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13n0286 楞严经如说 (十卷之内自一至七卷) 【明 钟惺撰】

  卍新纂续藏经 No. 286 楞严经如说

  明 钟惺撰

  10卷

  No. 286 楞严经如说

  大佛顶如来密因修证了义诸菩萨万行首楞严经

  天竺沙门般剌密谛译

  天竺。西域国之总名。沙门。此云勤息。勤行善法。止息恶行。般剌密谛。此云极量。译师名也。译者。翻梵字而成华字。五天世主最宝此经。秘而不传。般剌密谛欲传震旦。密藏而来。竟被获回。后以微妙细[叠*毛]书之。破臂藏于皮中。航海而达广州。时唐中宗神龙元年。宰相房融在广。请就制止寺译出。

  乌苌国沙门弥伽释迦译语

  乌苌。此云苑。古大国之苑囿。在北天竺。弥伽释迦。此云能降伏。译语。即度语。谓裁度两方正理。翻梵语而成华言。

  唐菩萨戒弟子同中书门下平章事房融笔受

  菩萨戒者。宰官而受菩萨戒者也。弟子者。以三宝为大师也。同者。兼也。中书门下。二俱内省。即左右相府也。平章事者。平和章明国家之政。笔受者。译语或拙。则秉笔而润色之。房相在译场中。亦兼此职。故与二师互显其功。

  No. 286-A 楞严经叙

  首楞严经者。诸佛之慧命。众生之达道。教网之宏纲。禅门之要关也。世尊成道以来。五时设化。无非为一大事因缘。求其总摄化机。直指心体。发宣真胜义性。简定真实圆通。使人转物同如来。弹指超无学者。无尚楞严矣。释其名。则一切事。究竟坚固。所谓彻法底源。无动无坏。而如来密因。菩萨万行。靡不资始乎此。归极乎此。考其所诠。则谈圆理以明真性。开圆行以示真修。其性也。体用双彰。其修也。果因一契。原始要终。了义之说也。良由诸修行人。背真向妄。不成无上菩提。或爱念小乘。得少为足。或欲漏不除。畜闻成过。故阿难以多闻邪染为缘。浚发大教。世尊首告之曰。一切众生。生死相续。皆由不知常住真心。性净明体。用诸妄想。此想不真。故有轮转。又曰有三摩提。名大佛顶。首楞严王。具足万行。十方如来。一门超出。妙庄严路。斯一经理行之大本欤。由是破七处攀缘。别二种根本。因见显心。因心显见。虽心见互显。而正显在心。如以盲人瞩暗。喻见非眼。屈指飞光。验见不动。印观河之非变。比垂手之无遗。辨于八还。择于诸物。非舒非缩。无是无非。使悟净圆真心。妄为色空及闻见耳。既悟妄为。尚疑混滥。故又破自然因缘。示见见之非见。合别业同分。指见妄之所生。且以一人例多人。一国例诸国。总显器界根身。同一妄耳。自浅而深。自狭而广。虽多方显妄。而所显唯真。故又举阴入处界。广及七大。会入如来藏性。使悟物我同根。是非一体。妄无自性。全体即真。凡十界依正之相。皆循业发现而已。既悟即真。尚迷循发。故又答山河大地之难。深穷生起之由。譬虚空不拒诸相发挥。显真妙觉明圆照法界。一多互应。小大相容。即体即用。非俗非真。至于离即离非。是即非即。则藏心妙性。不涉名言矣。复引照镜狂走。喻妄无因。结责多闻。劝修无漏。通而言之。皆圆理也。理解虽圆。非行莫证。故又明二决定义。初审因地发心。伏断无明。为修行之要。次审烦恼根本。意择圆根。为发行之由。于是定六根优劣。令一门深入。击钟验常。绾巾示结。陈二十五圣所证法门。敕选耳根为初心方便。而又教以摄心轨则。安立道场。遂闻四种律仪。顶光神咒。通而言之。皆圆行也。乃至由三增进。成就五十五位真菩提路。虽谈证位。未尽行因。下而戒业习于七趣情想。防禅定于五阴魔邪。无非行门之事。必期于圆满菩提。归无所得。始名究竟坚固之证也。然则依究竟坚固之理。立究竟坚固之行。修究竟坚固之行。证究竟坚固之理。楞严教旨。大抵如是。科经者。合理行为正宗。离正宗为五分。一见道。二修道。三证果。四结经。五助道。谓见道而后修道。修道而后证果。此常途之序耳。究论上根修证。如发明藏性之后。谓不历僧祇获法身。请入华屋之前。谓疑惑销除。心悟实相之类。岂局于常哉。夫欲发真归元。明心见性者。于此宜尽心焉。故集诸师佳注。而成会解。

  元至正壬午庐陵沙门惟则天如述  ·兴福法师惟悫

  ·资中法师弘沇

  ·吴兴法师仁岳

  ·真际法师崇节

  ·携李法师洪敏

  ·泐潭禅师晓月

  ·长水法师子璇

  ·孤山法师智圆

  ·温陵禅师戒环

  No. 286-B 楞严经如说原序

  妙性真如。是谓大佛顶。大定坚固。斯名首楞严。始中终所不得异。过现未所不能殊。顾圆通止趣一途。修证必资万行。所以用果为因。因曰密因。乘因得果。义曰了义。行此乃能成佛。昧此无由结经。然舍利得秘记涅槃。兼缘觉声闻而毕举。阿难请最初方便。虽内秘外现而俱遗。盖法华功成而位已极。追谈中路所经。楞严就学而志无前。豫断化城之想。结集明眼利根。弃小举要。陈义不待其终。开经已示其极。括五十五位中。约佛子善超之数语。而圆通之法。已见前矣。就二十五圣内。举目连拘絺之六尊。而圆通之人。岂外此乎。古今名宿。分曹竖义。殚力参微。然意义幽深。会者未易。即文辞巧妙。晦者亦多。近三怀法师。辩才无碍。而不注一经。人问其故。曰不优文辞。安敢注经。若不得已。以文士之笔。代僧家之舌。庶几相济。旨哉斯言。几于无我。夫行文之妙经难解。已如斯矣。况析理之深心要渺。当何似焉。要其大概。亦略可言。生死之根本有二。缘心最粗。业识为细。岂容一往无分。菩提之途路无多。真心独露。见性自除。焉得两存不废。旋妄而得法忍。所旋者。岂七番所破之心。舍湛而至不摇。所舍者。正八识所边之际。见见何时。乃如来照生相无明之候。闻闻何法。斯菩萨入见前寂灭之门。从破自。破他。破共。破无因。悟生灭之本无。故曰闻。曰思。曰修。曰如幻。证圆通之不隔。第现业唯行可消。宿愆非咒不敌。既从顶出。即是佛身。立见邪逃。岂关魔号。言思已断。证悟斯存。等妙前之顿渐。境自分明。干慧后之浅深。人多混滥。诸天因地不真。何以寄回心之圣。二乘取途非错。何以堕邪见之流。即数处之觉迷。关全经之明晦。不揣顽冥。妄希信解。研讨五年。栖寻众典。贺居士中男。慧性辩才。深心闳览。昔聚白门。演说数过。中来闽署。披剥四旬。辨因果于兹经。析异同于诸教。较如观果。快若拈华。自谓厥衷所蕴。非缘余笔不宣。亦恐遗亡。勉为疏缉。几回易稿。始得成书。居士来楚。重事推详。猥蒙证可。取经中如所如说之语。爰名如说。

