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30n0602 法华经要解 (二十卷附弘传序注) 【宋 戒环解】

  卍新纂续藏经 No. 602 法华经要解

  宋 戒环解

  7卷

  No. 602-A 妙法莲华经解序

  前住福州上生禅院嗣祖沙门及南撰

  诸佛出兴唯为一事。千经所演无有余乘。直以妙万法而明一心。即幻华而示实相。则妙法莲华经者。诸佛之本宗千经之輨辖。一心之元鉴实相之妙门也。秦译已还垂八百载。训辞释义代有哲人。而责备求全互有得失。信曰满世间之鹙子。如恒沙之菩萨。尽思度量莫知少分。故虽多历讲解有所未尽。而润色评论不拒来者。温陵莲寺环师。深究一乘博探众说。研几摭要为之科解。宣和己亥初辱不鄙命予校证。既又遍质宗匠务契佛心。越丙午复会予南山。讨疏寻经参详再四。黜名相芟蘩蔓。使入佛知见者。无摘叶寻枝之厌。有析薪秉烛之观。是真能发明秘要之藏也。或者扣师七轴文中何处为正说。妙法曰千经万论唯为此事。岂兹一席辄有异谈。世尊以是而开示。群迷以是而悟入。火宅以是而出离。宝所以是而前进。若等多劫以半日。现大千于一身。龙女之成佛不轻之遍记。药王之然身。观音之随应。净藏之转邪。普贤之劝发。凡以是也。不明此事则满目陈言。开佛知见则孰非妙法。窃观一期之问答。见全经之述作矣。傥沿披味深造而自得。遂可跏趺无量义处。反照白毫相光。开方便门示真实相。直抛粪器长御白牛。则一乘妙法备在我而不在佛。备在心而不在经矣。譬如琴瑟箜篌虽有妙音。若无妙指终不能发。则夫欲发明是事。当以斯解为妙指也。

  靖康丁未春暮中浣日谨序

  法华经要解目次

  ·卷首  ·科

  ·卷第一之一  ·序

  ·祥迈注弘传序

·序品第一

·卷第一之二  ·序品之余

·方便品第二

·卷第一之三  ·方便品之余

·卷第二之一  ·譬喻品第三

·卷第二之二  ·譬喻品之余

·卷第二之三  ·信解品第四

·卷第三之一  ·药草喻品第五

·授记品第六

·卷第三之二  ·化城喻品第七

·卷第三之三  ·化城喻品之余

·卷第四之一  ·五百弟子品第八

·人记品第九

·卷第四之二  ·法师品第十

·宝塔品第十一

·卷第四之三  ·提婆达多品第十二

·持品第十三

·卷第五之一  ·安乐行品第十四

·卷第五之二  ·涌出品第十五

·寿量品第十六

·卷第五之三  ·分别功德品第十七

·卷第六之一  ·随喜功德品第十八

·法师功德品第十九

·卷第六之二  ·不轻品第二十

·神力品第二十一

·嘱累品第二十二

·卷第六之三  ·药王品第二十二

·卷第七之一  ·妙音品第二十四

·普门品第二十五

·卷第七之二  ·陀罗尼品第二十六

·庄严品第二十七

·劝发品第二十八

  法华经要解目次(终)

  No. 602-B 妙法莲华经弘传序

  道者山如意野老 祥迈 注

  妙法。

  注曰。梵云萨达磨。此云妙法。或云正法。盖萨字之中含摄二义。故秦本妙法晋本正法皆无失也。具十妙义独胜余经。故云妙也。一乘真宗中道了义。故云正也。住持真理为物轨范。故云法也。天台玄义慈恩玄赞广陈义门。此不具录。

  莲华。

  注曰。梵云奔茶利迦。此云白莲华。白为众色之本。一乘为余乘之宗。故取喻之。如下经中初放白毫之光。终赐白牛之驾。是此义也。莲华者。居泥不染因果齐彰。喻前妙法开权显实会三归一。明佛知见不同余经。法喻双题。故云妙法莲华。

