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10n0254 圆觉经心镜 (六卷) 【宋 智聪述】

  卍新纂续藏经 No. 254 圆觉经心镜

  宋 智聪述

  6卷

  No. 254-A 圆觉经心镜序

  原圣建名。盖为开深进始。咸令视听。俱成解脱良因。寻途趣远。理极元明。绣淡精微。缘无自性。护善遮恶。故曰总持。止散澄昏。名为圆觉。但群生未寤。日用蔽于尘劳。迷失本心。穷露不知旋复。假十二位大士。请发潮音。演二十五定轮。心通法遍。遂使妄情顿歇。空华无结实因由。闻复医除。分别绝缘尘影事。既多弘阐。孰为敷扬。念昔截舌以赞圆乘。故今投针似觉有地。(智聪)蚤登台岭。晚会清修。遇慈室每讲斯经。阅圭峰诸家疏记。钩深索隐。各具雌黄。且夫采幽兰者。宁唯于楚泽。求美玉者。奚必于荆山。况摭言辨惑。岂限于宗徒。披砾拣金。何嫌于取舍。愧蠡管之见。不足以道鸣。悲末叶之秋。聊伸于坠绪。惟通心君子。知我于是非之间。亦会我言诠之外。或者曰。理虽无于私隐。妍丑未易彰之。故出圆觉心镜以示之。一致于此。孰能隐乎。

  时皇宋宝庆丁亥夏六月立秋日 前住台州赤城山崇善教寺(释智聪)序

  圆觉经心镜目次

  ·卷第一  ·自序

  ·文殊师利菩萨章

  ·普贤菩萨章

  ·卷第二  ·普眼菩萨章

  ·金刚藏菩萨章

  ·卷第三  ·弥勒菩萨章

  ·清净慧菩萨章

  ·卷第四  ·威德自在菩萨章

  ·辨音菩萨章

  ·卷第五  ·净诸业障菩萨章

  ·普觉菩萨章

  ·卷第六  ·圆觉菩萨章

  ·贤善首菩萨章

  圆觉经心镜目次(终)

大方广圆觉修多罗了义经心镜卷第一

  前住台州赤城山崇善教寺释智聪述

  大方广圆觉

  此经乃穷理尽性之书。洁静精微之教。部虽属于方等。教味唯归一圆。瞿昙示因地之良规。妙德启修行之正路。故褒之以大方广。实之以修多罗。今言圆即大也。曰规。觉即方也。曰矩。盖圣人用此。模范众生。能成十方诸佛轨则。名善法行也。又圆是圆融。觉是觉性。真觉之性。圆融之道。如大海水。澄湛圆融。楞严云。觉海性澄圆。圆澄觉元妙。又圆则寂也。觉则照也。照而常寂。故曰圆。寂而常照。故曰觉。觉取照义。圆取寂义。照而寂。寂而照。寂照同源。故曰圆澄觉元妙。此非独取。广大无边之义。为圆觉。须知众生。旅泊三界。生死结根。无明业识。非圆觉寂照之功。幻翳空华。孰能销殒。故圆觉之义。义尽于斯。

  修多罗

  此翻契经。契理契机。故曰契经。

  了义

  了义者。法华以前。圆教之外。皆不了义。盖权实未融故也。今既闻开显。同法华之圆。并为了义。所以事理圆融。因果顿足。佛法之妙。岂复有过于此。

  经

  经者径也。经由圣人心口。故得万古同遵。百世不易。准佛地论解。则能贯能摄。此方儒书。则训法训常。余如常释。不复繁引。

  罽宾沙门佛陀罗译

  沙门。或云桑门。肇云。出家都名。阿含经云。舍离恩爱。出家修道。摄御诸根。不染外欲。故号沙门。郊祀志云。沙门。汉言息心。削发出家。绝情洗欲。而归于无为也。瑞应云。息心达本源。故号为沙门。梵语佛陀多罗。唐言觉救。北印土罽宾人也。于东都白马寺。译圆觉一部。不载岁月。译者。易也。以彼方言。易成华语也(次序分)。

  如是。

  理无不如。之谓是。事无不是。之谓如。亦是信顺之词。文如理是也。

  我闻。

  阿难称我者。非人我之我。谓方法皆备于我之我。本是耳闻。盖我是耳之主宰故也。

  一时。

  一者。多之所宗。谓之一。又一之所起。谓之时。又天上人间。长短不同。天竺国。不分春夏秋冬。只云三际。(正月十六日。至五月十五日。名熟际。五月十六日。至九月十五日。名雨际。九月十六日。至正月十五日。名寒际)今言一时者。已包四季故也。

  婆伽婆。

  说经教主。即佛也。亦曰婆伽婆。亦名薄伽梵。佛顶云。十方薄伽梵。一路涅槃门。具足六义。自在。炽盛。端严。名称。吉祥。尊贵。如是六德义圆满。应当总号薄伽梵。诸经多称为佛。盖译师取与不同。非有他也。今定说经。定是何身所说。佛有法身报身应身。法身有二种。理体法身。用中法身。报身亦二种。有自报他报。应身亦二种。有胜应。有劣应。今定用中法身。亦曰他报。亦曰胜应。三身一体也。亦云。即生身为尊特身佛。盖释迦。来此南阎浮提。八千返。亲近父母生身。五十年说法。三百会谈经。只此丈六四八之相。华严云。父名净饭。母名摩耶。吾名悉达。但大小乘机见不同。大乘住地菩萨。用业识见之。即此丈六。即尊特身。即用中法身。龙女所赞。微妙净法身。具相三十二也。二乘凡夫。只用六识。见是父母生身三十二相。说小乘法。同一座席。二见不同。但此尊特身有二种。一者示现尊特。如光明法华。圆光一寻。能照无量。凡穷一相。皆不可得。如应持不穷其顶。目连莫究其声。外道欲量佛身。南山斫丈六竹量之。佛头在丈六竹上。古云。斫尽南山竹。仍旧长丈六。二者现起尊特。如十莲华藏海。微尘相好。又十六观经。真法身。高六十万亿。眼如四大海水。眉间白毫。如五须弥山。皆是现起尊特也。不思议德。岂容凡夫以有思惟心之所测度也。

