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08 31.P0777 业成就论 (1卷)〖元魏 毗目智仙译〗

  大正藏 No. 1608 业成就论

  天亲菩萨造 元魏 毗目智仙译

  1卷

业成就论翻译之记

  大国将宁。必感灵瑞以为嘉兆邺隍方盛。圣降神宝以为祥征。天亲菩萨造业成就论。出于今世以示太平。此乃大魏都邺安固之兆也。

  法行有时。寄必得人。兴和三年岁次大梁。七月辛未朔二十五日。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御史中尉。渤海高仲密。众圣加持。法力资发。诚心敬请三藏法师乌苌国人毗目智仙。共天竺国婆罗门人瞿昙流支释昙林等。在邺城内金华寺译。四千八百七十二字。

业成就论

天亲菩萨造

元魏天竺三藏毗目智仙译

  业有三种。所谓身业口业意业。此是修多罗。有人说言。身所作业是名身业。口言说业是名口业。此二皆有作与无作。意相应业是名意业。此业是思。彼今思量。意是何法。所有身意皆有形相彼缘身生。是何形相。是身形相若身形相何用说名身所作业。是身总分为身摄故。缘身大生名身作业。别中之语于总中说。譬如人言于城中住于林中住。

  彼攀缘生。何故言彼遮唇等动及形相故。彼心非缘唇等动生。非缘形生缘语生故。

  不取前愿。彼心不缘前愿而生。异报因缘是故心生。何故言意起业心转他人知故。

  何者形相所谓长等。何者长等谓见长等。是何入摄色入所摄。

  长等为是微尘色耶。为如微尘共聚集耶。为是一物遍色等耶。长等若是微尘色者。则彼长等可分分取。如色分取。若如微尘共聚集者。彼色微尘与彼聚集为有何异。彼微尘集无异长者。若是一物遍色等者。则彼一物遍在长等。若一物遍于分分中。皆应可取。以一切处皆具有故。若非一者应分分取。阿含十入微尘和集佛法则坏。又迦那陀异法则成微尘取集。一面见长则生长知。局见短知。正见方知。周见圆知。中出而见则生高知。卑见下知。齐见正知。种种面见则参差知。见[毯-炎+瞿][毯-炎+叟]锦如如而见。则生彼彼形相等知。彼异异物不得一见如色差别。

  若复意谓一切方处一切形相。是义不然。如是形相无有异物。色亦如是。于方处住见长短等。如树鸟蚁义成无过。

  若如是者。云何闇远而不见色见集形相。云何皆见未见形相如树行等。见彼行聚不见形相彼无异物。

  于聚集中若闇若远不见二种。虽见不了为是何物彼见何物。虽见彼色。而不明了。应如是知此意形相义不成就。

  复有人言。心缘彼生。往故名意。攀缘彼生。为是何义。遮唇等动。何故名往。谓向彼方。是何入摄谓色入摄。

  云何知此往彼方去。以不异见。如彼火雪苦酒日等变熟因缘入已即出。未见变异然非不异。如然可然佣草木等不见异焰焰非不异。初入之时若不变者后亦不变。以彼因缘不别异故。若薪草等粗细不均。焰量明热皆异不同。以不同见。向彼方义则不相应。

  若无灭因何故不得心心数法。声灯等灭有何因缘。余亦如是。彼灭因缘自因缘坏。余法因缘何故不尔。又如彼法无有因缘。余亦如是。若初入火草木等色如本不异。后亦如是。不应有异。云何灯明铃等音声。风手初触即灭即止。非此能灭非此能止。若如火等木等烧等色等灭等。初入出时何故不异。以外因缘不别异故。熟物不应有微中上。初变熟物何因得变。因缘唯一能生能灭。此非道理。非以一因能成二法。如是中间更有灭因。如前取舍异相续转。应如是知。若灭有因无法无因如心等生。

  灭法不成。以一切法皆有因故。灭则无因。如彼火雪苦酒日等熟变因缘。若灭有因。灭如色。如是无法有因缘灭。生亦无因。见彼异法谓是此法生实有因。前心后心如心中间熟变。熟变如乳为酪蒲萄汁酒酒为苦酒。如是无有少法住相。住物无行无行则住。若如是见彼见何物。见此处物岂非见彼处方新彼处方新。而见如草然影。非彼方影于此处见。如日所住。如是日者近远回转。如影增减回转而见。日在方处映障不见。