  经序。

  注曰。梵云素呾缆。此云契经。契谓契理契机。经谓贯摄常法。即契理合机之教。故云契经。今略契字务从简也。述经奥旨叙列源由。名为序也。故天台曰。发秘密之奥藏。称之为妙。示权实之正轨。故号为法。指久远之本果。喻之以莲。会不二之圆道。譬之以华。声为佛事称之为经。圆诠之初目之为序。此经荡化城之执教。废草庵之滞情。开方便之权门。示真实之妙理。会众善之小行。归广大之一乘。文博义深余经莫及。若广说者。妙有十妙。法有三轨。莲华六义。经有六释。具如玄义中说。更有光宅疏文慈恩玄赞。学者知之。

  终南山释道宣述

  注曰。终南山名。在长安城南。与秦岭太白太一皆连接也。在扶风武功县。关中记云。终南一名中南。在天之中居都之南。故曰中南。三秦记云。终南一名地[月*弟]可避洪水。道宣律师名也。姓钱氏。彭祖之后。湖洲长城县人。隋吏部尚书钱申之子。生于隋开皇之间。大作佛事。于唐太宗高宗之代。文采照灼戒德不群。制四分律钞弘赞毗尼。又述弘明僧传等百有余卷。有时行道失跌感韦将军捧足。错裁座具致黄琼天人指授。借得天上舍利流布人间。别有感通传具详异事。谥号澄照大师。法华要览云。师述序时韦天以法华尊上未易冠言。遂禀报十方诸佛。佛皆许肯。即今法华经之序也。故慈照颂云。南山大士最幽玄。撮成枢要在经前。韦驮天将亲垂报。十方诸佛许师言。

  妙法莲华经者。统诸佛降灵之本致也。

  注曰。致意也。诸佛出世本说此经。开方便门示真实相。诱火宅之痴子。指衣下之明珠。悟诸法空入佛知见。故下经云。诸佛世尊唯以一大事因缘故。出现于世。所谓欲令众生开佛知见。使得清净故出现于世。欲示众生佛之知见故出现于世。欲令众生悟佛知见故出现于世。欲令众生入佛知见道故出现于世。是为诸佛以一大事因缘故出现于世。天台师云。一即法身大即般若事即解脱。此之三法众生本具为因。诸佛显示为缘。出世元意秪为此矣。此释一大事因缘。四种知见以四义释。一约四位。二约四智。三约四门。四约观心。皆言佛知见者。谓分真之初。三智五眼一时开发。同入一乘诸佛实相也。天长释云。非三非五故云一。广博包含故称大。说此化生故曰事。机能感佛为因。佛随彼应名缘。有此一大事之因缘。所以出现于世也。开示悟入者。上二即能化。谓大开而曲示。下二即所化。谓始悟而终入。知即根本智。见即后得智。亦名一切智智。南岳思大师云。开佛知见是十住位。示佛知见是十行位。悟佛知见是十回向位。入佛知见是十地位及等觉位。皆言佛知者。得一切种智也。皆言佛见者。悉得佛眼也。此约位释。谷响钞云。三智圆观名佛知。五眼圆觉名佛见。

  蕴结大厦出彼千龄。东传震旦三百余载。

  注曰。蕴结积聚也。大厦西域也。震旦东国也。佛灭度后千年之外教流东方。故积聚西域出于千年也。自西晋法护创传此经。至于唐国三百余年也。

  西晋惠帝永康年中。长安青门炖煌菩萨竺法护者。初翻此经名正法华。

  注曰。晋司马氏都于洛阳。望于东晋故云西晋。惠帝世祖之子。永康惠帝年号。青门长安东门。本长安霸城门。俗呼为青门。竺法护本月氏国人。后移居炖煌。故又为炖煌郡人也。少出家传道为怀。以西晋之代来化洛阳。立寺于长安青门外。设像行道助诱后徒。译出众经光扬像法。人美其德号为菩萨。初翻此经名正法华经。勒成十卷。其真言字句皆作晋言。