  入于神通大光明藏(至)于不二境现诸净土。

  神名天心。通名慧性。大即法身德。光即般若德。明即解脱德。此之三德。会无量三谛法。归秘密藏。包一切善法曰藏。三昧翻调直定。正受者即正心行处也。三昧梵语。正受华言。今华梵双举。其实一切圣贤。皆用三昧正受。为出入之门。以无分别智。缘无相理。故曰正心行处。光严者。即了因智慧也。住持者。即缘因福德也。一切如来。皆用缘了二因。庄严本有正因而成佛。是诸众生者。诸之一字。不一之辞。该十法界。皆云众生。佛亦谓之无上众生。性净之理。故曰觉地。在佛曰果。在众生曰因。今将佛果。对众生因地。并具圆觉妙明之性。无身心相。故曰寂灭。亦无差别相。故曰平等。经中凡言十方。即是十法界也。今言十界。界界融通。入妙圆觉。故曰圆满。只一本觉真如佛性。随染净缘。故曰不二随顺。于不二境。正明现土。即秽为净。即娑婆秽。为寂光净。行法云。释迦牟尼名毗卢遮那。遍一切处。其佛住处。名常寂光。常波罗蜜所摄成处。我波罗蜜所安立处。乐波罗蜜灭受想处。净波罗蜜不住身心相处。不见有无诸法相处。又十六观经。佛与韦提希夫人。现诸净土。或有国土。纯是莲花。或有国土。如玻璃镜。或有国土。如自在天宫。岂非即此灵山。便是报国。无上报事。不须坏此灵山。突出寂光。恐人狐疑。不免谆复晓之(以后列名位)。

  与大菩萨摩诃萨十万人俱其名曰。

  梵语菩提萨埵。秦人好略。略去提埵二字。只云菩萨。翻大道心成就众生。亦可云。菩提翻道。又翻觉。此十万众。皆邻真亚圣。地住圣贤。或权或实。或显或晦。同入寂光。启扬圆觉。此经不入二乘之手。不列声闻缘觉众也。最后流通。却列凡夫众。须弥山王。并吉槃荼。火首金刚等。以知同在灵山。但凡圣所见有异也。

  文殊师利菩萨。

  文殊久成正觉。即龙种上尊王佛。降尊就卑。佐辅牟尼。又翻妙德。又曰妙首。昔因女人而发道心。又昔为妙光菩萨。化八王子次第成。最后第八王子。乃然灯佛。彼时释迦为儒童。买五茎莲花。供养然灯。并布发掩泥。然灯与之授记曰。汝将来于五浊世为佛。号释迦牟尼。以然灯往望妙光。九代祖师。瞿昙乃玄孙也。

  普贤菩萨。

  曲济无遗曰普。邻极亚圣曰贤。乃东方宝威德上王佛国菩萨也。闻灵山说法花经。法会将终方至。驾白象王。入我娑婆。即法花经劝发品也。

  普眼菩萨。

  遍观为义。普观法界众生。皆具大圆觉性。

  金刚藏菩萨。

  金取铦利为义。刚则刚健。喻般若之慧。能断众惑。包覆因果善恶曰藏。

  弥勒菩萨。

  翻慈氏。姓也。阿逸多。字也。昔为国王。驾白象游城外。其象见野雌象。而欲性狂发。王几失命。乃惩治调象人。象人答王曰。其象本自可调。为见野象。欲心发生。不然请王令调之。象至王前。烧红铁弹丸。曰汝于王得罪。令吞铁丸。令象开口吞之。丸从后出。跪而伏调。王见是事。发慈悲心。故以姓号慈氏也。王曰。汝既能调。如何令之有失。曰。臣能调象身。不能调象心。其象心。非臣之所能调。王曰。世间孰有善调心者乎。曰唯有佛善能调心。王往问佛。佛曰。世间调心。各有方法。调象调牛马若干诸类。欲调之无遏所欲。随其所好。而渐调之。如禽畜乌鸢蝼蚁之属。皆可调之。净名云。先以欲钩牵。后令入佛智。其难调者。唯世人心尔。古云高可射。深可钓。唯有人心咫尺间。咫尺人心难可料。所以须菩提。首问降心。此经示二十五定轮。三种妙观。正是调心之术。人心散即用止止之。止即息攀缘之心也。昏即用观观之。其昏即朗。止观乃明静之法。明静即寂照。散即止寂也。昏即观照也。以此为药。无明之病。不远而复也。

  清净慧菩萨。

  澄心如月。虚己若潭。月皎潭清。神清慧朗。斯之谓欤。

  威德自在菩萨。

  圭峰云。三藏成就。功用猛利。邪魔不能娆。妄惑不侵故也。今云人之动静。莫过四威仪。行住坐卧。道在乎动静之间。此圣流。行如象王。威如狮子。进退以礼。折旋俯仰。威仪详序。以模范后贤。故斯名不朽也。

  辨音菩萨。

  此菩萨。善能辨别。随类圆音。故曰辨音。

  净诸业障菩萨。

  一切业障。尽依四相而生。此菩萨。身口意三业。如珠玉无瑕玼。泯绝诸恶。奉行众善。

  普觉菩萨。

  自觉。亦能觉他。念起即觉。是也觉。非也觉。觉是觉非。所以针艾随身。膏肓之鬼自惧。

  圆觉菩萨。

  理无不圆。事无不觉。故曰圆觉。

  贤善首菩萨等。

  近圣曰贤。顺理曰善。故曰贤善首。一会法众。十万人俱。故曰等。

  而为上首与诸眷属皆入三昧同住如来平等法会。

  十二开士。皆唱导之师。故曰上首。与诸眷属者。则十万人俱是也。后叹德云。皆入三昧。即大光明藏也。谓法界圆融。真如清净。因人果人。同住一处。故曰同住平等法会(已说列众竟。次说申请○赞许○伫听○正答。此四科。章章一同。下不重出。申请又分三科。初进问威仪○二正陈辞句○三展虔诚。初释进问威仪)。

