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语佛源

  感【感应】语出《法华经》卷一:“无数世界,广说经法。世尊所为,感应如是。”又《大日经疏》卷一:“妙感妙应,不出阿字门。”指众生由虔诚祈念佛菩萨而得到佛菩萨的护念加持。俗语中泛指神明对人事的反响。如明·沈鲸《双珠记·僧榻传音》:“恶有恶报,感应之常。”亦谓受影响而引起反应。如鲁迅《且介亭杂文》序言:“作者的任务,是在对有害的事物,立刻给以反响或抗争,是感应的神经,是攻守的手足。”(文贤)

  高【高僧】对德行崇高的僧人的尊称。与“名僧”相对而言。南朝梁·慧皎首创《高僧传》,其《序录》认为:僧“若实行潜光,则高而不名;寡德适时,则名而不高”。他所撰《高僧传》专取前者。按高僧德业分为十类:一译经,二义解,三神异,四习禅,五明律,六忘身,七诵经,八兴福,九经师,十唱导。在每一方面做出成绩或突出者皆称为“高僧”。唐·刘长卿《寄灵一上人》有句云:“高僧本姓竺,开士旧名林”。唐·韩愈《广宣上人频见过诗》也说:“久惭朝士无裨补,空惭高僧数往来。”这都是对有道德的高僧的赞叹。(无名氏)

  割【割爱】在佛教中,“爱”是“贪欲”的别名,位列贪、嗔、痴“三毒”之首。有“爱”便有“嗔“,爱嗔相激,增长惑乱。因此,《楞伽经》卷三指出:“生老病死,忧悲苦恼,如是诸患,皆从爱起。”爱实为生死轮回中的“惑因”。《大集经》卷三说:“离爱恚故,一切世间供养恭敬。”《大智度论》卷二八说:“断诸爱系,直趋涅槃。”佛教认为,世俗的爱,只是虚妄、不净、自私的“贪爱”,只有断爱、离爱、割爱,才能兴起真实、清净、无私的慈悲,去普渡一切众生。正如明·宋濂《报恩说》所说:“汝能割爱,即可破妄;汝能破妄,即是返真,直入菩提(觉悟)之路。”俗语用“割爱”指舍弃自己所喜爱的东西,如清·蒲松龄《聊斋志异·连琐》:“今愿割爱相赠,见刀如见妾也。”又如郭沫若《我怎样写五幕史剧

  葛【葛藤】扫除纠缠繁琐的陈词滥调,俗谓之“打葛藤”。如元·明本《雁荡除夜》诗:“扫除自己闲枝叶,不打诸方烂葛藤。”本于禅宗话头。如宋·圆悟《碧岩录》第六则:“此事(指明心见性)无许多论说,而未透者却要如此;若透得,便见古人意旨,看取雪窦打葛藤。”禅师的意思是,未开悟的人当然要看经文,依语求解;对开悟的人来说,语言、事相等葛藤均被一扫而空,直截见性了。这里要指出的是:语言、事相本空,并非葛藤。只是你去执着乃至曲解语言、事相时,它们才成为葛藤了。在佛经上,已有葛藤的比喻。如《出曜经》卷三说:“其有众生坠爱网者,必败正道……犹如葛藤缠树,至末遍则树枯。”在这里,葛藤指缠缚人心的妄想和烦恼。(李明权)

  隔【隔靴搔痒】不透彻,不贴切,抓不住要点,无济于事,谓之“隔靴搔痒”。如宋·严羽《沧浪诗话·诗法》:“意贵透彻,不可隔靴搔痒;语贵洒脱,不可拖泥带水。”此语本于《五灯会元》卷八:“问:圆明湛寂非师意,学人因底却无明?(契稳)师曰:辨得也未?曰:恁么则识性无根去也。师曰:隔靴搔痒。”(李明权)