  若复有人。如是难言。此何处物。是彼前物转向此方。答彼人曰。此何处物。向义今说。如是住物则无有行。若不行物则是住等外因缘坏。后则异见念念异知。若不异知彼物不别知非彼物何不言异。如是二种俱不可见。如是行往义则不成。

  实无行往。有为法体念念自坏。方中生因起心为因。手足等动得言行意。日出弟子作如是说。是何入摄色入所摄。彼何以故。眼所不见如青等色。若他人见可得言意。他人不见云何言意。云何知有。云何身中异处动行心风界生。此风界动所谓异方因缘而生。云何草叶随风界倾。行亦如是。异方处生。行力不成何用分别。

  彼如是身方生因者。心生风界如是名意。云何非意而得言意。释迦子法触入非善亦非不善。彼如是心异方身生。此生名意。若如是者意唯相貌无有实物。身则多分。意亦非意味等他人。释迦子法则不如是。味等非善亦非不善。心生色故彼得言意。非彼心生自风种生。释迦子法则不如是。色入非善亦非不善。

  色彼方生意不可得。若有彼物供养天得若彼物无天不能与则不可得。生物无异谁能成异。彼不可得如是色等。如眼能见生则不尔。既不可见云何言意。是先已说。如生不尔色亦已说。

  唯有无作是身之业。何名无作。法入所摄。怖畏等色。云何无作得言无作。若是欲界与心合转则知色界。是则异心及无心时。怖与不怖共心俱失。若受时势力后常不失。戒经中说。比丘默然。云何妄语。又无记业则不可成。无作二种谓善不善。彼刹那间无作合转。如彼分别身口业色。若善不善二俱不成。何以故。舍身则断于未来世爱不爱果则不可得。复有人言。过去业有何故不成。若过去业于未来世得爱不爱二种果报。此则痈上复生疖子。过去业有过去者。名前有后无。若如来说。


  虽复经百劫  而业常不失
  得因缘和合  尔时果报熟
  

  此偈云何。能与果报。是不失义。如是已释初半偈竟。何人不信久远得果。得果何义。若相续转如稻种子。若住自相应如是知。若住自相能与果者则不失坏。应常与果彼无自相故名失坏。又不如是作已不作。云何不作。果不重与。何故不与。以与竟故。不可与已复更重与。如物生已不复更生。彼同类果何不更与。云何果报皆悉与竟生法因缘无如是力。尽漏之人后念尽漏不与果报。云何后时而得言灭。非如是力能成果报。若种子因于果有力。得言因力能与果报。若何等人有过去者则有未来。何故未来不与果报一切时有有何等物于何时无。彼如是说。若得和合果报则熟。此则不然。若何人力于何时力是何物力。此人此果究竟不成有过去业。于未来世得果报者如是不成。

  复有人言。彼善不善身口等业。阴相续中离心法熏。若说名集。若名不失。后世则得爱不爱果。若意业异心生灭转。若不熏心。云何后世而得果报。若人读诵久时忆念彼见等物。如是习者。以何法熏。若念何物。彼见诵等后时何处忆念心生灭尽三昧。初心既灭后时何处有心生起。以紫矿汁涂彼摩登隆伽树华。彼二共灭。如是中间何物染果后赤瓤生。法中闻思亦复如是。心相续力熏力转变后世得果。应如是知。如紫矿汁染彼摩登隆伽树华果中赤瓤。

  身业如是相续熏心故。故不得如是彼心与善不善而共相对。若其此人作善不善。彼人如是爱不爱果与力相应非异相应。若复业灭心相续故后世得果。云何无心灭尽三昧。及无想心相续心断。前业果报即彼身上于后时生。