  于是文殊师利菩萨(至)长跪叉手而白佛言。

  诸经皆云尔时。唯此经独言于是者。盖此间不列杂众。首列二六大士。名目于前。故临文但云于是。亦蹑上之辞。发语之端。若云尔时。只当尔之时。非列名之始也。圭峰云指注之辞。慈室云兼发起。故云于是(二正陈辞句。分二问)。

  大悲世尊愿为诸来法众(至)求大乘者不堕邪见。

  一问。如来本起。清净因地法行。(此问观法。故云法行增深观)如来本起因地有二种。一本门因地。如法花本门寿量。如五百千万亿。三千大千世界。抹为微尘。一尘为一劫。我成佛来。复过于此。此非凡力所及也。二迹门因地。远推自大通前覆讲。及遇阿私仙。舍身为床座。采薪汲水。为求妙法。及中间遇然灯。买五茎莲花供养。布发掩泥。蒙记为释迦牟尼。舍身求偈。剜灯问法。饲虎代鸽。如是足迹可寻。今云本起因地。乃迹中因地。此等皆以慈修身。非秽浊之行。故曰清净。法行者。深观也。法句经云。吾博学无厌。奉法不懈。精进持戒。心不放逸。缘是得道。自致泥洹。此非深观。忍力修心。安能解黏去缚。而成佛道。故得妙德发扬。意在规凡入圣也。

  二问。菩萨于大乘中。发清净心。远离诸病。菩萨发心。如善财南求。见五十三善知识。皆云我已先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又如常啼东请。求般若波罗蜜。卖身割肉供养昙无竭。闻法证无生忍。菩陀波伦。打骨取髓。以求般若。此等皆是菩萨。为法亡躯。远离诸病。行法经中。阿难亦发三问。一问。如来灭后。云何众生起菩萨心。修行方等经典。正念思惟一实境界。二问。云何不失无上菩提之心。三问。云何复当不断烦恼。不离五欲。得净诸根。灭除诸罪。父母所生清净常眼。不断五欲。而能得见诸障外事。此三问略尔。广如彼文。同是发清净心。远离诸病。

  三问。能使未来末世众生。求大乘者。不堕邪见。法华云。此经佛在世时。犹多怨嫉。况佛灭后。去圣逾远。圣贤隐伏。附佛法外道增炽。多学邪空。诃佛毁教。不存土木。毁灭缘生。引不吉人。恣行非法。谓淫怒痴。尽是菩提。岂知一慢尊容。长沦暗道。一轻圣典。永坠邪林。自坠见坑。复引盲者。当此之际。孰能关正。故文殊不愤。特启激扬。为末世众生。箴此见病。故设此问也(问毕三展诚)。

  作是语已五体投地如是三请终而复始。

  说如上语已。四支及头。如泰山崩。悉投于地。如是头面接足。归命敬礼。周而复始。至于三请者。以表虔诚之心也(次赞许叙陈〔诚〕听)。

  尔时世尊告文殊师利(至)汝今谛听当为汝说。

  此经意。赞其所请。叙其所陈。诚其所听(次伫听)。

  时文殊师利菩萨奉教欢喜及诸大众默然而听。

  圭峰云。既蒙许说。愿乐欲闻。洁己虚心。收视反听。而寂嘿也(次入正宗经文。答上三问)。

  善男子无上法王有大陀罗尼门名为圆觉。

  世之为王。君臣朝会。统摄万邦。光宅天下。法王启运。寂默以证真。舍金轮而驭大千。耀玉毫而制法界。涅槃云。法无上者。涅槃是。众生无上者。佛是。陀罗尼者。天台云。三昧与陀罗尼。乃相成之法。相成乃互具也。法花云。普现色身三昧。与陀罗尼。犹是解一切众生语言陀罗尼。三昧者。又名三摩提。翻正心行处。亦云调直定。盖从始以来。常曲不端。得此三昧。故正心行处。陀罗尼。翻能持。集聚种种善法。持令不散不失。又云遮持。能遮一切恶不善根。令不起故。又翻总持。若名若义。行地功德。皆悉任持。故号总持。但三昧专论持善。陀罗尼兼遮恶。义或相应。或不相应。分二名义。行法云。心纯是法。与法相应。又此陀罗尼三昧。唯佛菩萨所行之法。行持此法门。得成佛道。所以不共二乘也。门者。未必专取出入为义。自凡修因。得入圣果。以立门义。有云。方便门。解脱门。普门。婆罗门等。岂专一义。今取遮恶持善。如世兵甲之器。外遮枪刀。内固名利。衣甲即今之圆觉也。遮其外恶。持其内善。但此觉性。俱摄百界千如善恶性相。故得遮六凡之恶。持四圣之善。究论善恶。乃全性之善恶。诸佛所以不断。佛若断此之恶。普现色身。从何而立。当知圆融觉性。运一切善。遮一切恶。心佛众生。三无差别。名为圆觉者。既陀罗尼名为圆觉。圆觉亦可为陀罗尼。但诠名有异。其体本同。如火名热。亦名为烧。陀罗尼。遮持义。圆者。如珠走盘。圆无际故。觉者。乃明义。如十镜环绕。中燃一灯。灯体交参。东西莫辨。须知圆觉。以百界千如为体。缘生性具。各各自圆。但迷之为无明。悟之为法性。故云三千在理。同名无明。三千果成。咸称常乐。三千无改。无明即明。三千并常。俱体俱用。又须知照用同时。众生无始。无明业识。非圆照觉相。以何遣迷。以何破障。故裴相国云。统众德而大备。烁群昏而独照。故曰圆觉。

