者。若观意入。是名善知心。若观余入。是名善知心回转。复有说者。若观七识界。是名善知心。若观余界。是名善知心回转。复有说者。若观心自相。是名善知心。若观心所缘行处。是名善知心回转。复有说者。若观识。是名善知心。若观识住处。是名善知心回转。尊者波奢说曰。若知有欲心是名善知心。若知转离欲心是名善知心回转。如有欲心转离欲心。有瞋心转离瞋心。有痴心转离痴心。散乱心摄心。懈怠心精进心。有掉心无掉心。少心多心。有染心无染心定心不定心。修心不修心。解脱心不解脱心。系心不系心。当知亦如是。尊者佛陀提婆说曰。世尊言善知心回转者。即是善知心异名说耳。如定犍度说。我弟子中善知心回转。摩诃般特迦是也。此即说心念处。名善知心回转。

  问曰。颇住一刹那顷。当得世第一法。不当得所依缘耶。当得所依缘不当得世第一法耶。亦当得世第一法及所依缘耶。亦不当得世第一法及所依缘耶。答曰。有。应作四句。若依未来禅。当得正决定。住增上忍一刹那顷。当得世第一法。不当得所依缘者。除未至禅所摄世第一法现在前及所依缘。谓诸余未来世第一法也。当得所依缘。不当得世第一法者。谓初禅二禅三禅四禅所摄世第一法所依缘也。当得世第一法及所依缘者。谓未来禅所摄世第一法现在前及所依缘也。亦不当得世第一法及所依缘者。谓初禅二禅三禅四禅所摄世第一法。诸余所依缘。问曰。颇住一刹那顷当得世第一法缘有缘法耶。当得缘无缘法耶。当得缘有缘无缘法耶。不当得缘有缘无缘法耶。答曰。有。住增上忍应作四句。初句者。谓世第一法。能缘心心数法也。第二句者。谓世第一法。能缘色心不相应行也。第三句者。谓世第一法。能缘心心数法色心不相应行也。第四句者。除上尔所事。

  彼作经者说世第一法。凡作七论。五是根本。二因论生论。五根本者。从云何世第一法。乃至根相应。二因论生论者。谓当言一心当言不退。造毗婆沙者。因此造论广现多文。

  阿毗昙毗婆沙论卷第二


大正藏第 28 册 No. 1546 阿毗昙毗婆沙论

阿毗昙毗婆沙论卷第三

  迦旃延子造 五百罗汉释

  北凉天竺沙门浮陀跋摩共道泰等译

  杂犍度世第一法品之三

  云何顶法云何顶法退。云何暖法乃至广说。问曰。此中逆说凡夫所得法。说世第一法已。何以不次说忍耶。答曰。或有说者。彼作经者意欲尔。乃至广说。复有说者。应说云何为忍。以何等故名忍。当云何系乃至广说。而不说者。有何意耶。答曰。此是有余之说简略之义。复有说者。先已说忍而不彰显。如先说。若后心心数法。胜者前者。则非世第一法为是何耶。答曰。增上忍是名说忍。复有说者。若佛经说此中便说。若经不说此中不说。佛经无说忍处是故不说。说曰。如增一阿含中说。若不成就六法。则不能远尘离垢得法眼净。云何为六。一不乐闻法。二虽闻法不摄耳听。三不为知解。四所未得法不方便勤求。五所得法不善守护。六不成就顺忍。若成就六法则。能远尘离垢。得法眼净云何为六喜乐。闻法。乃至成就顺忍。问曰。彼经虽说顺忍。不说是顺谛忍。答曰。顺忍顺谛忍。有何差别。因论生论。以何等故。忍言顺谛。忍暖顶不耶。或有说者。如说忍言顺谛。暖顶亦应说。而不说者。当知皆是有余之说。复有说者。顺者言随顺。彼忍善随顺。暖顶不尔。复有说者。暖法能止缘谛增上愚。顶止中愚。忍止下愚。以止身中愚故。生世第一法。复有说者。暖法能生缘谛下明。顶生中明。忍生上明。以此身中有缘谛明故。能生世第一法。复有说者。暖法于阴悦适。顶法于宝悦适。忍法于谛悦适。以观圣谛身中悦适故。能生世第一法。复有说者。忍于一切时。与见道相似。如见道一切时唯法念处现在前。彼忍亦尔。暖顶不尔。所以者何。先修法念处。后增长三念处。展转现在前。是故不相似也。忍修习法念处。唯增长法念处。以与见道相似故。名顺谛忍。暖顶不尔。不名顺谛。复有说者。忍法侧近见道。暖顶不如。复有说者。忍法亦多相续。亦一刹那现在前。顶暖唯多相续现在前。复有说者。忍法唯一定意。暖顶不尔。复有说者。忍法正观不杂。暖顶有杂。或时起欲界善根。复有说者。忍法正观。不多不广。而能随顺趣向涅槃。暖顶正观。亦多亦广。亦能随顺趣向涅槃。此中应说转买摩尼宝喻。以如是等众因缘故。忍名顺谛。暖顶不得名顺谛。

