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10a25.P0757 金刚般若论 (2卷)〖隋 达磨笈多译〗

  大正藏 No. 1510a 金刚般若论

  无着菩萨造 隋 达磨笈多译

  2卷

金刚般若论卷上

无着菩萨造

隋南印度三藏达磨笈多译


  出生佛法无与等  显了法界最第一
  金刚难坏句义聚  一切圣人不能入
  此小金刚波罗蜜  以如是名显势力
  智者所说教及义  闻已转为我等说
  归命彼类及此辈  皆以正心而顶礼
  我应精勤立彼义  解释相续为自他
  

  成立七种义句已。此般若波罗蜜即得成立。七义句者。一种性不断。二发起行相。三行所住处。四对治。五不失。六地。七立名。此等七义句。于般若波罗蜜经中成立。故名义句。于中前六义句。显示菩萨所作究竟。第七义句。显示成立此法门故。应如是知。

  此般若波罗蜜。为佛种不断故流行于世。为显此当得佛种不断义故。上座须菩提最初说言。希有世尊。云何如来以第一善摄摄受所有菩萨摩诃萨也。如是等。于中善摄者。谓已熟菩萨于佛证正觉转法轮时。以五种义中菩萨法而建立故。付嘱者。彼已得摄受菩萨等。于佛般涅槃时。亦以彼五义如是建立故。此善摄付嘱二种。显示种性不断。

  发起行相者。如经云何菩萨应住如是等。彼应住者谓欲愿故。应修行者。谓相应三摩钵帝故。应降伏心者。谓折伏散乱故。于中欲者正求也。愿者为所求故作心思念也。相应三摩钵帝者。无分别三摩提也。折伏散乱者。若彼三摩钵帝心散制令还住也。第一者显示摄道。第二者显示成就道。第三者显示不失道。行所住处者。谓彼发起行相所住处也。此复有十八种。应知所谓一发心。二波罗蜜相应行。三欲得色身。四欲得法身。五于修道得胜中无慢。六不离佛出时。七愿净佛土。八成熟众生。九远离随顺外论散乱。十色及众生身搏取中观破相应行。十一供养给侍如来。十二远离利养及疲乏热恼故。不起精进及退失等。十三忍苦。十四离寂静味。十五于证道时远离喜动。十六求教授。十七证道。十八上求佛地。是为十八种住处。

  于中菩萨应如是住。为灭度一切众生故。发心已于波罗蜜等中相应修行。为得如来色身及法身故。发生乐欲应远离证道中障碍心。既离慢等喜动等心已。为证道故应求教诫。然后得彼证道。自此已上皆求佛地。此等如是次第相续。

  于中为发心故。经言此菩萨应生如是心等。

  为波罗蜜相应行故。经言菩萨不住于物。应行布施等。

  为欲得色身故。经言须菩提于意云何。应以相具足见如来不如是等。法身复有二种。谓言说法身。证得法身。此证得法身亦有二种。谓智相福相。

  言说法身者。谓修多罗等。为欲得此法身故。经言世尊颇有众生于未来世如是等。于不颠倒义想是为实想。应知如言执义彼非实想。

  为欲得智相法身故。经言有法如来正觉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耶如是等。

  为欲得福相法身故。经言若此三千大千世界如是等。

  为修道得胜中无慢故。经言须嚧多阿般那颇作是念如是等。

  为不离佛出时故。经言有法如来于然灯所如是等。

  为愿净佛土故。经言须菩提若有如是言。我成就庄严国土如是等。

  为成熟众生故。经言须菩提譬如有丈夫如是等。

  为远离随顺外论散乱故。经言须菩提于意云何。若恒伽河所有沙。复有尔许恒伽河如是等。

  为色及众生身搏取中观破相应行故。经言须菩提三千大千世界中所有地尘如是等。

  为供养给侍如来故。经言须菩提于意云何。应以三十二大丈夫相。见如来应正遍觉不如是等。

  为远离利养疲乏热恼。于精进若退若不发故。经言须菩提若女人若丈夫舍恒伽河沙等身如是等。于中身有疲乏心有热恼。以此二种于彼精进。

  若退若不发为忍苦故。经言若如来忍波罗蜜如是等。

  为离寂静味故。经言须菩提若女人若丈夫。于此法门受持如是等。

  为证道时远离喜动故。经言世尊云何菩萨应住如是等。

  为求教授故。经言有法如来于燃灯如来所。正觉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如是等。

  为证道故。经言须菩提譬如丈夫妙身大身如是等。于中妙身者。谓至得身成就身得毕竟转依故。大身者一切众生身摄身故。

  自此已上皆求佛地。应知彼佛地复有六种具足。摄转依具足。所谓国土净具足。无上见智净具足。随形好身具足。相身具足。语具足。心具足。彼心具足中。复有念处有正觉。有施设大利法。有摄取法身。有不住生死涅槃。有行住净应知。

