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64n1264 禅林宝训拈颂 (一卷) 【清 行盛著 超记录】

  卍新纂续藏经 No. 1264 禅林宝训拈颂

  清 行盛着 超记录

  1卷

  No. 1264-A 禅林宝训拈颂序

  夫学不稽训不博。问不考训不审。思不核训不慎。辨不详训不明。行不依训不笃。则所以宝重之者。革凡就圣之规绳也。议谓律设大法。理顺人情。从来洒洒落落。奚必拘系之若是。咦。世间最难收拾。莫如付受侣俦。仰面罔见天。低头罔见地。由他纵放山川。浑无制驭。却像超宗模样。追乎履践。只淹沉嗜欲。混俗同尘。反推诿之为度众生。或夸张之为弘祖道。并卖弄之为广化缘。虽照册本话着。一时谎彼庸愚。宁禁智者绝倒耶。请观承任辈。常在途中。京三汴四。觅个遵古诫。契古机。堪作后昆仪轨。抑亦鲜矣。都因怠于实学。胡拈近似而恣论谈。失于咨询。乱扯陈辞而懜盖覆。晨昏思出纳。生死事撩过半边。逢辨难即嗔。颟顸去诳欺自己。至行之节文。惟踞伽蓝抄语录。传授几缁衣而已。熟察及此禅门日败。真信日微。皆影响之流。效相积敝致然。宜据往昔明教嵩圆通讷诸老。谆谆训诲。始获挽恶习。回善心。复隆风范于淳庥。苟有负英俊才。具鉴别眼。看破慧云拨邪返正之隐怀。庶几宽博其量。精审其衷。谨慎以安居。光明以应物。岂不确确焉敦厚以崇礼者哉。谩拟兹纂。搜刮诸方病痛。太煞伤筋。而订定和尚箴铭。尤嫌掣肘。噫。当泛滥之秋。妖魔遍野。非燥烈之士。发洪誓。秉威权。毅然杰立于声色货利之表。争能果敢决裁。将旧载四十二位尊宿之德言义句。撮要而拈颂之。修葺七十四首。使共躅齐眉。识些好恶。遽云雪上加霜。切恐冻杀年少。呵呵。