  是暖顶及下中忍。行十六行。缘四真谛。增上忍。行四行。缘苦谛。复有说者。增上忍缘道谛。问曰。忍为缘何法得正决定。答曰。或有说言缘于道谛。问曰。若然者云何不缘行倒错耶。若缘行倒错。云何不为得正决定而作留难。答曰。假令缘行倒错。于正决定。不作留难。所以者何。于此善根。修习缘行。先有径路。是以入圣道时。于此缘行。自在能用。如见道中。先起欲界忍智道。次生有顶忍智道。彼有顶忍智道。后复还生欲界忍智道观苦行。后复生观习行。乃至广说。如此皆名缘行倒错。不以缘行倒错。便为见道。而作留难。何以故。以于见道修习缘行先有径路故。忍亦如是。于得正决定。不作留难。诸作是说。缘道谛增上忍。后得正决定。彼有三心。应同一缘一行。所谓世第一法。苦法忍苦法智。二心应同一行。不同一缘。谓苦比忍苦比智。二心同于一缘。不同一行。谓习法忍习法智。评曰。应作是说。应缘苦谛增上忍。后得正决定。彼见道是猛健善根。虽缘行倒错。于正决定。而无留难。彼忍是世俗有漏善根。其性羸劣。若缘行倒错。则与见道。而作留难。如实义者。应观苦增上忍。后得正决定。非先观道忍后得正决定。增上忍行苦行缘苦。而忍方便道广行十六行。缘四真谛。彼行者正观欲界苦。观色无色界苦。欲界行集。色无色界行集。欲界行灭。色无色界行灭。断欲界行道。断色无色界行道。如是三十二心。是名下忍。行者后时渐渐减损行及缘。复更正观欲界苦色无色界苦。乃至观断欲界行道。除观断色无色界行道。从是名中忍。复更正观欲界苦。观色无色界苦。乃至观色无色界行灭。除减一切道。复更正观欲界苦色无色界苦。乃至观欲界行灭。除色无色界行灭。复更正观欲界苦。乃至观色无色界行集除一切灭。复更正观欲界苦。乃至观欲界行集。除色无色界行集。复更正观欲界苦色无色界苦。除一切集。复更正观欲界苦。除色无色界苦。复更正观欲界苦常相续不断不远离。如是观时。深生厌患。复更减损。但作二心。观于一行。如似苦法忍苦法智。如是正观。是名中忍。彼复以一心。观欲界苦。是名上忍。后次生世第一法。世第一法后。次生苦法忍。譬如有人。欲从己国适于他国。多有财宝及诸生业之具。不能持去。以此财物。转以易钱。犹嫌其多不能持去。以钱易金。犹嫌其多不能持去。以金复易多价宝珠。持此宝珠。随其所安。往适他国。如是行者。乃至渐舍。相续不离。生于上忍。忍后次生世第一法。世第一法后。次生苦法忍。诸言缘苦忍后得正决定。彼四心须同一行一缘。所谓增上忍。世第一法。苦法忍。苦法智。二心同一行。不同一缘。所谓苦比忍。苦比智。二心同一缘。不同一行。所谓集法忍集法智。是故如此说者好。问曰。世第一法。为有上中下不。答曰。无也。不得一人心中有。多人心中乃有如尊者舍利弗。是上目连是中。其余声闻是下。性分亦有上中下。佛为上。缘觉为中。声闻为下云何名顶。以何等故名顶。尊者瞿沙说曰。有二种达分善根。一是欲界所谓暖顶。二是色界所谓忍及世第一法。欲界中下者是名为暖。上者名顶。色界中下者名为忍。上者名世第一法。评曰。彼不应作是说此尽是色界法。是修法住定地法。能行圣行法。如是说者好。问曰。何以言顶法耶。答曰。色界善根。有动者有不动者。有住不住。有难无难。有断不断。有退不退。诸彼动者。诸不住有难有断有退者有二。下者是暖。上者是顶。诸彼不动住无难不断不退者有二。下者是忍。上者是世第一法。复有说者。应言下顶。所以者何。在下暖法顶故。复有说者。犹如山顶。故名为顶。如山顶之道人不久住。若无诸难。必过此山。到于彼山。若遇诸难即便退还。如是行者。住顶无久住者。若无诸难。必到于忍。若有诸难。还退到暖。是以犹如山顶。故名为顶。复有说者。胜于暖法。故名为顶。云何为顶。欢喜于佛法僧。生下小信。乃至广说。

  问曰。何以故。言此信为下小耶。答曰。如尊者瞿沙说。此暖顶二达分善根。是欲界法故言下小。复有说者。此住不久停故。故言下小。复有说者。此信当言异信。何以故。异于色界定地修地行圣行暖法故。故名为异。于佛僧。生下小信。是缘道谛信。于法生下小信。是缘灭谛信。问曰。如顶能缘四谛。此中何以唯说缘二谛信。不说缘苦集信耶。答曰。或有说者。此中说名义最胜法故。于此四谛何者最胜。所谓灭道。何以故。此二谛清净无过故。复有说者。此二谛是妙是离。复有说者。此二谛能生信处。复有说者此二谛有二义。一可信。二可求。复有说者。为生受化者。信乐心故。若世尊说。苦集是可敬信者。则无受化者。何以故。彼受化者。当作是念。此是烦恼恶行。邪见颠倒。何可敬信。而我等常为此苦之所逼迫。若世尊说灭道。是可敬信。彼受化者。心生欣乐。是故灭道最胜可信。复有说者。此灭道有可信敬事。一乐观在前。二无心舍离。复有说者。信佛信僧说缘道信信法是缘三谛信。若如是者则说尽缘四谛信也。如说波罗延摩纳婆等。能于佛法僧。生下小信。是名顶法。彼作经者。引经为证。问曰。如住顶时。亦信阴亦信三宝亦信谛。以何等故。世尊为摩纳婆等。但说信宝。不说信阴谛耶。答曰。或有说者。彼摩纳婆等。非不信苦集谛。但不信三宝。以不信故。佛故为说。复有说者。彼为苦所困。欲求离苦。往诣佛所。如说偈。

  为苦所逼诸众生  不知离苦来诣佛
  愿示法要除众患  犹如热时入凉池

  如实能离苦者。唯有灭道。彼有二义可信。一常乐观。二常喜求。复有说者。信佛说缘二谛信。信僧说缘道谛信。信法说缘灭谛信。复有说者。信佛说缘四谛信。信僧说缘道谛信。信法说缘三谛信。复有说者。三宝是生信敬处是以说之。复有说者。随行者意悦适故是以说之。若于阴生悦适是名为暖。于宝生悦适是名为顶。于谛生悦适是名为忍。

  问曰。如顶体性。是五阴。何以世尊为波罗延等。以信名说。为诸新学比丘。以慧名说。答曰。或有说者。唯佛世尊决定明解法相。亦知所应作事。非余所及应为众生而说何法。即便说之。复有说者。以波罗延等。未住所作地。未入佛法中。未得舍摩他。未有渐次闻他天言生信。来诣佛所。尔时世尊。因彼善根欲令增长故。以信名说。彼诸新学比丘。与上相违故。即慧名说。复有说者。随他乏少为饶益故。如波罗延等乏少于信。释种比丘乏少于慧。是以波罗延等。说信以饶益之。释种比丘。说慧以饶益之。复有说者。为止谄曲愚痴意故。波罗延等。虽复聪明。乏少于信。无信之慧。能增长谄曲。是故为波罗延等。说信止其谄曲。新学比丘释种出家。虽少有信而乏于慧。无慧之信增长愚心。是故为新学比丘。说慧止其愚心。复有说者。世尊说法。受化者二种。有利根。有钝根。为利根者说信。为钝根者说慧。以波罗延等利根故说信。新学比丘等。钝根故说慧。如利根钝根。内因力外缘力内分力外分力。内正观思惟增益外从他闻法内增益。无愚无贪修不修损身见聚处不损身见聚处。当知亦如是。

  云何顶法退乃至广说。问曰。以何等故说顶有退。不说暖退。答曰。或有说者如说顶退。亦应说暖退。而不说者。当知皆是有余之说。复有说者。行者在顶之时。多诸留难。有三时诸烦恼业。多诸留难。如从顶至忍。尔时恶道诸烦恼业。多作留难。所以者何。彼诸烦恼。而作是念。若彼行者。已到于忍。我复于谁身中当生果报。离欲界欲时。彼欲界诸烦恼业。多作留难。所以者何。诸烦恼业。而作是念。若彼行者。出于欲界。我复于谁身中。生于果报。离非想非非想处欲时。受未来有诸烦恼业。多作留难。所以者何。诸烦恼业。而作是念。若彼行者。离欲已彼更不受身。我复于谁身中。生于果报。行者于此三时。多诸留难。是故说顶有退。不说暖退。复有说者。行者尔时生大忧恼犹如有人。见珍宝藏。见已欢喜作是思惟。我今永断贫穷根本。后欲取时忽然还灭。彼人尔时于此宝藏生大忧恼。如是行者。住顶法时。自念不久。当得于忍。永断恶道。心生欢喜。后便还退生大忧恼。复有说者。若说顶有退。当知亦说暖有退。复有说者。以顶法不久住故是以有退。复有说者。欲得忍时大获重利。犹如圣人不堕恶道。得忍之时亦复如是。如沙门二十亿九十一劫不堕恶道。与上相违名失重利。