  东晋安帝隆安年中。后秦弘始龟兹沙门鸠摩罗什。次翻此经。名妙法莲华。

  注曰。西晋遭乱。元帝渡江建都江东。故云东晋。安帝孝武之子。隆安安帝年号。后秦姚兴也。弘始姚兴年号。晋居正位。秦为旁僭。故先举晋而后秦也。鸠摩罗什龟兹国人。传教秦邦大弘佛法。译出般若维摩等经智度中百等论。再翻前经名妙法莲华经。文成七卷。今所行者。

  隋氏仁寿。大兴善寺北天竺沙门阇那笈多。后所翻者同名妙法。

  注曰。隋氏谓隋文帝也。仁寿文帝年号。阇那笈多三藏法师名也。笈多与师那连提梨耶舍同来此土。文帝礼重安置于大兴善寺。官给所须。译出众经。后翻此经名添品妙法莲华经八卷。但于药草喻后加千余字。外者皆与罗什本同。

  三经重沓文旨互陈。时所宗尚皆弘秦本。

  注曰。上之三译本是一经故。文词意旨重沓互有。世人传读皆弘什译。

  自余支品别偈不无其流。具如序历故所非述。

  注曰。宣公作大唐内典录十卷。备括众经该论本末。今言三本之外。更有支流别行品偈。具如所撰内典录中。事多冗杂故此不述也。已上序翻译源流。已下述本经旨趣。

  夫以灵岳降灵。非大圣无由开化。

  注曰。灵岳降灵。谓山岳蕴英灵之秀。生此灵明之大圣。开化世间。意借诗中惟岳降神生甫及申之文也。灵神也。彼美贤臣降生。此叹圣人现化降神也。

  适化所及。非昔缘无以导心。

  注曰。佛虽大圣。不化无缘之人。故适化所及皆有昔缘开导其心。故闻今所说。方能信受也。

  所以仙苑告成。机分小大之别。

  注曰。仙苑即波罗奈国鹿野苑也。是昔五通仙人闻宫女音堕落之处。故又号仙人苑也。如来世尊初成佛后。向此苑中三转法轮。诸闻法者有登大乘位者。有证小乘果者。从此世间有大小乘。盖随机器分也。

  金河顾命。道殊半满之科。

  注曰。金河即拘尸那城北阿利罗跋提河。此译为有金河。河畔有娑罗林。如来于此娑罗林中入于涅槃。顾命谓命将欲终而垂言教。谓之顾命。昔成王将终。作顾命之书。今佛将终。说涅槃之经。殊分也。如来于彼涅槃经中。说半满二字。分大小二乘。

  岂非教被乘时。无足核其高会。

  注曰。仙苑初唱。金河终谈。道分大小者。岂非教被随根乘时设化。但愧无足得预考核于高会也。

  是知五千退席。为进增慢之俦。

  注曰。如来将说法华一乘。五千比丘礼佛而退者。欲显今经甚深。令增上慢人进求大乘尔。

  五百授记。俱崇密化之迹。

  注曰。富楼那等五百声闻。于古佛所久修梵行。皆蒙释迦往生劝化。内蕴菩萨外现声闻。今于法华会上。俱得授记作佛。

  所以放光现瑞。开发请之教源。

  注曰。放光现瑞发起教之因缘也。如来初放白毫相光。照于东方万八千界。于是弥勒睹七事以腾疑。文殊拟十因而领答。此起教之因缘也。

  出定扬德。畅佛慧之宏略。

  注曰。佛从定起。明二种甚深。演畅佛慧之大略也。二甚深者。一证甚深。经云。诸佛智慧甚深无量。二阿含甚深。经云。其智慧门难解难入。此序意也。

  朽宅通入大之文轨。

  注曰。此火宅喻也。火宅喻于三界。诸子喻于众生。火宅门外而设三车。喻昔权说三乘也。末后等赐大白牛车。喻今实说一乘也。破三显一诱入大乘。此如来之本致也。光宅疏主立四乘教。义准于此。

  化城引昔缘之不坠。

  注曰。此化城喻也。化城喻二乘。宝所喻于大乘。劝进二乘令归一极。勿滞权宗而为究竟。昔为王子已化汝等。今说法华再引令入。此上三句明三周之旨也。

  系珠明理性之常在。

  注曰。系珠喻也。珠喻一乘佛性。醉人衣下而系宝珠。昏沉不知枉受辛苦。喻诸声闻。佛于往昔大通佛所。为王子时。以大乘法而令发心。多劫废忘不知不觉。既得罗汉以少为足。今蒙佛说昔事方忆授无上记。喻如亲友指珠示之令离贫苦。

