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几回梦到法王家。来去分明路不差。出水珠幢如日月。排空宝盖似云霞。鸳鸯对浴金池水。鹦鹉双衔玉树花。睡美不知谁唤醒。一炉香散夕阳斜。
  •   这是生死书网站大藏经的第八次更新,采用了中华佛典宝库2016版的TXT文件包(有更多的经文、使用了现代标点符号、链接近万枚图片)。

      本次更新与2014版相比外观界面变化不大,但是底层服务平台Apache、PHP、MySQL(MariaDB),以及网站源程序Joomla、模板、组件等都采用了2018.08为止最新的版本,网站的菜单、分类、文章、长文章分页、模块等全部从头重新制作,经文网址URL更加简短,经文内容中链接了近万枚图片。增加了“圣典汇编”,以及“五百罗汉图”、“思维导图”、“佛学大辞典”、“常用经文难字注释”等文章,还增加了宗教对比研究菜单专栏、并推荐了佛教微信公众号。
    Read More
  • 1
  • 2
  • 3
  • 4
  • 5

三法印:

﹝出法华玄义﹞释论云:诸小乘经,若有无常、无我、涅槃三印,印定其说,即是佛说;若无此三法印印之,即是魔说。如世公文,得印可信,故名三法印。[一、无常印],谓世间生死及一切法,皆是无常。众生不了,于无常法中执为常想,是故佛说无常,破其执常之倒,是名无常印。[二、无我印],谓世间生死及一切法,皆是因缘和合而有,虚假不实,本无有我。众生不了,于一切法强立主宰,执之为我;是故佛说无我,破其着我之倒,是名无我印。[三、涅槃印],梵语涅槃,华言灭度。谓一切众生不知生死是苦,而更起惑造业,流转三界。是故佛说涅槃之法,令其出离生死之苦,而得寂灭之乐,是名涅槃印。(三界者,欲界、色界、无色界也。) ——出自《三藏法数》明·一如等 撰

另有四法印之说:诸行无常 有漏皆苦 诸法无我 涅槃寂静。

一实相印:

又名诸法实相印,四法印之一。龙树菩萨的大智度论说,小乘法是以三法印(诸行无常、诸法无我、涅槃寂静)来作印定,大乘法是以“一实相印”来作印定。其实,一实相印概括了三法印,三法印也能贯通一实相印,全都是阐明诸法因缘生,无有自性之理。只是大乘一实相印所说的“缘起性空”,把空的理性说得更加澈底,它说宇宙一切万有,都是非有非空,亦有亦空,众生的佛性如此,一切法的法性亦如此。所以它们的不同点是:小乘说诸行无常,大乘于万法为无常之外,还认为它是不曾断灭的;小乘说诸法无我,大乘于真谛说无我之外,还于俗谛说化他;小乘唯以我空而说涅槃寂静,大乘却以我法二空而说涅槃无住。大乘与小乘不同之处,就在于它契合这“一实相印”的妙用,故辨证大乘的教法,也就以“一实相印”来作印定了。——【《佛学常见辞汇》陈义孝编】

四念处:

[一、观身不净],身有内外,己身名内身,他人之身名外身。此内外身,皆揽父母遗体而成;从头至足,一一观之,纯是秽物。众生颠倒,执之为净,而生贪着,故令观身不净也。[二、观受是苦],领纳名受,有内受、外受;意根受名内受,五根受名外受。一一根有顺受违受,不违不顺受。于顺情之境则生乐受,于违情之境则生苦受,于不违不顺之境则生不苦不乐受。乐受是坏苦,苦受是苦苦,不苦不乐受是行苦。众生颠倒,以苦为乐。故令观受是苦也。[三、观心无常],心即第六识也。谓此识心,体性流动,若粗若细,若内若外,念念生灭,皆悉无常。众生颠倒,计以为常,故令观心无常也。[四、观法无我],法有善法恶法。人皆约法计我,谓我能行善行恶也。善恶法中,本无有我。若善法是我,恶法应无我;若恶法是我,善法应无我。众生颠倒,妄计有我,故令观法无我也。——出自【《三藏法数》明·一如等撰】

开经偈

无上甚深微妙法

百千万劫难遭遇

我今见闻得受持

愿解如来真实义

恭敬经典

  我们研究佛法的人,对于安放经书的常识应该知道。譬如三藏十二部一切经典,无论是哪一部,我们应该看着这一切经典比我们的生命更重要,看着这一切经典比任何珍宝更重要。《金刚经》上说:“若是经典所在之处,即为有佛。”所以经典是佛的法身所在处。

