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25n0483 金刚经音释直解 (一卷) 【明 圆杲解注】

  卍新纂续藏经 No. 483 金刚经音释直解

  明 圆杲解注

  1卷

  No. 483-A 新镌金刚般若波罗蜜音释直解序

  夫金刚经者乃诠人妙心也心也者炳焕灵明光吞宇宙冲虚妙粹照历尘沙竖穷三际虚空未可并其悠横遍十方天地岂能同其大亘今古无旧无新处圣凡不增不减是诸佛之乐土乃众生之本源也非善现孰得究明此宗微阿难谁能编集是教经分三十二分分分义契菩提字布五千余言言言谈归般若三乘四果之阶梯悉依此心而证立九有四生之异类皆由斯理以分流唯此经者其文至略其义甚深读者虽多悟之亦少既悟后则头非镜里若醒来则珠在衣中如穷子见父严饰珍宝现成倘婆女见儿狂乱忧心顿歇欲渡者此即洪舟求安者此真华屋矣(愚)熟读之方究义也搜挹诸典直解是经去繁就简便诵者之易知引浅至深与学人之可入自知僭窃之罪莫逃实为受持之者诠尔。

  No. 483-B 刻金刚般若波罗蜜经序

  盖最上一乘之法者乃佛为一大事因缘而说也为时之龟鉴作物之权衡既澄浊水当以菩提妙珠欲断妄尘须是金刚宝剑世界有三千大千之异地举一念而全收众生有九种十类之殊途向一真而悉度斯经至简其理至玄今之诵者但祈福德不究福德之性也新释此书名为直解(予)将览矣便觉惺之始信下和之不石也水未入海难成咸味人未究理何契心源噫旨玄道妙岂浅识者能信哉上智知之如良马见鞭涅槃门近下士闻矣似痴猴捉月生死路长大哉师兄荷天者闻斯经典捐资刊行施与有志者观矣倘能一言而悟何甘累劫之迷不受福德奚沉有海知法无我即契无生寻流可得泉源会经方明宗旨今杲既而注矣(予)衍亦为序之。

  新镌大乘金刚般若波罗蜜经音释直解

  武夷十六洞天城高 僧圆杲 解注

  僧圆衍 校正

  云庆庵 僧圆禄 僧圆贵 绣梓

  金刚经启请

  若有人读诵此经者须当一心离诸杂想究竟经义先念净身口真言后请八金刚四菩萨名号随所在处常得拥护矣。

  净身真言

  修多唎修多唎修摩唎娑嚩诃

  净口业真言

  修利修利摩诃修利修修利萨婆诃

  安土地真言

  南无三满多没驮南唵度噜度噜地尾娑婆诃

  普供养真言

  唵誐誐曩三婆嚩袜日啰斛

  八金刚

  ·奉请青除灾金刚

  ·奉请辟毒金刚

  ·奉请黄随求金刚

  ·奉请白净水金刚

  ·奉请赤声金刚

  ·奉请定持灾金刚

  ·奉请紫贤金刚

  ·奉请大神金刚

  四菩萨

  ·奉请金刚眷菩萨

  ·奉请金刚索菩萨

  ·奉请金刚爱菩萨

  ·奉请金刚语菩萨

  注曰此八金刚四菩萨者乃前迦叶佛时有一旃陀罗此云屠宰至寺前拾得一纸千佛名经持归供养感妻有妊生一肉球破视有八男子及长心行正直力勇过人能伏诸邪恶妻后又产一球破视亦有四女及长颜貌端严慈善胜众持斋奉佛化兄出家兄妹一十二人同皈迦叶佛修行护教男证金刚女证菩萨常护是经故安经前若人诵此经者殷勤启请则此金刚菩萨随处拥护矣。

  发愿文


  稽首三界尊  皈命十方佛  我今发弘愿
  持此金刚经  上报四重恩  下济三涂苦
  若有见闻者  悉发菩提心  尽此一报身

  同生安乐国

  云何梵


  云何得长寿  金刚不坏身  复以何因缘
  得大坚固力  云何于此经  究竟到彼岸

  愿佛开微密  广为众生说(此经乃梁昭明太子分为三十二分)

  开经偈


  无上甚深微妙法  百千万劫难遭遇
  我今见闻得受持  愿解如来真实义
  

  金刚般若波罗蜜经

  金者喻心之真体也。人之心体如百炼之真金。金经百炼而金体不消。成众器而金色不变。人之心体亦然。杂诸缘而心神不昧。溷众类而心体常灵。故心同虚空永固。金随今古常精。故心以金喻之。刚者喻心之真智也。人之心智如刚利锋刀。刀断万物而刀体常刚。经千磨而刀锋愈利。心智亦然。智鉴诸尘而智眼常明。了诸法而智心永寂。故智有裁决之能。如刀有断截之义。是智以刚刀喻也。般若者。梵语。此云智慧。智慧者。心之真慧也。慧光如镜。诸形临镜而妍媸自现镜鉴。诸形而纤洪莫隐。心慧亦然。至隐能烛至微能知。无尘不显。无物不彰。慧有先见之明。镜有洞明之体。故慧以镜喻之。

  波罗蜜者。梵语。此云到彼岸也。岸者。土也。分于彼此。故有此岸彼岸。此岸者。心之妄也。遇缘即动。见境即生。凡遇境缘生诸妄法。诸有业缘。轮转此岸也。此只众生业识感报之土也。众生业尽。此岸即消矣。彼岸者。心之果也。灵虚独露。寂净湛然。尘不能染。法不能缘果人之土也。心常圆明湛寂。此即彼岸矣。

  经者。心之路也。若人依此金刚般若而行。则直到无为之岸也。以此观之。则金刚般若波罗蜜经者。即是人之自己一个真心也。迷之则生死始。悟之则轮回息。今修行人知此自心智。此自性知真无妄。以智慧灯照破尘缘。了此妄法。立万行而不着于心。遇诸缘而心常湛寂。如此修行疾登彼岸矣。偈云。金刚般若义含多。有筏方能可渡河。心镜未明休懈怠。更须经上切磋磨。

  姚秦三藏法师鸠摩罗什奉 诏译

  姚秦。东晋伪王也。姓姚名兴为。秦国王也。三藏者。经律论也。鸠摩罗什。此云童寿。谓童年而有宿耆材德。故秦王诏译此经。译者翻梵语为此语矣。

  ○法会因由分第一

  如是我闻。

  如是者。真不违俗。名如俗顺于真曰。是故称如是也。如是之法。我从佛闻。我者。阿难自称也。佛说此经。我亲得闻矣。此经说我者。谓空相无我之真我。闻者。谓缘空无闻之真闻也。昔弟子常问于佛云。他时编集经教。当如何起首。佛言。从如是我闻起也。

  一时。佛在舍卫国祗树给孤独园。

  一时者。是佛说经之时也。佛者。觉也。心体离念觉了真妄。觉体周法界中尽。虚空际最清净者。迷此众生悟此即佛也。舍卫国者。乃波斯匿王所居之国也。祗树者。祗陀太子所施之树。故称祗树也。给孤独园者。舍卫国中有一长者。名须达多。先事外道。亦好施贫济诸孤独。故国人称名为给孤独长者。闻佛说法。心生渴仰。布金买祗陀太子之园建立精舍。请佛居此说法。祗陀施树给孤独园。故称祗树给孤独园也。孤独者。幼而无父曰孤。老而无子曰独矣。

