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25n0481 金刚经略谈 (一卷) 【明 观衡撰】

  卍新纂续藏经 No. 481 金刚经略谈

  明 观衡撰

  1卷

  金刚般若经略谈

  明 观衡 撰

  金刚般若波罗蜜经。此八字乃一经之总题。金刚是喻。即金刚宝最坚。万物不能坏。最利。能坏一切物。般若是法。梵语般若。此云智慧。此慧之体本寂。即实相般若。此慧之用圆明。即观照般若。实相之体。生死等法不能到故。喻之金刚最坚。一切物不能坏。观照之用。能空生死等法故。喻之金刚最利。能坏一切物。此金刚般若。在大部中。名能断分。则知今喻金刚。唯重能利能空一切法也。

  此经从须菩提启请已去。至后不取于相。如如不动。通是用观照般若之法。不取心佛众生之相。又照心佛众生无性。又照心佛众生本寂。成一清净菩提心。然现前心佛众生有实体用。如何得知无性.本寂而不取耶。后以金刚观察深喻。喻之心佛众生。皆是有为。如梦幻泡影。则心佛众生诸法。不待排遣而自空矣。既是本空.本寂。欲何所取。是知行般若时。只是一味不取。则世出世法一无所有也。

  又诸法不是因不取而后无。唯其本无。因妄取成有。但不取。自还本来面目。是则金刚之名。即梦幻等喻。以梦幻等喻。喻空一切法。故称金刚喻。经中先法后喻。题中先喻后法。首楞严经云。金刚王宝觉如幻三摩提。如幻即金刚也。三摩提宝觉即般若也。

  波罗蜜此云彼岸到。即到彼岸。以梵语多倒故。盖般若乃诸佛众生共有之佛性。众生不善用。用之见色为色粘。用之闻声为声转。不能超声色之外。逐境流转。名为此岸。诸佛善用此佛性。用之照色色空。用之照声声寂。能超声色之外。达境唯心。名为彼岸。是此岸彼岸。非有两地。同是一境。但超与不超。名为此岸彼岸。是转名不转体也。

  般若.妄见。亦只一佛性。因觉不觉。故别其名。亦无实性也。

  经之一字。即文句之假名。以贯摄为义。是能诠言教。即文字般若也。依相言。则有喻有法有体有用。差别名义。合之。故曰金刚般若波罗蜜经。依性言。唯一如如不动清净菩提心。了无能所.法喻.体用之分也。

  此金刚般若经一卷。虽文义重沓。总不出须菩提所赞所请之义。所赞。如来善护念诸菩萨。善嘱所诸菩萨。所请。善男子.善女人。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云何应住。云何降伏其心是也。如来所答。先总答菩提心。以酬所请之意。然后展转发明。使其信受清净。即见所赞不虚也。

  先总答菩提心。从佛告须菩提。诸菩萨摩诃萨应如是降伏其心起。至须菩提。菩萨但应如所教住止。是也。其中初答降伏其心。即发起大悲。能降伏我心。以大悲。能度一切众生。若无智运之。即堕生死。故以智运之。虽是灭度无量无数众生。实无众生得灭度者。何以故下。征明其义。若菩萨有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即非菩萨。是悲不离智也。

  次答云何应住。即发起大智。于一切法。应无所住。以无所住。能远离一切相。若无悲运之。即堕涅槃。故以悲运之。虽是不住于相而行布施。饶益众生。下征明其义。谓何故既行布施。又不住于相。盖菩萨不住相布施。其福德方是无漏。犹如虚空。广大不可思量故也。

  后结答须菩提问。意谓汝问发菩提心云何应住。菩萨发菩提心。但应如我所教而住。是真实菩萨。是真实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是知菩提心无别自体。唯悲智和合。故名菩提心。又大悲降伏我心。即不取心相。大智不住一切法。即不取众生.佛之相。既不取心.佛.众生三相。是三相无有差别。同一清净菩提心也。

  上既总答菩提心行相如此。下为发明以见如来护念付嘱菩萨之善巧。因总标菩萨于法。应无所住。行于布施。所谓不住色布施。不住声香味触法布施。虽分示六尘之法。未指陈六尘之法所在何处。故下为指明六尘在处。即佛与众生也。既六尘通该佛与众生。不住六尘。即不住佛相.众生相。