  佛经是法宝,为众生离苦的指南,应尊重恭敬,若有破损,应速修补,不可烧毁或丢弃。经典所在之处皆有龙天护佑。恭敬经典

《大正藏》第75卷No.2407

  No. 2407
  随要记卷上

  胎藏界大灌顶随要私记
  先庄严道场。道场八方悬列八色幡。正东白幡。东南红幡。正南黑幡。西南烟色幡。正西赤幡。西北水色幡。正北黄幡。东北白幡。坛上张设天盖。余外庄严如例。
  又门前香水香象等如例。又储灌顶坛如例。又储护摩坛如例。
  次排比供物。
  先大坛上八供养如例。更可加供十二执金刚等供。四角瓶所各各一器。西方坛门四器(左右各二器)四角花瓶门各各一器。并皆加时果子也(或说置四部供养。四部者。谓四金刚四菩萨四使者及弟子也)
  又可备十方神供物。先以净叶敷储十方位。次备稠粥。以加持印真言等加持之。其印真言等。如义释并施饿鬼等法。然后盛器。各各位所置之。但正北八器(左右各四器)都卢十七器也。
  又灌顶坛护摩坛供物皆如例(云云)
  又储五瓶可入香水。又入五宝(金银真珠瑟瑟颇梨)五药(赤箭人参伏苓石昌蒲天门冬)五香(沉水郁金。白坛龙脑。丁香)五谷(称谷小麦。大麦菉豆。白芥子。若无白芥子用胡麻)
  各用五色帛裹之。复插时花。以五色带系一瓶顶(中白。东赤。南黄。西青。北黑)
  又以不动真言。于五瓶去垢辟除。又以法界心●字加于五瓶。然后先以正等觉心加中胎瓶。五股印归命阿。次以普贤加东南瓶。次以慈氏加西南瓶(或文殊)。次以除盖障加西北瓶(或慈氏)。次以除恶趣加东北瓶(或观音)
  次加持既了。坛上中胎四角置之(或说四宝所成者。所谓五药五宝五香五谷也)
  次阿阇梨入堂。赞众在前。发音饶钹放响。受者以伞侍后。盖阿阇梨入堂。
  次到堂前。受者留堂外厢曲所令隐居也。
  次阿阇梨入堂内。与赞众三匝绕坛(绕间诵赞打钹)绕了赞众出于幕外。
  次阿阇梨就座加持香水。洒净供物等如例。
  次开白及以神分等。
  次唱礼供养文九方便等。
  次供养法(乃至)普供养。次赞。
  次神供。阿阇梨自座起。以稠粥供养十方世天等。先一器供置正东(施毗那夜迦)次一器供置正南(施蘖㗚何)次正西供置一器(施蘖罗)次正北供置八器(左右各各四器。施荼吉尼一周竟)次东北角一器。
  次东南角一器。次西南角一器。次西北角一器(一周竟)次上方料一器(东方)次下方料一器(西方一周竟)并顺回堂内阿阇梨供之。先后三匝。其供物都卢十七器也(义释云。次又出外施旷野神食云云)
  次奉佛布施。阿阇梨以佛布施奉献诸尊(义释云。施诸方食都竟。洗手洒净。于门前烧香供养。次入于内奉献阏伽烧香运心。奉献衣服以为儭施)
  次就座念诵。阿阇梨还就本座。义释云。然后住瑜伽座。以五轮字持身。首置百光遍照王。以无垢眼观自心花台本不生字。方作普门持诵。先于毗卢遮那心月中炳现真言。而后持诵。并示密印周遍。中胎藏已。次及第二院诸尊(私云。中胎藏言之下含于第一重也)乃至终竟(私云。第三重也)或一一现前观之而作持诵。或自身作彼本尊。于其心月现真言字而作持诵。乃至顿作曼荼罗身而作持诵。随行者观心势力。若不能尔者。当以一心诵部主真言百遍随所余上首诸尊。各各七遍。并作彼印也。具如供养次第中说(云云)
  次引入弟子。
  先阿阇梨如是作法毕已。复以诚心顶礼诸尊(阿阇梨礼拜既了善入承事。令取去礼盘。次阿阇梨应作是念。我今为某甲善男子灌顶。惟愿诸佛菩萨。降临道场受我供养。谛想。所请佛菩萨众皆来集会次取五瓶于灌顶坛侧花机上。随本方立之。并加散杖。今依师传。于此处移五瓶。若依文意者。至灌顶时可移之)
  次阿阇梨出道场外。到于门前结大钩召印。诵其真言召之。然后召诸弟子一一令入。
  次门前洒水。以前香水洒净(先以持诵明加持。然后洒净。或师传有含香)
  次授彼涂香令用涂手(按其心上诵其真言)
  次授净花略为宣说住心品中菩提心实义。令知自归依处。作真正发心。至诚殷重忆念一切诸佛。住心品云。佛言。一切智智菩提心为因。大悲为根本。方便为究竟。云何菩提。谓如实知自心~~。寻求菩提及一切智。何以故。本性清净故。释曰。众生自心即是一切智智。如实了知名为一切智者。是故此教诸菩萨。直真言为门。自心发起菩提。即心具万行。见心正等觉。证心大涅槃。发起心方便。严净心佛国。从因至果。皆以无所住而住其心(云云)
  汝等当如是发菩提心。
  次时阿阇梨。观弟子身作五轮。以五字持之(结五印加五处)次兼于心花台中置阿字等。使即同大日之体(私云。用佛顶印)
  次以入佛三昧耶印印其顶上(先想弟子发中有阿字)
  次以法界生印印心。
  次作转法轮印印脐轮上。各三诵彼真言。
  次即转彼心中阿字门为嚩字门。结金刚萨埵印印诸支分。所谓五处。所以如此。为欲成彼金刚事业也。真言曰。五𦙶印。
  曩莫三曼多缚曰罗赦战拏摩诃噜洒拏吽。
  次时阿阇梨。亦当更以三昧耶等而自护持。
  次取新净白叠或余缯帛。先以不动真言如法作净。复用本部真言王三转加之。如作大日曼荼罗即用毗卢遮那真言。莲花手金刚手。亦当准说。用此彩净帛。周覆弟子面门。
  次当深起慈悲护念之心耳语告彼三昧耶戒。勿令诸余未入坛者闻声。
  佛子汝从今 不惜身命故 不应舍正法
  舍离菩提心 悭吝一切法 不利众生行
  佛说三摩耶 汝善住戒者 如护自身命
  护戒亦如是 应至诚恭敬 稽首圣尊足
  所作随教行 勿生疑虑心
  次又观。彼顶上有一啰字。啰上安点故云严以大空点。●字此字四边遍有光焰。犹如花鬘连环不断。字中又遍流出白光。如净满月之晖。以此净法界心所加持故。能除内外诸障。
  次引入坛场。次引至第一重门逊那优波逊那二龙王守卫之处。令正当门厢立。不得前却(师立门北资立门南。或说。未入之前。于坛场门外。令结三昧耶契。口受此密言。三摩耶萨怛鑁二合。私云。师说同于此。又说。用入佛三昧耶印明。此说极可也。但师以右手执取其印。未引入坛场。此间令越香象熏香)
  次将入坛时。阿阇梨应作是言。我(某甲)如法作此漫荼罗。持弟子入。随其福德种性及与成就所堪法器。唯愿于此曼荼罗中示现其相。
  次师自作印(入佛三昧耶)置其顶上诵真言三遍。
  次作曼荼罗主手印置顶上。诵彼真言三遍(加命阿五𦙶印)告言。此是三摩耶金刚契。汝若向未入坛人说者。令汝头破裂。汝于我所莫生疑慢。应当深生敬信。汝于我身当如执金刚菩萨。我所教诲当尽奉行。若不尔者自招其祸。或令中夭死堕地狱。汝应慎之。
  次师当为彼结作三昧耶印三遍。诵彼真言置花印上。令弟子以至诚心向道场散之。随花所堕之处。当知即是行人往昔因缘法门善知识。即依此方便门进趣修行也。
  次既散花已。次应开面令瞻睹道场。以欢喜心而告之曰。汝今观此妙曼荼罗深生敬信。汝已生诸佛家。诸明尊等。同共加护。一切吉祥及与悉地。皆悉现前。是故坚持三摩耶戒。于真言法教应勤修习。如来悲生眼印真言曰(悲生眼印加两眼)
  曩莫三曼多没驮南誐曩嚩罗落吃叉[傢-豕+卓]迦噜拏摩野怛他蘖多作吃刍娑嚩贺。
  次令弟子以香花等普供养曼荼罗圣众及以赞叹。次即于道场授与本真言印。令坐一处诵之。
  次引余人入。其阿阇梨。以如是法。将诸弟子。一一令入散花毕已。
  次寂灾护摩。
  先火天段(如例)次诸尊段(如例)又以寂灾真言护摩。真言曰(真言如经)一一诸尊各七遍。阿阇梨次将一一弟子。于护摩处。于阿阇梨左边坐。其阿阇梨。应以左手执其弟子右手大指(建立轨云。地钓彼空轮)用曼荼罗主真言。用牛苏护摩七遍。复以寂静真言护摩牛苏七遍。复以牛苏。于其弟子头上右转三遍而作护摩(瑜加护摩轨云。取小枚满枚苏。加于所成物上。诵真言至娑嚩二合诃字。即举杓投火。与诃字声俱下。便长引诃声。令杓却至物上。诃声方施。或护摩私记云。即手执小杓。缓率苏即置杓于其物上。诵真言末加寂灾护摩真言。与娑嚩贺声俱投火。便长引贺声。还安物上。又令至苏器方绝声也。悉地云。至其娑去字即写炉中。呼其诃去字还触其物。却至苏器云云。如是来去三处触物不断。是名三[艹/欺]多护摩法也。复以神袋系于右膊。复以涂香涂手按其胸上。随意持诵而发遣)去自余弟子皆如是作。
  次儭施法。护摩竟自教弟子。令其儭施。弟子当于护摩处。以至诚心顶礼阿阇梨。先当奉献衣裁二匹。然后舍施余财。私谓。弟子长跪捧衣裁。又复教授而告之言。

  今此胜福田 一切佛所说 为欲广饶益
  一切诸有情 奉施一切僧 当获于大果
  无尽大资财 世说常随生 以供养僧者
  施具德之人 是故世尊生 应当发欢喜
  随力辨肴膳 而施现前僧(已上儭施)

