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55n0920 摩诃止观辅行助览 (四卷) 【宋 有严注】

  卍新纂续藏经 No. 920 止观辅行助览

  宋 有严注

  4卷

  止观辅行传弘决助览序

  丹丘沙门 有严 述

  止观者一切诸佛之秘印也。昔我祖禅师以无所智而得之于法华妙经。后于玉泉九旬慈霔。其义深远其文浩博。后之学者非夫玄览洞视目无全文。或难以臻其奥。今更以记文并援引经律儒墨杂说。又难晓寤。幸因讲次遂捡讨他文辄形注释。且助山中晚进学览之力。非谓增臆说。如簸糠眯人目也。折为四卷。命曰助览。读者无无小补。

  皇宋元符二年岁次己卯序以冠之

止观辅行传弘决助览卷第一

  止观辅行传弘决序

  文虽不讲。义要略识。今取义之隐者注之。  宗虚无者老耽。  名教之道废

  五经是冶化之本。而老子槌提仁义。绝灭礼学。此则名教废。  遗文字者庄周。  述作之义乖

  圣人之书诠于至理。而庄子以为糟粕。喻无味也。此则述作乖。  古先梵王

  谓佛也。尚书序云。古先哲王。今借其语势。  乘时利见易曰利见大人。  德音莫违

  语出毛诗。今借谓三乘圣贤因禀佛教而各有证悟。  知几平声。谓几微也。学者少有知微。  穷年默坐不咨师友。甘心自愚。  白首论心胶着文字。不能融会。  扪象大经。盲人摸象喻也。以尾牙等为象身。  乳色大经。盲人问乳色喻也。闻雪粖谓冷软等。  本末谁迹色末空本俱无足迹。又何用教乘乎。  陵夷

  陵。山也。山本峻峭。及至地则平夷。喻大道将灭没也。  横流

  水本朝宗。法归圆极。水若九州而横流。法喻诸师而各立。大禹治水。天台谈圆。故曰大拯。  覆篑

  论语。孔子曰。譬如平地。虽覆一篑。进。吾往矣。注云。虽覆一篑。我不以其功少而薄之。篑。土笼也。譬为山者。虽覆一篑而终成大山。今喻大师力行于南岳禅师。  绝维

  维。纲维也。纲维若整。网目必齐。今以中智二论为宗骨也。文选云。汉纲绝维。  命家作古命。名也。名曰性宗。自我作古。  立极建言极者圆理。言者大教。  引而伸之言出论语。谓章安记之又从而添削之。  钦若若。顺也。尚书曰。惟臣钦若。  不愆于素不失昔愿也。法华尊者本徐陵后身。  独断断字去声。  遑恤我文

  毛诗云。遑恤我后。遑何恤忧也。荆溪之前。诸师但说释而已。何忧止观文理他人不解哉。  载扬音扬。谓搜[改-己+易]其旨。  总角上音总。以物而束发。即丱角。  绎思

  音亦绎。理也。理其情思。寻义理也。说文云。抽丝也。  旁薄易系辞中旁薄者。谓混同也。  不野不鄙野。  错综

  下去声。谓织缕也。经纬错而成文。左传曰。错综经文。  隐括包括。  三多

  或云三止三观所蕴法多。或云三种止观所蕴法多。故曰三多。更请详之。  玄览斯淴

  玄。远也。可以远照至理。文选。眷哲玄览。淴音诲。  行有岐路

  行。去声。岐者。修旁之小径也。岐喻偏小。路喻圆顿。二行不同也。  解无方隅

  老子曰。大方无隅。谓达者心无畔也。今借喻上根。达无方隅则入位深。下根但结缘而已。  以举其全以辅行二字扶一部之旨。  击蒙击去童子之蒙吝。易曰。上九击蒙。  发覆

  发。启发也。孔子曰。不忻不发。覆谓重审之。师者当然。  孜孜勤劳貌。孟子曰。孜孜为善。舜之徒也。  庶几

  几。微也。孔子曰。颜氏之子其殆庶几乎。今荆溪造几微之理。  幽赞

  幽深赞明也。谓深明其道。易曰。幽赞神明而生着。  咨予咨嗟。  爝火

  上音雀。炬火也。庄子曰。日月出矣而爝火不息其光。不亦难乎。  君山岳州。  普门子俗姓何氏。魏吏部尚书晏之后。名普门。  止观辅行传弘决第一

  题下诸文注者亦多。今删。取孤山四明注之。亦少有补助。决者。明也。断也。明断义理呼之为决。如大师禅门口决。又儒书有钩命决。  济行之教有宗

  此释辅行二字也。记文即能济之教。止观即所济之行。济亦辅也。变其文耳。谓此记文。津济辅成止观之行。有宗者。凡引诸经俱使归宗。一家所谈观法。心具性具。如不思议境。引华严三无差别。证心具百界之类。  信教堪辅行

  广引经论。一一宗归寂照妙理。使后学信受此记文可以辅止观之行。  显教之行符理

  此释传弘二字也。止观即能显之行。记文即所显之教。盖荆溪自言。依此止观而求旨趣。别显诸经圆顿三之教下所诠。即止观所显不思议理。  行何所弘

  征问传弘也。能弘既立于行。所弘为是何法。  非众教不立

  此答释也。众教即记文也。今引众教建立此记。  教何所辅

  征问辅行也。能辅既是于教。行辅为是何法。  非妙行莫诠此答释也。众教建立。唯诠妙行也。  乃澌以三闻

  澌与赐同。悉渍反。赐。尽也。三闻者下。序云。闻深不怖。闻广不疑。闻非深非广意而有勇。法智大师云。三闻语出付法藏传。即再三之三耳。传云。三闻说法悉能受持。故荆溪云。数闻师谈。众教频览。佛示群经。  全教行一辙教之与行同归三谛。如千车共辙。  若咨禀口决如下文云。尝于听次。咨决所闻。  若审理要决