  云何顶退。答曰。犹如有人。亲近善知识。从其闻法乃至广说。何以复作此论。答曰。前虽说顶体相未说云何得顶云何失顶。今欲说之故作此论。犹如有人。亲近善知识者。说亲近善友。从其闻法者。听随顺方便法。内正观思惟者。自身修行正行。信佛菩提。信善说法。信僧清净功德。是说信宝说色无常。乃至说识无常。是说信阴。知有苦集灭道。是说信谛。彼于余时。不亲近善知识者。亲近恶友。不从他闻法者。不听随顺方便法。不正观思惟者。自身行邪行。失此信法。是名顶退。问曰。顶退体相为是何耶。答曰。是不成就性。不隐没无记。心不相应行。行阴所摄。复有说者。是不信体性。所以者何。有信便得。无信便失。复有说者。以何使缠。而退顶法。即彼使缠性。如是说者。亦是染污性。复有说者。若法随顺退法即是其性。若然者一切诸法。尽是退性。何以故。一切诸法。与威势缘故。尊者佛陀提婆说曰。无所有性。是退性。强生分别。无有相对。彼善根和集名顶。善根离散名退。复有何性。犹如有人多诸财物。他人劫去。后便贫穷人问之言。汝今贫穷为是何性。彼人答言。我本有财。他人劫去今唯贫穷。当有何性。又如有人衣裂。他人问言。汝今衣裂为是何性。彼人答曰。衣本完坚今者破裂。更有何性。又如有人身本着衣。人夺其去。他人问言。汝今裸形无衣为是何性。彼人答言。我本着衣。他人夺去。今者裸形无衣当有何性。如是行者善根和集之时名之为顶。后若离散名之为退。当有何性。是故无所有性是名退性。评曰。不应作是说。如前说者好。顶退是不成就性。不隐没无记。心不相应行。行阴所摄。

  问曰。如说信佛菩提。是名信佛。乃至广说。以何等故世尊。或说信宝。或说信阴。或说信谛。答曰。或有说者。佛于法明了。乃至广说。复有说者。随众生愚处。佛随其所愚而解说之。复有说者。受佛化者有三种。一多疑心。二染著于我。三为见所覆。为疑者说。宝为染着我者说阴。为见所覆者说谛。

  云何暖法。乃至广说。以何等故名暖。答曰。或有说者。智缘境界。能生于暖。烧烦恼薪。犹如火攒。上下相依。生火烧薪。复有说者。以有智知有能生暖智。令有萎悴。犹如夏时聚花为?花生暖气。还自萎悴。复有说者。智生依阴。在阴智火。还烧于阴。犹如两竹相摩生火还烧竹林。尊者瞿沙说曰。求解脱智火。彼最在初。如火以烟在初为相。无漏智火。亦以暖法在先为相。如日明相在初为相。无漏智日。亦以暖在初为相。是故名暖。云何为暖。于正法毗尼中。生信爱敬。乃至广说。问曰。若然者。说于正法毗尼中生信爱敬。尽得暖耶。答曰。不然。何以故。暖者乃是色界修地定地。能行圣行所摄。于正法毗尼中。生信爱敬者也。彼正法者。说缘道谛信。毗尼者。说缘灭谛信。问曰。暖能缘四谛。何以但说缘灭道谛信。答曰。或有说者。灭道于谛中最胜故。应如先顶中广答。复有说者。灭道是可归依处。是以故说。复有说者。正法说缘三谛信。毗尼说缘灭谛信。是亦名暖。能缘四谛。彼作经者。引经为证。如说佛告马师满宿比丘。我有四句法。当为汝说。为欲知不当恣汝意。彼二人言。我等今者便为非器。何用知为。乃至广说。问曰。佛深知彼人不堪受法。何故告言当恣汝意。答曰。或有说者。人谓彼人无教化者。所以造作众恶。而自毁坏。是以如来。举手语言。我所应作。今已作之。而汝自行邪行。以自毁坏。非我不教化之过。复有说者。为止外道诽谤故。所以告言当恣汝意。若当如来不告彼者。诸外道等。当作是谤。云何大悲。于弟子众。有随顺者。说法教化。不随顺者。不说法教化。若当如来告彼人者。诸外道等。不生诽谤。复有说者。为止诸释。不信心故。若当如来不告彼者。尔时诸释生不信心。云何悉达。不为亲族说法教化。心怀嫉妒。将虑彼人共己相似。若其如来告彼人者。诸释尔时便更不生不信之心。复有说者。彼人自行邪行。如来以彼。即为证人。而语之言。汝本在家。及今出家。自行邪行。非是我过。尔时如来。即以软语。面前责数。是故告言当恣汝意。复有说者。为生彼人将来善根故。佛知彼人。而今虽复不能受化。将来必生追悔善根。所以者何。彼人作是念。彼大悲者。恣我意。而我不受。非如来过。能生如此追悔善根。以此缘故。必出恶道。复有说者。佛知彼人于此命终必生龙中受大苦痛。便作是念。我本从何来生此间。自知本在佛法出家。次作是念。无化我者。我今应往作不利益事。破坏佛塔及诸精舍。杀诸比丘。当于尔时。佛神力故。有如来像。当立其前而告之言。马师满宿。我有四句之法。汝欲知不当知。今苦汝等过。非我咎也。我应作者。皆已作之。而汝今者。自为邪行。欲止彼龙瞋恚缠故。令守护佛法。是以告言当恣汝意。问曰。云何名四句法。答曰。或有说者。是四谛法。何以故。彼二人以不见谛故。造斯恶行。复有说者。四念处是。何以故。彼二人以颠倒故。造斯恶行。复有说者。四正勤是。何以故。彼二人者。多懈怠故。造斯恶行。复有说者。四如意足是。何以故。彼二人者。不能积集诸善故。造斯恶行。复有说者。四圣种是。何以故。彼二人者。贪着利养故。造斯恶行。复有说者。四沙门果是。何以故。彼二人者。实不得沙门。而言我得四沙门果。故造斯恶行。复有说者四善是(一善知界二善知入三善知缘起四善知处非处)。何以故。彼二人者。愚于因果故。造斯恶行。复有说者。如杂阿含中说偈。