  凿井显示悟之多方。

  注曰。凿井喻也。水喻法华一乘。穿凿求之喻闻解思修。若见湿泥知水必近。若闻法华成佛不远。开示多方令人悟入。又干土喻如众生。湿土喻如二乘。泥喻菩萨。水喻诸佛。

  词义宛然喻陈惟远。

  注曰。佛说此经言词义理明白宛然。譬喻铺陈其致惟远。非佛智深悲厚。孰肯如是。

  自非大哀旷济拔滞溺之沈流。一极悲心拯昏迷之失性。

  注曰。哀悲也。旷远也。一极至极也。言三周七譬显示一乘。四行六记摄诸含识。文喻巧妙劝进谆谆。拔出生死之流。援拯昏迷之性。自非如来大悲远济至极慈心。谁能如此。

  自汉至唐六百余载。总历群籍四千余轴。受持盛者无出此经。

  注曰。大教东传自汉至唐。中间经籍四千余卷。受持转诵斯经独盛。

  将非机教相扣。并智胜之遗尘。闻而深敬。俱威王之余绩。

  注曰。绩功也。扣投也。言根教相投闻而便敬之人。皆大通智胜佛之遗尘。威音王佛之余功也。

  辄于经首叙而综之。庶得早净六根。仰慈尊之嘉会。速成四德。趣乐土之玄猷。

  注曰。庶冀欲也。此经殊胜随喜者获五福。书持者净六根。仰攀也。慈尊嘉会谓慈氏如来龙华之会也。四德谓涅槃具常乐我净之四德也。乐土谓法性常寂光土。玄妙也。猷道也。

  弘赞莫穷。永贻诸后云尔。

  注曰。贻遗也。言弘赞此经永遗后代。冀流通之无尽也。

  妙法莲华经弘传序

妙法莲华经解卷第一之一

  温陵开元莲寺比丘 戒环 解

  △开释科五。

  初通释经题。

  实相妙法巧喻莲华。内则直指乎一心。外则该通乎万境。方华即果处染常净。此莲之实相也。生佛本有沦变靡殊。此心之实相也。其状虚假其精甚真。此境之实相也。心境万类通谓之法。精粗一致凡圣同源。即诸世谛触事而真。言词不可示分别不能解。故以妙称也。六趣之所迷沦。盖迷此也。诸佛之所修证。盖证此也。洎夫广演言教无数方便。盖为此也。但以众生垢重根器未纯。先说三乘假名引导。故权而未实粗而未妙。及乎诸粪既除心相体信。乃示实相会归一乘。则妙而无粗矣。诸佛能事终毕于是也。然所谓妙法非去粗而取妙。盖即粗以显妙也。所谓一乘非离三而说一。盖会三而归一也。即粗显妙犹莲之即染而净。会三归一犹莲之自华而实。法喻双彰名实并显。故号妙法莲华。夫证是法者。必以大智为体妙行为用。智譬则莲行譬则华。智行两全乃尽其妙。故经文始于一光东照。智境全彰终于四法。成就行门悉备正宗之初。三周开示皆所以明体也。嘱累之后六品敷扬。皆所以明用也。中间辙迹无非智行。旁显体用。兼明彰实相之大全。列开悟之真范。发明种智成就果德。故若有闻者无不成佛。凡能领悟即得授记。一事一相无非妙法也。由是而往。山河大地明暗色空。扩而充之则物物灯明智体。推而行之则步步普贤行门。直下即法以明心。不复离物以观妙。则所谓大事因缘一题尽之矣。