  不住。即不取也。不取佛相。即不取乐相。不取出世间法相。不取众生相。即不取苦相。不取世间法相。从须菩提。于意云何。可以身相见如来不起。至后须菩提。当知是经义不可思议。果报亦不可思议止。是也。其中先不住佛相。佛有福慧二相。从须菩提。于意云何。可以身相见如来不起。至如来常说。汝等比丘。知我说法。如筏喻者。法尚应舍。何况非法止。是不住佛福相。即不取福果也。从须菩提。于意云何。如来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耶。如来有所说法耶起。至须菩提。一切诸佛及诸佛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法。皆从此经出。须菩提。所谓佛法者。即非佛法。是名佛法止。是不住佛慧相。即不取智果也。

  上护念菩萨不取如来福慧二果。恐疑谓发菩提心为求菩提道。今于佛福慧二相都不取。即菩提道亦无。何用发菩提心耶。故下引四果及佛菩萨皆以不取而后证果。因不取福慧二相。其福慧乃能广大无漏。若取相即属有漏。非菩提心也。初引声闻不取四果。次引如来不取菩提。后引菩萨不取庄严。然后结成以一切圣贤都是不取而后证果。是故菩萨发菩提心。亦应如是生清净心。不应住色生心。不应住声香味触法生心。即不应住如来福慧二相生心。应无所住而生其心。是真清净心也。文从须菩提。于意云何。须陀洹能作是念。我得须陀洹果不起。至佛说非身。是名大身止。是也。

  上开示结成以不取为菩提心既明矣。即付嘱信受。使传持佛慧命相续不断。文从须菩提。如恒河中所有沙数。如是沙等恒河。于意云何。是诸恒河沙宁为多不起。至若是经典所在之处。即为有佛。若尊重弟子止。是也。

  此经是顿教。不历修证渐次。随分一字一句。义皆圆满。故即请经名。文从尔时须菩提白佛言。世尊。当何名此经起。至若复有人。于此经中。乃至受持四句偈等为他人说其福甚多止。是也。

  上发明证成付嘱此菩提心。了然明白。当机领解。陈自所解。如来复为印证。又从尔时须菩提闻说是经。深解义趣。涕泪悲泣起。至如来说第一波罗蜜。即非第一波罗蜜。是名第一波罗蜜止。是也。

  已上护念.付嘱。总是护念菩提心。不住如来福慧二相。下护念菩提心。不住众生相。从须菩提。忍辱波罗蜜。如来说非忍辱波罗蜜。是名忍辱波罗蜜起。至如人有目。日光明照。见种种色止。是护念。不住众生相。又从须菩提。当来之世。若有善男子善女人。能于此经受持读诵。即为如来以佛智慧。悉知是人.悉见是人。皆得成就无量无边功德起。至当知是经义不可思议。果报亦不可思议。是付嘱。此不住众生相。清净菩提心。使传佛慧命也。

  上发明菩提心不取佛。不取众生。清净行相意义已周。恐疑谓菩提心要上求佛果。下利众生。乃成菩提心。何故教佛与众生皆不可取。若不取佛与众生。则菩提心云何而生耶。是教离相发菩提心。则无菩提心可发矣。故须菩提重复请问。善男子.善女人。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云何应住。云何降伏其心。前问云何应住。云何降伏其心。意谓发菩提心降伏何等心。故曰。云何降伏其心。住于何法。故曰。云何应住。如来答意谓发菩提心应降伏我心。应住于无相。是清净菩提心。今问云何应住。谓菩提心要借外缘而生。云何应于无相而住。又菩提心要借内因而生。云何降伏我心。若无内因外缘。则菩提心无因而生矣。是前后问辞似同。问意迥别。下如来所答。亦是辞同意别。经云。佛告须菩提。善男子善女人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当生如是心。此句是总答。谓发菩提心。当要生如是清净心。内降伏我心。外不住生佛名相。此重一当字。谓当要生如是清净心。方名菩提心也。故云我应灭度一切众生已。而无有一众生实灭度者。又释明其义。经云。所以者何。实无有法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者。以实无有法一句。释明当如是生清净心。谓若实有法。如来何故强要汝等不取。以实无有法。众生妄见。内取心相。外取生佛之相。故成迷倒。汝若不取。即正知见。故名菩提心。是以实无有法为正理。以不取内心。内因正。不取生佛之相。外缘正。因缘既正。能生正智。故名菩提心。是则一有所取。即背正理。所生皆颠倒见。非菩提心。故发菩提心者。应如是住。如是降伏其心。

  上答明其意。下引证。从须菩提。于意云何。如来于燃灯佛所。有法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不起。至须菩提。若菩萨通达无我法者。如来说名真是菩萨止。是以如来实无有法得成菩提。菩萨实无有法庄严佛土。证成菩萨应如是不住于相。应如是降伏我心。是名真发菩提心也。

