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24n0470 金刚经注解铁鋑[金*舀] (二卷) 【明 屠根注】

  卍新纂续藏经 No. 470 金刚经注解铁鋑錎

  明 屠根注

  2卷

  No. 470-A 小引

  其金刚经三十二分。皆释迦佛。与诸弟子。问答之谓也。流传中国。僧俗讽诵者益广。每日敬诵。不提正念。惟图多数。而纪功迹。不知金刚二字。包含意味无穷焉。夫金性刚坚。煆炼不损。是由喻于人之性也。长存如在。永劫不磨。虽去而复来。虽来而复去。往往来来。何日是了。不识修持。应无所住。何得正道。无去无来耶。故儒曰。天命之谓性。皆识其中。又曰。中者天下之正道也。知其中正之道。识其金性之刚坚。予幼失怙。少学不敏。甫时时龄。毋志柏舟。今逾四十六载。耆年七十有五。每思老母。操持苦节。报恩何及。(予)因家贫。客游天津。幸逢明师。谕我精持斋戒。方能报本。是即惺然。顿发鄙志。领受谕言。诚至斋戒。指我迷津。才明真性。报母之愿有期矣。何以明其真性。所云金刚二字。信其性然。是年冬。初客旋姑苏。夏林二君过访。袖出金刚铁鋑錎解。视予。玩味深远。句句在正。字字合中。是以复梓行世。凡诵金刚经者。必须细阅根由。方明出世之因。真为手镜之用也云耳。

  顺治戊子端月朔日柯山一止居士龚泰瑞麟生父沐手谨识

  注解铁鋑錎


  无上甚深微妙法  百千万劫难遭遇
  我今见闻得受持  愿解如来真实义
  金刚二字世间希  修行能有几人知
  三十二个铁鋑錎  嚼破便是善知识
  

  金刚者。自性坚固。永劫不坏。况金性坚刚也。此金刚本性。无形无相。世间希少。天上难寻。故云。世间希。时今一切修行之人。终日茫茫。着相持求。不知金刚一性之圆明。徒逞六根着相之贪欲。故云。修行能有几人知。前两句。言金刚本性。识者希少。后两句。劝修行之人。把此一卷金刚经。细细嚼破。铁鋑錎者。铁鋑。乃是铁刀。錎。函也。故劝修行之人。看三十二分金刚经。由如三十二把鋑刀。皆要细细嚼破。若还有人嚼得破者。方才称得善知识也。故云。嚼破便是善知识。

  法会因由。无断无休。不提正念。空过春秋。

  说法聚会。由此起因。佛在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与大比丘众。千二百五十人俱。尔时世尊。食时着衣持钵。入舍卫大城乞食。于其城中。次第乞已。还至本处。饭食讫。收衣钵。洗足已。敷座而坐。因须菩提起问。故云。法会因由。无断无休者。迦叶一笑得来。直传至二十八祖达磨。神光三拜得来。直传至曹溪六祖惠能。后传南岳马祖。直至今时。故云。无断无休。时今有一等修行之人。也有识得一个眼看耳闻的笼筒佛性。也有知得一个法界真心。一向广览经教。积习字脚在心。便说我能我会。我悟我达。并不提个正念。清解论云。若你广通都知会。不着正念怎得中。晓了正念和本地。何须出声又啕气。如此不提正念之人。空吃尝斋。空过春秋者也。故云。不提正念。空过春秋。咄。如何是正念。噫。除了杂念。便是正念也。


  法会因由起根源  转动宝藏得安然
  心无挂碍常常念  诸佛时时在目前
  

  起句言。说法聚会之因由。乃是须菩提起问之根源。呈句。言此一卷金刚经。有二十七处疑。有二十九处问答。或佛问。须菩提答。或须菩提问。佛答。由如转动宝藏。此乃须菩提。问世尊。善男子善女人。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云何应住。云何降伏其心。佛告须菩提。汝今谛听。当为汝说。善男子。善女人。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应如是住。如是降伏其心。如是者。乃是般若法。须菩提会佛之意。才得心内安然。故云转动宝藏得安然。转句。言此须菩提心内安然。心上无有挂碍。乃是无记顽空。故云尝尝念。尝尝念者。只是眼看耳闻瞒不得。青黄赤白。是当人结句。故云诸佛时时在目前。

  法会因由。普劝世人正好修。你说道不能勾。大限无人救。佛。阎王出帖勾。地狱三涂。不免将身受。苦痛难熬无尽休。苦痛难熬无尽休。

  我佛如来。说法四十九年。谈经三百余会。只是劝人。及早修行。今时世人。家私未足。夫妻恩爱。世事不了。男女未大。诸事缠身。只说我不能勾得。科家道。忽朝大限到来。临行手无所措。这里脱下温布衫。那里穿上胎州袄。去去来来。何日得了。生死苦海。几时得渡。我的佛。阎罗王在大铁围山外。有宫殿纵广六十由旬。七重墙壁。七重栏楯。七重铃网。其外七重多罗行树。台殿园苑种种可观。王以恶业自然有。赤融铜汁在前。宫殿即变成铁色。五欲功德皆没。王见此已。怖畏不安。即走入内。时守狱卒。取阎罗王。高举扑之。以融铜汁。灌入王口。次第燋然。从下而出。王作是念。往昔作恶。令受此苦。愿舍自身。于佛法中。出家入道。既发善念。所住宫殿还复如旧。事之了毕。还与彩女娱乐。彼诸大臣。亦复如是。阎王尚然。何况一切受苦众生者也。出帖勾者。阎罗王差无常二鬼勾唤。地狱者。大海之底。有石名沃燋。纵广八万四千由旬。厚二万里。下有八大地狱。一名活大地狱。二名黑绳大地狱。三名合大地狱。四名叫唤大地狱。五名大叫唤大地狱。六名热恼大地狱。七名大热恼大地狱。八名阿鼻大地狱。每一重纵广五百由旬。各各有十六小狱。周匝围绕。一名黑云沙小地狱。二名粪屎泥小地狱。三名五叉小地狱。四名饥饿小地狱。五名燋渴小地狱。六名脓血小地狱。七名一铜釜小地狱。八名多铜釜小地狱。九名铁硙小地狱。十名豳量小地狱。十一名鸡小地狱。十二名灰河小地狱。十三斫截小地狱。十四剑叶小地狱。十五狐狼小地狱。十六寒冰小地狱。三涂者。乃是地狱涂。饿鬼涂。畜生涂。一切作业之人。不免将身自受。无人替得。二受过五百劫。故云。苦痛难熬无尽休。

  善现起请。无形无影。自己弥陀。迷人不惺。

  善现即是须菩提起来请佛说法。在大众中。即从座起。褊袒右肩。右膝着地。合掌恭敬。而白佛言。希有世尊。如来善护念诸菩萨。善付嘱诸菩萨。世尊。善男子。善女人。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云何应住。云何降伏其心。此乃须菩提。从座而起。右膝着地。合掌恭敬。赞叹世尊。身长丈六紫磨金容。具三十二相。八十种好。三界无比。口吐八万四千法门。故云。希有世尊。如来以般若波罗密法。护念诸菩萨。如来以般若波罗密法。付嘱须菩提。诸大菩萨。令诸学人以般若智。护念自身。心不令妄。不起邪念。须菩提观一切善男子。善女人。躁扰不停。念念相续。无有间歇。云何法而住。云何法而降伏其妄想之心也。佛言。善哉善哉。须菩提。如汝所说。如来善护念诸菩萨。善付嘱诸菩萨。汝今谛听。当为汝说。善男子。善女人。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应如是住。如是降伏其心。如来观见须菩提。问处孤高。故言善哉善哉。佛叫须菩提。如汝这样所说。乃是劫外向上之间。善护我心。非独你得。我念诸菩萨。我善付嘱诸菩萨。你今谛听。我当为汝说法。若善男子。善女人。发无上真正之心。应如是般若法而住。如是般若法而降伏其妄想之心也。须菩提言。唯然世尊。愿乐欲闻。此须菩提。愿佛广说。领中下根机尽得开悟也。此妄想之心。本是不属相貌。非青赤白。故云。无形无影。这个妄想之心。非从外得。实是自己弥陀发出来的。永嘉云。无明实性即佛性。幻化空身即法身。故云。自己弥陀。一切迷人。不惺此意。着相特来。不了此心。故迷迭不悟。


  善现启请在本身  行住坐卧念真经
  若还踏着无生地  步步头头总现成
  

  善现即是须菩提起来请问佛法。一切修行之人。诵何经。而菩萨住处。诵何经而降伏其妄想之心也。佛言。如是金刚般若波罗蜜经而住。如是金刚般若波罗密经而降伏其妄想之心也。此一卷金刚经。非是纸上的。乃是金性坚刚。永结不坏。故云金刚。般若者。智慧也。智以方便为功。慧以诀断为用。波罗密者。发彼岸义也。见性得度。即登彼岸。未得度者。即在此岸。乃是人人的灵觉真性。故云。本在身。言此一卷金刚经。在行住坐卧四威仪中。无断无灭。如何增得。如何减得。故云。行住坐卧念真经。前两句。说此金刚经。在行住坐卧之中。后两句。又要行人还要踏无生觉地。科仪云。步步踏着实地。头头顶挂虚空。穿衣时。摸着腰领。洗面时。揣着鼻梁。上树时。两手攀枝。下坑来。两脚点地。可谓步步头头总现成也。

  善现起请。欲要修行路不通。眼前黑洞洞。六贼来搬弄。佛。着力紧加功。打死无明。才得三昧定。一法通时万法通。一法通时万法通。

  言此须菩提。请问如来一切修行之人。恩爱不断。六欲不除。无明未弃。如何降伏其妄想之心也。故云。眼前黑洞洞。六贼来搬弄。我的佛。还要行人着力加功。力有五力。乃有进力。信力。念力。定力。慧力。若有智慧之力。打死无明烦恼恩爱妄想四事永灭。才得无诤三昧。定也。故云。打死无明。才得三昧定。若得无诤三昧定了。显出清净涅槃妙心。即是一个法界真心。是故。一法通时万法通。

  大乘正宗。降伏其心。揭起海底。直上昆仑。

  大乘。非是小乘。正宗。非是邪宗。佛告须菩提。诸菩萨摩诃萨。应如是降伏其心。菩萨者梵语。东土为道心众生。摩诃者梵语。东土为大。乃是大菩萨。此大菩萨。虽在尘劳。心常清净。又慈悲喜舍。种种方便。化导众生。名为菩萨。虽化众生。心无取着。是名摩诃萨。恭敬一切众生。即是降伏自心处。故云。大乘正宗。降伏其心。后两句。海底昆仑者。海底即是湿生。昆仑即是须弥山王。直至非想非非想处天。此言所有一切众生之类。若卵生。若胎生。若湿生。若化生。若有色若无色。若有想。若无想。若非有想。若非无想。我皆令入无余涅槃。卵生者。迷性也。胎生者。习性也。湿生者。随邪性也。化生者。见趣性也。乃是四生之根。若起修心之心。不契无相之理。名为有色界天。内心守直。不行恭敬供养。但言心直是佛。名为无色界天。不了中道。眼见耳闻。心想思惟。爱着说法。口说佛行。心不依行。名为有想天。迷人坐禅一向除妄。不学慈悲喜舍。智慧方便。单守无心。由如木石。名为无想天。不着有无二想。中道还存。名为非无想天。四蕴成身。色蕴空了。求理心在。名为非想非非想处天。若得五蕴空。四想忘。皆入无余涅槃。而灭度之。故云。揭起海底直上昆仑。


  大乘正宗勤下功  迷人只向外边寻
  狮子吼上须弥顶  赫得魔王胆战竞
  

  修大乘正宗之人。莫学懈怠。勇猛上加勇猛。精进上加精进。直下死工夫。顿悟真空。菩提之体。通身无骨。全体虚空。独露堂堂。包含万象。无心可了。无道可成。无佛可做。无法可说。无众生可度。凡即圣。圣即凡。本性自然成一片。此是大乘正宗之人也。故云。大乘正宗勤下功。惟有小乘邪宗。参禅打坐。打七炼魔。念经念佛。拜经拜佛。求生佛国。愿生禅天。此等迷人。只向外边寻也。狮子者。喻大乘正宗之人。金毛狮子吼声来。一切野狐俱恼烈。须弥顶者。乃是非想非非想处天。此大乘正宗之人。哮吼一声。一切缘觉声闻。化他魔王。尽皆赫得胆战心寒。故云。赫得魔王胆战竞。

  大乘正宗。静里思量心自惊。除却贪嗔病。捡点心田静。佛。智慧普光明。退尽浮云。现出轩辕镜。正觉台前万法空。正觉台前万法空。

  大乘正宗之人。在清净闲处。思量如来之语。心惊胆碎。佛言。如是灭度无量无数无边众生。实无众生得灭度者。灭度者。乃是解脱之人。何以故。须菩提。若菩萨。有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即非菩萨。众生佛性。本无有异。缘有四相。不入无余涅槃。有此四相。即是众生。无此四相。即是解脱。悟即众生是佛。四相者。迷人恃有财宝学问。族性轻慢一切人。名我相。虽行佛行。人我不除。名人相。好事归己。恶事施于人。名众生相。求生天上。愿生西方。心爱长年。名寿者相。有四相即是众生。故云。净里思量心自惊。若是大乘正宗之人。先要除却自己贪嗔痴病。必须服戒定慧真药。时时刻刻。检点自己心田清净。我的佛。若得智慧光明。焰破从前黑暗。浮云者。烦恼也。轩辕镜者。圆月也。退尽烦恼浮云。显出本性一轮明月。故云。退尽浮云。现出轩辕镜。大乘正觉台前。万法皆空。本无一物。楞严经云。一人发真归元。十方虚空悉皆销殒。故云。正觉台前万法空。

  妙行无住。神明皆护。自己灵光。偶然进步。

  奥妙之行。本无住着。复次须菩提。菩萨于法。应无所住。乃是不住色声香味触法布施。故云。妙行无住。若是妙行无住之人。所在之处。则为有佛。是故神明皆护。何以故。若菩萨不住相布施。其福德不可思量。菩萨行施。心无希求。所获福德。如十方虚空不可较量。布施者。布者普也。施者散也。能普散尽心中妄念习气。烦恼无明。贵高好勇。无所蕴积。是真布施。虽有眼耳鼻舌身意。不着色声香味触法上。是真布施。心常清净。了万法空寂。内除贪爱。外除我人。见人作恶。不见其过。依教修行。心无能所。是真布施。如是修行。乃是不住相布施。其福德不可思量。佛叫须菩提。于意云何。东方虚空可思量不。须菩提会意。东方虚空。无边无际。故言不也世尊。佛又叫须菩提。南西北方。四维上下虚空。可思量不。须菩提会意。十方虚空。无有边际。故云不也世尊。佛告须菩提。菩萨无住相布施。福德亦复如是。不可思量。如是叮嘱须菩提。菩萨但应如所教住。乃是但该应住无相布施。古人云。始从克念之功。必成无为之地。乃是菩萨住处。故云。自己灵光偶然进步。


  妙行无住世间希  玄妙消息那个知
  点开一只通天眼  万两黄金买不来
  

  妙行无住之人。不住眼耳鼻舌身意。不住东方。不住西方。不住南方。不住北方。不住上方。不住下方。不住天堂。不住地狱。不住参禅。不住打坐。不住打七。不住炼魔。不住烧香。不住点烛。不住念佛看经。一切都不住。是故妙行无住世间希。玄妙消息。乃是尽虚空遍法界。那个道理。故云。玄妙消息那个知。若得明师。点开我一只通天彻地之眼。照见恒河沙数。三千大千世界。观见无万亿佛刹。亲见无数诸佛诸菩萨。共合一个法体。如此者。就是万万两黄金买不来也。