  与大比(音必)丘众千二百五十人俱。

  比丘。含三义。一乞士。二破恶。三怖魔也。大比丘者。道德之称也。千二百五十人俱者。佛初度陈如等五人。次度三迦叶兄弟兼徒弟众一千。次度舍利弗目揵连。各兼徒众一百。次度耶舍长者等五十人。经中举其大数。故减五人。此众并事外道后转受佛教也。

  尔时。世尊食时。着衣持钵。入舍卫大城乞食。

  尔时者。彼遇食之时也。世尊者。世世常仰三界独尊。故称世尊也。食时者。人之所食之时。则佛着三衣。持宝钵。入城乞食。教化众生。去此憍慢。入城者。精舍城外。从外而入。故曰入城。

  于其城中。次第乞已。还至本处。饭食讫。收衣钵。洗足已。敷(音呼)座而坐。

  次第者。不择贫富次第。乞矣至本处者。至祗园精舍之处。收衣钵者。收起三衣袈裟与钵盂。后洗足整座而坐也。

  ○善现起请分第二

  时。长老须菩提在大众中即从座起。偏袒右肩。右膝着地。合掌恭敬而白佛言。希有。世尊。

  须菩提。佛之弟子。行证无诤。故称善现。了法虚妄。理悟真空。亦曰空生。亦名解空。尊者。心得菩提正道。称理得名。故名须菩提也。请佛开示菩提妙心。故偏袒右肩.膝跪.合掌。敬白佛言。此为教至。敬而已。希有世尊者。言佛福慧双足。叹言三界之内。少有我佛之慈愍也。

  如来善护念诸菩萨。善付嘱诸菩萨。

  如来者。佛号也。本觉名如始觉名来。本始不二。故称如来矣。菩萨者。修行人通称之也。菩萨。梵语菩提萨埵。今略其文。而言菩萨。此云觉有情也。觉性中若有情妄。即名众生。觉无情妄。即名为佛。故有情即是众生也。惟有如来慈悲愍念众生。善能守护。有大智慧。一乘心法。嘱付诸菩萨。

  世尊。善男子.善女人。发阿耨(音奴入声)多罗三藐(音渺)三菩提心。云何应住。云何降伏其心。

  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者。梵语也。此云无上甚深正等正觉。此即人之圆觉妙心也。若人发此正觉之心。当依何住何能降此尘妄之心矣。

  佛言。善哉。善哉。须菩提。如汝所说。如来善护念诸菩萨。善付嘱诸菩萨。汝今谛听。当为汝说。

  善哉善哉者。叹美之辞也。言须菩提善能问此菩提妙心也。谛者审也。

  善男子.善女人。发阿耨(音奴入声)多罗三藐(音渺)三菩提心。应如是住。如是降伏其心。唯然。世尊。愿乐(音要)欲闻。

  应者。当也。如是者。当理即如。无非即是。此言欲发菩提妙净真心。当向菩提心中而住。如此方能降伏尘妄之心。唯者。诺也。然者。是也。须菩提闻佛说此。真能降妄。默契无疑。唯此应之速也。称尊领教。愿乐欲闻。乐者。爱也。

  ○大乘正宗分第三

  佛告须菩提。诸菩萨摩诃萨应如是降伏其心。所有一切众生之类。

  摩诃者。梵语。此云是大也。摩诃萨者即大菩萨也。一切众生。一切者总标也。众者。不一之称。生者。生灭之义也。

  若卵生.若胎生.若湿生.若化生。若有色.若无色。若有想.若无想.若非有想若非无想。我皆令入无余涅槃而灭度之。

  众生。虽多不出九种十二类。涅槃体上本无众生。按楞严经中。乃觉明为咎。应根尘识。业性发生。见明色发。明见想成。异见成憎。同想成爱。流爱为种。纳想为胎。交遘发生。吸引同业。六种乱想。随业感生。种种众生。各有八万四千。充塞其类也。若卵生者。卵惟想生。合气成卵。识想飞沉。故有鱼鸟之类也。若胎生者。胎因情有。合精成胎。欲想竖横。故感人畜之类也。若湿生者。湿以合感。合爱为湿。和暖发生。所趣无定。翻覆乱想。故感蠢蠕之类也。若化生者。化以离应。意欲飞腾。趣新乱想。无而忽有。故有转蜕飞行之类也。若有色者。但事日月星辰。坚执留碍。其心乱想。结成精耀。休咎精明。其类充塞。若无色者。厌有着空。灭身归无。惑业昏重。识附阴隐。体合空昧。空散销沉。其类充塞。若有想者。虚妄失真。邪着影像。无有实色。托识罔象。潜结貌状。神鬼精灵。其类充满。若无想者。不了谛理。固守愚痴。习定灰疑。思专枯槁。精神化为土木金石。其类充塞。若非有想者。诬罔取他。纳为己有。忘本蒸尝。认彼宗嗣。异质相成。其类充塞。若非无想者。怨害相酬。伤杀相反。生理怪诞。弃绝伦义。如土枭附块。为儿子。成父母。皆遭其食。其类充塞。此说九种十二类众生。皆未悟明涅槃。妙心迷陷。情欲积妄。发生妄随轮转。谁不知此众生。心体本即涅槃。若一念回光悟明。无生之理。断除情妄。即证入无余涅槃。而自灭度之矣。涅槃者。乃无生灭之心是也。众生分上。无欠无余矣。有余者。习气未尽。无余者。能所俱消也。

  如是灭度无量无数无边众生。实无众生得灭度者。何以故。须菩提。若菩萨有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即非菩萨。

  四相者。识心未了。即有我相。迷己认他。即有人相。情妄未除。即众生相。作后有念。即寿者相。菩萨心净。诸法不生。实非有相。若四相去除。即非真菩萨矣。

  ○妙行无住分第四

  复次。须菩提。菩萨于法。应无所住。行于布施。所谓不住色布施。不住声香味触法布施。须菩提。菩萨应如是布施。不住于相。

  复次者。重举也。心有住着。即名悭贪心。无住着。即名布施。法乃尘妄之名。布施解脱之义法。本无住所。生灭随缘。言菩萨勿着于心。当行布施也。六尘者。在眼曰色。在耳曰声。在鼻曰香。在舌曰味。在身曰触。在意曰法。今此六尘之相。若生染着。即为悭贪。若无住着。即名布施矣。

  何以故。若菩萨不住相布施。其福德不可思量。

  不住相布施者。菩萨觉心清净。知法本空。虽有万行利益众生。无有一毫着福之念。净心无染。其福莫量也。

  须菩提。于意云何。东方虚空可思量不(音否)不(音弗)也。世尊。须菩提。南西北方四维上下虚空可思量不(音否)不(音弗)也。世尊。须菩提。菩萨无住相布施。福德亦复如是不可思量。须菩提。菩萨但应如所教住。

  东南西北为四方四维。即四隅也。以四方四维上下总谓十方矣。虚空本无方所。何有十方。佛言。十方者。显此虚空大之无极矣。今谓菩萨无住相布施。言福德亦如此之大者。而心包太虚。则福性亦同太虚之大也。是故佛告菩萨。不当住法住相。但当心无所住处而住。若心无所住。是名真住矣。

