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28n0591 法华经释签缘起序指明 (一卷) 【清 灵耀述】

  卍新纂续藏经 No. 591 法华经释签缘起序指明

  清 灵耀述

  1卷

  释签缘起序指明

  天台 灵耀 全彰氏 述

  释签缘起序。线贯珠联。文旨明显。无庸点沈。比见刊行注解。或前后射覆。主客傍正之意既紊。或平头数章。母子祖孙之科稍乖。日月丽天。微云偶翳。欲净纤埃。昭明文旨。是又签序指明之缘起也。

  ·○科二

  ·一题目(二)  ·一序题(释)

  ·二序主(君)

  ·二序文(二)

  ·一序言(二)

  ·一详释签缘起(二)

  ·一出所释人法为缘(二)  ·一传道人绝缘(四)

  ·二法深尚壅缘(二)  ·一玄深需释(惟)

  ·二机壅需释(后)

  ·二起能传能释人法(二)  ·一能传道统人(不)

  ·二能释签访法(二)

  ·一正明释签缘起(二)

  ·一详释签缘(二)  ·一具才为能释缘(公)

  ·二世乱为签访缘(间)

  ·二起释签法(且)

  ·二结集释签缘起(二)  ·一出望涯需结缘(登)

  ·二起结集传后益(三)  ·一结集法(先)

  ·二结集名(不)

  ·三结集益(信)

  ·二结序文缘起(普)

  ·二记事(天王)

  △一题目二。一序题。

  释签缘起序

  荆溪已有释签本序。如下云昔于台岭随诸问者签下所录一章是也。今门师之序。非但序释签。乃委序释签缘起也。凡诸文辞。各有所重。如此序题。端重缘起二字。缘起。如止观云。能生为缘。所生为起。前章为缘。后章为起。缘者。即是因缘。起者。乃所生法。尽世出世间染净依正诸法。未有不从因缘生者。然因缘虽为能起能生。却是客是傍。而所生法虽出于后。却是主是正。如入定放光为缘。生起开三显一之法。阇王弑逆为缘。生起十六妙观之法。桀纣残暴之缘。生起汤武吊伐之法。大寒冻裂之缘。生起层冰坚执之法。今以玄记博深为缘。生起解释签访之法。智者安祖方绝为缘。生起能承道统荆溪之法。不宁若是。以湛公具才无适不可为缘。生起能释之法。以世乱难于弘敷为缘。生起签访之法。又以望涯者不能观签即悟为缘。生起结集成书十卷之法。奚翅正叙首尾皆详缘起二字。即结明作序。亦缘起二字也。何者。以后时从道之缘。生起击发释签之能。以早岁在尘之缘。生起徒欲愧心之谦。即记事中。以天王越在不能聚众弘经之缘。生起次年释签得成之法。而其间傍正主客之分。了正不紊。盖题目特立缘起二字。是所归重。所谓文心也。故别文三百余字首尾只发明缘起。更无他云。如此指明。作者之意方显也。

  △二序主。

  君山除馑男普门子属辞

  门师岳阳何玠子。玠任仪兴尉遂流寓焉。君山。仪兴乡名。比丘因中乞食全身。果上应供人天。可除饥馑之患。普门子。有以普为名。据今序只出一普字。有以门为名。据统纪只称门师。然二字皆名也。文苑英华第七百二十六卷梁肃送沙门鉴虚归越序云。东南高僧有普门元浩者。予甚深友也。相见时幸道鄙夫扰扰俗状。且当澡盥心垢。相期于无何之乡是也。属辞。本于夫子作春秋。属辞比事。属。缀缉也。有以师命之作名曰属辞。非也。

