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25n0488 金刚经郢说 (一卷前附考异、说略各一卷) 【清 徐发诠次】

  卍新纂续藏经 No. 488 金刚经郢说

  清 徐发诠次

  1卷

  No. 488-A 自序

  原夫理根于性。性必有所受之途。形区于命。命必有收造之府。真一之雌。握筌藏领。良弥邃矣。是以圣灵言道。缈追声臭之无。觉德开宗。扪绝色空之寂。自有入无。自无而入无。无犹之万象生于太极。太极生于无极。本末精粗。理迹相并。循模归化。候亦随之。在昔先民阐之凿矣。顾入无而不能出有。非脱颖之妙也。无极而不能立极。非凝独之用也。故体无者。又贵彻于无非无。而宗极者。又环通乎物物极。物物极则一中非中。而随时皆中。已发之和。即未发之中。体用一贯矣。无非无则执空非空。而色相归空。不生之相。即不灭之空。根尘无二矣。大道所由同源而渊修亦遵共辙也。慨自淳风既。邈。埈气弥氛。建标之立。替真于岸分。逐影之驰。矜得于樊篱。枭智之儒。入室而掺戈。流遁之夫。抱礐而炫玉。缘使真言滞于竞辩。宗谛杂于奇裘。是否[卯/贝]乱。名实乖僭。赝璞盈前。精华愈竭。不惟姬孔失其传。而迦文亦罕其嫡。呜呼以水救水。以火救火。命之益多。畴能定乎。盖心无垢净。犹水无清浊。珠沉之则清。象入之则浊。清浊虽同一水。而不得言水外无象无珠。则所以澄之扰之者。即心也。非心也。非心也即心也。此金刚般若波罗蜜经。所以勤勤恳恳于降心无住。而为万法之宗也。第守法而不明无法。则本觉未圆。觉由识昧。故又归宅乎舍法。然舍法而不先修行。则因地不立。果亦难成。故又发药于断灭。夫断灭者。执空以为空。见空而不见法。空即累法。不断灭者。随所见而皆空。以空治见。见即圆空。所以善舍得舍。舍为登岸之津梁。而托舍求舍。舍即沉沦之坠石。善空成见。见即明镜之加磨。而灭见为空。空犹暗室之求照。故曰。一切有为法。如梦幻灯翳。盖自有为以归空。而非灭为以貌空。至人灵响双理环结云章昺郁较若列眉无如世之说者。但曰。无为已耳。空相已耳。于是真心向学而失之者。以寂灭为空。以了独为无为。名心向学而失之者。以不灭为空。以任放为无为。至于江湖日下。而刑名货利。结权惎傲。禽业兽毒。溷聚饕淫。无不可自标以菩萨之目矣。嗟夫佛之所以度人者。度人于出生死之门也。降心以净其尘。无住以精其进。布施以济其功。空相以究其竟。四者不可边举。若能净能进。而不思究竟。半途之废也。直取究竟。而不必精进。不揣其本。而齐其末也。喜施喜度。而不自了义。下品之檀也。能自了义。而不能利他觉他。非无上菩提也。梅子熟有时。风静水自定。救此弊者。莫若专明解行。解行深到。究竟自圆。予生也钝。不能有知。然末法之惧。岂无憬乎。偶因持诵真经。率尔遂多筌蹄。既不能超所见于语言文字之外。抑且赘其喙于章句演说之间。盖绝理而谭宗。则吾岂敢。若因文以显义。或有取焉。愚者千虑。必有一得。刍荛之言。圣人所择。则勺海一掬之勤。铺地一毛之效。或亦觉皇所在宥哉。第较诸旧疏。杜撰实多。知我罪我。当必相半。故不敢倚重于名题。并不敢借光于硕誉。良惧兼葭冠玉涉累鸿宗。聊自述其所见如此。以俟十方慧眼论定云。

  南湖圃人徐发

  考异

  按金经有五译。而世之诵者。秦译也。然近本多与古本不同。要亦历有增改。以愚观之。总不如古文之妙。况灵迹真源。何可增改耶。尝闻老僧说。诵金经者。功德最神。但错一字。即无验。可不慎诸。今悉遵赵子昂石本刊录。其与近本不同。及诸家有考证者。并存于此。

  第二分应云何住。今本作云何应住。按住字已非实相。不当更添应字。然会译原本。秦周俱作应住。惟魏译作应云何住。则赵刻亦非无所本也。

  十三。分今本或少是名般若波罗蜜七字。而赵刻有之。然会译本实无此七字。今亦以赵本理近世多从之。故仍存。

  十四分。应生嗔恨。今本或作嗔眼。按会译并赵刻俱作恨。

  忍辱波罗蜜。如来说非忍辱波罗蜜下。今本又有是名忍辱波罗蜜七字。会译并赵刻俱无。按第一波罗蜜句。是结上语。故义全。忍辱波罗蜜句是启下语。故不全。不当添足。今依赵本。

  为利益一切众生下。今本多一故字。会译赵刻俱无。今删去。

  十七分。佛告须菩提。若善男子善女人。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者。今本无若字。赵刻宗泐奉敕注皆有此。是论现在故有若字。语气甚活。当从。

  二十四分。百分不及一下。今本又有一百字。或于千字下多一分字。魏译赵刻俱无。句读不明。有碍理解。

  二十六分。尔时世尊而说偈言。周魏译皆作言字。今本作偈曰。系俗笔所改。依赵本作言字。

  三十分。是微尘众宁为多不下。今本添须菩提言四字。会译赵本俱无。

  若全经则字。今本多改即字。凡二十余见。则即二义虽不甚远。而语气微有不同。即乃已然之词。则乃未然之词。如转轮圣王则是如来。语气甚活。改作即字。便一板呆煞。所以有轮王实同如来之误解。他如若心取相则为着我人众生寿者。如然灯佛则不与我受记。如实有佛。则不说是微尘众。诸则字。俱断断不可改。其余虽义或两可。而雅俗自别。俱依三译赵本改正。

  按诸译不同甚多。惟秦译最简。出之最先。以后渐增渐详。盖创者难为力。而继者易为工。理固然耳。顾增华饰美。不如还淳反朴之得其真。所以世本独尊秦译。良非无谓。今考异文。亦不能尽述。独魏译十二分第颇简要。足为章句发明。并附参考。

  如是我闻。至敷坐而坐。为序分第一。

  时长老须菩提。至善付嘱诸菩萨。为护念付嘱分第二。

  世尊善男子。至愿乐欲闻。为住分第三。

  佛告须菩提。至但应如所教住。为如实修行分第四。

  须菩提于意云何。至则见如来。为如来非有为分第五。

  须菩提白佛言。至一切贤圣皆以无为法而有差别。为我空法分第六。

  须菩提于意云何若人满三千大千。至此法无实无虚。为具足功德较量分第七。

  须菩提若菩萨心住于法而行布施。至何况书写受持读诵为人解说。为真如分第八。

  须菩提以要言之。至果报亦不可思议。为利益分第九。

  尔时须菩提白佛言。至如如不动。为断疑分第十。

  四句偈言为不住道分第十一。

  佛说是经已下流通分第十二。

  此十二分第。比道安为详。比昭明为略。颇得纲领。而须菩提重问以后。皆作断疑。尤为正见。又十七分须菩提重问善男子善女人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魏译于前则曰。云何菩萨大乘中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于后但曰。云何菩萨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除去大乘中三字。显有浅深二义。盖所谓大乘者。即如来法也。后问不言大乘者。显就现在修菩萨行言也。其文亦足为三世因缘一证。予于既脱稿之后得阅此本。颇自幸其不大盩戾于昔人。因思袁了凡先生曰。看金刚经有不会处。但读各译自见。益为信然。

  又陈真谛译本云。如如不动。恒有正说。应观有为法。如暗翳灯幻露。泡梦电云。所谓恒有正说。犹云恒言中有成说也。予谓末后四句乃相传古偈。此亦一证。既成书。钱登明兄示予三译本。始得见之。又中峰禅师略义云。如来于第四时说般若经六百卷。金刚经乃其一也。议者于六百卷之纲目。以融通淘汰四字摄之。盖如来尝于第二时。在鹿苑转四谛法轮。证诸小乘。入有余涅槃。以未称本怀。由是第三时维摩弹斥。使其耻小慕大。然后广说般若一味真空。专为小乘人。融其所执。通其所滞。淘之汰之。如涤秽器。便之清净。然后以上乘圆顿甘露之味注之。但金刚经局于文约。几不能句读。义意深邃。寄之六百卷间。于中或有不能通处。正不必致疑。但存一念深信。久当自解。发按所谓一味真空。专为小乘人融其所执。通其所滞。此语足尽金经全蕴。盖小乘人与初学佛人不同。其功行已深。特未造大乘耳。正所谓有为法也。故曰一切有为法。应作如是观。其论尤足为四句偈发明。因思昔赵吴兴师事中峰。手书此经。施师展读。今石刻是也。谅其中字句经二巨眼。决无谬误。则予之考异。悉遵石本改正。亦足宪矣。

  又第六分。无法相亦无非法相下。集解谓旧本又有无相亦非无相句。故弥勒偈曰。依八八义则。今按留支译。曰无法相亦非无法相。无相亦非无相。真谛译。曰无法想无非法想。无想无非想。诸译同一辙。则旧本确矣。然赵刻亦无。相沿既久。不敢擅增。但余详味末后八分。如佛双收。实有此二义。盖就过去如来言。则曰相。就现在佛言。则曰法。理即一揆。文实异趣。故余于章句中分别出之。盖此二语。实提纲挈领之要也。大约佛语必举全体。而后德易堕边见。故删去之。此即中峰所谓不可通解处是也。譬如孔子只重一仁。孟子复兼举义。说一仁而义自在其中。兼举义。则仁反似非全德。此圣贤地位有不同处。后之学者自须究极根抵。不可以耳食师说。便依样画葫芦也。

  又三十二分。若有善男子善女人发菩萨心者。萨字。俗本多误作提字。按会译原本。赵刻石本。宗泐奉敕注本。云栖鎞论。皆萨字。盖此句。正结完十七分空生为现在祇园会上善男子善女人问菩萨行意。故前于实义。则既曰菩萨亦如是。又曰通达无我法者名真是菩萨。于福德。则曰此菩萨胜前菩萨所得福德。至此尽处。则又曰若善男子善女人发菩萨心者。前后照应。脉络如线。若改作菩提。便泛滥无绪。此章法所以不可不明也。

  说略总论(十则)

  ·佛法有宗教二门。要其竟讫。原属一归。如儒家生知学知。同归于圣耳。今宗门只说顿悟。无论不须注脚。并经亦尽饶舌。予思楞严谓精觉妙明。非因非缘。亦非自然。则不惟教不必立。宗亦何有。然释迦升座。文殊举棓。五百外道。见影而走。为何复有许多言教。至三千五百余卷。盖佛性人人所具。而钝根利根。万有不同。故楞严又曰。理则顿悟。事非顿除。所以见道品后。毕竟又说修道。犹如中庸诚明明诚。不可偏废。乃有三无漏学。四种律仪等序。以引进之。要之明觉虽圆。非言教不为功。时雨之化。有其候也。若执途人而名之顿悟。彼岸焉得有许许迹耶。近日宗门。颇号极盛。而教法讫以不明。良由取捷径而厌劳功。究之捷取原无到岸。而厌劳徒自丧真。高者罔罔半生。尽成魔障。劣者缘尘反缚。造业益深。故予兹集。务从粗浅训诂。但使初学易知。寻门得路。自能升堂入室。行积功深。自能了空悟彻。不徒为言荃添蛇足。要使忘言者弗坠八无相。若大智龙象。衣中有珠。固无藉此萤照矣。

  ·金经注家。无虑数百种。钧天广乐已张。何复须下里巴人。然有不能自已者。窃见从来注疏。皆以禅宗参话。旧德举义。编缀成书。兼之昭明三十二分。蔽锢眼光。即有翻脱窠臼。扫却畦町。而零杂琐碎。不求章脉。不辨前后浅深。故取义愈博而经旨愈晦。夫举义参话。犹儒家时文制[萩-火+丸]也。随拈一题。便有一番议论。要非到家。不得本文真面目。譬之时[萩-火+丸]摘段做讲说。谁能理会题神书气耶。予素性读书不喜注疏。故兹集。亦专取经文讽诵。潜思默悟者数年。不意经中自有天然层级问答因缘。即弥勒偈亦已指出。奈从来讲家。因循成说。直取空相。并弥勒偈语。亦多错解。不知此经。原从有相说到空相。借须菩提三世异相之疑。说到三世一法之无相。专在如来与佛有过去现在分别相。故十七分后。空生重问佛法。而佛言无我法以破其异相。今说者俱不致分别。所以后来种种疑窦。种种敲剥。俱似重衍。相见如来之问。有四层。福德较胜之例。有九级。拙者再四申理而不觉其冗。巧者曲意穿凿而不觉其谬。将迦现一番问答。浅深源委。全然埋没。譬之掩塞门路。夸言堂奥。岂是真见。此予所为不能自已也。今姑略标一二领要。取正法眼。余见说中。盖非徒好异以显前人之疏。实恐因循以重后人之误耳。