  贤圣法中善言最  二常爱言远不爱
  三常实语离虚妄  四常法言远非法

  是名为四。复有说者。如增一阿含所说。无贪无恚正念正定是名为四。彼作是言。我今何用知是法为。世尊告言。汝愚痴人远离我法。乃至无有少许暖法。问曰。彼二人者何以作如是说。我今何用知是法为。答曰。或有说者。彼人自知非是法器趣向善道。犹为非器。况趣涅槃。当是器也。复有说者。诸邪恶行。在彼身中。数数犯禁。自知此身非是法器瓦石可令生牙。我今此身。终不能生解脱法分。复有说者。彼人已作决定业故。复有说者。彼人已近报果法故。彼人恶道报相。已现在前。乃至十指水流而出。复有说者。佛记彼人当成辟支佛菩提。彼作是念。何烦如来。为我说法。我于现世。终不能得入正决定。以是等众因缘故。彼作是言。我今何用知是法为。世尊告言。远离我法愚痴人。于我正法毗尼中。乃至无有少许暖法。问曰。有众多毗尼。有时毗尼有方毗尼。有种性毗尼。有家法毗尼。有罚罪毗尼。有犯毗尼。有明毗尼。有圣毗尼。有欲瞋痴毗尼。此中为说何者毗尼耶。答曰。或有说者。此中说圣毗尼。复有说者。此中说欲瞋痴毗尼。问曰。诸不得暖法。一切皆与马师满宿同耶。答曰。不一切也。众生凡有三种。一有期心。二除期心。三断期心。有期心者。清净持戒者是也。除期心者。所作已办阿罗汉是也。断期心者。犯戒者是也。以彼无有期心。无除期心。但有断期心。是以世尊。而呵啧之。其余众生。断期心者。亦与彼同。如说乃至无有少许暖法。问曰。此暖善根。最胜微妙。住寂静地。今者何以言少耶。答曰。以于达分善根中最是微小故言为少。复有说者。以是见聚善根后边生故。故言少许(见聚善根者谓安般不净四念处也)。此四种善根。所谓暖法顶法忍法世第一法。名为达分。亦名观谛。亦名修治。亦名善根。言达分者无漏圣道。是达此善根。随顺彼法。羽翼彼法。是彼法性分。故言达分。观谛者。以无常等行观谛察谛。故名观谛。修治者。为求圣道及果修治。此身除去秽恶。欲为法器。犹如农夫为求子实修治田地除去恶草。彼亦如是。故名修治。言善根者。圣道言善。涅槃言果。此诸法等。是彼初基始立之本。故名善根。问曰。此暖等善根。有何差别。答曰。暖法能止缘谛增上愚。乃至能止身中愚。故生世第一法。复有说者。暖法能生缘谛下明。乃至身中有缘谛明。故生世第一法。复次暖法。能生缘谛下信。顶法生中信。忍法生上信。以身中有此信故。能生世第一法。复次暖法。于阴悦适。乃至身中悦适故。生世第一法。复有说者。暖是念处所入处。顶是暖法所入处。忍是顶法所入处。世第一法。是忍所入处。如是次第无间亦如是。尊者瞿沙说曰。此善根二是欲界。所谓暖顶。二是色界。所谓忍世第一法。评曰。不应作是说。此是色界故。定地修地。能行圣行所摄法。如是说者好。问曰。暖法有几种。乃至世第一法几种。答曰。或有说者。暖法有三种。谓下下下中下上。顶法有三种。中下中中中上。忍有二种。上下上中。世第一法有一种。谓上上。此四善根以三言之。暖是下。顶是中。忍世第一法是上。复有说者。暖有二种。谓下下下中。顶有三种。谓下上中下中中。忍法有三种。谓中上上下上中。世第一法有一种。谓上上。此善根以三言之。暖是下。顶是下中。忍是中上。世第一法是上。尊者瞿沙说曰。暖有三种。下下下中下上顶有六种。下下乃至中上。忍有八种。下下乃至上中。世第一法一种。谓上上。若以三言之。暖法一种。谓是下顶有二种。谓下中。忍有三种谓下中上。世第一法有一种谓上。

  得暖法亦舍。舍有二种。离界地时。及退时舍。退时舍者。作无间业。能断善根。亦堕恶道。复有何善利。已为涅槃。作决定因。如吞钩饵法。得顶法亦舍。舍有二种。离界地时。及退时。退时舍者。作无间业。亦堕恶道。复有何善利。更不断善根。若然者。提婆达多。不得顶法耶。如偈说。

  无德受供养  是名为凡小
  有善皆忘失  是名为顶退

  此偈当云何通。答曰。此说得退。复有说者。世尊如顶。彼以恶心向佛。堕于恶道。故言顶堕。得忍亦舍。舍有一种。离界地时。舍彼善根无退。不作无间业。不断善根。复有何善利。不堕恶道。得世第一法亦舍。舍有一种。离界地时舍不退。所以者何。此善根性是不退。不作无间业。不断善根。不堕恶道。复有何善利。彼次第得正决定。复有说者。得暖法亦舍。舍有二种。离地界时。及退时。退时舍者。作无间业。亦堕恶道。复有何善利。唯不断善根。若然者提婆达多。不得暖法。何以故。彼断善根故。得顶法亦舍。舍有二种离地界时。及退时。退时舍者。堕恶道。复有何善利。不作无间业。不断善根。得忍亦舍。舍有一种。离界地时。彼善根无退。不作无间业。不断善根。不堕恶道。复有何善利。不染着我。问曰。若然者尸利掘多安仇利摩罗萨遮尼揵子。便为不得忍。何以故。染着我故。答曰。彼不染着我。以论义故。言有我耳。问曰。彼与如来。竞诤论我。云何乃言不染着我耶。答曰。彼以不断我见暂现在前。非染着也。世第一法得亦舍。离界地时舍。余如先说。西方人。作此论言暖善根。有何意趣。为何所依。有何因缘何法。有何果。有何依。有何报。有何善利。为行几行。为缘名生。为缘义起。为是闻慧。为是思慧。为是修慧。为欲界系。为色无色界系。为有觉有观。为无觉有观。为无觉无观。为乐根相应。为喜舍根相应。为一心。为众多心。为退为不退。乃至世第一法亦如是。问曰。暖有何意趣。答曰。所有布施持戒。乃至上忍善根。尽以回向解脱。是其意趣。为何所依者。依色界定起。有何因缘者。于自地前生善根。是相似因。缘何法者。缘四真谛。有何果者。顶近于暖。是功用果。有何依者。自地相似。后生善法。是其依果。有何报者。谓色界五阴。有何善利者。或有说者。是涅槃决定因。复有说者。不断善根。为行几行者。行十六行。为缘名生为缘义生者。当言缘义生。为是闻思修慧者。当言是修慧。欲色无色界系者。当言色界系。有觉有观无觉有观无觉无观者。当言三行。为何根相应者。当言三随所应说。为一心为众多心者。当言多心。为退不退者。当言退忍。于顶近者。是功用果。顶有何善利。或有说者。不断善根。或有说者。不作无间业。余如暖说。世第一法。于忍近者。为功用果。忍有何善利。有此善利。不堕恶道。复有说者。不染着我亦不退。其余如顶。世第一法。缘苦苦法忍。是功用果世第一法。有何善利次第。得正决定。行四行。当言一心不退。其余如忍生暖法时。若苦集道谛。现在一法念处。未来修四念处。现在行一行。未来修四行。取其同性。非不同性。若缘灭谛。现在一法念处。未来修一法念处。现在一行未来四行。增长暖法。以下增长中。以中增长上时。若缘苦集道谛。现在四念处。展转现在前。未来四。现在一行未来十六。若缘灭谛。现在法念处。未来四。现在一行未来十六。问曰。以何等故。初生暖法时。未来同性者。修非不同性。增长暖时。未来同性。不同性修。答曰。初生时。以行观谛。未曾得彼种而得。增长时。以行观谛。已曾得彼种而得。是以具修。初生顶时。缘苦集灭道。现在一法念处。未来四。现在一行。未来十六。增长时。下增长中。中增长上。若缘苦集道谛。四念处展转现在前。未来四。现在一行未来十六。若缘灭谛。现在一法念处。未来四。现在一行未来十六。初生忍。及增长时。现在一法念处。未来四。现在一行未来十六。尊者瞿沙说曰。初忍时若缘苦集道谛。现在一法念处。未来四。现在一行未来四。同性修不异性。若缘灭谛。现在一法念处。未来亦一法念处。现在一行未来四。同性修不异性。若增长时。缘苦集道谛。四念处展转现在前。未来四。现在一行未来十六。若缘灭谛。现在一法念处。未来四。现在一行未来十六。评曰。彼不应作是说。如前说者好。