  如释色香中道。用十义评无情有佛性等。  若设征决疑

  如释不思议境中问云。但观于心。何须观具等文。皆为决文下之疑及释文后设问等。  若取类决择

  如释发大心四谛文云。道亦应四。且据能断。界内苦集。故但云二。此即以道谛类例灭谛之义也。  若引广决略

  五略修大行中无十乘。若决略文。须引十乘广文以决之。令四三昧一一皆修十乘也。  若摄广决正

  止观正明入道行门。示于十界百界依正色心三千性相之广博在乎一念而已。  若决疏文势

  如释不思议境中问云。前引诸文广明境竟。此中只应明能观观。何故复云明不思议。答。此是决通观道。又如释十乘竟。例余阴入十界皆修十乘等。  若决通观道

  如四种三昧各别。何名为同。记主自云。此等并约所历事别。若能观观无非一心。所观之境无非三谛。  若案文判失

  如此记下文云。有人云。无漏总中三者即三观也。无漏空也。总假中中自滥参。听众有逾一纪未曾闻有斯异释。中即实相。实有是同。如何数为不同之限。共有七不可。  若准部断谬

  如释略指在三大。意在一顿。及诸文后。三一止观结破异解。三外别立一顿。又他人云三外别传心要等谬。  聊伸所传传左溪之旨。非不广也。言聊者。谦辞耳。  不遗先见推功于师。  知有师承非任胸臆传通师训。谦非臆说。  而弃根本随末见故

  如下判三种止观云。大意在一顿。迷者谓三外别立一顿。而与三不同。又以法华为渐顿。华严为顿顿。义例云。此所学宗同而禀一师。文理相承终无异解。如何得云三种止观。圆顿止观是何顿。答。是渐顿。广如彼文破。  后代展转随生异见

  如下渐次止观中有无漏总中之一句。论中只是二乘开合之意。人不见之。便以无漏是空。总是假中。又安心中论结一向根性又相资。并回转三番根性。共有三百八十四番安心。此外又云。一心止观复有六十四。记中云。一心者。依前重举耳。人见三番之外更云一心。便谓顿等三止观外更立一心等。又如知次位初。论中有十意融通佛法。谓一道理。二教门。三经论。是谈一代化意。后人不晓。缪用以对十乘。  信宗好习。余方无师可承禀

  方。法也。如鼻隔禅师并一向止一向观。无四悉益。乘坏驴车。  点示关节。广略起尽

  五略与十乘互论广略。若十乘中无四三昧。则下文成略。五略之中十乘未周。则五略成略。  尚对三学

  疏云。约己心论戒定慧为三分修行。以戒初定中慧后。若约法门。以慧为本。定戒为迹。  释比丘位

  彼属约教。故疏云。大亦言多。亦言胜。器量尊重。为天王等大人所敬。故言大。升出九十五种外道。故言胜。遍知内外典籍。故言多。又四教中迭论大多胜。  三止

  如下释名中有相待绝待三止三观。相待三止者。谓息止。停止。不止止。三观者。观穿。观达。不观观。绝待者。三止即一止。一观即三观。  余八是别八应作九。此科判耳。  该乎长短。摄彼精粗

  长短者。如释论云。迦罗即短时。亦名实时。三摩耶名长时。亦名假时。亦可二十二年说般若是长时。八年说方等是短时。乃至一日说一经是长时。一时说一经是短时。精粗者。说生灭时则粗。说无生时则精等。  司官舍

  九寺也。谓太常。光禄。大仆。大理。鸿胪。司农。卫尉。宗正。太府。  钻仰论语。颜子叹孔子云。钻之弥坚。仰之弥高。  无所知人得此谓为无生忍

  此但始得欲界未到定耳。谓证无生忍。  义通而文别

  经中通序通一代。今止观只云止观明静。乃义通一部耳。  意别而存通

  天台意别。在止观故。若二十三师未必俱弘止观。但一往付法耳。曰存通。指龙树是所承师。而诸师尚通。  滥觞

  觞。酒杯也。文子曰。汶山之阳。其源可以滥觞。谓泛滥。只一杯耳。言其少也。  众名末教

  众名者。即种种名也。经无名字。第八云王既没已。其后是药。或酢或醎。或甜或苦。或辛或淡。如是一味。随其流处有种种异。次文云。譬如佛性。以烦恼故出种种味。所谓地狱。鬼。畜。人。天。男女四姓等。今记云。末教或恐以理为本。以教为末。又恐末字误。应作喻。谓喻教多也。然又经中本以种种味喻六道耳。六道因迷佛性而有。学者更详。  青出于蓝

  荀子云。学不可以已。青出之蓝而青于蓝。冰。水为之。而寒于水。注云。以喻学则才过本性也。又刘子云。青出于蓝而青于蓝。冰生于水而冷于水。寒使然也。镜出于金而明于金。莹使然也。戎夷之子。生而同声。长而异语。教使然也。  有觉德行

  诗云。无竞维人。四方其训之。有觉德行。四国顺之。注云。无竞。竞也。训。教觉也。人君为政有大德行则天下顺。  先同后异

  世尊初学二仙。但至无所有处。又至非非想处。此先同也。后至尼连河边即得涅槃。此后异。  五人中

  三是父亲。谓马星。释摩诃男。拘利太子。二是母亲。谓跋提。十力伽叶。  着爱行者

  母亲二人也。以爱为净。见太子勤行苦行。乃舍之而去。  着见行者

  父亲三人也。以苦行为净。见太子受饮食苏油及暖水。又舍之而去。  修禅着见行者句。  护一获反。手取也。  耶旬舍利

  耶旬。此云焚烧。舍利。又云骨身。传云。千[叠*毛]身火耶旬之。搜要记只作阇维舍利。  传中分法

  此句恐误。搜要记中云。付法传中先分为三。  半河方及传云。阿难乘般在河中流。  分与二国。上天下地

  一分与帝释。一分与龙王。一分与阿阇世王。一分与毗舍离国。  般遮于瑟

  此云大会。传曰。王舍大城有一长者。名商那和修。入海采宝。愿作般遮于瑟。为佛如来造经行处。所为既讫可度出家。乃阿难所度。  现五百法门

  法门乃是三昧耳。传云。诸子见坐鞠多床已。咸生嗔忿。是何弊人处我师床。欲驱令出。如须弥山不可动。欲出恶言。口自噤闭。而弟子憍慢未息。是时商那和修手指虚空。便下香乳。如是次第现五百三昧。问其名字都不了知。三昧力能现神通。  见淫女屠裂

