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60n1139 体仁要术 (一卷) 【清 彭绍升著】

  卍新纂续藏经 No. 1139 体仁要术

  清 彭绍升着

  1卷

体仁要术

  文星阁重整放生会引

  彭绍升

  文星阁放生会。肇自我先曾祖南畇府君。迄今数十年矣。乾隆三十九年。始辟放生池于南园木杏桥。畜生鱼为独盛。而阁中别籓隙地。养羊豕鸡鹜之属。满则送之云栖。顷四五年间。岁靡食料钱至六七十缗。而与会者落落不过数人。罄所入。犹不能足。则鱼鸟之得蒙其利者少矣。今拟重整前会。纠司月十二人。人持簿一本。岁募人出钱三百六十。十之得三千六百。为一股。积十二股。得钱四十千有奇。随时买放生物。有余则以充食料。阙则募人为代。如是渐增倍屣无算。其有田之家。量捐食料。便可抵钱。岁以二月三日。通名于桂香殿。冬尽则倩僧诵经。回向西方净土。俾施者受者。作长寿因。种菩提果。但能尽寿为期。勤行匪懈。其为福德不可思议。第恐诸仁者偶发善心。旋复退堕。察其根原。不无蔽障。约举大概。厘为八条。勿谓迂谈。幸垂听览。

  或谓性有五常。道兼万善。惟兹濡沫之恩。岂合含宏之量。不知五常之德。惟仁最先。万善之门。惟爱斯溥。舍一牛信可保民。放一麑果堪托国。爱我生而及彼生。斯为洁矩。止我杀以救人杀。是谓推恩。覆篑终必成山。涓流何难到海。

  或谓自亲及民。自民及物。等差既别。缓急宜分。不知祸莫惨于危亡。施莫先于觳觫。即今耕凿之民。久离于汤火。自昔刀兵之劫。孰惨于庖厨。向涸辙而惊心。忍吝一杯之水。过屠门而大嚼。谁闻半夜之声。

  或谓天生飞走。本以养人。物实蠢顽。放之何益。不知天惟普覆。人畜齐观。物尽贪生。自它一体。如谓以肉养人。不宜更生蔬谷。将欲贵人贱畜。奈何自比豺狼。苟仁术之未充。亦两闲之弃物。不知责己。莫妄窥天。

  或谓易尚大烹。礼崇特杀。既钓弋之弗废。宁鱼鸟之堪怜。不知乐奏九成。虞廷有率舞之瑞。网开三面。商书垂咸若之文。惟量扩于靡遗。斯泽流于无外。所以赐生必畜。依然疏水之风。拱雉有心邈矣。山梁之作。倘杀机之未尽。何大德之能充。

  或谓一方之内。一日之间。所杀甚多。所放甚少。以此准彼。曷能相救。不知大旱之年。一渠之水。亦可活数亩之田。大寒之日。一领之裘。亦可苏一人之命。始以生而护杀。继转杀以全生。但使愿力坚牢。决定诸魔退散。

  或谓居常食肉。此日放生。一暴十寒。于事何补。不知右手抶人。左手扶人。扶者之恩。稍可抵夫抶者之毒。千日谤佛。一日念佛。谤者之罪。犹或消于念者之诚。但生机之勃发。即天理之昭彰。惟当舍旧以图新。岂可顺流而不反。

  或谓槛笼甫脱。而弋伺于林。网罟乍离。而饵垂于岸。直进退之无门。虽慈悲其曷济。不知临决之囚。但愿缓须臾之死。再生之赐。亦已游覆载之宽。杀者自杀。固定业之难逃。生者自生。庶此心之克尽。

  或谓恻隐所萌。祗由乍见。生灭既尽。乃契真如。何容着相而求。岂识无为之道。不知乍见之心。本来常住。惟常住故。不缘对境而昏。真如之法。不舍有为。惟有为故。不堕偏空之执。苟定作无为之解。亦何殊着相之愚。斯邪遁之所归。必破除而毋惑。