  甲午春王临济正宗第三十二世慧云寺住持袖 翁行盛谨撰

禅林宝训拈颂

武林慧云禅寺 袖翁行盛 着

  侍者 超 记 录

  门人 张文嘉 顾如晋 同较

  明教嵩云。圣贤之学。非一日之具。日不足继之以夜。积之岁月。自然可成。拈云。老僧精究二十余载。庶得虚豁豁地。颂云。


  彻透渊微念在兹  年新月旧护加持
  若论笃志焚膏继  展播当前众始知
  

  圆通讷云。予平生行知止之计。不以声利自累。若厌于心。何日而足。拈云。知止自能安分。而忙忙负累。皆不厌心故也。颂云。


  屏除声色得常乐  放适云中飞野鹤
  纵有矰萦难绊羁  青天万里虚寥廓
  

  圆通云。林下人自无所守。挟外势以为重者。一旦失其所挟。不免颠溺之患。拈云。自作自受无解救。又云。蹈挟势之辙者。作速改途为妙。颂云。


  谨守僧家分所宜  趋权附势涉虚危
  至其罹祸患遭厄  怨命尤人痴更痴
  

  大觉琏云。人不学不知道。前辈立身扬名于当世者。鲜不学问而成。拈云。身名赖学问造就。亦有无学问而显扬者。吾不知其何据也。颂云。


  踞位称师才与智  并非浅学堪招致
  

  典型犹藉宿[老/目]成  机巧竖孺终误事

  栖贤舜谓浮山远云。欲究无上妙道。穷则益坚。老当益壮。不可循俗。苟窃声利。自丧至德。拈云。道德自治。难与今时流俗阿师言也。颂云。


  砺身全节贵精勤  义理安居粹见闻
  宁似盗名欺诳辈  贪营小利乱纷纭
  

  远公谓道吾真云。学未至于道。炫耀见闻。驰骋机解。以口舌辨利相胜者。犹如厕屋。涂污丹雘。只增其臭耳。拈云。油嘴禅和。堪作何用。颂云。


  依稀道听而涂说  断不象牙生狗舌
  丑妇由他仿效颦  无盐刻画返添拙
  

  五祖演谓佛鉴云。住持之要。临众贵在丰盈。处己务从简约。其余细碎。悉勿关心。拈云。损己益众。衲僧常分。而系念嬴余者。殆庸鄙耳。滥称住持。愧杀愧杀。又云。除是照顾本等方能与此。颂云。


  秉令尊严法道行  随家丰俭悉真诚
  心公岂作肥私计  受用便宜折脚铛
  

  五祖云。今时丛林。学道之士。身名不扬。匪为人所信者。盖为梵行不清白。为人不谛当。辄苟求名闻利养。炫其华饰。遂被识者所讥。拈云。不楷当之者。专在名利上作活。斥逐之可也。颂云。


  垢污混同猪豕畜  谩言篾束箍肠腹
  但其现世恣憨耽  羞杀少林分骨肉
  

  白云端谓杨次公云。可言不可行。不若勿言。可行不可言。不若勿行。发言必虑其所终。立行必稽其所蔽。拈云。言行相顾。便可谓之普贤王矣。颂云。


  学识渊深虑事周  一番肃杀一番秋
  凝然表里浑无二  凭向市街辊绣球
  

  白云云。道之隆替岂常耶。在人弘之。故操则存。舍则亡。然非道去人。而人去道也。拈云。遇去道之人。则衰替在迩。可不慎乎。颂云。


  贤者兴而愚者败  恢弘尤待真英迈
  揭明微旨太阳辉  白日争容迷鬼怪
  

  白云云。多见衲子未尝经及远大之计。予恐丛林自此衰薄矣。杨岐先师每言。上下偷安。最为法门大患。拈云。偷安则不思远大。败坏法门。皆始于此。又云。宵小僭窃。成何统纪。而无有个感慨耶。颂云。


  任重必须致远期  干干悚愓弗差池
  钦惟德化偏邪类  野犴搏为踞地狮
  

  白云云。禅者智能。多见于已然。不能见于未然。止观定慧。防于未然之前。作止任灭。觉于已然之后。拈云。已然能觉者少。况未然前。能有几个着眼。又云。定慧之学。正好与作灭者为堤防。颂云。


  一念未萌亲见彻  庄严万行祥光结
  更从静寂衍摩诃  的是禅门中俊杰
  

  晦堂心云。谋在多。断在独。谋在多。可以观利害之极致。断在我。可以定丛林之是非。拈云。能谋能断。精于干办。庶无虞覆公餗焉。颂云。


  集舆议而果决裁  权衡在握镇三台
  肃清魔孽光天下  伫看红炉菡萏开
  

  黄龙南云。夫人语默举措。上不欺天。外不欺人。内不欺心。诚可谓之得矣。拈云。只这不欺。便是末法做长老之正戒。颂云。


  直行竟无些委曲  空王殿上铭图箓
  嗟哉瞒昧勿颠狂  颠落铁围冤酷毒
  

  黄龙云。先圣建丛林。陈纪纲。立名位。选择有道德衲子。命曰长老。将行其道德。非苟窃是名也。拈云。若无道德。谓之盗跖。一笑。颂云。


  尸位素餐犹可恕  悲伤毁纪坏伦常
  择人不慎属淫污  遗臭万年非吉祥
  

  黄龙云。道如山。愈升而愈高。如地。愈行而愈远。学者卑浅。尽其力而止。惟有志于道者。乃能穷其高远。拈云。今之志道。天上拣月相似。可不哀哉。颂云。


  怜彼半途而废捐  携归故国力加鞭
  穷高极远终须到  七佛何妨并臂肩
  

  英邵武。每见恣肆不惧因果。叹云。劳生如旅泊。住则随缘。去则亡矣。彼所得能几何。尔辈不识廉耻。干犯名分。污渎宗教。乃至如是。拈云无廉耻者。不胜呵责。视之路人可也。颂云。