  此行住净中。复有威仪行住。有名色观自在行住。有不染行住应知。

  此不染中。复有说法不染流转不染应知。

  为国土净具足故。经言须菩提若菩萨如是言。我国土庄严成就如是等。

  为无上见智净具足故。经言须菩提于意云何。如来有肉眼不。乃至若此三千大千世界如是等。

  为随形好身具足故。经言须菩提于意云何。应以色身成就见如来不如是等。

  为相身具足故。经言须菩提于意云何。应以相具足见如来不如是等。

  为语具足故。经言须菩提于意云何。如来作是念我说法耶如是等。

  于心具足中为念处。故经言须菩提非众生非不众生如是等。

  为正觉故。经言须菩提于意云何。颇有法如来正觉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不如是等。

  为施设大利法故。经言复次须菩提三千大千世界中。所有须弥山如是等。

  为摄取法身故。经言须菩提于意云何。应以相具足见如来不如是等。须菩提于意云何。如来可以相具足正觉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莫作是念者。此义明相具足体非菩提。亦不以相具足为因也。以相是色自性故。

  为不住涅槃故。经言须菩提如是念发行菩萨乘者。有法说断灭耶如是等。

  为不住流转故。经言须菩提菩萨于福聚。不应受不应取如是等。受者说有故。取者取彼道故。如福聚及果中皆不应者。

  于行住净中为威仪行住故。经言若有如是言。如来若去如是等。

  为名色观破自在行住故。经言须菩提若复善家子善家女。以所有三千大千世界中地尘如是等。

  于不染行住中。为说法不染故。经言须菩提若复菩萨。以无量无数世界如是等。

  为流转不染故说偈言。如星翳灯幻。露泡梦电云。于诸有为法。应当如是观。此偈显示四种有为相。所谓自性相。着所住味相。随顺过失相。随顺出离相。

  于中自性相者。共相见识此相如星应如是见。何以故无智闇中有彼光故。有智明中无彼光故。人法我见如翳应如是见。何以故以取无义故。识如灯应如是见。何以故。渴爱润取缘故炽然。

  于中着所住味相者。味着颠倒境界故。彼如幻应如是见。何以故。以颠倒见故。

  于中随顺过失相者。无常等随顺故。彼露譬喻者。显示相体无有。以随顺无常故。彼泡譬喻者。显示随顺苦体。以受如泡故若有受皆是苦故随有。应知彼苦生故是苦苦。破灭故是坏苦。不相离故是行苦。复于第四禅及无色中。立不苦不乐受以胜故。

  于中随顺出离相者。随顺人法无我以攀缘故。得出离故。说无我以为出离也。随顺者。谓过去等行。以梦等譬喻。显示彼过去行。以所念处故如梦。现在者不久时住故如电。未来者彼粗恶种子似虚空。引心出故如云。如是知三世行转生已。则通达无我。此显示随顺出离相。彼住处等略为八种亦得满足。所谓摄住处波罗蜜净住处。欲住处离障碍住处。净心住处究竟住处。广大住处甚深住处。

  于中摄住处者。谓发心。波罗蜜净住处者。谓波罗蜜相应行。欲住处者。谓欲得色身法身。离障碍住处者。谓余十二种。净心住处者。谓证道。究竟住处者。谓自此已上皆求佛地。广大及甚深住处者通一切处。

  于初住处中。若说菩萨应生如是心。所有众生如是等。此为广大。若复说言若菩萨众生想转如是等。此为甚深。

  于第二住处中。若说菩萨不住于事。应行布施如是等。此为甚深。若复说言彼所有福聚不可量取如是等。此为广大。

  如是于余住处中。广大甚深等随所相应应知。

  已说住处。何者对治。彼如是相应行相行诸住处时。有二种对治应知。谓邪行及共见正行。此中见者。谓分别也。于初住处中。若说菩萨应生如是心所有众生等。此是邪行对治。生如是心是菩萨邪行。若复说言若菩萨众生想转等。此为共见正行对治。此分别执菩萨亦应断。谓我应灭度众生故。