  次置弟子座。凡欲灌顶时。用辨事真言加持座物。安置莲华台上。
  次阿阇梨。复为弟子如法护身。先以不动明王用除诸障。
  次用三昧耶加持三处(顶心脐)
  次金刚萨埵加持支分已(五股印加五处)
  曩莫三曼多嚩日罗𧹞战拏摩诃噜洒拏吽。
  次令依吉祥座法而坐其中。当引弟子坐花台上。结所得部印(以左足蹈莲华门右足蹈莲华座)今谓当先结萨埵印。至本尊灌顶所而结所得部也。面向西坐(先以宝冠令着之)
  次先阿阇梨往于大坛供养十二尊(问次第)
  次还到灌顶坛。向莲台前花机而坐。所有涂香花灯阏伽水等。先以如法加持一一如上法。
  次供阏伽。次涂香。次花鬘。次烧香。次饮食。次灯明。各各诵其明咏音。
  次阿阇梨。先以不动加持白伞去垢除障。以大日如来真言加持之。阿阇梨自执用覆其上。私云。以左手执茎。
  次阿阇梨。以白拂口诵吉庆伽陀唐音。每句终。以白拂三遍顺排受者肩。次诵说其训耳语受者。赞曰。

  诸佛睹史下生时 释梵龙神随侍卫
  种种胜妙吉祥事 愿汝今时尽能得(打)
  迦毗罗卫诞释宫 龙王澍沐甘露水
  诸天供养吉祥事 愿汝灌顶亦如是(打)
  金刚座上为群生 后夜降魔成正觉
  现诸希有吉祥事 愿汝此座悉能成(打)
  波罗奈苑河庄严 为五仙人开妙法
  成就无量吉祥事 愿汝今时尽获得(打)
  诸佛大悲方便海 普利法界众生界
  尽未来际无疲倦 四无碍智汝当得(打)

  次阿阇梨。置白拂至佛前。顶礼曼荼罗一切诸尊。然后合掌。起立坛前启白诸尊云。
  今与受者(某甲)将授五瓶灌顶。仰愿诸尊海会。特垂加悲愍听许之。
  私云。若依文意者义准。于此处可移五瓶。今依师传引之前移之。
  次擎水灌绕坛(阿阇梨先令弟子结所得部印诵其真言如次第)或说捧中胎一瓶。阿阇梨取中台瓶捧之三匝顺回坛。次东南。次西南。次西北。次东北。次第取之各绕坛三匝。若阿阇梨不得自捧。令他人捧。阿阇梨在后回耳。但受者尚可坐莲台也。具支灌顶云。文不云数。义准四瓶可持初一。
  次更如法加持四瓶。瞿醯云。以三种真言持诵其瓶者。是随得三部者也。今于传法如前。更以四菩萨真言加持。
  次灌顶。具支灌顶编次第文出之。但私谓上诸文。
  次至弟子之所先想弟子。以为阿字。阿字方坛中安弟子。次用罗字为火。烧之悉成灰已。方用四瓶次第灌之(义释随用四瓶可诵其瓶真言)私云。具缘品义释云。至弟子所先用罗字为火。焚烧其身悉成灰已。方用四瓶次第灌之。又入秘密法品义释云。当想阿字。谓想阿字同方坛。弟子在中焚彼菩提之性故。以罗字而焚阿字。谓想阿字同方坛。弟子在中。而以罗字烧之。同为一体也。身同阿字。自烧一切烦恼罪障。乃至身除体同金轮。想鑁字之水犹如白乳。而注死灰之中。以生佛芽(私云。具缘品义释云。灌已观此灰中作缚字门。其色纯白从此出生五字。所谓阿鑁览唅欠。持其五轮。入秘密法品义释云。当于心上圆明。于中而安缚字而生水轮。犹如白乳。而注以生净菩提心佛种子也。内外无垢焚金成器也)
  又想。罗字火动之时。即与诃字风俱。
  又想。鑁字空点。即是佉字虚空微妙法水。从空而注以净心器。即具五大。然初阿字必无空点。金刚座故。嚩罗诃佉必具空点。成就法故(私谓。入秘密法品义释云。火动之时。即与风俱是诃字义。缚上加点。点即大空欠字门也。微妙法水。从空而注以净心器。即具地水火风空五字之义也)
  以十二真言王字。想布弟子身十二处以成法器等同诸佛(私谓。入秘密法品义释云。为欲坚固意生之身。更有方便。置十二字。复得十二缘。谓十二支句。此真言王布满其身。初有四字。布于上分。谓从顶至额也。一字虚空字在顶上。二字在耳。一字在额也。次有四字。在中分。谓二肩上及心上咽上。次有四字在下。谓脐上腰上一字在腿上。一字在足下。然髀足皆有二。今于一足置之。管两足也。此十二处摄髀足余身分。如二耳字摄二目等。然有三等。一者师自布。二者用作曼荼罗。更问。布字云何起三者加弟子。具此瑜伽秘密加持。能成法器。即是成就三昧耶云云)
  次于弟子顶想暗字。心想阿字。胸想罗字。或一阿字一切处用。即想。弟子心中阿字白莲开敷。大日如来坐于其上(私谓。转字轮品义释云。又复未灌顶前。于弟子顶十字缝上。想作闇字。其心中极想作阿字。又想罗字在于胸上。亦可但想阿字遍一切处用也。金色光髻冠坐白莲者。谓想彼弟子心中白莲华开敷圆满。毗卢遮那如来坐于其上。然后灌之。经云。仁者即是毗卢遮那如来也。若以此法而灌顶者。即是同于十方诸佛灌顶。以法水而授法王位也。若不尔者。徒自劳形灌顶之。而无所能为也)
  次即结一切支分生印。兼诵真言顶上灌之(私谓。转字轮品义释云。次当作生一切支分印。而于弟子顶上灌之。凡灌顶时。作印结已取瓶为灌也。若不以此印者。则法式不具。令弟子不能住菩提心。或有退转。与空洒香水无殊也)
  然后亦以四瓶还诵支分生印真言灌之。即想。弟子同于大日。亦想。已同十方诸佛灌以法水授法王位(义释云。当支分生印顶上灌之。结是印已取瓶灌之者。是大日传法者也。若金刚界结五部印用五瓶。义准宜以大日八印及无所不至印灌之。又瞿醯云。绕三匝已。复以三种真言持诵其瓶。与其顶上而作手印。并诵根本真言。还诵此真言。与彼灌顶者。是随得三部者也。今以义准。三部诸尊。当随所得用其尊法。若作传法。或得余尊。先作其尊。后作传法)
  今私谓。依此编次第意。可用支分生印。或可用大日八印及无所不至印。或说以字烧字。后以大日并四菩萨印真言灌之。后更重不灌之(诸说同之。大灌顶作法。作传法并但圆成寺。随得三部及持明者灌顶)或用五佛真言。或说先受者顶。令戴五智宝冠。令作五佛印。每佛灌顶。并令赞众诵吉庆赞(已上诸说。重更二度不灌之)
  次想。弟子顶上暗字转成中胎。又从此字放百字光。成三重焰。以现三重百光之光。并中台藏作四重轮。种子字如次。布置额咽心脐。变此四处陀罗尼。自现显四重曼荼罗身。已成普门法界也(云云)(私云。说百字生品义释云。此是暗字。一切真言之心最为上首。从此一字而放百法明光。遍流而出。然此字轮最中置此真言王。次外一轮有十二字。谓从伊至奥。凡十二三昧声也。次外轮布于百字光。从●迦等二十五字。次●等二十五字。次●等二十五字。次●等二十五字。以此中俄上若上拏那磨带上五字是大空之点遍一切处。故同布一列也。又别时释云。此二十五字在别。外十二字同圆布之。更问)若作五重布者(此等二十五字为第一轮。●等为第二轮。●等为第三轮。●等为第四轮。亦得也。更问之意未尽。其布字次第逐日右转也)
  已上具支灌顶编次第文。
  次换衣法。至坛西南隅敷一净莚。令换受者衣裳袈裟等。弟子取湿衣置下小床上。奉施阿阇梨。其阿阇梨。自手执衣裳袈裟等。与弟子令着之。
  111-815次以二十一结修多罗系右肩。自右肩系之左胁而下系之(问师)
  次以华鬘交络两肩。次以臂钏令着其腕。次以第环左右无名指中节系之。次更令戴宝冠(安然和尚意。灌帜了不令脱宝冠。至于此处。宝冠之上更著白缯。可见具支灌顶)
  次宝伞隐受者。将向新佛坛座令坐莲台。受者作定印坐。阿阇梨对坐捧供。先涂香。次华鬘。次烧香。次灯明。次赞(僧赞也)次赞众同音四智赞等如供佛。次阏伽。次授道具。先观羽持五智杵。授与彼双手(依金刚界出之)
  诸佛金刚(随三部可改白)灌顶仪。汝已如法灌顶竟。
  为成如来体性故。汝应授此金刚杵。
  真言曰。
  唵跋折罗称钵提(尊上)霉(亡圭反体性也)怛鑁(于汝)阿鞞诜者弭(我今灌顶)底瑟吒(住)跋折罗三摩曳萨怛鑁(汝为三摩耶也)
  次授金刚名号(依金刚界出之)次于弟子本名上加金刚字。作名呼之。应诵此密语。
  唵跋折罗萨怛鑁摩含(二合汝也)阿毗诜者冥(我灌顶也)跋折啰娜莽(以名号也)毗洒迦多(灌顶)系(呼声)跋折啰娜莽(某甲)
  次又阿阇梨。先用罗(加归命)字加持金錍。瞒(加归命)字加持明镜。法轮法螺真言。加持轮及商佉。
  次复当弟子前。以金錍莹拭其目而为说偈。当观罗字净其目中垢障。
  佛子佛为汝。抉除无智膜。犹如世医王。
  善用于金筹。
  次又现前示彼明镜。而为说偈。当观瞒字净其心中垢障。