  上以实无有法一句。总答明菩提心应住降伏之义。未详明实无有法是实无何等法。故下广明实无有法之法字。从须菩提。于意云何。如来有肉眼不起。至须菩提。菩萨所作福德。不应贪着。是故说不受福德止。通是广明实无有法之义。以心佛众生诸法既都实无所有。则了无一法可取。即达清净实相。以显如来护念之善也。

  其中初明心无我。文从须菩提。于意云何。如来有肉眼不起。至须菩提。过去心不可得。现在心不可得。未来心不可得止。是也。

  又从须菩提。于意云何。若有人满三千大千世界七宝以用布施起。至后若有人。以此般若波罗蜜经乃至四句偈等。受持读诵。为他人说。于前福德百分不及一。百千万亿分乃至算数譬喻所不能及止。是明佛无我也。其中初从须菩提。于意云何。若人满三千大千世界七宝以用布施起。至得福德多。是明佛福因性无我。又从须菩提。于意云何。佛可以具足色身见不起。至是名诸相具足止。是明佛福果性无我。总此二章。通是明佛福性无我。

  又从须菩提汝勿作是念。我当有所说法起。至如来说非众生。是名众生止。是明佛智。所说法无我。又从须菩提白佛言。世尊。佛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为无所得耶起。至如来说善法即非善法。是名善法止。是明佛智。所证法无我。通此二章。是明佛智性无我。并前福性无我。是护念菩提心。实无有佛可取也。

  既护念不取佛。福慧二严。其心清净。后付嘱生信受持。故云须菩提。若三千大千世界中所有诸须弥山王等。又从须菩提。于意云何。汝等勿谓如来作是念。我当度众生起。至凡夫者。如来说即非凡夫。是名凡夫止。是明众生无我。

  上历明心.佛.众生三法皆实无有。是正明实无有法。

  护念菩提心。不应取法。不应取非法。故得清净。但未知有法发心有何过。若有法发心无过。即依有法发心亦可。何故必竟要依实无有法发心耶。故下以有相见佛为非。反成上实无有法发心为决定义。经从须菩提。于意云何。可以三十二相观如来不起。至是人行邪道。不能见如来止。是也。上来证明反成。总明心.佛.众生三法实无所有。以破执实有我法之常见。又恐执实无有法。不作福德。成断灭见。故下又破拨无因果之断见。并上破常见。通是于心.佛.众生三法上。远离断常二见。成就无上正等正觉之心。此破断见之文。从须菩提。汝若作是念。如来不以具足相故。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若作是念起。至是故说不受福德止。是也。

  前从须菩提。于意云何。可以身相见如来不起。至是经义不可思议。果报亦不可思议通是破遍计性。遣人法二执。以不取心佛众生等法。护念菩提心。清净离相。

  从须菩提重请善男子善女人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云何应住。云何降伏其心起。至是故说不受福德。通是破因缘性。明人法无我。以明心.佛.众生三法无性。是菩提理趣。以理趣本无一法。成上菩提心行相应不住不取也。既实无心佛众生。了无一法可得。即真清净。事事法法。同一如如不动。故示圆成性。以明人法一如。

  从须菩提。若有人言。如来若来若去.若坐若卧。是人解我所说义不起。至但凡夫之人。贪着其事止。是显圆成性如如之理。其中初以如来若来若去。明法性身如。次以世界微尘无成坏相。明法性土如。身土一如。即如如体。

  从须菩提。若人言佛说我见人见众生见寿者见起。至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止。是明圆成性正智之照。

  其中初明现量智。从须菩提。若人言佛说我见人见起。至于一切法。应如是知。如是见。如是信解。不生法相止。是也。如是知。如是见。如是信解。即如来现量正知正见。是究竟菩提心。

  次明比量智。从须菩提。若有人以满无量阿僧祇世界起。至后应作如是观止。此用金刚观察十种深喻。比心佛众生有为诸法。如梦幻泡影。了无实性。以喻比观。故名比量。观察入理。故名正观。以正观之比智。合上正智之现智。通是如如全体大用。

  是前破遍计性。远离人.法二执。成就正智之大用。又破因缘性。通达人.法无我。显说如如之本体。是合如如正智。为圆成性。分圆成性。为实相.观照二种般若。是圆成性。远离遍计。成就正智。远离因缘。成就如如。即如如正智。合为一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也。此经大旨。尽于此矣。是知此经始终只是一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如来善护念。善付嘱。只是成就得一发字。已发者。护念发起清净心。未发者。付嘱发起信受。此就多分言。已发方堪付嘱。未发更要护念。总之要成就一发字。是佛善巧也。

  金刚般若经略谈(终)

Poker websites gbetting.co.uk/poker sign up bonus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