  于第二住处中。若说应行布施。此为邪行对治。非无布施是菩萨邪行。若复说言住于事等。是共见正行对治。此分别执菩萨亦应断。谓应行布施故。何者不失谓离二边。云何二边谓增益边损减边。若于如言辞法中。分别执有自性。是增益边。若于法无我事中。而执为无是损减边。于中若说言世尊若福聚非聚者。此遮增益边。以无彼福聚分别自性故。若复说言是故如来说福聚。此遮损减边。以彼虽不如言辞有自性而有可说事。以如来说福聚故。此得显示如是。须菩提佛法佛法者。如来说非佛法者。此遮增益边。是名佛法者。此遮损减边。于中如来说非佛法者。显示不共义。是名佛法者。显示相应义何者是相应。若佛法如说有自性者。则如来不说佛法。以虽不说亦自知故。是故无有自性为世谛故如来说名佛法。如是于一切处。显示不共及相应义应知。复次佛法者。摄波罗蜜事及念处等。菩提分应知。菩萨离此二边故。于彼对治不复更失故名不失。

  何者地。此地有三种。谓信行地净心地如来地。于中十六住处显示信行地。证道住处是净心地。究竟住处是如来地。

  云何立名名金刚能断者。此名有二义相应应知。如说入正见行入邪见行故。金刚者细牢故。细者智因故。牢者不可坏故。能断者般若波罗蜜中。闻思修所断。如金刚断处而断故是名金刚能断。又如画金刚形。初后阔中则狭。如是般若波罗蜜中狭者。谓净心地。初后阔者。谓信行地如来地。此显示不共义也。彼五种义句上上依止应知。彼等皆依止地故。说修多罗身相续。此义句今当说。世尊何故以寂静者。威仪而坐也。显示唯寂静者。于法能觉能说故。

  何故上座须菩提问也。有六因缘。为断疑故为起信解故。为入甚深义故为不退转故。为生欢喜故。为正法久住故。即是般若波罗蜜令佛种不断。云何以此令佛种不断也。若有疑者得断疑故。有乐福德而心未成熟。诸菩萨等闻多福德。于般若波罗蜜起信解故。已成熟心者。入甚深义故。已得不轻贱者。由贪受持修行。有多功德不复退转故。已得顺摄及净心者。于法自入及见生欢喜故。能令未来世大乘教久住者故。若略说疑者令见故。乐福德及心。已成熟诸菩萨等摄受故。已得不轻贱者令精勤心故。已净心者令欢喜故。

  诸菩萨有七种大。故此大众生名摩诃萨埵。何者七种大。谓法大心大。信解大净心大。资粮大时大果报大。如菩萨地持中说。经言善摄第一善摄者。于诸菩萨所何者善摄。何者第一也。利乐相应为善摄第一。有六种应知。一时二差别。三高大四牢固。五普遍六异相。