  妙行无住。妄想贪嗔尽扫除。贡高休要起。昧心瞒不住。佛。魔王尽遭诛。拿住猿猴。琐在清凉树。自在逍遥乐有余。自在逍遥乐有余。

  妙行无住之人。不比靠墙靠壁的折脚。不比靠佛来度的瞎子。那等妙行无住之人。一切都不靠。科仪云。妙体本来无处所。通身何更有踪由。是故。妙行无住。若修妙行之人。一切妄想贪嗔贡高好勇。瞒心昧己。尽情扫荡无余。故云。昧心瞒不住。我的佛。若得尽情扫荡无余。魔王决然拿住。故云。魔王尽遭诛。又要把心猿意马。锁在清凉无影树上。不许太阳火炽。故云。锁在清凉树。才得自在逍遥乐有余。咄。一切修行之人。锁不住者谓何。呀。不识清凉无影树。反被太阳无明火炽。烧断了。如来戒定慧锁。定了自己心猿意马。因此流浪家乡。不得自在者也。

  如理实见。犹如闪电。上下明彻。打成一片。

  如如真妙理。为真实之见解。佛叫须菩提。于意云何。可以身相见如来不。须菩提会意。渠无相貌。何处求形。本来无此身相。故答言不也世尊。不可以身相得见如来。何以故。如来所说身相。即非身相。色身是相。法身是性。一切善恶。皆由法身。不由色身。法身若作恶。色身不生善。法身若作善。色身不生恶。凡夫惟见色身。不见法身。故答身相即是非相。佛告须菩提。凡所有相。皆是虚妄。一念未兴。尘劳先起。迷弃本性。皆是虚妄。是故犹如闪电。若见诸相非相。则见如来。如来欲显法身。故说一切诸相。虚妄不实。即见法身。如未之理如此者。上下明彻打成一片。


  如理实见本来真  只在当人一念心
  四维上下无所管  大地山河尽是金
  

  此如理实见。非是邪见小乘。小乘之人。观见四方境界。或见青光红光。或见金光。白光。或见回光圆光。或见青莲红莲。或见金莲白莲。或见金台楼阁。或见阿弥陀佛。灌满十方。或见观音势至常来接引。但有见相。并是邪相。科仪云。正法眼中无可得。若是如理实见之人。若见诸相非相。则见如来。见黄花即对黄花。见翠竹即对翠竹。僧问大龙。色。身败坏。如何是坚固法身。大龙云。山花开似锦。涧水湛如蓝。直得如是见者。名为如理实见。本来人者。将一茎草。作丈六金身。将丈六金身。作一茎草。故云。如理实见本来人。这个本来人。在当人面上。眼看耳闻的。鼻闻口说的。手拈脚走的。思量计较的。是故只。在当人一念心。这个当人灵觉真性。天不能盖。地不能载。阴阳不能害。五行不能役。鬼神不能拘。劫火不能害。故云。四维上下无所管。若识得遍大地是一个丈六金身。故云。大地山河尽是金。

  如理实见。十恶八邪在目前。光明全体现。愚痴多杂念。佛。精进更加参。久远功夫。自然成一片。打碎泥团不用参。打碎泥团不用参。

  此如理实见之人。不得还乡者何也。呀。因有十恶八邪。不得还乡。十恶者。身口意三业。分为十恶。身。有三恶淫杀盗。意有三恶。贪嗔痴。口有四恶。诳言。绮语。恶口。两舌。八邪者。人我是须弥。邪心是海水。烦恼是波浪。毒害是恶龙。虚妄。是鬼神。尘劳是鱼鳖。贪嗔是地狱愚痴是畜生。若得除人我。须弥倒。去邪心。海水渴。烦恼无波。浪灭毒害忘。恶龙绝。虚妄无。神鬼灭尘劳散。鱼鳖绝。贪嗔忘。地狱灭愚痴断畜生绝。是故。十恶八邪在目前。若有人识得自己光明。不破十恶八邪瞒过。咄。要见光明么。咦。听我十字偈。曰。眼放光。能照见。青黄赤。白。耳放光。能听得。好歹菩声。鼻放光。能知觉。馨香秽污。舌放光。谈玄妙。普度众生。身放光。知冷热。能知饥饱。意放光。知高下。变化多般。浑身上。透玲玲。放光动地。放光明。遍法界。独自为尊。所以光明全体现也。今时一切愚迷之人。不识自己光明。杂念数多。恩爱不断。我执不除。是故。愚痴多维念。我的佛。即今科家。苦劝一切修行之人。精进勇猛更加参。访明师。求其印证。印证师真。久久下鸟道之功。忽然闻得个人法双忘。[囗@力]地一声。而成一片。故云。久远工夫。自然成一片。若要成一片。必须打破泥弹子。有人打得碎者。万事了毕。故云。打碎泥团不用参。

  正信希有。铁牛嗷吼。震倒须弥。邪魔奔走。

  正信修行向心修。此人最为第一希有。须菩提白佛言世尊。颇有众生。得闻如是。言说章句。生实信不。须菩提。闻此般。若法。难信难解。末世凡夫。智慧微劣。闻此金刚经章句。云何信入。佛言。须菩提。莫作如是之说。如来灭后。后五百岁。有持戒修福者。正法一千年。上五百年。解脱为正宗。下五百年。禅定为正宗。如来在日闻此般若法者。不以为难后五百年。乃至末法。皆修禅定。不得禅定。不得解脱于此金刚经章句。能生信心。以此为实。当知是人。不于一世供养佛。二世供养佛。三四五世供养佛。而种善根。已于无量千万世供养佛。所种诸善根。何名种诸善根。略述次下。所谓于诸佛所。一心供养随顺教法。于诸菩萨善知识。师父大德高僧。父母尊长尝行恭敬。供养承顺教命。不违其意于一切贫苦众生。起慈悯心。不生轻厌。有所须求。随力惠施。于六道众生。不加杀害。不欺不贱。不毁不辱不骑不棰。不食其肉。常行饶益。是名种诸善根。今来闻是金刚经章句。乃至一念。生清净信者。是故正信希有。佛言。须菩提。如此净信众生。如来悉知悉见。是诸众生得了如是之法。无量无边福德。何以故。是诸众生。无复有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无般若法相。亦无不得般若法相。此人虽行般若。心不住空见。何以故。是诸众生。若心上取相。则为着我人众生寿者。若取般若法相。即着我人众生寿者。何以故。若取非般若法相。即着我人众生寿者。是故。不应取法。不应取非法。此两句。取又不是。不取又不是。以是义故。如来常说汝等比丘。知我说法。如筏喻者。法。尚应舍。何况这些生天等法。故云。正信希有。修正信之人。喻如铁牛。不认人情。嗷吼一声。万法皆空。把一个须弥山王。震倒了也。一切三界。十八梵天二十五有他化。魔王无有安身之地。故云震倒须弥。邪魔奔走。


  正信希有妙法传  一念无差遍大千
  九曲黄河颠倒转  普天彻地一轮圆
  

  修正信之人。非在舌辨。亦非足行。全凭心地下功。心地下功。全抛世事。佛告须菩提何以故。是诸众生。若心取相或求西方。或求天上或求后世为人。则为着我人众生寿者。若取法相。我得般若波罗蜜法。即着我人众生寿者。若取非法相。我不行般若波罗蜜法。即着我人众生寿者。是故。不应取法。不应取非法。修行人识得此病。明得此理乃是超生脱死的妙法。故云。正信希有妙法传。传个什么。昔日世尊。正法眼藏涅槃妙心。传与迦叶。迦叶一笑得来。直至二十八禅达磨。神光三拜得来。直至六祖。慧能。俱是正信妙法。名为一念。今时有等迷人。单提一句。南无阿弥陀佛。为之一念。怎么遍得大千世界。若差之毫厘。失之千里。我今直说。一念者。乃是无念。无念乃是般若。心经云。三世诸佛。依般若波罗蜜多。故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咄。何者。是般若波罗蜜多法。要全般若法。一点识心无。如此者。一念无差遍大千。九曲黄河通天河。水常东流。故此世上江湖河海水不得干。科仪云。千江有水千江月。若得黄河之水。颠倒返流。世上无水。才识得达磨西来。水在长江月在天。呵呵。真是不知白日青天里。开眼许多迷路人。故云。九曲黄河颠倒转。普天彻地一轮圆。

  正信希有。有名利贪花水上沤。功名未成就。莫要相诤斗佛。急急早回头。火烧眉毛。才把头救。一日无常万事休。一日无常无事休。

  正者。体也。礼也。信者。诚也。重也。礼而无信。意必不诚。信而无礼。心必不实二者具足。可谓正信。修正信之人。看破名利贪花。由如水上浮沤。速起速灭。岂为常也。是故。名利贪花水上沤。功名未成之际。莫要贡高我慢诤斗是非。故云。莫要相诤斗。我的佛。急急早回头。莫等临危要修。迟也。听我偈曰。一盏孤灯照夜台。上床脱下袜和鞋。半夜三更随梦去。知道天明来不来。是故火烧眉毛才把头来救。古人云。一日无常到。方知梦里人。万般将不去。惟有业业随身。故云。一日无常万事休。

  无得无说。是真难灭。但有丝毫。眼中着屑。

  当体空寂。无物可得。但有言说。皆是诳语。佛叫须菩提。于意云何。如来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耶。如来有所说法耶。须菩提言。如我解佛所说义。无有定法。得也不是说也不是。名叫做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亦无有定法。如来可说。是故。无得无说。须菩提言。何以故。如来所说法。皆不可取如来法。不可说如来说法。口诵心不行。非法。口诵心行。乃是非非法。若论如此。乃是无记顽空。鬼家活计。所以者何。一切贤圣。皆以无为法。而有差别。三乘根性。所解不同见有深浅。故有差别。佛说无为法者。即是无住。无住。即是无相。无相。即是无生。无生。即是无灭。咄。要见无生无灭的么。叫张三。应喏。唤李四。应咳。乃是实地解脱佛性。是故是真难灭。今时有等修行之人。妄想佛来救度。临命终时。观音势至接引。西方极乐世界。或求禅天。或求欲界。或求四空定。或求后世为人。是故。金屑虽贵。落眼成尘。故云。但有丝毫。眼中着屑。


  无得无说正路头  加鞭进步向前修
  旹旹提起不放舍  直到波罗彼岸头
  

  无得无说者。得也不是说也不是。若说得。本来无眼耳鼻舌身意。非青黄赤白之妙相。得个什么若说。说佛法不在纸。上又不在舌上。说个什么。古人云。三世诸佛。口挂壁上。历代祖师。结舌七侯。到是个正路头也。若要修个正路头的人。要加鞭进步。勇猛上加勇猛。向前修去。莫学懈怠之人。无有了期。时时刻刻。提起正念。不要放舍。是故直到波罗彼岸头。若有一时差错。被鬼神觑破。拿到阴司那时怨不得师傅也。非是师不说。你自不肯依。

  无得无说。佛祖西来玄妙诀。笑杀大迦叶。神光将臂卸。佛。方便演三车。普救众生。早早离三界。好念弥陀归去来。好念弥陀归去来。

  无得无说之正路。乃是佛祖西来之妙诀。昔日如来。在灵山会上。世尊青莲目瞬示。四众无人领其密意。惟摩诃大迦叶。一笑。佛云。吾正法眼藏涅槃妙心。付嘱与汝。汝尝流布。勿令断绝。偈曰。法本法无法。无法法亦法。今付无法时。法法何曾法。大迦叶于鸡足山。入寂灭定。后达磨西来。见梁武帝。帝问曰。朕造寺。写经斋僧。不可胜纪。有何功德。师曰。并无功德。帝。曰何无功德。师曰。此但人天小果。有漏之因。如影随形。虽有非实。帝曰。如何是真功德。师曰。净智妙圆。体目空寂。如是功德。不以世求。帝。又问。如何是圣谛第一义。师曰。廓然无圣。帝曰对朕者谁师曰。不识帝。不领悟师。知机不契渡江。寓于少林寺。终日。面壁而坐。有僧神光。晨夕参见立雪过膝。师悯而问。久立雪中。当求何事。光。悲泪曰。惟愿和尚慈悲。开甘露门。师曰。诸佛妙道。旷劫精勤。难行能行。非忍能忍。岂以小德小智。轻心慢心。光即取刀断臂。师知法器。乃曰。诸佛最初求道。为法忘形。汝今断臂我前。求亦可在易。名慧可。可曰。诸佛法印。可得闻乎。师曰。法印匪从人得。可曰我心未宁。乞师与安。师曰。将心来。与汝安。可曰觅心了。不可得。师曰。我与汝安心。竟乃是。无得无说之妙诀也。我的方便演三车。乃是羊车。鹿车。牛车。喻如声闻乘缘根基。大小不同故劝。行人方便。演三车。救度众生。早早脱离三界。三界者。欲界十天。色界。十八梵天。无色界。四空天此三界。诸天都在五蕴之中。古人云。未超三界外。尽在五蕴中。五蕴者。乃是色受想行识也。今时修行之人。不识此理。俗语说。举心动念。天地皆知。教我怎么离得。咦。若是不动念。现在三界外。如来云。即今常在三界外。绝尽无为出娑婆。如是之人。好念自己弥陀归去来。

  依法出生。无相无形。四生六道。尽是迷人。

  诸佛所依之法。尽从此一卷金刚经生出佛叫须菩提。于意云何。若人满三千大千世界。七宝以用布施。论一四天下。一日月。一须弥山王。一四大海为一世界。每各一千。为一小千世界。小千等。倍中间有十亿四大洲。十亿日月。十亿须弥山王。十亿四大海。为中千世界。中千。千倍中间。各一万亿为一个三千大千世界。将金银琉璃等。七宝以用布施。是人所得福德。宁为多不。须菩提会意乃是人天福报有漏之因。故言甚多。何以故。是福德。即非福德。清净性。是故如来说。福德多。于一无利益。依金刚般若波罗蜜经。修行是自本性。不生恶道。是名福德性。如来说。若复有人。将此经受持。乃至四句偈等。为他人说。其福胜彼。乃是三千大千世界。七宝布施。有福有尽。何以故。须菩提。一切诸佛。及诸佛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法。皆从此一卷金刚经出。此经者。非是纸上的金刚经。要自本性金刚。从体起用。尝要觉照。觉照心是诸佛动。即怕觉照迟及诸佛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法。皆从觉照生。是故依法出生。佛叫须菩提。所谓佛法者。有执着心在。即非佛法。所谓一切文字章句。如标如指。依标取物。依指观月。月不是指标。不是物。但依经取法经不是法。经文则肉眼可见。法。则慧眼能见。若无慧眼。但见其文。不见其法。若不见法。即不解佛意。不解佛意则诵此经万卷。不得解脱。故云。无相无形。今时一切修行之人。不识自己有一卷真金刚经。埋没四生六道。是故。四生六道。尽是迷人。


  依法出生好用功  泥牛汲水上昆仑
  朽木顽石休死坐  山河全露法王身
  

  心经云。三世诸佛。依般若波罗蜜多。故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从上诸佛。皆从此经出。若要超三界。须下死功夫。是故。依法出生好用功。泥牛者。泥牛汲水。那见身相。既无身相。现出当人。昆仑者。须弥山王也。喻如最上一乘之人。独露堂堂。包含三界。故云。泥牛汲水上昆仑。今时有一等修行之人。打坐入定。喻如朽木顽石。无作用处。是故朽木顽石休死坐。你看运行星斗的。运行日月的。行风行雨的。落霜落雪的。春生夏长的。秋收冬藏的。花开花谢的。水流风动的。云腾鸟飞的。呵呵。原来山河全露法王身也。

  依法出生。努力参禅好下功。奉着空王令。打开胡思洞。佛。先住涅槃城。下了团营。宝寨安排定。拿住魔王定太平。拿住魔王定太平。

  依般若波罗密法。修行之人。实是要努力参禅。禅者。清净也。若得努力参禅。清净才得见性。故云。努力参禅好下功。空王者。乃是真空妙体也。既然奉着空王之令。不要识得便当了了。若说我。识得真空菩提之体。不除心垢。无有是处。若得实会生死之人。要打杀了这些千思万想。计较算人。故云。打开胡思洞。我的佛。涅槃者。非死也。乃是不生不灭。不生者。人我不生。不灭者。觉照不灭。是故。先住涅槃城团营者。乃是十二团营管着天下军民。奉着空王之令。差本主下了十二团营。坐了宝寨。安排定了。将官拿住了魔王。才得天下太平。咄。乃是十二团营。噫。不在北京。就在此处。即令两只眼。两个耳。一个鼻。一张口。一个身。一个意。两只手。一双脚。名为十二团营。故云。拿住魔王定太平。

