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70 51.P0104 往生西方净土瑞应传 (1卷)

  大正藏 No. 2070 往生西方净土瑞应传

  1卷

往生西方净土瑞应传

  夫以诸佛兴慈多诸方便。唯往生一路易契机缘。详往古之志诚。并感通于瑞典。则有沙门文谂释子少康。于往生论中高僧传内。标扬真实。序录希奇。证丹诚感化之缘。显佛力难思之用。致使古今不坠道俗归心。再续玄风。重兴盛事。使以发心之士坚固无疑。未起信之人依捉有路。聊申序耳。

  慧远法师第一

  东晋朝僧慧远法师雁门人也。卜居庐山。三十余载。影不出山。迹不入俗。送客以虎溪为界。虽博群典。偏弘西方。岩下建净土堂。晨夕礼忏。有朝士谢灵运高人刘遗民等。并弃世荣。同修净土。信士都有一百二十三人。于无量寿像前。建斋立誓。遗民着文赞颂。感一仙人乘云听说。或奏清呗声御长风。法师以义熙十二年八月六日。圣众遥迎。临终付属。右胁而化。年八十三矣。

  昙鸾法师第二

  齐朝昙鸾法师家近五台。洞明诸教。因得此土仙经十卷。欲访陶隐居学仙术。后逢三藏菩萨问曰。佛法中有长生不死法胜此土仙经否。三藏唾地惊曰。此方何处有长生不死法。纵得延寿。年尽须堕。即将无量寿观经授与鸾曰。此大仙方。依而行之。长得解脱。永离生死。鸾便须火遂焚仙经。忽于半夜见一梵僧入房。语鸾曰。我是龙树菩萨。便说偈。已落叶不可更附枝。未来粟不可仓中求。白驹过隙不可暂驻。已去者叵反未来未可追。在今何在白驹难可回。法师乃知寿终。集弟子三百余人。自执香炉面西。教诫门徒劝崇西方。以日初出时。齐声念佛。即便寿终。寺西五里有一尼寺。闻空中音乐西来东去。须臾又闻东来西去。

  道珍禅师第三

  梁朝道珍禅师于庐山念佛。因作水观。梦见水。百人乘船欲往西方。乃求附载。船上人不听。珍曰。贫道一生修西方业。何故不听。船上人曰。师业未圆。未诵弥陀经。并营浴室。于是船人一时俱发。珍既不得去。啼泣睡觉。乃诵经浴僧。多时又梦。一人乘白银楼台。举手言曰。珍禅师。汝业已圆。好用其心。故来相报。定生西方。临终夜。山顶如列数千炬火。异香满寺。已后于经函中收得存生遗记。未终前并不说于人。

  僧崖第四

  后周朝僧崖住益州多宝寺。性少语言。不杂嬉戏。每游山林。以终日。人问何故。答曰。人是可恶。我思之耳。于城西烧左手五指。道俗千万拥之而哭。师曰。但守菩萨心。我无哭也。人问痛否。答曰。心既无痛。指何痛也。火烧手掌。骨髓沸涌。人问其故。答曰。缘诸众生不能行忍。观不忍者忍不烧者烧。又告众曰。末劫轻慢嚚薄。见佛像故木头。闻经如风过马耳。烧手灭身。欲令信重佛法。谓弟子曰。我灭度后。好供养病人及丑陋者并畜生。凡斯之徒多是诸佛菩萨权化。自非大心平等。何能一切恭敬。或见天花及僧崖。披班衲锡杖。与六百僧。乘空西没。

  慧命禅师第五

  后周朝慧命禅师太原人。与南岳思禅师为道友。行方等忏。松下相看哭曰。即此两处便可终焉。不经旬日逼疾。跏趺面西。唱佛来也。合掌而终。俱年八十三。时人梦见。天人幢幡。唱言善哉。来迎二师去。