  何者时。现见法及未来故。彼菩萨善摄中乐者是现见法。利者是未来世。

  何者差别。于世间三摩钵帝及出世圣者。声闻独觉等善摄中差别故。

  何者高大。此善摄无有上故。

  何者牢固。谓毕竟故。

  何者普遍。自然于自他身善摄故。

  何者异相。于未净菩萨善摄中胜上故。

  经言第一付嘱者。何者第一付嘱。有六种因缘。一入处二法尔得。三转教四不失。五悲六尊重。

  何者入处。于善友所善付嘱故。何者法尔得。已得善摄。菩萨于他所法尔善摄故。何者转教。汝等于余菩萨应当善摄。是名转教。此等三种如其次第即是不失。及悲尊重等应知。何故唯问发行。菩萨乘为三种菩提差别故。以善问故。于上座须菩提所应称善哉。所有众生众生所摄者总相说也。卵生等者差别说也。又受生依止境界所摄差别应知。乃至化生等者受生别故。若有色若无色者。依止别故。若有想若无想若非有想非无想者。境界所摄别故。所有众生界施设住施设已者。谓上种种相住众生界佛施设说也。我皆令入涅槃者。何故愿此不可得义生所摄故。无过以皆是生故。如所说卵生等生并入愿数者。彼卵生湿生无想及非有想非无想等则不能。云何能令一切众生入涅槃也。有三因缘故。难处生者待时故。非难处生未成熟者成熟之故。已成熟者解脱之故。何故说无余涅槃界不直说涅槃。若如是便与世尊所说。初禅等方便涅槃不别故。彼自以丈夫力故。无佛亦得但非究竟。何故不说有余涅槃界。彼共果故自以宿业。又值佛说而得果故。又非一向身苦有余故。如是涅槃及有余涅槃等。丈夫力果故共果故。非究竟果故非一向果故。是故说无余。如是无量众生入涅槃已者。显示卵生等生一一无量故。无有众生得涅槃者。此何义。如菩萨自得涅槃无别众生。何以故。若菩萨众生想转。则不名菩萨者。此何义。若菩萨于众生。所他想转非自体想。不名菩萨故。何以故。若众生想命想人想转。不名菩萨者。此何义。若以烦恼心取众生命人想转。彼则有我想及于众生。中有众生想转。菩萨于彼不转。已断我见故得自行。(行者谓五阴行)平等相故信解自他平等。彼菩萨非众生命人取见者。此是其义。复次经言菩萨应生如是心者。显示菩萨应如是住中欲愿也。若菩萨我想转不名菩萨者。显示应如是修行中。相应三摩钵帝时也。若众生想命想人想转不名菩萨者。显示应如是降伏心中摄散时也。如菩萨相应三摩钵帝散时。众生想亦不转。如彼尔焰相住故。是故无有众生得涅槃者。此得成就彼欲愿者。摄诸住处为最胜彼相应行相行余住处时。依止欲愿决定得故。此欲愿义不复解释。自此后余住处中。有五种随所相应而解释应知。一依义二说相三摄持四安立五显现。

  住处对治为依义。即彼住处为说相。欲愿为摄持。住处第一义为安立。相应三摩提为显现。

  于波罗蜜净住处中。经言菩萨不住于物。应行布施等。此为依义。显示对治住着故。经言应行施者。此为说相。六波罗蜜初摄一切檀那体性故。檀那有三种。一资生施者谓檀那波罗蜜。二无畏施者谓尸罗波罗蜜羼提波罗蜜。三法施者谓毗梨耶波罗蜜禅那波罗蜜钵罗肾攘波罗蜜等。若无精进于受法人所为说法时。疲惓故不能说法。若无定则贪于信敬供养。及不能忍寒热等逼恼故染心说法。若无智慧便颠倒说法多有过故。不离此三得成法施。彼诸波罗蜜有二种果。谓未来现在。未来果者檀那波罗蜜得大福报。尸罗波罗蜜得自身具足。谓释梵等。羼提波罗蜜得大伴助大眷属。毗离耶波罗蜜得果报等不断绝。禅那波罗蜜得生身不可损坏。钵罗肾攘波罗蜜得诸根猛利及多诸悦乐。于大人众中得自在等。现在果者得一切信敬供养。及现法涅槃等。于中若菩萨求未来果故行施。为住物行施。如所施物还望得彼物果是故经言不住于物应行布施。若求未来尸罗等果故行施。为有所住行施。是故经言无所住应行布施。尸罗等果有众多。不可分别故总名有所往。若求现在果信敬供养等故行施。为住色声香味触行施。故经言不住色等。若求现法涅槃故行施。为住法行施。故经言不住于法应行布施。

  又经言应行布施者。即说摄持施之欲愿故。

  经言不住行施者。即此不住为安立第一义故。于中以不住故。显示如所有事第一义不住物等是所有事。

  经言菩萨应如是行。施不住于相想者。此为显示。谓相应三昧及摄散心。于此二时不住相想。如是建立不住已。或有菩萨贪福德故于此不堪。为令堪故世尊显示不住行施。福聚甚多犹如虚空。有三因缘。一遍一切处。谓于住不住相中福生故。二宽广高大殊胜故。三无尽究竟不穷故。

  为欲得色身住处故。经言须菩提于意云何。应以相具足见如来不。此为依义显示。对治如来色身慢故。

  经言相具足者此为说相。显示如来色身故。上座须菩提言不也。为成满此义故。世尊说须菩提所有相具足者。彼为虚妄此即显欲愿。于如是义中应摄持故。及即是安立第一义。于第一义中相具足为虚妄。非相具足为不虚妄。

  经言如是诸相非相应见如来者此为显现。谓相应三昧及摄散心时。于彼相中非相见故。

  为欲得言说法身住处故。经言颇有众生于未来世。于如是修多罗句说等。于中修多罗句说者。谓所有义应知。何者为句。如上所说七种义句。上座须菩提作是念。于未来世无有生实想者。为遮此故。世尊言有正法欲灭时者。谓修行渐灭时应知。