  明天启甲子佛弟子竟陵钟 惺伯敬撰

  No. 286-C 如说新序

  佛之说法。非于法外有说也。如法说之而已。后人之说经。亦不宜于经外有说也。如经说之而已。有求多于说者。或摘经之一二字。以为脉络之通。或割经之前后章。以为科分之晢。其说也。病在支离。夫支离于经中。已非如矣。或以己学之所得。师门之所传。不问经旨之果然。而必以其意妄合之。其说也。病在附会。附会于经外。非如益甚焉。善哉周子讷公之说楞严。一本于如也。夫楞严一经。始自征心。极于见见观观。宗门参究之指备矣。由仪律道场。历五十五位。绝诸七趣。证与修毕举。因与果并彰。其所说之法。比他经为最全。终辨入邪诸魔。功尤最尽。使后之学者。但如经之文。说经之意。已莫可殚究。支离附会之说。又何容增益其间哉。旧之说楞严者数十家。说无全是非。以如不如辨之。其区别何可爽。往者伯敬钟公广搜而约衷之。唯择其精。不摘其谬。但取其义。不名其人。题之曰如说。周子深契是经。无以易是说。特梓而新之以行世。盖非周之说。而钟之说也。又非钟之说。而诸家之说。亦非诸家之说。而佛之说。并非佛他经之说。而楞严之说。说于经。如于法。如至矣。蔑以加矣。于此如。于彼如。求异同于其间不可得。操是说也。推之以说他经。亦犹是矣。

  赐进士出身山西布政使司布政使携李佛弟子王庭康熙十八年菊月重阳后十日敬题

大佛顶如来密因修证了义诸菩萨万行首楞严经如说第一卷

  如来果体。其体本然。何假密因。菩萨道用。其用无作。孰为万行。无因无行。无修无证。无了不了。大小名相。一切不立。此真首楞严。毕竟坚固者也。特以众生如来。隐于藏心。非密因不显。众生菩萨。沦于七趣。非万行不修。觉皇于是示之以大法。使不迷于小道。而默得乎无外之体。喻之以佛顶。使不滞于相见。而妙极乎无上之致。指如来密因。使明本妙心。知三世诸佛。皆依此为初因。明修证了义。使悟究竟法。知一切圣人。皆依此而证果。乃至具足菩萨。清净万行。一切事法。无不究竟。至于实相坚固不坏。故名大佛顶。如来密因。修证了义。诸菩萨万行。首楞严经。○此经始于无见顶相。放光说咒。如来首标有三摩提。名大佛顶。是指菩提涅槃元清净体如来藏心言也。由此心体含吐十虚。弥纶万有。五目不能睹其形。四辩莫能谈其状。唯我大觉。睹明星时。开佛知见。直觑其顶。故名此法为最尊之顶法也。如来密因。修证了义者。显此法所以为大佛顶也。不变名如。随缘为来。小乘如而不来。凡夫来而不如。唯我大觉亦如亦来。故名如来。独知独见之谓密。出生圣果之谓因。谓大觉依此顶法为因。而兴万行也。练磨治习之谓修。忘心默契之谓证。谓大觉依此顶法。而断惑证真也。无不究尽之谓了。不落言思之谓义。谓大觉为此第一义谛。大事因缘。出现于世。今已究尽无余。故曰了义也。良以众生业识茫茫。全无知觉。流转生死。无有了期。小乘坐守化城。耽寂灭乐。自止中途。亦未能了。即使菩萨至等觉位。前程有路。未至圆极。终是不了。唯是大觉。障尽惑空。因穷果满。能事已毕。更无余事。一义皆了。更无余义。方始得了。成无上觉。诸菩萨万行。首楞严者。谓从干慧以至等觉。皆以此顶法为因。而修六度。分断无明。分证真理。上历菩萨圣位。故能步步踏佛阶梯。事事得成坚固。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室罗筏城。只桓精舍。与大比丘众。千二百五十人俱。皆是无漏大阿罗汉。佛子住持。善超诸有。能于国土。成就威仪。从佛转轮。妙堪遗嘱。严净毗尼。弘范三界。应身无量。度脱众生。拔济未来。越诸尘累。其名曰。大智舍利弗。摩诃目犍连。摩诃拘絺罗。富楼那弥多罗尼子。须菩提。优波尼沙陀等。而为上首。

  如是经教。我从佛闻。一时。犹云彼时。佛在某处。与某等俱。云何问答。乃至信受奉行。结集通例也。比丘曰大简小。千二百五十人。常随之众。漏有三。谓欲漏。有漏。无明漏。无此三种渗漏。曰无漏。阿罗汉。声闻极果。诸菩萨内秘大行。外示声闻。故以大名之。而具列其行。堪绍佛法。曰佛子。住法王家。护持法轮。曰住持。超者。不为所缚。不离三界而能超。曰善超。诸有。谓欲有。色有。无色有。总指三界受生处。威仪。轨则也。具足威仪。能自成就。亦成就人。有戒行意在内。转轮。佛法能摧破惑障。运出生死之喻。虽受遗嘱。实忘彼我能所之相。说法如幻。度生同空。故称妙堪。毗尼。戒律也。在身曰严。在心曰净。六卷之四清净明诲。七卷之安立道场。总摄于此。见善超诸有。及弘范三界数句。皆以此为根本。此经以戒为重也。舍利。此云鹙鸟。母名。弗即子也。连母为名。智慧第一。目犍连。姓也。名拘律陀。神通第一。拘絺罗。即长爪梵志。博学第一。富楼那。此云满。父名。弥多罗尼。此云慈。母名。连父母名。故云满慈子。说法第一。须菩提。此云空生。亦名善现。解空第一。优波尼沙陀。此云尘性空。于六尘中。悟色性故○法华言授记成佛。却从二乘说来。而卒归于一乘。故开经叹德。先言声闻。而后及于菩萨。楞严言最初方便。拣却二乘声闻缘觉。直斥之为错乱修习。列于十种邪见之末。盖楞严终始止谈上乘。不及其余。故叹德处。直从无漏大阿罗汉说起。已是极顶之谈。舍利弗等六人。俱列圆通二十五圣之中。开卷明揭圆通作一榜样。