  流出一切清净真如菩提涅槃及波罗蜜教授菩萨。

  圆觉妙心。具足十界。百界千如。三千世间。生佛依正。色心染净诸法。故曰一切。以由圆觉无自性故。遇染则情生。十界俱染。在理则性净。十界俱净。亦非研究而然。乃本来净也。今从净缘修发。不改不变。故曰清净真如。菩提翻道。涅言不生。槃言不灭。大道无形。不生不灭。波罗蜜。翻到彼岸。已摄六度。一一度。皆到彼岸。真如法身德也。菩提般若德也。涅槃解脱德也。此之三德。皆从圆觉生。故云流出。菩萨以此为轨则。故曰教授。众生性具此三德故。一念能感。佛证此故。无谋而应。神通用此故。化化无穷。父子得此故。天性相关。知之者。可以脱生死。度含灵。此圆觉之大略耳。(次牒其所间)。

  一切如来本起因地皆依圆照清净觉相。

  三世十方。故曰一切。乘如实道。来成正觉。故曰如来。圆照者。照之一字。即三观也。空观破一切法。假观立一切法。中观妙一切法。此三观。名三而体一也。故云圆照者。圆融圆妙。三只是一。一即是三。此三。立则俱立。破则俱破。亦云始觉。楞严云。妙奢摩他。空一切法也。觉相者。即真谛。俗谛。中谛。三谛也。此三谛。亦一体异名。全本觉而起。谓之不思议境也。此之境智。境如砧。智如槌。砧槌炉鞴。发跃中间无明业识。谓之淳朴。安能不变。无明即明。烦恼为菩提。苦道即法身。不得此妙境智。无明不断。佛道如何得成。今人担簦负笈。只笠腰包。行尽无限之山水。坐消数载之春风。达磨到梁。常以四卷楞伽为标准。故得十方诸佛。三世如来。莫不皆依圆照清净觉相。是知经教。不可偏废也。今恐多有不晓境观。错用身心。一生空过。再出境智。为入道之要。莫嫌多事。然此境智。人皆知之。所解终成二物相合。盖以不晓境智之体故也。欲知境体。须简顽境。及偏小妄心。假立真如。此境。安能与智不二。今依马鸣。立境体者。所谓本觉。其智体者。所谓始觉。故起信论云。所言觉义者。谓心体离念。离念相者。等虚空界。无所不遍。法界一相。即是如来常住法身。依此法身。说名本觉。此觉是性。全性起修。名为始觉。论云。始觉者。即同本觉。既云离念。岂有思议。既等虚空。无所不遍。岂有一时一尘一心。而非本觉及始觉耶。是故得云。三世十方。生佛依正。为所观境。三世十方。生佛依正。为能观智。境智名别。其体不殊。是故能所。二非二也。此不思议境智。一切如来。皆依圆照清净觉相。成于佛道。到此不可不苦口也。

  永断无明方成佛道。

  无明因何得断。因圆照觉相也。圆照即三观。觉相即三谛。三谛。真俗中道第一义也。三观。空假中也。向下二十五定轮。亦只三观也。如世药方。治一切众生种种诸病。众生生死结根。无明妄识。非此为药治之。无明安得永断。故诸如来。以如如智照如如境。境智融融。妄识无逃避处。只得转为法性。妄识。只我见前一念虚妄浮心也。此虚妄。虽本是佛天然之性。争柰逐迷。如演若达多。晨朝以镜照面。头在身上。放下镜了不见自头。只一向问人讨头。佛云。此人虚妄。颠倒心狂。其狂若歇。歇即菩提。今此妄心若歇。则无达多之狂。要破此迷。始由观力。专假因缘。性欲为因。师教为缘。因缘成观。达本三障。无明业识。即转为明。名菩提灯。若非感应因缘之力。岂得无明永断。故知成佛。全假因缘也。

  云何无明善男子一切众生从无始来种种颠倒。

  一切众生。括十法界。从无始来。迷真逐妄。为风火识。驰此一念。无明业识。入父母胎。揽父母遗弃。为此色身。于中颠倒行事。如教中。文殊问净名曰。善不善。以何为本。曰身为本。又问身孰为本。曰欲贪为本。曰欲贪孰为本。曰虚妄分别为本。曰虚妄分别孰为本。曰颠倒想为本。曰颠倒想孰为本。曰无明为本。曰无明孰为本。曰无住为本。文殊师利。从无住本。立一切法。无住即无明。无明即法性。如冰与水。水即是冰。冰水无二也。四大三毒。为身心之病。而常情不觉。今佛反从无住本逆推。从无住生颠倒。从颠倒生虚妄分别。从虚妄生欲贪。从欲贪生身。身造善恶。皆生死本。究其元由。即无明为本。今永断无明。无明破。即转为法性。法性即佛道也(下引喻)。

  犹如迷人四方易处。

  喻上无始以来。种种颠倒。东西南北本来定位。游人自迷。不识定方。遂认南为北。指东作西。非方位之相易。乃迷者之自惑。过在迷人。不在方位。此一节经意。皆因妄动。其风火识。驰我入胎。揽其遗弃之时。此时不识本来面目。故生下文妄认(次明生法二空境)。

  妄认四大为自身相六尘缘影为自心相。

  此文正明。生法二空境。妄认四大。四大性。各自起灭不同。业因缘故。名曰缘生。认之为身。风火搏识入胎。揽赤白二滴。水大也。生发毛爪齿皮肉。地大也。认此为身。生我所相。名色阴也。领纳遗弃。即受阴也。内生苦乐。想阴也。随业造作。名行阴也。识住其中。名识阴也。此五阴。亦名五蕴。至此且论。在胎受身。谓之生空境。色受想行识。众共而生。故曰生空。亦曰人空。相者即境也。既认为身相。岂非生空境也。以上未涉根尘识也。至六尘缘影。方具根尘识三。根即六根。尘即六尘。识即六识也。此根尘识。方涉外尘。遂起五欲境界。至此为法空境。六根六尘六识。三六十八。为十八界。谓之诸法空相。既云为自心相。相即境也。此是法空境相。若能觉此。四大五阴皆空。根尘识三。皆无我相。可谓四病出体。小乘悟此。成阿罗汉。大乘菩萨。造境即中。破无明。证三德。成初住佛。法华三周授记作佛。即初住佛也(下引喻明二空观)。