  突罗城有淫女。名婆须达多。有长者子共淫女宿。值有估客从远方来。大赍珍宝求女交通。彼女贪其宝。杀长者子埋置舍内。其家眷属至淫女舍。埋地得之。陈于王前。王取淫女。斩截手足。劓其耳鼻等。  满丈六室传作纵广六尺。高亦尔。  多密加之

  潜化为弟子加被之。故云密。传云。有一尼干。邪见炽盛。毁谤正法。善能算数。多欲化彼。往为弟子。就彼受术。不久习学皆悉通达。彼尼干子出大恶声骂辱于佛。多云。莫出斯言。令汝堕大地狱。若不见信。汝可算之。尼干推算。寻见其身必堕地狱。即大惊怖。以五百偈赞叹如来。改悔先罪。多又告云。以汝善业。死生天上。干又下算。罪灭生天等。  鸣欲刎首用谢罪也。  赖吒和罗妓

  彼国诸妓不解曲调。尔时马鸣着白[叠*毛]衣入众妓中。自击钟鼓调和琴瑟。音乐哀雅。  即以马鸣佛钵一慈心鸡

  传云。马鸣及佛钵。一慈心鸡。各当三亿金钱。言慈心鸡者。不饮虫水。以水有细虫故。又邻国闻鸡鸣。则消灭怨敌而无斗战。  又行礼塔塔为之崩

  月氏国罽腻吒王。后时在路游行。见外道塔七宝庄严。谓如来。塔前礼。稽首说偈赞叹云。具足一切智。断除诸欲障等二行半偈。其塔即时颓毁洎发。塔下果得尼干尸。众人叹之。奇哉大王。  有剃发师

  传中发作须。乃为王剃须人也。王于一时命剃须已。时剃须师在王前立而作是言。我子端正。愿大王以女妻之。王大嗔。汝是贱人。种性卑劣。云何我以女妻汝子乎。即便驱出。后更召来。言还如前。如是再三。王思惟曰。今此地下必有伏藏。故令斯人敢为此语。即便掘之。获种种宝。王之智慧。其事如是。  神为肉身化作。  三衣乞乞本作乞。与弃同。  为嫂送食

  传云。众中有一比丘。其嫂至寺持食饷之。淫火炽盛便共交通。犯重禁己。寻自悔责。处处游行高声唱言。我是罪人。不应复着佛法染衣。为恶既重必入地狱。当于何处而为救护。  即以铜鉒鉒。竹句反。送死人之器也。  金字大品用金写也。传又云。金字法华。  县调调。去声。  犀节节应作角。  二十五人别传。吴侍官.张达等二十五人。  配于五帝

  五天大帝也。东方青帝灵威仰。配泰山。南方赤帝。赤帝赤熛怒。配衡山。西方白帝白昭短。配华山。北方黑帝汁光纪。配恒山。中宊黄帝含枢细。配嵩山。  八触

  未到定后。定心不散。而发于八触。谓动.痒.轻.重.冷.暖.涩.滑。  次澄次洋澄.洋皆天子名。  九师相承

  百录。章安所记。大师之前相继为祖而来。  踏心谓推踏也。不受之义。  五处止心顶上。发际。鼻柱。气海。地轮。  青目天竺梵志名。  确立应作确。苦角切。坚固也。二师之义坚不可坏。  子晋

  王族。本居洛邑。七月七日缘氏岭吹笙升仙。今国清有笙冠者。后人妄呼。缪矣。  左右公

  谓子晋未薨时。令左右公改之。公者或太子三公耳。  坂如字。山之坂也。书云。下坂之走丸。  若在大众色则不定

  金刚三昧。断惑之智。喻如金刚。经中此二句并疏并不解释。今私谓之。只一王三昧。破二十五有。故不定也。如云。青色三昧。白色三昧。黄色三昧等。  随前色变

  圆觉经云。如摩尼珠应于五色。随方各现。谓外以五色映珠。而珠亦作青黄赤黑等色。  经。一行随于众行

  一行者。金刚三昧也。众行者。经云。能破一切烦恼。又能随一念中变身如佛。又能断恒沙众生烦恼。又能一音说法令众生各解。  论。以一理颇梨喻中理也。众理谓无常理.常理等。  释曰。理行如珠至现色等

  此之四句。只释大经置日之喻也。金刚喻理三昧。是行故曰理行。非以理释金刚。以行释颇梨也。搜要云。不引大论三十八并五十九两处文。只引大经文下释云理行如珠等。珠者金刚珠耳。  论。更前更后互论深浅

  并须约六妙门说之。更前者。前渐则浅。更后者。后顿则深。或修六妙门待发事。禅息诸烦恼。若事禅不发。当用妙门观诸实相。又若实相不显。更修事禅。其余无漏慈悲准说可见。  论。或照止为观

  止多心昏。经云。无慧方便缚。应当照止。照止曰观。  或息观为止观多心散。经曰。无方便慧缚。  论或于此根入正受或于彼根起出说

  经云。于眼根中入正受。于色尘中从定起。示现色性不思议。一切天人莫能测。于色尘中入正定。于眼起定。心不乱说。眼无生。无有起。性空寂灭。无所作。乃至意根入正定。法尘从定起(云云)。记中示其义趣。谓正受空功德。说假功德。  对德及用

  以三德并本用。当用自在用对正定出。说双出入。  论。或于此方入正定。或于彼方起出说

  经云。或于东方入正定。而于西方从定起。记云。方谓十方。  物谓随尘各有种类

  经云。童子身中入正定。壮年身中从定出。壮年身中入正定。老年身中从定出。乃至比丘.比丘尼.声闻.缘觉.天.龙.夜叉.鬼神等身中互论出入亦如是。又无情中论出入者。如云摩尼树上入正定。佛光明中从定出。佛光明中入正定。于河海中从定出。于河海中入正定。于火大中从定出。至风地中出入亦如是。  阎浮为东。于逮为西