  复有人言。彼熏于心相续而得。彼灭三昧何处相续。三摩跋提初心因缘。云何久灭云何因缘。我先已说。过去得果何处如是心中间生。复有人言。色根种子。彼种上得心心数种二处依止。谓心身中色根身中。如是次第如心缘法而生意识。中间无心彼云何生。复有种子得言意相。应如是知。说因为果。如饥渴触。心心数法云何皆有二种种子。一种子中无二种芽。不见如是一因缘中不见多生。彼过亦尔。无心三昧无想心断。云何业果于后时得。此一箱过。是何物箱。随何等人无心三昧。复有人言。有心三昧。若毗婆沙五百罗汉和合众中。婆修蜜多大德说言。若何等人灭定无心。彼得此过。我灭三昧是有心故。引修多罗以为证言。身行则灭诸根不转识不离身。又复彼人。信受何识。有人意识。如来说。意因缘法而生意识。三种和合故名为触。触共受想思等俱生。云何有意识非三事和合。或有和合而非是触。或复有触而非受想。若想受灭得言灭尽。云何如来修多罗说。受皆缘爱。非一切受皆因缘爱。触亦应尔。非一切触皆因缘受。如来亦于修多罗中。别说彼义。无明生触。触生于受。受因缘爱。无处说触离于受想。如是不说。彼过则成而不可遮三事具足得言和合。无彼三事想受不生。若不如是三摩提中尚无彼触何处受想。复有人言唯一意识。彼何者识。为善为染秽污无记。此义今说。若是善者则无贪等善根相应。善无贪等云何无触。若善即时因缘势力。若是善者与善等心则不相离。三种心生善等势力心回无因。若是染者云何不与烦恼相应。若染烦恼云何无触。又复如来于彼十难修多罗说。若有受阴想阴行阴。彼一切阴皆触因缘。无想三昧犹尚无染。况灭三昧。

  如其彼是不秽污无记。彼复云何。为是报生。为是威仪。为是工巧。为是变化。今当问彼。若是报生。云何有顶三摩提心。下至八地中间悬绝。欲界报识与心相续。如是复有不动心起。云何相续。如摩诃拘絺罗修多罗中问如来言。起灭三昧几触所触。如来答言。慧命拘絺罗。三触所触。所谓无动。无相。无所有。前要期力入灭三昧。前心要期不过时起。此义云何。云何皆缘灭尽三昧有顶心终前欲界业熏心得报。何故非是前心得报。何以故。若前报色于彼断绝。不相续者。云何后心而复相续。若威仪等彼处无触。云何以心缘威仪等。彼有为善九次第定及八解脱则不相应。彼无染心及无记心则不相续。有顶三昧依止灭定忆念攀缘入想受灭。若入灭定有心识者何所攀缘。若缘灭定云何非善。若善则与不贪相应。若相应者云何不得是触因缘。若异攀缘入灭三昧。云何中间乱心相应。自心分别谓是无记。如是二种皆不相应。如是不知阿含实义。彼论师者踊跃而言。灭三昧中犹有意识如是分别。

  云何彼是有心三昧。如修多罗法师信说。修多罗师云何信说。说彼报识一切种子密系缚业行不断绝。彼彼处生报识坏相相续而行。乃至涅槃而不断绝。彼若如是得言有心异六识身。是故不转。初入灭定。心增上力彼时种子皆悉隐闭故名无心。有二种心。一者聚集诸种子心。二者种种攀缘坏心。离第二心故名无心。如一脚床以无余脚名无脚床。彼种子闭报识念转有濡中上如水如热放箭等势从此到彼。彼种子识期至复生。随何因缘后时别异种种种子。报识是藏。彼彼异识对法共生善不善熏。如彼次第种子力熏若相续转。如彼力熏于未来身。则得彼彼爱不爱果。此识因缘故如是说。


  此心识种子  无边相续行
  自心中因缘  彼彼种力生
  彼次第不失  时至则得果
  如摩登隆伽  涂花瓤时现
  

  如是之义。如来于彼深密解脱大乘经中。有偈说言。


  阿陀那种子  深细稠雨行
  不为愚夫说  畏分别我故
  

  此偈明何义。彼复有中密缚取身。是故名为阿陀那识。是一切法种子依处。是故名为阿梨耶识。前生业报故名报识。若无彼识。身以何觉。身未尽来。遍身不离。更无异识。若更无对。何物对治烦恼根本。烦恼根合云何对治。无二法故。

  染行善行无漏心行。如是相续无色界生。彼何者行依何物报。若尔无报亦应得行彼不相应。

  如彼修集有顶漏尽阿那含人。无所有处无漏现前。有何我所有顶不退。众分和合名为命根。更无异物。彼法唯有报阴相似势力。转行非有异物。相似势力犹如稻秆相似势力。应如是知。更有异识。如说有识。