  根【根性】人的本性和本质,俗语谓之“根性”。如茅盾《子夜》十一:“他的希望,他的未尽磨灭的羞耻心,还有他的患得患失的根性,都在这一刹那间爆发。”“根性”源于佛家,谓众生善恶的业力和习性。《辅行传弘决》卷二指出:“能生为根,数习为性。”意谓能产生善恶的力叫“根”,善恶的习气叫“性”。如宋·苏轼《胜相院经藏记》:“凡见闻者,随其根性,各有所得。”与“根性”相似的还有“根器”。佛教认为众生根器有大小、高下、利钝、善恶等区别。如唐·李华《润州鹤林寺径山大师碑铭》:“群生根器,各各不同;唯最上乘,摄而归一。”所谓“八万四千法门”,就是根据众生不同的根器而分别设立的。佛门主张观人的根器而“对机说法”,做到有的放矢。(李明权)

  公【公案】本意是官府断案的公文案牍。禅宗认为历代宗门祖师典范性的言行可以判别学人的是非迷悟,故亦称公案。明·株宏《正讹集》指出:“公案者,公府之案牍也,所以剖断是非。而诸祖问答机缘,亦只为剖断生死,故以名之。”禅宗自称“不立文字”、“教外别传”,然而从唐代始,禅门各宗就传诵着许多祖师言行和内省经验,后来陆续记载在各类语录和灯录中。如风幡、立雪、柏树子、西来意、拈花微笑、当头棒喝等,均烩炙人口。“公案”被视为禅门传法的“血脉”,祖师“直指”的法门。其作用在于对机开示,打破情识之网,进而悟入“无分别智”。正如宋·圆悟《碧岩录》第九八则评唱指出:“古人事不获已,对机垂示,后人唤作公案因缘。”禅宗的公案号称有千七百则。如果仅在字面上兜来兜去,不去悟入言外之意,弦外之音,那未公案便成纠缠的葛藤了。“公案翻腾旧葛藤”(元·耶律楚材《和裴子法韵》诗),这是不足为训的。公案不但有一针见血的机锋和理趣,而且还有诙谐活泼的语言和简洁生动的情节,对话本和公案小说的发展有其影响。此外,公案在俗语中亦指一桩事件或纠葛,如谓:了却一桩公案。(李明权)

  功【功德无量】佛家泛称念佛、诵经、布施、持戒、了生死、度众生等一切善事为功德。隋·慧远《大乘义章·十功德义三门分别》解释:“功谓功能,能破生死,能得涅槃,能度众生,名之为功。此功是其善行家德,故云功德。”如请僧人做佛事,称为“做功德”;护法神吉祥天女,称为“功德天”;礼敬佛、法、僧“三宝”,称为“种功德田”等。一桩善事圆满结束,称为“功德圆满”。如洪深《五奎桥》第一幕:“四百多亩呢,起码得打四十九天的大醮!七七四十九天功德圆满。”功德很大,称为“功德无量”。如《景德传灯录·南阳慧忠国师》:“功德无量,非口所说,非意所存。”今多用以赞颂功劳、恩德极大。如鲁迅《书信集·致孟十还》:“虽然牺牲太大,然而功德无量。“(李明权)

  供【供养】敬献奉养佛、法、僧三宝,谓之“供养”。如晋《法显传》:“诸国王竞兴供养,今故现在。”又如宋·苏轼《答宝月禅师书》:“轼有吴道子绢画释迦佛一轴,虽破烂,妙迹如生,欲送院中供养。”修行供养是为了成就“布施”。如《庄严经》卷十二指出:“一者必应供养,此为成就檀度。”檀,檀那,即布施。大致分为两种供养,一是供财物,即有形之物;二是法供养,即修行弘法等。供养多有一定的仪轨。也指供养“三宝”的供具。如晋《法显传》:“阿育王出世,欲破此塔,龙便现身,持王入其宫中,观诸供养具。”供具主要有香、花、灯、果、缨珞、幢幡等。后亦用供养泛指供奉神灵、亡灵等。如《水浒传》第一回:“前迎后引,接至三清殿上,请将诏书,居中供养着。”又如《水浒传》第六十回:“把那枝誓箭,就供养在灵前。”又指供给生活用度,如《京本通俗小说·菩萨蛮》:“先前他许供养你一家,有甚表记为证!”(李明权)