  次后世尊为如是显示修行。如是集因如是善友摄受。如是摄福德相应。如是实想中当得实想故。

  经言有戒有功德有智慧者。此增上戒等三学。显示修行功德者。少欲等功德为初。乃至三摩提等。

  经言已得供养无量百千诸佛。乃至一心净信等。此显示集因。一心净信尚得如是业。何况生实想也。

  经言如来悉知者知名身。如来悉见者见色身。谓于一切行住所作中。知其心见其依止故。此等显示善友所摄。

  经言生取无量福聚者。此显示摄福德。生者福正起时故。取者即彼灭时摄持种子故。

  经言是诸菩萨无复我想众生想转。乃至言若法想转。即为有我取者。此显示实想对治五种邪取故。何者五邪取。一外道。二内法凡夫及声闻。三增上慢菩萨。四世间共想定。五无想定。第一者我等想转。第二者法想转。第三者无法想转。此犹有法取。有法取者。谓取无法故。第四者有想转。第五者无想转。是诸菩萨于彼皆不转也。此中显了有戒乃至当生无量福聚等。

  经言何以故者。此言是中邪取但法。及非法想转。非我等想。以想及依止不转故。然于我想中随眠不断故。则为有我取。是故经言是诸菩萨。若起法想则为有我取等。若无法想转则为有我取等。此我等想转中。余义犹未说。经言则为有我取者。于中取自体相续为我想。我所取为众生想。谓我乃至寿住取为命想。展转趣余趣取为人想应知。于中言当生实想者。此为依义显示对治不实想故。言于此修多罗句说中者。此为说相显示言说法身故。即彼当生实想中。言当生者是欲愿。摄持者是诸菩萨无复我想。转等者是安立第一义。须菩提不应取法非法者是显了。谓相应三摩钵帝及摄散心时。不应取法非法者。于法体及法无我并不分别故。又言说法身要义者。经言以是义故。如来常说筏喻法门。若解此者法尚应舍。何况非法。故法尚应舍者。实想生故。何况非法者理不应故。略说显示菩萨。欲得言说法身。不应作不实想。为欲得智相。至得法身住处故。经言须菩提于意云何。有法如来于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中正觉耶。此为依义显示。翻于正觉菩提耶故。说法者正觉所摄故。经言有法可说取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者。是为说相显示至得法身故。无有定法者。上座须菩提导佛意故。世谛故有菩提及得。是为欲愿摄持。以方便故二俱为有。若如世尊意说者。二俱无有。为显此故言。如我解世尊所说义等。经言何以故如来所说法不可取不可说非法非非法者。是安立第一义。由说法故知得菩提故。于说法中安立第一义。于中不可取者谓正闻时。不可说者谓演说时。非法者分别性故。非非法者法无我故。经言何以故以无为故得名圣人者。无为者无分别义也。是故菩萨有学得名无起无作中如来转依名为清净。是故如来无学得名。于中初无为义者。三摩钵帝相应。及折伏散乱时显了故。第二无为唯第一义者无上觉故。

  自此已后一切住处中。皆显以无为故。得名圣人应知。前诸住处中未说无为得名。于此说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中无为已竟。

  福相至得法身住处云何显示。即彼所有言说法身出生如来福相。至得法身于彼乃至说一四句偈生福甚多。况复如来所有福相。至得法身。以何因缘于言说法身中如是说一四句偈。能生多福为。成就此义故经。言何以故如来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从此出者于中。普集十法行阿含故。诸佛世尊从此生者世谛故。言佛出生以有菩提故。即此二并故名为佛法以菩提及佛故。经言须菩提佛法佛法者即非佛法。复次经言其所生福胜彼无量阿僧祇者。此为依义显示对治福不生故。于中其福者。此为说相显示福相法身故。胜彼者显示欲愿摄持故。经言世尊是福聚即非福聚。是故如来说福聚及言须菩提佛法佛法者即非佛法是名佛法者。以此福聚及佛法。为摄取如来福相法身中安立第一义故。为随顺无为得名故。相应三摩钵帝及折伏散乱。不复显了言。甚多婆伽婆。甚多修伽陀。二语者显示摄心持心。以摄自心故言受持。为他说者解释句味故。无量者过譬喻故。阿僧祇者显多故。