  ·如来。旧解但曰真性自如。如理而来。不指何人。说者则谓佛即如来。如来即佛。经旨空相。何必分疏。予谓此是究竟实理。若诠注演说。则如来本释迦佛因地法身号。乃过去相也。故此全经。须菩提所称如来。意中实指佛。而佛却就因地答。故屡称如来所说。如来常说。如来灭后。昔在燃灯佛所。与我授记当得作佛。盖然灯亦号如来也。圆觉经文殊师利菩萨白佛言。大悲世尊。愿为此会。说于如来本起因地法行。使未来众生求大乘者。不堕邪见。所谓因地。亦指过去。此经特省文耳。所以佛首答降心。次答无住。又次答见如来。三问三答。前后圆彻。佛大法段。实止于此。要此乃千古如来相传心法。故佛亦自名为经。至五分以下。乃又因须菩提问信心奉持。而推广言之。曰无取。曰无说。曰无得。曰第一希有。曰忍辱布施。曰消灭罪业。皆不出降心修行无住无相之义。此予所谓如来法者。实指过去之如来也。然须菩提本以如来称佛而佛不自认。焉知佛与如来不别有法乎。于是十七分。又亲切为现在祇园会中诸菩萨。问现在佛之法。佛则以无我法破之。我字虽从四相中来。而语意实对照过去如来。然无我。正是我与如来无异相处。故即以然灯授记作佛证之。又以三世心不可得阐之。下又以佛与如来两相比并问之。盖至此。佛始和盘托出。自认为如来。而须菩提亦了然佛即如来。三世无二相矣。于是更将未来众生。申问一番。而三世一法。粲然大备。末后段段将佛与如来三世并勘到底。尽归无相一法。此祇园会上问答因缘。真面目也。要自异相说到一相。故曰不一亦不异。由三世说到一法。故曰如是知。如是见。如是信解。不生法相。此正所谓三世如来也。今诸家混混。不得不辨。

  ·四句偈。一切有为法四句是也。盖此偈乃自古流传之偈。人所稔闻稔知。故于末后出之。其义实包佛法全体。后人错解有为法三字。但以一空诠之。又倒装在后。故忽而疑之。不知佛法不堕一边。楞严曰。空心现前。长断灭解。则有空魔入其心腑。乃谤持戒。名为小乘。菩萨悟空。有何持犯。是人则破佛律仪。误入人罪。当从沦坠。涅槃经曰。一切众生。不退佛性。名之为有。决定得故。智度论曰。无智人闻空解脱门。不修功德。但欲得空。是为邪见。断诸善根。盖由不得般若波罗蜜法故。入阿毗昙门。则堕有中。入空门。则堕无中。入蜫勒门。则堕有无中。宝云经曰。非无人故。名之曰空。但法自空。非色灭空。若以得空。而依于空。佛说是人。则为退堕。善男子。宁起我见积如须弥山。莫以空见起增上慢。所以者何。一切诸见。以空得脱。若起空见。则不可治。故宗通曰。应云何住。所谓住者。非如凡夫住于相。亦非如二乘人住于空。乃住于真如实际。非假非空。中道谛也。云何降伏其心。所谓降伏者。非如凡夫所修。按伏六识。亦非如二乘所修。断灭七识。乃八识心田。微细习气。以真如熏之。令转识成智。譬降贼众为良民。此正所谓有为法也。盖佛法实非一空所了。故全经皆从有法说到无法相。末后又明白说出。不作断灭相。所以取喻六事。六事皆自有入无。佛法亦自有为而入无为。故曰。一切有为法。若经中所谓降心。无住。信心。奉持。第一希有。忍辱布施。应无住而生其心。成于忍。修一切善法。不作断灭相。持于此经。为人演说。皆所谓有为法也。而皆底于无法相。故曰应作如是观。此即所谓无余涅槃。乃真空也。今说者将有为法三字。误作众生界内迁流造作等解。不思弥勒偈曰。于有为法中。得无垢自在。明明指出中字。得字。若舍法而求空。乃顽空。非真空矣。岂此偈正义耶。予看一部金经。千言万语说来。只了得此偈此义。故将何以故一句接出。明是宪章祖述。相传要诀。乃有谓二十六分四句者。不悟二十六分。上文有尔时世尊而说偈言等字。则为世尊问答间。一时所唱可知。何得预先道着。况二十六分后。独不可持诵演说乎。又有谓我相人相四句者。不知释偈原有体裁四种。一阿耨窣睹婆。二伽陀。三祗夜。四缊驮南。初皆以三十二字为一偈。盖即古体四言八句也。后渐变而或五言。或七言。则偈自有偈体。若四相等句为偈。何处不可为偈。而但称四句乎。至有以金刚般若波罗蜜经八字分作四句者。有以四句诠义究竟。便称偈者。又有谓一句二句三句乃至四句。及十百千句者。更为穿凿。竟不知牟尼珠光。自现空中。而无人肯信也。

  ·过去心不可得。现在心不可得。未来心不可得。三句。乃全经关键。正因空生重问。有分别相。故以三世心皆不可得破之。所以历叙五眼。层层说来。要知三世世界众生诸心。甚是难知。而佛悉知。故为奇特。若今解者。谓一日一时中。有此三种心。援引未曾有经作证。不知未曾有经。妙吉祥菩萨救度杀业人。要见一念转头。迅速成佛之意。故就一时中分别过去现在未来。引人起信。若此经从上佛法无我来。与一时三心何涉。若一时中三心。何必远取五眼世界众生。郑重言之如此。况未曾有经本文。亦云三世俱不可得故。原未尝专属一时也。至如庄严佛土。盖言诸菩萨在如来佛土会上。设庄严想否。或乃谓实实建造殿宇等相。身如须弥山王。是喻言无可得意。故上特加譬如二字。明非实语。乃或以为实言三丈金身。若尊重弟子。言如弟子之恭敬佛耳。乃倒装文法。释典极多此例。所谓释教用逆。西方语气如此。即如是我闻。不也世尊。俱是倒装。他如于意云何。何以故等句。俱倒提逆入。全经实理皆然。所以四句偈。亦留末后。盖语气如是。故文法章法皆如是。乃或以为。若佛之尊重高弟。文殊普贤等。不知师之敬弟。毕竟不如弟之敬师。岂如是甚深经典。如佛塔庙。而仅同于师之敬弟乎。身相之问。凡四举矣。如理实见分之身相。色身相也。乃就过去现在粗迹而探之。由浅及深。故曰。凡所有相。皆是虚妄。正即境引悟。佛机之妙。如法受持分之三十二相。法身相也。法身非耳目所及。因世界非世界。微尘非微尘。以见法身亦非真相。此较色身非相。已深一层。至离色离相分。以色身问佛。以法身问如来。皆非具足。而皆名具足。则见皆非见。而非见皆可名见。其理乃圆。较前更深。若法身非相分。可以三十二相观如来否。观与见不同。见在彼。观在我。见在外。观在内。其义比前三问。最为入微。故须菩提曰。如是如是。亦妄想未净处。佛乃以轮王反醒之。前后四言身相。浅深层次。显有不同。而说者一概玄言。茫无分别。以至须菩提应三十二相观如来上。强添不可字。如是如是。改作佛语。注谓错简。转轮圣王。则是如来。则字改作即字。实作轮王与如来一相说。又以佛可以具足色身见不。配八十种好。如来可以具足诸相见不。配三十二相。俱属杜撰。总由佛与如来三世因缘。不曾分别明白。致此臆猜。后人相沿传习。膏肓深锢。遂将迦文正法。永为障蔽。良可浩叹。故予不揣。一一正之。知我者释人矣。罪我者释人矣(按须菩提言如是如是以三十二相观如来。魏译留支实改作不以相成就得见如来佛言如是如是。而唐玄奘译大般若经亦从之。然此乃后人报佛恩之意。实不必也)。

  ·弥勒偈。亲承佛教。自宜为滴派大宗。但句语简略。向以参义视之。近者集解鎞论。始分系经文。逐段注释。可为印月之妙。予于最后得阅。不意三世要义。了然吻合。无如从来说者亦多昧昧。不惟分释经文。前后错误。而三世宗旨。更多异解。总由成见锢蔽。不肯移舟就岸。反执认璞为鼠。故予特标简端。并为诠注其略。如自身及报恩。果报斯不着。护存己不施。防求于异事。此正释但应如所教住也。旧说移作不住色布施。不住声香味触法布施解。与果报义何涉。调服彼事中。远离取相心。及断种种疑。亦防生成心。此正释可以相见如来不之问也。故天亲菩萨开列二十七疑。亦于此始。旧说亦作应如是布施不住于相解。尤远。分别有为体。防彼成就得。三相异体故。离彼是如来。此正释若见诸相非相即见如来也。以上降心。无住。布施。皆是有为体。非真如来。以有三相之异也。三相。化身应身法身。离却应化。独显法身。方是真如来。此正因空生以现在之佛称如来。故特为指明三身异故。以显三世因缘。说者乃以行施住。为三相。亦谬。然其说实本于天亲论。予不能无膺托之疑也。以后凡言三身。不一而足。如应化非真佛。亦非说法者。应化。正指过去如来言。依彼法身佛。故说大身喻。法身正指现在佛言。盖以形相论。则化身为过去。应身为现在。法身三世皆有。以本体论。则应化皆为过去。法身为现在。故下又曰。法身毕竟体。非彼相好身。言现在之佛。虽具法身。毕竟是形相。非真法相。以非相成就。非彼法身故。言过去如来。虽有法身。究竟亦非真法所在。佛与如来。两两并说。显有浅深。但同归一非相。而又皆不离于法相。故下又曰。不离于法身。彼二非不佛。故重说成就。亦无二及有。所谓二者。正并指佛与如来。故下又曰。如佛法亦然。如即如来。非若字虚语也。今人因不分别此节两称具足诸相。遂重衍叠出。茫无着落。又曰。非是色身相。可比知如来。诸佛唯法身。转轮王非佛。此以内观言。故三十二相亦为色身。浅深益显。又曰。去来化身佛。如来常不动。于是法界处。非一亦不异。言若来若去若坐若卧。乃现在佛应化之相。非真如来相。然同在法界中。则虽不一相面亦不异体矣。此去来坐卧。实指现在佛言。当作应身。因与如来对看。故曰化身。不一。正照上二字。盖佛语至此。始自明认如来。故曰非一亦不异。又曰。化身示现福。非无无尽福。诸佛说法时。不言是化身。盖说法者。皆化身佛。无法相。故曰不言是化身。以上偈语。惓惓于化身法身者。所谓三相异体故。正三世一法之要也。其末又彰明较着而总结之。曰观相及于识。器身受用事。过去现在法。亦观未来世。观相及受用。观于三世事。于有为法中。得无垢自在。盖统全经三世大旨而言观相及识。正于三世一法中得无垢清净之真法。何等明白晓唱此予所取献而自信者。不意从来谬误。将总收八句。单证为人演说如如不动。不知所谓三世及过去现在未来等语。竟何着落。将弥勒一片苦心。亲承真谛。垂教后人。翻成疑障。不得不辨。

  ·昭明三十二分。各标四字。亦如天亲标二十七疑。但标大意。不循章句。故致后人浅观。讥其割裂。然摘取四字。实得全经浅深要领。大非无见地者。其是非亦有数条。为略言之。如第九。第十。自四果以至如来菩萨庄严佛土。皆不可取不可得。正所谓一切贤圣之差别也。文义贯串。不可分截。而昭明分之。后人遂多支离见解。又如慧命须菩提以下。别起问端。明为未来众生说法。而昭明不分出。此则昭明之疏也。然既为唐僧灵幽感梦所增。则昭明时。或原无此六十二字耳。若第二曰大乘正宗。以降心为大乘全体。第三日妙行无住。标出行字。极得[窾-士+上]要。今人以体用合说。乃究竟之论。而非入门诠解。第四如理实见。足标全经宗旨所在。与后人作开逗疑端者大不同。第十八曰一体同观。最得三世一体之义。第二十曰离色离相。以色身法身二相并列。尤有分晓。二十六曰法身非相。标出法身二字。分别更细。二十九曰。威仪寂静。只就现在释迦佛说。尤得三世因缘。三十二日应化非真。亦就现在释迦说。观其取义精确。一字不苟。俱从全经理会浅深得来。绝非近人看东遗西。瞻前失后。深合三世如来宗旨。与弥勒偈实相表里。今人以其分段之疏。而并忽其标义之妙。妄谓昭明杜撰。真鹓鶵之吓凤。蜩鸠之笑鹏也。予初读之。亦颇觉无绪不足恃。及既卒业。而后知高辛之先我。空谷足音矣。乃特与弥勒偈并列简端。以资参证。其余诸家。足资经文真面目者。采录一二。总不欲徒夸奥博以欺人耳目也。