  复有无量辟支无学。并其初心。同来佛所。属诸比丘休夏自恣。十方菩萨。咨决心疑。钦奉慈严。将求密义。即时如来敷座宴安。为诸会中宣示深奥。法筵清众。得未曾有。迦陵仙音。遍十方界。恒沙菩萨。来聚道场。文殊师利。而为上首。

  辟支。此云独觉。亦云缘觉。其根比声闻稍利。以能侵断习气故。无学。即真穷惑尽者。初心。即研真断惑者。比丘当初夏时。即结制禁足。安居不令乞食。名休夏。自恣。期满解制之日。七月十四十五十六日也。自知有过。恣其自陈。自不知过。恣任僧举。正是严净毗尼之义。益显戒为重矣。将求密义。言所以钦承者。不独求决通疑滞。且欲求密修密证之了义。即时下。顺机说法也。迦陵。仙禽也。其音微妙。佛音如之。遍界之音。如目犍连逞其神通。极西方恒沙世界。听佛音声。犹如对面。

  时波斯匿王。为其父王讳日营斋。请佛宫掖。自迎如来。广设珍羞无上妙味。兼复亲延诸大菩萨。城中复有长者居士。同时饭僧。伫佛来应。佛敕文殊。分领菩萨。及阿罗汉。应诸斋主。

  佛敕四句。明是方行等慈。开阐无遮。念头行径。

  唯有阿难先受别请。远游未还。不遑僧次。既无上座。及阿阇黎。途中独归。其日无供。即时阿难执持应器。于所游城。次第循乞。心中初求最后檀越。以为斋主。无问净秽。刹利尊姓。及旃陀罗。方行等慈。不择微贱。发意圆成一切众生无量功德。阿难已知如来世尊。诃须菩提。及大迦叶。为阿罗汉。心不均平。钦仰如来。开阐无遮。度诸疑谤。经彼城隍。徐步郭门。严整威仪。肃恭斋法。尔时阿难。因乞食次。经历淫室。遭大幻术。摩登伽女。以娑毗迦罗。先梵天咒。摄入淫席。淫躬抚摩。将毁戒体。

  此误堕之由也。阿难不随如来。应王者之供。则不及上座伦次。不与大众。应诸斋主之家。则不及阿阇黎伦次。阿阇黎。此云轨范师。能纠正弟子者。刹利。王族。旃陀罗。淫酒屠杀之类。心中初求。至无量功德。是阿难发心最好处。后云五浊恶世誓先入。与心中初求一段同一念头。但此时在缘心中。茫无主持。后悟真心。已具资粮。前后见地力量不能强同。须菩提舍贫从富。为其易施。大迦叶舍富从贫。为彼植因。二人地步尽高。阿难以佛诃其心不均平。欲求无遮。此大愿力也。竟缘此遭摩登伽之难。以求无遮故。误堕。以误堕故。卒得大定。毕竟是愿力所至。而机缘亦妙○心未融化。不能事事无碍者。可入净而不可入秽。可入佛而不可入魔。

  如来知彼淫术所加。斋毕旋归。王及大臣。长者居士。俱来随佛。愿闻法要。于时世尊。顶放百宝无畏光明。光中出生千叶宝莲。有佛化身。结跏趺坐。宣说神咒。敕文殊师利。将咒往护。恶咒消灭。提奖阿难。及摩登伽。归来佛所。

  无善不具。故曰百宝。无恶不摧。故曰无畏。本佛示默。而化佛说者。意表佛法本然。无说无示。以无相现相。无说示说。一真湛寂。万化冥通。提奖阿难。及摩登伽。一见世尊慈力普度。一见众生皆有佛性。

  阿难见佛。顶礼悲泣。恨无始来。一向多闻。未全道力。殷勤启请十方如来。得成菩提。妙奢摩他。三摩禅那。最初方便。于时复有恒沙菩萨。及诸十方大阿罗汉。辟支佛等。俱愿乐闻。退坐默然。承受圣旨。

  上文将毁戒体。乃登伽欲毁之。若阿难自有本领。见佛之时。非以戒体将毁。而后顶礼悲泣。正以行人到此。犹不能免恶境相恼。即是道方未全。故怨艾悲悔。而求大定。阿难自恨多闻。不免误堕。不知多闻之病。从耳根起。下即选耳根。为最初方便。盖以循声流转。而成其病。则使倒闻旋机。以复其湛。药病相因。自是妙手。菩提。是果海之终。妙奢摩他。三摩禅那。是因。乃菩提路之中间。最初方便。是因中先务。即发菩提之始。下文应以终始地位。中间永无委曲相者。明皆常住真心。无生法忍。为因地心也。后文单说三摩者。直以三摩为大定也。单举奢摩他者。例亦如是。盖奢摩他等三。在此经为定之总名。殊胜之定也。冠以妙字。乃妙奢摩他。妙三摩。妙禅那也。妙则举一即三矣。

  佛告阿难。汝我同气。情均天伦。当初发心。于我法中。见何胜相。顿舍世间深重恩爱。阿难白佛。我见如来三十二相。胜妙殊绝。形体映彻。犹如琉璃。常自思惟。此相非是欲爱所生。何以故。欲气粗浊。腥臊交遘。脓血杂乱。不能发生胜净妙明。紫金光聚。是以渴仰。从佛剃落。佛言善哉。

  见何胜相见字。便含下文指点见性之意。不然。只当云。以何因缘。顿舍世间云云矣。见相发心。亦无大过。佛曰善哉。尚未深求。阿难差处。不在此段。世尊此处。不过借一问头。征彼心之所在而已。

  阿难。汝等当知。一切众生。从无始来。生死相续。皆由不知常住真心。性净明体。用诸妄想。此想不真。故有轮转。

  初发常住真心妄想二种。全经大旨。揭于此矣。阿难慕佛妙定。而此妙定。非识心所修。必令先悟此识非心。别寻真心。故下文由浅入深。渐次开示。自此至三卷末。总是破妄显真。然有毕竟破。如说鍮石非金。破尽不用也。有不毕竟破。如说矿中有沙。欲其销出真金。因显而破也。经中于识全破其妄。于根多显其真。少破其妄。于阴入处界。一一破妄显真。于七大全显其真。妄想有三种非真。众生因之。以成三重迷执。一者本非是心。而似是心。故迷执以为是心。二者本非有体。而似有体。故迷执以为有体。三者本非有处。而似有处。故迷执以为有处。今不直破非心无体。先夺其所执心处。令其一一审察。显其了无住处。欲彼自觉其妄。必待七处情尽。终不自悟。然后诃其非心。明其无体。