  若据此文。则日月自南自东自北自西而转。今人所谓古绕也。  眹此乃怒目貌。应作朕目之瞳子也。  海上金刚紧那香

  经云。大海水上金刚色。紧那罗中妙香色。  诸龙如华修如山

  经云。诸龙住处莲华。阿修罗中山石色。  忉金四王色最妙

  忉利作金焰色。四天王作众宝色。  万二千天地之中央

  瑞应经云。迦维卫者。三千日月万二千天地之中央。今详。万则大千更中千又小千。乃是万二千。佛出中国。  檀梨名行。尸禅名学。羼般名道

  八十卷不见此对。至八十二中云。般若波罗蜜有所至处。五波罗蜜皆随到萨婆若中。住六波罗蜜不失正道。何者。是菩萨道一切智是也。又云。菩萨欲得阿耨菩提。应学应行六波罗蜜(云云)。从八十至八十三。只说六度互严耳。后人更为捡之。  初启曰句下古侯反。曲也。如乙字形。  一世间禅根本四禅。  二世间亦出世间十六特胜。通明禅。  三出世间九想。九背舍。大不净等。  非世间非出世间出世上上禅。即九种大禅。  出世又二。一对治无漏。二缘理无漏

  彼文云。今明无漏有二种。一者对治无漏。二者缘理无漏。故大集经云。有二种行。一者慧行。二者行行。行行者即是九想背舍等。对治无漏也。缘事起行对治。破诸烦恼。故名行行无漏行也。二慧行者。即是四谛十二因缘。真空正观。缘理断惑。故名慧行无漏行也。  六妙门十章

  今引文注之。但欲知之。不须讲说。下去亦尔。  一。历诸禅

  一者因数息故。出生四禅。四无量。四无色定。若于非非想定觉知非是涅槃。是人必得三乘。二以随为门。出生十六特胜等。三以止为门。发五轮禅。谓地轮。水轮。虚空轮。金沙轮。金刚轮。五轮并三昧也。四以观为门。生九想。八念。观练熏修等。五以还为门。出生三十七道品等。六以净为门。出生九种大禅。得菩提果。  二。相生

  六门各二。谓修证也。修数者。调和徐数。从一至十。证数者。任运从一至十。不加功力。修随数者。随息出入。无分散意。证随者。心既微细。恬然凝静。修止者不念数。随名修止。证止者身心泯然。定法持心。任运不动。修观者观于微细出入息相。如空中风。心眼开明。见三十六物及诸户虫。证观者四念处成。破四颠倒。修还者若随境即不还本源。应当反观。观心者为从观心生。为从非观心生。证还者心眼开明。任运还源。修净者知色净故。不起妄念分别。证净者得空无相愿三昧。无漏慧发。三界垢尽名净。言相生。彼文六门。次第舍粗从细故也。  三。随便宜

  若心便数。当以数法安心。乃至净亦如是。随便而用。不拣次第。  四。对治

  所治者三障也。治报障者有三。一者分别觉观。心如猿猴。当用数门对治。二者若心乍昏乍散并无记者。当用随门调心随息治之。三者若觉息急。当用止门宽身放息治之。复次治烦恼障有三。一者若贪欲障起。当用观门中九想等治之。二者若嗔恚障起。当用观心门中慈悲治之。三者若邪见障起。当用还门十二因缘还源治之。复次治业障者有三。一者忽然昏闇迷失境界。当用净门念佛三十二相清净光明治之。二者忽然恶念思惟无恶不造。当用净门念报身佛治之。三者若种种恶境界现。当念净门法身本净治之。  五。相摄

  修六门时。于一数息中任运自摄。随止等五。何者。调息之时即体数门。心依随息而数。即摄随门。制心在数。即摄止门。知息数法了了分别。即是观门。若于五欲心不受着。心还数息。即摄还门。知息无五盖等垢。即摄净门。余随止等相摄亦尔。  六。通别

  初调心数息。从一至十。依随不乱。而成就数法。是则数中成就随门。又当数息时。制心数中。令觉观不生。是则于数成就止门。又数息时。知身心阴入界等空无自性。不得人法。是为成就息念观门。又数息时。了知观照之心无有自性。离知见觉想。是为数息成就观门。又当数息时。无能观所观。以本净法性不可分别。是为数息中成就净门。以此五门庄严数息。余随止等亦如是。又凡夫外道二乘菩萨。通修数息一法而解慧不同。所证亦别。外道钝根计息入禅。受诸快乐。利根计息有四句起见。声闻于息而观四谛。知息于身。身息是苦。贪身息是集。乃至灭道。缘觉知身息是有支。有缘取乃至老死。菩萨悯念众生故修数息。息知如幻化。非生死非涅槃。入平等大慧。得无生忍。乃至随止等亦如是。一一妙门。凡圣大小虽修而通。观法则别。  七。旋转

  上来六门是凡夫二乘共故。今旋转六门。唯独菩萨所行。以前是从假入空。今是从空入假。所谓菩萨当数息时。怜愍众生。知息不生不灭。其性本空。虽无息性可得。而从一至十。知息中四谛十二因缘六波罗蜜等。是于息中成就诸地行愿。余随止等亦如是。  八。观心

  行者知世间出世间一切诸法悉从心出。离心之外更无一法。当观心时。知一切数量之法悉随心王。若无心王则无心数。心王动故心数亦动。作是观时。即知心是随门。心性常寂则诸法亦寂。即止门。心如虚空。有大智慧。即观门。不得能观所观之智。而还通达一切法。普现色身。即还门。成就一切法而不染。惑倒不起。即是净门。  九。圆顿

  观一心见一切心及一切法。观一法见一切法及一切心。观菩提涅槃见一烦恼生死。观烦恼生死见一切菩提涅槃。观一佛见一切众生及诸佛。观一切众生见一切佛及一切众生。又非但于一心中分别一切诸佛法界凡圣色心诸法数量。亦于一微尘中通达十方世界诸佛九圣色心数量法门。是名数门。余随止等亦复如是。  十。证相