  ○如理实见分第五

  须菩提。于意云何。可以身相见如来不(音否)不(音弗)也。世尊。不可以身相得见如来。何以故。如来所说身相。即非身相。

  如来者。即真如性也。是诸佛法身。乃众生本体也。身相者。是色身幻相也。言不可以执幻相得见真如妙心也。相本沤幻。故佛言。身相即非身相也。

  佛告须菩提。凡所有相。皆是虚妄。若见诸相非相。即见如来。

  若见诸相非相者。心不起分别见相之念也。若见相着相。即背真理见相非相。即见如来矣。

  ○正信希有分第六

  须菩提白佛言。世尊。颇有众生。得闻如是言说章句。生实信不。佛告须菩提。莫作是说。如来灭后。后五百岁。有持戒修福者。于此章句能生信心。以此为实。当知是人不于一佛二佛三四五佛而种善根。已于无量千万佛所种诸善根。

  实信者。实谛之阶梯也。信则所言之理顺。顺则师资之道成。盖须菩提疑此如来言说般若无相章句。众生难信。故作是问。而佛恐阻众生实信之心。且告之莫作是说矣。持戒者诸恶莫作。修福者。众善奉行。倘佛灭度之后。若人闻此般若章句。信为实有者。则知此人。不但于三五佛前种诸善根。特于无量劫中。承事诸佛种善根矣。

  闻是章句。乃至一念生净信者。须菩提。如来悉知悉见。是诸众生得如是无量福德。何以故。是诸众生无复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无法相。亦无非法相。

  净信者。净者净而无染信者。信而无疑。若人闻是章句。生一念净信者。悉知此人心空。四相诸法自净矣。无法相者。为无见所执也。亦无非法相者。为有见所执也。是以法相本无因执故有。若能信心清净。则众生垢净如此。即得福无量矣。

  何以故。是诸众生若心取相。即为着我人众生寿者。若取法相。即着我人众生寿者。何以故。若取非法相。即着我人众生寿者。是故不应取法。不应取非法。以是义故。

  心本无相。若觅心取相者。即着四相。若法与非法悉属妄缘。俱无实相。若取而求之。亦染四相。是故诸法体空。不当取着。故如来说不取相者。以是义故。

  如来常说。汝等比(音必)丘。知我说法。如筏(音伐)喻者。法尚应舍。何况非法。

  佛说。一切法度我。一切心我无。一切心何用。一切法是以如来说法。如舡筏者。能度此岸人于彼岸矣。盖人四相空尘。心净正法。当舍何况非法。正谓渡河当用筏到岸不须舟矣。

  ○无得无说分第七

  须菩提。于意云何。如来得阿耨(音奴入声)多罗三藐三菩提耶。如来有所说法耶。须菩提言。如我解佛所说义。无有定法名阿耨(音奴入声)多罗三藐(音渺)三菩提。亦无有定法。如来可说。

  如来妙心。无有决定之法。即名菩提。亦无有定法可说也。如镜本无定像。随形自现。法本无定体。随缘自生。道经云。空即是空。空无定空。色即是色。色无定色是也。

  何以故。如来所说法。皆不可取.不可说.非法.非非法。所以者何。一切贤圣。皆以无为法而有差别。

  无为体上。实无法可得可说矣。今经言非法非非法者。此法说有亦非有。说无亦非无。非法者。心本是无。非非法者。应缘而有。理惟一心。事收万法矣。所以者何。言理无阔峡。见有浅深。此无为体上。或有得皮得骨得髓者。圣贤之位。随德称尊。见深行广。位重名高。三乘贤圣于此无为体上证悟。各有浅深之殊。

  ○依法出生分第八

  须菩提。于意云何。若人满三千大千世界七宝以用布施。是人所得福德。宁为多不(音否)。

  三千世界者。日月运行一须弥山。照四部洲中为一小世界。以一千小世界为一小千世界。以一千小千世界为一中千世界。以一千中千世界为一大千世界。以一千大千一千中千一千大千总为三千大千世界也。七宝者。所谓金.银.琉璃.珊瑚.玛瑙.瑱珠.玻璃是也。佛言尽三千世界七宝布施。言得福虽多。不如般若功德之大也。

  须菩提言。甚多。世尊。何以故。是福德即非福德性。是故如来说福德多。

  须菩提证无诤三昧。悟体性空。答福德甚多者。心顺无诤。言非福德者。性悟真空也。福德性者。乃般若之慧也。性非福德。故如来说福德多矣。

  若复有人。于此经中受持。乃至四句偈等。为他人说。其福胜彼。何以故。须菩提。一切诸佛。及诸佛阿耨(音奴入声)多罗三藐(音渺)三菩提法。皆从此经出。

  此经中乃至四句偈者。休言独称四句偈上有乃至二字下有等字也。或有一句二句乃至百千万句。只此统说。何以独称四句偈耶。看经者可宜详观也。此言统说金刚般若经中之大义也。般若无相偈说无为。谓人心体本自无为。当依般若能证无为之果矣。若人于此经中能悟明真理。操心向道。更复为人解说此经之义。则是人其福胜前三千七宝布施福德也。唐玄宗云。三千七宝虽多。用尽还归生灭。四句经文虽少。悟之直至菩提。所言诸佛及诸佛法。皆由此金刚般若而出者。惟此经之至要也。

  须菩提。所谓佛.法者。即非佛.法。

  佛法在心而不在教。故云。所谓佛法者即非真佛法也。

  ○一相无相分第九

  须菩提。于意云何。须陀洹(音桓)能作是念。我得须陀洹果不(音否)须菩提言。不(音弗)也。世尊。何以故。须陀洹(音桓)名为入流。而为所入。不入色声香味触法。是名须陀洹。

  须陀洹.斯陀含.阿那含.阿罗汉。此四果者。乃凡夫流入圣位之阶级也。若人心当以无念为宗.无着为用。佛恐人心存四果之念萌于其间。以障其道。故设此四果而问。须菩提皆以不也答之。复为辨论。若以事言之。则有果有相。若以理言之。则非果非相。断三结。得须陀洹果。不堕三恶。人天七返。永断诸苦。入于涅槃。名为入流者。心不入六尘之境。初流入圣地。是名须陀洹也。

  须菩提。于意云何。斯陀含能作是念。我得斯陀含果不(音否)须菩提言。不(音弗)也。世尊。何以故。斯陀含名一往来。而实无往来。是名斯陀含。

  断三结。薄贪嗔痴。得斯陀含果。永断诸苦。乐证无为。名一往来者。一反生天上。一反生人间。便得涅槃。虽名往来而实无往来。是名斯陀含也。

  须菩提。于意云何。阿那含能作是念。我得阿那含果不(音否)须菩提言。不(音弗)也。世尊。何以故。阿那含名为不来。而实无不来。是名阿那含。

  断下五结。得阿那含果。见思惑断永脱苦轮。入于涅槃。名为不来者。不来欲界受生也。而实无不来者。心无所得而不着不来之相也。

  须菩提。于意云何。阿罗汉能作是念。我得阿罗汉道不(音否)须菩提言。不(音弗)也。世尊。何以故。实无有法名阿罗汉。世尊。若阿罗汉作是念。我得阿罗汉道。即为着我人众生寿者。

  阿罗汉果者。永断贪欲.嗔恚.愚痴.无余烦恼.生灭。以尽净行。以立于法无染。不来三界受生矣。阿罗汉者。悟诸法空。若作得道之念。有所得心未除。即着四相矣。

  世尊。佛说我得无诤三昧。人中最为第一。是第一离欲阿罗汉。世尊。我不作是念。我是离欲阿罗汉。世尊。我若作是念。我得阿罗汉道。世尊即不说须菩提是乐阿兰那行者。以须菩提实无所行。而名须菩提是乐阿兰那行。