  一相无相。迷人只强。两个五百。却作一贯。

  只这一相。本来无形清虚妙道。无有踪。迹佛。叫须菩提。于意云何。须陀洹。能作如是般若之念。我得须陀洹果不。须菩提。会意梵语须陀洹。唐言逆流果。逆生死流。不染六尘。一向修无漏业。名须陀洹果。若了无相法。即无得果之心。须菩提。答言。不也世尊。何以故。须陀洹。名为入流果。而无所入。不入色声香味触法。是名叫做须陀洹。佛又叫须菩提。于意云何。斯陀洹。能作如是。般若之念。我得斯陀含果不。须菩提会意。梵语斯陀洹。唐言一来果。舍三界结缚。名一往来。往从天上。却到人间。生从人间。死从天上。名斯陀含果。若了无相法。那有得果之心。须菩提答言。不也世尊。何以故。斯陀含。名一往来。而实无往来。是名叫做其陀含。佛又叫须菩提于意云何。阿那含。能作如是般若之念。我得阿那含果不。须菩提。会意。梵语阿那含。唐言不还果。亦名出欲。出欲者。外不见欲境。可染。内无欲心。可行。定不向欲界受生。故名不还果。若了无相法。何有得果之心。须菩提答言。不也世尊。何以故阿那含。名为不来。本性而实无不来。是故。名叫做阿那含。佛又叫须菩提。于意云何。阿罗汉能作如是般若之念。我得阿罗汉道不。须菩提会意梵语阿罗汉唐言无诤行。又云。无学。烦恼永尽。与物无诤。贪嗔痴绝。心境俱空。内外常寂。名阿罗汉。若作得果之心。即是有诤阿罗汉。虽是无学。执着无事界。须菩提答言。不也世尊。何以故实无有一法。名阿罗汉。世尊若阿罗汉作如是般若之念。我得阿罗汉道。即为着我人众生寿者。世尊。须菩提言佛说我得无诤三昧。人中最为第一。是第一离欲阿罗汉世尊。我不作如是般若之念。我是离欲阿罗汉。何名无诤三昧。谓阿罗汉。心无生灭来去。唯有本觉尝照。尝照五蕴空寂。是名无诤三昧。修此三昧。超过无学。人中最为第一。若有一念得果之心。我果离欲阿罗汉。即不名无诤三昧。须菩提叫世尊。我若作如是般若之念。我得阿罗汉道。世尊则不言说。再不开口。须菩提。是乐阿兰那行者。阿兰那乃是无诤行。即是清净行也。以须菩提。实无所希求之行。而名叫须菩提。即是乐阿兰那行。一切迷人不识此理。只说有果向禅天。即修禅定。是故迷人只强。若识得无诤三昧。即是一相。一相即是无相。方知里头空。外头空。里外相连。打成一片。故云。两个五百。即作一贯。


  一相无相太分明  只在当人一念心
  十二时中勤般用  超出生死涅槃门
  

  即这一相。本是无相。太然分明。非从外得。只在当人一念之心。便是这个思量计较的。故劝行人。十二时中。常要般用。不要放他妄想上去了。若是妄想上去了。便是轮回之种。又不要放他无明烦恼上着脚。若是无明烦恼上着脚。便是地狱之根。是故十二时中勤般用。咄。怎么般用。即是教人。尝要把那个本主。放在眼睛之外。倒坐虚空。一片清虚如是悟者。决然超出生死涅槃门也。

  一相无相。好是虚空不可量。本体全无相。虚空难度量。佛。非皂亦非黄。总有丹青。妙手难描样。无相空中有相光。无界空中有相光。

  这个一相无相。由如虚空。难度难量。自己本来。全无相貌。虚空既是难度难量本来面目包裹虚空。一法难度难量。我的佛。虚空既无相貌。本来亦无踪迹。是故非皂亦非黄。总有丹青。妙手难画本来虚空之相貌。咄。既无相貌。乃是莽荡须空。川老云。时时清风明月镇相随。桃红李白蔷薇紫。问着东君总不知。且道东在君何处安身。见么。打不离。割不死。在桃红李白。在蔷薇黄紫。呵呵。模得着也未。千家诗云。等闲识得东风面。万紫千红总是春。故云。无相空中有相光。

  庄严净土。昼夜作务。闭住六门。便见佛祖。

  成就庄严。净明心地。净土文云。心净即佛土净。佛告须菩提。于意云何。如来往昔日。在燃灯佛所。于诸法有所得不。佛恐须菩提。有得法心。为遣此疑。故问之。须菩提会意。知法无所得。心外有法。若既无法。将何所证。既何所证。以何为得。既无所得。是名何法。须知证而无证。得而无得。如贼入空室绝却偷心。如性圆明。本来自有。非从外得。故须菩提言。不也世尊。如来在燃灯佛所。于法实无所得。佛叫须菩提。于意云何。菩萨庄严佛土。不。须菩提会意。本性清净。庄严个甚的么。故言不也世尊何以故。庄严佛土者。若是假相庄严。则非庄严。本来清净佛土。无相无形。将何物庄严耶。惟有戒定慧。假名庄严事理。若论报化佛土众宝庄严。乃是西方极乐。法性佛土。诸佛道场清净性地。自性虚空华光三昧。净裸裸。赤刹刹。乃五眼难观。佛也难见。是名庄严佛土。如来权指西方。敲东击西。只要不昧本性。见性就是西方。故言不也。今时有等迷人。昼夜念经拜佛。晨朝功果。观想弥陀。是故昼夜作务佛言是故乃是叮咛。须菩提诸菩萨摩诃萨。应如是住一个清净心。不该应住色生心不该应住声香香味触法生心。应无所住。乃是不住眼耳鼻舌身意。而生其一个法界真心。咦。由如百花林里过。一叶不沽身。在欲而无欲。居尘不染尘。把得定。作得主。心镜本净。象色元空。真如现前。心若略动。便落凡愚。若不自净其心。爱着清净处。心有所得清净。即者着了法相。如云蔽天。心常不动。六根六尘六识。自然灭也。地狱空也如天无云。日月常照佛。又叫须菩提譬如有人。身体如须弥山王。纵广十六万八千由旬。于意云何。是这个身体为大不。须菩提会意。色身虽大。内心量小。不名大身。色身虽小。内心量大等虚空界。方名大身。色身虽如须弥山王。皆是法身显化。故言。甚大世尊。何以故。佛说非身。非身是法身。是名大身。法身无涯含容十方世界。量等虚空。若人要见眼里展家风。如是观法身。便见十方诸佛。安身立命处。凡夫的佛性。克乎一身。眼见耳闻。一痒一痛。悉皆能知。诸佛的觉性。遍周沙界。无处不是。故云。闭住六门便见佛祖。


  庄严净土法力齐  心猿意马化为灰
  六贼能除尘垢净  半夜金乌彻天飞
  

  庄严净土净扫心田。佛叫须菩提。譬如有人。身如须弥山王。于意云何。是这色身为大不。须菩提。会佛之意。色身虽大。皆靠法身之力。故言甚大世尊。何以故。佛说非身。乃是法身。是名大身。此是庄严心净是法。得了法身是力。故云。法力齐。既然法力俱齐。心猿意马。决然化灰。六贼能除者。虽有眼耳鼻舌身意。不着色声香味触法上。是故。尘垢净。既然尘垢净的人。那有无明烦恼暗遮。昼夜常明如是之人。由如。半夜金乌彻天飞也。

  庄严净土。喜舍慈悲四量扶。开了无为库。现出值钱物。佛。酥酪共醍醐。清净摩尼。一味如甘露。八宝庄严生净土。八宝庄严生净土。

  清净佛土。无相无形。何物而庄严耶。唯有大慈大悲。大喜。大舍。四无量心。假名庄严事理。是故。喜舍慈悲四量扶。无为库者。乃是四大色身。无为者。乃是本性无为。开了者。风归风。水归水火。归火。土归土。四大色归其源。现出一灵真性。万劫不坏。故云。开了无为库。现出值钱物。我的佛。我有十字要偈。大众听着。灵光体能显化。神通广大。化显天。化显地。万物能生。化显天。显日月。星辰斗府。化显地。能坚固。万物能生。化显风。遍大地灵光发显。化显火。无边际。灵光发生。化显水。润乾坤。灵光津脉。化显地。生万物。灵光发生。化显地。在人身。筋骨皮肉。化显水。在人身。血脉涎津。化。显火。在人身。浑身暖气。化显风。在人身。呼吸运行。外头地。人身地。原是一地。外头地。生万物。五谷能生。人身地。筋骨肉。发毛爪齿。外头地。人身地。一气发生。外头水。人身水。原是一水。外头水。润乾坤。万物滋生。人身水。是痰唾。血脉流转。外头水。人身水。一气发生。外头火。人身火。原是一火。外头火。无边际。普照乾坤。人身火。是暖气。穿连一体。外头火。人身火。一气发生外头风。人身风。原是一风。外头风。无边际。翻浪催云。人身风。是呼吸。穿连一体。外头风。人身风。一气发生。明道人。参透了。无三界。一个无身。有一日。四大散。色身败坏。这地水。和火风。返本还源。地归地。水归水。还源去了。火归火。风归风。返本还源。这地水。和火风。还源去了。灵光性。无来去。普覆十方。灵光性。不动摇。包天裹地。放光明。通法界。独自为尊。光明大。把日月。比的不见。千诸佛。合一体。一个无身。这无身。无一物。又无修证。刀难劈。水难渰。好个无身。无出家。无在家。本无一物。天不盖。地不载。好个无身。这无身。阎王见。不敢睁眼。把地狱。和刀山。化的无踪。这个无身。无佛无人。诸佛共一身。千圣难测。法界独尊。无量寿限。本来无身。如如不动。金刚不坏身。是故开了无为库。现出这样。一个值钱物。酥酪醍醐者。般若是一法。分为种种名。或。谓之慧剑。或。谓之法雷。或。谓法鼓。或。谓催云。或。谓甘露。或。谓酥酪。或。谓醍醐。即是一法。随其用功。而得名也。乃是法施。故云。清净摩尼。一味如甘露。八宝庄严者。即是七宝。积满三千大千世界布施。乃是财施。法施者。慧施也。财施者。修福也。福慧双修。生极净国。故云。八宝庄严生净土。

  无为福胜。出头端正。俱住佛法。人人有分。

  现成公案不假施为此无为福。胜他一切有为。佛叫须菩提。如恒河中。所有沙数。恒河者。须弥山南。七金山外。有一山。名雪山。高五百由旬。黄金所成。其顶广大。中有一池。方圆五十由旬。池有四口。广一由旬。四口中出四道恒河。各绕池七匝。四种之色不相杂乱。流入大海。分二万五千道河。流灌四大部洲。东象口。名恒河。底。银沙。南狮子口。名恒河。底。金刚沙。西牛口。名恒河。底。金沙。北马口。名恒河。底。琉璃沙。沙。细如面。佛。故问须菩提。如恒河中。所有许多沙数。如是沙等恒河。于意云何。是诸多恒河沙。宁为多不。须菩提会佛意。如来不是妄说。佛具正偏知眼。照见尽虚空。遍法界。故言。甚多世尊。但诸恒河。尚然多。无数恒河。何况其一恒河沙。佛叫须菩提。我今实言告汝。若有善男子。善女人。以七宝满尔所恒河沙数三千大千世界。以用布施。得福多不。须菩提会佛意。况恒河四十里阔。底沙。细如面。又况一沙。是一恒河。故言。甚多世尊。佛告须菩提若善男子。善女人。于此一卷金刚经中。乃至受持。金刚般若波罗蜜经。这四句偈等。为他人说。而此经福德。胜前七宝布施福德。是故无为福胜。今有一切修行之人。认着纸上的四句偈。不识真性中四句偈。故云。出头端正。若论出头端正。母亲生下之时。就晓得。眼看耳闻。知痛知痒。乞惊害怕。就要乳吃。是故。出头端正即今大众。俱在佛法会中。明了自己金刚。本来面目。为四句偈。个个皆得。故云。俱住佛法。人人有分。


  无为福胜最难寻  百尺竿头进步行
  却是云中孤燕子  杳杳冥冥觅无踪
  

  虽然无为福。胜是一切有为。其实难寻。又不烧香。又不点烛。又不念经。又不念佛。又不参禅。又不打坐。又不打七。又不炼魔。一切都不用。是故最难寻。有一等修行之人。即识得眼看耳听的。鼻闻口说。的。手拈脚走的。知痛知痒的。思量计较的。这个笼筒佛性。是故竿头客。一担都在皮囊上。咄烧了皮囊。那里去安身立命。又云。百尺乃是十丈塔。我佛烧身之后。留下舍利子。世人建塔以[(ㄇ@(企-止))/卓]之。舍利子。喻主人公也。四大皮囊。喻塔。行人欲以四威仪中。做功夫者。或如塔。无心之寂灭。乃是竽头客。故劝百尺竽头。还要进步。乃是离色身外。别参一步。晓得么。却是云中孤燕子。杳杳冥冥觅无踪也。

  无为福胜。福慧双修不落空。布施福力重。持经功德胜。佛。体用并双行。智慧光通。六度并万行。四季花开满树红。四季花开满树红。

  无为福。胜是有为虽然如是。乃是修慧不修福。来生聪明穷困苦。修福不修慧。来生愚浊而富贵。是故。福慧双修不落空。布施七宝生天福。故云。布施福力重。持经明理得菩提。故云。持经功德胜。我的佛。修慧是体。修福是用。故云。体用并双行。若得智慧光通。透太光明藏。如人入海。展入展深。故云智慧光通。六度并万行。六度者。布施。能度悭贪。持戒能度毁犯。精进能度懈台。禅定能度散乱。忍辱能度嗔恚。智慧能度愚痴。万行者。无明结末。科。仪云末后一句。谁敢奉行。若是奉行得者。人人道好。个个道强。由如四季花开满树红。

  尊重正教。皆繇心造。举目动静。无不是道。

  受持正教之人。天人皆生敬重。复次。佛。又叫须菩提。随说是此经。乃至四句偈等。当如此说经之处。一切世间天人。阿修罗。皆应供养。如佛塔庙。说经之人。自心解得金刚经义。自身体得无着无相之行。不作能所心。说此经者。即此身中。自有如来。感得天龙八部。皆来供养。如佛在塔庙。何况有人。尽能受持读诵。此一卷金刚经在心。须菩提。当知是持经之人。成就最上第一乘希有之法。若是经典。所在之处。则为有佛。如佛亲到一般。若尊重弟子。受持此法。故云。尊重正教。尊重者。是谁。不尊重者。是谁。是故。皆由心造。此正教。非在纸上。非在墨上。非在舌上。在当人分上。便是这个知痛知痒的。思量计较的。是故。举目动静。无不是道。


  尊重正教念弥陀  时识方知一刹那
  蛟龙翻起千尺浪  汲水滩头鸟作窝
  

  尊重正教之人。行住坐卧念一声。南无阿弥陀佛。故云。尊重正教念弥陀。忽然识得自己本性弥陀。非从外得。是故。时识方知一刹那。既识自己弥陀。岂肯在外之乎者也。如是之。人。好是蛟龙翻起千尺浪。由如汲水滩头鸟作窝。如此之人。万中选一也。

  尊重正教。无舌童儿谈话妙。铁凤空中叫。石女岩前笑。佛。这事甚蹊跷。除是灵山。古佛他知道。万像森罗一性包。万像森罗一性包。

  尊重正教之人。刹那识得灵觉真性。不被这些之乎者也瞒过。普天彻地独自为尊。一切山河大地。皆是灵觉真性所现。此灵觉真性。虽无形相。现出万相。故喻如。无舌童儿谈话妙。又喻如。铁凤空中叫。又喻如。石女岩前笑。此三事。单表无中生有也。咄。那是无。那是有。噫。自己是真无。一切天地日月山河大地。是有世人寻不着。终日观想四方。念经念佛之乎者也。我的佛天地日月。山河大地。千诸古佛。万万菩萨。一切三界诸天。皆靠真无。皆是真无所生。是故这事甚蹊跷。除是灵山释迦牟尼。能知道。还有一个清虚居士。他也知道。这个清虚居士。知道自性真无。再不知乎者也。即是肚饥吃饭。困来合眼。寒来向火。热来扇扇。咄。如来与清虚。这两人。知道个什么。他知道。万像森罗一性包。