  静霭禅师第六

  后周朝静霭禅师在俗时。入寺见地狱变相。谓同辈曰。审业如之。谁免斯苦。遂白母出家。常居林野。僧众问曰。师应处世接化。乃丧德林泉。霭曰。道贵行用。不即在人余。观时进退。且隐居耳。属周武帝灭佛法。霭恨无力护法。告弟子曰。吾无益于世。当舍自身。跏趺盘石。驻纳衣。乃自割衣。手足段布于石上。引肠胃挂于树枝。仍以刀割心。捧之而卒。遗书曰。诸有缘者。于佛法中。莫生退转。必扶善利。以三缘舍此身命。一者自见多过。二者不能护法。三者欲速见佛。乃述偈曰。愿诸众生。闻我舍身。天耳成就。菩提究竟。此身不净底。下屎囊。九孔堤塘。舍身秽形。愿生净土。一念花开。弥陀佛所。

  顗禅师第七

  隋朝天台顗禅师颖川人。陈代讲净名经次。忽见三道宝阶从空而下。数十梵僧执炉。入堂绕顗三币。顗遂告曰。吾从生已来。坐向西方。念阿弥陀佛摩诃般若观音势至。威神之力不过此也。吾多请观音忏悔。从染疾来。西方之念弥切。吾应随去。有送药者。答曰。病不与身合。年不与心合。药岂能遣病乎。吾生劳毒器。死脱休归。观音势至今来迎我。令唱法花经题。赞曰。法门父母。慧解由生。微妙难测。绝于今日。又唱无量寿经。赞曰。四十八愿。庄严净土。花池宝树。易往无人。又命维那曰。临终闻钟。增其正念。且各默然。吾将去矣。言讫而终。年六十。开皇十七年十一月二十四日迁化。造寺四十五所。度僧四千人。写经十五藏。造金银旃檀像十万余体。即智者法空大师也。

  僧道喻第八

  隋朝僧道喻于开觉寺念阿弥陀佛。造栴檀像长三寸。后道喻忽死。经七日却稣曰。初见一贤者往生至宝池边。贤者绕花三币。花便开敷。遂入而坐。喻绕花三币。花不为开。以手拨花。花随萎落。阿弥陀佛告言。汝且还彼国。忏悔众罪。香汤沐浴。明星出时。我来迎汝。汝造我像。因何太小。喻白言。心大即大。心小即小。言讫像遍于虚空。即依香汤沐浴。一心忏悔。白众人曰。为喻念佛。明星出时。化佛来迎。光明众皆闻见。即便命终。时开皇八年矣。

  登法师第九

  隋朝登法师于并州兴国寺讲涅槃经。道俗来听。若长若幼。口授阿弥陀佛名。劝共往生。至开皇十二年。异香迎接。殡送之日。香云遍一切聚落。

  洪法师第十

  隋朝洪法师并州人。一生精进不执钱宝。常念西方。期弥陀佛。临终时。见兜率天童男童女来迎。法师曰。我期西方。不生天上。令徒众念佛。口曰西方佛来迎也。言讫命终。当仁寿四年矣。

  道绰禅师第十一

  唐朝绰禅师并州人。玄忠寺讲观经二百遍。三昧七岁并解念佛。自穿楼珠。劝人念佛。语常含笑。不曾面背西语善导曰。道绰恐不往生。愿师入定为佛得否。善导入定。见佛百余尺曰。道绰现修念佛三昧。不知舍此报身得往生否。又问。何年月得生。答曰。伐树连下斧。无缘莫共语。还家莫辞苦。又令绰忏悔。一者安居经像于浅处。自居安稳房中。二者作功德使出家人。对十方僧忏悔。三者因修建损含生。对众生忏悔。又问。终时有何瑞相令人见闻。答曰。亡日我放白毫。远照东方。此光现时。来生我国。果至亡日。三道光白毫照于房内。又见昙鸾法师光。七宝池中语曰。净土已成。余报未尽。紫云境上三度现。

  善导禅师第十二

  唐朝善导禅师姓朱。泗州人也。少出家。时见西方变相叹曰。何当托质莲台栖神净土。及受具戒。妙开律师共看观经。喜交叹乃曰。修余行业币僻难成。唯此观门定超生死。遂至绰禅师所问曰。念佛实得往生否。师曰。各辩一莲花。行道七日。不萎者即得往生。又东都英法师讲华严经四十遍。入绰禅师道场。游三昧而叹曰。自恨多年空寻文疏劳身心耳。何期念佛不可思议。禅师曰。经有诚言。佛岂妄语。禅师平生常乐乞食。每自责曰。释迦尚乃分卫。善导何人端居索供。乃至沙弥并不受礼。写弥陀经十万卷。画净土变相二百铺。所见塔庙无不修葺。佛法东行。未有禅师之盛矣。