  问曰。以何等故忍一切时。法念处现在前耶。答曰。如见谛道一切时法念处现在前。忍亦相似。问曰。如增长忍时。尽修十六行耶。答曰。不也。如渐除所缘行亦如是。若缘四谛。有十六行。若缘三谛有十二行。若缘二谛有八行。若缘一谛有四行。通一忍生势则有十六。问曰。以何等故。增长忍时。或十六或十二。或八或四行修。答曰。渐除所缘。渐除所行。转近得正决定。是以或时修十六行。乃至四行。生世第一法时。现在一法念处。未来四。现在一行。未来四。问曰。如世第一法曾得彼种。以行观谛。何以故。同性行修不异性耶。答曰。随彼所得。即此法修。如人裸形无衣可夺。彼亦如是。复有说者。世第一法。最近见道。如见道中不修余行。唯修同性。世第一法亦复如是。问曰。若生暖乃至忍时。为常相续。为不相续。答曰。或有说者。言常相续缘于四谛。如见道中十五心常相续现在前。彼暖法生时。常相续缘四真谛。复有说者。此义不定。或相续或不相续。或有暖缘苦而止者。或缘集灭道而止者。

  问曰。为正观思惟。何法次能生暖耶。答曰。是色界修。地定地心。有厌离有恶贱有渴仰。有不随顺生势不乐。有如此正思惟时。次能生暖。暖次生顶。顶次生忍。忍次生世第一法。世第一法次得正决定。问曰。若离欲者可尔。不离欲者云何。答曰。不离欲者。彼亦可尔。有欲界思慧正观思惟缘苦行。苦行次第生暖法。余如上说。

  问曰。诸前身生暖法。未生顶法。彼便命终。于此生中。欲生顶法。为即生顶法。为还起暖法耶。答曰。或有说者。若从师顺次闻顶法。即从顶去。若师不为说。还从根本起。问曰。若然者何以言暖次生顶。顶次生忍。忍次生世第一法。答曰。作如是说者。谓一身中次第生者。若前身中。曾得暖法。从根本起者也。问曰。若前身曾得暖法。于此生中。欲生顶法。作何正观思惟。答曰。如暖正观思惟顶亦复尔。如生顶生忍亦尔。问曰。若生暖法为离欲不。答曰。或有说者。不为离欲。所以者何。彼行者爱乐宁生顶法不起有顶中忍。复有说者。若彼行者。自知有力能生顶者即便生顶。自知无力不能生顶。欲得离欲。所以者何。若得离欲我生处转胜。

  问曰。若依根本地。生达分善根。为有退不。答曰。或有说者。暖顶有退。忍则不退。何以故。此善根是不退法故。评曰。彼不应作是说。何以故。若依根本地生达分善根者。即于现身。得正决定。何以故。此诸善根。尽为生圣道故。若依未至。此则不定。

  问曰。若依未至禅。生暖法。亦生顶忍世第一法。得正决定耶。答曰。或有说者。若依未至禅。生暖法。乃至生世第一法。得正决定。初禅乃至第四禅亦如是。复有说者。若依未至禅生暖法。次生初禅。暖顶忍世第一法。得正决定。禅中间二禅三禅四禅亦如是。复有说者。若依未至禅。生于暖顶。次生初禅顶忍世第一法。得正决定。禅中间二禅三禅四禅亦如是。复有说者。若依未至禅。生暖顶忍。次生初禅忍。生世第一法。得正决定。乃至第四禅亦如是。此则说声闻次第法。问曰。菩萨云何。答曰。菩萨依第四禅生暖法。乃至生世第一法。得正决定。复有说者。菩萨依初禅。生暖法顶法忍法。二禅三禅亦如是。第四禅中。生暖顶忍世第一法。得正决定。问曰。如达分善根中。不应次生下上。不应次生中下。云何菩萨而能生耶。答曰。自地不能。他地则能。复有说者。欲离如是过。当作是说。若依初禅。生暖法。乃至第四禅。若依初禅生顶法。乃至第四禅。若依初禅生忍法。乃至第四禅。次生世第一法。得正决定。评曰。不应作是说。如前说者好。所以者何一切菩萨尽依第四禅生暖法。乃至生世第一法。得正决定故。问曰。辟支佛复云何。答曰。辟支佛独出世者。当知如佛。若众多出世者。此则不定。与声闻同。如渴伽狩。独生一角彼亦如是。独出世者。当知如佛。