  △二序文二。一序言。二记事。初二。一详释签缘起又二。一出所释人法为缘又二。一传道人绝缘。

  四教成列。开合之旨蕴乎其中。十子既往。幽赞之功在人方绝。

  欲序释签。先提签文所释根本。乃法华玄义也。玄义中凡列一法。必先用化法四教释。然后用化仪五时明判明开。举一四教。自摄化仪五时开判大旨。故云四教成列开合之旨蕴乎其中。开。即施权。所谓从一清净道。施出二三四。所化之机既熟。皆以一大乘而度脱之。总开会废前四味粗。咸归一乘妙。正二法三道四果在昔不合。而今皆合也。盖言智者玄义成。而如来一期施开会合大旨罗列其中也。出易经系辞云。乾坤成列。易缊乎其中矣。此指智祖开辟玄义也。幽赞之功在人方绝者。大师玄义。皆当座敷扬。赖章安以一遍记才。结集成书。赞。即夫子作春秋游夏不能赞辞之赞。章安结集或参私释。或引经文。不惟徒能结集。而实为幽深微妙大助师门之记主也。安祖名灌顶。乃十住王子。故门师书十子。与上四教为对耦。下文云玄记博而深。玄。即大师。记。即章安。一部玄文。师资合成。为释签所释之本。在人方绝。言章安既逝。便引起下不远而复能传道统之荆溪也。此为能传道统之人方绝为缘也。正释竟。复净纤埃。秖缘门师书安祖为十子。于文稍晦。故致山家宗匠。射覆不一。今逐指而辨明之。昔吴下师标十子为菩萨子。据法华若十二十。十为菩萨。二十指二乘。塘栖师指十子为智者。据妙玄初智者乃具十德之子。戒坛师指为十大弟子。无作介彬寒月三兄承说。怡庵元公破其违文失旨。亵称先圣。数狭理亏三失。但怡庵明于责人。暗于自立。乃执关中十哲为十子。独扬己见为千古不磨之定案。今谓大师说玄义。章安幽赞结集。此二祖既绝。生起下能传道统之湛公。玄记既深。生起释签能解玄记之法。联贯如骊珠不失。倘十子推出章安。幽赞却扯关中。则灭祖乱绪。文理舛错。岂有序一家玄签承绍源流。反扯他人足数。而灭却安祖大功。又注在人方绝云。十子将绝。反显智者承接其后。夫玄义中大师破南朝诸师皆通义一途云。今古诸释。皆以光宅为长。观南方释大乘。多承肇什。肇什多附通意。光宅释妙。宁得远乎。今先难光宅。余者望风。荆溪云。关中四子。即生肇融睿。后人承用四子之义。若以今义望之。多附于通。据此。则关中诸子大师已曾难破。今反令大师接其后尘。岂非抑祖。且前四时经。若经法华开显。宜以法华意释。不闻开显圆经。反用通义幽赞也。此释之过有五。一抑始祖反承已破关中失。二灭章安幽赞之功失。三扯关中滥居功地失。四乱一家传持源流失。五显门师文理不通失。须知销释经论。全重以义定名。使本文文理贯通。岂可扯入填数。委乱纲绪。

  △二法深尚壅缘二。一法深需释缘。

  惟三转遂周。一乘载导。经文显而约。玄记博而深。

  推源玄记所释。乃是法华。三转。即鹿苑示劝证三转。是施权所化小机。言遂周者。若今遂字与下载字。作虚字看。更觉浑融。今作实字解释。亦须淴合经旨。三转法轮。五比丘千二百等皆于言下证入。是遂如来施权之意。故言遂。又不独鹿苑三乘为权。即前四时所施莫不是权。盖方等秪弹斥此小乘。般若秪陶汰此小乘。小乘机熟。则如来施权摄化昔缘之意已足。故曰周。此正法华会上。腾昔施权。不指所开。何由显实也。然后即以一大乘而度脱之。名一乘载导初从一乘开出诸乘。今合诸乘还归一乘。正无不从此法界流。无不还归此法界。即上开合二字也。载导者。令诸子等各乘大车以入秘藏为载。复令游于四方增道损生为导。怡庵分三转句为迹门。一乘句为本门。扭捏无稽。须知一乘之旨。通于本迹。三转之人。实为所开。何扯小权为迹门。一乘归本门乎。遂因经文而结出需签释之缘云。法华。经文显了而意旨隐约。玄记。文言浩博而义理幽深。非荆溪释签。何能解明耶。

