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60n1120 沙弥律仪毗尼日用合参 (三卷) 【清 戒显订阅 济岳汇笺】

  卍新纂续藏经 No. 1120 沙弥律仪毗尼日用合参

  清 戒显订阅 济岳汇笺

  3卷

  No. 1120-A 序言

  佛言乘戒俱急。即祖言解行相应。禅与戒。佛祖未尝画为二法也。去圣时遥。法门好诤。习禅者呵木叉为秕糠。而恣意莽荡。缚律者视参究如水火。而执相终身。大同法中。割裂殆尽。惟天山老人。遵 先佛遗来。示禅以培佛命。弘律以选人根。双眼圆明。昭于日月矣。我石树岳兄。博洽多闻。识法怀惧。匿影万峰。较仇碧岩集。已经刊布。又慨律学荒芜。渐成浅陋。先取沙弥要略毗尼日用。搜刮义类。参合笺释。自琅函海藏。逮世间经史。内外典籍。无不搜罗。又每事逐句下。穿贯禅灯。引据公案。不惟初学童蒙开卷了然。知禅律同条。即老于参学者。欲得深细行持。亦必向此中潜讨。初祖言。皮肉骨髓。一以贯之矣。昔云栖莲翁。以弥陀经。演为疏钞。或谓经本显明。反成深晦。不知佛法本无浅深。粗言细语。皆第一义。正眼迷麻。虽栗棘金圈。亦是门头户口。智照洞明。即市语街谈。皆成金章玉句。何要略日用。不可神而明之也哉。愿读是集者。廓去樊篱。勿以大小精粗起见。庶乘戒俱急。行解相应。为末法大光明幢矣。乎是为序。

  灵隐晦山法弟戒显题并书

  No. 1120-B 自序

  余时在黄山慈光寺。展阅龙藏。至沙弥诸经。函函如日月丽天。不觉合掌赞叹曰。此经乃佛佛祖祖之关键也。如法华十六王子。请佛转法轮。同时为沙弥。言教尚存。五灯赵州仰山。亦同时为沙弥。公案现在。未闻古人才出母胎。便续灯传也。既而较阅世本。惟云栖沙弥要略盛行。疑者谓。佛经反不及要略。或谓佛经文句。古奥难诵。赖我云栖莲翁。乃西方圣人再来。降迹武林。玩游庠序。而作沙门。言音与此方相契。学者便于读诵。故观其解十戒断法如春秋。解威仪章法如礼记。然读春秋者。不精研四传。无以知春秋之源流。读礼记者。不穷究诸史。不能达礼记之根本。况读沙弥诸经。不深入经藏。曷为得宗旨哉。今要略。兼通内外经史。宜乎盛行于世。但其间有不可解者。沙弥诸经。元无偈咒。要略以别经偈咒。编入威仪篇中。此众人不敢为。而独为之。乃见其识鉴力量。大有过人处。当时要略初行吴门。报国茂律师一见心服。乃曰。此末法中之光明幢也。惜乎偈咒未备。续刻毗尼日用补之。至今诸方说戒。皆宗尚此二本。余自蒙圣恩老和尚付授之后。兼命戒坛轨范。亦以此二本。为诸学者讲论。尝曰。天地之象。奇偶而已。吾人之身。顶天立地。亦奇偶而已。如顶首为一身之尊。不可偶也。偶则不可曰尊。故奇之。手足为一身之用。不可奇也。奇则不能成事。故偶之。要略之于日用。全体是波罗提木叉。故当宝之。如我身之顶首手足。不可暂离也。曷不裒成一集。以便学者顶戴乎。虽然。余何人耶。敢创斯论。盖承云栖报国志愿未完。重为编次。以极其备。非别有所加也。然恐学者不知云栖断章句法故。即于句下。引证经史。并汇笺之。俾其即知经史源委。不至朦朦。又恐学者触途滞句。不知格外之机。复拈五灯诸家语录。消其文字习气。使其觌露胸襟不须借借。由是合而参之。同而不混。参而合之。类而不齐。譬如目前万法。莫不于此大○相中。合则万法全归。参则万法全放。参之合之。神而明之。不妨于此经中。略拈一字。可以验尽诸方。是凡是圣。是正是邪。是如来禅。是祖师禅。阿谁能越此一字之关。余故曰。此经乃佛佛祖祖之关键也。合参者。岂非展如来藏之枢机。开祖师关之匙钥。得其法者。不费纤芥之劳。无须锁子。豁然自开。不得其法。虽有举鼎拔山之力。亦难启固闭。今则并匙钥之法具在。以待夫过关者当下验取。