  前九种六妙门。皆修因之相。义兼果证。今证者有四。一次第证。二互证。三者旋转证。四者圆证。次第证者。如上历别对诸禅及次第相生中说。互证者。如随便宜。第四对治。第五相摄。第六通观。四种中说。旋转证者。行者于数息中巧慧旋转。或证深禅。或证浅定。即得陀罗尼等。圆证者。妙慧开发明照法界。如法华中六根清净者。即相似证也。真实证者。如华严中初发心中智慧。  修发不同一十六句

  一修发。二修不发。三修亦发亦不发。四修非发非不发。又一不修发。二不修不发。三不修亦发亦不发。四不修非发非不发。又双亦双非四句准此。  附赘

  庄子曰。彼以生为附赘县疣。经中单作县。音悬。注云。疣之自县。赘之自附。  决[肉*丸]殨痈

  又曰死为决疣浍痈。今记中[肉*丸]殨。非庄子中字也。注云。若疣之自决。痈之自浍。决。古穴反。浍。散也。  定三为损谓三差别。如浍痈患。  定有为增谓三为定有。如附赘为增患。  七善初中后善等。  或时毁善以助不善

  大论六十五。以无着心说有九种。五者显现。或时显现。或时毁善等。  示处中许示三文

  序中虽有三文。今是大师之义。恐不指前三。更详之。  章安通以慈等对之

  贫女至加复病苦。譬理慈。饥渴所逼游行乞丐者。譬名字慈。止他客舍。观行慈。女虽生子未显。可譬怀胎寄生一子。相似慈。父母俱没者。慈与观解俱从相似转入。分真故名俱没。生于梵天是分真.究竟两慈。  虽闻四名。终不能识常乐我净

  疏云。如生盲人。徒闻四譬不识真乳。外道亦尔。暗信围陀宁知常乐。故云。而问他言。

止观辅行传弘决卷第二

  一达名道路长远二字。是彼注文。  歧旁歧道旁出。  剧旁今南阳冠军乐乡。数道交错。俗呼为五剧乡。  衢交道四出。  康史记谓之康庄之衢。  庄左传云。得庆氏之木百车于庄。  剧骖三道交复有一歧出者。今北海剧县有此道。  崇期四道交出。  逵四道交出。复有旁通。  鸱充之反。鸢之类。  失义而后礼

  老子之文只止于礼。后礼之下云夫礼者。忠信之薄而乱之首。今文失礼而后智与信者。记主加之而释五常耳。非老子语。  信不可忘等者

  非老子意。老本纯灭仁义与礼信而尊道也。今云不可忘者。以道为本。五常为末。本虽丧而末不可忘。故云存五德。  弭从

  上绵里反。止也。弭恐应作靡。靡。披靡也。顺貌也。  前虽内外。但譬内心

  依境发心。内是也。十种发心。外非也。  后云内外心境相对

  九非一脱。属二边外境也。中道之心为外境所动。故云外相对。  论骚扰骚应搔。乃搔动也。以手取曰搔。  有为无漏有字应作无。乃无为无漏。  亲生为因生应作正。谓正助。  四三昧别。念佛通

  义例中引他人云。四三昧是别。念佛是通。荆溪云。此师自误。今言通修者。以四三昧摄一切行故曰通。反以为别。念佛通收一切诸行不遍。乃是通中之一。故名为别。  多生异端

  虽用一止观结而通三止观。通别文殊。义乃一耳。他人云。谓一止观出于三外。缪谓顿顿止观。  不具不杂亦复如是

  具对不具。谓具是顿。不具是渐。杂是不定。不杂是余。二并是相对来耳。  论。四悉成五缘

  世界成发心。为人成四三昧。对治成裂刚。获果第一义成旨归。四五相对。自微之着。为渐五因。缘成四悉。反此可知。  或四悉成一因缘

  或谈四悉成发心一事。或谈一发心只得一悉益。亦须云。谈一悉成一因缘。谈一因缘成四悉。或多或少。缘悉相成乃不定义。  何得即以修行释之

  以四悉会同三种止观。且是消通文相。人不见之。谓是修行之相。  善不善爱

  经云。爱有二种。一者善爱。二者不善爱。不善爱者。凡夫之求善法爱。诸菩萨之求善法爱者。复有二种。求二乘者名不善求。大乘者名为善求。  及以九喻谓责主有余

  经无主字。经云。深观此爱凡有九种。一如责有余。二如罗刹女妇。三如妙华茎有毒蛇。四如恶食。性所不便而强食之。五如淫女。六如摩楼伽子。七如疮中息肉。八如暴风。九如彗星。云何名为责有余。如穷人负他钱财。虽偿欲毕犹系在狱而不得脱。声闻缘觉亦复如是。以有爱习之余气。罗刹女妇者。如人得罗刹女。纳以为妇。是罗刹女随所生子。生已便食。后食其夫爱罗刹女亦复如是。初食善根子。后食众生。令堕三涂。疏云。初为二乘作譬。二乘断习。如还财未尽。下八为凡夫作譬。责音债。  见灭烦恼断故乃至净

  经云。菩萨求大涅槃见。灭见灭谛。所谓断一切烦恼。若烦恼断则名为常。灭烦恼火则名寂灭。烦恼灭故则得受乐。诸佛菩萨求因缘故。故名为净。  论。佛藏十喻

  一萎华佛身。二岩蜂淳蜜。三糠[禾*会]中米。四粪秽真金。五贫女宝藏。六庵罗内实。七弊衣金像。八贫女贵胎。九焦模内像。荆溪云。文虽有十。义但似九。以初二文同一义故。  音场场应作场。  居色究竟等