  迅速光阴计久长  聚财买院占山场
  生前用尽机关巧  死后纷争竞睨墙
  

  英邵武云。大丈夫。志在恢弘祖道。诱掖后来。不应私擅己欲。无所避忌。媒一身之祸。造万劫之殃。三途地狱未是苦。袈裟下失却人身实是苦。拈云。聘私欲而失人身。不名为大丈夫。警之。颂云。


  检校宗师当正己  形端影直完全美
  辽天鼻孔拄丛林  虎啸龙吟风雾起
  

  英邵武谓晦堂云。末法比丘。不修道德。往往苞苴肮[骨*(廿/(歹*巳)/土)]。摇尾乞怜。追求声利于权势之门。一旦业盈福谢。天人厌之。拈云。是皆穿窬之类也。颂云。


  交结俗情施广誉  夤缘造业谁忧虑
  阎王打算罪难逃  带角披毛偿债去
  

  真净文云。末法比丘。鲜有节义。每见高谈阔论。人莫能及。逮一饭之惠。则始异终辅。先毁后誉。求其是曰是。非曰非。中正而不隐者少矣。拈云。予以中正遭讪。而是非定论。虽老衲未尝判断。悲夫。颂云。


  活弄鱼腮被钓钩  宁思浊派与清流
  委身领命从差拨  遮掩目前过亦休
  

  湛堂准谓妙喜云。像季比丘。外多狥物。内不明心。纵有弘为。皆非究竟。盖所附卑猥而使然。拈云。人人阐法。个个攀缘。是心狥物耶。抑物狥心耶。请辨看。颂云。


  担沙拟欲塞穷坑  枉费神输鬼运情
  本有灵明罔照顾  随波逐浪可怜生
  

  湛堂云。道者古今正权。善弘道者要在变通。不知变者。拘文执教。滞相殢情。此皆不达权变。拈云。通方则能行权。若达此者。道不其在兹乎。颂云。


  离名离相尤圆变  祖意佛心穿一串
  霸柄端然在手中  挽回衰敝羡称善
  

  湛堂谓妙喜云。参禅须要识虑高远。志气超迈。出言行事。持信于人。勿随势利苟枉。自不为朋辈描摸。时所上下。拈云。罕遇其人。颂云。


  倜傥禅和世莫羁  大方阔步表型仪
  虽当出类独超萃  维揽化权赖主持
  

  灵源清谓长灵卓云。道行有时。慈明放意荆楚。含耻忍垢。见者忽之。明笑曰。连城与瓦砾相触。予固知不胜矣。逮见神鼎。誉播丛林。终起临济之道。拈云。陆沉下板浑无识。坐断人天众自钦。颂云。