  挂【挂羊头,卖狗肉】《晏子春秋·内篇杂下》曾说道:“君使服之于内,而禁之于外,犹悬牛头于门外而卖马肉于内(市)也。”但形成现代流行的这则(挂羊头,卖狗肉)谚语,则是佛教禅宗。《五灯会元·卫州元丰院清满禅师》说:“又般名利之徒为人天师,悬羊头,卖狗肉,坏后进初机,灭先圣洪范。你等诸人,闻恁么事,岂不寒心?”后来用“挂羊头,卖狗肉”比喻用好的名义做招牌来兜售低劣的货色。(无名氏)

  广【广结善缘】“缘起性空”是佛教的基本理论之一,认为一切事物都由“因缘假合”而成。因此,佛家很重视“缘”即事物彼此间的联系和影响。“缘”有“尘缘”、“恶缘”和“善缘”等。佛家主张“广结善缘”,如修习佛法、结交善友、利益众生等,以为将来得度的因缘。“广结善缘”亦简称结缘、有缘。隋·智顗《法华经文句》卷二谓:“结缘者……过去根浅,复漏污杂,三慧不生,现世虽见佛闻法,无四悉檀益,但作未来得度因缘,此名结缘众。”如梁简文帝《相宫寺碑》:“皇太子萧纬,自昔蕃邸,便结善缘。”即指学佛。又如唐·司空图《赠岑上人》诗:“巡礼诸方遍,湘南频有缘。”指与僧人结交。又如树恒《绚烂之极归于平谈》谓:“(弘一法师)书写了大量作品,广结善缘。”经上说:“诸恶莫作,众善奉行。”行一切善事,都可以称为“广结善缘”。后来,与人往来、与物接近的机缘,亦泛称“结缘”。如唐·白居易《醉后重赠晦叔》诗:“岂是今投分,多疑宿结缘。”又宋·陆游《湖上》诗:“桃李已忘畴昔分,禽鱼犹结后来缘。”(李明权)

  龟【龟毛兔角】在佛教经典中,经常可以看到有龟毛兔角的譬喻。如《楞严经》卷一说:“世间虚空,水陆飞行,诸所物象,名为一切,汝不著者,为在为无,无则同于龟毛兔角。”《大智度论》卷十二亦说:“如龟毛兔角,亦但有名而无实。”这就是说龟毛兔角是不存在的,是有名无实的。宋·苏辙《栾成集》卷十二诗曰:“龟毛兔角号空虚,既被无收岂是无?自有真无遍诸有,灯光何碍也嫌渠。”这首诗有深刻的哲理,他说的“真无”就是“法性”,也就是一切皆空的“空理”。此空理遍一切法(诸有)。他是借“龟毛兔角”之无,来进一步说明诸法空寂之理。但是晋·干宝《搜神记》卷六则说,在“商纣之时,大龟生毛,兔生角,兵甲将兴之象也。”这只是一种传说,不可信。如果那时龟生毛,兔生角,何以数千年来又没有这种现象呢?所以龟毛兔角毕竟是无,这是可以断言的。(无名氏)

  鬼【鬼家活计】指非正道的邪僻行径,见于《大慧宗杲禅语录》。卷二十说:“今时学道人,不问僧俗,皆有二种大病。一种多学言句,于言句中作奇特想。一种不能见月亡指,于言句悟入。而闻说佛法禅道不在言句上,便尽拨弃,一向闭眉合眼,做死模样,谓之静坐,观心默照。更以此邪见诱,引无识庸流曰:静得一日,便是一日功夫。苦哉,殊不知尽是鬼家活计。去得此二种大病,始有参学份。”俗语中类似者有“鬼魅伎俩”,比喻用心险恶、暗中伤人的手段。如《歧路灯》第九五回:“这些衙役鬼魅伎俩,千人一状,原也不必挂齿。”(李明权)

Poker websites gbetting.co.uk/poker sign up bonus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