  △二通述己意。

  钦惟斯典盛行于世。人莫不愿洛诵深造。而每见其难能者。非经之难特传记难之也。夫传以通经为义。辞达则已。类且繁分名相虚尚。多骈烟飏细科尘飞。杂辩滔滔谩谩杳莫可究。所以难能也。窃观近世明经之体。一于经旨不泥陈言。欲约而尽深而明。释义不出科目立言必求纶贯。焕乎有文释然易解。今辄效为斯解。然有其志无其才。深愧其不逮也。妄意之初。窃谓法华为三乘檃括大事指南。与华严实相终始。于是两载覃思华严经论。深考吾佛降灵之本致。复咨谋宗匠探赜讲肆。历穷智者慈恩广疏古今作者注解。摭其所闻。参诸圆觉楞严维摩诸经。稽核宗趣证正事法。然后命笔。虽立科释义有异旧说。而综文会意稍合华严。削繁录实务在疏明。一大事佛知见而未敢自许。达者苟不是古非今以人废言。试详览之一校其当否。

  △三通叙科判。

  释经有科。判教有宗。如禾有科以容其苞本。如水有宗以会其支派。尝谓华严法华盖一宗也。何以明之。夫法王应运出真兆圣。唯为一事无有余乘。是以首唱华严特明顿法。虽知根钝且称本怀。及乎怖大昏惑。乃权设方宜。至于众志真纯则还示实法。然则二经一始一终实相资发。故今宗华严而科释也。或谓华严纯谈实性。独被大机。法华引权入实。三根齐被。二经旨趣迥不相及。引彼释此殆不知宗。而愚窃观信解品。其父先来求子不得。中止一城。其家大富。穷子遥见恐怖疾走。正喻初说华严也。临终命子委付财物。穷子欢喜得大宝藏。正喻终说法华也。迹此观之。始而惊怖终而亲附者无异父。穷之所弃达之所获者无异宝。既无以异何为而不应宗之耶。又况二经以智立体以行成德。放光现瑞全法界之真机。融因会果开修证之捷迳。凡所设法意绪并同。二经相宗亦足见圣人说法始终一贯。果唯一事无有余乘。旨趣稍驯幸无深诮也。今科判此经二十八品分三。初序分一品。二正宗分十九品。三流通分八品。正宗二。初三周开示十品。自方便至学记八品。说三周法授三根记。自法师至宝塔二品。授广记以圆该前记。会诸佛以圆证前法。二显妙劝持九品。自提婆至安乐行三品。显功行之妙也。自涌出至寿量二品。显本迹之妙也。自分别至不轻四品。显闻持之妙也。使由前开悟依此弘持。乃不失宗圆契妙法。流通八品。自神力品发起嘱累品付授。其余六品全体前法示现行境。流通是道。名以行契智常然大用之门。今初序分者。开发正宗之端绪也。其法有二。自人天众集无量义毕。佛踞大定天雨四华。六震撼无明之障缘。一光现智境之实相。此释尊标本圆发其绪也。其次弥勒示问文殊决疑。引灯明之本光。证今佛之瑞相。此大士承流助发其绪也。自余广引意皆悬叙一经本末。欲达正宗必先明序分。则于深经犹绎丝之得绪无所不尽。犹升堂之得序必臻其奥矣。

  △四译经人时。

  姚秦三藏法师鸠摩罗什奉诏译

  姚秦东晋伪王也。姓姚名兴。为秦国王。梵语鸠摩罗什此云童寿。谓童年而有耆德也。奉秦王诏翻译此经。

妙法莲华经序品第一

  △五正解文义三。初序分分四。

  一说法时处。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王舍城耆阇崛山中。

  如是之法我从佛闻。此阿难结集时。升座最初之唱。以证法有所授而已。不必玄说。一时之语乃佛遗言。诸经通用故不定指也。王舍城即灵山所附之城。摩竭陀国之属境也。即西域人间。耆阇崛山此云鹫头山。从形得名。即古佛住处。以古佛所住故称灵鹫。夫说法所依各随宗趣。华严展转十处为圆彰法界。圆觉依大光明藏为直示本起。此依人间之城者。同染净以明莲华之义。据古佛之处者。示祖述以继灯明之道耳。