  问曰。菩萨前身为曾生达分善根不耶。答曰。或有说者。曾生为障恶道故菩萨九十一劫。不堕恶道者。是达分善根之力。此是他性达分善根。非是己性。评曰。不应作是说。应作是说菩萨不曾生达分善根。所以者何。一切菩萨所有善根。不经历世菩提树下。一结加趺坐。生不净观。乃至尽智。问曰。菩萨九十一劫不堕恶道。此岂非忍力耶。答曰。不必以达分善根能障恶道。或以施力。或以戒力。或以不净。或以安般。或以闻慧或以思慧。或以暖顶后乃以忍。尊者佛陀提婆说曰。障于恶道。非不因知缘起法。其义云何彼作是说。觉知缘起法。即是无漏道。非无漏道力不能障恶道。评曰。不应作是说。如先说者好。所以者何。菩萨若行布施。亦以戒以慧。若行戒时。亦以施以慧。若行慧时。亦以施以戒。以是因缘。能障那由他恶道。况十处恶道耶。声闻辟支佛。所有暖顶。菩萨尽能起。以障恶道。唯不起忍。所以者何。忍与恶道相妨。菩萨于三阿僧祇劫。在生死中。以愿力故。生恶道中。此中应说鱼因缘喻。复有说者。起声闻辟支佛忍。以障恶道。不起菩萨忍。所以者何。于得道身大玄远故。求辟支佛人。以生辟支佛忍。不能生佛种忍。以近辟支佛道故。复有说者。求辟支佛人。能起佛种忍。评曰。不应作是说。应作是说。求辟支佛人。不能起佛种忍。问曰。得忍凡夫命终时。为舍忍不。若舍者何故不生恶道。若舍者何故凡夫舍圣人不舍。若不舍者。行揵度四大犍度何故不说耶。如说。若成就身。彼成就身业。乃至广说。答曰。或有说者舍。问曰。若舍者。何以不生恶道。答曰。或有说者。彼善根势力能尔。虽舍不堕恶道。自有善根虽成就。不障恶道。况不成就。所谓生处得善。自有善根。虽不成就。能障恶道。况复成就所谓忍也。是故彼善根势力能障恶道。复有说者。彼善根势力。能令身中堕恶道。烦恼业极令远离于此身中。更不复行。若其不行。何由得堕恶道耶。如人秋时服于下药。药亦不住彼人身中。或有与病俱出。或身中自消。而能除去病患。永使不起。如是彼善根势力。令堕恶道。诸烦恼业。永更不起。复有说者。此善根曾在彼身中。如师子住处在彼身中。虽不成就。勋着之力。能令恶道诸烦恼业。更不复行。况堕恶道。犹如师子所住之处。师子若行不在其余小狩。无能到者。何况在时。复有说者。彼善根住此身中。犹如旧住。诸恶道烦恼业。住此身中。其犹如客。旧住力强。客则不如。复有说者。行者有二种期心。一者期心远离诸恶。二者期心深着善法。以有此二期心故。不堕恶道。是故尊者瞿沙说。彼行者有如是期心。有如是欲如是忍如是可如是意如是敬如是爱如是乐复有说者。彼恶道已得非数缘灭。诸法已得非数缘灭。终不现前。复有说者。彼行者堕法雨驶流河中。不容作余恶道之业。是以不堕恶道。复有说者。依倚圣道故。彼行者依倚圣道。使此身中恶道烦恼业。不现在前况堕恶道。犹如有人畏于怨家。依倚于王。而彼怨家。犹尚不能正面视之。何况加害。复有说者。彼行者以此善根。于自身中。以守护圣道所住处故。犹如王人先守护王所住之地。一切人民不敢复住。复有说者。彼善根决定作人天处故。若作决定处业。必生彼处。犹如贵胜之座处所以定。不应复更坐于余坐。如是彼善根所住处。定亦复如是。复有说者。彼行者以正方便。令彼恶道诸烦恼业更不复行。何况生于恶道。复有说者。彼行者见恶行过患。见善行利益。是故不作恶行堕恶道中。复有说者。有善好期心。在此身中。不作恶行堕恶道中。复有说者。以心柔软故。随顺趣涅槃故。以信根深牢固故。是以不作恶行堕于恶道问曰。若舍者。何以凡夫舍。圣人不舍耶。答曰。彼凡夫人。无圣道对治力以自持御。虽有对治道以自持御。此道羸劣。不坚固久住是以命终时舍。圣人身中。有无漏对治道以自持御。彼以无漏定力牢固久住。是以命终时不舍。此中应说合众辨喻。复有说者不舍。问曰。若不舍者。业犍度四大犍度。何以不说耶。答曰。或有说者。彼中应说。而不说者。当知此义是有余之说。复有说者。彼业犍度中。亦说在第三句中。说圣人在胎是也。圣人有二种。有名数圣人。实义圣人。得达分善根者。谓名数圣人。得正决定者。谓实义圣人。是故彼亦说之。若人有一出家之心。犹得名为圣弟子。何况得达分善根者也。复有说者。或有舍者。有不舍者。谁不舍耶。于此善根。常勤方便故。作方便一切时作方便。善受持善修习者不舍。与上相违舍。如所闻。若于善根。常勤方便。乃至善修习者。虽经生死。而常不舍。如弥多罗达子初生之时。便作是言。结有二种。乃至广说。如先所闻。若于善根。不勤方便。乃至不善修习。于此身中。虽得速舍。如是当知有舍不舍。评曰。如实义者。凡夫人依彼地。生达分善根犹有舍者。何况生于他地。

  问曰。达分善根言得报。所谓色界五阴。为作彼身初业不。答曰。或有说者。不作初业。所以者何。彼似无漏道。憎恶受生故。余业作初业。彼达分善根。唯作满业。然后受报。复有说者。亦作初业。得身报妙好。随顺行道。

  此暖等善根。有七十三种。其事云何。欲界有十种。所谓一具缚凡夫。二除一品结。乃至九品尽者。初禅有九。或有除一品结。乃至九品初禅无具缚人。即欲界说故。如是乃至无所有处。有九种顶忍世第一法亦如是。问曰。具缚凡夫。所得暖法。除一品结。乃至九品。为一种耶。答曰不也。具缚凡夫异。除一品结异。乃至九品异。

  问曰。若退暖法。还生暖法。为本得得不。答曰不也。所以者何。彼不数数得用功而得。不前后相似故。如舍波罗提木叉戒后更受。非本得得彼亦如是。如暖顶亦尔。问曰。增长暖时。暖增长已。还起初者不。答曰。不也。所以者何。得胜进善根。前所得者。无可欣尚。顶忍亦如是。

  问曰。为于何处生此善根耶。答曰。欲界人中。谓三天下。非郁单越。问曰。欲界六天不能生耶。答曰不能。初生已曾生者。能起现在前。所以者何。若有好身。亦有随顺厌患。正观彼处。则能生暖。此三天下。具有此二。问曰若有好身。则诸天胜人。若取随顺厌患正观。则恶道胜。答曰。如先说俱有者。能天与恶道不俱有故。是以不能。问曰。暖法亦依男身。亦依女身。若依女身得于暖法。复得自身中男子所依暖法耶。答曰。得如是当知。顶忍亦尔。问曰。若依男身。得于暖法。复得自身中女人所依暖法耶。答曰。不得顶忍亦如是。黄门般吒(有男形不能男有女形不能女)无形二形。不能生暖等四善方便法。