  ·无着天亲二菩萨论。近世所最宗仰者。然其论本从弥勒偈来。却不甚相合。或亦神圣各自显其所得。不必拘拘于形迹也。若二十七断疑。正因经文纡回无迹。段落难晓。故从立言所以然处。寻出有此二十七层发意因缘。乃为凡庸众生。当有此种种疑窦。故借须菩提问答间。开示之。今人过于依傍。反失经旨。并为略举大意以资参考。如初断求佛行施住相疑。言行施乃实实功用。何得无相。况既曰住。是明有地位语。凡庸人。岂不疑惑。故下以如来身相问之。盖身相乃有形之相。有形虽变而如来常在。则诸有为功用之相。皆不足存矣。其理不过如此。而说者谓行施本为求佛果是相。多一层折。反觉韬晦。至谓行施住即弥勒偈中三相。夫行施二字。岂得拆作二相耶。二断因果俱深难信疑。身相。乃因地修行之相。如来。乃现在法相之果。能见非相之相即见如来。正因果俱深。而说者乃以施住为因。佛相为果。能修行。自然成佛。有何难信。空生不宜鄙近至此。佛虽为庸人说法。亦未必浅观至此。三断无相云何得说疑。集解有或云。不可以身相见佛。此须菩提之言也。如何于自语生疑。乃谓是恐后来众生有此疑。正不得拘拘。可谓善理会天亲断疑者矣。愚意所谓无相即上文无法相也。既无法相为何诸如来皆说法。故下以有得有说不破之。说者乃远追不以相见如来上说。且谓释迦云何于菩提树下得法说法。此处所称如来。何曾佛肯自认耶。四断声闻得果是取疑。因上文云如来所说法皆不可取不可说。恐人疑如来大乘不可取。下此声闻乘或有可取。故复以四果及佛菩萨一一证之。要见皆不可取意。说者又添出须陀洹等各取自果。如证而说。经文本谓四果皆不自得。乃添出一层在前耶。五断释迦然灯取说疑。六断严土违于不取疑。七断受得报身有取疑。三疑皆归无取章旨。正眼光远照。脉理清彻处。则经文是故须菩提诸菩萨摩诃萨以下。当作总承六问。而说者以三疑分截遂单顶庄严。所谓转得三湾。便不识前路矣。若譬如二字。断当作借喻说。而天亲实诠得报身。乃从实理上会意来。今人亦泥看。八断持说未脱苦果疑。乃即本章须菩提涕泪悲泣。有见于第一希有之法不当复存身命相也。故即第一非第一下。紧紧接出忍辱非忍辱以醒之。而说者乃远缠外财较胜感得人天苦果等语。亦殊葛藤。九证无体非因疑。无体即弥勒偈所谓道也。即指上文如来说一切诸相即是非相又说一切众生则非众生二说字。即道字。即无体。恐人疑无体之言。不能为证果之因。故下以四种实智明之。而说者亦远缠持经较量。甚是不必。十断如遍有得无得疑。即从上此法无实无虚来。无实无虚。言上四种智之实相也。无体言说。有如此实相。岂不曰人人皆可有得乎。然非心不住而实实行之。虽闻言能信。究竟何益。故下以心住而行。心不住而行。两并明之。时说又远缠一切贤圣句。不必。十一断住修降伏是我疑。无我固是此章章旨。然亦就空生重问有异相意。故摘出我字言之。即从实理处深求细说亦无碍。盖佛语本八面玲珑。不必拘拘。所以天亲断疑。亦从实理说。然须菩提重问。不过疑佛与如来有异相耳。实无我见在胸中。而说者遂谓空生疑意。既无我。谁为降住。谁为修行。将我字吊起在前。反似穿凿。十二断佛因是有菩提疑。因上文言实无有法。恐人不信。疑佛于因地不能无菩提也。提字。今本误作萨字。且为转解。不知上文说有四相则非菩萨。所以者何。以实无有法发菩提心也。此以下皆实明无菩提心。岂是萨字耶。十三断无因则无佛法疑。言无因地之菩提。则亦当无现在之佛法矣。故下以如来名字解之。盖不惟现在之佛如是。即过去诸如来无不如是。故诸如来一切法即佛法。至此佛才自明兴如来一法。故断疑中亦指出佛法二字。十四断无人度生严土疑。此人字。从上譬如人身长大来。大身非大身。是人亦非人矣。将谁度生。将谁庄严佛土。要知此人字。不是人我之人。乃即身字意。故下即以我当灭度众生。我当庄严佛土则非菩萨明之。十五断诸佛不见诸法疑。即从上无我法是真菩萨来。言度生庄严皆非菩萨。而无我法者。乃真菩萨。则岂诸佛皆不见有诸法乎。故下以三世心不可得明之。盖心不见三世。故佛亦不见诸法。正是实理。而佛与如来一法。隐然在言外矣。十六断福德例心颠倒疑。颠倒。即世俗心也。言三心即不可得。岂果报亦不可得乎。不能无疑。故下以福德无实明之。要见福德之多。专以无性故。则无法菩萨非真无福德。而颠倒心亦可以绝矣。十七断无为何有相好疑。上文无我。无法。无二世。无福德。皆是无为也。言既如此诸法皆无。何以佛有应化身。如来有诸相法身。两并言之。显有浅深。庸众疑情总属一窦。故断疑亦总言之。而说者因浑作一佛看。乃强以天亲论八十种好三十二相分配。不知天亲论亦是总言。何曾分说。八十种好。三十二相。皆法相也。有何分别。十八断无身何以说法疑。言既无三身诸相。何以又能在世说法。盖欲并说法尽遮于无也。故下以无法可说明之。天亲云。若如来色身相好不可得见。云何言如来说法。正是此意。说者乃谓既无色身。何处发声。是反将无法。要说做有法矣。十九断无法如何修证疑。因上文诸法皆无。则现在作佛将如何修证。此正亲切问现在佛也。故经文前称如来。此独称佛。前以有得无得。两意并问。此以有得为无得一意专问。正为如何修证疑人指开门路。乃了义语。兴前大不同。天亲论云。若如来不得一法。名无上菩提。如何离上上证。转转得无上菩提。所谓无上菩提。正诠以得为无得之为字也。眼光极细。所谓离上上证转得无上。诠如何修证。亦高一层。说者又远缠第三第十等语。直作不得菩提说。此是句读不明。不知浅深之故。二十断所说无记非因疑。上言修一切善法得菩提。意持经演说。毕竟无记性。或非因果所系。故下又以福德较胜言之。然此亦是巧于生发。指引后人处。若论经文。实段段有福胜作结。未必如是拘拘也。解者亦当善理会不必泥执。二十一断平等如何度生疑。言众生既是平等。皆有佛性。何必又要如来度生。下乃以实实无度顺证之。即是首章实无众生得灭度者解。而说者乃谓如来度生实有高下实不平等。大非经旨。二十二断以相比知真佛疑。以相观如来。譬如认羊作虎。岂得比于真知。故以轮王醒之。观与见不同。故特曰知。说者不悟观见之浅深。仍以法身相好等话。重衍叠见。直是隔靴搔痒。二十三断佛果非关福相疑。承上言以相内观。亦可谓微细节目矣。犹且不可。然则佛果全然无相矣。盖全经敲剥非相至此。直是一毫不可着念。焉得不起顽空之疑。故下急以莫作断灭相缴定。而说者又以福德果报溷入。经旨反晦。二十四断化身出现受福疑。上文言。此菩萨胜前菩萨所得功德。言现在诸说法菩萨也。故曰化身出现。下文佛亦明以现在去来坐卧明之。要知现在说法者虽是化身。而仍有真法身在。则受福不亦宜乎。然既曰菩萨宜受福德。则化身与法身无异。而又曰无所从来。亦无所去。则法身与化身又不一。岂不疑惑。故二十五曰。断法身化身一异疑。而下文乃以尘界实理明之。要见化身法身之异。由于尘界起见。若尘界之见泯。又何法与化之异乎。至此佛与如来三世一法。已和盘托出。而说者犹不悟三世之理。不知化身法身等字。将何着落。观此则二十七疑实与弥勒偈相表里而说者只浑浑也。二十六断化身说法无福疑。前言菩萨宜受福矣。此又何复疑化身无福也。盖因若去若来节宜受福意实在言外。不曾明说。而下章又言知见信解。皆不生法相。故复疑化身说法无福也。下乃以最胜之福明之。然此最胜之福。专在不取相之如如。何也。如来实法如是也。此一语实是全经宗旨。全部总结。下四句偈。只诠得此意。然恐庸众不晓。但以寂灭为如如。故又以何以故跌出偈语明之。偈语。正从有为法中看出无相。不是纯任无为一边。故二十七疑曰。入寂如何得说疑。要见如如与偈义。正不是顽空入寂也。天亲云。若诸佛如来常为众生说法。云何如来入涅槃。亦是为庸众人浅见说想。说者遂以涅槃二字。实诠如如不动。乃又以顽空诠偈语。不知解疑者。正要反其所见。若以顽空诠偈语。直是入寂不说法矣。岂是破疑之意。予看二十七疑。专为庸众人寻门觅路。无头绪中讨出头绪。一片苦心。段段从上文想来。绝无支蔓。不意后人过为穿凿。舍近求远。反使经文韬晦。真是邢和遭弃。宝剑蒙尘。不有识者谁能正之。予因诸疑虽是恒情所不免。然终非章句段落可分。若倚为墙壁。反多葛藤。故不敢录。但近来说家所最宗尚。乃逐段分列经文之傍。以备学人参照耳。

  ·佛法不可以文字求。乃谓非如文士呫哔揣摩。雕琢字句为工。点染声韵为格也。若前后伦次。浅深照应。乃心声自然之理。即世俗人稍知文义者。出言谈吐。定有一番起讫头绪。前后照应。况神灵至圣。一指毫端。放出天人世界。秘文灵象。而谓演说般若。反仅同于婆子之叮咛。村夫之嘈[口*?*〡];乎。此予所最不敢信者。莲池云。金刚文字。似重非重。不重而重。极难注脚。金刚正眼云。诸家所论十七分后。有言前之未尽者。有言我法粗细者。有言重问发菩提心者。有以非人而不出己者。有以引他为自把柄者。俱在梦中说梦。此真报佛恩语也。不思经文本曰。闻是章句受持读诵。为人解说。则佛说此经。原自有章法句法。可解可说。何致捕风缚影。各逞臆见乎。余谓此经。语气回环操放之间。浅深层级。直是一笔极有规矩文章。颇与大学中庸相似。今姑以愚所见略陈之。若见非相之相则见如来。此一语。实全经宗旨也。兴末后如如不动。并古偈全义相照应。如如不动。非相之相也。一切有为法。应作如是观。即见如来也。昆仑阿耨达池与大海尾闾呼吸相通。此其象矣。舍此无所谓彼岸者。若降心修行。则渡海之筏也。空相无住。则舍筏是。非降修不能渡海。非空相无住不能登岸。此如来实法全体。即诸佛众生一切法也。何也。盖诸佛众生有过去现在未来之异相而无异心。过去心不可得。现在心不可得。未来心不可得。故过去者当如是知。现在者当如是见。未来者当如是信解。皆归不生法相。譬如万川印月。总是一月。月满万川。同归无月。正所谓三世如来也。若乃降心者必先信心。故于信心之问独详降心。曰不取。曰无得。皆降心之无住也。修行者必先持行。故于奉持之问独详修行。曰成就第一。曰忍辱布施。皆修行之无住也。盖降心为解。修行为行。解行成就。方为到岸。然犹非舍筏之登。至于受持读诵。不知轻贱。但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不可思议功德。而后直是彼岸如来矣。然此特因空生之进问信持。而广为演说。实与首章无二义。譬如前殿后殿。佛土虽殊。庄严则一。经传异体。洵非诬耳。至如十七分后论现在佛法。以无我为实。要见如来法。即佛法也。二十一分后论未来众生法。以平等为实。要见佛法即众生法也。三世一法。非彰明较著者乎。然三世之中。又兼三世。如问信心曰众生得闻。现在相也。问奉持曰后五百岁。未来相也。佛法曰三心不可得。众生曰是法平等无有高下。则经纬三世。贯串无迹。虽织锦雕虫。无以过是。蛛丝马足。不足为喻。真神龙变化。出没非常之妙矣。洎乎三问既终。乃即二法双结。如来三十二相。既不可见。并不可观。几于断灭矣。故遂以莫作断灭相挽定非相之相。佛无去来。又无尘界。亦几于四相皆空矣。故又以是名我见人见众生见寿者见挽定非相之相。佛与如来皆有非相之相。而众生皆在其中。两佛同归一相。三世原无二理。如如不动。宛然呈现。谓见如来。其谁不然。乃遂一语跌出牟尼宝光。千圣传心要诀。只此一偈。全部金经宗旨。只了此一偈。如神龙之得珠归海。忽然大地云收雾散。一片晴空。真天造奇文。自然灵笔。玉书金简不足比其精。八会十华不足追其奥。而乃谓不当以文字求。抑何谬也。若乃段段以福果为劝征。又段段以空相为究竟。层层浅深。尤有精意。如首章大法。福德之后。结以非相。其喻为四虚空。盖如来非相之相。正虚空象也。非四虚空不足以当如来实法之比拟。固有分量矣。若信心福德属贪薄一边。故以七宝布施较。而不取为解中之解。则为三千大千世界之七宝。无得为解中之行。更进一层。则为恒河沙三千大千世界之七宝。同为七宝较量。奢约不同也。若持行福德属嗔薄一边。故以身命布施较。而般若第一为行中之解。则为河沙身命。忍辱布施为行中之行。亦进一层。则为尽日河沙身命。同以身命较量。而稀密不同也。然所谓布施者。皆世俗人之布施。至降修两至。心行兼到。底于痴薄。出离三界。直为荷担如来菩提矣。乃即以佛所供养诸佛功德较。其为不同更何如也。若乃十七分以后。皆就说法言。说法近于解而未及行。虽究竟实理。即解即行。然所谓实无有法。无法可说。莫作断灭相。是名我人等见。皆解一边。故亦皆以七宝较。而无我法。则以三千大千七宝。且曰无福德故。则又隐然一虚空同相也。平等法以须弥山七宝较。且曰譬喻算数所不能及。则又隐然一不可思议同相也。如来无断灭相。则亦以河沙世界七宝较。而且曰不受福德。则亦隐然一虚空同相也。佛于四相非见为见。则亦以无量阿僧祗七宝较。而但曰其福胜彼。则亦隐然一不可思议同相也。至其所称较量福德之人。亦各有不同。如信心不取为解之初。则布施七宝者称人。以后信心无得及三层持行所较者。皆称善男子善女人。至解行兼后。则佛竟自举以较矣。至佛法无我。众生法平等。两较福德。亦皆称人。而如来无断灭相较。独称菩萨。而佛法是名四相见。亦称人。若首章言如来实法。则直以虚空较而无所称。其中浅深。显然不苟。地位主客。确有伦次。而说者茫无分别。窃恐未安。昔法达禅师诵法华经三千卷。六祖谓曰。汝但执口念为功课耶。何异牦牛爱尾也。师曰。岂解义不劳诵经耶。祖曰。迷悟在人。损益由汝。所谓心迷法华转。心悟转法华。师蒙启发。遂以偈颂曰。经诵三千卷。曹溪一句亡。未明出世旨。宁歇累生狂。故楞伽云。因语见义。如灯照色。菩萨亦尔。因语言灯。入离言说。余不敢以荃蹄为鱼兔。然鱼兔未得。亦不敢夸言六经为糟粕也。愿与有志菩提者共证之。