  △二法会听众二。

  初标叙科义。

  二法会听众三。初声闻次菩萨后人天。此经会权归实。声闻当机所以初列。菩萨即主伴众也。人天外护众也。

  △二依科列众三。初声闻众二。

  初无学众。

  与大比丘众万二千人俱(至)心得自在。

  佛常随众止千二百五十人。今言万二千者。兼他方所集也。阿罗汉义翻杀贼。亦曰应供。亦曰不生也。善渊之心不能全一。粘湛发识流逸奔境名漏。诸漏者谓欲漏有漏无明漏。皆以粘湛妄识为体。为三界烦恼之本。烦恼即贪嗔痴等十使。为诸漏之缘。戕害法身逼恼正性。名烦恼贼。言漏尽无恼者。以本尽故缘无。是谓杀贼也。己利即证智断惑之事。文句谓三界因果皆为他事。智断功德乃名己利。逮得己利乃堪为人天福田。故号应供。律文凡于应供须忖己德行全缺者。使忖己利也。盖夫苦身而作端坐而食。擎跽而拜逆立而受。苟无己利之德其害非细。行人识之。诸有结者即惑习之业为二十五有之生因。以因尽则果亡。是谓不生也。小乘有定无慧为偏缚未得自在。今云心得自在。乃是定慧两足俱解脱人。以明大阿罗汉影响众尔。

  其名曰阿若憍陈如(至)如是众所知识大阿罗汉等。

  此举万二千人领袖上德。即十大弟子之列也。佛有十大弟子。为法王法臣各备众德。权示专门辅弼大化。故大迦叶头陀第一。身子智慧第一。目连神通。旃延论议。阿[少/兔]天眼。富那说法。善吉解空。阿难多闻。波离持律。罗云密行。各居第一。如孔门十哲之列。是其常数。今从憍陈至罗云有二十人者。旁兼众德圆彰法化也。亦各有第一之德。增一阿含云。憍陈初悟解。优楼供养众。伽耶伏诸结。那提善教化。劫宾知星宿。憍梵受天供。离婆不倒乱。毕陵能苦坐。薄拘寿不夭。俱絺善答难。孙陀容挺特。各第一也。众所知识者。其德显著故。诸名缘义非经要旨。不必繁讲。

  △二有学众。

  复有学无学二千人(至)亦与眷属俱。

  此小声闻众。尚在学地。学于无学者也。摩诃波阇此云大爱道。为尼众首。与耶输皆示迹同尘。影响众也。

  △二菩萨众。

  菩萨摩诃萨八万人(至)能度无数百千众生。

  菩萨摩诃萨者。谓菩萨中之大菩萨。即地上等觉之列。拣非地前也。阿耨菩提此云无上正遍正道。陀罗尼此云总持。谓得一切智总持万法也。乐说辩即四辩之总。八地已上名不退位。五地七地得陀罗尼。说决定法名不退轮。诸皆叹德也。住不退位者。得是道以处已。转不退轮者。运是道以利人。此自觉觉他之德也。以慈修身者意在共济。善入佛慧谓能运沤和。通达大智则所证者明。到于彼岸则所造者实。此内德也。由是充实着现。故名称普闻。此外德也。内德通达则有见而化者。外德普闻则有闻而化者。故其所度至于无数百千。皆大菩萨之德。地前所无矣。

  其名曰文殊师利菩萨(至)八万人俱。

  此经以智立体故文殊居首。盖文殊具大智妙德为法身体。为诸佛师为世间眼。开佛知见莫先于此。余各表此经之一德也。观音助智行悲。大势具大德用。精进念不退转。不息亿劫勤修。宝掌掌握法宝。药王应机发药。勇施一切能舍。宝月觉体明净。月光能除痴闇。满月兼上二德。大力负荷大法。无量力对境不动。越三界不现身意。跋陀罗善护正见。弥勒以慈续佛。宝积能聚能利。导师导邪入正。此八万之上首一经之表法也。盖由大智开佛知见。而助智以悲历备众德。乃至导邪入正。则一乘之体具万行之用全矣。不列普贤者。自观音已下皆普贤之行。但初且以智立体开佛知见。终至以行成德。乃见普贤各专表也。