  汝今欲研无上菩提。真发明性。应当直心酬我所问。十方如来。同一道故。出离生死。皆以直心。心言直故。如是乃至终始地位。中间永无诸委曲相。

  自始至终。中间永无诸委曲相者。言由不生灭因。取不生灭果。直证菩提。不历外道小乘诸境也。

  阿难。我今问汝。当汝发心。缘于如来三十二相。将何所见。谁为爱乐。阿难白佛言。世尊。如是爱乐。用我心目。由目观见如来胜相。心生爱乐。故我发心。愿舍生死。

  此承见相发心。出心目二字。以为谈经之柄。阿难直云由目观见。全是众生知见。下文重重开示。不过翻众生知见为佛知见耳。

  佛告阿难。如汝所说真所爱乐。因于心目。若不识知心目所在。则不能得降伏尘劳。譬如国王为贼所侵。发兵讨除。是兵要当知贼所在。使汝流转。心目为咎。吾今问汝。唯心与目。今何所在。

  唯心与目。今何所在。所谓征心也。下更无如是征辞。何云七征。若云七番破处则可耳。国王为贼所侵。发兵讨除。要当知贼所在之譬。莫轻看过。下文七处破心所在。正穷追之。使贼无所容也。明言使汝轮转。心目为咎。故问唯心与目。今何所在。则如来所征之心乃贼也。非心也。妄心也。非真心也。阿难若知妄心为贼。自然答以不知所在。而直请真心矣。唯其受用妄心。极力护庇。见如来指之为贼。口虽不言。心却不信。历指七处所在。若云既有所在。岂可遽谓之贼乎。观后阿难云。行诸一切难行法事。皆用此心。又云。我悟佛所说法者。现以缘心。允所瞻仰。则曲护妄心。认贼为子之本情。乃始招出。佛历言无有是处。而后直斥云。此非汝心。言此心之为贼而非子。不必求其所在也。若常住真心。则在七处可。不在七处亦可。无在无不在亦可。

  阿难白佛言。世尊。一切世间十种异生。同将识心。居在身内。纵观如来青莲华眼。亦在佛面。我今观此浮根四尘。只在我面。如是识心。实居身内。

  心在身内。乃一切众生寻常所执。所谓昏扰扰相。以为心性。一迷为心。决定惑为色身之内是也。余六。因佛一时破夺。逼成转计耳。

  佛告阿难。汝今现坐如来讲堂。观祇陀林。今何所在。世尊。此大重阁。清净讲堂。在给孤园。今祇陀林。实在堂外。阿难。汝今堂中。先何所见。世尊。我在堂中。先见如来。次观大众。如是外望。方瞩林园。

  就眼前景。定内外境。先后见。伏下案○世尊七处。多以见发难端。亦含见性是心非眼意。

  阿难。汝瞩林园。因何有见。世尊。此大讲堂。户牖开豁。故我在堂。得远瞻见。尔时世尊。在大众中。舒金色臂。摩阿难顶。告示阿难。及诸大众。有三摩提。名大佛顶。首楞严王。具足万行。十方如来。一门超出。妙庄严路。汝今谛听。阿难顶礼。伏受慈旨。

  阿难启请大定。佛先破其缘心。首次破心。问答未竟。急示以有三摩提云云。盖以镇定其乍复之魂。安慰其初问之意。如穷子见父。先告以家宝。使预知衣食有地。惊定气平。徐徐推问。以终七破之文。后详大定。一门超出。妙庄严路。与后一门深入相应。一门深入。因也。即最初方便。一门超出。即真菩提。妙庄严海。佛之极果也。由大定趋入。故谓路。

  佛告阿难。如汝所言。身在讲堂。户牖开豁。远瞩林园。亦有众生。在此堂中。不见如来。见堂外者。阿难答言。世尊。在堂不见如来。能见林泉。无有是处。阿难。汝亦如是。汝之心灵。一切明了。若汝现前所明了心。实在身内。尔时先合了知内身。颇有众生。先见身中。后观外物。纵不能见心肝脾胃。爪生发长。筋转脉摇。诚合明了。如何不知。必不内知。云何知外。是故应知。汝言觉了能知之心。住在身内。无有是处。

  颇犹可。问以决其不能也。心肝脾胃。深处也。爪生发长。筋转脉摇。较浅。亦肤中生处。总属在内。一破心不在内也。只此一破。闻者即当惊悟绝倒。试检世典。有说心不在内者乎。真狮子吼也。

  阿难稽首而白佛言。我闻如来如是法音。悟知我心实居身外。所以者何。譬如灯光然于室中。是灯必能先照室内。从其室门。后及庭际。一切众生。不见身中。独见身外。亦如灯光居在室外。不能照室。是义必明。将无所惑。同佛了义。得无妄耶。

  夺内执外。常情皆然。灯光之喻。蹑前心在身内。必知内身。譬灯光在室。乃能照室。今在室外。喻心在身外。不能见内。

  佛告阿难。是诸比丘。适来从我室罗筏城。循乞抟食。归祇陀林。我已宿斋。汝观比丘。一人食时。诸人饱不。阿难答言。不也。世尊。何以故。是诸比丘。虽阿罗汉。躯命不同。云何一人能令众饱。佛告阿难。若汝觉了知见之心。实在身外。身心相外。自不相干。则心所知。身不能觉。觉在身际。心不能知。我今示汝兜罗绵手。汝眼见时。心分别不。阿难答言。如是。世尊。佛告阿难。若相知者。云何在外。是故应知汝言觉了能知之心。住在身外。无有是处。

  彼食不能饱此。外心焉能知身。二破心不在外也。汝眼见时。心分别不。亦含是心非眼意。

  阿难白佛言。世尊。如佛所言。不见内故。不居身内。身心相知。不相离故。不在身外。我今思惟。知在一处。佛言。处今何在。阿难言。此了知心。既不知内。而能见外。如我思忖。潜伏根里。犹如有人。取琉璃碗。合其两眼。虽有物合。而不留碍。彼根随见。随即分别。然我觉了能知之心。不见内者。为在根故。分明瞩外。无障碍者。潜根内故。

  因不见内而能见外。思忖此心。伏在眼根。眼根不碍心见。犹琉璃不碍眼见也。

  佛告阿难。如汝所言。潜根内者。犹如琉璃。彼人当以琉璃笼眼。当见山河。见琉璃不。如是。世尊。是人当以琉璃笼眼。实见琉璃。佛告阿难。汝心若同琉璃合者。当见山河。何不见眼。若见眼者。眼即同境。不得成随。若不能见。云何说言此了知心。潜在根内。如琉璃合。是故应知汝言觉了能知之心。潜伏根里。如琉璃合。无有是处。