  诸法无形像 清澄无垢浊 无执离言说
  但从因业起 如是知此法 自性无染污
  为世无比利 汝从佛心生

  次持法轮置二足间。并授商佉于其右手。而为说偈。各用彼真言持之(具支灌顶云。想二足间有千辐金轮)

  汝自于今日 转于救世轮 其声普周遍
  吹无上法螺 勿生于异慧 当离疑悔心
  开示于世间 胜行真言道 常作如是愿
  宣唱佛恩德 一切执金刚 皆当护念汝

  次旋绕坛时。阿阇梨次持伞用覆其上。引令旋绕曼荼罗三匝。先绕第一行道院。次绕第二行道院。后绕第三行道院。如是行道时。阿阇梨当诵吉祥极吉祥等偈。或可诵吉庆赞梵文。
  次礼拜既周毕已。复至西门二龙厢卫处。令殷勤礼拜。其伞当随身上下而以荫之。
  次启白。次令弟子长跪。而阿阇梨当白诸尊云。我(某甲)与某甲灌顶毕已。今付属诸尊令持明藏(私谓。令持明藏者。是随得三部成阿阇梨者也。今传法者。先已受持明藏故。今可云令传明藏)作是语已应放其伞。
  次令彼起立对曼荼罗前。次为说三昧耶戒偈。耳语说之。经云。行者应入中示三昧耶偈。

  佛子汝从今 不惜身命故 常不应舍法
  舍离菩提心 悭吝一切法 不利众生行
  佛说三昧耶 汝善住戒者 如护自身命
  护戒亦如是 应至诚恭敬 稽首圣尊足
  所作随教行 勿生疑虑心

  私云。义释云。前云耳语告一偈者。犹如僧祇家授六念。萨婆多授五时法。以此验知曾受具戒以不。今此四戒。如受具戒竟已略示戒相。当知即是秘密藏中四波罗夷也。如人为他断头命根不续。则一切支分无所能为。不久皆当散坏。今此四戒。是真言乘命根。亦是正法命根。若破坏者。于秘密藏中。犹如死尸。虽具修种种功德行。不久败坏也。第一戒不应舍正法。第二戒不应舍离菩提心。第三戒于一切法不应悭吝。第四戒勿于一切众生作不饶益行。次下是阿阇梨教诫之语。复次阿阇梨。说持明藏中二部戒本。一一皆是真言。可以成辨诸事如来。以此加持诸弟子故。今此中诸偈亦尔。作法时当诵梵本兼以字门而广释之(云云)
  次可教诫云。汝今已成就曼荼罗持明阿阇梨竟(私谓。持明阿阇梨者。是三部持明阿阇梨者。今传法者。先已成就持明阿阇梨故。今可云传法阿阇梨也)
  诸佛菩萨及真言主一切天神。已共知汝。若见众生堪为法器。怜愍彼故。当为建立曼荼罗而教授之(上文云。灌顶有二种。谓于弟子法中得灌顶。已修成就阿阇梨德。时阿阇梨欢喜。更造传教灌顶慰喻言)佛子。汝已秘密藏中随顺修学。具足明了堪能教授于他。汝今已得善利。乃至诸贤圣众。亦皆称叹。今已作灌顶竟。汝等以真净心传持流布。使如来秘藏久久不灭。如是随其所应种种慰喻已。即为人作曼荼罗阿阇梨也。
  次中间护摩。瞿醯次云。其阿阇梨。次应为彼依如前法而作护摩。燃火着已用曼荼罗主真言。护摩牛苏百遍。复以寂静真言。苏蜜及酪与饭相和护摩百遍。复用胡麻护摩百遍(云云)私谓。初持诵竟。为二尊而作护摩。今令弟子成佛身竟更云。为彼而作护摩。是供弟子。
  次教印真言。瞿醯云。阿阇梨如上所说。作护摩已用净水。洒诸弟子顶上。广示曼荼罗位。教本印及明王真言。令坐一处持诵之(今捡瞿醯云。如是作已。用其净水洒彼顶上。次当广视其曼荼罗。解说诸尊。教示本手印相。复教明王真言。次教令坐一处持诵所得真言。文云所得者。随得三部者也。今于传法。宜用瑜祇经中胎藏秘法一时顿证八字真言印也云云)
  次召余弟子。一一如是灌顶已毕。
  次供尊法。
  次教以诸香华。供养本尊及余诸尊。
  次教次第令坐。师读般若令彼等听(私谓。大般若经。有令法久住陀罗尼。此处最要矣)陀罗尼曰。
  怛侄他阿虎洛屈洛罚底(丁履反下同)虎剌拏莎窭荼者遮者遮折(支热反)尼阿奔若刹多刹多刹莚多刹也莎诃陕末尼羯洛邬曾邬曾罚底迦逻跋底迦阿鞞奢底尼莎赖尼社阇社阇末底阿罚始尼罚尸罚尸罚多罚多奴娑理尼部多奴悉没栗底提罚多奴悉没栗底莎诃。
  次为都说三昧耶戒。
  一汝等从今日。常于三宝及诸菩萨诸真言尊重恭敬供养。
  二于摩诃衍经恒生信解。
  三凡见一切受三昧耶者当生爱乐。
  四于尊者所恒起恭敬。
  五不应于诸尊所怀嫌恨心。及与信学外道经书。
  六凡来求者随力施与。
  七于诸有情恒起慈悲。
  八于诸功德勒心修习。
  九常乐大乘于真言行勿得懈废。
  十所有秘密之法。无三昧耶者不应为说。
  次师说传法印等。
  次最后护摩。
  诸尊段(如例)但后大杓油之次。以曼荼罗主真言护摩七遍。复以寂静真言护摩七遍。次以部心真言(归命阿)护摩七遍。次以一一诸尊真言护摩各七遍。然后以其本所持真言。随意护摩(示云。各以牛苏)
  然后嗽口。次投华。次奉送。
  次施食法。记云。依前施法可修之(如上十七供修之。此间诸天汉语赞可诵之)
  次结缘灌顶。
  次后供养法。受者出坐佛面。
  次阿阇梨就座修五供(左方)但先三摩地根本印等。先涂香。次华鬘。次烧香。次饮食。次灯明。次普供养。次赞。次阏伽。次振铃。次九方便(乍九诵之云云)次随方回向。次加持句。次解界。次示三昧耶。次礼佛。次奉送。次入佛三昧耶。次法界生。次转法轮。次被甲。次下座与赞众相共行道三匝。诵四智赞。打钹如常。次各礼曼荼罗了出堂。
  次分施物法。
  疏九云。诸供养食当施贫人。不应与狗鸟等食啖。所有财物。阿阇梨应取随意受用。若不能用当施三宝。伞拂等施佛。涂香烧香等施法。衣瓶器等施佛及四方僧。若无僧当与七众。其弟子乃至少分不得用之。若用犯三昧耶。如彼广说也。示云。彼广说者。指瞿醯经也。
  胎藏界灌顶随要记