  忍辱藏珍不值钱  时逢别宝布遥传
  寄言有麝自香馥  何必当风卓立焉
  

  灵源谓黄鲁直云。平居燕处。罕以生死祸患为虑。一旦事出不测。方顿足扼腕而救之。终莫能济。拈云。人无远虑。必有近忧。颂云。


  默运玄机未兆先  消灾长享太平年
  骄奢淫佚祸胎就  徒倚枯桑哭泪涟
  

  灵源谓古和尚云。祸福相倚。吉凶同域。惟人自召。安可不思。拈云。故君子必慎其独也。颂云。


  三界惟心造作成  安危得失总提衡
  应知地斡天回转  尤藉大雄重鼎盟
  

  灵源谓程伊川云。多难成其志。无难丧其身。故君子安不忘危。理不忘乱。拈云。经磨难而成器者。方领略这般语话。又云。亦是处世治身之要诀。颂云。


  坦行常自密防蹎  曾历崎岖路勉旃
  须信佛因魔锻炼  铜睛铁脊镇三千
  

  灵源云。住持位过其任者。鲜克有终。盖福德浅薄。量度狭隘。闻见鄙陋。又不能从善务义以自广而致然。拈云。正所谓小船不堪重载。颂云。


  羊裹虎皮亦露斑  哀怜本质只孱孱
  崇朝适意坡前草  争觉断云去复还
  

  灵源云。近世长老。涉二种缘。智识不明。丧于法体。一应逆缘。多触衰风。二应顺缘。多触利风。既为二风所触。则喜怒之气交于心。郁勃之色浮于面。致取辱法门。讥诮贤达。拈云。因衰求利。嗜利遭衰。苟有风吹不动。真可谓之贤达。颂云。


  一叶扁舟泛渺茫  看风顺逆驾桅航
  定将柁柄能回互  济度阎浮过乐乡
  

  圆悟勤云。人谁无过。过而能改。善莫大焉。惟智者能改过迁善。而愚者多蔽过饰非。拈云。改过不吝。转愚成智。争奈不自其过何。颂云。


  执见偏而善弗迁  逞蛮负强日招愆
  从新革去旧时习  枉则直兮曲则全
  

  圆悟谓妙喜云。夫人举措。当谨终如始。则无败事。昔晦堂老叔云。黄檗胜和尚亦奇衲子。但晚年谬耳。观其始。得不谓之贤。拈云。始终如一。必属谨慎之家。又云。末后一着。并未有人参取。颂云。


  初当矫举后因循  敝至乖违惹厌嗔
  鉴古晚年差谬语  博文约礼护终身
  

  佛鉴勤谓佛灯珣云。高上之士。不以名位为荣。达理之人。不为抑挫所困。其有承恩而效力。见利而输诚。皆中人以下之所为。拈云。表上士之长。揭下劣之短。佛鉴一言以为智矣。颂云。


  荣辱蔑移君子志  眼空世界闲游戏
  知恩报德受牢罗  竟属趋承遵命使
  

  佛鉴云。白云师翁。尝谓凝侍者曰。守道安贫。衲子素分。以穷达得丧移其所守者。未可语道也。拈云。至哉守道之言。却为改节者规诫。颂云。


  自古身贫道不贫  芒鞋竹杖脱离尘
  苟非摩厉贞操守  逐境生情孰认真
  

  佛鉴云。为道不忧。则操心不远。处身常逸。则用志不大。古人历艰难。尝险阻。然后享终身之安。拈云。一有安享之念。而远大且休言矣。颂云。


  志从艰险磨坚固  道为勤劳专意注
  嬴得白眉称最良  令人渴仰好遭遇
  

  佛眼远云。莅众之容。必肃于闲暇之日。对宾之语。当严于私昵之时。拈云。在私闲而精谨。即是退身远害之策。又云。所言必如所行。何向背之有。颂云。


  正色尤能慎语言  大庭广众俨为尊
  更于入室投机处  严密钦崇树法门
  

  佛眼云。学者不可泥于文字语言。盖文字语言。依他作解。障自悟门。不能出言象之表。拈云。悟了而依解作活计者。毋乃障生死门乎。思之。颂云。


  名理由来碍净见  扫清知解本光现
  谓其寂照遍河沙  仍旧鼻根浮上面
  

  佛眼谓高庵云。人情不制则肆乱。故去情息妄。禁恶止邪。不可一时亡规矩。拈云。能以规矩制人。而自己情妄。反变乱可乎。颂云。


  妄尽情消觉妙明  一行一步合元成
  依兹轨则隆治御  乐业安家贺太平
  

  高庵悟云。予初游祖山。见佛鉴小参谓。贪欲嗔恚。过如冤贼。当以智敌之。时虽年少。心知其为善知识。遂求挂搭。拈云。有智才为善知识。其奈贪嗔贼。打并不去何。颂云。


  参至爱憎惟灭度  用心排遣精英露
  何如静处萨婆诃  扎定脚跟生铁铸
  

  高庵云。学者所存中正。虽百折挫而浩然无忧。其或所向偏邪。朝夕区区为利是计。予恐堂堂之躯。将无措于天地之间矣。拈云。为利而无所措足。终不若存正而无求者。浩然天地间欤。颂云。