  △三人天众二。一天龙八部六。

  初诸天众。

  尔时释提桓因(至)与其眷属万二千天子俱。

  释提桓因即帝释也。明月月天子。普香星天子。宝光日天子也。欲界六天曰四天王天忉利夜摩兜率化乐他化自在。帝释即忉利天主。化乐天主号自在。他化天主号大自在。不言夜摩兜率者。举上下以该中也。色界四禅十八天。初禅三梵天。其王为娑婆界主号尸弃大梵。二禅三光天王号光明大梵。不举余天者。言等以该之。

  △二诸龙众。

  有八龙王(至)各与若干百千眷属俱。

  难陀此云喜。跋云贤。以时雨喜物有贤德故。二龙乃目连所降者。娑伽罗云海。和修吉云多头。德叉迦云现毒。阿耨达池名。摩那斯云大身。优钵罗云青莲池。若干即不定数。谓不胜数也。

  △三紧那罗众。

  有四紧那罗王(至)各与若干百千眷属俱。

  紧那此云疑神。似人而有角可疑。亦云歌神。随佛说法皆能歌之。故皆名法也。法紧歌四谛。妙紧歌十二缘。大紧歌六度。持紧歌一乘。

  △四干闼婆众。

  有四干闼婆王(至)各与若干百千眷属俱。

  干闼婆此云嗅香。能寻香奏乐也。乐谓歌舞等伎。乐音谓鼓节弦管。美即伎中胜者。美音音中胜者。

  △五阿修罗众。

  有四阿修罗王(至)各与若干百千眷属俱。

  修罗此云非天。多嗔无天行故。婆稚云有缚。好斗战故。佉罗云广肩。涌海水者。毗摩质多云海水波音。击海波者。罗睺云障蔽。能障日月。

  △六迦楼罗众。

  有四迦楼罗王(至)各与若干百千眷属俱。

  迦楼罗此云金翅鸟。常啖龙。大威慑龙。大身胜群。大满龙常满意。如意颔有此珠。八部皆神众能变形预会。不列夜叉摩睺罗。略之也。

  △二人王等众。

  韦提希子阿阇世王(至)退坐一面。

  摩竭陀国频婆罗王夫人。号韦提希。其子号阿阇世。不举人民者。王出而民从可知。各礼佛足退坐一面。言虽多不逼肃然有序。

  △三大觉圆发六。谓之六瑞。

  一说法瑞。

  尔时世尊四众围绕(至)教菩萨法佛所护念。

  △二入定瑞。

  佛说此经已(至)身心不动。

  无量义经云。无量义者从一实相生无量法。众集先说无量义经。经毕复入无量义定者。所以发妙法端绪也。示于一事一理一动一寂之间。莫不具无量义。然后可入妙法。

  △三雨华瑞。

  是时天雨曼陀罗华(至)而散佛上及诸大众。

  摩诃云大。曼陀罗云适意。曼殊沙云柔软。皆天妙华也。华表正因。以因必趣果故。散佛上而又及大众者。示此会当得正因也。

  △四动地瑞。

  普佛世界六种震动。

  六震者。动起涌震吼击六种也。东涌西没动遍等遍之说皆不离此。所以六震者。表依六识翻破无明。楞严说。山河大地皆无明感结本唯一真。故云普佛世界。

  △五众喜瑞。

  尔时会中比丘比丘尼(至)欢喜合掌一心观佛。

  喜睹前瑞翘伫嘉应。

  △六放光瑞三。

  一光相周亘。

  尔时佛放眉间白毫相光(至)靡不周遍。

  一光周亘全彰妙体也。白毫即本觉妙明。东方为不动智境。万八千界依根尘识十八界言也。众生迷此本明本智成十八界。自为限碍难造妙体故。将说法华先现此瑞。使行人直下自发本明照了本智。则根尘识界通为智境。无复限碍廓达圆融。故言万八千界。