  炫法师第十三

  唐朝炫法师并州人。逢绰禅师讲观经。方始回心。五年专念佛。一日一夜礼千拜。念佛七万遍。恐寿终倍加精进。梦见释迦佛文殊赞法华经。又梦见三道向西去。第一道总是俗人。第二道上道俗相兼。第三道上唯有僧。口曰总是往生人。

  岸禅师第十四

  唐朝岸禅师并州人。修往生业。每行方等忏。临终时。观音势至二菩萨于空中现。召内画工人。无能画者。忽感二人曰。西京来。欲往台山。便与图写讫。一去无踪。师谓弟子曰。谁能逐我往西去。最少童子曰。愿随去。便入道场端坐而终。春秋八十矣。垂拱元年正月七日迁化。

  大行禅师第十五

  大行禅师齐州人也。入太山草衣木食。求法华三昧。感普贤菩萨现身。教师念阿弥陀佛。经三七日。夜将半时。忽见琉璃地。心眼洞明十方佛。后疾右胁而终。葬后棺椁异香数日不散。仪貌如生都不异也。

  藏禅师第十六

  藏禅师汾州人也。出门遍礼塔庙。不受俗道拜先起制心止于六贼。一念觉而无失。每为僧事。代于奴仆。见垢衣潜收洗补。盛夏脱衣入草喂之蚊蝄。命终之日。诸天次第来请不去。及至净土化佛来迎。方始而往。

  感法师第十七

  感法师居长安千福寺。博通经典。不信念佛。问善导和尚曰。念佛之事如何门。答曰。君能专念佛。当自有证。又问。颇见佛否。师曰。佛语何可疑哉。遂三七日入道场未有其应。自恨罪深故绝食毕命。师止而不许。三年专志。遂得见佛金色玉毫。证得三昧。乃自造往生决疑论七卷。临终佛迎。合掌西来或向西卒。

  怀玉禅师第十八

  怀玉禅师姓高。台州涌泉寺居。一食不啖家种。不衣丝蚕。常自业忏悔万万余反。诵弥陀观经三十万遍。日课佛名五万口。蚤虱放生。长坐不卧。天宝六年六月九日。见西方圣众数若恒沙。见一人擎白银台当窗而入。禅师曰。我之功课得金台。便加功念佛。空中告言。顶上圆光。光明遍空。语门徒曰。退后莫交触光。至临终时。光色转盛。乃说偈曰。


  清净皎洁无尘垢  莲华化生为父母
  我修行来经十劫  出示阎浮受众罪
  一生苦行超十劫  永离娑婆归净土
  

  说偈已见紫金台含笑而终。肉身现在台州涌泉寺。

  僧法智第十九

  僧法智住在天台。念佛为业。性多粗率。不拘律仪。人每谓曰。犯吉罗罪。九百岁入地狱。即信闻经一称阿弥陀佛灭八十亿劫生死重罪。便于国清寺兜率台昼夜念佛。时人不信。忽遍辞道俗。我欲往生。令亲识设一日斋。至日中夜。无疾而终。金色光明照数百里。野雉惊鸣。江上船人谓言天晓。

  僧道昂第二十

  僧道昂于相州讲法华经。忽见众音乐从空中来。告此兜率天故下相迎。昂曰。天道生死根本。由来不愿。所念西方耳。言讫见西方伎乐旋转来迎。信至不得久驻。言毕香炉随手。于高座上端然奄化。

  僧雄俊第二十一

  僧雄俊姓周。城都人。善讲说无戒行。所得施利非法而用。又还俗入军营杀戮。逃难却入僧中。大历年中。见阎罗王判入地狱。俊高声曰。雄俊若入地狱。三世诸佛即妄语。王曰。佛不曾妄语。俊曰。观经下品下生。造五逆罪临终十念尚得往生。俊虽造罪。不作五逆。若论念佛。不知其数。言讫往生西方。乘台而去。