  翠柏凝寒挺不凋  撑天直表特孤标
  溪花岂受风霜苦  灿发前朝没后朝
  

  高庵云。道德仁义。不独古人有之。今人亦有之。以其妄想情念。积习浓厚。不能顿除。所以不到古人地位耳。拈云。何不因有德有仁者而修持之。徒甘自暴自弃也耶。颂云。


  就古评今差迥异  真心妄逐邪心炽
  肯将习气渐祛除  决与先贤伸道义
  

  高庵退云居。圆悟欲治卧龙庵为燕休所。庵云。林下人苟有道义之乐。形骸可外。且西山庐阜。林泉相属。皆予逸老之地。何必有诸己然后可乐耶。拈云。此乃不牵累之举。然彼图庵居而侈快乐者。聆此能无愧于心欤。颂云。


  神超象外绝羁留  随便山林逸老休
  哂笑经营私己有  房摊屋圮教谁修
  

  归云本云。削弱风教。莫甚于佞人。虽端人正士。巧为其所入。拈云。请问辨佞者谁。颂云。


  诡谲专行邪欲计  败纲坏纪相摇曳
  苟非察验极精明  蛊毒沾尝嗟待毙
  

  圆极岑云。佛世之远。正宗淡薄。丛林典型。几至扫地。纵有扶救。返以为王蛮子。拈云。我道扶救。即是慈悲菩萨。颂云。


  守正维纶大丈夫  舍身恢复旧机枢
  弗从尊重植师范  徒听差排贱作奴
  

  东山空云。作长老。居方丈。只是前日空上座。任缘而住。不作明日计。拈云。任缘之语。盟之座右。颂云。


  瓢笠住持云水绕  何当校虑缘多少
  本来面目昔犹今  在处芳春啼树鸟
  

  浙翁琰云。今之踞方丈。非特刮众人钵盂中物。以恣口腹。且将广作人情。冀迁大刹。只恐他日铁面阎老子与计算。拈云。假贿赂而迁巨刹者。闻此能不惊心。颂云。


  僧物滥支用匪公  欺心自堕铁围笼
  任夸威势岳山重  业镜高抬款辨穷
  

  雪堂行云。学道于外物淡然无所嗜好。以至忘势位。去声色。似不勉而能。拈云。无欲之者。其于声势殊非趋向。何也。方木不投圆窍。颂云。


  尘念息而道念胜  肉团壁立万千仞
  荣华富贵如浮云  寂寞禅关常策进
  

  死心新云。节俭放下。最为入道捷径。拈云。放下则道自现前。入之一字也不消得。颂云。


  省事端为了事人  雍容行止正纯真
  毋论城外长安底  蹴尽江梅喜早春
  

  死心谓湛堂云。学者有才识。忠信节义者上也。其才虽不高。谨而有量者次也。其或怀邪观望。随势改易。此真小人也。拈云。鉴别人才。还他死心。争奈忠谨少而小人多何。颂云。


  斫额英贤希间世  痛伤奸伪直流涕
  纵饶慈诲善陶镕  结习成风终莫制
  

  草堂清云。住持要在戒谨其偏听自专之獘。拈云。敢问居位者免此二獘否。颂云。


  谗言入耳易乖憎  违逆众心恃己能
  致令孤危乏替代  冒寒冒暑苦应承
  

  草堂云。住持要在审察人情。周知上下。拈云。智者能察而知之。愚则反是。颂云。


  体勘群情商可否  根机胜劣由分剖
  就斯方便顺提携  敢保天长延地久
  

  山堂震。初却曹山之命。郡守移文勉之。堂辞云。若使饭粱啮肥。作贪名之衲子。不若草衣木食。为隐山之野人。拈云。贪名之讥。正中今时衲子之病。而木食以终身者。亦未必有也。颂云。