  琉璃笼眼。眼见琉璃。眼根笼心。心不见眼。设许见眼。眼乃成境。夫境岂复能见境乎。汝言彼根随见。随即分别。义不成也。三破心不在根也。

  阿难白佛言。世尊。我今又作如是思惟。是众生身。腑脏在中。窍穴居外。有藏则暗。有窍则明。今我对佛。开眼见明。名为见外。闭眼见暗。名为见内。是义云何。

  由有窍则明。故开眼见明。由有藏则暗。故合眼见暗。见明即名见外。不必责其身心相外。见暗即名见内。不必见心肝脾胃等。虽内外并列。乃借见外形见内。仍归最初在内之执。故佛唯破在内。

  佛告阿难。汝当闭眼见暗之时。此暗境界。为与眼对。为不对眼。若与眼对。暗在眼前。云何成内。若成内者。居暗室中。无日月灯。此室暗中。皆汝焦腑。若不对者。云何成见。

  焦腑。三焦脏腑也。暗在眼前。前岂成内。若即暗为内。则眼前暗室。可称焦腑。岂理也哉。若此暗相。不与眼对。则应此眼。不与暗合。云何眼前又见黑暗。如是。则眼与暗。对与不对。皆不成内。

  若离外见。内对所成。合眼见暗。名为身中。开眼见明。何不见面。若不见面。内对不成。见面若成。此了知心。及与眼根。乃在虚空。何成在内。若在虚空。自非汝体。即应如来今见汝面。亦是汝身。汝眼已知。身合非觉。必汝执言身眼两觉。应有二知。即汝一身。应成两佛。是故应知。汝言见暗名见内者。无有是处。

  眼前之境名外。身内之境名内。前以对眼为外。不得成内。今纵离外而成内对。是眼能返观矣。合能返观身中。则开应返观己面。若不尔者。义不成也。见面若成。则能见者。乃在虚空。在空则离体矣。若复执为自体。则如来亦离汝体。而见汝面。将亦是汝身乎。不许佛身是汝。汝之心眼。亦非是汝。汝眼在空。空中已知。身合非觉。若执两皆有知。则汝一身。应有二知。一在虚空。一在汝身。今日为两阿难。他日应成两佛矣。展转辨明。无返观理。见暗不得为见内也。四破心不在内也。

  阿难言。我常闻佛开示四众。由心生故。种种法生。由法生故。种种心生。我今思惟。即思惟体。实我心性。随所合处。心则随有。亦非内外中间三处。

  由心生故。种种法生。法不自生也。由法生故。种种心生。心不自生也。谓互倚妄现。俱无生体。心法皆空也。阿难引之。以证心随合随有者。随其攀缘何法。即心在之处也。中间。即前根里。阿难非谓心必有体。正谓心无体而能合。合即心之所在。下辨有合必有体。无体则不能合。无合则无所在。

  佛告阿难。汝今说言。由法生故。种种心生。随所合处。心随有者。是心无体。则无所合。若无有体而能合者。则十九界。因七尘合。是义不然。若有体者。如汝以手自挃其体。汝所知心。为复内出。为从外入。若复内出。还见身中。若从外来。先合见面。

  合者。如盖合函。必彼此有体。然后可合。今汝思惟之心。元是浮想。实无自体。则无合处。世间只有十八界六尘。十九与七。特空名耳。空不可合。故曰是义不然。唯其心必有体方能合也。心若有体。当何所在。令挃身而验。不见身中。不从内出也。不先见面。不从外入也。是心毕竟无体。岂随合随有乎。随合随有。奔逸昏扰。乃犹认作真心。曲尽世人迷态。

  阿难言。见是其眼。心知非眼。为见非义。佛言。若眼能见。汝在室中。门能见不。则诸已死。尚有眼存。应皆见物。若见物者。云何名死。

  上并以心不见处。说心不在。故辩云见是眼。知非眼。责之以见。非义也。岂知能见在心。徒眼不见。不但能知者非眼。即能见者亦非眼。若眼能见。即如门有窍穴。亦应有见。何故不能。且观诸已死。可验徒眼不能见。见必属于心矣。亦含是心非眼意。

  阿难。又汝觉了能知之心。若必有体。为复一体。为有多体。今在汝身。为复遍体。为不遍体。若一体者。则汝以手。挃一支时。四支应觉。若咸觉者。挃应无在。若挃有所。则汝一体。自不能成。若多体者。则成多人。何体为汝。若遍体者。同前所挃。若不遍者。当汝触头。亦触其足。头有所觉。足应无知。今汝不然。是故应知随所合处。心则随有。无有是处。

  当知心体非一非多。非遍不遍。则知心无定体。安得有合。五破心不随合也。

  阿难白佛言。世尊。我亦闻佛与文殊等。诸法王子。谈实相时。世尊亦言。心不在内。亦不在外。如我思惟。内无所见外不相知。内无知故。在内不成。身心相知。在外非义。今相知故。复内无见。当在中间。

  世尊所言不在内外。正言心无定在。非谓心在中间也。阿难复执为中。不知才唤作中。即有定在。故下审其在身在境也○以为在内。则不见腑脏。以为在外。则身不相知。二义不成。当在根境之中。

  佛言。汝言中间。中必不迷。非无所在。今汝推中。中何为在。为复在处。为当在身。若在身者。在边非中。在中同内。若在处者。为有所表。为无所表。无表同无。表则无定。何以故。如人以表。表为中时。东看则西。南观成北。表体既混。心应杂乱。

  先审定中间在身在境。而后两破其中俱无定在。若在身下。谓在身有中边二义。在边不得为中。在中同前在内。应当见内。若在处下。谓在处有表不表二义。标物以显中曰表。谓无表则无中。表则中无定在。今表体尚无定。则心宁有一定之中。

  阿难言。我所说中。非此二种。如世尊言。眼色为缘。生于眼识。眼有分别。色尘无知。识生其中。则为心在。佛言。汝心若在根尘之中。此之心体。为复兼二。为不兼二。若兼二者。物体杂乱。物非体知。成敌两立。云何为中。兼二不成。非知不知。即无体性。中何为相。是故应知当在中间。无有见处。

  阿难所引。是佛随顺世谛之谈。求奢摩他。而仍执之。是多闻人。循名昧义之状。眼有分别。有知属内。色尘无知属外。内外相对。识在中间。指心在之处。兼二者。双挟根尘。而生其中也。不兼二者。两离根尘。而孤然中立也。物指色尘。体指眼根。若言兼二。物与体杂乱矣。何也。物非若体之有知。云何得半有知。半无知。兼根尘而生其中耶。是兼二不成也。不兼根。非知矣。不兼尘。非不知矣。非知非不知。心尚无有。将何所指而为在中之相耶。阿难执言眼有分别。故从其所执破之。六破心不在中间也。