  △二圆现法界事相。

  下至阿鼻地狱(至)及闻诸佛所说经法。

  阿鼻此云无间。即地狱最下。阿迦腻吒云质碍究竟。即色界极顶。不言无色者。无色非可见故。上极诸天下穷地狱。于此世界尽见彼土。所谓圆现。

  △三圆现生佛始终。

  并见彼诸比丘比丘尼(至)以佛舍利起七宝塔。

  始自比丘四众修行得道。次见菩萨诸佛行相。终至涅槃起塔。是现众生诸佛之始终也。一光东照周亘圆现。如此详悉者。直依智境示诸法实相也。世间万法自识境观之。悉皆幻惑莫得其实。自智境观之。如是性相因缘。如是果报本末。咸一妙明无非实相。若诸众生本明洞发本智现前。则廓照圆现与佛不殊。妙体实相昭昭心目矣。故文殊曰。今佛放光明助发实相义。自后经文全显斯旨。故先发绪如此。

  △四大士助发二。初弥勒示问二。

  初示疑发问。

  尔时弥勒菩萨作是念(至)悉见彼佛国界庄严。

  弥勒为补处之主。欲作当来之利。故于此示疑以问。文殊为世间之眼。欲发群盲之智。故于后援古以证。是谓助发。

  △二以偈重宣二。初申疑问二。

  初总问六瑞所以。

  于是弥勒菩萨欲重宣此义。以偈问曰。

  文殊师利(至)得未曾有。

  此问放光雨华动地众喜四瑞也。不问说法入定二瑞者。为所常见故。

  △二详问光中所见二。

  一问圆现法界事相。

  眉间放光(至)于此悉见。

  颂上极诸天下穷地狱等相也。

  又睹诸佛(至)为说净道。

  颂见闻诸佛所说经法也。圣主师子言说法无畏。演说经典微妙第一至令人乐闻。即以一乘教诸菩萨也。讲说正法种种因缘至为说净道。即以三乘开悟众生也。若人遭苦至尽诸苦际。即小乘四谛法。四句如次配见苦断集修道证灭也。若人有福至为说缘觉。即中乘十二缘法也。声闻三生种福为厌苦。支佛百劫种福为求道。故有福供佛志求胜法可授中乘。若有佛子至为说净道。即大乘六度法也。六度以种种行为用。以无上慧为体。行得慧济即无染着。故名净道。于二乘言人。于大乘言佛子者。止宿草庵自同使人。成就大志乃命为子。

  文殊师利(至)今当略说。

  结前开后也。

  △二问圆现生佛始终。

  我见彼土(至)而击法鼓。

  此颂修行之始。后颂涅槃之终。此即种种因缘信解相貌。而大要不出六度。从或有行施至求佛智慧檀度也。我见诸王至而被法服戒度也。比丘处闲诵经忍度也。菩萨勇猛为道进度也。离欲修禅至赞诸法王禅度也。智深志固至而击法鼓智度也。戒有三聚。谓摄善法戒。摄众生戒。摄律仪戒。诸王问道摄善法也。舍臣妾摄众生也。被法服摄律仪也。忍有三种。谓生忍苦忍第一义忍。比丘处闲诵经。即闲林静谷恶人恶兽为生忍。砺比丘节为苦忍。乐诵经典即第一义忍也。离欲有三。谓五尘欲二乘欲法爱欲皆离也。得五神通者非凡夫五通。以初学对佛分有漏无漏耳。

  又见菩萨(至)求无上道。

  此广颂菩萨行道因缘相貌也。天龙恭敬不以为喜。菩萨自重也。处林放光济地狱苦。菩萨大悲也。痴眷属谓唯恣情欲不能迁善者。自未尝睡眠至欢喜无厌。乃六度。众行不复次第。但随所见。或有说寂灭法等者。或以教说求道也。观诸法性等者。或以觉观求道也。心无所著等者。离教观忘心迹以求道也。虽种种因缘相貌不同。无非实相妙行。故于光中详现。

  文殊师利(至)其华开敷。

  此颂涅槃之终也。直曰纵横曰广。四十里为一由旬。天树王者。忉利天员生树。宝华开时天界自然严饰妙好。乃佛灭后供养舍利果报也。故诸佛子为供舍利严好如之。

  △二请答疑。

  佛放一光(至)为说何等。

  仁指文殊也。

妙法莲华经解卷第一之一

Poker websites gbetting.co.uk/poker sign up bonus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