  慧有三种。闻慧思慧修慧。答曰。或有师略说十八界十二入五阴。复有善诵修多罗毗尼阿毗昙生厌恼心。彼作是说。三藏所说要者。唯是十八界十二入五阴。彼即观察界观察界已。复作三种。所谓名体性总相。名者谓眼界乃至法界。体性者谓别相。总相者谓无常苦空无我。如是观时。修习此智。转得定意。于此界中。生厌恼想。复略观十二入。眼界即是眼入。乃至触界即是触入。七识界即是意入。法界即是法入。又略入观阴。彼观十色入及法入中造色。即是色阴。意入即是识阴。法入即是三阴。又略阴即是四念处色阴即是身念处。受阴即是受念处。识阴即是心念处。想阴行阴。即是法念处。又略阴观谛诸五阴果是苦谛。诸五阴因是集谛。五阴灭是灭谛。学无学法是道谛。彼谛复作三种名体性总相。名者谓是苦。乃至道。体性者谓别相。别相者。逼迫行义是苦义。乃至出要。行义是道义。总相者苦有四行。无常苦空无我。集有四行因集有缘。灭有四行灭止妙离。道有四行道如迹乘。修习此智。转得定意时。如见彼谛时。彼亦次第观别。欲界苦作异相别。色无色界苦乃至别断。欲界行道亦别。乃至色无色界行道。当于尔时观谛。犹如观叠外物。作如是观时。是名闻慧满足。如是展转修习。次生思慧。转进修习。次生修慧。能行圣行。如是观时。是名暖法。如是展转增长次生顶。顶次生忍。忍次生世第一法。次生苦法忍。断见苦所断十使。次第生苦法智。如是次第生道比智。得须陀洹果。次第乃至尽智。是名诸善根生次第生法。

  善根有三种。一福分善根。二解脱分善根。三达分善根。福分善根者。谓能作生天种子。若在人中生豪贵家。有大威势。多饶财宝。眷属成就。颜貌端严。能作转轮圣王帝释魔王梵王种子。解脱分善根者谓能作解脱种子。决定不退因。必至涅槃。达分善根者谓暖法。乃至世第一法。问曰。解脱分善根。于何处种耶。答曰。于欲界中。非色界。欲界中人道。非余道。人道中在三天下。非郁单越。佛出世时非无佛时。复有说者。若无佛时。遇辟支佛。亦种解脱分善根。体性是何。答曰。若身业口业意业。但意业偏多为是五识身。为是意地。答曰。是意地非五识身。为是方便善。为是生得善。答曰。亦是方便善。亦是生得善。为是闻慧。为是思慧。为是修慧。答曰。是闻慧思慧。非修慧。为以何事种此善根。答曰。或以布施。或以持戒。或以多闻。而不必定。所以者何。有人以一揣食施。能种解脱分善根。自有能作长斋般遮于瑟。而不能种解脱分善根。或有持一日斋。能种解脱分善根。自有终身持戒。而不能种解脱分善根。或有诵持一偈。能种解脱分善根。自有善通三藏文义。而不能种解脱分善根是。故不定。何以故。或有种者。有不种者。若以此事。回向解脱涅槃。欲永离生死。有如是勇猛心者是则能种。若不为回向解脱涅槃永离生死。虽多布施终身持戒广学多闻。而不能种解脱分善根。有近有远。近者前身中种。此身成熟来身解脱。远者曾种解脱分善根。经那由他世受身。而不能生达分善根。声闻所得解脱分善根。可回向趣辟支佛。辟支佛所得解脱分善根。亦可回向趣佛。佛所种解脱分善根。不可回转。

  问曰。有生灭观彼以何为方便耶。答曰。彼行者见春时草木青色。如绀琉璃。见河驶流浮沫着岸。见已作是思惟。此诸外法。今已复生。若入城邑聚落。见诸男女歌舞戏笑。而问之言何以故尔。答言。此中生男生女。彼复思惟如此内法。今已复生。彼行者。于后秋时。见诸草木。为秋日所曝冷风所吹。被诸霜露。枝叶零落。河水枯涸。彼复思惟如此外法。今已复灭。若入城邑聚落。见诸男女乱发举手㘁啕啼哭。而问之言。何以故尔答言。此中男女死丧。彼复思惟此中内法。今已复灭。彼行者深见如此相已。还所住处。自观己身。有少壮老无常之相。次第观于岁月日时昼夜。相续是名方便。于此诸时展转除减。乃至观阴二刹那一生一灭。是名生灭观满足。问曰。此生灭观。为虚想观为实观耶。若是虚想观者。此偈云何通如说。

  若有知见能尽漏  若无知见云何尽
  若能观阴生灭者  是则解脱烦恼心

  非以虚想观能断烦恼。若当非实观者。应不见诸行有来去相。而诸行实无来去。或有作论者。说是虚想观问曰。若尔者此偈云何通。答曰。有转转因故。是以说彼转转相生。犹子孙法。其事云何虚想观能生实想观。实想观能断烦恼。是故说转转因。如子孙法。复有说者。是实想观。问曰。若然者诸行无来去。然彼行者。见于来去。答曰。若生灭观。未满足时。便见诸行有来去相。若其满足。见诸行无来去相。犹如小儿弄于独乐。旋速则见如住。旋迟则见来去。陶家轮喻亦复如是。

  问曰。为以一心见生灭。为二心一见生一见灭耶。若以一心见生灭者。云何一心而有二虑。若有二虑破一心义。复云何见为以见生生时复见灭耶。见灭灭时。复见生耶。若见生生时。唯见生者。是则为正。若见生生时。复见灭者。是则为邪。若见灭灭时。唯见灭者。是则为正。若见灭灭时。复见生者。是则为邪。若当一心见生一心见灭者。则无生灭观。答曰。应作是说。一心见生。一心见灭。问曰。若然者则无生灭观。答曰。此说通一生中相续生灭观耳。非谓一刹那也。