  文星阁建放生会疏

  薛起凤

  伏以天地定位。大德曰生。圣人成能。神武不杀。三才参立。人惟冲气之和。四德兼行。元乃资生之本。推气初于形始。百族一原。验敦化于川流。并育不害。浮沉升降。絪缊化醇。凡诸含识。莫不怀生。属在有情。皆知爱命。式观泰古。世质民淳。人与物而相忘。物与人而共治。毨毛孳尾。但纪春秋。雨走风飞。无伤獝狘。鸟巢可俯。游鱼不惊。是以麟凤在郊。龟龙驯沼。民无夭札。物不虔刘。道光五纪之前。春在三皇之世。所谓各正性命。保合太和。不识不知顺帝之则。孔子所由叹息大同。老氏所以能知古始者也。自人心日凿。太朴渐雕。欲念滋腾。杂气周作。茹毛饮血。而并有争心。肉食蚕衣。遂缘为故习。网纶矰矢。弥冈被渊。鲜腊割烹。充庖登俎。日用不察。同符自然。虽以上帝好生。不能拯物于刀七之下。群生乞命。无以吁天于鼎镬之中。因此杀机。遂成劫运。水火兵戈之难作。旱潦疾疫之患兴。理非外来。端由自致矣。圣人顺人情而为之节。不得已而去其奢。六府土谷惟修。九门罝罘毋出。闻声见杀。仁远乎庖厨。元酒太羹。味遗于大飨。曲施礼教。隐寓慈悲。洎乎教演西迦。化行东土。流水救涸。宝胜称名。普通唱断肉之文。大历刊放生之石。妪煦万类。济拔三涂。他如凿沼养鱼。投弓谢鹿。放龟救蚁。纵鲤活禽。载在简编。俱彰福应。况乃尚稽往迹。穷测化工。雁亦名王。鹿能生女。白帝之子为蛇。王母之伻为雀。青衣童子。留方药于人间。元绣丈夫。动风雷于江上。斯则化机潜运。幽感难窥。知微知显。其神其圣。类非思议所得而详。情识可得而及者已。钦惟 元皇帝君殿下。长善体元。为民永命。尽人性以尽物性。道在至诚。善救物而善救人。功符大造。弟子等誓心忏罪。发愿酬恩。幸荷生成。叨闻训诫。欲达性天之路。先凭功德之门。窃见苏州人物殷昌。风俗奢泰。水居陆产。塞谷盈川。渔户屠门。连街列市。伤残物命。数溢河沙。恣养色身。空填天堑。惧干业报。沦历无穷。既不能使大地为嘉林。沧海为灵囿。不得不资依善地迎导生机。近推一念之仁。曲全众生之命。文星阁旧有放生会。今愿共舍净财。续修善事。各凭愿力。随所见闻。充恻隐之端。由不忍达之于所忍。顺清宁之性。念吾生不异于他生。庶几善气熏烝。吉祥来止。三灾不作。八难潜消。阴阳和而风雨时。物阜成而民康寿。用敢洁齐对越。激切敷词。伏望 元皇帝君。施慈忍力。开甘露门。悯彼群迷。牖其净信。务使人人发同体之悲。更冀世世结放生之社。自胞暨与。均游浩荡之天。以爱全仁。共享安恬之乐。固十地之福种。实万善之资粮。欲令充周。尚希相协。不胜战栗悚惶之至。谨奉疏以闻。

  放生会回向文

  彭绍升

  弟子绍升。愿度有情。同生净土。故于本县文星阁举放生会。为现前诸众生等。皈命三尊。称扬佛号。愿诸众生。仗 佛慈悲。等蒙摄受。从于今日。尽未来际。断诸恐怖。竭诸烦恼。更不相吞相噬相争相杀。进修佛法。脱离苦海。更为与会弟子等。忏除无始以来杀生食肉种种罪缘。愿令所杀众生。所食众生。仗 佛慈悲。等蒙摄受。化怨毒心。欢喜相向。得生善道。共沐洪波。惟愿弟子等。既生安养。还入娑婆。普化众生。永断杀因。住无尽寿。善根回向不退菩提。恭望 如来。证知我愿。真实不虚。三有四恩。同圆种智。

  南园放生池碑

  彭绍升

  苏州。古泽国也。环州之水。其大者为江为湖。小者为渎为港为溪。至不可悉数。凡水居诸众生。若巨若细。以蕃以育。宜无所不容。然而取之者日繁。操之者日蹙。环而顾焉。几一鳞一介之安其居而乐其生也。难矣。哀哉。于是吾党诸贤。发慈悲心。依菩萨行。既月举放生会。遂因园为池。与之安宅。延僧守之。取流水长者救鱼故事。颜其所曰流水禅居。俾诸众生。永断杀因。克遂生性。不离方隅。如纵大壑。沐日浴月。腾波跃云。乐我太平。长尔孙子。洋洋乎圣人之道。皞皞乎王者之风。观于此者。不知手之舞之足之蹈之也。知归学人与是胜缘。合掌赞叹。为之铭曰。


  天生万族  既奠厥居  鸟有山林  鱼有江湖
  各靖封疆  罔相凌轹  保合太和  与天无极
  人为物灵  胡不自思  弱肉强食  安知是非
  静观本来  何人何物  在宥天下  清宁合一
  习心所锢  杀业炽然  弋靡余林  网无遗川
  嗟尔人斯  孰不恶死  棘芒刺身  呼痛曷已
  纵尔口腹  烹肥击鲜  刀砧所过  黑眚弥天
  勿谓是鱼  其形甚细  苟含生性  天地同气
  尔食是鱼  伤天地根  曾不自觉  尔心则昏
  尔有室家  鱼有妻子  相呴相濡  至于没齿
  易刀而杀  迟速惟均  尔不爱鱼  胡不爱身
  嗟尔人斯  梦梦三世  智眼观之  通一无二
  流离太子  昔为人渔  鱼化为王  杀人如鱼
  是业所成  如辘轳转  易危履霜  由不早辨
  佛言孔言  异口同音  大德曰生  孔心佛心
  救物之生  戒尔之杀  以生止杀  是对治法
  无我无物  当生不生  我生物生  同归觉城

  彭氏放生池碑

  彭绍升

  乾隆十七年。先大人督学浙江。过里居。命儿子绍谦等。规舍后隙地为园。因其洼为池。池广可半亩。植以荷。稍畜鲫鲤诸鱼。其后数年。绍升读书园中。又时买市上鱼。纵之。玩其泳游以为乐。积二十余年。池中鱼日充仞。而吾家服属子姓。其生长于二十余年间者。且不下三十许人。承天地之施。沐太平之化。我生物生。非彼非此。日引月长。并育无害。绍升于是请于先大人。立碑池上。颜曰收生池。爰为之铭。以示我后人。铭曰。


  池鱼索索  彭氏落落  池鱼烝烝  彭氏绳绳

体仁要术

Poker websites gbetting.co.uk/poker sign up bonus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