  ·儒与仙佛。皆言道矣。然道原于天。天一则道一。道根于心。心一则道亦一。经生家守古人传习之末。不悟性命精微之要。妄分彼我。角立门墙。猥以释氏为异端。夫孔孟之所谓异端。岂释氏哉。盖释有五戒。犹儒有五德。其似是而非者。谓之异端。儒之异端。犹释之外道。故孔子所攻者。心逆而险。言伪而辨。行僻而坚。顺非而泽。记丑而博。乃邓柝尹何少正卯之流。而老聃则目为犹龙。伯夷柳下惠。则称逸民。至宰嚭问道。独指西方圣人。夫老聃即迦兰仙人之类。而夷惠则舍国太子忍辱菩萨也。岂孔子之所谓异端乎。孟子所辟者。无父无君。乡愿乱德。乃惰四支。纵耳目。好货财。私妻子。不顾父母之养。正杨氏为我之贼也。非以辞荣养生为无父也。饔餐并耕。桐棺布被以市恩天下。誉则归己。毁则归人。正墨氏兼爱之巧也。非以遁世修性为无君也。故庚列庄慎。清静虚无。与孟子同时。不闻有訾议。而伯夷柳下。且为清和之圣。于陵仲子匡章徐夷。犹欲倚门墙则招之。则孟子异端。岂释氏之谓乎。昔上古神人。吸风饮露。乘云气。御飞龙。游乎四海之外。使物不疵疠而年谷熟。即儒传之无怀葛天。而释教所谓梵仙也。夏商以上。神灵鬼物之事。显著甚多。周穆之日。化人乃来。遗像于石。至秦世复见。由余识焉。故颜渊不饮酒。不茹荤。孔子谓祭祀之斋。非心斋。庄子生不布施。死何含珠为。施于人而不不忘。非天布也。即不住相布施之义。而隐几丧偶。偕来忘我。鱼乐蝶梦之类。直是不语禅机。指头参话。与柱拂举棓何异。然则孔孟以前。曷常无释教哉。若汉明求像。白马西来。特流通贝文之始耳。今观四十二章经曰。人事天地鬼神。不如孝其二亲。二亲最神。又曰。六情已具。生中国难。奉佛道。值有道之君难。其理初不悖忠孝。迨魏晋以还。崇奉既广。其徒不纯。不能阐扬大道。专以因果报应。供养布施。恫憩人主。聚敛财宝。至唐世益甚。于是姚元之有外求之论。韩昌黎有迎骨之谏。要亦正教中刮磨淘汰之助矣。特其附会孔孟。指斥异端。不能无文士之习焉。而后之腐儒。遂相牵引以为扶翼道学之盟主。嗟乎。夫所谓道学者。岂有外于明心见性哉。今即金刚一经言之。无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即喜怒哀乐之未发也。一切众生。我皆令入无余涅槃而灭度之。即欲立欲达我道一以贯之也。应无所住而生其心。即致知止善之学也。是法平等。无有高下。即天命之性也。实无我法。无法可说。即率性之道也。闻是章句。受持读诵。为人解说。即修道之教也。如如不动。即上天之载。无声无臭也。非相之相。即易之无极。而不住相。即干元用九之用也。种种福德果报。即祯祥妖孽之理。与汤诰福善祸淫。洪范休征咎征也。故屠纬真曰。儒与仙佛。其理实一。而造用成就。微有不同。予谓究竟亦无不同也。孔子曰。朝闻道夕死可矣。此实究竟之理。而性与天道。特罕言之。盖可以心得而不可以言传。非鄙薄而外之也。所以宋世大儒。言道者。往往取资义学。周程张朱苏陆黄秦。皆所不免。而近世为尤甚。然近世儒者多以名为累。必阴资其说而阳避其名。且操戈焉以掩盖其窃取之陋。呜呼。我不知何以为母自欺也。数百年来。惟管东溟先生一人。独明目张胆言之。而天下卒未敢有昌明之者。则何也。非尽儒之彼见不销。而亦由于释之自晦其教也。盖译之宗与教。犹儒之率与修。诚与明。不可偏废。而今之释者好言宗旨。不屑教品。乃浮慕乎顿悟成佛之易。而不知实修实行。于是儒者愈疑其说之空虚诞远而不可合。此道之所以不明也。发。书生耳。乌敢言道。顾常奉教先人。不肯以名实自遁。幼年读性理诸书。中岁亦窥释典。皆不能有所得。近自蝉蜕游都。始简笔墨。稍亲鹿苑。纵观象教。深信此道实出一源。而其所异者特威仪动作。语言文字间耳。夫威仪动作。乃理道之粗迹。而语言文字。亦风土之异音。苟得其精。何必以粗迹为表见。苟见其同。何必以异音为真假。每见近世法喜皈依。必以离家出俗为异。夫难提尊者。道玄居士。岂尽离家出俗乎。但得五戒精。意。何处非最上菩提。又见近世支那撰述。必以梵义方言为体。夫白马四十二章。青牛五千余文。岂尽梵义方言乎。但合迦文真旨。何妨我用我法。故余于此。直将最浅近语。敷演真谛。务使雅俗共赏。儒释参同。庶几稍符广为人说之教。以彰明大道同源之理云尔。

  附记

  (发)窃意。此岂亦三生石上一公案耶。盖予生平惟好古。无他长。尤敬佛书。深信此种道理。天壤间实实有之。心性中实实具之。顾惑溺举业家。雕虫蠹楮。虚靡四十余春。如一吷也。辛丑岁。尝梦高山绝壁间有石像幅巾袈裟朱履者。仰视之。辄自喜为前世因。傍揭联句曰。胸含万岭千秋雪。目送长江一片云。觉而异焉。自是颇有问径蔗园意。因尔焚弃笔墨。为玄水之游。放袋叉手。实自还其本来也。无何浪迹京邑。又复十载。幸奚囊中。南华一帙。宗镜一卷。不致放废。时从尘氛喧会之侧。展阅一二。真不啻清凉散荡涤心胸矣。及见诸世故。升沉得失。倏忽迁变。人情巇险。同于芒刃。益深省悟。归而杜门息虑。遂多暇日。乃以金经课诵。修嗣续因。则又恒苦目疾。每学禅坐冥接。或于夜分晨清。理会大意。窃见其中前后层次。极有浅深照应。章法段落。直与儒书不异。不知何故从来注疏。零碎叠复。茫无贯串。因以己意。试为疏之。初亦非欲问世。不意一二月间。屡感异梦。如佛像天书星斗云汉。及彩笔雕墨。赠买扇籍等事。凡数十见。尝一夕三四梦稍合瞑。即形僧佛异像者。于是不禁自惊。自疑曰。岂比卤莽杜撰。果有当于密谛乎。何遂烦幽贶若此。自是更觅诸家旧德疏论。及各译原本证之。不意杜撰所见。亦时时颖露于前人。特相沿成说。不肯离窠脱臼。而三世因缘。则直与弥勒偈符契。于是遂不自揣。张胆而言。谬成章句。然犹未敢孟浪灾梨也。九月朔且。以筵卜之天及大士。得吉。既望又以龟卜之神。得从。十一月朔。又有恒修长老。为予跪请大悲。签得句云。梦中说梦获多才。身外浮名总莫猜。水远山遥难驻足。贵人一指笑颜开。盖予于沉迷说海之际。得破疑城。而直出者。实始正眼梦中说梦之句。不意佛语首及之。婉如面命。更可异也。于是率尔授梓。究未决其孰为庄生孰为蝴蝶矣。恒修。南昌人。行脚禾中。冬夏不着芒鞋。人号赤脚和尚。近岁募修三塔寺大悲阁钟楼。里人多敬信之。癸丑。又属修天宁佛阁。师以钟楼未完。有待也。七月大风。佛阁东倚欲颓。里人急呼匠搘之。尚未用力。是夕师禅坐阁中。至夜分异香黂郁。如数百人邪许者。柱斗间。格格有声。心知为神助也。闭目不动。迨天明起视。则东西皆中绳矣。惟南北尚稍倚。明日师为予言之。里人皆知佛阁之神牮。而不知师坐其中也。师亦不与人言。盖实修功行者。

  旹康熙十有二年岁在癸丑仲冬南至之七日智普又识

  章句

  经曰。闻是章句。为人演说。盖章句者。演说之要领也。故诸经皆有品分。章句明别。学人易于寻伺。独此金经文义奥衍。而昭明分第。又非章句之真。故人多异解。兹特正之。

  通序

  (法会因由分前半段 凡二十九字)。

  别序

  (法会因由分后半段 凡四十二字)。

  正宗

  经一章。言如来法也。无相为心法。布施为行法。若见非相之相。为如来实法。

  (善现启请分 大乘正宗分 妙行无住分 凡四百六十字)。

  说经之一章。言信如来法者。以不取无得为实。应首章心法也。

  (正信希有分 无得无说分 依法出生分 一相无相分 庄严净土分 无为福胜分 尊重正教分 凡一千一百三十二字)。

  说经之二章。言持如来法者。以般若布施为实。应首章行法也。

  (如法受持分 离相寂灭分 持经功德分 凡一千一百二十二字)。

  说经之三章。总言信持如来法者。有非相之果。以应首章见如来实法也。

  (能净业障分 凡二百零七字)。

  说经之四章。言佛法无我。即如来法也。

  (究竟无我分 一体同观分 法界通化分 离色离相分 非说所说分前半 凡一千二十七字)。

  说经之五章。言众生法平等。即佛法也。

  (非说所说分后半 无法可得分 净心行善分 福智无比分 化无所化分 凡三百六十九字)。

  说经之六章。言如来无相。亦非无相也。

  (法身非相分 无断无灭分 不受不贪分 凡三百七字)。

  说经之七章。言佛无法相亦无非法相。遂言古偈以结之。如来实法全矣。

  (威仪寂静分 一合理相分 知见不生分应化非真分前半 凡四百二十一字)。

  流通

  (应化非真分后半 凡四十四字)。

  全经正文。凡五千一百六十字。

  读法

  凡语意。截然可断者。为句。(点在字傍)或语意趋下。语气相联而句长。姑作分断者。为读(点在字下音逗)。

凡全经宗旨。前后相应要句。用●。眼目用X25029301.gif◎。各章语意。趋重要句眼目。用◎。立言分别处。用X25029302.gif。逐段义理初见处。用○。遂句中着意。字眼不可忽处。用X25029303.gif

  凡佛语与须菩提语转换处。用﹂。

(以上X25029304.gif务为标题醒眼方便。人寻伺要领。非同文士评骘浮华之例。读者鉴之)。

  金刚般若波罗蜜经郢说

  嘉兴智普居士 徐发 诠次

  标名

  金刚般若波罗蜜经(般音拨若音惹)

  金。西方之精。刚。坚也。般若。梵义智慧也。波罗蜜。梵义彼岸。犹言至极处。此经宗旨。言人心有至坚之智慧。皆可以造道而至于极也。盖人心清净。原有真慧。但为物欲所蔽。于是识蕴萌生。不得见道。若能空诸相而生于忍。如其真慧。归诸清净。则离此到彼。离尘作佛矣。

  通序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祗树给孤独园。与大比丘众千二百五十人俱(比去声凡比丘之比皆仿此)。

  通序。晋释道安所定。昭明总下文为法会因由分。按释迦谱云。佛将涅槃。六群比丘问。结集法藏。一切经初。安何等语。佛曰当安如是我闻。一时佛在某处。而说是经。因凡经皆有此起。故以为通序也。今从之。如是我闻。犹言如此者乃我所闻。我。集经者自我也。谱云阿难。佛。释迦牟尼佛。梵义觉也。有自觉觉人二义。舍卫。国名。其国太子名祗陀。常舍所种树之园兴长者须达拏。给养孤独贫人。故名祗树给孤独园。比丘。梵义有怖魔净戒乞法乞食等义。大比丘。德高行修之称。千二百五十人。统言一时所闻佛说法之众。有如此。释谱凿凿有其目。不必泥。总见此经乃众所共闻。非私撰耳。

  别序

  尔时世尊食时。着衣持钵。入舍卫大城乞食。于其城中。次第乞已。还至本处。饭食讫。收衣钵。洗足已。敷座而坐(饭食之食去声)。

  别序。亦道安所定。专序祗园一时演法之由。故谓之别序。世尊。举世所尊仰者。崇称佛也。食时。当食之时。佛法过中不食。此午前也。衣。僧梨衣。钵。所以贮食。次第乞。沿门乞。不择贫富也。饭食。重造饭以食。所以蠲洁也。敷座而坐。垂衣于座。结趺而坐。即禅坐也。言此以见佛之行住有节。仪容有度。皆清净持戒之相也。

  正宗

  凡佛说起至经义尽。谓之正宗。亦道安所定。诸经皆然。后人以经义深长。文句繁衍。学人难于理会。乃有品分之分。故昭明于此经。作三十二分。不过约取每段大意。标出四字。以便学人寻伺。原非章句。即天亲菩萨二十七疑之例。特稍集其要耳。予见后人依傍二家太过。转展误谬。由于贪求实义。不辨语脉虚神。不知浅深要归所在。故十七分后。问语重复。而解者遂多穿鉴。不知经文明曰闻是章句。为人解说则此经中。原自有章法句法。有章法句法。则必有起伏段落。浅深层次。所谓语脉虚神。正实理之门户也。谁能不由门户而见堂奥者乎。予是以据本文之起伏段落。次为八章。究实理之浅深层次显出三世一法。庶几初学者寻门得路。然后登堂入室。不致窜越径窦。庶有稗于诠解焉。若乃禅宗顿悟。一语半偈。便了生死。诚无藉此老婆子矣。

  时长老须菩提在大众中。即从座起。偏袒右肩。右膝着地。合掌恭敬而白佛言。希有世尊。如来善护念诸菩萨。善付嘱诸菩萨。世尊。善男子善女人。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应云何住。云何降伏其心。

  佛言善哉善哉。须菩提。如汝所说。如来善护念诸菩萨。善付嘱诸菩萨。汝今谛听。当为汝说。善男子善女人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应如是住。如是降伏其心。