  卢舍那佛初寂灭道场中坐金刚华光王座。乃至第十居摩醯首罗宫。即色究竟天也。凡历十住处。  利用出入谓之神

  易曰。备物致用。立成器以为天下利。定吉凶于始。以前民用。出入者。阴阳往来不穷谓之也。  化事化身为伴。  默不俱

  答一时能说法。不比毗昙也。搜要云。何一时能说法耶。答不同小乘。故能一时语默。  阿含无诤经。如水如火如巾

  水将恶用。火将沃死。巾用拭不净。皆无嫌。更捡经。  略述纲要今取净名疏注释。彼文约土。  一质一见

  罗汉辟支佛。三种意生身。界内结尽。同生无余。所见无异。今文约谛佛。谓推理中四谛之质。见相中释迦之身。四果支佛见谛是无。佛是生身更无有异。  异质一见

  彼云。如娑婆极乐。垢净质异。菩萨用天眼见。但一有余。今文如四谛。四谛既异。四教主殊。圆人以佛眼观之。四佛尽是法身。四谛皆名法界。  异质异见

  彼云。如娑婆极乐。此土见秽。彼土见净。今文推理中四四谛异。见相中胜劣形殊。四教根机。见谛见佛。各各有异。  一质异见

  彼云。如身子螺髻于一有余见净秽异。今文只一四谛。众生随类各得解。  普贤道场或劝发品。或行法经。或华严中。  上二下三

  净土徒众之二。法灭起过等三。若华严顿中。净土则重重庄严。徒众则别圆无数。菩萨见十方法灭。前后异时。受苦起过亦复无量。此乳味中五多也。若阿含渐初。秽土则山川堆阜。徒众则三藏小乘。法是无常。终归灰灭。受苦则三界阴果。起过则爱见集因。此酪味中五少也。余三味多少准此。  一质异见。比说可知

  法只是一。四见不同。谓常无常等。  儴佉上人章反。下去牙反。翻为具。  六群

  难陀.跋难陀二人。善星算阴阳说法。迦留陀夷.阐陀二人。深游财。善解毗尼。马师.满宿二人。善闲音乐戏笑。六常为群故名六群。  缋胡对反。画也。  论。一念心起为迷解本

  心妄识也。记引楞伽如来藏为本者。以如来藏在妄识中。若大论。池水亦喻妄也。彼云。譬如清净池水。狂象入中令其混浊。若珠入水即清净。不得言水无象无珠。心亦如是。烦恼入故能令心浊。善法入心令心清净。经以如来藏为善不善因。论云。清水浊水其意大同。  此约教证搜要云。存教故地。存证故住。  身亦非是心。心亦非是身

  新经云。心不住于身。身亦下住心。与前喻同。文云。心中无彩画。彩画中无心。然不离于心。有彩画可得。彼心恒不住。无量难思议。示现一切色。各各不相知。  与前二乘藏通等共

  或云别前藏通者。以前二不修别故。今云共者。十住修体柝八门。十行中又学前两。  由曲由应作犹。  绮语中重

  常途绮语者。大论四十九云。为自心他心解愁事。说王法贼事。大海山林药草宝物诸方国土。如是等事无益于道。并名绮语。今坏人诵经坐禅等故制。  心境理教

  心谓能犯之心。境谓所犯之境。理谓体性是恶。教谓如来禁戒。杀盗淫妄十恶中之最重。大小俱制。  大乘俱重

  菩萨戒中。自嗔自说罪过。自赞毁他。如是等恶亦以教人。相涉入者。口中四恶但除绮语。余三过者。恶口兼妄与两舌。又两舌兼恶口与妄。妄亦兼二。此等并是犯于夷愆故重。  小乘则轻

  毁訾语。两舌语。异语恼僧。嫌骂知事者。俱犯单提故轻。  余意地二贪痴。  心境理三莫不皆重。唯教名轻

  于贪痴二境起贪痴二心。理性是恶。不待佛制方名恶也。菩萨十重不制贪痴。小乘亦尔。虽贪痴二恶于心境理。犯者罪重。以佛不制故教名轻。  伊兰旃檀

  观佛三昧海经云。譬如伊兰与旃檀生末利山中。而伊兰生旃檀丛中。伊兰臭如膀尸。熏四十由旬。  圣者声也。以其闻声知情

  乐者所以鼓诗。有移风易俗之义。诗序云。诗者志之所之也。在心为志。发言为诗。情动于中而形于言也。治世之音安。以乐其政和。乱世之音怨。以思其政乖。亡国之音哀。以思其民困。故曰闻声知情。以天子正天下者在声。  周易意

  系辞曰。一阴一阳之谓道。继者善也。成之者性也。仁者见之谓之仁。知者见之谓之智。百姓日用而不知。故君子之道鲜矣。注云。君子体以为用也。仁知则滞于所见。百姓日用而不知。体斯道者不亦鲜矣。故常无欲以观其妙。始可语至而言极也。  不合不散

  诸法从因缘生故合。从因缘灭故散。若深观诸法不生不灭。是不合不散之义也。大论八十二问云。菩萨云何应习六波罗蜜法。答若色等诸法不合不散。色等诸法颠倒烦恼和合故合。以正智慧观故散。菩萨以智深观则无法非合。颠倒烦恼皆虚诳故非散。  本业璎珞经六性

  经云。六性者。是一切菩萨功德庄严。菩萨二种法身。菩萨着百万亿阿僧祇功德为璎珞。所谓习种性。性种性。道种性。圣种性。等觉性。妙觉性。复名六坚。亦名坚性。亦名坚法。亦名坚修。亦名坚德。亦名坚顶。亦名坚觉。复名六忍。谓信。法。修。正。无垢。一切智。复名六慧。谓闻。思。修。无相。照寂。寂照(记云六定)。复名六观。谓住。行。向。地。无相。一切种智。经以住行向地等妙对释五种六义。  妙音加佛

  日本元记中无妙音二字。经中妙音观音两品皆有佛。但妙音加菩萨耳。非谓加佛。  大论十四。父母爱重。即以身饴金翅鸟

  下二云。释迦文佛以福力故。死生忉利。又思惟言。在天无益。愿生娑伽陀龙宫为龙太子。父母爱重。欲自取死就金翅鸟。于是鸟取龙子于树吞之。父母号哭。龙子既死。生阎浮提。为国王太子。名曰能施。生而能言。问诸左右。今此国中有何等物。尽皆持来以为布施。及至年长。至父王所索物布施。父与其分。又复施尽。我闻有如意宝珠随心所求。即白父母。从入大海求龙王头上如意宝珠。父母言。我唯有汝一儿耳。不须去也。我今藏中犹亦有物。当以给汝。儿言。藏物有限。我意无量。于是父母许之令去。然后问众人言。谁知水道。有一盲人名陀舍。曾七反入大海中。曾知海道。菩萨即命共行。答言。我两目失明。然后同往俱至大海等。  三修