  如法受持。昼夜勤提。人身难得。莫要空回。

  当如此法。承受行持。尔时须菩提。白佛言。世尊当我名此一卷经。我等云何样奉持。佛告须菩提。是此经名为金刚般若波罗蜜。以是名字。汝当奉持。自性坚固。永劫不坏。故号金刚。这金刚本性。于一切色声香味触法中。无染无着。不惑其性成就。究竟解脱。如是奉持所以者何。须菩提。佛说般若波罗蜜。则非纸上般若波罗蜜。乃是本性金刚。是名般若波罗蜜。佛说般若波罗蜜。领诸学人。用智慧照破愚心生灭。生灭心除尽。即到彼岸。佛。又叫须菩提。于意云何。如来有所说法不。须菩提。会意若依般若波罗蜜法。即有法得。非是般若波罗蜜也。到此一合相理。大悟小悟。都要吐却。无佛无法。到这个时节。才是般若。虽然如来说法。心无所得。故白佛言世尊。如来无所说。佛又叫须菩提。于意云何。三千大千世界。所有微尘是为多不。须菩提。会佛之意世界喻法身。妄念喻微尘。故答言。甚多世尊。佛又。叫须菩提。诸多微尘。乃是妄念微尘。如来说。若是了妄归真。非是微尘。若不了真。是名微尘。如来又说世界。众生妄念尽。非世界。妄念不尽。是名世界。如来说众生性。中妄念。如三千大千世界微尘。一切众生。被妄念微尘遮蔽佛性。不得解脱。若得妄念尽。现出真如。佛又叫须菩提。于意云何。可以三十二相。见如来不。须菩提会意。三十二相。乃是报身不得见如来。故言。不也世尊。不可以三十二相得见如来。何以故。如来说。三十二相。乃是如来。累劫精修。故有果报。现三十二相。即是非相。非相乃是无相。无相即是法身。若非法身。果力焉得有三十二相具足。故将三十二相。喻三十二清净行。三十二清净者。于五根中。修六波罗蜜。于意根中。修无相无为。是名三十二清净行。又云。六贼返做六波罗。是名三十二相。佛又叫须菩提。若有善男子。善女人。以恒河沙等。身命布施。搞骨击髓投岩。赴火刎颈。割肉燃指。卸臂。舍身舍命。若复后有人。于此金刚经中。乃至受持四句偈等。为他人说。其福甚多。若论多劫舍身。不了空义。妄心不除元是众生。若是一念持经。我人顿尽。烦恼妄想尽除。焉不解脱。是故。如法受持。前者文字章句。句句消归自己。行行脱死超生。苦劝行人昼夜勤提。我和你人身难得。莫要空回。


  如法受持念几声  芦芽穿透甚分明
  识得如来真妙诀  一处通来处处通
  

  如此之法决要受持。咄。受持个什么。念几声的是谁故云。如法受持念几声。咦。四大散了。怎么受持。芦芽穿透甚分明。不即芦芽。叶底枝头甚分明。不即叶底枝头。水流风动甚分明。不即水流风动。云腾鸟飞甚分明。还有无数分明。不能细说。昔日如来。灵山会上。说法双林涅槃以后。今在何处说法。芦芽穿透者。是谁说法。若识得这个如来真妙诀。一处通来处处通。

  如法受持。大乘般若波罗蜜。四句无为偈。金刚三昧力。佛。慈悲度群迷。普愿人人。直指不退地。端坐莲台证菩提。端坐莲台证菩提。

  如是之法。乃是大乘般若波罗蜜多。这是四句无为妙偈。大乘即是摩诃。摩诃者。梵语也。东土为大。且大者。莫过虚空大道。无有边际。遍周沙界随地现青黄的。般若者。梵语也。东上为智慧。莲经云。慧日破诸谙。能伏灾风火。若有智慧之目。能照破烦恼无明。现出本性当人。波罗者。梵语也。东上为彼岸。若有慧日照破四大六根。不被色声香味触所瞒。本来就是彼岸。蜜多者。梵语也。东上为无极。无极而太极。又蜜者。和也多者。众法也。将自己一灵真性。放开包藏万法。万法尽在太虚之中。一性之内。修行人以一性均和众性。合而为一。故曰。蜜多。乃是四句无为偈也。若得金刚坚固无诤三昧之力。照破了四句无为妙偈。将四句无为归于自己。名为自利。不能接物利生。我的佛。还要发一个慈悲之心。救度一切大众。是故。慈悲度群迷。不要传个小乘外道法。与大众。故云。普愿人人。直指不退地。若到不退地上。面见阿弥陀佛。证无生法忍。故云。端坐莲台证菩提。

  离相寂灭。一花五叶。熊耳山前。面壁不说。

  直下悟空。离诸形相。既离形相。寂灭现前。尔时须菩提闻说是经。深解义趣。涕泪悲泣。而白佛言。希有世尊。佛说如是。般若甚深经典。我从昔以来。所得声闻慧眼。未曾得闻。如是。般若之经。世尊若复后来有人。得闻如是般若经。信心清净。则生实相。当知是人成就最上第一。希有成就佛功德也。世尊。是实相者。则是非相。非相是乃无相。是故。如来说。名叫实相。乃是本性。实相。但心有所得。即非实相也。世尊。我今得闻。如是般若经典亲见如来印证。信解受持。不足为难。若当来世。如来灭后。后五百岁其有众生。得闻如是般若经典。信解受持。无佛印证。自解自悟。是人则为第一希有。何以故。此人无我相。无人相。无众生相。无寿者相。所以者何。此人见我相即是非相。见人相。众生相。寿者相。即是非相。何以故。此人离一切诸相。妄心识心俱无。则名诸佛。佛告须菩提。如是如是说得有理。若复后来有人。得闻是此金刚经。不惊。大胆人也。不怖。无怕怖人也。不畏。不痴人也。当如是人。甚为希有。上根人。闻而深信。中根人。半信半疑。下根闻而大笑。说此难信之法。何以故。大人境界普贤知。小人闻而心忐忑。声闻久着法相。执有为解不了诸法本空。忽闻此经诸相不生。言下即佛所以惊怖。惟有大乘菩萨。得闻此理。欢喜受持。如此之人。甚为希有。佛又叫。须菩提。如来说第一檀波罗蜜。口说心不行。即非第一波罗蜜。口说无相法。心依无相行。是名第一波罗蜜。第二持戒波罗蜜。佛又叫须菩提。第三忍辱波罗蜜。如来说。执着忍辱。见有身相。当被所害。非忍辱波罗蜜。不执忍辱。不见身相。是名忍辱波罗蜜。第四精进波罗蜜。第五禅定波罗蜜。第六般若波罗蜜。如来又说。何以故。须菩提。如我昔为歌利王。割截身体。我于尔时。无我相。无人相。无众生相。无寿者相。何以故。我于往昔。节节支解。此时若有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应生嗔恨如来往昔。为忍辱仙人。有歌利王。与诸彩女。林野游乐。王倦睡眠。彩女山中寻花果。遥见仙人林中晏坐。共呼驰往。皆集其所。顶礼仙人。即为说法。王从睡觉。不见诸女。仗剑求觅。见女围绕仙人而坐。王大嗔怒。问之谁耶。何诱诸女。答曰。我是仙人。修忍辱行。王问。汝得非非想定耶。答言不得。又问。汝得四禅定耶。答言不得。一一问之。一一答言不得。王曰。未离欲界。何诱诸女。王令可伸一臂。试能忍否。仙人便伸。以剑斩之。又问何人。答言。修忍辱行。复令更伸一臂。又断之。王如前问。仙人如前答。斩两足。两耳。一鼻。仙人告言。王今何故自生疲厌。断我身分。由如芥子。我亦不生念嗔恚。自不守心。不为忍辱。若有一念痛恼之心。即生嗔恨。须菩提。又念我过去于五百世。作忍辱仙人。于尔所生。何以故。无我相。无人相。无众生相。无寿者相。是故须菩提。菩萨。应离一切色声香味触法相。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不应住色生心。不应住色声香味触法生心。应结无所住心。若此六尘。起憎爱心。由此妄心。积集无量业结而覆佛性。虽有种种勤苦修行。不除心垢。终无解脱之理。若法有住。或住西方。或住三界。或住后世为人。则为非是道人住处。若不住涅槃。不住诸法。一切不住。方是菩萨住处。是故。佛说菩萨心不应色相七宝布施。须菩提。菩萨为利益一切众生。应如是般若法布施。凡人舍七宝。为求后世快乐。菩萨不为自求快乐。但为内破悭贪。外利益一切众生。而说法布施。如来说。一切诸相。即是非相。非相即是无相。又说。一切众生。则非众生。一切众生。尽是假名。若离妄心。则非众生。佛又叫须菩提。如来是真语者。实语者。如语者。不诳语者。不异语者。真语者。说一切众生皆有佛性。实语者。说众生造恶。定受恶报。如语者。说众生修善。定有善报。不诳语者。说般若波罗蜜法。超出三界。不异语者。如来不说二法。佛又叫。须菩提。如来所说法。此法无实无虚。无实者。以法性空寂。无相可得。无虚者。随地现青黄。处处发嫩草。不得言有。不得言无。有而不有为妙有。无而不无是真无。故言。无实无虚。佛又叫须菩提。若菩萨心住于诸相法。舍七宝而行布施。如盲人入闇。则无所见若菩萨。心不住色声香味触法而行布施。如人有目。日月光照。见种种色。须菩提。当来之世。若有善男子。善女人。能于此一卷金刚经。受持读在心内。则为如来。以佛的智慧。非是缘觉声闻所知。悉知是人。悉见是人。皆得成就佛果。无量无边功德也。是故。离相寂灭。一花五叶者。昔日达磨西来。见梁武帝。帝不识来意。渡江寓于少林寺。终日面壁而坐。有僧神光。晨夕参见。立雪齐腰。师悯而问。久立雪中。当求何事。光悲相曰。惟愿和尚慈悲。开甘露门。师曰。诸佛妙道。旷劫精勤。难行能行。非忍能忍。岂以小德小智。轻心慢心。光即取刀断臂。师知法器。乃曰。诸佛最初求道。为法忘形。汝今断臂我前。求亦何在。易名慧可。可曰。诸佛法印。可得闻乎。师曰。法印匪从人得。可曰。我心未宁。乞师与安。师曰。将心来与汝安。可曰。觅心了不可得。师曰。我与汝安心竟。后欲返天竺之时。乃命门人。盍各言所诸乎。时道副对曰。不执文字。不离文字。而为道用。师曰汝得吾身。尼总持曰。由如庆喜见阿閦佛国。一见更无再见。师曰。汝得吾肉。道育曰。四大本空。五蕴非有。无一法可得。师曰。汝得吾骨。慧可礼拜。依位而立。师曰。汝得吾髓。师告可曰。昔日如来以正法眼藏。付迦叶大士。展转嘱累而至于我。我今付汝。并授袈裟。以为法信。吾灭后二百年。衣止不传。法周沙界。听吾偈曰。吾本来兹土。传法救迷情。一花开五叶。结果自然成。端坐而化。三祖僧璨。初以白衣谒可。问曰。弟子身缠风病。请和尚忏罪。可曰。将罪来与汝忏。居士良久曰。觅罪了不可得。可曰。我与汝忏罪竟。璨问曰。已知和尚是僧。未审何名佛法。可曰。是心是佛。是心是法。法佛无二。僧宝亦然。璨曰。今日才知罪性。不在内。不在外。不在中间。如其心然。佛法无二也。四祖道信。见璨问曰。愿和尚。乞与解脱法门。璨曰。谁缚汝。信曰。无人缚。璨曰。何更求解脱乎。信大悟。五祖弘忍。为童子时。四祖问上姓。答曰姓即有。不是时尝姓。四祖曰。是何姓。答曰。是佛性。四祖曰。汝无佛性耶。答曰。自性空无故无佛性。六祖慧能。家贫卖柴。闻言诵金刚经。问曰。得于何人。客曰。得于黄梅。能。即去参祖。五祖问曰。汝何来。能曰。岭南。祖曰。欲须何事。能曰。唯求作佛。祖曰。岭南人。无佛性。能曰。人有南北。佛性岂然。祖。知异人。使入碓房。五祖一日。告众曰。各作一偈。语意相合。则付衣法。会下七百余人。上座神秀。于壁书一偈。身是菩提树。心如明镜台。时时勤拂拭。莫使有尘埃。众皆诵念。能闻此偈。谓同学曰。美则美。了未了。有偈和之。同学皆笑。夜深于秀偈之侧。书偈一首。菩提本非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假须尘埃。祖见此偈。师乃告曰。诸佛出世。为一大事故。随机大小。说有三乘。后以正法眼藏。付于迦叶。直至达磨。轮及于我。今以法宝。及所传衣。用付于汝。师曰。法则既授。衣付何人。祖曰。达磨初至。人未知信。所以传衣。今信心已熟。止于汝身。不复传也。乃是一花开五叶。今时有一等邪迷之人。说肝属东方甲乙木。心属南方丙丁火。肺属西方庚辛金。肾属北方壬癸水。脾属中央戊己土。是一花五叶。又有邪人说。心如华盖。肝腑五叶。是一花开五叶。又有人说。天地日月星。是一花开五叶。又有人说。眼耳鼻舌口。是一花开五叶。皆是谬语。昔日达磨。熊耳山前。面壁九年。不曾开口。今时之人。临机转语。讲经说法。念经念佛。我能我会。有这许多话说。不达祖意。故云。熊耳山前。面壁不说。


  离相寂灭本来人  阴阳相合圣贤宗
  打成一片方成道  那知身外脱微尘
  

  直下悟空。诸相皆无。人法双忘。现出实相。须菩提言。世尊是实相者。则是非相。非相即是无相。是故。如来说。名叫实相。乃是本人也。故云。离相寂灭本来人。阴阳相合者。眼属东方。甲乙木。耳属南方。丙丁火。鼻属西方。庚辛金。口属北方。壬癸水。身属中央。戊己土。老子云。耳凝运。眼含光。鼻调息。舌缄气。身心不动。身不动为之龙吟。心不动为之虎啸。龙吟则精固。虎啸前丹成。如来云。眼观鼻。鼻观心。心观意。意观神。五行攒簇。四大和合。孔子云。知止而后有定。定而后能静。静而后能安。安而后能虑。虑而后能得。乃是阴阳相合。今时有等邪人。在皮囊上做工夫。升降阴阳气。上下前后颠倒做转。在皮脊上运转。上至性门。下至尾闾穴。中至背脊双关。尾闾穴发火直透顶门。叫名三关九节。又叫曹溪路。又名黄河水逆流。又名上天梯。异名多。不录。背脊中。三条路中间直透顶门。击破楼头鼓。进入泥丸宫。降下明堂。雀桥重楼。送入丹田。与婴儿姹女怀胎结圣。运得转者。却病益寿。运不转者。成脑漏蛊胀。久后见境成邪。或是半夜三更由如白日。或见圆光。或见阴神。或见阳神。或见如来。但有见相。并是邪相。圣贤者。有十圣三贤。十圣即十地。欢喜地。离垢地。发光地。焰慧地。难胜地。现前地。远行地。不动地。善慧地。法云地。住四禅净居天宫。三贤者。初禅为初贤。即十住位。发心住。治地住。修行住。生贵住。方便住。正心住。不退住。童真住。法王子住。灌顶住。二禅为中贤。即十行位。欢喜行。饶益行。无嗔恨行。无尽行。离痴乱行。善现行。无着行。尊重行。善法行。真实行。三禅为上贤。即十回向位。离众生回向。不坏回向。等一切佛回向。至一切处无地回向。无尽功德回向。随顺平等善根回向。等观一切众生回向。真如相回向。无缚解脱回向。法界无量回向。是故。阴阳相合圣贤宗。此十圣三贤。皆有轮回生死。直要修到。里头空。外头空。里外相连。打成一片。无内无外。无东无西。无南无北。无上无下。浑身是一个清虚。是故。打成一片。方才成道。若要打成一片。殊非离色身之外。别参一步。你看。你看。一贯清虚。故云。那知身外脱微尘。