  见利惟思义足遵  优游物表迥超伦
  置身丘壑非枯槁  道在深岩许远亲
  

  山堂云。天下事不可极意。极意则祸乱。拈云。极意之事。皆无耻之所为。颂云。


  势穷力极生忧患  安分自治休干办
  留着有余不尽情  重阳犹见菊花绽
  

  妙喜杲云。爱恶异同。人之常情。惟贤达高明。不被其所转。拈云。真果明达。犹能转他。颂云。


  识广量宽察舆衷  任其参错断由中
  早知性海翻波浪  把定柁梢船路通
  

  妙喜云。诸方举长老。须举守道而恬退者。则志节坚。所至成就丛林。主法以救今日之獘。狡佞之徒。不知羞耻。自能谄奉势位。结托于权贵之门。又何须举。拈云。名之曰举。断非偏私。而受结托也明矣。然有似道而实奸者。举之又作么生。颂云。


  救弊必须具正眼  仅推恬退亦担版
  赤心片片会人稀  徒使卞和怀玉潸
  

  音首座谓万庵云。称善知识。当洗濯其心。以至公正。接纳四来。拈云。公正善知识。当事如父母。颂云。


  山边水际涤心邪  应物光明最可嘉
  那似兜三并搭五  贸门如市闹纷哗
  

  音首座云。住持孰不欲建立丛林。而鲜克振者。以其忘道德。废仁义。舍法度。任私情而致然。拈云。狥私住持。莫论德义。即有法皆偏僻之举。颂云。


  狼犴丛林狼犴聚  呼群集类相依怙
  只图牵引诱名称  祖道高低都莽卤
  

  万庵颜和尚。节俭以小参普说当供。衲子间有窃议者。庵曰。朝飨膏粱。暮厌粗粝。人之常情。汝等既念生死事大。而相求于寂寞之滨。当思道业未办。去圣时遥。讵可朝夕事贪饕耶。拈云。既为生死。则一饱亦当惭愧。而议节俭者。尽皆贪饕之流。颂云。


  朴素浑坚越异常  冷炉迸出灿金刚
  便将珍重百千价  争甚砻边秕与糠
  

  辩首座谓混融云。衲子内无实德。外恃华巧。犹败漏船。盛涂丹雘。使偶人驾于陆地。信然可观。一旦涉江湖。犯风涛。得不危乎。拈云。衲子委靡。惧怕风浪。一生功业无成。于以排样则可。颂云。


  聪明弄巧芽儿戏  当什么经纶大事
  戡乱返治折作家  泛舟河汉行平地
  

  佛智裕云。意识流浪。不敢攀缘者。觉照之力也。拈云。难道日嗜攀缘。殊无一刻觉照欤。颂云。


  奔驰业识起于迷  被境风吹着处栖
  若肯返观亲点检  倒骑木马上金梯
  

  水庵一云。古德住持。率己行道。未尝苟简自恣。拈云。今之苟简。不知何以为己。颂云。


  严重自治标轨格  法门挺立尊巨擘
  惜哉欺罔恣贪婪  曳尾乌龟徒拂迹
  

  或谓月堂昌。行道经年。门下未闻有弟子。得不辜妙湛乎。堂云。诸方老宿。提挈衲子。不观其道业内充。才器宏远。止欲速其为人。逮审其道德则淫污。察其言行则乖戾。谓其公正则邪佞。予深恐识者笑。故不为也。拈云。恁么拣择。驴年得人去。又云。若有一节可取。则成就他。法之兴废。殆其数耳。颂云。


  意投心领遽相倾  宁顾乖淫乏正诚
  逼去为人祈学好  虾蟆比拟变鲲鲸
  

  心闻贲云。教外别传之道。至简至易。初无它说。拈云。习累堆而受艰难者。付之一笑。颂云。


  刬削葛藤传直指  伏惟见性休归止
  支离乱扯别言词  黑是墨兮白是纸
  

  简堂机。住鄱阳管山。隆冬值雪。饘粥不继。如不见闻。有颂曰。地炉无火客囊空。雪似杨花落岁穷。衲帔蒙头烧榾柮。不知身在寂寥中。拈云。观其吟雪诗之兴趣。也不见寂寥。颂云。