  阿难白佛言。世尊。我昔见佛。与大目连。须菩提。富楼那。舍利弗。四大弟子。共转法轮。常言觉知分别心性。既不在内。亦不在外。不在中间。俱无所在。一切无着。名之为心。则我无着。名为心不。

  一切无着。名之为心。阿难自释。非佛本旨。盖三不在。即无着。而以无著名心。又着于无着矣。佛之征处。固显无处。佛显无处。令悟无体。今以无着为心。是虽无处。而执有体。故尚烦破。

  佛告阿难。汝言觉知分别心性。俱无在者。世间虚空。水陆飞行。诸所物象。名为一切。汝不著者。为在为无。无则同于龟毛兔角。云何不着。有不著者。不可名无。无相则无。非无则相。相有则在。云何无着。是故应知一切无着。名觉知心。无有是处。

  为在为无。征心体也。无相则无。非无则相。相字即体字。相有则在。在即着也。一切物象。心不著者。有而不着耶。无而不着耶。无则以何者为不着。有不着。则非无矣。非无则有。有则必着。云何无着。七破心之无着也○七番确定成处者四。一内。二外。三根里。六根尘之中。四亦内。五无定处。七并处亦无。夫此缘心。因缘而生。本自无体。故谓之妄。无体。则无处矣。七破显其了无住处。下方明其无体。是妄非真。七征之处。坚锐难攻者。在乎首尾。盖在内久为世人所守。无着又为学佛初机所宗也。

  尔时阿难。在大众中。即从座起。偏袒右肩。右膝着地。合掌恭敬。而白佛言。我是如来。最小之弟。蒙佛慈爱。虽今出家。犹恃憍怜。所以多闻未得无漏。不能折伏娑毗罗咒。为彼所转。溺于淫舍。当由不知真际所诣。唯愿世尊大慈哀愍。开示我等奢摩他路。令诸阐提隳弥戾车。作是语已。五体投地。及诸大众。倾渴翘伫。钦闻示诲。

  阿难初咎多闻。此明其咎不在多闻。而在不知真际所诣。诣字。与路字相应。阐提。云信不具。弥戾车。云恶见。不信自己有大佛顶。首楞严王。而向外驰求。皆恶见也。得此路。诣此际。方能生信坏恶见。

  尔时世尊。从其面门。放种种光。其光晃耀。如百千日。普佛世界。六种震动。如是十方微尘国土。一时开现。佛之威神。令诸世界。合成一界。其世界中。所有一切诸大菩萨。皆住本国。合掌承听。

  佛光全是心量所放。其光晃耀至末。明明将一为无量。无量为一。大中现小。小中现大。不动道场。遍十方界。身含十方无尽虚空。于一毛端。见宝王刹。和盘托出。不与他说。且与他看。从其面门。示六根闻见。即菩提路也。遇宗门明眼人。便直下领当矣。

  佛告阿难。一切众生。从无始来。种种颠倒。业种自然。如恶叉聚。诸修行人。不能得成无上菩提。乃至别成声闻缘觉。及成外道。诸天魔王。及魔眷属。皆由不知二种根本。错乱修习。犹如煮沙。欲成嘉馔。纵经尘劫。终不能得。云何二种。阿难。一者无始生死根本。则汝今者。与诸众生。用攀缘心。为自性者。二者无始菩提涅槃。元清净体。则汝今者。识精元明。能生诸缘。缘所遗者。由诸众生。遗此本明。虽终日行。而不自觉。枉入诸趣。

  此下将前性净明体。用诸妄想。复开二种根本。为一经之宗也。心知眼见。是颠倒本。下文若干颠倒。皆由此中发出。迷此觉心。忽起无明。转成业识。造种种业。熏成种子。名为业种。种必有果。子子相生。则轮转生死。无有断绝。故惑业苦。生必同条。如恶叉果。恶叉毒树。生子必三。同一蒂。下文别业同业。循业发业。皆从业种流出。此为广明七趣之张本。声闻缘觉。背大心而证小果者。外道。外正道而趣邪道者。诸天。修十善而欣乐果者。魔罗。耽欲境而乱正修者。此等皆由不识真妄二途。认沙为米。盲修瞎炼。故至如此。此为详辩魔境之张本。生死根本。即根本无明也。此生死本。即汝现今用东攀西缘。以为自性者。即是别成声闻缘觉。天魔外道。七趣之根本也。菩提涅槃。觉果也。元清净体。因心也。此清净体。即汝现前第八微细精想。名为识精。本来具足元明。根身器界。一切缘法。依此而生。而人认缘失真。故曰缘所遗者。由遗此故。无明不觉。枉入诸趣。用攀缘心。遗此本明。一用一遗即颠倒之实○识精元明。取识精内。本来妙明之体。非即以识精为元清净体也。专言识精。便是阿黎耶识。专言精明。犹是识阴边际。故加一元字。见非因明立所之明○阿难初请大定。佛说皆由不知常住真心。性净明体。用诸妄想。此想不真。故有轮转。开出两条生灭不生灭大路。夫常住真心。即如来藏妙真如性。及七处破心。妄想已伏。缘心欲逃。何不直指真心。使归如来藏性。而以识精元明。为不生灭心耶。非唯阿难缘心未舍。真心卒难举似。亦谓识精属第八。真中带妄。为生死根。故拈出以教初学修习。旋妄伏真。得元明觉。为因地心张本。盖曰精。曰元明。与如来藏性无异。唯一落识中。故不直曰精。而曰识精。识去精存。则全体如来藏性矣。下手功夫。全在四卷以后。旋妄伏真。入流亡所等处。

  阿难。汝今欲知奢摩他路。愿出生死。今复问汝。即时如来举金色臂。屈五轮指。语阿难言。汝今见不。阿难言见。佛言。汝何所见。阿难言。我见如来举臂屈指。为光明拳。耀我心目。佛言。汝将谁见。阿难言。我与大众。同将眼见。佛告阿难。汝今答我。如来屈指。为光明拳。耀汝心目。汝目可见。以何为心。当我拳耀。阿难言。如来现今征心所在。而我以心推穷寻逐。即能推者。我将为心。佛言。咄。阿难。此非汝心。阿难矍然。避座合掌。起立白佛。此非我心。当名何等。佛告阿难。此是前尘虚妄相想。惑汝真性。由汝无始至于今生。认贼为子。失汝元常。故受轮转。