  本批云。
  天承二年二月六日赐安师御本书写之
  沙门仁辨
  久安三年三月三日于尾州小牧北持堂赐御本书写之了
  忠济
  贞治四年乙已八月十五日
  遍照金刚了义
  应安四年辛亥十月三日于上州新田庄世良田山长乐寺别院普光庵为末代佛法兴隆自利利他书写毕。
  遍照金刚觉俊(生年二十九岁)
  传授世良田长乐寺灌顶大阿阇梨遍照金刚了义示。

  随要记卷下

  金刚界大灌顶随要私记
  先庄严道场。道场八方悬列八色幡。正东白幡。东南红幡。正南黑幡。西南烟色幡。正西赤幡。西北水色幡。正北黄幡。东北白幡。坛上张设天盖。余外庄严如例。
  又门前香水香象等(如例)又储灌顶坛(如例)又储护摩坛(如例)
  次排比供物。
  先大坛上八供养如例。更可加供十二执金刚等供。四角花瓶所各一器。西方坛门四器(左右各二器)四角花瓶内各一器。并皆加持果子也又可备十方神供物。先以净叶。敷储诸天鬼神位。若依四卷经者。可储八方神位。若依六卷经者。可储十方神位。次备稠粥。经云。取豆果饼饭胡麻屑诸花等和水安瓶盆中。以加持印真言等加持之。其印真言等。如施饿鬼等法。然后盛器。各各位所置之。八方各一器。若依四卷经者。于北方可加二器。若依六卷经者。上方位一器。下方位二器加之。又灌顶坛护摩坛供物等皆如例(云云)
  又储五瓶可入香水五宝五香五药五谷。并复插时花。以五色带系瓶顶。又以不动真言。于五瓶去垢辟除。又以法界心●字加于五瓶。然后先以大日羯磨印真言(私用之)加中台瓶。次以普贤加东方瓶。次以弥勒加南方瓶。次以灭诸障碍加西方瓶。次以离诸恶趣加北方瓶。(此四菩萨。于此界贤劫十六尊中有之)加持既了。坛上五佛位置之。经云。如来部瓶。若是画像坛。即随有空处置之。若手印坛。即于坛上置之(问师)
  次阿阇梨入堂。赞众在前。发音饶钹放响。受者以伞盖侍后。盖阿阇梨入堂。
  次到堂前受者留堂外厢曲所令隐居也。
  次阿阇梨入堂内。与赞众三匝绕坛(绕问诵赞打钹)绕了赞众出幕外。
  次阿阇梨就座加持香水。洒净供物等如例。
  次开白及以神分等(先净地等云)
  次供养文唱礼五悔等(弟子在坛室外同音诵五悔)
  次供养法(乃至)赞叹。
  次供养诸方天等。经云。行者修供养讫。即从坛出。取豆果饼饭胡麻屑诸花等。和水安瓶盆中。以欢喜心四方散之。施诸天鬼神眷属等。各以本密语施之。
  自在天密语曰。唵遏哩赊(始俄反)你曳(乎)萨婆诃。
  天帝释密语曰。唵遏移达罗耶萨婆诃。
  火神密语曰。唵遏姑娜曳(乎)萨婆诃。
  琰魔王密语曰。唵琰摩曳(乎)萨婆诃。
  逻刹娑密语曰。唵逻差(上)娑地婆哆曳(乎)萨婆诃。
  诸龙及水神密语曰。唵婆啰那(乎)萨婆诃。
  诸风神密语曰。唵缚夜微(已号反)萨婆诃。
  诸夜叉密语曰。唵药乞叉苾陀(田迦反上)达犁萨婆诃。
  又于此方施诸类鬼神密语曰。蜜止蜜止毗舍遮南萨婆诃[功/虫](愚勇反)[功/虫]部驮南萨婆诃。
  如上作法施已。当净洗手濑口。还入坛中礼一切佛及诸菩萨(私谓。准胎藏供养八方天后入坛中可奉佛布施然后就座念诵)
  次入于内住瑜伽座应作普门持诵。结阿阇梨位印等。复结佛眼印。诵彼真言千遍。如是作毕已(经云。如上作法施已。当净洗手濑口。还入坛中礼一切佛及诸菩萨如常念诵)
  次引入弟子。先阿阇梨。从座而起顶礼诸尊(阿阇梨礼拜既了。召入承事。相共取去礼盘。次阿阇梨应作是念。我今为某甲善男子灌顶。惟愿诸佛菩萨。降临道场受我供养。谛想。所请佛菩萨众。皆来集会。次取五瓶。于灌顶坛侧花机上。随本方立之。并加散杖。令依师传。于此处移五瓶。若依于文意者。至灌顶时可移之)
  次阿阇梨。出道场外。到于门前结大钩召印。诵其真言召之。然后召弟子令入。
  次门前洒水。以前香水洒净(先以杵诵明加持。然后洒净。或师传有含香)
  次四礼。教作如前。四种礼拜法已。取赤色衣与彼。如着袈裟裳。若出家人令着乾陀衣。
  次以赤色帛(绯缯也)掩抹其眼。告云。掩闭一切诸恶趣门。能开清净五眼。
  次教与结金刚萨埵契。口授此心密语三遍。密语曰。
  三摩耶萨怛鑁。
  即教竖忍愿二度为针。以诸白花鬘或种种香花鬘挂其针上(私云。师传于此处不挂花鬘。右手执针。引入于坛前令挂花鬘)
  次当引入坛场门中三遍授此密语(令弟子越香象背薰)三摩耶吽应告之言。汝今已入一切如来眷属部中。我今令汝生金刚智。汝等应知。由此智故。当得一切如来悉地事业。然汝亦不应与未入此等坛场人说此法事。汝傥说者。非但违失汝三摩耶。自招殃咎耳。
  入已作是言(出教王)
  阿你也(二合)萨怛鑁(二合)萨嚩怛他蘖多句犁钵罗尾瑟吒萨多(二合)娜悍谛嚩曰罗抧若(二合)娜母怛跛(二合)那以使也(二合)弭曳那抧娘(二合)泥那怛鑁(二合)萨嚩怛他蘖多悉地罗比跛啰(二合)钵且嘶金(去淫反)布那罗你也(二合)悉驮药啰惹那遮怛嚩(二合)耶湿哩(二合)瑟吒摩诃曼拏罗写嚩羯多(二合)尾阎(二合)摩帝三摩瑜尾也(二合)他你谛(丁翼反)
  次师应坚结萨埵金刚契置弟子顶上告言。此是三摩耶金刚契。汝若辄向未入坛人说者。令汝头破裂。汝于我所莫生疑慢。应当深生敬信。汝于我身当如执金刚菩萨。我所教诲当尽奉行。若不尔者。自招其祸。或令中夭死堕地狱。汝应慎之。
  次加持誓水一遍。令弟子饮。誓水真言曰(出教王)
  嚩曰罗萨埵萨嚩延谛你耶(二合)纥唎那曳娑摩嚩萨体(丁以反)哆涅(尼逸反)避你也(二合)萨哆(二合)怛乞叉喃夜耶你也(二合)你没噜(二合)耶你难那(去)阎嚩曰𡀔娜迦圻。
  次作是教已。次令求请一切如来覆护。令金刚萨埵入其身心。唯愿一切如来加持。愿金刚萨埵遍入。其师又结金刚萨埵契告言。此是三摩耶金刚名为金刚萨埵。愿入汝身以为无上金刚智诵此密语。
  跋折啰萨舍跋折啰萨舍婀。
  次结嗔(灌顶仪作忿怒)金刚拳。以忍愿二度相钩(灌顶仪令弟子结之)
  诵上大乘三摩耶百字密语。以金刚语言唱已掣开上契。由此密语功能力故。令弟子入金刚智证殊胜慧。由此智故。悉能获得觉了一切众生若干种心。能知世间三世事业。能坚固菩提心。能灭一切苦恼。离一切怖畏。一切众恶不能为害。一切如来同共加持。一切悉地皆得现前。诸未曾有安乐胜事不求自得。汝当深自庆幸。我今为汝略说功德胜事。于一切地位三摩地陀罗尼神通三昧诸波罗蜜力无畏等。由此法故悉皆当得。所有未曾见闻百千契经甚深义理。自然能解。汝今不久自当证得诸佛真实智慧。何况下劣诸余悉地。说是语已问言。汝见何等境界。若彼见白相者。应教最上悉地智。见黄相。者。教义理所生悉地智。见赤相者。教奉事供养悉地智。见黑相者。教阿鞞遮卢迦悉地智。见杂色者。教一切羯磨悉地智。若不见好色相者。即是罪障。应以钩罪障契钩彼诸罪。复以摧破诸罪契而摧破之。钩罪契经云。结金刚缚已。申忍愿为针。曲力进度。于忍愿背作跋析罗股形。勿相柱着。又于进力度端。各想有穰(而伽反)字。以钩曳彼身中所有罪障。诵此密语。
  唵萨婆婆波迦(去)利洒儜毗输驮那三摩耶跋折罗𤙖穰(而伽上反)
  诵此密语时想。彼罪形如鬼形状。黑色发竖。即以二羽诸度各各相钩头入掌内。想以进力二度钩夹彼罪令入掌中。余度面各相捻。即申忍愿二度为针。于愿度端想怛啰字。忍度端想卓(知可反)字。又于字上想生火焰夹取彼罪诵此密语。
  唵跋折啰跛宁(执金刚也)密萨普吒耶(摧破)萨婆幡耶(一切恶趣也)漫陀那宁(系缚)钵啰慕乞沙耶(解脱)萨婆播波(一切罪障也)猲底弊(毗耶反□中也)萨婆萨埵嚩(无可反)南(一切众生也)萨婆怛他揭多跛折罗三摩曳(乎)味怛啰吒。
  诵此密语已用力(别本云。用进力二度)捻之如弹指法。右上左下。论曰。一切如来三摩耶。能解说诸恶趣中一切众生。执金刚应摧破一切恶趣系缚。如是次第摧破彼诸罪已复想。以诸佛光明净彼身心。四方阿閦鞞等。上方毗卢遮那。皆放清净光明。下方想金刚雄上字(别本云吽字)放嗔怒光明而摧灭之。如是作法时。能令彼等必定得见善境界相。当知彼等罪障皆得消灭。若彼罪障极重不见好相。师应为说真实伽陀令其觉悟。颂曰。