  离相寂灭。五蕴皆空四相绝。慧灯常不灭。云散家家月。佛。乾坤普照彻。大地光辉。朗朗银世界。雪点须弥一片白。雪点须弥一片白。

  直下空虚离诸形相。故云。离相寂灭。五蕴皆空者。乃是色受想行识也。且色者。挂碍之义。若见境逢物。不着不思。色蕴自空也。受者领纳之义。若遇一切声色境界。心不领纳。受蕴自空也。想者。妄想思虑之义。若过去不思。未来不想。现在自如。想蕴自空也。行者。心念不停。迁流之义。若十二时中。心不外游。念不烦乱。不被物转。不被境留。一念不离当处。行蕴自空也。识者。分别亲疏之义。亦乃着物之理。若见一切境物。一无分别。一概平等。见如不见。识如不识。来则应之。去则不思。识见自空也。四相者。须菩提言。世尊。我今得闻如是般若经典。信解受持。亲见如来。不足为难。若当来世。后五百岁。不见如来。其有众生。得闻如此金刚经。信解受持。是人则为第一希有。何以故。此人无我相。无人相。无众生相。无寿者相。无我相者。色受想行识空也。无人相者。四大不实。终归地水火风也。无众生相者。无灭生心也。无寿者相者。我身本无。岂有寿也。四相既无。法眼明彻。自心如来。故云。五蕴皆空。四相绝。若是五蕴空。四相绝的人。不可间断。时时常照。是故。慧灯常不灭。若有智慧灯。照破烦恼浮云。现出本性一轮明月。故云。云散家家月。我的佛。若得烦恼无明散。现出本性当人。照破恒河沙数三千大千世界。是故。乾坤普照彻。大地光辉。处处发现。再无异色。故云。大地光辉。朗朗银世界。好似雪点须弥一片白。既是雪点须弥山王。那有三界四禅之相。即见本性光明一片白。咦。亦如千日。放大光明。

  持经功德。真经不识。量机大用。万法归一。

  持诵此金刚经者。功德亦如虚空。不可度量。佛叫须菩提。若有善男子。善女人。初日分。寅卯辰。即三世。以恒河沙等。身命布施。中日分。巳午未。即三世。复以恒河沙等身命布施。后日分。申酉戌。即三世。亦以恒河沙等身命布施。成住坏空。分十二时。性理中说。天劈于子。地劈于丑。人生于寅。成劫中二十辘轳劫。每一辘轳。共计一千六百八十万年。住劫。坏劫空劫。亦复如是。成住坏空四相劫。每一劫。分三世。过去庄严劫。出一千佛。见在贤劫。出一千佛。未来星宿劫。出一千佛。如是无量百千万亿劫。以身布施。若复后有人。闻此金刚经典。信心不逆。其福胜彼。胜是三时布施。何况书写受持读诵在心。为人解说。一念闻经。其福胜是三时布施。又况书写读诵为人解说。当知此人。决定成就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佛言。须菩提。以要言之。是此经有不可思议。不可称量。无边功德。如来为发大乘者说。为发最上乘者说。若与小乘人说。决然不信。若有人能受持读诵广为人说。是名檀波罗蜜。如来悉知是人。悉见是人。如来具六通。岂不知见也。此等之人。皆得成就无上菩提。不可称。不可量。无有边。不可思议功德。如是这样人等。则为荷担如来。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大乘者。智慧广大。善能建立一切法。最上乘者。不见垢法可厌。不见净法可求。不见涅槃可证。不作度众生心。亦不作不度众生想。是名最上乘。何以故。须菩提。若乐小法者。着我见。人见。众生见。寿者见。则于此金刚经。不能听受读诵。为人解说。何名乐小法。二乘声闻乘。乐小果。求禅定法。愿生禅天。不发大心。不能受持读诵此经。须菩提。在在处处。若有此一卷金刚经。一切世间天人阿修罗。所应献花供养。当知此处则为是塔。皆应供敬作礼围绕。以诸华香。而散其处。此一卷金刚经。非是纸上的。要人信受。若人口诵般若。心行般若。常行无相无着之行。此人所在之处。如有佛塔。感得一切天人。各持供养。作礼供敬。与佛无异。故云。持经功德。虽然如是。乃是假经。有一卷真金刚经。在当人分上。人皆不识。故云。真经不识。若是小乘人。劝他诵纸上的。若是大乘人。劝他诵本性上的。是故量机大用。小乘人。若诵得纸上的纯熟。明得理。见得性。也到万法归一。大乘人。认得本性。是真金刚经也。到得万法归一。是故量机大用。万法归一。


  持经功德十五圆  妙机合尽七支传
  二分布施无间断  明月海底现金莲
  

  持此一卷金刚经者。明得无着无相之理。不着我人众生寿者。体得三十二相清净行。如此之人。由如十五夜的圆月。无有欠缺。故云。持经功德十五圆。此一卷金刚经的。玄妙之理。合尽将来。总在七觉支上。一名念觉支。乃是灵心不昧。一切皆空。二名择法觉支。乃是法无差谬。明了义经。不明不了义经。了义经者。即胜义空。乃是真空法。空而不空。是也。不了义经者。即世俗法。有求有证。有念有住。是也。三名清净觉支。勤修不退。一觉永觉。是也。四名喜觉支。所修正法。皆乐禅悦。禅悦者。清净也。五名猗觉支。除诸烦恼。所觉无觉。是也。六名定觉支。如所心定明明了了。是也。七名舍觉支。不为世法所牵。离觉所觉。是也。是故妙机合尽七支传。二分布施者。说法度人。乃是法施。布施钱财。乃是财施。若得财法二施。由如明月海底现金莲。明月却在大端。金莲却在海底。乃是月影。如是之人。上下明月彻。打成一片。故云。二分布施无间断。明月海底现金莲。

  持经功德。福等虚空不可说。一花开五叶。至今常不谢。佛。不生更不灭。不短不长。无圆亦无缺。本性常明光皎洁。本性常明光皎洁。

  持此一卷金刚般若波罗密经。福等虚空。难度难量。佛叫须菩提。以要言之。是经有不可思议。不可称量。无边功德。是故。福等虚空不可说。一花开五叶者。达磨是一花。传下二祖慧可。三祖僧璨。四祖道信。五祖弘忍。六祖慧能。乃是五叶。故云。一花开五叶。至今常不谢者。后传南岳。马祖。百丈。南泉。盐官。归宗。大梅。佛光。盘山。麻谷。东寺。西堂。第三世。黄檗。长庆。太慈。平日岸。石霜。古灵。和安通。赵州。共有七千个祖。直至今时清虚居士。是故。至今常不谢。我的佛。不生更不灭者。这个本来面目。不生。本来无有父母所生。不灭。本来万劫不死。不短不长者。本来无有相貌。有甚长短。无缺无圆者。本来面目。无有圆缺。处处放光。处处发现。又无相貌。是故。本性常明光皎洁。

  清虚居士 屠垠 注

  注解铁鋑錎第一卷

  注解铁鋑錎卷下

  能净业障。魔军赶散。提起法性。直到彼岸。

  老子云。若能尝清净。天地悉皆归。复次又叫须菩提。若善男子。善女人。受持读诵此金刚经。若为人轻贱。不得人敬重。是人先世罪业。应该堕三恶道。以今世被人轻贱故。先世罪业。即为消灭。当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佛言。持经之人。该一切天人。恭敬供养。为前世业重。尝被人轻贱。不得人恭敬供养。自今受持金刚经典。不起人我等相。冤亲平等。心无恼恨。念念尝行般若波罗密行。如是修行。先世罪业即为消灭。当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佛又叫须菩提。我念过去。往昔无量阿僧祇劫。直至于燃灯佛前。得值八百四千万亿。那由他诸佛。悉皆供养承事。无空过者。佛言。我思过去无量劫前。行菩萨道时。四事供养遇此数佛。一一佛所尽心尽力。为求佛故。须菩提。若善男子。善女人。于后末法之世。有受持读诵此金刚经者。所得功德。胜我所供养诸佛功德。百分不及一。我若具说者。或有人闻。心则狂乱。狐疑不信。须菩提。当知是此金刚经义。不可思议。功德果报。亦不可思议。是故。能净业障。若是能净业障之人。人我不生。尝能清净。魔军自然而散。虽然如是。不要忘了本主。故云。提起法性。直到彼岸。


  能净业障再不生  放下身心好用功
  大道本来尝清净  方知不碍主人公
  

  业障者。有五业五障。五业者。弑父。弑母。弑阿罗汉。出佛身血。破和合僧。五障者。烦恼障。报障。障碍。事障。理障。能净业障者。时时刻刻。尝行般若清净行。除却人我贪嗔。除却无明烦恼。如是之人。能净业障再不生。身心者。身有三业。贪淫。杀害。偷盗。心有无数业障。悭贪心。利名心。嫉妒心。计较心。胜负心。贡高心。我慢心。杀害心。狠毒心。三毒心。怕怖心。邪心。妄心。无明黑暗心。有种种不善之心。若能放下身心。好下般若功用。是故放下身心好用功。此个大道之理。不用做作。即要身心清净。故云。大道本来尝清净。如此行持。方知不碍主人公也。

  能净业障。前世冤愆今世忘。幻化非真相。色空皆一样。佛。真如妙难量。自在纵横。出入尝收放。遍界明明不覆藏。遍界明明不覆藏。

  能净业障之人。以今世人轻贱故。先世罪业。即为消灭。故云。前世冤愆今世忘。幻化色身。非是真相。心经云。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是故。色空皆一样。我的佛。这个真如之体。本无相貌。随处现青黄的。故云。真如妙难量。则要行人。把自己一个当人。尝要自在纵横。提得起。放得下。牧得陇。匝得开。摧得动。拨得转。如是行持。才得遍界明明不覆藏。

  究竟无我。玄门有锁。不得鍉开。生死难躲。

  直下究竟。原无我体。四大六根。总无交涉。一口无常。尽皆败坏。百无一用。即因世人。皆执有身。迷己逐物。弃亲向疏。认贼为子。妄将四大六根为实。作种种业。造种种苦。故有轮回生死。若有究竟之人。尽底掀翻。万缘顿息。故云究竟无我。尔时须菩提白佛言。世尊。善男子。善女人。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云何应该是修行人的住处。云何降伏其贪妄之心。佛告须菩提。善男子。善女人。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者。当生如是般若心住。我应该灭度一切众生。灭度一切众生已。而无有一个众生。实是我灭度者。如此者。除能所心也。除众生心也。除我慢心也。才得降伏其贪妄心也。何以故。须菩提。若菩萨。有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则非是菩萨。若见有众生可度。即是我相。有能度得众生心。即是人相。谓涅槃可求。即是众生相。见涅槃可证。即是寿者相。有此四相。即非菩萨。所以者何。须菩提。实无有我人众生寿者法。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者。须菩提。于意云何。如来于燃灯佛所。有四相法。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不。须菩提。会佛之意。故言。不也世尊。如我解佛所说义。佛于燃灯佛所。无有四相法。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佛言。如是。如是。佛又叫须菩提。实无有四相法。如来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须菩提。若有四相法。如来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者。燃灯佛则不与我受记。汝于来世。当得作佛。号释迦牟尼。以实无有四相法。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是故。燃灯佛与我受记。作是言。汝于来世。当得作佛号释迦牟尼。何以故。如来者。即诸法如义。此句甚疑。如来有我人众生寿者四相法。得了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法者。燃灯佛则不与如来受记。实无有四相法。不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燃灯佛受记。与来世。何不今世就成佛道。咦。科家道。即应着了无得法。点为来世证菩提。如此者。还在门外。诸法如义者。不着色声香味触法也。佛叫须菩提。若有人言。如来得了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须菩提。实无有四相法。佛不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须菩提。如来虽然所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于如是法中。无实无虚。无实者。此菩提妙法。一切不着。心无生灭。故言无实。无虚者。此菩提法。本有万行。大慈大悲。大喜大舍。用之不少。故言无虚。是故如来说一切诸法。心无所染。皆是佛法。须菩提。所言一切法者。虽然说度人。或大乘。或上乘。或小乘。心无能所。即非一切法。又要利己利他。是故名一切法。佛又叫须菩提。譬如人身长大。须菩提答言。世尊。如来说人身长大。皆有限量。则为非大身。法性量等空虚。是名大身。色身虽大。内无智慧。不能成就。则非大身。法身虽小。内有智慧。心无能所限量。是名大身。佛又叫须菩提。菩萨亦如是明白此理。若作是言。我当灭度无量众生。若有度众生之心。则不名为菩萨。何以故。须菩提。实无有四相法。名为菩萨。是故。佛说一切菩萨。缘觉声闻之法。无我无人。无众生。无寿者。须菩提。若菩萨作是言。我当庄严西方佛土。是不名为菩萨。何以故。如来说庄严佛土者。若是布施斋僧。拜经拜佛。念弥陀。观想西方。即非庄严。心净即佛土净。是名庄严。是胜妙定经云。假使有人。造得白银精舍满三千界。不如一念禅定心。心有能所。即非禅定。能所不生。是名禅定。禅定即是清净心也。佛告须菩提。若菩萨通达无我的法者。如来说名真是菩萨。故云。玄门有锁。修行之人。若无智慧钥鍉。透开金刚无缝之锁。切须参访知识名师。一一凿破。才躲得生死轮回。故云。不得匙开生死难躲。


  究竟无我路不通  上呼下吸在居中
  不正不偏长安道  声声唤应主人公
  

  四大色声是命。本来面目是性。见金眼看耳闻鼻臭口说手拈脚走。是我的安身立命。若是究竟无我。四大无了。那里是我安身立命。是故路不通。上呼下吸者。呼出肝与肺。吸入心与脾。皆在两肾上起。左肾父精为人种。右肾母血为人根。故有皮囊。左肾为丹田。右肾为命门。左肾为婴儿。右肾为姹女。号做赵州桥。中间本主巍巍不动。故云上呼下吸在居中。若说正。眼看耳听鼻闻口说手拈脚走。若说偏。本来不住眼耳鼻舌身意。是故不正不偏长安路。叫张三应诺。叫李四应咳。故云。声声唤应主人公。这个就是安身立命也。

  究竟无我。百岁光阴一刹那。行住并坐卧。时时休蹉过。佛。急急念弥陀。势至观音。接引极乐国。九品莲台礼拜佛。九品莲台礼拜佛。

  究竟无我之人。看破了皮囊。一百岁光阴。则当得刹那之间。闪电之间。有何尝也。偈曰。百岁光阴燃指间。奔驰不定片时闲。烦君点检形骸骨。多少英雄去不还。是故百岁光阴一刹那。苦劝行人。在行住坐卧。四威仪内。细细检点。不要放过。故云。行住并坐卧。时时休蹉过。佛叫须菩提。实无有四相法。名为菩萨。是故佛说一切声闻缘觉菩萨之法。皆修无我无人。无众生。无寿者。须菩提。若是菩萨作是言。我当庄严西方佛土。是不名为菩萨。何以故。如来说庄严佛土者。六度万行。假名庄严事理。故云。即非庄严。直得心净。是名庄严。我的佛。虽然如是。世人根基大小。难以化度。故分三乘。故劝世人。急急念弥陀。势至观音。接引西方极乐国。九品莲台上。花开见佛。悟无生。且到不退菩提登彼岸。故云。九品莲台礼拜弥陀佛。