  阿毗昙毗婆沙论卷第三


大正藏第 28 册 No. 1546 阿毗昙毗婆沙论

阿毗昙毗婆沙论卷第四

  迦旃延子造 五百罗汉释

  北凉天竺沙门浮陀跋摩共道泰等译

  杂犍度世第一品之四

  此二十种身见。几是我见。几是我所见。乃至广说。问曰。何故作此论。答曰。世尊经中。处处说二十种身见而不广分别。唯尊者舍利弗经中一处分别。彼虽分别而不说此二十种身见。几是我见几是我所见。因彼诸经不分别故。今欲分别故作此论。复次毗婆阇婆提作是说。身见无所缘。如身见缘我。实义中无我。彼何所缘。如人见绳谓是蛇见杌谓是人。为止彼人如是意故。亦欲显身见有所缘故。身见缘五阴。但所见事异。非无所缘。如彼人喻见绳谓是蛇见杌谓是人。此亦所见事异。非无所缘。是故止异人意欲显己义。亦欲示决定法相故。而作此论。问曰。此二十种身见。几是我见。几是我所见。答曰。五种是我见。十五种是我所见。问曰。若我见有五。我所见亦应有五。何故说十五我所见耶。答曰。缘行故说五我见。具故说十五我所见。所以者何。此十五我所见。以具故生。应说一我见。所谓五见中我见应说二如我见。我所见应说三谓欲界色无色界。我见应说六。如欲界中有我见我所见。色无色界亦尔应说九。如欲界地我见。乃至非想非非想地我见。应说十八。如欲界地我见我所见。乃至非想非非想地我见我所见。如分别行缘阴。应说二十不分别所起处。见色是我色异我。色属我我在色中。如色四种。受想行识亦如是。如是五四。则有二十。以行缘分别十二入。则有四十八。不分别所起处。如见眼入是我。眼入异我。眼入属我。我在眼入中。如眼入有四。乃至法入亦有四。如是十二四。则有四十八。以行缘分别界。则有七十二。不分别所起处。如眼界是我。眼界异我。眼界属我。我在眼界中。如眼界有四。乃至法界亦有四。如是十八四。则有七十二。若分别缘阴。分别所起处。则有六十五。如说色是我。受是我璎珞。受是我僮仆。受是我器。如受有三。想行识亦三。如是四三有十二。及色有十三。如是五种十三。则有六十五。若分别缘入。分别所起处。则有四百八眼入是我色入是我璎珞是我僮仆是我器。如眼入有三十四。乃至法入亦有三十四。十二种三十四。则有四百八。若分别缘界。分别所起处。则有九百三十六。眼界是我色界是我璎珞是我僮仆是我器。如眼界有五十二。乃至法界有五十二十八种五十二。则有九百三十六。如是种种身。诸刹那相续。则有无量我见我所见。此处分别行缘阴。不分别所起处。则有二十。问曰。以何等故此身见言种答曰此二十种身见。各有差别故言种。

  问曰。以何等故。因阴说二十我见。非因界入。答曰。或有说者。彼作经者。有如是意如是欲如是可随。彼意作经不违法相。复有说者。为现初起初方便入法。如因阴说。见因界入。亦应如是说。而不说者。当知此义是有余之说。复有说者。此阴说见者。正佛经所说。佛经因阴说二十种我见。彼作经者。亦依佛经作论。说二十种我见。问曰。置作经者。以何等故。世尊。因阴说二十种我见。答曰。为化众生故。佛因阴说二十种我见。若受化者。应闻界入。而得度者。世尊亦因界入。说于我见。以不应闻是故不说。复有说者。诸见生时。多依于阴。少依界入。是故世尊因阴说见。不因界入。

  色是我者。云何为色诸所有色尽四大。四大所造定诸所有有二种。有尽诸所有。有不尽诸所有。言不尽者。如求糟糠等少物有亦名诸所有。言尽者。如求一切物及糟糠等亦诸所有。此中唯说尽诸所有色。问曰。如我见是自界缘非他界缘。彼云何能见一切色是我。答曰。诸是彼所行。是彼境界者。计以为我。非一切色也。色异我者。云何色异我。于此四阴。展转计异于我。彼作是念。此色是我。有如人有财。名为有财。色属我者。云何色属我。于此四阴。展转计属我。如人有僮仆。言僮仆属我。色中我者。云何色中我。于此四阴。展转计是色中我。彼作是念。色是我器。如油在麻中。腻在揣中。如苏在酪中如刀在鞘中。蛇在箧中。如血在身中。问曰。如受是我。色是具可尔。色粗受细故。如说色是我受是具。云何见粗色。入细受中。尊者波奢说曰。不应责盲人堕坑。亦不应问无明者愚。复有说者。彼见色是我受是具者。彼人见受粗色细。是以见色住于受中。尊者和须蜜说曰。此四大身中。尽能觉触。有所触处。则能生受。以受处处生故。言色裹在受中。尊者佛陀提婆说曰。彼见受遍在身中。从足至头。无不有受处。然计色是我。不遍在身。是故彼见色住在受中。

  问曰。以何等故。我见说二十种。其余诸见不说耶。答曰。或有说者。彼作经者意欲尔乃至广说。复有说者。此为现。初起初方便初入法。如说身见有二十种。戒取应有四十种。邪见见取应各有八十种。应说而不说者。此义是有余之说。复有说者。为对治我见故。佛说十种空。十种空者。所谓内空。外空。内外空。有为空。无为空。第一义空。无所行空。无始空。性空。空空。此十种空。与何法相对。与我见相对。以空与我见相对故。有二十种我见。余见不尔是故不说。

  问曰。颇于一阴。起我见我所见耶。答曰。起如于眼入起我见。其余诸色。起我所见。余四阴亦如是。问曰。颇有我见者。一时于五阴。尽计我不耶。若有者。朔迦书云何通如说。唯有一我见。无有五我见。无五我见者。无计五阴是我者是也。所以者何。计我见。唯计一法。五阴是别异法。计我见家。说一我一人无分不坏不变是常。若无者。萨遮尼乾子经云何通。如说瞿昙沙门色是我受想行识是我。答曰。无有一时计五阴是我者。问曰。若然者萨遮尼乾子经。云何通耶。答曰。彼自大心重故。作如是说复有说者。彼不信佛。内有知见。欲试如来彼为知不。故作不顺理说。次见如来诸论议相。领如师子。钩牙铦利。口四十齿。出梵音声。彼人闻已。心怀怖懅。作不顺理说。复有说者。彼人见如来威德。胜于梵释难近难亲。有如是威德故。作不顺理说。复有说者。天神威逼故。令彼人作不顺理说。复有信佛天神。作如是念。此弊恶人。何以久恼如来故。以威逼能令彼人作不顺理说。复有说者。或有一时计五阴为我。问曰。若然者。朔迦书所说云何通。答曰。彼人于此五阴。尽作一具聚相。问曰。若然者复以何为具。答曰。若计内入为我。则以外入为具。若计外入为我。则以内入为具。问曰。为有见微尘计以为我不。若有者。是则无我见。非是我见。若无者。朔迦书复云何通。如说五大微尘虽各异相。是我是常。若言无常是则无理。问曰。彼书云何通我见见微尘。答曰。此书说边见缘微尘。此义已立。当知我见缘微尘。此义亦立。答曰。无有见微尘计以为我。问曰。若然者。朔迦书复云何通。答曰。此书所说不顺正法理。复有说者。有见微尘计以为我。有推理见义无实见生时义。评曰。不应作是说。如前说者好。

  问曰。五阴之外。为有起我见者不。若有者此经云何通。如说若有沙门婆罗门。起于我见。尽见五受阴。若无者。说第六我见。复云何有。答曰。无有五阴之外起于我见。问曰。若然者。第六我见云何而有。答曰。思是行阴。于思起我。见其余行阴起于我所见。即是第六我见。佛经说身见。是六十二见根本。余经复说。若有沙门婆罗门。所起诸见。尽依二边。若断若常。此二经有何差别。答曰。云何能生诸见故。说身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