  譬彼病目见空中华。

  无明为病目。全空作华。故曰空华。若观上四大五阴。本性空寂。一一皆是圆觉实性。则无是身相。故曰生空观。四大五阴。不灭不破。则永受轮回。楞严云。见闻如幻翳。三界若空华。观成则身灭。三界可出也。

  及第二月。

  此法空观。只谓妄认六尘缘影。为实身心体。眼缘色影。耳缘声影。嗅香尝味觉触。乃至心缘法尘。此缘尘心。皆是虚妄。如捏目人。见第二月。错认月外之月。乃真月之影为月。非真月也。阿难认听法之心为心。佛咄叱。为非心。此乃法尘分别影事。是以楞严。七处征心。八还辨见。今认六尘缘影为自心相。如认第二月影为真月。二影无差。皆是虚妄。若能了缘尘二月。本如来藏。见圆觉性。是则名为法空观也。如前四大五阴六根六尘。其体皆是无明业识。虚妄病源。并是眼病。虽分二空。如药治病。但求虚妄病消。今总归一科。共释病源。不出无明病眼。空花二月也(下直喻前文)。

  善男子空实无华(至)亦复迷彼实华生处。

  如人不识真金。认鍮为金。又不识瓜。认瓠为瓜。金鍮不辨。瓜瓠不分。不识真空。认华为空。以由迷真起妄。执妄为真。此犹众生。不知自己是佛。迷为众生。造种种业。轮回生死。若达无明业性本空。则无是生死轮回。病者是无明。只知无明业识。不知是自己真空。故以翳目。见是空华。若知花从翳生。则知真空不生花翳。不知翳目生花。故以惑此。虚空自性。若知花从翳有。则不迷实花生处。只缘一着不到处。满盘空用心(〔以〕出其过恶)。

  由此妄有轮回生死故名无明。

  四大五阴。本如来藏。只缘自己主宰。不守自性。妄生爱欲。揽四缘生。为己色身。因是轮回。生死不息。今推。妄因业起。极其所起业性。体是无明。无明无体。体是法性。如冰与水。二无二也。若不达性。生死不了。如飞蛾赴明烛。不能自止。故曰无明(向下穷无明体)。

  善男子此无明者非实有体。

  无明无体。以法性为体。无明转为明。如清浊水。浊为本有。又推法性。亦无自体。以无明为体。冰以水为体。水以冰为体。若无自性。遇缘成就也。又须知。悟了即无明为法性。迷时即法性为无明。其名虽转。其体不转也。总是众生一念妄心。若也离念。则铁床非苦。变易非迁。故我佛圆明之体。即是众生凡夫本具性德。故云。毗卢身土。不逾下凡之一念。阿鼻依正。全处极圣之自心(下引喻梦中人出无明无实体)。

  如梦中人梦时非无及至于醒了无所得。

  须知无明有二义。一体空义。二成事义。云梦时非无。乃成事义也。因无明心。发善恶之事成。及至于醒。了无所得。此体空义也。醒时尚记梦中所作事。则事事无实可见。体空者。虽曰无明无体。人人未免全梦作醒。全体作梦。故云。人人尽道此身如梦。何曾梦里知身(下引喻真妄同源)。

  如众空华灭于虚空(至)何以故无生处故。

  此言真妄同源。如众空华妄也。灭于虚空真也。空本不曾生华。今何用论灭。言有灭者。已知是妄。既知是妄。灭无生处。妄动而生。妄灭即灭。本圆觉性。谁生谁灭。众生未灭。妄见生灭。诸佛已灭。寂灭为乐(下明妄动)。

  一切众生于无生中妄见生灭是故说名轮转生死。

  一切众生。本来是佛。佛自生迷。迷生为佛。佛若不迷。生即是佛。生若是佛。即无轮回。真随妄转。佛即是生。是故说名轮转生死(下引己自证因地达本性空)。

  善男子如来因地修圆觉者(至)非作故无本性无故。

  如来因地。为凡夫。入山采樵。遇弗沙佛。修火光三昧于岩穴间。以一偈。七昼七夜赞佛云。天上天下无如佛。十方世界亦无比。一切世间我尽见。世间无有如佛者。因此精进。功超弥勒九劫。今知之一字。即上文圆照觉相也。圆照即观也。觉相即境也。以斯观。照斯境。此无明业识。不得不转为明。即此空华。全无明作。观此无明。即空华相。全性为华。全华为性。亦无无明。亦无无明尽。乃至无老死。亦无老死尽。无苦集灭道。无智亦无得。证斯境界。即无轮转也。观四大五阴。皆空。故曰亦无身也。观六尘缘影亦空。即无心也。既无身心。谁受生死。既无生死。此生死为作故无。为不作故无。须知凡夫性德真常。本无生死。五阴既空。不容主宰所住。既不住生死。亦不住涅槃。亦不住圣。亦不居凡。当知此说。以性夺修。成无作行。生死涅槃。犹如昨梦。故云非作故无。本性无故也(次展转拂迹。释成正因)。