  一体同观。八万四千。利益金刚。透出三千。

  万法归一。更无异观。故云一体同观。须菩提。于意云何。如来有肉眼不。须菩提会意。观色身不久。皆归败坏。故言如是世尊。如来有肉眼。佛叫须菩提。其意云何。如来有天眼不。须菩提会意。乃普照大千沙界。故言如是世尊。如来有天眼。佛言须菩提。于意云何。如来有慧眼不。须菩提会意。乃智烛常明。故言如是世尊。如来有慧眼。佛言须菩提于意云何。如来有法眼不。须菩提会意。乃了诸法本空。故言如是世尊。如来有法眼。佛言须菩提于意云何。如来有佛眼不。须菩提会意。自性常觉。本来不二。故言如是世尊。如来有佛眼。不即如来有五眼。一切人尽有五眼。为迷所覆。不能得开。修行人。除却迷心。即得五眼开明。佛又叫须菩提。于意云何。如恒河中所有沙。佛说是沙不。须菩提会意。恒河有四十里阔。沙细如面。故言如是世尊。如来说是沙。佛言须菩提于意云何。如一恒河中。所有许多沙。况有如是沙等恒河。是诸多恒河。所有无量沙数喻。诸佛世界。如是宁为多不。须菩提会意。况一恒河有四十里阔。河中沙细如面。又况一粒沙。是一恒河。故言甚多世尊。佛告须菩提。尔所国土中。所有众生若干。种种不善之心。如来悉知。何以故。如来说诸差别心。皆为非妄之心。识得妄心非心。是名为真心。是故。八万四千。所以者何。须菩提。过去心不可得。现在心不可得。未来心不可得。如来正遍知眼。见众生心内。起诸妄心。一一如恒河沙数。前念后念中念。皆从无明中生。如来清净心中。显现在白如水波。心柴不住水也。过去心以过去。妄想他什么。现在心。真心无相。一切临危掇不去。思量他什么。未来心。未来未至。想他不来。是故利益金刚。透出三千界。


  一体同观路不迷  出入纵横有谁知
  门前有条中直路  根深不怕大风吹
  

  若是一体同观之人。上观天庭。下观众生。中观人民。广观诸佛。细观万类。一切山河大地。异类众生。再无异观。故名一体同观。行人十二时中。如此觉照。皆是一体。故云一体同观路不迷。如此观看。放出不着境界。收来不住妄想。是故出入纵横有谁知。门前有一条虚空大道中直路。凭他黄风刮。黑风吹。本性巍巍不动。故云。根深不怕大风吹。

  一体同观。点破三心不用参。三个铁鋑錎。嚼碎囫囵咽。佛。滋味总一般。前后三三。将来做一担。五眼圆明证涅槃。五眼圆明证涅槃。

  一体同观之人。上至仙佛。下至昆虫草木。各各元本总是同。故云。一体同观。点破三心者。乃是过去心不可得。现在心不可得。未来心不可得。此三心。皆是妄心。若除了无名妄想心。总是如来亲弟子。故云。点破三心不用参。三个铁鋑錎者。乃是贪嗔痴。此三心。皆在贪嗔痴。此贪嗔痴。由如三把鋑利快刀。故要嚼破囫囵咽。此贪嗔痴。虽分三事。总是妄心。是故[口*慈]味总一般。前后三三者。昔日无着文。入五台山。遇一老翁。牵牛而行。邀文入寺。翁。唤均提。童子。应声而出来迎。翁。纵牛引文升堂。堂宇皆金色。翁。踞坐指绣墩。命坐。翁曰。近者何来。文曰。南方而来。翁曰。南方佛法如何住持。文曰。末法比丘。少奉戒律。翁曰。多少众。文曰。或三百。或五百。文。即问。此间佛法。如何住持。翁曰。龙蛇混杂。凡圣同居。文曰。多少众。翁曰。前三三。后三三。翁。唤童子。致茶饼酥酪。文纳其味。心意豁然。翁拈起玻璃盏。问。南方还有这个么。文曰。无。翁曰。寻常将什么吃茶。文。无对。见日色晚。遂问翁。言投宿得否。翁曰。汝有执着心在。不得宿。文曰。某甲无执着心。翁曰。汝曾受戒否。文曰。受戒久矣。翁曰。汝无执着心。何用受戒。文。辞退。翁使童子相送。文。问童子。前三三。后三三。是多少。童子唤文德。文应诺。子曰。便是多少。文问。此为何处。子曰。金刚窟。般若寺。文凄然而悟。彼叟即是文殊。童子稽首。愿乞一言谓别。子说。面上无嗔是供养。口里无嗔吐妙香。心内无嗔是真宝。无垢无染是真常。童子言讫。与寺俱隐。但见五色云中。文殊骑金毛狮子。往来云中。忽然白云从东来。覆之不见。雪窦颂曰。千峰盘曲色如蓝。谁谓文殊如对谈。堪笑清凉多少众。前三三与后三三。若是前后三三。一担挑得。转山河为自己。转自己为山河。如是之人。决然五眼圆明。五眼者。乃是肉眼。天眼。慧眼。法眼。佛眼。如是五眼圆明。照见恒河沙数。三千大千世界。才晓得诸佛如来。涅槃受用。故云。五眼圆明证涅槃。

  法界通化。达磨传下。折芦过江。神通变化。

  佛身充法界。通达化无边。楞严经云。若一人发真归元。十方虚空悉皆销殒。故云。法界通化。达磨面壁九年。他有向上之意。是故达磨传下。昔日达磨到与江口。无船而渡。折芦过江。乃是达磨的神通变化。西天二十八祖。都有神通。因有神通。障了无为道。东土五祖不传神通。故云。折芦过江。神通变化。


  法界通化有功能  处处相逢路亦通
  今遇明师亲指点  直至西方旧古今
  

  本性包含法界。天地一性之中。佛叫须菩提。于意云何。若有人。满三千大千世界。金银琉璃等七宝。以用布施。是人以是因缘得福多不。须菩提会意。前世是因。今世是缘。今世修因。后世受缘。故言如是世尊。此人以是后世因缘。得福甚多。佛叫须菩提。若福德有实。不能成就佛果菩提。如是不说得福德多。以福德无故。他。不究自己生死。不得佛果菩提。如来说得福德多。即是来世天上人间富贵报。三千大千七宝布施之福。俗眼为实。慧眼见空。福归俗谛。空归真谛。寸丝不挂。慧性圆明。慧福双修。不住那畔。福即现世。慧了生死。超脱三界。是故布施之福。百分不及其一。故云。法界通化有功能。你看有功能的人。迎宾待客。做买做卖。思算计较。言谈语话。吹歌唱曲。造作安排。手拈脚走。是故处处相逢路亦通。今日。又遇明师亲指点。咄。指点那个。喏。便是这个。西方者。自性西方。不从外得。心净是也。旧古今者。本来无古无今。四维上下。古往今来。浑身一个西方。故云。直至西方旧古今。

  法界通化。识破尘劳是虚花。万缘都放下。寸丝全不挂。佛。精裸赤刹刹。五蕴皆空。好把白牛跨。驾一朵祥云直到家。驾一朵祥云直到家。

  法界通化之人。识破尘劳。皆是虚花境界。临危之时。一件也拿不动。即有一个身体。又是异物。就是夫妻儿女。难替无常。故云。识破尘劳是虚花。若要超生脱死。须是万缘放下。丝毫不挂。我的佛。如是之人。精裸裸。赤刹刹。五蕴皆空。跨住白牛。白牛者。乃是大乘白牛车。非是羊车。鹿车驾祥云者。祥云即是瑞气。乃是向上之意。是故蕴空好把白牛跨。驾朵祥云直到家。

  离色离相。三玄向上。末后一着。便是了当。

  色相因缘。妄想生。若离妄想。即得见性。佛叫须菩提。于意云何。佛可以三十二相具足色身见不。须菩提会意。故言不也世尊。如来不应以具足色身见。何以故。如来说具足色身。皆有败坏。即非具足色身。若行三十二清净行。是名具足色身。佛恐须菩提。认三十二相色身以为如来。为遣此迷。故问可以具足色身见否。须菩提会意。具足色身。皆有败坏。即非具足。内具三十二清净行。是名具足。佛又叫须菩提。于意云何。如来可以具足我人众生寿者诸相见不。须菩提会意。故言不也世尊。如来不该应以具足我人诸相见。何以故。如来说。我人诸法具足。即是妄心识心。乃是轮回之根。即非具足。若得妄心识心无明心烦恼心俱无。是名诸相具足。若是修行之人。贪嗔痴三毒未泯。言见法身者。故无此理。皆是大诳语。但能见者。只是化身。妄想上来的。非是清净法身。若要见清净法身。须是忘情绝念。独露玄机。忽然[囗@力]地一声。遍周沙界。随处现身。故云。离色离相。三玄者。体中玄。句中玄。玄中玄。体中玄者。函盖乾坤句。句中玄者。随波逐浪句。玄中玄者。截断众流句。又云。得意忘言意中玄。一句明明体中玄。九月菊花句中玄。向上者。乃是向上之意。故云。三玄向上。末后一著者。昔日世尊。正法眼藏涅槃妙心。付与迦叶。故云。末后一着。便是了当。


  离色离相是真空  撒手扬扬不染尘
  一点灵光自家的  清净来往不见踪
  

  若得离色离相一个清净真空。故云离色离相是真空。佛云。须菩提。于意云何。如来可以具足我人诸相见不。须菩提言。不也世尊。如来不应以具足我人诸相见。是故撒手扬扬不染尘。须菩提言。何以故。如来说我人诸相。即是妄念识心。非为具足。若得妄心识心俱无。是名诸相具足。具足非具足。不从外得。乃是一点灵光。故云。一点灵光自家的。这一点灵光。在眼曰见。在耳曰闻。在鼻曰嗅。在舌曰论。在手曰拈。在脚曰奔。通身周遍。彻满十方。明者唤做佛性。不明者唤做鬼魂。是故清净往来不见踪。

  离色离相。念佛当生极乐邦。九品莲开放。出广长舌相。佛。弥陀放毫光。接引众生。同赴莲花藏。本性常闻般若香。本性常闻般若香。

  离色离相之人。不于一佛二佛。三四五佛。而种的善根而已。于无量千万佛之所恭敬供养而种诸善根。闻此金刚章句。乃至一念生清净者。所以难进难解。故劝修行人一心念佛。当生西方极乐世界。九品莲开花开面光阿弥陀佛。出广长舌相。遍覆三千大千世界。咦。阿弥陀佛。舌头遍覆三千大千世界。头有几能大。大弥陀经云。阿弥陀佛。身长百万亿那由他恒河沙数由旬。佛领头云。弥陀两眼号绀目。绀目澄清四大海。阿弥陀佛。眉间尝放白毫光。白毫宛转五须弥。一个须弥山王。广高十六万八千由旬。阿弥陀佛。身中有八万四千相好光明。光中化佛无数亿。化菩萨众亿无边。如此者。科仪有偈曰。步步头头皆是道。弥陀原不住西方。法身遍满三千界。化佛权为十二光。若念得这个弥陀佛着。接引众生。同赴华藏庄严世界海。是故同赴莲花藏。行人若依般若波罗蜜多法者。才到得华藏庄严极乐世界。是故本性常闻般若香。若即一念念佛。观想西方。即到得西方极乐。莲华化身。花开见佛。还要悟无生法也。咄。西方是有是无。噫。一切皆是妄想所生。了妄归真也。

  非说所说。不在分别。响亮一声。石人脑裂。

  解说非干舌。能言不在声。说的不是法。听的不是经。佛言须菩提。汝勿谓如来作是念。我当有所说法。我虽说法。无有说法之意。汝莫作如是之念。何以故。若人言。如来有所说言。即为谤佛。不能解我所说。故须菩提。我说法者。不在语言上说。不在文字上说。皆在自性上。建立三宝开导迷人。领见本性。故云。无法可说。是名说法。凡夫说法。我能我会。我悟我达。能所不除。虽然说法度人。如贫数富宝自无半分文。即是地狱种子。如来说法。如响应声任用无心。不同凡夫作生灭心说。若言如来有能所说法。即为谤佛。昔日善星比丘讲得十八香象驮经。人我不除。生身活陷地狱。云光法师。讲得天花乱坠。贪嗔不改。堕在堰牛。杂摩经云。真说法者。无说无示。真听法者。无闻无得。了万法空寂。故云非说所说。不在分别。尔时慧命须菩提。白佛言世尊颇有众生。于未来世。闻说如是般若之法。生信心不。佛言须菩提。生信心受持此金刚经者。四相永绝。我人不生。彼非众生。执着人我。四相不除。非不众生。何以故众生。众生者。执有执无二众生也。如来说。众生心同太虚非是众生。乃是解脱佛性。若是执有执无者是名众生。若有人。明得此经之理。体得此经之行。讲说此经者。乃是法雷响亮一声。把这些打死坐的石人。惊得胆战心寒。故云响亮一声。石人脑裂。咄。行到山尽水穷处。悬崖撒手处。瞬目之时。忽然[囗@力]地一声。由如轰雷霹雳。掇转虚空通身无我。咦。命根顿断虚空裂。独露堂堂一法身。是故响亮一声。石人脑裂。


  非说所说实强高  要知平地起波涛
  三心顿彻须弥顶  一点灵光透九霄
  

  非说所说者。乃是不说而说。心无住相。如是之人实是强高。虽然如是不明自己。不断生死根是故要知平地起波涛。若知起处。便知生死根源。昔日刘海月参白云师父。拜而问曰。弟子念虑。降伏不住如何。师问曰。是谁念虑。海月云。弟子。师云是谁降伏。海月似省不省。沉吟微笑。师云。来去都由你。闹好没主宰若是敌他不过。即便放下。更要知放下的是谁。若识得自有主宰。便不被他瞒过。海月遂省。礼拜而谢。又有石霜和尚问。石头和尚。举念。不停时如何。石头云。咄。是谁举念。石霜于此大悟但只如此。念念不离当处。举意思虑语言知觉。从何而出故云要知平地起波涛。若识得了。只要三心顿彻过去心不可得。现在心不可得。未来心不可得。此三心顿彻人。现在三界之外。是故三心顿彻须弥顶。一点灵光透九霄。

  非说所说。聋汉听经哑解说。铁树花开放。至今无枝叶。佛。这事委的拙。说者听者。其实难分别。古佛西来玄妙诀。古佛西来玄妙诀。

  讲说非干舌。闻声不是声。哑子谈妙法。聋子隔壁听。此言无情说法。乃是浔潺绿水。出广长舌。出云腾鸟飞。水流风动。百草生芽。星移斗转。昔日苏东坡。一见有省。偈曰溪声尽是广长舌。山色无非清净身。夜来八万四千偈。今日如何举似人。此无情说法。喻如铁树开花。虽然开花。却无心也。无枝叶者。若是有情人说法。便有羊车。鹿车牛车。分为大乘。中乘小乘。有枝有叶。若乃无情说法。直指人心。见性成佛。无有枝叶。是故。至今无枝叶。我的佛。无情人。又不念佛。又不拜佛。又不烧香。又不点烛。又不诵经。又不打坐。这事其实委的拙。若是说经者。诵经者。听经者。听说者此二等人。会不着西来大意。故云。其实难分别。昔日如来正法眼藏。神光三拜。依位而立。又昔日须菩提。讲般若法。大梵天王来听法。赞云。尊者讲得好般若法。尊者云。世尊谈经四十九年。不曾开口。我亦不曾开口。如何称赞妙法。天王云。我一法不听得。实是般若妙法。呵呵听的不曾听。说的不曾说。是故。才是。佛祖西来玄妙诀。

  无法可得。对面不识。父子上山。各人努力。

  悟性空故。无法可得须菩提。白佛言。世尊。佛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为心无所得耶。佛言。如是如是。佛叫须菩提。我于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乃至无有希求少法可得。是名叫。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须菩提言。心上清净即是菩提。佛言。如是。如是我于菩提实无希求之心。名叫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乃是自己灵觉真性。咄。要见真性么。不须觅火把灯寻。渴饮饥餐常对面。故云。父子上山。各人努力。