  奢摩他路。问答意别。阿难以求知心处为路。如来则以了此妄识。无体无处。别觅真心为路也。能推之心。所谓攀缘心也。前七破。破处。此非汝心。直破心矣。阿难既闻非心。索要本名。前尘虚妄相想。指本名以答也。前尘者。现前所对六尘。虚妄相想者。此想必带尘相。乃虚妄暂现耳。岂有实体哉。认贼为子者。非心而错认为心也。失元常者。不认取真心也。既认贼为子。更不觅真子矣。

  阿难白佛言。世尊。我佛宠弟。心爱佛故。令我出家。我心何独供养如来。乃至遍历恒沙国土。承事诸猛。及善知识。发大勇猛。行诸一切难行法事。皆用此心。纵令谤法。永退善根。亦因此心。若此发明。不是心者。我乃无心。同诸土木。离此觉知。更无所有。云何如来说此非心。我实惊怖。兼此大众。无大疑惑。惟垂大悲。开示未悟。

  此恋妄不舍而惊疑也。历叙平生作善作恶。许多功能。皆用此心。除此心外。更无有心。即成断灭。而同土木无知之物。殊不知作善作恶。是属发业无明。名曰妄想。不思善。不思恶。是本来面目也。

  尔时世尊。开示阿难。及诸大众。欲令心入无生法忍。于师子座。摩阿难顶。而告之言。如来常说诸法所生。唯心所现。一切因果。世界微尘。因心成体。阿难。若诸世界一切所有。其中乃至草叶缕结。诘其根元。咸有体性。纵令虚空。亦有名貌。何况清净妙净明心。性一切心。而自无体。若汝执吝分别觉观所了知性。必为心者。此心即应离诸一切色香味触。诸尘事业。别有全性。如汝今者。承听我法。此则因声而有分别。纵灭一切见闻觉知。内守幽闲。犹为法尘分别影事。我非敕汝执为非心。但汝于心。微细揣摩。若离前尘。有分别性。即真汝心。若分别性。离尘无体。斯则前尘分别影事。尘非常住。若变灭时。此心则同龟毛兔角。则汝法身。同于断灭。其谁修证无生法忍。即时阿难。与诸大众。默然自失。佛告阿难。世间一切诸修学人。现前虽成九次第定。不得漏尽成阿罗汉。皆由执此生死妄想。误为真实。是故汝今虽得多闻。不成圣果。

  首示真心有体以释无心土木之疑。心入无生法忍。悟实相不生灭心也。华严等觉后。方名无生忍。此经未入十信。即获无生忍。所谓理须顿悟也。忍非着力之谓。是如如不动矣。三界唯心。万法唯识。故曰诸所法生。唯心所现。一切三句。申诸法二句。缕结。丝麻之类。举小况大。虚空二字即名。豁虚无碍为貌。举无体。况有体。性一切心者。即常住真心也。所现之物。尚皆有体。岂能现之心。反无体乎。若汝下。令阿难揣摩能推是妄去其恋妄之心。执而不舍曰执吝。汝执分别觉了为心。即应离尘有体则可。因声分别。则托尘始有耳。不但汝有六识现行分别。不得为真。纵汝将六识现行种子。一切灭尽。若使内守幽闲。耽寂灭乐。不肯放舍。即此守幽闲者。尚属意根。犹为影事。亦不为真。我非四句。暂纵之辞。非显真也。六尘如形。分别如影。影由形有。故无自体。心因尘有。岂有体耶。默然自失。平日恃为心者。一旦夺破。又未审何者为心。如人失其所宝。四禅四空。及灭受想。名九定。此内守幽闲之极功。犹为法尘影事。故不成圣果。执妄想为真实。非但指外道六识攀缘者言。并二乘认识精为元明。而业识未破。亦在其中。破妄已竟。自此至三科七大。乃显示所遗真性。令见如来藏体。

  阿难闻已。重复悲泪。五体投地。长跪合掌。而白佛言。自我从佛。发心出家。恃佛威神。常自思惟。无劳我修。将谓如来惠我三昧。不知身心本不相代。失我本心。虽身出家。心不入道。譬如穷子。舍父逃逝。今日乃知虽有多闻。若不修行。与不闻等。如人说食。终不能饱。世尊。我等今者。二障所缠。良由不知寂常心性。唯愿如来哀愍穷露。发妙明心。开我道眼。

  重复悲泪。悟深而后发悲。二障。烦恼所知也。烦恼障事。即我执也。所知障理。即法执也。发妙明心者。言我虽有妙心。一向隐覆。误认能推为真实。不知别有涅槃妙心。愿佛发其覆而出之。开我道眼者。言我虽有道眼。一向蒙蔽。但认肉眼为能见。不知别有正法眼藏。愿佛刮其胸而开之。

  即时如来从胸卍字。涌出宝光。其光晃昱。有百千色。十方微尘。普佛世界。一时周遍。遍灌十方所有宝刹。诸如来顶。旋至阿难。及诸大众。告阿难言。吾今为汝建大法幢。亦令十方一切众生。获妙微密性净明心。得清净眼。

  前度放光。表破妄之相。此处放光。表显真之相。卍音漫。如来胸前万德吉祥纹。从卍字放光者。表由宝明妙心。发正知见也。光遍佛界者。示清净本然也。遍灌佛顶者。表极果所同也。旋及大众者。示群灵共有也。此即妙心道眼之真光。在圣不增。在凡不减。但随量应现耳。建法幢者。有摧邪树正之义。心眼二字。应阿难所乞心眼。获字。应上发字。得字。应上开字。妙微密性净明心。承上妙明心三字。而加详耳。犹云至妙。至妙。至密。本来净明之心也。

  阿难。汝先答我。见光明拳。此拳光明。因何所有。云何成拳。汝将谁见。阿难言。由佛全体。阎浮檀金。赩如宝山。清净所生。故有光明。我实眼观。五轮指端。屈握示人。故有拳相。佛告阿难。如来今日。实言告汝。诸有智者。要以譬喻而得开悟。阿难。譬如我拳。若无我手。不成我拳。若无汝眼。不成汝见。以汝眼根。例我拳理。其义均不。阿难言。唯然。世尊。既无我眼。不成我见。以我眼根。例如来拳。事义相类。佛告阿难。汝言相类。是义不然。何以故。如无手人。拳毕竟灭。彼无眼者。非见全无。所以者何。汝试于途。询问盲人。汝何所见。彼诸盲人。必来答汝。我今眼前。唯见黑暗。更无他瞩。以是义观。前尘自暗。见何亏损。