  彼知觉者犹如虚空(至)是则名为净觉随顺。

  彼知觉者。知者智也。觉者照也。此之智照亦云始觉。全本觉起。即是凡夫见前一念无明业识。修三昧者。以此为境。以此为观。为生。为住。为灭。又此妄觉。则无有体。以无明为体。此无明。亦本无体。故云犹如虚空。又须知。知虚空者。即始觉也。此始觉。复觉虚空。即空华相。此谓之智照于境。境复照智。智照于境。曰空华相。境照于智。曰犹如虚空。所以凡修行者。不可废此境智。若不用此境智。则无始以来。无明业识。如何销殒。故云亦不可说无知觉性也。以此知觉性。虽从不觉而起。以全本觉。起于修觉。有破惑之功。是不可废也。业惑若尽。如汤消冰。能所俱亡。有无双遣。唯真如智独存。良由修圆觉者。观性德苦乐。而兴与拔。以即理毒害。为所消伏。修性德三因。名性德行。报应二身。即名法身。盖以性而泯于修。苦则拔无拔相。毒则消无消形。行乃即修无修。佛乃即证无证。故得有无俱遣。方名净觉随顺也(后彻拂所由。释归圆觉)。

  何以故虚空性故(至)究竟圆满遍十方故。

  此节经意。谓前有无俱遣。净觉随顺。明观成相。不动即今刹那之念。而能尽未来际。作三千化事。此之刹那。即法界故。有何穷尽。故云虚空性故。微尘本含法界。芥子常纳须弥。因果互融。色心不二。故曰不动。藏者。即戒藏。定藏。因果藏。佛性常住藏。秘密藏。总取包含为义。此言如来藏性也。藏性即第一义谛。不生不灭。无去无来。通三际。亘十方。岂容有有起有灭。有起灭者。非如来藏。即四大五阴。根尘识。此则有起灭也。若如来藏无生死。无涅槃。无凡无圣。非如非异。非染非净。故诸佛之所师。众生之体性。经云。法华经藏。深固幽远。无知见者。无身心相。如法界性者。法界。即十界法。六凡四圣也。大圆觉性。廓十法界。界界互融。出生无尽。自行则净秽亡泯。无不空中。化化则帝网交罗。三千皆假。故曰究竟圆满遍十方。即如上十界也。

  是则名为因地法行(结上问因地法行深观也)菩萨因此于大乘中发清净心(此结上问菩萨发心)末世众生依此修行不坠邪见(此结上末世修行不堕邪见也)。

  已上文殊。发此三问。世尊一一答三问。以物来斯现。镜像分明。其间被未晓者。老婆心切。重说偈言。

  尔时世尊欲重宣此义而说偈言。

  文殊汝当知一切诸如来(至)修此免邪见。

  如来说一代时教。大小乘。有九部十二部。此经具有之。即此长行为之散花。一部。重说偈为之贯花。亦一部。佛世时人。以花来供佛。前风飘去。后以线贯之。故曰贯花也。

  ○普贤菩萨章

  诸经中。多先列文殊普贤者。盖二圣来此土。佐辅释迦。凡说经处。无不居其左右。如观音势至。辅弼弥陀。二圣乃净土中良伴。文殊已成正觉。号龙种上尊王佛。观世音号正法明王如来。普贤势至。未详所闻也。凡此圣流。皆下乔木出幽谷。降尊就卑。共成一化。慈熏众生。发明圆觉。今第二章。普贤菩萨启请。其意有三。大科分四。不异前章。更不重列。

  于是普贤菩萨在大众中(至)长跪叉手而白佛言。

  普贤者。伏道之顶。其因周遍曰普。断道之后。邻于极圣曰贤。又翻遍吉。从座而起。请问世尊仪式。并如前释(下发三问)。

  大悲世尊愿为此会(至)清净境界云何修行。

  遍吉因闻前章。知是空华。即无身心受彼生死。动宿疑情。启扬三问(一问以幻修幻)。

  世尊若彼众生知如幻者(至)云何以幻还修于幻。

  太虚水月。并喻体空。兔角龟毛。皆况名假。因动背定。比舟行而岸移。由妄迷真。譬云驶而月运。故经云。心如幻化。驰骋六情。既知是幻。此幻如何灭之。答意。还以幻智。灭此幻心。普贤方且兴难云。既以幻智。灭于幻心。必竟。以幻修幻。幻幻何穷(二问能所有无俱遣。身心幻智俱灭。既无身心。遣谁修行。云何复说修行如幻)。

  若诸幻性一切尽灭(至)云何复说修行如幻。

  既用幻智。灭自心幻。心智俱灭。幻观幻境俱遣。复谁作主宰。云何复说修行如幻。如古德云。弟子问师。如何是佛。师云。佛在眼前。尔自不见。曰如何不见。曰为汝有我在。是故不见。曰如和尚无我。还能见否。曰才分尔我。转加不见。曰无尔无我人。还能见否。曰既无尔。又无我。教谁能见。今之幻心。亦复如是。以声止声。如谷答响(三问若修幻智。则灭幻心。若都不修者。如幻身心云何解脱。则此身心。常受生死)。

  若诸众生本不修行(至)令妄想心云何解脱。

  古德云。要免心中闹。应须看古教。若不看古教。不免心中闹。三世十方诸佛。莫不依教修行出尘。若不依教。退失者多。如郁头蓝弗。得非非想定。居山为飞禽所恼。居水边。为鱼龙皇惑。念欲杀是禽鱼。后退堕作飞狸。形如大鹏。一飞何啻九万。两翅收录众生。如夜蝙蝠。拾于蚊蚋。善星比丘。往昔为菩萨子。今生近佛。一向毁谤。生身陷入地狱。此等并无师教为缘。纵任妄心。以受轮转。此虚妄心。不依圆照观力。破此业识。则永沉生死。故启三问。殷勤发明(次请修之方便)。

  愿为末世一切众生(至)令诸众生永离诸幻。

  真歇科为第四问。今谓。此因发上三问。如寻病根。今此愿为。如请药方。若能依此法印。无明心识。冰泮云消。故作结上三问也。今请世尊。处方合药治病。故云愿为末世。方便渐次修习(次展诚)。