  唯然世尊。愿乐欲闻。

  (长上声降平声乐入声)。

  此一节。问答初机莫逆之概也。长老。尊德之称。须菩提。长老之名。梵义曰善见。亦曰善吉。亦曰空生。袒肩。膝地。合掌。释仪也。希有世尊。世所无有之尊德也。如来凡佛至极之号。真性自如。随化而来。谓之如来。按佛本是如来转化也。须菩提所问如来之号。实指过去如来言。故下文复以见如来正答其问也。护。爱护也。念。顾念也。故偈曰。加彼身同行。付。未得者付之。嘱。已得者坚之。故偈曰。不退得未得。菩萨。梵义未入圣位之贤者。善男子。即比丘。善女人。即比丘尼。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梵义无上正遍正觉。无上。即无尚。莫以加也。正。不邪。遍。不隘。正觉。至正之智慧性。发此心。即修道之心。住。安住。犹言究竟归栖之地。降伏。制之使不放逸。盖心为万善之根。亦为万识之使。得其制。则为圣为佛。失其制。则为业为小人。为圣为佛。即究竟归栖之地矣。善哉善哉。赞叹之词。如汝所说。如汝所问如来法也。谛。审也。当为汝说。当以如来法为汝说也。如是住。如是降伏。先为虚词。如其所问应之。以见一一分辨也。唯然。应诺之声。愿乐欲闻。志所慕而心所喜之欲闻也。叙此以见佛之善教。须菩提勤学之意。

  佛告须菩提。诸菩萨摩诃萨。应如是降伏其心。所有一切众生之类。若卵生。若胎生。若湿生。若化生。若有色。若无色。若有想。若无想。若非有想非无想。我皆令入无余涅槃而灭度之。如是灭度无量无数无边众生。实无众生得灭度者(相去声后同)。

  此一节。正答降伏其心也。摩诃萨。梵义大菩萨。一切众生。指下九种。卵。胎。湿。化。皆以四大五阴和合而成。谓之欲界天。离欲界。但有色而已。谓之色界天。离色。谓之无色界天。又有空无处。识无处。二天。谓之有想天。又无所有处。谓之无想天。又有顶一天。谓之非有想非无想天。以有细想而无粗想也。愚按梵义如此。不敢强解。然以理推之。窃谓佛法惟心。心之灵明。不生不灭。非儒家所谓形质之心也。故心之所见有清浊粗细。即有色想有无等天。而众生之心入某天者。即为某天之众生。故释典所言天人。凿凿有相。天人不净。亦堕恶道。所以同称众生。并资佛度也。无余涅槃。梵义谓烦恼既尽。五阴亦灭。但有真常自性曰涅槃。并真常亦无可证。曰无余涅槃。灭是去其识蕴。度是脱其生死轮回。圆觉所谓有性无性。皆成佛道也。盖佛法慈悲。以度生为用。见众生现在瞬息。过去业报无穷。现在救济。不如向后超度之恩深。故儒家以博施济众为圣功。而佛家以无余涅槃为广大。所见有不同耳。实无众生得灭度者。言此灭度之真性。本众生所自具。不假造作。我亦随顺真性化度之。初无功用。故虽度尽众生。而不见为度生。若见为度生。即是着相。非菩萨矣。四相。该上九种在内。对我而言谓之人。众生皆是也。所憎恶者谓之众生。所乐慕者谓之寿者。广而言之。则六道为众生。诸天为寿者。约而言之。则贤愚爱憎而已。然此本所以答降心。而言度生空相者。盖度生为降心之功用而空相即降心之真体。非空相不足以见降心之自成。非度生不足以见降心之成物。成己成物。总为一心之量。即体即用。乃为第一之常。故偈曰。广大第一常。其心不颠倒。利益深心住此乘功德满。盖下文所谓无住布施。即度生无相之心。而推之修行也。非有两层。故曰功德满。

  复次须菩提。菩萨于法。应无所住行于布施。所谓不住色布施。不住声香味触法布施。须菩提。菩萨应如是布施不住于相。何以故。若菩萨不住相布施。其福德不可思量。须菩提。于意云何。东方虚空可思量不。

  不也。世尊。

  须菩提。南西北方四维上下虚空。可思量不。

  不也世尊。

  须菩提。菩萨无住相布施。福德亦复如是不可思量。须菩提。菩萨但应如所教住(行去声不上声)。

  此一节。正答应云何住也。法本无住。上言无相。其义尽矣此特因空生有应住之问。故即以无住为住答之。正佛理之圆妙也。其义实与儒家止善相近。故先言降伏而后言应住。亦如儒理先明亲而后止善。然须菩提问则先住而后降者。问者疑义未柝。答者条理必贯耳。复次。又言也。文势相连而别起一义也。后凡言复次。例皆仿此。法。佛法也。行。功行也。佛法虽止一心。而必见诸行事。则布施而已矣。布施所该甚广约而言之。则一施财。二施法。三施无畏。合而言之。则灭度众生。即布施也。但上以心言。故曰无相。此以行言。故曰无住。其理一贯。色声香味触法。谓之六尘。亦曰六识。六识起于六根。即眼耳鼻舌身意。言凡为六根所感。一切布施。此正不住相布施也。然布施似于损己利物。故凡人不能无相。不知此不住相布施者。其果为福德。如四维上下虚空之不可思量。则布施无相。福德亦无量矣。人奈何不为修行哉。故又呼须菩提而告之曰。菩萨但应如所教住。盖以无住为住。乃真住也。实总结上文两节之意。但文气似贴应无住布施上。此亦佛语灵妙处。读者勿以文害义。庶为得之。

  (初断行施住相疑)须菩提。于意云何。可以身相见如来不。

  不也。世尊。不可以身相得见如来。何以故。如来所说身相。即非身相。

  佛告须菩提。凡所有相。皆是虚妄。若见诸相非相。即见如来(应空生所称如来)。

  此一节。正答如来法也。盖空生首问如来善护念付嘱。其意本问佛法。特以佛因地有如来之号。故称如来。佛亦即因地如来法应之。故全经所称如来。皆属过去之化身。佛乃如来之应身。属现在。现在有身相。过去无身相。其理甚易晓。佛正欲于浅近处引入妙义。乃即境而呼空生以问之。曰。可以身相见如来不。身相。化身之相也。过去即灭。故空生遂以实对。而却引如来所说身相即非身相为证。则空生意中。亦自有别领会矣。故佛亦乘机而正告之耳。如来所说。意是当时有此传习之说。空生引以为证。若谓如来即佛不必分别。则此经专以三世异相之疑。统归一相。皆无从领会矣。观此则空生意中亦未常以佛与如来混作一人。此章为泛问因地如来法。不必疑矣。凡所有相。皆属虚妄。此正空相之实理。佛法之大源也。盖佛法以一心之灵。不生不灭。亘古不断。故百年旦暮。形骸如寄。凡所有相。皆六根六尘。为无明识蕴所熏染。则今现在虽有身有相。与过去之无身无相。讫何异乎。故曰皆是虚妄。然而形骸尘识之外。自有真性。乃实相也。实相无相。即为法相。但凡人执相。故不能见法相。若能空诸相。则法相见矣。故又曰。若见诸相非相。即见如来。就眼前浅近。引入深义。以究无相宗旨。而即以完空生发问之意。正佛机之妙。文义双绝者也。故偈曰。分别有为体。防彼成就得。三相异体故。离彼是如来。三相。应身。化身。法身也。有为。即指身相。须菩提谓不可以身相见。犹有过去现在之见。故曰三相异体故。若泯三相之异。则见非相之相。即见如来。故曰离彼是如来。偈语甚明。今人多误解。

  右经一章。言如来法也。无相为心法。布施为行法。若见非相之相为如来实法也。

  发谓金刚般若波罗蜜经之目。本佛所自名。经文可见。然方在演说之始。而遂谓此经。于理未合。故先德多疑之。讫无定论。予观楞严论诸实义尽。文殊亦请如何奉持。佛遂唱经目。后又言天狱诸趣。及奢摩他魔事。皆推广余义。故温陵以结经分助道分别之。今此首三节。实尽宗旨。末后说出见如来。尤有祖述宪章之意。以后反覆辨论。总不出此。故称是经。显有了义。予因分此为经。亦温陵之意也。

  须菩提白佛言。世尊。颇有众生得闻如是言说章句。生实信不。

  (二断因果俱深难信疑)佛告须菩提。莫作是说。如来灭后。后五百岁。有持戒修福者。于此章句。能生信心。以此为实。当知是人。不于一佛二佛三四五佛而种善根。已于无量千万佛所。种诸善根。闻是章句乃至一念生净信者。须菩提。如来悉知悉见是诸众生。得如是无量福德。何以故。是诸众生无复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无法相。亦无非法相。何以故。是诸众生。若心取相。则为着我人众生寿者。若取法相。即着我人众生寿者。何以故。若取非法相。即着我人众生寿者。是故不应取法。不应取非法。以是义故。如来常说汝等比丘。知我说法知筏喻者。法尚应舍。何况非法。(三断无相云何得说疑)须菩提。于意云何。如来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耶。如来有所说法耶。

  须菩提言。如我解佛所说义。无有定法。名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亦无有定法。如来可说。何以故。如来所说法。皆不可取。不可说。非法非非法。所以者何。一切贤圣皆以无为法而有差别(此一语是下章四果佛菩萨伏脉)。

  此一节。言信心以不取为实也。言说章句。总指经文。然空生意自偏在非相之相即见如来上。盖犹恐众生疑不能见也。实信。深信此般若可以见如来也。后五百岁。据梵义有五五百岁。此后五百岁。乃末世法坏之际。故偈曰恶世。持戒。修福。与信心为实。有戒定慧三意。其次序如是耳。善根。不贪不嗔不痴也。净信。清净无相之信也。悉知悉见。佛心感通也。佛答之意。谓此法之实。岂难信乎。虽彼恶世。尚有信者。但此信者。必种善根已久。故能清净其信。有无量福德。何也。盖信以不取相为实也无相。不惟无四相。而且无法相。无非法相。盖法即四相。四相即法。原无二体。故有法即有四相。若曰无法则四相之障。更何尽乎。所以法与非法。皆不应取。譬如渡者舍筏法之所以应舍也。然非筏何以得渡。则非法又岂可取乎。此信心之所以清净为实也。一切贤圣。学佛已到未到之谓。即下四果及佛与菩萨。皆以无为法而有差别。言贤圣差别。等级虽多。而总不出无为法。佛意又谓。信心者何以不应取法乎。盖法本无有定名也。何不即思如来之所得与所说安在乎。须菩提乃以佛所说之义推之。而知如来法果不可取。不可说。且原无法。原无非法。且不惟如来为然。而一切贤圣。高高下下皆然。则信心者以不取为实。又何疑乎。

  须菩提。于意云何。若人满三千大千世界七宝以用布施。是人所得福德。宁为多不。

  须菩提言。甚多。世尊。何以故。是福德即非福德性。是故如来说福德多。

  若复有人于此经中受持。乃至四句偈等。为他人说。其福胜彼。何以故。须菩提。一切诸佛及诸佛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法。皆从此经出。须菩提。所谓佛法者。即非佛法。

  此一节。言不取之报。三千大千。言世界之多。七宝。谓金。银。琉璃。珊瑚。码瑙。真珠。玻黎。然释迦谱所谓七宝具足。又一金轮。二白象。三绀马。四神珠。五玉女。六主藏臣。七主兵臣。不必泥也。上言不取信心。乃贪绝也。故以七宝布施之福较量。从其类如无相不住福报。以虚空较量。各有深意。是福德即非福德性。言本无求福之心。亦不取意。如来说福德多。就世人所见言。然不贪能舍福德报之。原是实理。诸经说因果。皆是此意。但佛语不着一边。此经。指前问答如来法一章。盖佛因过去逢事如来。今为弟子演说者。实如来法也。故尊而名之为经。前此须菩提只认是佛说。故但曰章句。自此以后。须菩提亦称经矣。曰。当何名此经。曰。甚深经典。语气可见。四句偈。一切有为法四句也。此偈实该佛法之全体。相传古偈。人人稔知。故特于末后出之。乃至四句偈等。分明自首至尾之谓。一切诸佛即一切贤圣之意。要见一切贤圣。皆以无为为体。而皆从此经出。则此经以非法为法。其理贯矣。佛语前后照应。脉络分明。但萦回纡折。出没无迹。故不易晓耳。

  (四断声闻得果是取疑)须菩提。于意云何。须陀洹。能作是念。我得须陀洹果不。

  须菩提言。不也。世尊。何以故。须陀洹。名为入流而无所入。不入色声香味触法。是名须陀洹。

  须菩提。于意云何。斯陀含。能作是念。我得斯陀含果不。

  须菩提言。不也。世尊。何以故斯陀含。名一往来而实无往来。是名斯陀含。

  须菩提。于意云何。阿那含。能作是念我得阿那含果不。

  须菩提言。不也。世尊。何以故。阿那含名为不来。而实无不来。是故名阿那含。

  须菩提。于意云何。阿罗汉。能作是念我得阿罗汉道不。

  须菩提言。不也。世尊。何以故。实无有法。名阿罗汉。世尊。若阿罗汉作是念我得阿罗汉道。即为着我人众生寿者。世尊。佛说我得无诤三昧。人中最为第一。是第一离欲阿罗汉。世尊。我不作是念我是离欲阿罗汉。世尊。我若作是念我得阿罗汉道。世尊则不说须菩提是乐阿兰那行者。以须菩提。实无所行。而名须菩提是乐阿兰那行(五断释迦然灯取说疑)。