  尼法藏第二十二

  宋朝尼法藏金陵建福寺住。禅业高远。谓同学昙敬。吾立身行道。志在西方。后忽染患。初见阿弥陀佛与诸圣众省问法藏疾。光明照耀一寺。众咸见。因尔而终也。

  尼净真第二十三

  尼净真住长安积善寺。纳衣乞食一生无嗔。读金刚经万八千遍。专精念佛。显庆五年七月染患。语弟子曰。五月内十度见阿弥陀佛。又两度见极乐世界宝莲华童子游戏。又有圣僧。五度授记曰。我当作佛。又曰。吾得上品往生。趺趺而终。经宿却醒语弟子曰。吾得菩萨位也。遍历十方供养诸佛。言讫而终。光照于寺。

  尼法胜第二十四

  尼法胜吴县人。进修禅寂。念佛为业。训诱道俗。皆劝往生。得病自知不差。卧见一僧。报曰。此病不差。须专念佛。又见。二僧偏袒。执花立在床前。光明照我身。言讫而终。

  尼悟性第二十五

  尼悟性洛阳人。于衡州遇照阇梨。发愿念佛万遍。大历六年。入台山。忽染患。闻空中音乐。尼曰。我闻。得中品上生。见同念佛人。西方尽有莲华也。身金色光明。时年二十四矣。

  尼大明第二十六

  尼大明沿州人也。遇绰禅师讲无量寿经。教念佛业。尼念时。先着净衣。口含沉香。静室课诵。三四年间相续不断。临终之时。众睹光明。内闻沉水。香气来迎。于此而终。

  沙弥二人第二十七

  沙弥二人并州开化寺居。其少沙弥语大沙弥曰。兄作净土业。何如沙弥。忻然而同志。经十五年。大者先亡。到西方见阿弥陀佛白言。我有少弟。得生此否。佛言。汝因他发心。汝尚得生。彼何疑哉。且还阎浮。勤念我名。三年之后俱来见我。还更却稣。具说上事。后年二沙弥心开眼净。同见菩萨来迎。地即震动。天花散空。一时俱逝。随愿往生。

  童子阿昙远第二十八

  童子宋朝时人也。年十八持菩萨戒。事含禅师。修净土业。恒向师主忏悔。夜四更忽自念诵。师惊问。答曰。见佛黄金色。幡花满空。自西而来。俄然而卒。异香不散数日。

  童子魏师赞第二十九

  童子魏师赞年十四雍州人也。事静禅师。发心念佛日夜相续。永徽三年。遇疾命终。还稣启母曰。阿弥陀佛今见在此。儿随往生。言讫而终。东西邻人见亡家屋上。五色光明西上腾云。

  乌场国王第三十

  乌场国王万机之暇。谓左右曰。朕为国主。不免无常。闻西方可以栖神。日夜六时念佛行道。并奏乐。每日请百僧。王与夫人亲手行食。三十余年精专无替。临终神色怡和。西方圣众来迎。祥瑞不一。

  隋朝皇后第三十一

  隋文帝皇后虽居宫室。深厌女身。日诵西方。至临终时。异香满宫。从空而至。文帝问阇提斯那。是何祥瑞。西方有佛。号阿弥陀。皇后业高。神生彼国。故有斯瑞。

  晋朝刘遗民第三十二

  晋朝刘遗民柴桑二县令。依远大师修道。修念佛三昧。时始涉半年。于三昧中见佛毫光伸手引接。请佛求僧愿。速舍寿而生净土。居山一十五年。自知亡日。与众辞端坐而化。当义熙十五年。年五十七矣。

  唐朝观察使韦之晋第三十三

  唐朝韦之晋立行慈深。建西方道场。念阿弥陀佛。忏悔愿生西方。行菩萨道。守护佛法。转正法轮。度脱含识。至六月内。面西跏趺合掌。念阿弥陀佛六十声。忽尔化世。异香满宅。内外皆闻。祥瑞不可称说。

  唐朝元子平第三十四

  唐朝元子平大历九年。于润州观音寺发心。念阿弥陀佛一万遍。经三月。日忽染患。夜闻空中异香音乐。病人欢喜动地。空中有人告曰。粗乐已过。细乐续来。经日念佛而终。的生净土。数日异香。

  宋朝魏世子第三十五

  宋朝魏世子父子三人修西方。唯妻不信。女年十四死。七日却回。启母曰。儿见西方。父兄三人已有莲华。后当化生。唯娘独无。儿今暂归相报。至后娘依儿教日念西方。四人尽得往生。