  普贤法身遍一切 能为世间自在主
  无始无终无生灭 性相常住等虚空
  一切众生所有心 坚固菩提名萨埵
  心性不动三摩地 精勤决定名金刚
  我今说此诚实言 惟愿世尊扶本愿
  利益生事诸悉地 慈悲哀愍为加持

  次说此偈已。复结金刚入契。诵婀字密语一百八遍。契经云。结金刚缚。以智定度捻檀惠度本间。以进力度少曲相拄是也。如是作法已。又应问之。如无好相者。但可引入受三摩耶。不应与其灌顶。
  次引将曼荼罗前。阿阇梨应作是言。我(某甲)如法作此漫荼罗。将弟子入。随其福德种性及与成就所堪法器。唯愿于此曼荼罗中示现其相(出瞿醯文)
  次当授此蜜语三遍。
  唵钵啰底车(授也)跋折啰护(引)
  诵已教掷所挂鬘。于坛中随彼因业鬘所著处。即令念诵共部密语。当知速得成就。
  次又授此密语三遍。令弟子所结三摩耶契。于其心上解之。密语曰。
  唵底瑟吒(愿住)跋折罗涅哩掉(茶路反坚固)瞑婆摩(为我常也)舍(式我反)
  湿伐睹瞑婆摩(为我恒常也)缬哩驮耶冥(为我我也)遏地底瑟吒(愿为加持也)萨婆悉地(一切成就也)者钵哩野车(及愿授与)户含(二合)呵呵呵呵护(引)
  论曰。愿金刚常住坚固加持。我心愿授与我一切悉地。
  次即取彼所掷花鬘。加此密语。
  唵钵罗底釳哩恨拏(摄授)怛嚩缢(别本醯字)摩含(二合)萨埵(此众生也)摩诃波罗(大力也)
  论曰。愿大力菩萨摄授汝诵此密语时。即以其鬘系彼头上。由系鬘故得摩诃萨埵摄授。速疾成就诸胜悉地。
  次诵此密语解所掩眼物。密语曰。
  唵跋折罗萨埵缚萨嚩(无可反)焰帝提(田赊反为汝亲开目)斫具数(平眼也)伽吒那(开也)怛钵啰(专也)嗢伽吒(别本云嗢陀伽吒)野提(今开也)萨婆阿具毹(山干反金刚眼)
  阿耨怛啰(无上也)
  即诵见真言。
  系嚩曰啰波舍(呼彼令观坛场)
  论曰。金刚萨埵。亲自专为汝开五眼及无上金刚眼。
  次呼弟子遍示坛中诸部事相。由此法故。为一切如来之所护念。金刚萨埵常住其心(别本云。常住汝身心)随彼所求。乃至执金刚身。无不获得。渐当得入一切如来体性法中。次即于道场授与所得部尊密语。而令坐一处诵之。
  次引余弟子。其法则同前(已上二事准胎藏界出之)
  次引入莲台(依师传。先引入之前移五瓶。若依文意者。于此处可移之)
  先于花台上想有婀字(义如别文)于婀字上想一圆点(真如圆寂法身涅槃义)
  私云。准胎藏。凡欲灌顶时。用辨事真言。加持座物。安置莲花台上。阿阇梨复为弟子如法护身。先以不动明王用除诸障。
  次即引灌顶弟子入帝释方门。坐莲花台(以右足踏花门。右足踏莲花台上)令结所得部契(先以宝冠令着之)
  次先阿阇梨。往于大坛供十二尊(问次第)
  次还到灌顶坛。向莲台前花机而坐。
  次供阏伽。次涂香。次花鬘。次烧香。次饮食。次灯明(各诵其明咏音。私谓依此界意者。香花灯涂依次供养。然后供养饮食)
  次阿阇梨。自持新净白伞以覆其上(私谓。以左手取盖叶)
  次阿阇梨。自手执持白拂。拂弟子身。阿阇梨自唱吉庆伽陀唐音。每句终以白拂三返顺排受者肩。
  次诵说其训耳语受者。赞曰。