  作是语已五体投地如是三请终而复始。

  三请为礼。诚至意切(次〔诚〕所听)。

  尔时世尊告普贤菩萨言(至)修习菩萨如幻三昧。

  焰幻之名。通于偏圆。今从圆说。一心三幻。楞伽云。如工幻师。依草木瓦石。作种种幻。起一切众生若干形色。起种种妄想。今之如幻三昧。乃依了义大乘圆顿。全性起修。如水月精神。本自无体。虽然无体。水月宛然。昔猿猴。见月在池底云。今夜月死在池内。我等救之。一人攀树枝。次第相绾。直至池底。树枝忽断。众猿堕水而亡。皆由众生愚痴。探于水月。不识方便如幻三昧。至以生死不息也。

  方便渐次令诸众生(至)及诸大众默然而听。

  若非诸佛方便。点示如幻三昧。究其体性。幻实幻虚。灭幻法门。则我等永受轮转。故诫之谛听(次正答)。

  善男子一切众生种种幻化皆生如来圆觉妙心。

  一言幻者。盖三种幻。一者。四性无生幻。二者。一理随缘幻。三者。以性夺修幻。前二种。属偏前衍门之幻。为权实未融故也。今之幻者。乃以性夺修之幻。此幻乃圆具诸法。偏发由熏。以性夺修。法法无作。亦谓之性德行。一尘应色。无非法身。自他依正。不逾秘藏。方为色香中道。起对法界。此非虚幻之幻。乃依圆觉妙心而起。此幻为之有本之幻。不同无本之幻也。一切众生者。十法界之众生。即四圣六凡也。众生诸佛。所有依正色心。四大五蕴。六根六尘。谓之种种幻化。此种种幻。全本觉妙明真心而生。故云。皆生如来圆觉妙心。如地狱饿鬼。刀山剑树。镬汤炉炭。全是圆觉妙心。大用发生。观经云。地狱猛火。化作清凉风。调达地狱种性。法华授记。为天王如来。龙女畜类中身。即往南方成佛。此等经论。若非理毒害。性德行。皆以性夺修。如何销释。只谓众生。无始无明。强生隔碍。至以生佛体殊。色心不泯。若也顺性。圆修觉观。寂照之功。始觉有力。体用显现。成就自性。本具圆觉。然后迷悟体用不二。波水湿性无殊。其或不然。精义必无二。至当止归于一也(次引喻)。

  犹如空华从空而有。

  此喻。圆觉妙心中。本无众生。亦无诸佛。只为真如。不守自性。无明熏发。本觉妙明。转作无明。故有生死。今于生死中。具有菩提种性。遇佛出世。及善知识。教修圆觉寂照。复观生死结根。知是空华。此生死空华。亦复从何而有。此亦全本觉。大圆觉性而生。非别有生处。冰从水结。妄从觉生。犹如空华者。空华是妄。从空而有者。且指觉性。但此觉性。亦是妄觉。未可认为真觉。亦是月外之月。其实名为始觉。又如空华。从眼翳生。此翳无根。体是无明。此无明。又从法性而生。故云从空而有。暂指为真。虽为真性。亦是全妄之真。此真名为始觉。有破妄之功。缘被眼翳之累。真还成妄。若始本一合时。无明法性俱遣。境观双亡。无复差别(次释疑)。

  幻华虽灭空性不坏。

  幻翳若灭。幻华亦随灭。病除也。空性不坏者。此空性名为始觉。毕竟不坏。且存药方。故云不坏。修显极时。复本妙明。始本一合。有无俱遣。境智双融。金刚云。法尚应舍。何况非法(次合法。谭本义)。

  众生幻心还依幻灭。

  幻心境也。即一念阴心是。此幻阴心。亦起作幻智。还照幻境。亦一念也。谓之境照于境。智照于智。如燃火杖。亦复自燃。智起为幻。灭幻为智。灭幻之智。非智不灭。故云众生幻心。还依幻灭。灭幻之智。智即是幻。如汤消冰。如木生火。斯之谓欤。

  诸幻尽灭觉心不动。

  诸幻。指众生四大五阴。色心依正。种种诸法。皆名为幻。故云诸幻也。尽灭者。诸幻从觉生。觉生即幻灭。灭幻之觉。犹如虚空。故云不动。须知诸幻。本从翳生。翳灭幻灭。翳幻本一体。翳幻从觉起。觉还灭幻翳。本是一家人。心生故分二。既是心中病。还将心药医。如以水洗水。以湛合湛。以屑出屑。佛顶经云。舜若多性可销亡。烁迦罗心无动转。与今文会如上答以幻修幻竟(次问谁为修行)。

  依幻说觉亦名为幻(至)说无觉者亦复如是。

  此答第二问。问云。若诸幻性。一切尽灭。则无有心。谁为修行。偈中亦有三句。初句云。幻从诸觉生。觉只是一。何云诸觉。推其问中云。若诸幻性。缘上幻性。有种种曰诸。今以幻智。灭于诸幻。故觉亦有诸。故云诸觉。依幻说觉。觉亦名幻。故云犹未离幻。此觉妄觉也。亦云始觉。属修也。今家以性泯之。以性夺之。故修与觉。并皆为幻。此觉既从妄而生。还能灭妄。破惑有功。立名始觉。妄既灭了。此觉亦须自灭。如猎犬相似。猎既尽已。其犬自烹。妄既尽已觉不容住。四大既空。我神无主。但能尘销觉圆。不须复问谁作主宰修行也。说无觉者。亦复如是。上文云。亦不可说无知觉性。若无觉妄之智。如渡无船。安能到岸。须用此妄觉。如火燃木。无此觉智。旧病仍生。众生长受生死。但今文。若说有觉者。有觉亦妄。是妄皆除。到此圣凡情尽。若羚羊挂角。灵龟曳尾。绝踪绝迹。方见圆觉。