  彼何所缘不决定缘。云何识缘言不决定。复说异识如灭三昧。如彼大德铜色弟子。说有分识。复有人言是根本识。何取阴摄。如是之义识取阴摄。此修多罗文字章句云何而说。何识取阴谓六识身。如行缘识是何者识六识身故。忆此法说。如彼行阴。何者行阴六思身故。不摄异法。复何所忆。深密解脱修多罗等如来皆说。愚凡夫我不为说。畏分别我。

  复何因缘如是分别。彼有为行处处流转恐人不知。若说如是依止攀缘种种了知增上胜心。若彼烦恼对治相应。染净等说彼种子识。若以果比说如是识不说因识。彼颠倒说。如是意故此有身识。复有身识如次第说。此义相应。非见一切修多罗说义相应故。如是非诸修多罗说。莫以一切修多罗中皆不说故。便谓无有阿梨耶识。

  如是二种心识。并流一处皆有。所谓报识及以异识。若如是者有何等过。若有二种识身相续。如是则应有二众生如身中识。

  不得如是彼种子果共相应转报识流故。能熏异识。身识中间不如是法。若如是者此则无过。复有种子种子所生异异坏见。如奢卢迦优钵罗等根根所生。若见不见如是不尔。若如是说彼则无过。如是实有阿梨耶识。六识何故不依止我得何者识。若如阿梨耶识相续因缘而转。彼有何异。彼若是一毕竟不动。云何识等而得成熏。如紫矿汁熏彼摩登隆伽树华。若无熏者无转胜法。云何先知如习欲等。久时忆知欲等生长。我中无心而于何处后时心生。若无我者心有何力而于彼我依止分别。若有我者彼心云何次第而生。若共因缘彼异生力。云何可知。若是彼力生住念转。为是何法。若如是者不相似物而共依止。则违阿含说一切法皆无我义。如是非理自意分别思量计我。是故思熏阿梨耶识相续不断后身得果义则成就。非如说相身口之业。

  又复如是身口业。无违修多罗有三业说。此义云何。此义不违如来所说。如是无过。如是能说云何无过。此义今说。以何义故说三种业。何者为身。何者为业。何义名身。何义名业。何者身业。如是口业亦如是说。

  以何义故说身等业。不说眼业。以何义故说如是义。十善业道三业摄示。多说恐人如毗离支子。学三种戒为说三种。是身所作非口非意唯分别一复为余人说。身业相身复摄根大大所成集故。名身业者是思集义。名身大大所成微尘聚集。

  复有人言。不净名身。以不净物和合集故。彼天人身不得言身。

  意所作行是名意业。身动集业是名身业。思有三种。所谓思量决定进趣。若以身动彼身相续方中生因风界所吹是名身业。除中间句。如娑罗油。或如风尘。说三业道杀盗邪行。彼云何思。彼身数摄。彼身业动杀盗邪行。彼身动转身相续作。彼得言作如贼烧村薪草熟饭。

  思复云何得言业道。行恶道业故言业道。或身动转故名业道。三种思业得说为业。彼思住持则得杀生窃盗邪行。复依世谛而说身业有善不善。复说彼门以彼思故世间往返相应之义。若思如是善不善业。修多罗中云何说言。身三种作。思业集。作不善生苦。得苦报故。彼门住持彼攀缘者佛如是意。

  彼思异故说思意业。唯意相应身口不转。何故如来说思思业。如前所说。思有三种。彼二种思。第三进趣。

  彼思是业。语言是响。响若可解。彼业趣思名字相说故名言语。忆念义说故名言语。业如前说。言语起业故名口业。除中间语。识意名意。意处处生。境界亦心。余如前说。

  若身业中要有思者异心无心。尔时无思云何而得有怖不怖。思熏不坏得怖不怖思议最胜。若怖不怖意起分别。

  彼意所熏云何破坏。如自证知遮与不遮。思复无因。彼何者坏。若舍怖畏舍不怖畏。思是其因。意起分别。复有舍因眼语等业。

  已说觉业非造作业。何者觉业。谓作意行。何者造作。眼等何处。次第力转。


  如来说三业  依法义成就
  我解业成福  愿众生成佛

业成就论

Poker websites gbetting.co.uk/poker sign up bonus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