  无诤者。随顺无违也。三昧。梵语。此云正受。心不受一法是也。阿兰那者。梵语。此云即无诤也。须菩提离三界。欲证四果法得无诤三昧。体悟真空。乃人中最为第一者。虽然证此四果位。而心不作是念。若心作此证果之念。则与道相违。佛即不说须菩提是行无诤之行也。实无所行者。悟心无得。虽云无诤之行。亦是虚名耳。

  ○庄严净土分第十

  佛告须菩提。于意云何。如来昔在然灯佛所。于法有所得不。不也。世尊。如来在然灯佛所。于法实无所得。

  如来者。佛自称也。然灯佛者。即是释迦牟尼佛之师也。法由心悟。岂从外得以心印。心是名为得也。

  须菩提。于意云何。菩萨庄严佛土(音度)不(音否)不(音弗)也。世尊。何以故。庄严佛土(音度)者。即非庄严。是名庄严。

  菩萨庄严者。菩萨六度万行以为庄严。佛土者。心土也。真如妙心。乃诸佛之净土。是众生之觉源也。但了法空净。即真庄严。维摩经云。随其心净。则佛土净。盖此心净。便是庄严也。若着相施为。即非庄严。名庄严矣。

  是故须菩提。诸菩萨摩诃萨应如是生清净心。不应住色生心。不应住声香味触法生心。应无所住而生其心。

  佛土既以心净为庄严。则菩萨当生无染净心。不当生六尘妄想之心矣。而者下接上之辞也。应无所住而生其心者。若心无染而清净。真心自生也。譬如天平盘中无物。其针自正矣。

  须菩提。譬如有人。身如须弥山王。于意云何。是身为大不(音否)须菩提言。甚大。世尊。何以故。佛说非身。是名大身。

  王者众所尊也。须弥山者。上至忉利天。下极昆仑际。乃娑婆世界之主山也。大之莫及矣。佛引此譬喻。尚有人身如须弥山之大。可为大否。须菩提遵顺无违。答言。甚大。须弥虽大。不满虚空。法身之大。含纳大虚。故楞严云。虚空生汝心内。由如片云点太清里。况世界生于虚空之内。须弥亦住世界之中。岂得为大也。故法身无相。诚为大也。须弥有相。不足为大矣。是故佛说非身是名大身也。

  ○无为福胜分第十一

  须菩提。如恒河中所有沙数。如是沙等恒河。于意云何。是诸恒河沙宁为多不(音否)须菩提言。甚多。世尊。但诸恒河尚多无数。何况其沙。

  恒河者。舍卫国城外有河名恒河也。佛常指河中沙为喻。言恒河中有此无量数之沙。亦有无量数之恒河胜过此沙之多。是诸恒河中之沙。此言多之甚矣。

  须菩提。我今实言告汝。若有善男子.善女人。以七宝满尔所恒河沙数三千大千世界。以用布施。得福多不(音否)须菩提言。甚多。世尊。佛告须菩提。若善男子.善女人。于此经中。乃至受持四句偈等。为他人说。而此福德胜前福德。

  恒沙七宝布施。福报无过人天。若人于此经中究明至理。必证菩提之果矣。

  ○尊重正教分第十二

  复次。须菩提。随说是经。乃至四句偈等。当知此处。一切世间.天.人.阿修罗。皆应供养。如佛塔庙。

  随说者。随处与人说经之所也。塔者。贮佛舍利之塔庙者。立佛圣相之庙也。故有人天修罗而此供养。今当知此说经之处。一切人道天道修罗道。皆以香华幡盖以为供养。胜若佛之塔庙者。何也。为一切诸佛及诸佛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法。皆从此经出也。是故人天如此恭敬矣。

  何况有人尽能受持读诵。须菩提。当知是人成就最上第一希有之法。若是经典所在之处。即为有佛。若尊重弟子。

  若人明此般若妙义。即知心能作佛如此受持。则是成就第一希有之法也。一切诸佛皆依般若而证。故云此经在处。即为有佛也。是人若能恭敬此经。即为尊重弟子也。

  ○如法受持分第十三

  尔时。须菩提白佛言。世尊。当何名此经。我等云何奉持。佛告须菩提。是经名为金刚般若波罗蜜。以是名字。汝当奉持。

  金刚是喻般若。是法般若。波罗蜜。是梵语。此云智慧到彼岸也。出前经题。注讫耳。以是名字者。此经乃般若之名。非真般若之体。故说名字也。汝当奉持者。当依义奉行持教流通也。

  所以者何。须菩提。佛说般若波罗蜜。即非般若波罗蜜。是名般若波罗蜜。

  但有言说皆无实义。般若无相。故佛说即非般若。是名般若也。

  须菩提。于意云何。如来有所说法不。须菩提白佛言。世尊。如来无所说。

  如来说法。为利生故。真如体净。实无法可说也。

  须菩提。于意云何。三千大千世界所有微尘是为多不(音否)须菩提言。甚多。世尊。须菩提。诸微尘。如来说非微尘。是名微尘。如来说。世界。非世界。是名世界。

  三千世界。不外乎心一切微尘。悉依于地。故世界者。随众生心业所感。而有众生心净。则世界净。众生心垢。则世界垢。悟法无体。即非微尘。悟相虚妄。则非世界。佛心空寂。观此微尘不实。世界非坚。故说非有尘世。是名尘世也。

  须菩提。于意云何。可以三十二相见如来不(音否)不(音弗)也。世尊。不可以三十二相得见如来。何以故。如来说。三十二相。即是非相。是名三十二相。

  三十二相者。如来以三十二妙行感此报身妙相。净如琉璃。内外明彻。虽则报身殊妙。亦是幻妄。终归坏灭。故说非相。是名为相也。

  须菩提。若善男子.善女人。以恒河沙等身命布施。

  七宝布施。是利物济贫。身命布施。乃了心立行。无非福报也。

  若复有人。于此经中。乃至四句偈等。为他人说。其福甚多。

  佛言。小则微尘。大则世界福报。则妙身立行。则布施如此尘世身行。四事尽属虚幻无有实体。若人能持此一经。为人解说。则得福多矣。

  ○离相寂灭分第十四

  尔时。须菩提闻说是经。深解义趣。涕泪悲泣。而白佛言。希有。世尊。佛说如是甚深经典。我从昔来所得慧眼。未曾得闻如是之经。

  须菩提。闻佛说尘世身行尽属虚幻。深悟明此金刚般若之义。伤感悲泣。白言。世尊。我昔得缘空慧眼。如何契此经义之迟也。

  世尊。若复有人得闻是经。信心清净。即生实相。当知是人。成就第一希有功德。

  实相者。真实无妄之相也。若人闻此经义。信心清净。则实相自生。诚为第一希有之功德也。

  世尊。是实相者。即是非相。是故如来说名实相。

  实相无相托名为相。故说非相也。

  世尊。我今得闻如是经典。信解受持不足为难。若当来世。后五百岁。其有众生。得闻是经。信解受持。是人即为第一希有。何以故。此人无我相.无人相.无众生相.无寿者相。所以者何。我相即是非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即是非相。何以故。离一切诸相。即名诸佛。