  无法可得最为高  灵山会上转千遭
  修向莲台分明现  弥陀出现赵州桥
  

  五蕴本空。四相俱忘无一法而可得如是之人。最为高强五蕴空。四相忘的人。由如亲在灵山会上。转过千遭。面见释迦牟尼佛。印证是实。虽然如是请问老师。昔日释迦佛。灵山说法。双林涅槃。今在何处。呀。遍大地都是释迦佛。的丈六金身。是故灵山会上转千遭。金时有等迷人。即知西方极乐世界。莲开见佛。不想此处。就是莲花化生。我今明说。信受奉行。此地下。金沙轮所持。金沙轮下水轮所持。水轮下风轮所持。风轮空虚所持。有一大莲花所载。一莲花中。载一须弥山王。七环香海。七环金山。一四大盐海。一四大洲。一日月所照。名一世界。小千世界。小千莲花。每各一千。有一大莲花。总载。名中世界。千个中千世界。又一大莲花总载。名为三千大千世界。为一佛刹土。上下二十佛刹。最。下一大莲花所持。名为宝光明刹种。妙光香水海。周围十数。中间一数十数之外。又有十数。共二十一个宝光明刹种。总该四百二十个三千大千世界。又有一大莲花所持。名华藏庄严世界海。是故。修向莲台分明现。赵州桥者。即是两肾。左肾为人种。乃是先天父精。右肾为人根。乃是后天母血。精血聚会。结成色身。呼吸在两肾起落。呼出是父精。吸入是母血。此是人的根种者也。号为赵州桥若是赵州桥摊了。本性弥陀去了。故云。弥陀出现赵州桥。

  无法可得。色即是空空是色。色是真空舍。权把房儿借。佛。无二亦无别。海底嫦娥。却似天边月。影落千江月一摄。影落千江月一摄。

  既然无法可得。自己就是真空法性。这个真空法性。无有色相。则不能显。色相无有真空法性。则不能生。无垢子云。法身与色身不必论疏亲。皆赖东君力。花柳一般春。故云。色即是空。空是色。此色身田如客店。主人暂住。主若离舍。屋即假塌。主人常在。故云。色是真空舍。权把房儿借。我的佛。天地日月。山河大地。草木丛林。男女相貌。一切万物皆是真空发现是故。无二亦无别。嫦娥就是月也。水喻色身。月喻真空法性。故云海底嫦娥。却似天边月。影落千江月一摄也。

  净心行善。如露如电。作些透法。通行一线。

  清净身心。行诸善法。复次佛又叫须菩提众生本性。与诸佛无二。故言。是法平等无有高下。是名叫做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修三菩提人。以无我。无人。无众生。无寿者。修一切善法。则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此菩提法。上至诸佛。下至昆虫。尽含种智。故言平等。无有高下。但离四相。修一切善法。则得菩提。不离四相。修一万年。不得菩提。何名善法。于一切法。心无染着。对一切境。心不动摇。于出世法。不贪不爱。于一切处常行方便。到一切处。为说正法。领悟菩提。是名修一切善法。佛又叫须菩提。所言善法者。希望果报。如来说非善法。若心不望果报。是名善法。故云。净心行善。一切修行之人。不识此理。但去参禅打坐。打七炼魔。拜经拜佛。念经念佛。烧香点烛。修寺建塔。斋僧布施。求生天上人间。后世福报。报尽还入地狱。这些有为之法。如露如电。若要超生脱死。离色身外。别参一步。故云作些透法。通行一线。咦。通那一线。呵呵。里外一体空。诸人拿不着。


  净心行善好修行  世上有卷无字经
  若还有人寻得见  便是知识出世人
  

  以清净心。行诸善法。佛叫须菩提所言善法。希望果报。如来说。非是善法。不望果报。是名善法是故。净心行善好修行。虽然说一切善法。不望果报。乃是无字上发出来的。此一卷无字真经。又不在纸上。又不在身上。又不在眼耳鼻舌上。又不在手。拈脚走上。却在世上。科仪有偈曰。数行梵字云中雁。一曲无声涧底琴。德胜河沙浑不用。清风明月是知音。是故。世上有卷无字经。若还有人寻得见。便是知识出世人也。

  净心行善。般若堂中去参禅。若要光明现。单单提一念。佛。着力用心参。万法皆空。无为真人现。自在逍遥坐宝莲。自在逍遥坐宝莲。

  净心行善之人。要在般若堂中。参禅见性。忽然断炮一声信手掀开娘生屋。掇转虚空无一物。净然独露活真人。若到这般田地。才进我的大门。今时有等迷人。不识此理。到去深净闲处。不见人言所在。打办身心昼夜蒲团不倒。谓之般若。呵呵。差之毫厘。失之千里。此般若堂。乃是般若之理。昔日梵志。手执梧桐花。献佛。佛云。放下着。梵志放下一手花。佛复云。放下着。梵志又放下一手花。佛。亦云。放下着。梵志言。我两手花。俱以放下了。时今又叫我放什么佛云。放下中间的。梵志豁然大悟。金刚经云。无诤三昧。人中最为第一。清净经云。上士无诤。下士好诤。上德不德。下德执德。执着之者。不明道德。所以众生不能成道者。法华经云。心同虚空界。示等虚空法。证得虚空时。无是无非法。明白得此理。才是般若堂中参禅的人。行人若要自己光明显现。切须提起一念。不要放他妄想上去了。便是轮回之根。不要放他无明上着脚。便是地狱之种不要放他悭贪上去了。便是饿鬼根。不要放他烦恼上住脚便是毒蛇之类。不要放他。我慢上去了。便是修罗之种。不要放他。愚痴上去了。便是畜生之根。时时刻刻。提起本主一念。不要放舍。是故行住坐卧。不离这个。若离这个。当面蹉过。如是行持才是佛门弟子。我的佛。着力用心参。直要参到万法皆空时节。现出自己无为真人。普覆大千沙界。才得自在逍遥坐宝莲。咄。有一等人。口参大道。心住贪真何也。呀。此人家事不办。心又不足。恩爱不弃。六欲不除。烦恼不断。盖覆佛性。到临危之时。眼光落地。一切不见。地狱里去了。非干我事。

  福智无比。透骨透髓。转上昆仑。了达生死。

  福智等虚空。无物可比喻。佛叫须菩提。若三千大千世界中。所有许多诸须弥山王。如是金银。琉璃。珊瑚。玛瑙。真珠。琥珀等。七宝聚有人持用布施若人以此金刚般若波罗密经。乃至这四句偈等。受持读诵。为他人说。于前七宝福德。百分不及其一。就是百千万亿分乃至只当算数。譬喻将来。所不能及。大铁围山高至三禅天。中铁围山。高至二禅。小铁围山。高至初禅。此三铁围山。喻六欲七情。见闻觉知人我贡高。须弥山高八万四千由旬。喻八万四千尘劳妄想。三千大千世界。喻贪嗔痴。各一千。若人将自己真七宝布施。胜是你金银琉璃。七宝等布施。何名真七宝布施。眼不贪色。名色宝布施。耳不贪声。名声宝布施。鼻不贪香。名。香宝布施。舌不贪味。名味宝布施身不贪触名触宝布施。意不妄想。名法宝布施。性不起念名佛宝布施。此是金刚般若波罗密法。故云。福智比。透骨透髓昆仑者。乃是须弥山王。三界诸天。俱在须弥顶上。若行人超出三界。故云。转上昆仑。了达生死。咄。若要超三界。万双草鞋跑。呀。怎么超得过。咦。打死了识心。现在三界外。今时有等迷人。运气冲天透顶皮。尾闾穴。发了火后起透过背脊双关。上透紫微阙。穿过昆仑顶。降下明堂。雀桥重楼。送入丹田。与婴儿姹女。怀胎结圣。叫做转上昆仑。了达生死。若是一把火烧了色身。昆仑山也烧了也。我看你那里去安身立命。呵呵千差万差。差得者。不曾见也。


  福智无比要心坚  优钵花开无两般
  大道分明从此出  佛的三昧本难传
  

  福者。七宝布施之福。智者。说法方便之智。福智比愚将来。百分不及其一。若修智慧。先要心坚。是故福智无比要心坚。世上的优钵罗花。乃是黄白花。此花不是世上的。此喻说法方便。由是优钵罗花开。无有诤害之意。故云。无两般。譬如暗中宝。无灯不可见。佛法无人说。虽慧不能了。是故大道分明从此出。惟有佛的三昧。实是难说难传。若得声闻乘法。缘觉乘法。菩萨乘法。三界诸天法。求生西方法。求后世为人法这些有传有受。有教。有证。这便好传。佛的三昧。乃是虚灵。人空法空万法皆空。纤尘不起。万法不识教我传个什么。故云。佛的三昧本难传。

  福智无比。万丈玄门过客希。道理非容易。不离方寸地。佛。真如透漕溪。一点灵光。自然明历历。八卦乾坤合太极。八卦乾坤合太极。

  修福者七宝布施之福。求生天上人间富贵报。若修智慧。由如虚空不可度量。故云。福智无比。此一卷金刚经。的玄妙之理。最广最大。即是无人踏着。故云。万丈玄门过客希。此经之理不于一佛二佛。三四五佛。而种善根。以依无量千万佛所种之善根。闻是金刚经。文字章句。是故。道理非容易。此一卷金刚经。不在纸上。又不在字脚上。却在本性上。故云。不离方寸地。我的佛。真如。乃是本性真如。漕溪。乃是漕溪六祖。昔日。六祖参五祖时。五祖问。汝自何来。答曰。岭南。五祖曰。欲须何事。答曰。唯求作佛。祖曰。岭南人。无佛性。答曰。人有南北。佛性岂然。是故。真如透漕溪。明得此理者。眼看耳听。鼻闻口说。手拈脚。走。故云。一点灵光。自然明历历。八卦者。干坎艮震巽离坤兑。按东西南北。四维。故云八卦乾坤合太极。今时有等邪人。说背脊中。是。漕溪路。呵呵。差之毫厘也。

  化无所化。不分小大。参透正法。自有高下。

  众生性本空。化亦无所化佛叫须菩提。于意云何。汝等勿谓如来作度众生是念。我当度脱众生。须菩提。莫作如此之念。何以故。实无有众生如来度者。若见有众生如来度者。如来。也四相不除。则有我人众生寿者。如此之语。佛。不曾度众生。众生若要度。殊非自度自。佛又叫须菩提。如来说。有我者。乃是自己真。我本无形相。则非有我。而凡夫之人。看见佛相。我人不除。以为有我。须菩提。凡夫者。如来说。本来无相。我人不生即非凡夫。执着我人等见。是名凡夫如来说。有我者。自性清净一切不着。我不同凡夫。贪嗔无明。虚妄不实。有我人者。即是凡夫。我人不生。即非凡夫。不悟般若法。即是凡夫。若悟般若法。即非凡夫。非是凡夫。乃是解脱佛性。是故不分小大。若参透了正法。依般若法修持。体般若之行。即非凡夫。不依般若法修持。不体般若之行。故云。参透正法自。有高下。


  化无所化尽超升  扫尽尘劳古镜明
  照彻本来娘生面  逍遥自在道家人
  

  众生性空。本来清净。是故。化无所化。尽超升。虽然如是还要行人。扫尽色声香味触法尘劳。现出本性一轮古镜。故云。扫尽尘劳古镜明。这个娘生面。好些人差误了。有的人说。本来面目。是娘生面。我且问你。这个本来面目。是那个养的。心经作证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有谁人所生。又有人说。本来面目。是无极生的。我又问你。无极生你本性。本性。可生谁么。世上有父必生子。大道门中。本无那话。无极就是本性。本性就是无极。但有二。必不是。我今直说。信受奉行。父母生我身体。有一个面孔。被人骂了。面上生嗔。被人说了。面上通红。若还照破心内无嗔。面上无恼。故云。照彻本来娘生面。逍遥自在道家人。

  化无所化。一句弥陀被云霞。提起无生话。万神皆惊怕。佛。步步踏金沙。宝盖幢幡。璎珞垂珠挂。七宝池中四季花。七宝池中四季花。

  既然化无所化。单提自己一句阿弥陀佛。即自恩爱烦恼无明暗遮覆盖了佛性。不得打开。故云。一句弥陀被云霞。即要行人提起。父母不曾生的时节。那一句无生话。良久云。这是无生法忍。此是鬼神觑不破之机。是故万神皆惊怕。我的佛。若明此理。大地皆为佛国。头头尽是西方。故云。步步踏金沙。如是之人。将六尘。改为七宝。那七宝。眼是色宝。耳是声宝。鼻是香宝。舌是味宝。身为触宝。意是法宝。性是佛宝。如是七宝。璎珞随身。是故宝盖幢幡璎珞垂珠挂。此四大七宝池中。尝开春夏秋冬四季心花。才无。无明烦恼暗遮。显出本性。一轮明月。

  法身非相。方寸安上。末后消息。才是了当。

  清净法身。非属相貌。佛叫须菩提。于意云何。可以三十二相具足色。身观见如来不。须菩提。会意报身。具三十二相。皆靠法身之力。故答言如是如是。以三十二相观见如来。佛恐须菩提。有执相之病。叫言须菩提。若以三十二相观见如来者。转轮圣王。具三十二相。八十种好。于佛无二则是如来。须菩提会佛之意。白佛言。世尊如我解佛。所说义。不该应。以三十二相。观见如来。是故。法身非相。此个法身。既无相貌。今在何处。即在做买做卖上。迎宾待客上思算计较上。故云。方寸安上这个末后消息。世尊云。若以色见我。以音声求我。是人行邪道。不能见如来。此四句世尊不认人情。乃是扫邪归正。世尊说。若是色相上。求见如来者。以念经。念佛。音声上。求见如来者。是此二种人。行邪道不能见清净法身如来也。如是明白万事了毕。再不可高声念佛。再不可色相求佛。本性中自有弥陀。念。须正念且道如何正念。开看一些无动着三十棒。咦。打杀了怎么好。若得打杀了。免得留在后头累世。是故。末后消息。才是了当。


  法身非相好根基  千门万户放光辉
  未曾举起三界外  毗卢顶上一声雷
  

  清净法身不属相貌。上至仙佛。下至昆虫。永嘉云。诸佛法身入我性。我性共同如来令。故云。法身非相好根基。你看你看。青青翠竹。郁郁黄花。遍大地发现。是故千门万户放光辉。咄。怎么修行人超出了三界。俗语云。举心动念。天地皆知。超不出三界。咦。不举意以前会。良久云。未曾举起三界外。毗卢此云。遍一切处。即是清净法身。这个清净法身。行人要见。打扫心田。一心清净。日久月深。由如轰雷霹雳。信乎尽底掀翻。掇转虚空无一物。暂然独露活真人。故去。毗卢顶上一声雷。

  法身非相。智慧圆明得一张。五果并四向。鼻孔都一样。佛。无上法中王。四智三身。遍满虚空藏。体露堂堂尽放光。体露堂堂尽放光。

  这个清净法身。非青黄赤白之相貌。又无眼耳鼻舌身意。是故法身非相。若得智慧之眼。圆明普照十方。张者开也。故云智慧圆明得一开。开者悟也乃是智慧圆明得一悟。五果者。须陀恒果。即是初禅天。斯陀含果。即是二禅天。阿那含果。即是三禅天。阿罗汉果。即是四禅天。阿兰那行果。即是佛果。是无诤行。也。四向者。初果向。二果。向。三果向。四果向。初果喻眼。二果喻耳。三果喻舌。四果喻口。佛果喻鼻。虽然分眼耳鼻舌口不离一面。是故鼻孔都一样。我的佛。无上者再无有上万法。是他为主。故云。无上法中王四智三身者。眼识耳识。鼻识舌识。身识。此五识。为成所作。智意识。为妙观察智。传送为平等性。智含藏识。为大圆镜智。三身者。妙观察智。成所作智。二智转为千百亿化身。平等性智。转为圆满报身。大圆智。智转为清净法身。若是行人一一转得。故云。四智三身。遍满虚空藏。观音经云。十方诸国土。无刹不现身故云体露堂堂尽放光。