  甘贫乐道倚岩隈  惯把虚空掘地煨
  炼到情思毫末尽  勿嫌衲帔积尘灰
  

  拙庵光云。率身临众要以智。遣妄除情须先觉。拈云。智之与觉。衲僧最吃紧。契此者能有几个。颂云。


  制度权宜皆合节  秉公昭鉴无差别
  如斯知识主稠林  秋月净辉光皎洁
  

  拙庵云。末学肤受。徒贵耳贱目。终莫能究其奥妙。拈云。若口传耳授。不具眼目。无过学语之流。颂云。


  嘴皮边掇拾将来  填入胸田结祸胎
  害杀一生纯是瞎  盲朦撞到髑髅堆
  

  密庵杰云。住持有三莫。事繁莫惧。无事莫寻。是非莫辨。住持人达此三者。则不被外物惑。拈云。慎守家门。事事在心。所云莫者。毋乃省事而照管本等乎。又云。责人不如责己。颂云。


  当莅众而淘念虑  全身放下惟宽恕
  静看苍狗白云生  何异春堤飞柳絮
  

  密庵云。衲子履行倾邪。素有不善之迹。丛林互知。此不足疾。惟众人谓之贤。而内实不肖者。诚可疾也。拈云。似贤而实不肖。正邪佞之辈。所以能惑众也。又云。若将不肖认做贤。更疾阿谁。颂云。


  切齿权奸遗累深  揭其侥险示为箴
  叮咛海众应知警  吃饭咬砂痛孰禁
  

  自得辉云。衲子诚而向正。虽愚亦可用。佞而怀邪。虽智终为害。拈云。舍智而近愚。不特避害。实乃劝勉诚正之训焉。颂云。


  谨恪依规恒不苟  托轻谋重终无负
  若夫弃义役刁钻  画未成狸侵类狗
  

  丞相钱象先。以天封招提。勉或庵体出世。庵云。我不解悬羊头。卖狗肉也。即宵遁。拈云。不作这个行家且置。还是林下一人么。颂云。


  闲散懒于普应酬  孤峦踞傲免驰求
  但随社火贼身露  难避业缘缠脚头
  

  或庵住苏州报觉小参。言前荐得。屈我宗风。句下分明。沉埋佛祖。虽然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拈云。今日云起也且看或庵拖泥带水。颂云。


  言句并同踪迹现  哓哓嬴个破荒院
  虽然啸虎解呼风  屈辱真人尘满面
  

  瞎堂远云。学道之士。要先正其心。然后可以正己正物。拈云。敢问心作么生正。莫是不私己。不逐物是正么。有什么交涉。颂云。


  一切无心心自灵  周旋万变事皆成
  尽云神用善圜转  校正元明冰洁清
  

  慈受深谓径山讷云。年来禅门萧索。诸方分烟散众惟师兄神情不动。自非道充德实。行解相应。岂多得也。拈云。道德之士。往往穷厮煎。饿厮炒。何为稀罕。颂云。


  恬淡绝营时自若  年饥岁馑常安乐
  倘非充实蕴其中  值遇凶荒愁落薄
  

  灵芝照云。予以愚拙。不喜謟附。遂为人谗谤。拈云。虎落平阳被犬欺。颂云。


  率直居方弗入流  愠于群小造愆尤
  曾闻含血仰天唾  徒污己身深可忧
  

  懒庵枢云。学道当以悟为期。求真善知识决择。丝头情见不尽。即是生死根本。拈云。悟道不了生死。纯是情见。即情见尽而犹生死者。请以决之真善知识。颂云。


  觉知剔脱不生灭  并复游情消阻折
  脑后圆光似镜莹  佛陀耶是他行列

禅林宝训拈颂

Poker websites gbetting.co.uk/poker sign up bonus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