  诸佛睹史下生时 释梵龙神随侍卫
  种种胜妙吉祥事 愿汝今时尽能得
  迦毗罗卫诞释宫 龙王澍沐甘露水
  诸天供养吉祥事 颜汝灌顶亦如是
  金刚座上为群生 后夜降魔成正觉
  现诸希有吉祥事 愿汝此座悉能成
  波罗奈苑河庄严 为五仙人开妙法
  成就无量吉祥事 愿汝今时尽获得
  诸佛大悲方便海 普利法界众生界
  尽未来际无疲惓 四无碍智汝当得

  次阿阇梨。置白拂至佛前。顶礼曼荼罗一切尊。然后合掌起立坛前。启白诸尊云。今与受者(某甲)将授五瓶灌顶。仰愿诸尊海会。特垂加悲愍听许之。
  次擎水灌绕坛。
  阿阇梨取中台瓶捧之三匝顺回坛。次东方。次南方。次西方。次北方。次第取之。各绕坛三匝。若阿阇梨不得自捧。令他人捧。阿阇梨在后回耳。但受者尚可坐莲座也。
  次绕了复当更如法加持(已上三种事依胎藏出)
  灌顶仪此次云。次令弟子结成本尊契。次阿阇梨自结同印。诵彼真言。加持弟子顶上。次结四佛契。一一加持之(心额喉顶)次令结五仙契。置顶而一一灌顶。次以四佛鬘真言。鳞次布弟子头冠之上(已上花山本文)私今依此文者。灌顶之前可作五佛加持。
  先佛部加持。先合金刚掌。便成金刚缚。忍愿如剑形。进力附于背(经名金刚界自在契)诵此密语(记置心上)
  唵萨嚩怛他哦多(引)避三冒地涅里(二合)荼嚩曰啰(二合)底瑟𡟲(二合。经无此真言)
  次金刚部加持。结金刚缚。竖忍愿度如针是也。以印置于心上。诵此密语。
  唵跋折啰萨埵阿地瑟吒娑婆摩唅(二合)吽。
  次宝部加持。结金刚缚。以智定度面。相捻稍令曲屈。忍愿度中分面相捻。偃曲如宝是也。以印置于额上诵此密语。
  唵跋折啰阿怛那阿地瑟吒娑摩含(二合)怛啰。
  次莲花部加持。结金刚缚。竖忍愿度稍曲相柱。如莲花叶是也。以印置玉枕下诵此密语。
  唵跋折啰波头摩阿地瑟吒萨缚(亡可反)摩含(二合)颉利。
  次羯磨部加持。结金刚缚。以忍愿度屈入掌中。以檀慧智定等如针是也。以印置于顶上诵此密语。
  唵跋折罗羯磨阿地瑟吒萨缚(亡可反)摩含(二合)婀。
  已上五佛加持。皆令弟子结印。随部置心额喉顶。各诵其真言。阿阇梨又结同印。随部加持四处诵真言。具支灌顶等不用之。
  次应与其灌顶。先想弟子顶有●字。上有圆点。义同前释。字放光焰。炽然赫奕。又想。弟子心中有月轮相。内有八叶莲花。台上亦有●字。若得金刚部。于婀字门。想有跋折罗。得宝部者有宝珠。莲花部有莲花。羯磨部有羯磨跋折罗。毗卢遮那部想窣堵波。师应想。己身如毗卢遮那像(自结彼所得部本尊契诵密语而印弟子顶上)执弟子所得部瓶。各想其部。物体在瓶水内。各令结其所得部契。置其顶上。诵其部密语七遍。而用灌之。
  私谓。前观想之间用定印。若作阿阇梨灌顶得余尊者。先作本尊灌顶。然后次令结五佛契。置顶而一一灌顶。
  次应灌顶佛部。结三摩耶刀契置于顶上诵此密语。
  唵萨嚩怛他(引)孽戴(引)涅嚩(二合)哩也(引二合)毗洒迦吽(引)
  次金刚部结上金刚萨埵契。置于顶前诵此密语。
  唵跋折啰萨怛婆阿毗诜者摩含(二合)吽。
  次宝部结上宝三摩耶契。置于顶右诵此密语。
  唵跋折啰阿啰怛那阿毗诜者摩含怛罗。
  次莲花部结上莲花三摩耶契。置于顶后诵此密语。
  唵跋折啰钵头摩阿毗诜者摩含颉唎。
  次羯磨部结上羯磨三昧耶契。置于顶左诵此密语。
  唵跋折啰羯磨阿毗诜者摩含婀。
  次于彼额上想有●攞字。色相如金。想两目上各有●啰字。其色如火。上生光焰。其二足间。想种种色为法轮相。八轮庄严。别本云。师复应须入三昧地(云云)
  私谓别本云。须入三摩地故。前观想之间可用定印。
  次诵萨埵金刚心密语。加涂香已涂彼胸前。所以作是加持者。为令弟子成金刚萨埵故。密语曰。
  三摩耶萨怛鑁。
  次系鬘。
  先佛部系鬘。文云。复结毗卢遮那契诵本密语(别本有契字)置于彼心上。次喉(别本无次喉字)次顶上已即应谛想。一切如来秘密胜上头冠加彼头上。五相文云。结金刚缚契。已申忍愿度。少屈相柱。以进力度置忍愿度初分外傍已(私谓。如上文印三处已然)后于额前以进力度第三结之。如系鬘法顶后亦尔。结已从顶上两边至肚起于檀慧度次第散解之。而说此密语。
  唵萨婆怛他揭多鼻三菩提跋折罗阿毗诜遮摩含鑁(乎)
  次想。自身以为一切如来宝冠庄饰已(私依然和尚意用之)
  次四部系鬘。各依本部契如上分止观羽存本契势。于己头上系灌顶鬘额上顶后如前三绕。他皆仿此。
  次金刚部系鬘。分本契已想。以金刚饨宝所成鬘系其头上诵此密语。
  唵跋折啰萨埵摩啰阿毗诜者摩含鑁(乎)
  次宝部系鬘。分本契已以诸宝所成鬘系之诵此密语。
  唵跋折啰阿啰怛那摩隶阿毗诜者摩含鑁(乎)
  次莲花部系鬘。分本契已想。以一切法所成鬘系之诵此密语。
  唵跋折啰达摩摩隶阿毗诜者摩含鑁。
  次羯磨部系鬘。分本契已想。以一切羯磨所成鬘系之诵此密语。
  唵跋折啰羯磨磨隶阿毗诜者摩含鑁(乎)
  若作阿阇梨灌顶法者。应次第如上法应用五瓶。以四种鬘鳞次以系其额。若随得五部随用一种。次如是作已引出坛外换去湿服别着净衣。若是刹利居士著本衣。即于坛上置下小床以儭其湿衣(若依胎藏者。有种种庄严。若用之者可依彼文)
  次引入坐已。师以观羽执五股拔折罗授其双手。应以种种方便言词开诱安慰为说颂曰。