  是故幻灭名为不动。

  上问中云。诸幻尽灭。则无有心。将谁修行。今意。但除其幻。了其生死。何虑无修行人。偈云。幻灭觉圆满。觉心不动故。舟乃自行。岸实不动。如上答第二问竟(次远离幻化)。

  善男子一切菩萨(至)一切幻化虚妄境界。

  此第三问。上文云。若诸众生。本不修行。于生死中。常居幻化。令妄想心云何解脱。今乃劝云。应当远离。应当。即劝修也。众生若不依教修观。无明业识。如何解脱。则轮回无际也。若依师教。以教照心。则远离一切幻化生死。况生死结根。如铜墙铁壁。非幻智。如何得出。故说云。应当远离一切幻化虚妄境界。境界者。即是我等现前六根六尘。故心经云。无眼界。乃至无意识界。根尘既净。觉圆满故。即上文。净觉随顺也(向下经意。通途征释。上来三问。总是执心。但去情执。诸幻自灭。不加针艾。其病自苏也)。

  由坚执持远离心故(至)得无所离即除诸幻。

  以上四离四幻。皆是征释幻心执情。执情不遣。幻妄复生。此之幻智。展转微细。眠伏藏识。最为难遣。今为四离离之。诸家解释不同。今用天台解法华经。知法常无性。用龙树大论缘生四句。解知法常无性云。无自生性相。无他生性相。无共生性相。亦无无因生性。性相。无相亦无。故曰实相。实相。即今圆觉妙心也。今观此四维四幻。即龙树四句性计也。一者远离一切幻化虚妄境界。即论中云无自性也。既远离幻化境界。即我一念根尘境界。虚妄浮心。若执之不远离。即计自性也。今既以性夺修。即自性计。根尘一一无作。六根清净也。即自性离计也。由坚执持远离心故者。远离心。即始觉也。亦即从妄中起此觉也。即妄觉之智。此远离心智。虽从性起。大似从外而有。似有能觉。即论中。计他生性也。既非他生。故云亦复远离也。远离为幻亦复远离者。此论中。共性计也。远离属他。为幻属自。自他共成执计。破云。离时既无。共时安有。既非共生。计执自亡。故云亦复远离。离远离幻亦复远离者。此论云。无因性计。计其无因而生。即非有非无。不因有无而有。此谓之无因故。此谓之计。自然执也。破云。此非无因不生。有因缘故亦可得生。即今文远离。是观是智。离幻一句。是妄是境。既远离。则无观智。既云离幻。则无有妄心。若执境智。计之为执。今复远离。故云。无无因性。亦复远离也。故大论云。诸法不自生。亦不从他生。不共不无因。是故说无生。如上四离四幻。皆计四性。自他共离。四离若有一计。四四十六。四幻亦各有四计。亦有十六。四幻四离。共三十二。今推此三十二。一一无根。皆从圆觉妙心而有。今反观圆觉妙心。从我心有。今观我心自空。罪福无主。又观心无心。法不住法。不住结使。不离使海。虽离烦恼。不离烦恼。四病出体。心华发明。故云。得无所离。即除诸幻(下引喻)。

  譬如钻火两木相因火出木尽灰飞烟灭。

  以木钻木。而火生。以幻修幻。而幻灭。今云二木相因。所因之木。譬妄执心。即为之境也。能因之木。喻观。即幻智。即能观观也。能所相即。境与观合。境观相研。中间无明阴妄方尽。又中二木。可喻砧槌。所因之木。曰砧。即境也。能因之木。曰槌。即观也。砧槌自分能所。中间无明虚妄。即物也。炉[錹-月+用]既发。砧槌现前。中间之妄心。无逃避处。不得不消。妄心消处。真觉妙明显发也。二木相因。一木是远离。即能观观也。一木是所观阴境。故云一切幻化虚妄境界。阴消也。此等自分。一重能所也。火出。木尽者。火喻空观。能坏一切法。能空一切相。经云由坚执持远离心故。远离心。即上能空观。若更执此能空观。药还成病。故须远离。即二重能所也。灰飞。喻空观。本是药能治病。病去药亡。又复执此药。药还成病。药病之执如灰。亦云执空之病。既空一切相。复执于空。此为之空病。圭峰云。本烟在前。灰在后。谓译师之倒。今谓不然。正是灰前烟后。何谓也。此是药病。灰尚有形相。喻远离为幻。此幻尚粗。故以喻灰之。非译师之倒。此药上之病。亦须远离。此第三重能所砧槌也。烟灭者。喻上药病。更合新药治旧药病。此是新药病。空上空病。故云离远离幻。有两个离字者。便见药上之病。空上空病。祖云。智还成障。亦此经菩萨为解碍也。可谓大聪明人前。果有三尺暗。故云亦复远离。此四离四幻。但分粗细。此四离等。如铁铜银金为锁。虽分贵贱。锁义是一。并须去除。若于此四外。更起计着。又如之何。亦须断除。今且云四者。事不过三(次结四离四幻。亦是合法)。

  以幻修幻亦复如是(至)离幻即觉亦无渐次。

  以幻修幻。合两木相因也。诸幻虽离。不入断灭。合上火出木尽。知幻即离。不作方便。合灰飞。离幻即觉。亦无渐次。合烟灭也(次结幻离)。

  一切菩萨及末世众生(至)如是乃能永离诸幻。

  此总结普贤三问。若能依此四离四幻修行。故得永离诸幻也。

  尔时世尊欲重宣此义而说偈言。


  普贤汝当知  一切诸众生  无始幻无明
  皆从诸如来  圆觉心建立  犹如虚空华
  依空而有相  空华若复灭  虚空本不动

  (此答第一问。此幻修幻)。


  幻从诸觉生  幻灭觉圆满
  

  觉心不动故

  (此答第二问。诸幻尽灭。无人修行)。

  若彼诸菩萨


  及末世众生  常应远离幻  诸幻悉皆离

  (此答第三问。永不修行。云何解脱。后通途引譬。四离四幻)。

  如木中生火

  木尽火还灭

  (木火灰烟四皆并灭)。

  觉则无渐次

  方便亦如是

大方广圆觉修多罗了义经心镜卷第一

Poker websites gbetting.co.uk/poker sign up bonus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