  张元祥第三十六

  唐朝张元祥上都人。禀性纯直。日念西方。开皇二年六月三日辰时。索饭斋曰。贤圣相待。食毕焚香对西方。正念而终。送至墓所。异香光明盖覆墓所。

  隋朝恒州人第三十七

  隋朝恒州人无姓名。念佛以小豆为数。满三十六石。斋后庆赞行豆。散与斋人。观音势至二人。形容憔悴自曰。乞食。答曰。弟子愿生西方。更无相碍。师来乞食。深起本心。食后唯闻异香。乘空一时而去。开皇八年九月耳。

  张钟馗第三十八

  张钟馗同州人。贩鸡为业。永徽九年临终。见宅南群鸡集。忽见一人着绯皂衣。驱鸡唱言啄啄。其鸡四度上啄两眼。出血在床。酉时值善光寺念佛僧弘道。令铺圣像。念阿弥陀佛。忽然异香。奄然而逝。

  汾州人第三十九

  汾州人不得姓。杀牛为业。临重病。见数头牛逼其身。告妻子曰。请僧救我。请僧至。病人曰。师诵佛经。如弟子重罪还救得否。师曰。观经中说临终十念尚得往生。佛岂妄言。忽尔异香满室便终。众人皆见异香瑞色祥云绕其宅上矣。

  房翥第四十

  代州房翥曾劝一老人念佛。其老人得生西方。入冥见阎魔王。王乃再放还世。汝当生净土。翥有一万遍金刚经愿。兼敬礼五台。此心未遂。未欲往生。

  温文靖妻第四十一

  温文靖妻并州人。患在床。夫告曰。汝念阿弥陀佛。念佛口不绝。便见佛国。后告夫。为设斋。要往西方去。斋毕曰。努力念佛。

  隋州约山村翁婆二人第四十二

  翁婆等识达苦空。每月二十九日。请山僧二人行道念佛。设斋婆自营饭。翁曰。何不使人。婆曰。能得几时自作。若教他作。但是他福。临终时光明满宅。半夜谓如白日。

  女弟子梁氏第四十三

  梁氏浩州人。两目俱盲。因僧劝念阿弥陀佛。一受教后三年不绝。双眼俱开。村人尽见。至舍寿时。见佛并菩萨来迎。命终之后。菩萨共为起塔庙。来往皆敬。一郡男女悉回心念佛。

  女弟子裴第四十四

  裴氏贞观年中。因僧教念佛。用小豆为数。念满三石。自知生处。遍辞亲知。后如法装饰念佛终。往生极乐。

  女弟子姚婆第四十五

  姚婆上都人。贞观年中。蒙范婆劝。取念阿弥陀佛。临终见佛。菩萨来迎。为曰未与。范婆别请佛暂驻相待。佛处虚空俟。范婆来至。手执香炉。奄然而逝。

  张文炽妻荀氏第四十六

  荀氏发心念佛。至满二年。有僧见七宝池中莲花。白佛言。折一枝将与女子。莫有罪否。言讫。所见之境并皆散失。舍寿之日。异香来迎而往生净土。

  汾阳县老人第四十七

  老人贞观五年并州汾阳县住。常诵西方。遂取粮。于法忍山借一空房。止宿念佛。临终时。大光遍照。面西而终。似登莲台遂而去。

  邵愿保第四十八

  邵愿保雍州人。发心念佛声声不绝。自业忏悔。夜梦。宝莲台被牛牵来。触损牛曰杀。我遂念弥陀经三卷。念佛百声。牛乃欢喜。后遇金台。乘空而去往。

往生西方净土瑞应传

  天德二年(岁次戊午)四月二十九日(庚辰木曜觜宿)延历寺度海沙门日延(大唐吴越州称日赐紫惠光大师)劝导传持写之传焉。

  年来所传之□保延元年火事烧失了

  康治二年九月九日令改书之

  (朱)

  移点并比校了应安三年三月比参诣北野之处或人与之毕

  求法比丘任秀之生年三六劝修寺西林房。

  今此删传四十八结校合数本来勘韵篇为证宗立教初造施板印矣。


  愿以此功德  平等施一切
  同发菩提心  往生安乐国
  

  贞永元年(岁次壬辰)三月二十七日立笔四月二十一日毕功    释子 日真

Poker websites gbetting.co.uk/poker sign up bonus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