  须菩提言。闻经受持。不离者。心空即受持不难。来世众生能空四相。持此经者。即为第一希有。有四相即忘夭之体。般若无相离相体净。故名离相。即夭破相。尽是名诸佛。

  佛告须菩提。如是。如是。若复有人。能闻是经。不惊.不怖.不畏。当知是人甚为希有。

  如是如是者。佛许言之。理当理当也。若人闻此般若无相妙法。则无惊疑怖畏者。此人亦为希有也。

  何以故。须菩提。如来说。第一波罗蜜。即非第一波罗蜜。是名第一波罗蜜。

  第一波罗蜜者。非说布施波罗蜜为第一也。直说金刚般若波罗蜜矣。此般若能摄三乘.四果.六度万行。凡诸善法。皆依般若之功也。非般若则不能立此行。非般若则不能证是果矣。是心经云。菩提萨埵依般若波罗蜜而得究竟涅槃。三世诸佛。依般若波罗蜜得证菩提正果。故此般若是无上咒。是无等等咒。如此佛称般若为第一之波罗蜜也。即非第一波罗蜜。若属言说。亦是名字中波罗蜜也。

  须菩提。忍辱波罗蜜。如来说非忍辱波罗蜜。是名忍辱波罗蜜。

  忍辱能降嗔怒。嗔怒能浑般若。古云。一念嗔心起。八万障门开。若嗔怒既是不降。则般若真性不现。故佛设忍辱之权。方净般若之体。故称忍辱波罗蜜也。则忍辱亦无实体。其嗔既泯。其忍自消。故谓非忍辱也。

  何以故。须菩提。如我昔为歌利王割截身体。我于尔时。无我相.无人相.无众生相.无寿者相。何以故。我于往昔节节支解时。若有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应生嗔恨。须菩提。又念过去于五百世作忍辱仙人。于尔所世。无我相.无人相.无众生相.无寿者相。

  歌者。好声色。利者。贪财利。六祖云。此王好色。贪利。是无道之君也。人以一生为一世。佛在歌利王。五百世前因中修五百世忍辱波罗蜜矣。故四相不生。其心不忍而自忍也。

  是故须菩提。菩萨应离一切相。发阿耨(音奴入声)多罗三藐(音渺)三菩提心。不应住色生心。不应住声香味触法生心。应生无所住心。若心有住。即为非住。

  佛言。欲发无上觉心者不当着诸幻相勿着六尘。妄心当生。无住真心。若心有法。住者即非真住。故肇师五论云。圣人之心住无所住。

  是故佛说。菩萨心不应住色布施。须菩提。菩萨为利益一切众生。故应如是布施。

  住色布施者。言着相布施也。菩萨布施为利生也。故华严经云。不为自身求快乐。但为救护诸众生是也。

  如来说。一切诸相。即是非相。又说。一切众生。即非众生。

  诸相是妄尘。众生是妄识。俱无实体。故佛说诸相非相。众生非生也。

  须菩提。如来是真语者.实语者.如语者.不诳语者.不异语者。

  真语不伪。实语不虚。如语理当不诳。语无妄不异。语始终为一。故圣人之语义语也。非比众生欺诳之语也。

  须菩提。如来所得法。此法无实无虚。

  得法者。悟明心法也。此法无实无虚者。言实而无相可睹。言虚而应用无穷。此即空不空如来藏也。

  须菩提。若菩萨心住于法而行布施。如人入暗。即无所见。若菩萨心不住法而行布施。如人有目。日光明照。见种种色。

  妄法能翳真心。若菩萨住法布施。欲见如来法体。如人处于暗室。欲睹诸相。实不可得。若心不住法。而布施者。空体昭然。如人有目。一契心原如空。有日见种种色。了然在目矣。

  须菩提。当来之世。若有善男子.善女人。能于此经受持读诵。即为如来以佛智慧。悉知是人。悉见是人。皆得成就无量无边功德。

  当来世者。将来之世也。此金刚般若经者。佛之智慧。若人能持读诵。解其实义者。则知斯人入佛知见。得佛知见。即为如来如此成就无量功德也。

  ○持经功德分第十五

  须菩提。若有善男子.善女人。初日分以恒河沙等身布施。中日分复以恒河沙等身布施。后日分亦以恒河沙等身布施。如是无量百千万亿劫以身布施。若复有人。闻此经典。信心不逆。其福胜彼。何况书写.受持.读诵.为人解说。

  初日分者。蚤也。中日分者。午也。后日分者。晚也。恒沙等身布施者。言了却相。续尘沙妄念也。一日三时立此万行。虽加三省之勤。经尘劫之修。若未能悟彻般若大义。其福纵广。证道亦难也。若人闻此经义。信而不逆。其福胜彼。何况书持演读。流通今古者哉。

  须菩提。以要言之。是经有不可思议.不可称量.无边功德。如来为发大乘者说。为发最上乘者说。

  要言者。简要之言也。谓此经乃最上一乘之法。若人能契此经之义。直证无上正觉之道。故言此功德不可思议称量也。乘者乘物之器也。大乘者。菩萨乘也。菩萨利生愿重。如大车在途大船在海。凡遇有情。无不载度矣。最上乘者。佛乘也。言不可及也。三界万类。但为有缘。悉载度之。佛恐人机小心生取着。闻此般若。无相之经。即生疑惑。故与上乘者说也。

  若有人能受持读诵。广为人说。如来悉知是人。悉见是人。皆得成就不可量.不可称.无有边.不可思议功德。如是人等。即为荷担如来阿耨(音奴入声)多罗三藐(音渺)三菩提。

  荷担者。荷负如来正觉之法也。此金刚经者。乃佛之命脉。若人能持读解义。广为人说。即为荷负如来正法。言福之多矣。

  何以故。须菩提。若乐小法者。着我见.人见.众生见.寿者见。即于此经。不能听受读诵.为人解说。

  小法者。小乘之法也。小乘之人着相求道。闻此般若非相。即生疑惑。不能受持流通也。故仲尼云。中人以下不可以语上也。

  须菩提。在在处处。若有此经。一切世间.天.人.阿修罗。所应供养。当知此处即为是塔。皆应恭敬。作礼围绕。以诸华香而散其处。

  在在处处者。言有经在之处也。此说与十二会同。

  ○能净业障分第十六

  复次。须菩提。若有善男子.善女人。受持读诵此经。若为人轻贱。是人先(去声)世罪业。应堕恶道。以今世人轻贱故。先世罪业即为消灭。当得阿耨(音奴入声)多罗三藐(音渺)三菩提。

  恶道者。即三恶道也。乃地狱饿鬼畜生是也。若人前生造此恶罪。当受此恶报。为持此经。以重报轻。免堕恶道。若能更悟明此义。当体全空。即恶果顿消。净业立成也。正谓千年暗室。一灯破万劫。[亿-音+(天*天)]尤半句消矣。

  须菩提。我念过去无量阿僧祗劫。于燃灯佛前。得值八百四千万亿那由他诸佛。悉皆供养承事。无空过者。若复有人。于后末世。能受持读诵此经。所得功德。于我所供养诸佛功德。百分不及一。千万亿分.乃至算数譬喻所不能及。

  阿僧祗那由他。梵语。二者皆是数。此云即是无量数也。供佛是布施。承事是立行也。佛言。我在燃灯佛无量劫前。供养承事无量诸佛功德。与持经之人功德。千万亿分莫及其一。

  须菩提。若有善男子.善女人。于后末世。有受持读诵此经。所得功德。我若具说者。或有人闻。心即狂乱。狐疑不信。

  末世者。末法之世也。此经中功德。佛不一一具说者。道大难信。恐人生疑。起谤经之罪。故不尽说也。

  须菩提。当知是经义不可思议。果报亦不可思议。

  言此般若妙义。菩提道果。其中功德。皆不可思议也。

  ○究竟无我分第十七

  尔时。须菩提白佛言。世尊若善男子.善女人。发阿耨(音奴入声)多罗三藐(音渺)三菩提心。云何应住。云何降伏其心。佛告须菩提若善男子.善女人。发阿耨(音奴入声)多罗三藐(音渺)三菩提心者。当生如是心。我应灭度一切众生。灭度一切众生已。而无有一众生实灭度者。