  有三种。邪三修。劣三修。胜三修。劣三者。观心无常。观受是苦。观法无我。  论怫音佛。

止观辅行传弘决卷第三

  一杀生加行佛不可杀。但出佛身血成加行耳。  如优婆塞经业品。以后后业重于前前

  经云。杀父则轻。杀母则重。杀阿罗汉重于杀母。出佛身血重杀阿罗汉。破僧复重出佛身血。  又心境相对四句分别

  经云。一。物重意轻。如无恶心杀父母。二。物轻意重。如恶心杀众生。三。物重意重。如恶心杀父母。四。物轻意轻。如轻心杀畜生。  及方便等三时不同

  经云。一方便。二犯根本。三犯已。如犯淫者。举心及摩畜等方便也。两根相到。犯根本也。事讫。犯已也。  佛亦曾从文殊闻

  说般若经中文殊历阴入界说空法时。佛亦闻故。

  论。十住婆沙偈云。是三昧住处少中多。乃至云初禅二三四中间发。是势力能生三昧。名住处。初禅二礼中三四多

  论是龙树菩萨造。言十住者。解十地也。谓于十地中住。故名十住。故归敬偈云。敬礼一切佛。无上之大道。及诸菩萨众。坚心住十地是也。偈云。是三昧住处等者。论中释云。是三昧所住处。少相中相多相如是等应分别。如是事应当解释。住处者。是三昧或于初禅可得。或于二禅三禅四禅可得。或初禅中间得势力能生是三昧。或少者。人势力少又少时住故名为少。又见少佛世间故名为少。中多亦如是说是三昧。

  经云。或时说有觉有观三地相应。或说喜乐等五受根相应。或说诸支相应。或说界系相应。或说非界系相应

  又云。或说有觉有观。或说无觉有观。或说无觉无观。或喜相应。或乐相应。或不苦不乐相应。或有入出息。或无入出息。或定是善性。或有漏。或无漏。或欲界系。或色界系。或无色界系。或非欲界。或非色界。或非无色界系。是三昧是心数法。心相应。随心行法。共心生法。非色非现。能缘非业。业相应。随业行。非先世业果。报除因报。可修可知可证。亦以身证。亦以慧证。或可断或不可断。有漏应断无漏不可断。知见亦如是。不与七觉合。如是一切诸分别三昧义。皆应此中说。  不受别请。律开多缘。梵网唯制

  别众食。律开七缘。一病时下至脚跟势不能行。二作衣时。者自恣竟无迦絺那衣。一月有则五月。三施衣时。如皆请戒。又道行时。船行时等。  若制止边并防意地不应为也。止则成持。  若制作边单制意地者谓修定慧

  定慧应修。作则成持。  余心念法

  独住比丘无人对首。但心念也。有众法心念。有对首心念。作心念时。须具威仪。至三宝前合掌诵羯磨偈。偈除大德一心念之语。须使自耳闻之。故今云宣吐。  如悔轻吉亦具威仪。但责心悔。不诵悔文。  绠音梗。井桶绳。  论随喜胜上四番

  随喜三世佛并菩萨。四番。又胜果报四番。  萼正应作噩。  六梦今六中阙喜。  父母不许。当服何药经中不解服药。不敢臆注。  帑女余反。此幡乃巾耳。  屩音脚。草履也。  此文通俗礼记云。七日散斋。谓祭祖宗时也。  二十四戒具如备捡第二引文。  应受六重

  优婆塞法也。不杀者。乃至蚁子。不盗者。乃至一钱。不妄者。不云我得不净观乃至阿那含。不淫者。不邪淫也。不说人过者。不说四众罪。第六不得酤酒等也。  僧鬘此云对面施。  论鞋屩上音鞋。应作屩。  大论师子吼

  论二十五云。如师子王清净种中生。深山大谷中住。方颊大骨。身肉肥满。头大眼长。乃至牙利白净。鸟见者。高翔远逝。佛师子亦如是。从六波罗蜜四圣种大姓中生。寂灭大山深浚禅定谷中住。得一切智。头集诸根颊(云云)。四无畏牙破坏外道。长寿天久受天乐则知无常。生厌离心乃入涅槃。  盐醋之属

  文句释信解品米面盐醋云。生空粗如米。法空细如面。此即正道四谛下十六谛。观无常如盐。苦如醋。此即助道。如米面难食。须盐醋和之。  十二因缘有十种

  曾捡经。与今文全同。但无不二两字。  足数

  上即六反。如受戒法。中国十人。边方五人。若十五中有一犯夷者。则十五之数不足。然足数者非唯犯夷。乱语人。愦闹人。入定人。哑人。聋人及未作白前睡人等。并不足数。  小无忏重之说

  大乘经则有。小乘律则无。云无耳。南山钞忏六聚法。彼文云。初则理忏。二则事忏。此之二忏通道含俗。若论律忏。唯局道众。理忏者。观彼罪性由妄覆心。便结妄业。还须识妄本性无生。念念分心。业随迷遣。事忏者。严净道场。称叹虔仰。或因礼拜。或假持诵。又云。理忏者。恒观无性。以无性故妄我无托。事非我生。罪福无主。又云。诸法性空。此理照心。名为小乘。又事忏者。四分云。若比丘犯波罗夷。都无覆藏心。令如法忏悔。谓羯磨等(云云)。近世弘律师。形文斥荆溪小无忏重者。准钞文云有也。然大师玄文亦云。小乘戒藏。不许忏重。修多罗藏使犯重人念佛身。佛身者念空也。此与南山观罪性空是同也。钞文理忏。显是经部耳。  安用大乘忏夷。以足小乘僧数