  须弥山南有檀树。汁流入水成金。此金一粒。置常金中。悉皆无色。佛身金色如之。绝音逸赤焰也。手外无拳。故手无拳灭。眼见各体。故眼灭见存。汝将谁见四字。世尊三问矣。初云将何所见。阿难答言由目观见。次云汝将谁见。阿难答以同将眼见。可谓孤负婆心矣。世尊不即破者。因阿难妄执方坚。未可骤语。故初番且穷其妄心所在。二番且破其妄心无体。至此阿难悲悔。舍妄求真。然后重理前语以汝将谁见唤醒之。阿难不悟。仍执眼观。于是详辩。点出是心非眼。从前公案。一语了结。

  阿难言。诸盲眼前。唯睹黑暗。云何成见。佛告阿难。诸盲无眼。唯观黑暗。与有眼人。处于暗室。二黑有别。为无有别。如是。世尊。此暗中人。与彼群盲。二黑较量。曾无有异。阿难。若无眼人。全见前黑。忽得眼光。还于前尘。见种种色。名眼见者。彼暗中人。全见前黑。忽获灯光。亦于前尘。见种种色。应名灯见。若灯见者。灯能有见。自不名灯。又则灯观。何关汝事。是故当知灯能显色。如是见者。是眼非灯。眼能显色。如是见性。是心非眼。阿难虽复得闻是言。与诸大众。口已默然。心未开悟。犹冀如来慈音宣示。合掌清心。伫佛悲诲。

  盲人得眼而见。若名眼见。暗人得灯而见。应名灯见。知灯不名见。则知见不属眼矣。前呵眼识非心。此指见性是心。见性与眼识何别。照色之时。一如镜中。无别分析。即是见性。起念分别。即属于识。是言者。是心非眼之言也。向但知见唯是眼。不名为心。今观无眼得。眼有眼得灯。皆但显色。始知见乃是心。而此见精。离彼肉眼。别有自体。异于前心离尘无体矣。心未开悟者。虽知能见在心。不悟此心是真是妄。若曰是真。有似潜根。前已被破。若曰是妄。佛已许获妙微密性。净明心。得清净眼。

  尔时世尊。舒兜罗绵网相光手。开五轮指。诲敕阿难。及诸大众。我初成道。于鹿园中。为阿若多五比丘等。及汝四众言。一切众生。不成菩提。及阿罗汉。皆由客尘烦恼所误。汝等当时因何开悟。今成圣果。时憍陈那起立白佛。我今长老。于大众中。独得解名。因悟客尘二字成果。世尊。譬如行客。投寄旅亭。或宿或食。宿食事毕。俶装前途。不遑安住。若实主人。自无攸往。如是思惟。不住名客。住名主人。以不住者。名为客义。又如新霁。清晹升天。光入隙中。发明空中诸有尘相。尘质摇动。虚空寂然。如是思惟。澄寂名空。摇动名尘。以摇动者。名为尘义。佛言如是。

  佛手细软如绵。交光相罗如网。指有千辐轮文。阿若多。此云已知。即憍陈那之名。客尘。喻见思生灭。主空。喻真心寂然。见闻中有动静者。属客尘。所以为妄。即前生死根本是也。见闻中无动静者。是主空。所以为真。即前菩提涅槃元清净体是也。

  即时如来。于大众中。屈五轮指。屈已复开。开已又屈。谓阿难言。汝今何见。阿难言。我见如来百宝轮掌。众中开合。佛告阿难。汝见我手众中开合。为是我手有开有合。为复汝见有开有合。阿难言。世尊。宝手众中开合。我见如来手自开合。非我见性有开有合。佛言。谁动谁静。阿难言。佛手不住。而我见性尚无有静。谁为无住。佛言如是。

  不住无住。即动也。尚无有静者。静必因动而显。原不曾动。今亦无静。动静双离。乃自性之本定。非由摄伏而得。既知佛手开合。与见性无干。则一切万相。任其昏乱动止。皆与见性无干矣。若人于万相中。悟此不动之性。常恒不昧。何至为境所转。

  如来于是从轮掌中。飞一宝光。在阿难右。即时阿难回首右盼。又放一光在阿难左。阿难又则回首左盼。佛告阿难。汝头今日因何摇动。阿难言。我见如来。出妙宝光。来我左右。故左右观。头自摇动。阿难。汝盼佛光。左右动头。为汝头动。为复见动。世尊。我头自动。而我见性。尚无有止。谁为摇动。佛言如是。

  外境动。而见性不动。人犹易知。自头动。而见性不动。人实难辨。阿难因上说见不属眼。已觉此见离眼独立。湛然满前。自试头之动摇。何干于见。是以直答头动而见不动也。既知头动而见不动。凡此身行住坐卧。往来世界。及死此生彼。此性常如虚空。无所动矣。世尊欲阿难知真心所在。阿难重重迷闷。若在世典中。愤悱之极。当代为启发。世尊虽反覆开引。却不全为举似。待其自为托出。而以佛言如是证之。所谓衣珠自觅也。

  于是如来普告大众。若复众生。以摇动者。名之为尘。以不住者。名之为客。汝观阿难头自动摇。见无所动。又汝观我手自开合。见无舒卷。云何汝今以动为身。以动为境。从始洎终。念念生灭。遗失真性。颠倒行事。性心失真。认物为己。轮回是中。自取流转。

  动摇开合。客也。尘也。见无动也。汝今既知动为身。动为境。便合了悟身境全是客尘。不应随逐而失主空也。始终者。远则无始为始。今生为终。近则生为始。死为终。颠倒。非惟世间事业。种种修行。皆名颠倒。以其动执身境。静依法尘。依法尘者还同身境。不知本有不动之真性。是中者。身境之中也○此卷阿难多闻。示堕淫室。启请菩提道果修因。最初方便。佛首揭众生不知常住真心。用诸妄想。故有轮转。大旨具矣。次就见相发心一事。诘其爱乐由于心目。征心目所在。而反覆破之。至七处都无所在。见阿难所认之心。缘境暂有。无处无体。谓之影事。谓之妄想。不当随逐之也。心缘目。故带之。唯破心不破目。缘心六根俱有。举一例余。因声分别。亦就耳根说矣。阿难既知妄想不真。遂求寂常心性。佛举拳为喻。谓手无拳灭。眼灭见存。其义不同。盖于眼根中指出见性。使认常性真心也。阿难尚疑盲眼观暗。云何成见。犹以见专属眼。岂知眼特能显色耳。见性是心非眼乎。犹未开悟。乃举鹿园问答。表客尘之义。观佛手开合。阿难见性无开合。阿难头自动摇。见性不动摇。开合动摇者。客尘耳。不开合动摇者。非常住真心乎。何认妄遗真。自取轮回耶。通卷大意如此。

大佛顶如来密因修证了义诸菩萨万行首楞严经如说第一卷

Poker websites gbetting.co.uk/poker sign up bonus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