  如是心者。即此无分别心是也。须菩提问。发菩提心者。与前二会同意。佛告灭度众生者。与三会同意。不必重注也。

  何以故。若菩萨有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即非菩萨。所以者何。须菩提。实无有法发阿耨(音奴入声)多罗三藐(音渺)三菩提者。

  若心萌四相。即非菩萨。心无一法。即契菩提。

  须菩提。于意云何。如来于然灯佛所有法得阿耨(音奴入声)多罗三藐(音渺)三菩提不(音否)不(音弗)也。世尊如我解佛所说义佛于燃灯佛所无有法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无法可得言心中实无所得也故云心无一法即如来是则名如观自在也。

  佛言如是如是须菩提实无有法如来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须菩提若有法如来得阿耨(音奴入声)多罗三藐(音渺)三菩提者。燃灯佛即不与我授记。汝于来世。当得作佛。号释迦牟尼。

  如是如是者。佛许言之理当。佛者。觉也。然灯者。名也。觉心无染。名之为佛。若心有法。则背觉合尘。违佛真体。即不授记耳。梵语释迦。此云能仁。梵语牟尼。此云寂默。能仁者。于情不染。寂默者。于法不生。

  以实无有法得阿耨(音奴入声)多罗三藐(音渺)三菩提。是故燃灯佛与我授记。作是言。汝于来世。当得作佛。号释迦牟尼。何以故。如来者。即诸法如义。

  实无有法。二佛体同。如镜照镜。似空合空。如此即授记矣。古云。祖祖心空。佛佛道同。诸法者。尘妄之法也。义者。法之仪则也。如来觉体本空。不立诸法。不碍诸法。净如明镜。能应物现形。譬镜本无相。相由镜现。心本无法。法从心显。故此如来之心。诸法如义也。

  若有人言。如来得阿耨(音奴入声)多罗三藐(音渺)三菩提。须菩提。实无有法。佛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佛言。我菩提妙心者。实从无法中得也。故楞严经云。菩提心生。生灭心灭。

  须菩提。如来所得阿耨(音奴入声)多罗三藐(音渺)三菩提。于是中无实无虚。

  无实者。色即是空。无虚者。空即是色。此菩提妙体。莫恻其方。莫穷其际。言实亦非实。言虚亦不虚。

  是故如来说。一切法皆是佛法。

  法外无心。心外无法。故云皆是佛法也。

  须菩提。所言一切法者。即非一切法。是故名一切法。

  法本无实。但是虚名。

  须菩提。譬如人身长大。须菩提言。世尊。如来说。人身长大。即为非大身。是名大身。

  与前十会同意。

  须菩提。菩萨亦如是。若作是言。我当灭度无量众生。即不名菩萨。

  菩萨者。乃觉有情也。众生者。即情识也。若情见未尽。即非菩萨。

  何以故。须菩提实无有法名为菩萨。是故佛说。一切法无我.无人.无众生.无寿者。

  真心本寂。诸法本空。故佛说言凡一切诸法。皆无人.我.众生.寿者之念。是人妄执四相也。谓菩萨若能空诸法相。是真菩萨。此章承上缴下之义也。

  须菩提。若菩萨作是言。我当庄严佛土。是不名菩萨。何以故。如来说。庄严佛土者。即非庄严。是名庄严。

  若庄严佛土。着相迷心。则不名菩萨。佛土在心而不在相。何假庄严。既着其相。即非庄严矣。

  须菩提。若菩萨通达无我.法者。如来说名真是菩萨。

  无我则识空。无法则情尽。若人通达情识无体。是名真菩萨。

  ○一体同观分第十八

  须菩提。于意云何。如来有肉眼不(音否)如是。世尊。如来有肉眼。须菩提。于意云何。如来有天眼不(音否)如是。世尊。如来有天眼。须菩提。于意云何。如来有慧眼不(音否)如是。世尊。如来有慧眼。须菩提。于意云何。如来有法眼不(音否)如是。世尊。如来有法眼。须菩提。于意云何。如来有佛眼不(音否)如是。世尊。如来有佛眼。

  眼虽分五。心惟是一。见有通塞。知无间断。颜居士云。肉眼见诸色相。天眼普照大千。慧眼智烛常明。法眼了诸法空。佛眼自性常明。融通无阂。傅颂曰。天眼通非阂。肉眼阂非通。法眼唯观俗。慧眼直缘空。佛眼如千日照。异体还同圆。明法界内。无处不含容。

  须菩提。于意云何。如恒河中所有沙。佛说是沙不(音否)如是。世尊。如来说是沙。须菩提。于意云何。如一恒河中所有沙。有如是沙等恒河。是诸恒河所有沙数。佛世界如是。宁为多不(音否)甚多。世尊。

  恒河者。舍卫国城外。有河名恒河也。河中之沙细如面末。谓此恒河中有无量沙数。一粒之沙亦为一恒河也。如是诸沙等诸恒河。亦诸恒河中有无量无数之沙。此说极多矣。言佛世界亦多之如此。佛以恒沙世界言之。甚多耳。

  佛告须菩提。尔所国土中。所有众生。若干种心。如来悉知。

  若干者。干是不俱之数也。所有恒沙世界国土。尽因众生妄业所感而生。众生诸心。如来悉知者。凡众生妄心。因业引起。而有业识妄想。尽依真体发现。故楞严云。迷妄有虚空。因空立世界。想澄成国土。知觉乃众生。但有尘缘妄想。悉依心现。故云如来悉知也。

  何以故。如来说。诸心皆为非心。是名为心。所以者何。须菩提。过去心不可得。现在心不可得。未来心不可得。

  凡有心识。尽随业生。无有实体。遇缘即生。缘消即灭。故说非心是名为心矣。三心亦非有也。故论云。过去已灭。未来未至。现在空寂。三世求之了不可得。楞严注云。三际求心心不有。心不有处妄原无。妄心无处即菩提。生死涅槃本平等。

  ○法身通化分第十九

  须菩提。于意云何。若有人满三千大千世界七宝以用布施。是人以是因缘。得福多不(音否)如是。世尊。此人以是因缘。得福甚多。须菩提。若福德有实。如来不说得福德多。以福德无故。如来说得福德多。

  因缘得福者。福因修布而生。言福德无者。福因缘消而灭。惟有法体周圆。融通无碍。是真福德也。

  ○离色离相分第二十

  须菩提。于意云何。佛可以具足色身见不(音否)不(音弗)也。世尊。如来不应以具足色身见。何以故。如来说。具足色身。即非具足色身。是名具足色身。须菩提。于意云何。如来可以具足诸相见不(音否)不(音弗)也。世尊。如来不应以具足诸相见。何以故。如来说。诸相具足。即非具足。是名诸相具足。

  佛者。觉也。具足色身诸相者。言具足报身三十二相也。此觉心如海。身相如沤。若人着身相求见真佛。诚为认沤为海也。身相总归幻化。虽然身相具足。佛言即非具足。是名身相具足也。