  佛告须菩提。于意云何。如来昔在然灯佛所。于法有所得不。

  不也。世尊。如来在然灯佛所。于法实无所得(六断严土违于不取疑)。

  须菩提。于意云何。菩萨庄严佛土不。

  不也。世尊。何以故。庄严佛土者。即非庄严。是名庄严。

  (总承上六问)是故须菩提。诸菩萨摩诃萨。应如是生清净心(即无得意)。不应住色生心。不应住声香味触法生心。应无所住而生其心。(七断受得报身有取疑)须菩提。譬如有人。身如须弥山王。于意云何。是身为大不。

  须菩提言。甚大世尊。何以故。佛说非身是名大身(无得是真得)。

  此一节。言信心以无得为实也。须陀洹。梵义入流。谓断三界见惑已尽。可入圣流也。斯陀含。梵义一来。谓断欲界九品思惑中。前六品已尽。后三品尚在。须更来欲界一番受生也。阿那含。梵义不来。谓九品俱尽。更不来欲界也。阿罗汉。梵义。无学。谓断色界无色界思惑俱尽。更不受三界生死。无法可学也。无所入。无不来。无往来。无所得。只无相一意。无诤。不恼也。谓不起众生之烦恼。三昧。梵义正持。谓任缘一境。守正持之。离诸邪妄。故为入定之正法。人心烦恼。皆自欲起。故得无诤三昧者。谓之离欲阿罗汉。阿兰那。梵义寂静。亦云无事。即无诤意。庄严佛土。言恭敬佛相也。盖心上以佛土为庄严而恭敬之。即是着相。非真庄严。故偈曰。非形第一体。非严庄严意。清净无相。为第一体。譬如。取喻也。以明非实说。须弥山。释典谓四天下之中。日月所环绕。王。尊称。佛法不分有色无色有想无想。皆谓众生。故有狮王蛤王树王鹅王等名。佛意承上文。一切贤圣皆以无为法而有差别。乃须菩提所知也。故以诸佛品地历历问之。自四果而上至于如来。自如来而下至于菩萨。精之则为菩提。粗之则为佛土。皆不可以作念有得。于是总而结言之曰。是故须菩提诸菩萨摩诃萨。应如是生清净心。不取。即清净心。盖因诸菩萨实无所得如此。故不当有取。不住声香味触法。即是清净。无所住而生其心。即是生清净心。特恐人疑别有所谓清净心。故复以经中不住无住。盘旋束定。而又以生其心。缴出能生信心之章旨。真天地至文也。山王一喻。总是不取无得意。而是名大身。又非真无取。故偈曰。如山王无取。受报亦复然。言虽受报而无取。则非无报可知。今人因昭明于罗汉下分截。遂将清净不住。单顶庄严。而上文种种。无处安顿。又凿出许多疑端。强为过文。甚是支离。

  须菩提。如恒河中所有沙数。如是沙等恒河。于意云何。是诸恒河沙。宁为多不。

  须菩提言甚多。世尊。但诸恒河。尚多无数。何况其沙。

  须菩提。我今实言告汝。若有善男子善女人。以七宝满尔所恒河沙数三千大千世界以用布施。得福多不。

  须菩提言。甚多世尊。

  佛告须菩提。若善男子善女人。于此经中。乃至受持四句偈等。为他人说。而此福德。胜前福德。复次。须菩提。随说是经。乃至四句偈等。当知此处。一切世间。天。人。阿修罗。皆应供养。如佛塔庙。何况有人尽能受持读诵。须菩提。当知是人。成就最上第一希有之法(此是下章忍辱布施伏脉)。若是经典所在之处。则为有佛。若尊重弟子。

  此一节。言无得之报。而遂以第一希有。启下文受持实相之义也。恒河。即浲河。梵语多耨河。译者转音。今北人亦转为浑河黄河。以其沙数为河之数。又以诸河之沙数为三千大千世界之数。七宝满之。甚言七宝之多耳。亦见无可取之象。盖借喻义。故下又以实言告汝别之。无得。亦贪绝。故亦以七宝布施较量而胜之。复次以下。又言此经之胜。盖不唯福德胜于财宝布施。而又能成就最上第一希有之法。则岂徒信心而已。更当知所以供养尊重也。随说。随举一二义说之。天。诸天。人。世人。阿修罗。果报最胜。势力无畏。能摄持世界。与天帝争权。但嗔性最重。故次于天人。却能为佛护法。此种有胎卵湿化四生。尽能读诵。尽始尽终而读诵之。最上。诸乘之上。第一。诸法第一。希有。世界所少。复次以下。正言一念净信实相。此经随举一二义说之。一切天人阿修罗皆供养如佛塔庙。况其人能尽始尽终而读诵者。必能成就最上第一希有。则净信若是岂不宜哉隐然逼出下章奉持之问矣。若是。犹言如是。即指上言成法受报如是。故此经不惟诵说当敬。即非诵说之时。而安置所在之处。亦如有佛所在。当以弟子事师之意尊重焉。此正教人信心之实也。若尊重弟子。言若弟子之尊重本师。倒装文法如不也世尊一例。释典极多此种文句。所谓释教用逆也。旧说谓如佛之敬高第文殊普贤等。谬甚。供养说法之人。尊重说法之地。两意实一贯。

  右说经之一章。言信如来法者。以不取无得为实。应首章心法也。

  愚按经文。本曰我为汝说。又曰闻是言说章句。又曰如我解佛所说义。又曰不能解我所说。前后不一而足。要见佛之所谓是经。原是崇奉如来祖述之意。而非自谓所说也。法不憍上。儒释一理。今人学佛之心。岂不曰佛语即经乎。要之佛意原有不同。故前称是经。而后称所说。亦如儒家称引尧舜诗书之例。兹予于信心问后。别为说经。亦以明佛尊法自谦之心耳。

  尔时须菩提白佛言。世尊。当何名此经。我等云何奉持。

  佛告须菩提。是经名为金刚般若波罗蜜。以是名字。汝当奉持。所以者何。须菩提。佛说般若波罗蜜。则非般若波罗蜜。是名般若波罗蜜。须菩提。于意云何。如来有所说法不。

  须菩提白佛言。世尊。如来无所说。

  须菩提。于意云何。三千大千世界所有微尘。是为多不。

  须菩提言。甚多。世尊。

  须菩提。诸微尘。如来说非微尘。是名微尘如来说世界非世界。是名世界。须菩提。于意云何。可以三十二相见如来不。

  不也世尊。不可以三十二相得见如来。何以故。如来说三十二相。即是非相。是名三十二相。

  此一节。言奉持以般若为实也。般若。即上文第一希有之法。盖佛法以智慧为根本。道神足经云。般若波罗蜜。是诸佛之母。故又名第一波罗蜜。凡人修行。须先照了本性无物。一切无明识蕴。皆为后起之尘网。然后可以空诸相。积功行。犹大学以致知格物为先事。能致知。然后知止而能得。儒有知行。释有解行。其理一也。般若即解耳。此经专教人以智慧空诸相。而空诸相。即是智慧。若一着意。便属有相。故又曰则非般若波罗蜜。是名般若波罗蜜。然既已立此名义矣。而又若不必有此名义。恐人疑惑。故下遂以如来无说证之。而以微尘世界三十二相验之。要见般若之理如此。则奉持者当何如乎。微尘世界。形相也。佛真性中一切皆空。故山河大地。皆非实相。空处正是实处。佛法如是。非喻烦恼之谓。三十二相。如来感果法身之相。法身原非耳目所及。故不可得见。此意亦浅近。然比初问色身见又进一层矣。言此以见世界微尘佛相。皆无真相。正是般若实相。则能奉持般若者。其果当何如乎。盖已逆取较胜身命布施之意也。

  须菩提。若有善男子善女人。以恒河沙等。身命布施。若复有人。于此经中乃至受持四句偈等。为他人说。其福甚多。

  此一节。言奉持般若之报。承上言。所谓般若实义如此。故能奉持者。其福德胜于布施身命。盖布施身命者。但能空身命相耳。彼奉持般若者。能空微尘世界三十二相。则身命其毫末矣。岂但能布施身命者可及哉。奉持般若。嗔绝也。故以身命布施较量。亦从其类。或曰。般若何以为嗔绝。凡人嗔性只起于有身相。空相者无身。身且无之。何物可嗔。玩下忍辱布施。至于割截身体而不嗔恨。其理自明。故偈曰。苦身胜于彼。希有及上义。苦身即嗔绝之谓。然希有第一之上义。又能胜之。则知希有义中。已包嗔绝。故下文以第一忍辱并论。

  尔时须菩提闻说是经。深解义趣。涕泪悲泣而白佛言。希有世尊。佛说如是甚深经典。我从昔来。所得慧眼。未曾得闻如是之经。世尊。若复有人。得闻是经。信心清净。则生实相。当知是人成就第一希有功德。世尊。是实相者。则是非相。是故如来说名实相。世尊。我今得闻如是经典。信解受持。不足为难。若当来世后五百岁。其有众生得闻是经。信解受持。是人则为第一希有。何以故。此人无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所以者何。我相即是非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即是非相。何以故。离一切诸相。即名诸佛。

  (八断持说未脱苦果疑)佛告须菩提。如是如是。若复有人得闻是经。不惊不怖不畏。当知是人。甚为希有。何以故。须菩提。如来说第一波罗蜜。即非第一波罗蜜。是名第一波罗蜜。须菩提。忍辱波罗蜜。如来说非忍辱波罗蜜。何以故。须菩提。如我昔为歌利王割截身体。我于尔时。无我相无人相无众生相无寿者相。何以故。我于往昔节节支解时。若有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应生嗔恨。须菩提。又念过去于五百世。作忍辱仙人。于尔所世。无我相无人相无众生相无寿者相。是故须菩提。菩萨应离一切相。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不应住色生心。不应住声香味触法生心。应生无所住心。若心有住。则为非住。是故佛说菩萨心不应住色布施。须菩提。菩萨为利益一切众生。应如是布施。如来说。一切诸相。即是非相又说一切众生。则非众生。(九断能证无体非因疑)须菩提。如来是真语者。实语者。如语者。不诳语者。不异语者。须菩提。如来所得法。此法无实无虚。(十断如遍有得无得疑)须菩提。若菩萨心住于法而行布施。如人入闇。则无所见。若菩萨心不住法而行布施如人有目。日光明照。见种种色。须菩提。当来之世。若有善男子善女人。能于此经受持读诵。则为如来。以佛智慧悉知是人。悉见是人。皆得成就无量无边功德(解去声支解之解如是读)。

  此一节。言奉持以布施为实也。趣。向也涕泪悲泣。因闻般若空相。至于世界身命皆空。故感而生戚。正是须菩提信心实相。后佛语不惊不怖不畏。忍辱布施等谓。正破此意也。第一希有功德。即成佛也。盖般若实相。即是非相。般若非相。即是离一切相。离一切相。即名诸佛。非第一希有功德而何。故佛以如是如是许之。而遂即其涕泪悲泣之意以醒之曰。所谓希有实相者。必闻是经而不惊不怖不畏者也。何也。盖般若为希有者。非仅能解而已。必见诸修行也。解则谓之第一波罗蜜。行则谓之忍辱波罗蜜。何也。非忍辱。不能不住布施。非不住布施。何以成就希有之功德而为佛乎。歌利。梵义极恶无道。时佛在山中修道。王常出猎。倦寝。王诸妃私来礼佛。佛为说法。王觉而怒。问佛何名为戒。意佛窥妇人。非戒也。佛答忍辱为戒。王即割佛耳。佛不动。又割鼻。亦不动。又截手足。亦不动。但见白乳涌出。感应四天王雨沙飞石。大风拔木。掷于王所。王乃怖畏。长跪忏悔。佛言我心无嗔。亦如无贪。王不信。即立誓。若真实无恨心。此身平复如故。设是愿已。身即平复。忍辱仙人。大约同此意而不同时耳。两引皆证无相之实行也。下乃以正意说应不应。应离相。故不应住。不应住布施。故割截忍辱而无嗔。可见忍辱为布施之根本。则忍辱波罗蜜。即第一波罗蜜矣。利益众生。又是推言布施之实相也。真语。不伪。真性中语。实语。不虚。实理中语。如语。不变。如义中语。不诳。不异。不欺人耳。即指上忍辱等事。此乃佛过去时事。恐人不信。故自表其不欺。然仍以如来为号。下又曰如来所得法。无实无虚。则又兼趋忍辱布施全理。正佛机圆妙。笔墨之灵也。明闇之喻。言实行如见实理。则布施即般若解行合一也。解行合一。非佛而何。故下遂以则为如来成就功德。结还须菩提所谓成就第一希有功德即名为佛之意。而奉持之实相亦完矣。近说于第一波罗蜜。与忍辱波罗密处。分作两截。上下支离。文义遂不贯。

  须菩提。若有善男子善女人。初日分。以恒河沙等身布施。中日分。复以恒河沙等身布施。后日分。亦以恒河沙等身布施。如是无量百千万亿劫。以身布施。若复有人。闻此经典。信心不逆。其福胜彼。何况书写受持读诵。为人解说。须菩提。以要言之。是经有不可思议不可称量。无边功德。如来为发大乘者说。为发最上乘者说。若有人能受持读诵。广为人说。如来悉知是人。悉见是人。皆得成就不可量不可称无有边不可思议功德。如是人等。则为荷担如来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何以故。须菩提。若乐小法者。着我见人见众生见寿者见。则于此经不能听受读诵。为人解说。须菩提。在在处处。若有此经。一切世间。天。人。阿修罗。所应供养。当知此处。则为是塔。皆应恭敬作礼围绕。以诸华香而散其处。

  此一节。言奉持布施之报而以最上大乘启下文灭罪得菩提之意也。初中后。谓一日三时。一日三时以恒河沙等身布施。极言布施之多耳。然此亦非诞语。只要善理会。假如出一言。发一语。但是利人。不思利己。便是若为生民主。及宰官者。起念作一善事。天下苍生受惠。实有一日三时恒河沙布施之理。岂必投躯舍身岩。方为身命布施耶。发心菩提。广运无涯。谓之大乘。超三乘之上。即大乘亦不能及矣。谓之最上乘发。发此最上乘之心。故受持读诵。广为人说。即可得成就最上乘之功德。荷担如来菩提法也。若乐小法者。见解未真。痴性未灭。四相森罗。岂能信奉乎。般若忍辱为奉持实相。嗔绝也。故皆以身命布施较量而胜之。亦从其类。