  △二机壅需释缘。

  后学难窥。蒙求尚壅。

  以玄记博深故蒙求尚壅。必须签释方得开通。蒙卦六二。匪我求童蒙童蒙求我。已上皆所传人法。人绝须荆溪出。玄深须签文释。为起释签之缘由。皆是客是傍。非此序之正主也。

  △二起能传能释人法二。一能传道统人。

  不远而复。存乎其时。吾哲匠湛然公当之矣。

  大师章安玄记之人既逝。不远而复间生荆溪。能传接二祖道统之人。故曰当之矣。易群阴剥尽一阳来复。存乎其时者。即五百年必有王者兴。其间必有名世者。二祖已去。荆溪恰好间生其中也。湛然。乃荆溪之名。系临文不讳之例。

  △二能释签访法分二。一正明释签缘起。二结集释签缘起。如荆溪本序。亦作两段。昔于台岭随诸问者签下所录。不暇寻究文势。为正序释签。晚还毗坛辙添肤饰等。是结集成书。今门师序中。亦作两章。初二。一详释签缘又二。一具才为能释缘。

  公。孩提秀发。志学名成。渊解得于自心。博赡振于先达。无适不可。以虚受人。洎毗坛以至于国清。其从如云矣。

  自孩抱至可提携时。即英秀焕发。方在志学。遂成艺苑佳名。天机生知。为渊解得于自心。学力充裕。为博赡振于先达。君子不器左右具宜。为无适不可。虚中受益镜鉴无遗。为以虚受人。良由博赡多能。俊彦希光而景慕。生知朗彻。英豪翘首以来归。故洎毗坛至国清。其从如云也。国风云。齐子于归其从如云。毗坛。即仪兴。国清。在天台。以具天机博学。故为能释签问之缘。

  △二世乱为签访缘。

  间者岛夷作难。海山不宁。徇法之多。仄身岩宇。或谓身危法丧。莫如奉法全身。僶俯遂行。暴露原野。是乐法者。请益悦随。

  代宗广德年间土蕃作乱。学道英贤。隐居山穴。或谓荆溪大师曰。与其身危法丧。两者皆失。何如奉法全身。二者兼得。故即勉居山野。而四方慕学。亦皆请益悦随。以世乱不能弘敷。故悦随者乃有竹签之咨。此即签访之缘也。

  △二起释签法。

  且。法实无边。身则有待。弘敷未暇。签访有凭。因签以释。思逸功倍。美哉洋洋乎。

  荆溪天资博学。所蕴佛法。虽是无边。其如五阴色身。待缘方能弘演。世乱人离。既无弘敷之缘。而乐法悦随之人。率皆书签麇至。谓书玄义隐深疑义于竹签以咨问。而荆溪因弟子签上所问之义。为解释之。既不罗列文势先后。故思逸。所答之义。专精而详确。故功倍。如荆溪自序云。随诸问者。签下所录。不暇寻究文势生起。亦未委细分节句逗是也。此正序签成于乱世。即继之以叹曰。美哉洋洋乎。此释签者。可谓尽善尽美。而集大成者矣。有指为正叹玄文者。非也。以其主客前后。舛混故也。

  △二结集释签缘起。即本序中晚还毗坛。辄添肤饰。裨以管见。然所记者莫非述闻。兼寻经论。但识用暗短。而繁略颇驯。呈露后贤。敢悕添削之文是也。为二一出望涯需结缘。

  登门者肯綮未尝。望涯者耻躬不逮。乘是以训。文其可废耶。

  签访之机。有因释了悟者。未尝有肯綮之难。则此释签似乎可废。而不必结集矣。但一闻便了之机绝少。故尚多望涯不逮之悲。则宜留此释签。结集成书。使之再三?绎。方可悟入。故曰乘是以训。文不可废而宜结集也。乘是以训。即乘某人在。做某事。乘汤热。好解渴。乘饭在。好救饥之乘字。是字。指释签也。言乘竹签解释之文在。可留之以训喻不了之人。而不可废也。有作因字训。非也。肯綮未尝。引养生言。明悟入者游刃有余。未尝艰难也。望涯者。引秋水神见东海若汪洋浩瀚渺无端倪。以喻不逮。不必繁引长篇。因观签望涯之人为缘。以生起下结集之事。故即示结集之法云。