  ○非说所说分第二十一

  须菩提。汝勿谓如来作是念。我当有所说法。莫作是念。何以故。若人言。如来有所说法。即为谤佛。不能解我所说故。须菩提。说法者。无法可说。是名说法。

  勿者。止也。佛说。此一卷金刚般若之法。恐人心生说法之念。故诫须菩提。莫谓如来有说法之念。谤者。妄言也。言人不能解其觉体本净。无有法念。妄言佛有此说法之念。若心无一法。是真说法也。故维摩经云。法无众生。离众生垢。故法无有我。离我垢。故法无寿命。离生死。故法无有人前后际断。故离此诸缘。何法可说。故此真空法体。无法可说。是名为说也。

  尔时。慧命须菩提白佛言。世尊。颇有众生。于未来世。闻说是法。生信心不(音否)佛言。须菩提。彼非众生。非不众生。何以故。须菩提。众生众生者。如来说非众生。是名众生。

  须菩提得佛智慧。故称慧命也。问言。倘未来之世。若众生闻此真心无说之法。亦能信否。佛知须菩提心起众生之念。故答云。彼非众生。非不众生。彼非众生者。指未来众生。非实众生也。非不众生者。言此众生因业感报而生也。众生虽妄。亦依真有。乃生佛同原惟隔迷悟。但去执情。众生即佛矣。故华严论云。一切众生。本来成佛。云众生众生者。乃佛审问须菩提言。汝以众生为众生。佛言。我如来说。众生非众生也。

  ○无法可得分第二十二

  须菩提白佛言。世尊。佛得阿耨(音奴入声)多罗三(音渺)藐三菩提。为无所得耶。如是。如是。须菩提。我于阿耨多罗三藐(音渺)三菩提乃至无有少法可得。是名阿耨(音奴入声)多罗三藐(音渺)三菩提。

  须菩提深悟菩提体上实无所得。佛先许其契理的当。后亦引浅至深。言我于此理。亦无少法可得。菩提亦是虚名也。

  ○净心行善分第二十三

  复次。须菩提。是法平等。无有高下。是名阿耨(音奴入声)多罗三藐(音渺)三菩提。

  是法平等者。此法无物不有。无时不然矣。法本无高下。奈业有差殊。若人有一念之善。福即随生。报感人天之乐。若有一念之恶。罪即随至。报感三途之苦。故法体平等。高下由业自生。即此平等之法。是名菩提之正因也。

  以无我.无人.无众生.无寿者。修一切善法。即得阿耨(音奴入声)多罗三藐(音渺)三菩提。

  修一切善法者。当修四圣谛十二因缘。六度万行。三十七品助道法。五十五种菩提路。此一切法俱名善法也。若人空其四相。修诸善法。洁净其心。即得证此菩提妙果矣。

  须菩提。所言善法者。如来说非善法。是名善法。

  善法虽美。法体实无。才生贪染。便翳菩提。故云黄金虽至宝。入眼亦如尘。

  ○福智无比分第二十四

  须菩提。若三千大千世界中所有诸须弥山王。如是等七宝聚。有人持用布施。若人以此般若波罗蜜经。乃至四句偈等。受持.读诵.为他人说。于前福德百分不及一。千万亿分。乃至算数譬喻所不能及。

  所谓三千大千世界中须弥山者。总而言之。有百德日月百亿须弥是也。言此多为须弥山之七宝布施之福。与般若真智为人演说之福。佛言。千万亿分莫及其一矣。以此福德与智慧较之。诚乃无比无极也。

  ○化无所化分第二十五

  须菩提。于意云何。汝等勿谓如来作是念。我当度众生。须菩提。莫作是念。何以故。实无有众生如来度者。若有众生如来度者。如来即有我人众生寿者。

  佛止须菩提言。莫谓如来有度生之念也。如来者。真如体也。众生者。情识也。言真如体上实无情识。既有情识。则有四相矣。

  须菩提。如来说。有我者。即非有我。而凡夫之人以为有我。须菩提。凡夫者。如来说即非凡夫是名凡夫。

  今如来说我者。乃权也。亦非有我之念。故颂云。利生权立我。证理实无人。此凡夫执着。认相为我。古云。色身非我。任为我法身。真我而不任。是以凡夫无实体。故说非凡夫也。

  ○法身非相分第二十六

  须菩提。于意云何。可以三十二相观如来不(音否)须菩提言。如是。如是。以三十二相观如来。佛言。须菩提。若以三十二相观如来者。转轮圣王即是如来。须菩提白佛言。世尊。如我解佛所说义。不应以三十二相观如来。尔时。世尊而说偈言。若以色见我。以音声求我。是人行邪道。不能见如来。

  三十二相。佛之报身。如来法身非相也。须菩提以三十二相观佛法身者。执波为水也。故佛说。若认相为佛者。转轮圣王亦佛也。转轮圣王亦有三十二相报身矣。须菩提亦言。不当三十二相观佛法身者。是拨波求水也。未明水之真体。故此经云。声色者。傍外之门。非真佛体也。若人着相离相者。即是邪外之道。实不能见真佛法身也。颂云。声色见闻皆是妄。真空无相镜非台。四八身中寻得佛。转轮王相即如来。

  ○无断无灭分第二十七

  须菩提。汝若作是念。如来不以具足相故得阿耨(音奴入声)多罗三藐(音渺)三菩提须菩提莫作是念如来不以具足相故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此一章。承上章而言也。以者。当作是也。须菩提前言以三十二相观如来心者。是常见之所惑。后言以不应以三十二相观如来心者。是断见之所失也。佛恐人陷于断常见中。故作此问。呼须菩提征之。汝若作是念谓佛不是具足相中得菩提心者此言心相乖违生断灭之见也。岂不见心经云色不异空空不异色故云即波即水即妄即真何得除此身相之外而别有菩提心也佛诫之莫作是念者勿谓佛不是具足相中得菩提心也。

  须菩提汝若作是念发阿耨(音奴入声)多罗三藐(音渺)三菩提心者说诸法断灭莫作是念何以故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者于法不说断灭相。

  汝若作无相。发菩提心之念者。言相非心而心非相。说诸法断灭。重诫之莫作此无相得心之念。何以故。若发大菩提心之人。于诸法相无挂无碍。不着不离不说断灭相也。

  ○不受不贪分第二十八

  须菩提。若菩萨以满恒河沙等世界七宝持用布施。若复有人知一切法无我。得成于忍。此菩萨胜前菩萨所得功德。何以故。须菩提。以诸菩萨不受福德故。

  知一切法无我者。法本无我。是人妄生分别。以为有我。若人知心无法知法。非我如此。则圣凡情尽。能所见消。即得成无生法忍。直证菩提。何干福德也。

  须菩提白佛言。世尊。云何菩萨不受福德。须菩提。菩萨所作福德。不应贪着。是故说不受福德。

  菩萨心空无法。于福不着。若着福德。福德亦是法矣。故云。但能万法不相干。一超直入如来地。

  ○威仪寂静分第二十九


  威仪自威仪  寂处有谁知  若作威仪相

  大象没深泥

  须菩提。若有人言。如来若来若去.若坐若卧。是人不解我所说义。何以故。如来者。无所从来。亦无所去。故名如来。

  如来者。佛真法身也。遍满虚空。实无来去。今言此来去坐卧者。来为法生。去为法灭。来去是法。坐卧是相。岂其佛法身而有来去耶。若人言此法身有此来去者。是未解实义也。故如来说无所来去也。古德云。来为众生来。去为众生去。法身等虚空住在无心处。