  诸佛舍利灌顶仪 汝已如法灌顶竟
  为成如来体性故 汝应受此金刚杵

  诵此偈已说密语曰。
  唵跋折啰祢钵提(尊主)微(已桂反体性也)怛鑁(于汝)阿鞞诜者弭(我今灌顶)底[玨/女]吒(住)跋折啰三摩曳萨怛鑁(汝为三摩耶也)
  论曰。汝已灌顶获得金刚尊主竟。此拔折啰常住。汝所为三摩耶。复次收取金刚杵。若是宝部者。又于跋折罗上想有宝珠。余部仿此。诵前偈时应改。初金刚字为宝珠字。诸部准此改之。
  次于弟子本名上加金刚字作名呼之(以本所得部为名号)应诵此密语。
  唵跋折啰萨怛鑁摩含(二合汝也)阿毗诜者冥(我灌顶也)跋折啰娜莽(八名号也)毗晒迦多(灌顶)系(呼声)跋折啰那莽(某甲)
  论曰。我与汝灌顶讫。以金刚名号与汝作字。汝名金刚某甲。若是余部。或加宝珠莲花等作字呼之。
  次又以香花种种供具供养所灌顶者。私谓。阿阇梨对坐捧供先涂香。次花鬘。次烧香。次饮食。次灯明(私谓。依此界意者。香花灯涂依次供养。然后供养饮食。又是安然和尚口传也)
  次赞(僧赞也)次赞众同音四智赞等如供佛(此间受者。随所得尊结其印。若传法灌顶人可结大日智拳印)次阏伽。次阿阇梨先用●字加持金錍(加命)●瞒字加持明镜(加命●吽)法轮真言加持于轮。法螺真言加持商佉(私云。可有各个印具有师传)
  次师应执小金刚杵。子如治眼病法拭其两目(先右目后左目)便授弟子双手而告之言。善男子。世间医王能治眼翳。诸佛如来。今日为汝开无明翳亦复如是。为令汝等生智惠眼见法实相故。
  说此语竟收取金刚杵(经镜后收取之)
  次复执镜令其观照为说说诸法性说此偈言。

  一切诸法性 清净不可得 非实亦非虚
  皆从因缘现 应当知诸法 自性无所依
  汝今真佛子 应广利众生

  次复收取金刚杵。师于弟子当生恭敬。此人能绍诸佛种故。
  次师应授以商佉作是告言。自今以后。诸佛法轮。汝应转之。当吹无上法螺。令大法声遍一切处。不应于此法中而生疑怖。诸陀罗尼究竟清净修行理趣。汝应广为众生方便开示。善男子谛听。若能如是作者。一切如来皆知此人。能报佛恩。是故于一切时处。一切持金刚者之所卫护令汝安乐。
  私云。准胎藏者。授螺之时。应持法轮置于二足之间。并授商佉于其右手而为说偈。
  次阿阇梨。次当持伞用覆其上。引令旋绕曼荼罗三匝。如是行道时。阿阇梨当诵吉祥极吉祥等偈。或可诵吉庆赞梵文。
  次既周毕已后至东门。令其殷勤礼拜。其伞当随身上下而以荫之。
  次阿阇梨启请诸尊作如是言。我某甲与某甲灌顶毕已。今付属诸尊令传(依传法者云传若持明者云持)明藏。作是语已。应放其伞令彼起立对曼荼罗前(师焙白之间。令弟子长跪故。今令起立)
  次告弟子云。汝今已成曼荼罗传法(依传法者故云传法。持明者可云持明)
  阿阇梨竟诸佛菩萨及真言主一切天神已共知汝(若持明者不用巳下文)
  佛子。汝已秘密藏中随顺修学。具足明了。堪能教授于他。汝已得善利。乃至诸贤圣众。亦皆称叹。今已作灌顶竟。汝当以真净心传持流布。使如来秘藏久久不灭。如是随其所应种种慰喻巳。即应得为人作曼荼罗阿阇梨也。
  次令坐一处。教彼本印真言各各持诵。
  次召余弟子。一一如是灌顶已毕(已上五事准胎藏出之)
  次应引起至大坛前为说三摩耶。令其坚固告言。善男子。汝应坚守正法。设遭逼迫恼害。乃至断命不应舍离修菩提心。于求法人。不应悭吝。于诸众生有少不利益事。亦不应作。此是最上句义圣所行处。我今具足为汝说竟。汝当随顺如说修行。弟子应自庆幸合掌顺礼(礼字或作受字。私谓。三摩耶戒之间。弟子长跪合掌。听受三摩耶戒了。至心顶礼阿阇梨)
  次阿阇梨。执五𦙶金刚杵而授与之告言。此是诸佛体性。金刚萨埵手所执者。汝应坚护禁戒常畜持之。弟子受已授此决定要誓密语。令其诵之。密语曰。
  唵萨婆怛他揭多悉地跋折罗三摩耶底瑟吒(愿住)翳沙(今也)怛嚩(亡可反)含(古甘反。别本吽字于我)驮啰耶冥(我今持也)跋折罗萨埵系(形以反)系系系吽。
  论曰。一切如来。金刚萨埵成就三摩耶。愿住我所我常守护。
  次授金刚界传法印等八种(云云)
  如是作法已。所有一切曼荼罗秘密三摩耶智师应教授。若弟子于三摩耶契有退失者。师应遮制莫令毁坏。弟子于师应恭敬尊重。莫见师短。于同学所莫相嫌恨。
  次应告之言。汝于一切众生。常生慈愍哀矜示诲。莫生厌离。而说偈言。

  三界极重罪 不过于厌离
  汝于贪欲处 莫生厌离心

  次欲令弟子坚持欢喜故。为说偈曰。

  此等三摩耶 诸佛为汝说
  守持善爱护 当如保身命

  次弟子受师教已顶礼师足白言。如师教诲我誓修行。
  次复应为诸已灌顶弟子令其圆满寂静法故。为除其灾障故。应与作护摩法(云云)
  师以止羽执金刚杵。以檀度钩弟子观羽智度。别以小杓如前沷火。人各各二十一杓(云云问师)
  次即从座起。就大坛位告弟子言。诸佛为利益一切众生故。说此殊胜福田妙法。汝应随力各辨香花供养大众。能令汝得无量果报。
  次复为供养一切如来及金刚部众。应以羯磨契及三摩耶契。如上供养。
  次复以金刚赞叹密语。作四种密供养法已诵此伽他曰。

  金刚萨埵摄授故 得成无上金刚宝
  今以金刚法歌咏 愿为我作金刚事

  复以金刚舞合掌及金刚戏笑等作密供养法。
  次应手执香花供养外坛圣众已告诸弟子言。汝等各随力能供养诸佛(私谓。告了令弟子执香花等。普供养曼荼罗圣众)
  次彼等修供养毕。为欲护诸弟子身故。应于诸佛菩萨所请所献花果饼等。少分各各分赐诸弟子。复令重作要誓。如上所说不得辄说此法。
  次作教诫已。令诸弟子各还本位。
  次师即随力如常念诵礼赞已。即献阏伽(此即后供养也)
  次回向(出灌顶仪轨)

  弟子厶甲 向者已来 于金刚界
  大曼荼罗所 听闻正法 生净信心
  稽请圣贤 海会圣众 归依三宝
  炽除罪垢 受佛净戒 投花有缘
  蒙圣摄受 已得灌顶 金刚职号
  随顺圣位 功德无边 尘沙叵算
  总将回施 法界众生 愿皆离苦
  得安稳乐 舍邪归正 发菩提心
  行菩萨道 永不退转 于当来世
  一时成佛

  次即请坛中诸佛菩萨及眷属等归还本(上去)即坚结萨埵金刚契诵此密语(可有解界)
  唵讫哩睹嚩(已作胜上也)萨婆萨埵(一切众生也)遏他(利益)悉提(成就)捺多(握与也)曳他努伽(随愿)伽舍达凡(归还)勃陀密洒盐(佛国土)布那啰虐(鱼伽反上)摩娜耶微(□洼反复垂降赴也)唵跋折啰萨埵牟(引)
  论曰。已作胜上利益成就。授与一切众生竟。愿一切诸佛菩萨归还本国。若重请召。惟愿降赴。此契及密语。一切坛中诸佛菩萨诸部眷属还本处者。皆悉同用。

  一本批云
  天养二年(岁次壬)二月九日比睿山东塔院于东谷书之了。

  延历寺遍照金刚撰
  承历二年三月二十九日巳时以定林房本于三昧西房奉书了。真如金刚。
  同四月二日移点了。
  右随要记者谷阇梨所撰也以洛东青莲院御经库良祐之本。
  令人写得了时享保第二丁酉八月上浣日台岭西塔无量院。
  遮那业末学万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