  右说经之二章。言持如来法者。以般若布施为实。应首章行法也。

  复次须菩提。善男子善女人。受持读诵此经。若为人轻贱。是人先世罪业。应堕恶道。以今世人轻贱故。先世罪业。则为消灭。当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须菩提。我念过去无量阿僧祇劫。于然灯佛前。得值八百四千万亿那由他诸佛。悉皆供养承事。无空过者。若复有人。于后末世。能受持读诵此经。所得功德。于我所供养诸佛功德。百分不及一。千万亿分乃至算数譬喻所不能及。须菩提。若善男子善女人。于后末世。有受持读诵此经。所得功德。我若具说者。或有人闻。心则狂乱狐疑不信。须菩提。当知是经义不可思议。果报亦不可思议(至此方结完信持二问)。

  此一节。总言信持成就及果报也。承上二章言。信心奉持之实义如此。福报如此。而人犹疑者。则以其痴性未绝也。人心有三毒尘障蔽。转展相生。故不能成佛。若贪嗔虽薄而痴性不灭。犹堕邪见外道。世人责报现在。不知过去未来。总是一性。故报有先后。但见持经信佛之人。未免轻贱。遂多疑之。此正是痴性种子。故信心奉持者。苟既纯熟。而且又能不以现在为疑。则其人慧力已定。般若已圆。是必真得菩提者。其福果更何可量哉。盖得菩提。即是佛果。故下遂以供养承事诸佛较量所不能及。而其成就可知。福德至极可知矣。不能具说。犹如虚空之不可言。狐疑不信。亦与痴为类。盖持经至此。心行皆纯。信持皆空。直是一非相如来。故其果报至于不可思议。要即取譬虚空之意也。以上说经有三层信持。犹首章有三层实法。皆解行自然之理。亦圣教自然之序也。分之则浅深各见。合之则究竟一源。学者能由言相。出离言说。庶为得之。

  右说经之三章。总言信持如来法者。有非相之果。以应首章见如来也。

  以上三章。语气段落如是。实理照应如是。细分之。则信心不取。心法中之解也。其相虚。故以三千大千七宝较胜。三千大千。虚相也。信心无得。心法中之行也。其相实。故以恒河沙世界七宝较胜。世界。实相也。奉持般若。行法中之解也。其相虚。故以恒河沙身命较胜。恒河沙身命。虚相也。奉持布施。行法中之行也。其相实。故以三时身命较胜。三时。实相也。两法各结以天人阿修罗皆当恭敬。而心法之恭敬。则曰如佛塔庙。若尊重弟子。亦虚相也。行法之恭敬。则曰即为有佛。作礼围绕以诸华香而散其处。亦实相也。若第三章总言果报。则消灭罪业。虚相也。故曰当得菩提。亦心法之虚相。供养诸佛功德。实相也。故曰算数不能及。亦行法之实相。各各双行。皆兼解行虚实两义。盖释之解行。即儒之知行。大学必先致知而后能修齐治平。中庸必。先慎独而后能参赞化育。佛法必先降心而后能不住布施。其理一贯。昭如日月。近者诸家章句不明。故多误解。此予特创而辨之。要亦自尽其书写读诵广为人说之勤已尔。

  (十一断住修降伏是我疑)尔时须菩提白佛言。世尊。善男子善女人(此处不复举如来)。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云何应住。云何降伏其心。

  佛告须菩提。若善男子善女人。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者(若字者字是未然口吻与前问过去不同)。当生如是心。我应灭度一切众生。灭度一切众生已(切已指示口吻亦与前不同)。而无有一众生实灭度者(前得灭度是就功效说此云无寔灭度是就我心说)。何以故。须菩提。若菩萨有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则非菩萨。所以者何。须菩提。实无有法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者。(十二断佛因是有菩提疑)须菩提。于意云何。如来于然灯佛所(此方是佛自称过去相)。有法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不。

  不也。世尊。如我解佛所说义。佛于然灯佛所。无有法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佛言。如是如是。须菩提。实无有法。如来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须菩提。若有法。如来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者。然灯佛则不与我授记(才是明明说出)。汝于来世当得作佛。号释迦牟尼。以实无有法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是故然灯佛与我授记。作是言。汝于来世当得作佛号释迦牟尼。(十三断无因则无佛法疑)何以故。如来者。即诸法如义(正是自解意)。若有人言。如来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须菩提。实无有法佛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须菩提。如来所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于是中无实无虚。是故如来说。一切法皆是佛法。须菩提。所言一切法者。即非一切法。是故名一切法。须菩提。譬如人身长大。

  须菩提言。世尊。如来说人身长大。则为非大身。是名大身。

  (十四断无人度生严土疑)须菩提。菩萨亦如是。若作是言。我当灭度无量众生。则不名菩萨。何以故。须菩提。实无有法名为菩萨。是故佛说一切法。无我无人无众生无寿者。须菩提。若菩萨作是言。我当庄严佛土。是不名菩萨。何以故。如来说庄严佛土者。即非庄严。是名庄严。须菩提。若菩萨通达无我法者。如来说名真是菩萨。

  此一节。须菩提再问现在佛法而佛言无我法也前此须菩提本问佛法也。因佛屡称如来。故疑佛别有法。至此乃即现在善男子善女人而申问。之佛答一如前说。而但专其指曰。实无有法。又曰一切法无我盖佛至此才认如来是我矣。前此空生谓如来即佛。佛则推而远之。今此空生疑佛有异。则又亲而合之。不即不离。非一非二。正佛机妙用。所以破空生有相之疑也。故下遂证以然灯授记。当得作佛。则无法即佛法。佛法即如来法。又何异哉。诸法如义。言诸法如其真性。有儒家率性意。无实无虚。即真性之体。真性一切皆具。又一切皆空。真性一切无异。则一切法皆是佛法。又何疑佛与如来有二法乎。此佛法佛字。泛谓学佛之法。然所谓一切法皆佛法者。但就破疑而言。若论实义。则所谓一切法者亦无相矣。故又曰实无有法。人身长大。亦是喻意。言一切法为佛法而又云非一切法者。譬如谓人身长大。非以形相为大。乃以法相为大也。是紧紧缴明上文之意。不必另作法身实讲。方得譬如二字语气。菩萨亦如是。正答空生所问现在菩萨。又就譬如之意而申言亦不当作灭度众生之我见。以合如来无四相之旨。要见无相故无法耳。文义回环。上下一贯。不可离说。离说即非此经真面目矣。庄严佛土。亦是着相意。就现在学佛人言。故加我当二字。作虚语以禁之。盖空生所以重问佛法者。原为现在祗园会上诸菩萨开门路也。故前既反覆以明实无有法。而此又两呼菩萨若作是言以正之。良由诸菩萨看得今日别是一番境界。定与如来不同。皆由我见不净之故因我见不净而遂别求我法。此空生重问之障蔽也。故又明言以结之。曰。通达无我法者真是菩萨。亦可谓深切着明矣。

  (十五断诸佛不见诸法疑)须菩提。于意云何。如来有肉眼不。

  如是。世尊。如来有肉眼。

  须菩提。于意云何。如来有天眼不。

  如是世尊。如来有天眼。

  须菩提。于意云何。如来有慧眼不。

  如是。世尊。如来有慧眼。

  须菩提。于意云何。如来有法眼不。

  如是。世尊。如来有法眼。

  须菩提。于意云何。如来有佛眼不。

  如是。世尊。如来有佛眼。

  须菩提。于意云何。如恒河中所有沙。佛说是沙不。

  如是。世尊。如来说是沙。

  须菩提。于意云何。如一恒河中所有沙。有如是沙等恒河。是诸恒河所有沙数。佛世界如是。宁为多不。

  甚多世尊。佛告须菩提。尔所国土中所有众生。若干种心。如来悉知。何以故。如来说。诸心皆为非心。是名为心。所以者何。须菩提。过去心不可得。现在心不可得。未来心不可得。

  此一节。言心无三世之别以明无我法也。盖须菩提所以疑佛有异法者。由于三世异见也。故以五眼无三世心破之。见障内色而不见障外者曰肉眼。内外俱明曰天眼。照了诸相曰慧眼。观机设教曰法眼。普观法界曰佛眼。恒河沙世界。甚言众心之多。然五眼中实有此理。如华严会。一毛孔中皆有一华世界是也。与信心不取章不同。如来悉知若干种心。正五眼所见也。然其所以能知者。非徒五眼之神通。由于法心与尘心不同。尘心有过去现在未来之异相。法心无相。故曰不可得。言佛心中清净一常。不可得此三种尘心。故诸法如如。总是一法。总是一无法。何必以过去现在之异。而疑佛与如来有异法乎。故偈曰。依彼法身佛。依。倚着之义。言须菩提倚着现在报身相一边。故疑有异。而佛乃倚着法身相为言以破之也。偈意皆照三世而言。盖须菩提问法因缘。实有三世异见。故佛屡以身相破之自此以后。更不一而足。熟诵偈句自见。

  (十六断福德例心颠倒疑)须菩提。于意云何。若有人满三千大千世界七宝以用布施。是人以是因缘得福多不。

  如是。世尊。此人以是因缘得福甚多。

  须菩提。若福德有实。如来不说得福德多。以福德无故。如来说得福德多。

  此一节。言无我法福德也。无我法。与不取法同义。故其福德亦胜于七宝布施。福德无实。亦是无我不取意。不取法。则法愈实。不取福德。则福德愈多。无我法。正是实法。无我福德。是真福德也。然不言较胜。亦见佛法不自憍上之意。

  须菩提。于意云何。佛可以具足色身见不。

  不也。世尊。(十七断无为何有相好疑)如来不应以具足色身见。何以故。如来说。具足色身。即非具足色身。是名具足色身。

  须菩提。于意云何。如来可以具足诸相见不。

  不也。世尊。如来不应以具足诸相见。何以故。如来说。诸相具足即非具足。是名诸相具足。(十八断无身何以说法疑)须菩提。汝勿谓如来作是念。我当有所说法(答重问意才完)。莫作是念。何以故。若人言如来有所说法。即为谤佛。不能解我所说故。须菩提。说法者。无法可说。是名说法。

  此一节。合言佛与如来皆无相。而且皆无法可说。结完实无我法之意。盖上文既明无我法者由于三世一相也。故遂以佛身现在之色相。与如来法身之相。并列而两证之。曰我今虽得作佛矣。然所以得成就佛果者。在此有为之色身能具足。而自显为佛乎。不乎。盖佛之所以为佛者。原有法身在。而非此色相之身也。故须菩提遂以不应对。而佛之无我信矣。佛乃又呼须菩提而问之。曰。如来虽过去不可得见矣。而三十二相。八十种好。留传人间。则法相自在也。汝以为如来之法身。果在此诸相之具足乎。不乎。盖如来诸相。亦相传应化之相。非真法相也。故须菩提亦以不应对。而如来之无法相又信矣佛无我。则现在之佛。即过去之如来。如来无法相则过去如来之法。即现在佛法。安所见为我法者乎。此时佛才显言与如来合一之故。所以破空生重问之疑。故下曰。莫作是念。我当有所说法。此我法正与前通达无我法者相应。而说法者尚为谤佛。况谓有我法哉其儆戒空生亦深且切矣。此处并不言福果。尤见佛不自增上之意。

  右说经之四章。言佛法即如来法也。

  自此以后。诸说谬误多矣。无论灭度众生。然灯无得。远迹相同。即具足色身。具足诸相。两问。明明有佛与如来两号。而说者不分别。况前此三问相见。皆谓学人得见如来不。今此见下不复有指。是言佛自呈见。故偈曰。法身毕竟体。正诠色身问也。现在之佛。色身即法身。故曰法身毕竟体。又曰。以非相成就。正诠诸相问也。如来以非相为宗。则并所谓三十二相。八十种好之法身。亦非真相矣。故曰以非相成就盖如来为过去之佛。故以诸相为法身。相虽稍异。而总为法身。则总非不佛。然其所以成佛者。皆不在此。又非不在此。故曰不离于法身。彼二非不佛。故重说成就。亦无二及有。下言无法可说。亦兼如来与佛并言。故曰。如佛法亦然。如。如来也。偈语简文。率多此例。所说二差别。不离于法界。则岂可取为说法乎。偈语亦甚明显。今人多臆猜。总由佛与如来不分别故耳。

  尔时慧命须菩提白佛言。世尊。颇有众生于未来世闻说是法。生信心不。

  佛言须菩提。彼非众生。非不众生。何以故。须菩提。众生众生者。如来说非众生。是名众生。

  此一节。言未来众生法与佛无异也。须菩提既闻佛法与如来法无异。则过去现在无异矣。而佛言三世心皆不可得。则岂未来亦无异法乎。故又疑而问之。慧命。犹慧性。前向上言曰慧眼。此向后言曰慧命。盖佛言三世心不可得。本有结前启后之机。而空生能悟。故曰慧命。非众生。言真性与佛无异。非不众生。不修真性。便与佛异耳。若能学佛。自空众生之相。此真得众生之性。完众生之实者。楞严所谓根尘同源。缚脱非二也。盖佛法与儒理。只是一性。此性亘天地而不变。岂以世之久远而有异乎。故佛答只就众生之名号上阐发。而未来不必言。其理自见矣。

  (十九断无法如何修证疑)须菩提白佛言。世尊。佛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为无所得耶。

  佛言。如是如是。须菩提。我于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乃至无有少法可得。是名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复次须菩提。是法平等。无有高下。是名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以无我无人无众生无寿者修一切善法。则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须菩提。所言善法者。如来说即非善法。是名善法。