  此记后文引虚空藏经。得摩尼珠印印臂。作罪灭字。若得此相。还入僧中。如法说戒。南山行仪亦用此文。若准此意。足数可矣(云云)。今详此文云不足数者。是作法忏也。后云足数者。是取相忏也。  宝性论。缘生相坏

  论云。二乘虽有无常等四对治。于如来法身复是颠倒。即是无明。住无漏界中有四种障。言缘者。无明住地与行作缘。相者。无明与行为因。生者。无明住地共无漏业。生三种意生身。坏者。三种意生身名不可思议变易生死。缘即无明支。相即行支。生即名色支。爱取有三支如前。坏即死支。  但推四句

  彼云为因心故心。为不因心故心。为亦因心亦不因心故心。为非因心非不因心故心。  波利质多树法门文在释签第八。  施己安处

  安者。四事足也。以己四事施与令安。又从而安慰之。  有累之形

  累者。婴缚之义也。文选云。秽物故多相累。虽今号比立。以寒暑身口房舍眷属。未有不为婴缚者。  受施为净

  如比丘受檀越请者作净音。汉书以臣诣君曰请。亦净音也。故有朝请大夫也。  七言偈

  偈云。我来提颂赖吒王。慈心拥护受持经等。  准止例知观音之名

  以释伏疑也。三业为应。若只曰观机边。似口业。故云约悉檀立名。  左手把杨枝

  左表实。右表权。本是右把杨枝。左持净瓶。于权实与定慧义甚符合。今左杨右瓶。或恐写误。或别有意。  五阴四念束五阴四念处想行属法。  加之以天方伏于人

  自伏憍慢。能识理性者。方能伏人。君子之德。风偃草也。  根本既无。坐次安在

  以犯夷人居大僧下。是无坐次。  一支一境虽复已坏

  七支之中随犯其一。如身之一支犯淫之一境。不妨余支及杀盗余境。不曾犯者犹名清净。岂以余支余境未犯者而一例居大僧之下。  今言已未。约缘内外已起约外。未起约内。  水龟

  走兔下水字应作陆字。飞兔下陆字应作水字。  论。若无财物

  有财物者。于财论檀。若无财物。于六作中能舍诸妄名檀。  毁戒如篇聚持犯中

  五篇六聚。犯者报别。具如第一。犯夷报者。如他化自在天寿十六千岁。堕在泥犁中。于人间岁数计九百二十一亿六十千岁。乃至第五犯吉。如四天王寿五百岁。堕泥犁中。于人间岁数计九百千岁。  若齐圣断者我与我所六十二见。初果断毕。  以礼亡财

  如婚嫁之礼。但问名纳彩而已。不论财也。书云。取妻而论财者。商侣之事耳。  父母夫主佛法所护

  在室为父母护。出嫁为夫主护。受戒者为佛法护。  动中规矩

  规矩者。礼也。中字去声呼。非礼而动者小人也。  非谓施者及财物等

  般若经颂云。能于所施物。施者及受人。等无分别心。是则施圆满。今文非彼所施物.能施人.所受者之三也。乃是根.尘及受者之三耳。  论。若住色声香味触法布施。是名住相

  若计有施物.施者.受人。是名为住。所得果报止在人天。若达三事皆空。名无住相。乃是不住能施。不住所施。不住施物故空。财物是色。音乐是声。乃是衣物是触。皆达能施心.所施尘.所受人皆不可得。名无住相布施。  离事即五见

  文在二十三。经云。远离五事。所谓五见。一身见。二边见。三邪见。四戒取。五见取。因见生六十二见。  计八万劫以劫为有神之始。  如去等者

  涅槃疏释云。如去等者。乃计如来即色涅槃。毕竟永灭。此是如去。若身不灭。是不如去.亦如去亦不如去等。  大经中有四善事堕三恶道

  一为胜他故读诵经典。二为利养故受持禁戒。三为他属故而行布施。四为非想故系念思惟。  乃至四运六十四句文在第五记初。  不出十法界者

  具足应如前文明十法界。所以不再出者。事戒既斥。故不再出。  谓心想见。此属见惑

  涅槃疏云。见倒在凡夫。心想倒是。学人无学则无倒。彼文如何今销之。若心想二倒在学人。乃思惑中倒耳。非见倒也。例如贪嗔痴是思惑。与见惑贪等有异。  只应更云六作

  旧论文云六受亦如是。今添六作。乃成记中空指。  如五百比丘

  或说无明是身因。或说爱无明是身因。乃至或说饮食是身因。  执急则断乃至一概用之

  斥比人用之也。今未知记王消何处文耶。若涅槃并疏。并不见执急之说。恐大论七十九有执管文。  管涅槃疏音奸。正应作奸。  智被真制

  制。尺制反。牵曳之义也。真字恐误。应作愚。  护一号反。手取也。  有见佛者即为说灭

  增一阿含云。佛出世时。不度者令度。不解脱者令解脱。彼说灭六见之法。云何为六。言有我见。即说灭我见之法。无有我者。亦与说灭无有我见之法。言有我见无有我见。亦与说灭有我见无我见之法。复自观察说观察之法。自说无我之法。亦非我说亦非我不说之法。若如来出世。说此灭六见之法。

  贤圣已来不曾杀妇人无他诸比丘问佛(云云)乃至兼谈妇人谄诳之情

  又云。又我奔走能象马车乘。此沙门行不暴疾。而我奔走不能及之。此必是如来。是时[寄-可]掘便说偈言。尊今为我故。而说微妙偈。恶者令识真。皆由尊威神。即时舍利剑投于深[冢-豖+凡]中。央掘入城乞食。妇人临产甚难。见斯事已即往佛所白佛世尊言。我于向者入城乞食。见一妇人身体重妊。我作是念。众生受苦何至于斯。世尊告言。汝今往彼告妇人言。我贤圣生已来。未曾杀生。持此至城之言。使此妇人胎得无他央掘。央掘依教向母人说。时母人胎即时解脱。记文难晓。以此正之。

止观辅行传弘决助览卷第一

Poker websites gbetting.co.uk/poker sign up bonus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