  △二起结集传后益三。一结集法。

  先德既详。虽大科不举。诸生未达。在小疑必疏。凡十卷。

  不举必疏。正出结集释签之法。即本序虽繁略颇驯也。言安祖结集。或引经私释。在文详晰者。荆溪但遵承而已。为望涯者。更留签释之言。以疏通之。凡十卷。则结集释签已成之数。

  △二结集名。

  不忘于本。以天台命家。善继其宗。以释签顺学。

  本释天台大师玄记。故名天台。乃不忘本。欲继台宗。必须善识时宜。世乱不便敷弘。而思所以继宗之法。且顺学者之签问而解释之。此天台玄义释签之名所以立也。

  △三结集益。

  信所谓观象得意。俾昏作明。永代不朽者也。

  释签既结。则使望涯与末世之机。观释签之象以悟佛祖出世大意。破迷归悟。功实永代不朽也。此即本序呈露后贤之谓也。当知世乱不暇弘演。且为释签。是一时事也。后还毗坛始结成书。又一时事也。荆溪本序。两章条然。故门师叙述缘起。亦两章次序。后人何乃昧昧乱指哉。已上正叙释签缘起竟。

  △二结序文缘起。

  普。早岁在尘。后时从道。徒欲击其大节。独不愧于心乎。

  此是结辞。亦含能作序文之缘。以生起所作序文。只缘后时从道。知天台一家教观之深。故能作序。击发释签大节。又缘早岁在尘。佛法未深。生起徒欲击节。而实且有愧于心也。从道为缘。生起击节之序。在尘为缘。生起愧心之谦。数句中两重缘起。昭如日月。奈何人之盲注。而翳乎序旨也。序言竟。

  △二记事。

  天王越在陕郛之明年甲辰岁纪月贞于相。

  此起岁时之事。以取信于人。如经前五事。但前后置之不同。大论云。记时方人。令生信故是也。天王。周时列国。俱僭称王。故夫子作春秋。天子称天王。尊而别之也。如云天王狩于河阳。天王圣明。予为天王等是也。越在。凡天子无事。巡幸四方。所到之处。名行在。如某日某人诣行在是也。国家离乱。避乱而出。所到之处名越在。如左传越在草莽是也。唐代宗时。因土蕃之乱。仓卒避于陕城。故曰越在。明年甲辰岁者。癸卯出避于外。至次年甲辰作此序成故也。月贞于相者。贞。正也。易乾卦四德。元亨利贞。贞即正字。七月为相月。须知此虽记事。亦含缘起二端。以世乱君出。不能开讲之缘。致成释签。生起次年天王复辟。结集方完。而得序其成也。不然。奚不直书广德二年。而必书曰越在之明年耶。凡解佛祖经论。须具向上亚目。阐发言外意旨。岂秪读科读注猜是清非而得谓之讲经注经乎哉。盖序题既别重缘起二字。所以文中一篇。一节。一句。一事。莫非缘起二字。正序题是总序文是别。总者总于别。别者别于总。总别虽殊。缘起则一也。

  时今上在宥之二十二年岁次癸亥长烈既望

  No. 591-A

  签序三百二十字。并无一个缘起字眼。而却句句胪列缘起事事。发挥缘起。总别一贯之妙门。师结构于千余年之前。全公指明于千余年之后。揭日月于中天。开将来之眼目。宁惟后人之幸。即普门亦幸得千载知心。点出序旨。而不受碌碌之蒙尘也。然法弟全彰虽称义虎。著名海内。吾未稔其具大识见道力也。政欲与之并驱中原。未知鹿死谁手耳。顷缘或人序注。溷我宗源。乃拉其戮力。袪氛澄源。尊祖辟妄二书。词严义正。通畅明白。及观签序指明。不觉爽然自失。深服其识见道力。远迈古人。予亦不得不逊揖下风也奈何。虽然予亦有幸焉。天溪法道。丕振有人。吾可以宴息匡庐。无所事事矣。

  同门病头陀灵乘谨跋

Poker websites gbetting.co.uk/poker sign up bonus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