  此一节。言佛本无可得之法与众生平等以明佛无异之意也。须菩提因上言众生非众生。然则佛岂亦如众生乎。故以得为无得问。得为无得。乃不着空相一边。正佛法真体。故佛答如是如是。乃至无有少法可得。乃至二字。亦是先有后无意。平等无有高下。兼佛与众生说。四相。亦就佛与众生人我间互看。无字。与前空相不同。此言无论人我众生寿者。凡修善法。皆可得菩提。正上章非众生是名众生意也。善法。修善心。行善行之法。就众生言。若使易知。亦不外降心布施。正众佛无异耳。

  (二十断所说无记非因疑)须菩提。若三千大千世界中所有诸须弥山王。如是等七宝聚。有人持用布施。若人以此般若波罗蜜经。乃至四句偈等。受持读诵。为他人说。于前福德。百分不及一。千万亿分乃至算数譬喻所不能及。

  此一节。言众生平等法福报也。须弥山王。世界中独尊者。有喻佛意。言众生持经福德胜之。隐然见众生成就。即能胜诸佛功德。则众生非众生可知矣。

  (二十一断平等如何度生疑)须菩提。于意云何。汝等勿谓如来作是念。我当度众生。须菩提。莫作是念。何以故。实无有众生如来度者。若有众生如来度者。如来则有我人众生寿者须菩提。如来说。有我者则非有我。而凡夫之人。以为有我。须菩提。凡夫者。如来说则非凡夫。是名凡夫。

  此一节。又合言如来不度众生。亦无众生受度。以见如来众生皆无我法。结完佛无异之意。实无有众生如来度者。与实无有众生得灭度者不同。前言无相。是众生不受度。此言无我。是无众生可度。则非凡夫。无凡夫之相。是名凡夫有凡夫之实。宗镜四禅云。信正因果。能不忻厌而修者。是凡夫禅。为第二。胜于外道有忻厌者。然无忻厌。亦是无我。若并无忻厌之相亦归无相。则真所谓非凡夫是名凡夫矣。此正人无我法无我。人法俱空即心自性也。

  右说经之五章。言众生法即佛法也。

  按须菩提问未来世众生。紧贴上文未来心不可得发意。语脉机锋。逼真一线。然昭明联作一分。总入佛法中。故后人遂多误解。此章法所以不可不明也。以下六节。又申言如来与佛皆无法相。无非法相。归于古偈之实法。以完首章非相之相意。

  (二十二断以相比知真佛疑)须菩提。于意云何。可以三十二相观如来不须菩提言。如是如是。以三十二相观如来。

  佛告须菩提。若以三十二相观如来者。转轮圣王。则是如来。

  须菩提白佛言。世尊。如我解佛所说义。不应以三十二相观如来。

  尔时世尊而说偈言。若以色见我。以音声求我。是人行邪道。不能见如来。

  此一节。言如来不可以相求也。不可以相见如来。前此空生蚤已会心。至此岂反迷闷。故唐译曲为回护。颠倒其文。世或信之。不知观与见不同。见是外见。耳目所及。观是内观。心意所致。见是彼触。形迹所起。观是我设。虚空所造。故见浅而观深。见粗而观细。见则初学可除。而观则慧命所不能尽。所以空生至此。犹曰如是。正明镜之微尘。不能逃于牟尼之照也。转轮圣王。梵义四天下之王。亦有三十二相。故曰则是如来。言若但以相取。则轮王岂亦如来耶。反言以探之。使自思耳。此时空生顶门一针矣。故曰如我解佛所说义。不应以三十二相观如来。所说义。指一向所说之法义。此一解字。有费许多心思意。盖则是如来下。不添一字。明明是一句不真不假的口角。故须菩提亦深思细勘而得之。所以须菩提下有白佛言三字。世尊上有尔时二字。大约经中若尔时。若复次。若白佛言。皆为特起之例。或一意而两翻两时叙说。要知佛理深妙。原自有精思审言之侯也。偈有四种。一阿耨窣睹婆。二伽陀。三秪夜。四缊驮南。初名不论长行偈颂。但数三十二字为一偈。四言八句也。此以五言。或亦有时代之不同耳。色形相也。音声。语言文教也。二语兼无相无法意。邪道。非实法也。不能见如来。不能见如来之真法相也。盖三十二相。亦名法相。然乃报身之法相。非真法相。真法相则。无相是矣。宗泐注云。问意谓可于应身相好中。观见法身相否。正是此意。

  (二十三断佛果非关福相疑)须菩提。汝若作是念。如来不以具足相故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须菩提莫作是念。如来不以具足相故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须菩提。汝若作是念。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者。说诸法断灭。莫作是念。何以故。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者。于法不说断灭相。

  此一节。言如来虽无相而又非断灭相。正无非法相之意也。凡佛说法。必兼有无两义。故文亦随滚随扫。随扫随救。如首章凡所有相。皆是虚妄。扫也。若见诸相非相。则见如来。救也。次章不应取法。扫也。不应取非法。救也。全经语气纯是此例。然毕竟未曾明言有处。以人心除无入有易。除有入无难。特于此处重说如来无法无相究竟之际。乃明言以告人。曰不说断灭相。其立教之意。深且圆矣。故宗泐云大乘所修福德之因。所得福德之果。但离取着之相。不同小乘断灭之见。诚哉。

  须菩提。若菩萨以满恒河沙等世界七宝持用布施。若复有人。知一切法无我得成于忍。此菩萨胜前菩萨所得功德。何以故。须菩提。以诸菩萨不受福德故。须菩提白佛言。世尊。云何菩萨不受福德。

  须菩提。菩萨所作福德。不应贪着。是故说不受福德。

  此一节。言如来法究竟之福报也。前诸福报。信心不取章称人。解之始也。其余皆称善男子善女人。解行之间也。唯首章与此皆称菩萨。盖对如来法而言。解之尽。行之至也。前后不同如此。无我。无为也。忍。无生法忍也。得成于忍。无为中之有为法也。此语亦兼有无。盖凡夫持有易。持无难。菩萨学佛将成之人。持无易。持有难。故曰得成于忍。持有于无。非忍不克。此理最微。故偈曰。得胜忍不失。以得无垢果。言无我之后而得胜。真胜也。真胜不着一边。此时以忍力持之而不失。便是佛果成就。其福德自然胜诸菩萨矣。此即儒家至诚无息久则征之候。在此经为金刚般若之真诠。一部全经之舍利。乃特于如来法尽处出之。千里来龙。结穴在此。不受福德。无福德相也。又以不应贪着拴定。而福德多意。自在言外。盖已成菩萨者。嗔痴易绝。唯贪难免。有取有得。皆贪也。故亦以财宝较胜。而又单提贪着戒之。绵里细针。用意深矣。

  右说经之六章。言如来无相亦非无相也。

  (二十四断化身出现受福疑)须菩提。若有人言如来。若来若去。若坐若卧。是人不解我所说义。何以故。如来者。无所从来。亦无所去。故名如来。(二十五断法身化身一异疑)须菩提。若善男子善女人。以三千大千世界。碎为微尘。于意云何。是微尘众。宁为多不。

  甚多世尊。何以故。若是微尘众实有者。佛则不说是微尘众。所以者何。佛说微尘众。则非微尘众。是名微尘众。世尊。如来所说三千大千世界。则非世界。是名世界。何以故。若世界实有者。则是一合相。如来说。一合相。则非一合相。是名一合相。

  须菩提。一合相者则是不可说。但凡夫之人。贪着其事。(着音灼)。

  此一节。言佛不可以相求也。上既明如来无相非断灭相矣故此以下。又言佛无相。亦非断灭四相之见者以同归非相之相如来。即佛。至此才显去来坐卧。亦就现在言。盖现在去来坐卧。乃色身事。色身乃如来之应化而非如来之法身也如来法身。实无去来。故偈曰。去来化身佛。如来常不动。然佛既是如来化身。则实在法界中。其身虽与如来不一却亦不异矣。故偈曰。于是法界处。非一亦不异。然此二句意。非经文所有。乃弥勒恐人疑佛实与如来有异。故特为补出。要之佛虽不自言。亦意中语也。世界碎为微尘。喻言以法身为化身也。故集解曰。界喻真身。尘喻化身。非微尘是名微尘。非世界是名世界。犹云非化身是名化身。非法身是名法身。盖佛法惟心。微尘世界。皆五阴和合而成。非心所有。微尘世界既空。则法身与化身又何在。故能不作世界相。乃是真法界。方得见如来。意谓众生疑佛有去来皆因以世界碎为微尘之见耳若能知世界非世界微尘非微尘则能空相。能知夫去来非去来。而佛之真相有在矣。一合相。犹云是和合相。盖至此佛乃显然以如来自认。而明告彼众生不可着去来之相认如来。此又以世界并微尘实法证之。则佛真无我相矣。故此节与前不可以相观如来节对照看。自然结构也。

  须菩提。若人言佛说我见人见众生见寿者见。须菩提。于意云何。是人解我所说义不。

  不也。世尊。是人不解如来所说义。何以故。世尊说。我见人见众生见寿者见。则非我见人见众生见寿者见。是名我见人见众生见寿者见。

  须菩提。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者。于一切法。应如是知。如是见。如是信解不生法相。须菩提。所言法相者。如来说。即非法相。是名法相。

  此一节。言佛虽无法相。而又非实无众生等断灭见者。亦无非法相意也。见字与相字不同。相就触言。见就性言。因前章言不可说一合相。恐人疑佛于四相断灭。不知佛正以非四相为四相。故能度众生而成佛。如楞严所谓五阴本如来藏妙真如性若必欲断灭四相之见。舍四相外。又何佛性。故曰是名我见人见众生见寿者见。此意实与莫作断灭相对照。如是知。知无法无非法也。如是见。见无法无非法也。如是信解。信解如是无法无非法也。然文虽单结佛法。而义实兼三世。故与过去心不可得现在心不可得。未来心不可得。相应。正见佛与如来。不一不二。众生与佛。平等无高下。所谓三世如来之实法也。佛说至此。八罂舍利。和盘托出矣。然犹恐人偏执边见。乃又以不生法相缴定空相。而又以非法相是名法相。还出真相。文义双精。理法兼到。远有远照。近有近应虚有虚脉。实有实线。散之则头头是道。合之则究竟一源。粗之则节节断续。精之则首尾一贯。真天地之至文。神灵之奇笔也。

  (二十六断化身说法无福疑)须菩提。若有人以满无量阿僧祗世界七宝持用布施。若有善男子善女人发菩萨心者(结完十七分现在菩萨之问)。持于此经。乃至四句偈等。受持读诵。为人演说。其福胜彼。云何。为人演说。不取于相。如如不动。(二十七断入寂如何说法疑)何以故。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

  此一节。言佛法究竟之果报。而因以古偈结出全经实法也。三世佛法。彻上彻下。故以无量阿僧祇布施较胜。阿僧祗。劫世无数。菩萨心。指前章真是菩萨之心。云何福德之多。盖以真如空相之人。演真如空相之法故耳。如如。一如真常之性。有者有之。无者无之。毫不造作。纯然真静。心静则慧。性静则得。所谓定水澄清。心珠自现。盖真能具此法者。然后能演此法。福德之多。不亦宜乎。即中庸所谓苟不固聪明睿知。达天德者。其孰能知之意。故偈曰。化身示现福。非无无尽福。诸佛说法时。不言是化身。言必有法身而后可以说法也。一切有为法。言一切有相之法。只对前皆以无为法而有差别无为两字。反照便得。凡灭度众生。不住布施。信心持诵。第一忍辱。无我无法。一切善法。生心成忍。知见信解皆是。但一住相便非。做尽许多事业。只不住相。方是无为之为即无相之相矣。梦幻泡影露电六事。皆空相也。然皆非无体之空。皆自有为而入空。如梦非感不成。幻非术不显。泡无水不起。影无质不现。露无天气不降。电无地气不升。皆自有而入无。自有为以至无为。二义双成。实佛法全体。故偈曰。非有为非离。言虽非有为。而亦不离有为也。又曰。诸如来涅槃。九种有为法。妙智正观故。言自古如来涅槃之法。皆从此九种有为中。以妙智正观而得也。妙智正观。正是从有为中看出无为而得真常实相也。又弥勒偈。见相及于识八句。是总释古偈之义以结全经之宗旨也。见相。凡所有相。识。分别相。器身形质之身。言分别有相。即如此九种之相。皆形质受用之事。而非真相。若能知此。便是正观。遂将此正观之法。观于三世。皆如此九种之非真相。则于有为法中而得无为自在之真相。所谓无垢法也。无垢。即是清净无相。此八句实总结全经三世一法之义。

  右说经之七章。言佛无法相。亦无非法相。遂言古偈以结之。而如来实法见矣。

  愚按法身非相以下七分。明明以如来与佛两并双收。显出合一之义。故予分为二章。以见佛与如来同归实法。四句偈。即诸相非相之体。而能作如是观者。即见如来。首尾相应。实理如是。文义如是。旧说将有为法三字看坏。注谓众生界内。造作迁流。但以一空字了之。不见佛法全体。故不知此偈之妙。不知本文明有法字。弥勒偈又添出中字。得字。何等明白。陈真谛译本于如如不动下。曰。恒有正说。应观有为法。如暗翳灯幻。露泡梦电云。所谓恒有正说。岂非自古相传之成说乎。应观有为法。岂非即指全经诸法乎。此予所谓一部金经。只阐得此偈宗旨。非敢臆说也。

  流通

  佛说是经已。长老须菩提。及诸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一切世间天。人。阿修罗。闻佛所说。皆大欢喜。信受奉行。

  流通分。亦道安所定。优婆塞。优婆夷。谓在俗男女。能敬奉三宝。受持五戒者。一离杀生。二离不与取。三离邪淫。四离妄语。五离饮酒。谓之优婆戒。

  金刚般若波罗蜜经郢说(终)

Poker websites gbetting.co.uk/poker sign up bonus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