  ○一合理相分第三十

  须菩提。若善男子.善女人。以三千大千世界碎为微尘。于意云何。是微尘众宁为多不(音否)甚多。世尊。何以故。若是微尘众实有者。佛即不说是微尘众。所以者何。佛说。微尘众。即非微尘众。是名微尘众。世尊。如来所说三千大千世界。即非世界。是名世界。

  佛虽然说此世界微尘。亦为发明一真之理也。微尘无实世界非坚。纵有无量之多。亦是虚名也。

  何以故。若世界实有者。即是一合相。如来说。一合相。即非一合相。是名一合相。

  一合相者。一者。乃一空真理也。相者。乃世界幻妄诸相也。合者。和合也。谓一空真理。融通和合世界诸相。如胶投色。正谓。色无胶不立。胶无色不显。真妄融通。合成世界诸相矣。故楞严云。犹如世间诸相。杂和成一体者是也。如来亦说非一合相者。言诸相幻妄。屡受变迁。真空妙理。实无成坏。真理非理。和合非合。故非真一合相。是名一合相也。

  须菩提。一合相者。即是不可说。但凡夫之人贪着其事。

  若言真妄。融通合为一相者。佛止须菩提不可说。但恐凡夫贪着妄相为真之事也。凡夫未悟空理。坚执妄相。不蚤观破。欲待世界坏时。方觉苦恩情别。后始知空也。

  ○知见不生分第三十一

  须菩提。若人言。佛说我见.人见.众生见.寿者见。须菩提。于意云何。是人解我所说义不(音否)不也。世尊。是人不解如来所说义。何以故。世尊说。我见.人见.众生见.寿者见。即非我见.人见.众生见.寿者见。是名我见.人见.众生见.寿者见。

  我.人.众生.寿者。此四相本非实体。若人言。佛亦有四相之说。疑为实有者。则此人能深解佛之大义否。须菩提答云。此人未能深解如来实义也。是真体湛然。空诸法相。虽佛说是四相。非有四相之念。但言四相而已。

  须菩提。发阿耨(音奴入声)多罗三藐(音渺)三菩提心者。于一切法。应如是知。如是见。如是信解。不生法相。须菩提。所言法相者。如来说即非法相。是名法相。

  如是知见者。即此无分别之心是也。如是信解者。凡于一切法相。莫作法相之念。向外驰求如此无念之心。是名发菩提心也。所言法相者。法本无体。岂有相耶。境来则法相自现。境灭则法相自消。故如来说法相非相。是名相也。

  ○应化非真分第三十二

  须菩提。若有人以满无量阿僧祗世界七宝持用布施。若有善男子.善女人。发菩萨心者。持于此经。乃至四句偈等。受持读诵。为人演说。其福胜彼。云何为人演说。不取于相。如如不动。何以故。

  无量阿僧祗二者皆是数也。言其数多之甚矣。发菩萨心者。须发最上一乘利生心也。受持读诵者。心得经理曰受。养心不动曰持。究明经义曰演。悟心无法曰说。谓持此经乃至四句偈等者。言此一卷金刚般若经全受持而读诵也。言发大菩萨心者。方能受持此经。为人演说流通世上也。其福胜彼者。说前种种布施。立行施为尽属幻化。虽有福报。终归消灭。惟此般若真体不属修证。若契此无为永不退转。惟此无为之福胜诸有为之福也。云何演说者。佛恐人泥于文字。故说不取于相。如如不动取者着也。如如不动者。言此真如。湛寂应用无亏。即此佛说一句如如不动。收尽三藏十二部之教也。颂曰。末后如如这句经。如来演说太分明。举头若见空中月。此点灵光本现成。

  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

  此四句偈说。此梦幻泡影。露电六种虚妄为譬喻者。谓有为之法。悉是幻化。无有实义。故设此喻。此无为妙体。毫法不安。正谓。千峰势到岳边尽。万派声归海上消。故涅槃云。诸行无常。是生灭法。生灭灭已。寂灭为乐。

  佛说是经已。长老须菩提及诸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一切世间.天.人.阿修罗。闻佛所说。皆大欢喜。信受奉行。

  僧称比丘师。姑称比丘尼。居士称优婆塞。道姑称优婆夷。与一切世间人道众天道众修罗道众。此四种三道。闻佛说此金刚般若真经妙义。皆大欢喜。诚心信受。谨奉尊行也。道川言。此经顿超佛地。敬而颂之曰。饥得食。渴得浆。病得瘥。热得凉。贫人遇宝。婴子见娘。飘舟到岸。远客归乡。旱逢甘泽。国有忠良。四夷拱奉。八表谊扬。头头俱显。物物全彰。古今凡圣。地狱天堂。东西南北。同沐恩光。伏愿刹尘沙界诸群品。溥入金刚大道场。

  此偈为看教者休着休弃而颂也。其一


  金刚离相快如刀  注解虽然亦是糟
  休向纸中寻佛迹  但从心上觅香醪
  

  其二


  金刚今解以周全  一会穷来一会玄
  未见月时休弃指  得鱼之后可忘筌
  

  金刚般若罗蜜经音释直解(终)

  般若真言

  纳谟薄伽伐帝钵唎(二合)若(而也切)波罗蜜多曳(三)怛侄他(四)唵(五)讫唎(三合)(上)(其讫切)地唎(三合)(上)(庭逸切)室利(三合)(六)戍噜(二合)(上)(鼠出切)(下力忽切)知(下以切)(七)三密栗知(上同)佛(方逸切)(八)社野娑诃

  金刚心真言

  唵 乌轮尼 娑婆诃

  补阙真言

  南无喝啰怛那哆啰夜耶。佉啰佉罗。俱住俱住。摩啰摩啰。啼啰吽。贺贺。苏怛拏。吽泼抹拏。娑婆诃

  又补阙真言

  唵。呼嚧呼嚧。社野穆契娑诃

  普回向真言

  唵 娑摩罗 娑摩啰 弭摩曩 萨诃嚩 摩诃斫迦啰嚩吽(终)

  收经偈


  三途永息轮回苦  六趣休随汩没因
  无边含识悟真常  万类有情登彼岸
  

  金刚经赞

  三十二分 功德难量 四句妙偈广宣扬 须菩提 白佛言 无说无传 应作如是观。

  No. 483-C 书金刚经直解后

  金刚经。诸佛心地法门。真实微妙了义。乃金刚妙心者。冲漠而永固。虚灵而恒照。独立古今无增无减。尝出尘累无间凡圣。双泯双照。能绝境智。一代之真说盖极于兹乎。昔孤独园中。暨吐此一言。三光回景移照。乾坤卷而入怀。故从阿难集贝叶于灭后。而随什师易梵音于华言。颇就此经往往虽有注家。或多或少。果似未尽其美矣。然圆杲师。妙达佛旨。钩索深隐。采捷精要。成此编缉。远辉后来矣。一日游戏书林。始得求斯直解。玩味累日。而以与学人曰。此辞简而义丰。历不周深彻宗。嗟呼惜乎。于离相一章之中。叹浇世受持之下。注解之字湮没甚多矣。吾子退而有日来曰。愿加和训。及补脱落。予抚膺扣头曰。岂得虽穿壁硕德。辄测其幽微。况犹于泥文句之浅识。众盲扪象。汝宜需于之他。我且得乎于彼。然学人强不止。故应其求为先矣。

  正保四年十月三日镇西府丰之前州永照释西吟谨书其后

  金刚三昧一卷

  收于阅经十二种第九。

Poker websites gbetting.co.uk/poker sign up bonus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