  康熙辛亥春王灵岳石树道人书于吴门舟次

  凡例

  ·此合参。惟沙弥菩萨上上根器者。乃可参阅。非为小根小茎者说也。故参禅者。未得入头。不得先看语录。未受戒者。不得先阅律藏。所以起七参禅时。一切经书置之高阁。诵戒说戒时。严查未受戒者。必先遣出。可见初入禅律之门。古法尚在。凡今爱乐合参。须发心受戒。然后批阅。亦未为晚。如违得罪先圣。自取殃祸。

  ·合参大旨所贵。即禅即戒。即戒即禅。禅戒并行。不相违背。故参禅到触背不得。处正见持犯不得处。持犯不得处。正见触背不得处。触背持犯。四路交加。如何回避。凡阅此者。须高着眼。

  ·经律事原直截。理固幽深。不啻该大藏之文。亦乃贯别传之旨。故所注皆是圣贤经史。引证无非祖师机缘。自笑从先卤钝。闭户无闻。且图起后英灵开卷有益。恍然见千古于目前。悟一时于言下。乃不顾岁时老迈。笔力衰微。专为流通。草草成勒。但恐句章差舛。点画淆讹。宁不开罪先圣。抑将遗误后昆。仰质高明。诲人不倦。鉴我苦心。不妨指示。是即再世师恩。感佩无既。

  ·木公裒述十戒论。字字[打-丁+(容-口+又)]阅律藏乃成。复引经律注论下。读者谓不应以经律注论下。殊不知论注经律也。读之者。宁不悚然警惕。从此征善去恶耶。因次第附于十戒篇后。

  ·本律云。不习学外书子史治世典章。善戒经云。若为议论。破于邪见。若二分经。一分外书。不犯。由此观之。当辨其书之邪正可否。非漫言不习。此为初地学者。无暇习之。若为议论。破于邪见。则用治世正典。而为开导。即同如来所说正法。法华云。治世语言资生业等。皆顺正法。岂妄言哉。今合参不但惯用六经之言。至于诗文谣谚。无不采摭。无非左羽佛法。俾诸后学爽然自识。若夫荒唐非僻邪语。痛禁绝之。

  ·经书部帙虽同。事理前后各异。不复别标题目。以此◎别之。勿使紊乱脉络。泾渭自辨矣。

  ·凡注上无经书题。及虚一字者。即余管见大意。为开发初机。非敢污尊宿耳目也。

  ·翻译名义五不翻中。秘密不翻。古德云。陀罗尼藏皆不可解。余曰。诸佛祖师所说秘密之法。无不可翻者。亦无不可解者。咒之为用。绝诸渗漏。直下使人自解自悟耳。尝观有目不识丁者。笃信持咒。不惮寒暑。精进忘疲。一旦豁然。显密文字洞彻无碍。岂非不解中自解也。是故下经诸咒。遵佛祖遗训。不翻不解。惟在人自悟。

  ·本部经偈字句。可以手纪。而其意义无穷。假使如鹙子之智慧。文殊之辨才。赞叹亦不能尽。况余管窥之见。所能揄扬其万一者耶。倘得博闻广见之士。于引证不到处。不妨拈出简示。即当附之卷尾。以供有志于合参者。重为补入。法施功德。宁有量哉。

Poker websites gbetting.co.uk/poker sign up bonus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