  无断无灭。红炉点雪。千江普照。一轮明月。

  依空又落空。无生断灭见。佛叫须菩提。汝若作是说。如来以具足三十二相。故。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须菩提。莫作如是之念。如来不以具足相。故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须菩提汝若作如是之念。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者。说了诸法。断灭顽空。莫作如是之念。何以故。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者。于发不得断灭顽空相。须菩提。闻说法身离相。便不修三十二清净行。现成是菩提。佛言须菩提莫作是念。如来不修三十二清净行。而得菩提。汝若言不修三十二清净行。而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者。即是断佛种性。无有是处。今时有等修行人。离色身。而别求法身。永尽烦恼。常住心寂灭。如此者成于断见。乃是断灭顽空。呵呵。不解色身内有法身。即此色身。从头至足灵觉之性。充满一身。如是会得。色即法。法即色。有即空。空即有。一体真如。不离色身。超出三界。永嘉云。幻化空身。即法身。法身觉了无一物。本源自性天真佛。从上祖师。借此幻身。修成佛道。古人云。欲知佛性义。不离世间觉离了世间觉。何求佛性义。如来不说断灭相。故云。无断无灭。片雪者。一切诸法乃是参禅打坐。打七炼魔。拜经拜佛。观想西方。求生天上。共有三千六百傍门小教。一千七百则打坐公案。九十六种外道。七十二种邪法。三千威仪。八万四千细行法门。俱是片雪。唯有本性是红炉。是故红炉片雪。一切男女相貌。蠢动含灵。喻如水中月影。总是空中无极之月所摄。故云。千江普照。一轮明月。


  无断无灭勇猛修  团圆正教最难求
  死中活了活中死  大死三玄响悟头
  

  无断无灭者。若是着了有。乃是西方东土。天上人间。即求后世果报。此是凡夫也。若是着了无。万法皆空。本无一物。乃是莽荡顽空。若是一心不染。七情不生乃是无记顽空。鬼家活计。故云。无断无灭勇猛修。此团圆正教。有无俱不立。一体是方亲。是故团圆正教最难求。初进步之人。就是死人。一些而不省得。拜了师父。师将他活起性来。才。晓得眼看的。耳听的。鼻闻的。口说的。手拈的。脚走的。提得起。放得下。推得动。拨得转。展辘辘。活泼泼便是死中活了。又要活中取定。万缘放下。纤毫念不起。如此者。一定之中。不觉有天有地。两忘之后。方知无我无人。乃是活中死也。是故死中活了活中死。大死者。人法双忘也。人忘者。忘形忘体。法忘者忘情忘念。人法双忘以后。忽然外不见。有山河大地。内不见。有闻见觉知。[囗@力]地一声。浑身一个虚空。普照大千沙界。此是大死也。三玄者。得意忘言。意中玄。一句明上。体中玄。九月菊花句中玄。响者断炮一声。由如轰雷霹雳。掇转虚空。归于自己。万亿诸佛。打成一片。才大死三玄响悟头。

  无断无灭。造化炉中玄妙诀。离火常不灭。坎水温温热。佛。龙虎左右彻。姹女婴儿。匹配中黄舍。堪作蓬莱三岛客。堪作蓬莱三岛客。

  若修无断无灭之人。还要修真养性。造化皆在炉中。不要放他妄想上去了。又不要他无明上住脚。咄。何者是炉。我今明说。信受奉行。咦。自己为炉元气为铅元精为汞。心田中。取出离火。常要不灭。不要放他出来。烧坏了世界。又要取出肾中坎水。常要温温热。不要放他流了出去。损坏了房屋。我的佛。心不动。为之龙吟。身不动。为之虎笑。龙吟则精固。虎笑则丹成。故云。龙虎左右彻。左肾为婴儿。右肾为姹女。此是少阴少阳。先天父精为人种。后天母血为人根。乃是老阴老阳。是故。匹配中黄舍。中黄舍。在脐下一寸三分。名为丹炉。用坎离水火。炼成圣胎。如是修行堪作蓬莱三岛客。咄有一个人一些也不省得。是如何。此人一法无得做。

  不受不贪。真人到岸。了达生死。超出三关。

  不受者。心不领受。不贪者。爱欲不贪。佛叫须菩提若菩萨以满恒河沙数等世界。将七宝金银琉璃珊瑚玛瑙琥珀真珠等。持用布施。若复后来有人。知一切佛法无我。能所心不生。得成于无生忍。此菩萨。胜前七宝布施。菩萨所作功德。何以故。须菩提。以菩萨。自己不受福德。故须菩提。白佛言世尊。云何菩萨。不受福德。佛告须菩提。菩萨所作功德。度众生。不应贪著名利。是故。说不受福德通达一切佛法。无能所心。名为无生法忍。此人福德胜前七宝之福百分不及其一。是故。不受不贪。若修行人。依得一切佛法无我。此人了达生死。三关者。乃是三界。若依得一切法无我。皆是佛法。此等之人。决然超出三界。故云了达生死。超出三关。


  不受不贪看华池  闷坐不知是呆痴
  寻着山前漕溪路  此处便是上天梯
  

  既然不受不贪。你还要去看舌头底下。这个华池。便去闷坐。一些须不想。纤毫念不起。是故。闷坐不知是呆痴。此四大色身。号做宝山。若有行人。寻着宝山前面。有一条漕溪路。乃是离色身之外。别参一步。故云。此处便是上天梯。

  不受不贪。学道参禅息万缘。放下娘生面。单单提一念。佛。工夫便现全。密密绵绵。自然成一片。倒坐虚空驾铁船。倒坐虚空驾铁船。

  不受者。心上一切杂念不起。一切万法。心不领受不贪者心上一切爱欲不贪。故云。不受不贪。既然如是。参禅学道之人。还要把万缘放下了。面皮破了。不要怕羞。是故。放下。娘生面。单单提一念。南无阿弥陀佛。行也念。坐也念。住也念。卧也念。生也念。死也念。日也念。夜也念。舍身舍命念。即见念念。全无影响。境上全无作解。言语双忘。身心俱泯。顿见如一团清水相似。赤历历。隐在虚空之中。活泼泼的。无头无尾。无面无背。皎皎明明。念成一片。是故密密绵绵。自然成一片。若是成一片的人。自己是虚空。铁船是世界。故云。倒坐虚空驾铁船。如此者。岂有高低上下也。

  威仪寂静。要修禅定。参达不透。依旧是病。

  四威仪中。住净无染佛。叫须菩提。若有人言。如来若来若去若坐若卧。在四威仪中。是人不解我所说之义。何以故。如来者。无所从来。而不来。亦无所去而不来。故名如来。如来者非来。非不来非去非不去。非坐非不坐非卧。非不卧四威仪中。尝是空寂。即是如来。是故威仪寂净。有一等人。要修禅定。眼观鼻。鼻观心。心观意。意观神。五行攒簇。四大本空纤毫念不起。恐落无记顽空。故云。参达不透。依旧是病。咄。怎莫是无病的人。咦。行住坐卧的。是谁圆陀陀。光烁烁。转辘辘。活泼泼。尝对面。不可捾。科仪云。妙体本来无处所。通身何更有踪由。


  威仪寂静三斤麻  无影树下法王家
  空中听得金乌叫  尽道西方路不差
  

  行住坐卧。四威仪中。寂静之人。心上由如三斤乱麻。有工夫。将去捻线。无功夫。拿去合绳。故云。威仪寂静三斤麻。无影树者。乃是太虚空也。法王家者。乃是水流风动。云腾鸟飞。皆是法王说法。是故无影树下法王家。今时有一切修行之人。即晓得水中之日影。叫做是我的佛性。便是思量计较的。便当了了。他不识空中无极的金乌。故云。空中听得金乌叫。尽道西方路不差。又有一等邪人。运气冲天透顶皮。头顶气转作声。叫做天上金鸡叫。西方路不差。呵呵。差断蒲桃栅。来年再不生。若是烧了四大。连这西方也烧了。

  威仪寂静。点起般若智慧灯。根本原洁静。寂然常在定。佛。境界更不生。解脱楼前。挂起轩辕镜。大地乾坤普照明。大地乾坤普照明。

  威仪寂静之人。还要点起智慧之灯。照破烦恼无明。是故威仪寂静。心经云。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是故空中。故云。根本原洁净。又要行人。行住坐卧之中。寂然不动。尝座定中。我的佛。如是之人。境界更不生。解脱者。即是寂灭寂灭者。即是般若。般若者。即是本性虚空。轩辕镜者。即是轩辕黄帝。有一面镜照见肝花五脏肥叟方圆将本性。喻如。轩辕镜。要照见一切烦恼无明恩爱七情。俱以照破。故云解脱楼前。挂起轩辕镜。大地乾坤普照明。

  一合相理。如人饮水。温热自知。世间无比。

  本性一合。打成一片。佛叫须菩提。若善男子。善女人以三千大千世界。碎为微尘。于意云何。是微尘众。宁为多不。须菩提会佛之意。世界喻法身。微尘喻色身。故言甚多世尊。何以故若是微尘众。实有者。佛即不说是微尘众。所以者何。此是世界喻法身。微尘喻色身。世界一也。微尘异也。碎世界作尘。尘无。异性念尘为世界。界无异性。譬如全法起应应无异性。全应起法。法无异性。一异无差。佛说微尘众。则非微尘众。乃是众生心内微尘。如三千大千世界。微尘。乃说性上妄念也。即非世上微尘。念上尝在清净微尘。是名微尘。世尊。如来所说三千大千世界。此言众生心内。贪嗔痴各一千。则非世界。若是贪嗔痴尽。是名世界此众生心内贪嗔痴。不可测度。故名大千。何以故。若世界实有者。此众生心内尘劳和合。则是一合相。如来说一合相。众生心有所得。则非一合相。心无所得。时尝清净。是名一合相。佛叫须菩提。一合相者。即是不可说。但是凡夫之人。贪着一合相。贡高我慢是非。一切不除。执着文字念。不行般若波罗密法。无有是处是故。一合相理。世人不知此理。说也难信。故云。如来饮水。温热自知。世间人无比。


  一合相理性道通  宝珠一粒在虚空
  十方世界都照彻  三世诸佛体一同
  

  一合相理之人。性道俱通里外明彻。打成一片。无上无下。无东无西无南无北皎皎明明。由如宝珠一粒。在虚空之中。照彻十方世界。无彼无此无高无低。上至仙佛。下至昆虫。合一个法体故云三世诸佛体一同也。

  一合相理。昔日梁王不识机。达磨西来意。折芦过江去。佛。面壁九年余。祖祖相传。灯光常相遇。一朵花开五叶齐。一朵花开五叶齐。

  本性一合打成一片。再无修证佛言须菩提。一合相者。即是不可说。但是凡夫之人。贪着其事。人我贡高。贪着希求。一合相法。便说我能我会。我悟我达。人我是非。是故不可说。昔日梁武帝。诏达磨。帝问曰朕造寺写经度僧不可胜记。有何功德。师曰。并无功德。帝曰。何无功德。师曰。此但人天小果。有漏之因。如影随形。虽有非实帝曰。如何是真功德。师曰。净智妙圆体自空寂。如是功德。不以世求。帝又问如何是圣谛第一义。师曰。廓然无圣。帝曰对朕者谁。师曰。不识帝不领悟师知机不契。折芦过江。寓于少林寺。面壁而坐。九年有余后传神光二祖三祖。僧灿。四祖。道信。五祖。弘忍。六祖。慧能直至如今。故云。一朵花开五叶齐。

  知见不生。借假修真。玄妙消息。点铁成金。

  直下打成一片。知见自然不生。佛叫须菩提若有人言。佛说的我见人见。众生见。寿者见须菩提于意云何。是人解我所说义不。须菩提会佛之意。如来有真四见不同凡夫。故言不也世尊。是人不解如来所说义。何以故。世尊说。真我见。人见。众生见。寿者见。即非妄我。我是人见。众生见。寿者见。若是人。明得真上起妄。妄上起真。真妄不分。合而为一。是名我见人见。众生见。寿者见如来说。令一切众生自悟。般若真智自修。故说有四真见。如来说一切众生。皆有佛性。是真我见。说一切众生。有无漏智性。是真人见。说一切众生。本无烦恼。是真众生见。说一切众生。本性万劫不坏。是真寿者见。凡夫之人。不解佛意。佛又叫须菩提。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者。于一切佛法上。应不着真妄。如是知不着真妄。如是见。不着真妄。如是信解。虽度脱众生。不生说法相。须菩提。所言说法相者。能所心还在。即非说法相。能所心不生。是名说法相。是故知见不生。借假修真者。如来说的玄妙之理。领人见性。不离色身。无了色身。何处修道。故云借假修真。凡夫色身就是一块生铁。无明烦恼。我慢贡高。人我是非。贪嗔妄想。故有地狱轮回。如来玄妙之理。照破无明烦恼。我慢贡高。人我是非。而得成佛。是故玄妙消息点铁成金。


  知见不生法力多  离了苦海出娑婆
  大吼一声轰霹雳  十殿阎王无奈河
  

  知见不生。之人。与三世诸佛同一修证。真证菩提。故云。知见不生法力多。如是之人。离了苦海出娑婆。若是大吼一声。由如轰雷霹雳。掇虚空归于自己。浑身一个清虚。故云十殿阎王无奈河。要拿上不着。

  知见不生。销唱金刚一卷经。人人同恭敬。个个坚心听。佛。种在八福中。五蕴皆空。心地明如镜那怕阎王论世情。那怕阎王论世情。

  知见不生者。乃修般若波罗密法也。此一卷金刚。单说般若波罗密法。为四句偈。是故销唱金刚一卷经。苦劝大众。不要蹉过了光阴。故云。人人同恭敬。个个坚心听。我的佛。种在八福田中。以为菩提种子。八福田者。大慈大悲。大喜大舍。此四无量心。加四谛法。乃是苦集灭道俱无。名为八福田。即是心田也。五蕴空者。乃是无色受想行识也。若得照见五蕴空。便超生死界。得免轮回苦。成于无上道。心地明如镜者。修行人的心镜照破了烦恼无明。我执。妄想贡高。好勇人我是非。如是行持。那怕阎王论世情。

  应化非真。见性明心。超出三界。清净法身。

  应身化身。亦非真实。佛叫须菩提。若有人以满无量阿僧祇世界。七宝持用布施。即是人天福报。有福有尽。若有善男子。善女人。发菩萨心者。持于此金刚经。乃至金刚般若波罗密经。此四句偈等受持。读诵在心。为他人演说。利益一切众生。其福胜彼。胜是阿僧祇世界。七宝施人。云何为人演说。只是教人。不取于诸相。自性如如不动。如如不动之心。无希求心。无生灭心。无喜怒心。一心不动。故云如如不动。何以故。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梦者。是妄身。幻者。是妄念。泡者烦恼。影者。如业障。露电者。倏忽就无梦幻泡影露电。是名有为之法。岂为常也。真实离名相。悟者乃是无为法也。号无量寿如来。是故应化非真。若是行人。不取诸相。自心如如不动。决然见性明心。若得见性明心。而成佛道。如是修行。超出三界。透露个清净法身。咄。若要超三界。一点心无。如是行持万事了毕。


  应化非真了三身  万道霞光一片明
  森罗万象当头现  显出丈六紫金身
  

  应身化身。非是真实。喻如梦幻泡影露电。岂为尝也。这个清净法身。也是假名。故云应化非真了三身。若是里外相连。打成一片。由如万道霞光一片明。你看你看。运行星斗日月风雨。乾坤世界。春生夏长秋收冬藏。是故森罗万象当头现。咄。现出来的是个什么。咦。原来现出释迦牟尼佛的丈六紫金身。

  应化非真。普愿人人报四恩。风调雨顺。父母生身训。佛。日月照临恩。佛法兴隆。好把乾坤镇。祝赞皇皇万万春。祝赞皇皇万万春。

  执化非真。即了得妄缘。故云。应化非真。应身者。乃是四大色身。化身者。在色身之内。迎宾待客。思量计较的。虽是应化。非真身从何来。故云。普愿人人报四恩。四恩者。天地盖载之恩。日月照临之恩。国王水土之恩。父母生身之恩。又保佑风调雨顺。国泰民安。又劝大众。孝顺父母。我的佛。又保佑佛法兴隆。好把乾坤镇。又祝赞皇皇万万春。

  佛说是经已。长老须菩提。及诸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一切世间。天人阿修罗。闻佛所说。皆大欢喜。信受奉行。

  注解铁鋑錎卷二(终)

Poker websites gbetting.co.uk/poker sign up bonus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