金刚般若论卷上

金刚般若论卷下

无着菩萨造

隋南印度三藏达磨笈多译

  已说欲住处竟。今说离障碍住处。有十二种障碍对治应知。

  何者十二障碍。一慢二无慢而少闻。三多闻而小攀缘作念修道。四不小攀缘作念修道而舍众生。五不舍众生而乐随外论散动。六虽不散动而破影像相中无巧便。七虽有巧便而福资粮不具。八虽具福资粮而乐未懈怠及利养等。九虽离懈怠利养而不能忍苦。十虽能忍苦而智资粮不具。十一虽具智资粮而不自摄。十二虽自摄而无教授。

  初中为离慢故。经言须陀洹颇作是念。我得须陀洹果等。此为依义显示对治我得慢故。又复须陀洹颇作是念者。即为说相显示无慢故。亦即是欲愿摄持。经言世尊无有所入不入色声香味触者。此为安立第一义。若须陀洹如是念。我得须陀洹果。即为有我想。若有我想则为有慢应知。如是乃至阿罗汉亦尔。上座须菩提自显无诤行第一。及阿罗汉共有功德者。以己所证为令信故。以无有法得阿罗汉。及无所行故。说无诤行。无诤行此中即为安立第一义。为离少闻故。经言如来于然灯如来应供正遍知所。有法可取耶等。谓彼佛出世承事供养时。有法可取离此分别故。依义等及对治等。随义相应应知。

  为离小攀缘作念修道故。经言须菩提若有菩萨如是言。我当成就严净佛土等。若念严净土者。则于色等事分别生味着。为离此故。经言是故须菩提。菩萨应生如是不住心无所住。不住色声香味触法等。为离舍众生故。经言须菩提譬如有人。身如须弥山王如是等。此何所显示。为成熟欲界众生故。彼罗睺阿修罗王等。一切大身量如须弥。尚不应见其自体。何况余者。经言如来说为非体者。显示法无我故。彼体非体者。显示法体无生无作故。此即显示自性与相及差别故。

  为离乐外论。散乱故。经说四种因缘。显示此法胜异也。一摄取福德二天等供养。三难作四起如来等念。经言以此因缘得福多彼者。是摄取福德。经言为他若说若授若解释。彼地分即是支提相者。是天等供养。经言当得具足最上希有者。是难作。经言此地分即为教师住处。及余可尊重者。是起如来等念。于中说者为他直说故。授者教授他故。显示此乐外论散乱对治法胜异已。于如是法中。或起如言执义为对治。彼未来罪故。经言如来所说般若波罗蜜即非般若波罗蜜故。如般若波罗蜜非波罗蜜。如是亦无有余法。如来说者为显此义故。经言颇有法如来可说不。此显示自相及平等相法门第一义也。

  为离于影像相自在中无巧便故。经言须菩提所有三千大千世界地尘如是等。彼不限量攀缘作意。菩萨恒于世界攀缘作意修习故。说三千大千世界。

  于中为破色身影像相故。显示二种方便。一细作方便。如经三千大千世界所有地尘宁为多不等。二不念方便。如经所有地尘如来说非尘。是名地尘故。为破众生名身影像相故。经言所有世界如来说非世界。是名世界故。于中世界者显众生世也。但以名身名为众生世。不念名身方便即是显示。破彼名身影像相。不复说细作方便也。为离不具福资粮故。经言须菩提于意云何。以三十二大丈夫相见如来耶者。显示为福资粮故。亲近供养如来时。不应以相成就见如来。云何见应见第一义法身故。

  为离懈怠利养等乐味故。经言须菩提若复妇女丈夫。舍恒河沙等自身如是等。此何所显示。如此舍尔许自身。所有福不及此福。云何以一身着懈怠等故而为障碍。何故此中上座须菩提流泪而言。我未曾闻如是等法门也。以闻此胜福甚多。过于舍无量身。更不说余胜福故。若闻如是胜福故。发起精进已。若于此法中生如义想。为离此过故。经言于说此修多罗中生实想者。当成第一希有等。即于如是实想中。为离实想分别故。经言彼所有实想即非实想如是等。经言世尊我于此法门。若分别若信解不为希有。若当来世其有众生。于此法门受持读摄为他解释。则为第一希有如是等。此何义。为令味着利养过懈怠诸菩萨生惭愧故。于未来正法灭时。尚有菩萨于此法门受持故。无人等取及法取。云何汝等于正法兴时。远离修行不生惭愧也。经言是诸菩萨。无复我等想转者。显示无人取也。所有我想即非我想者。显示无法取也。

  经言何以故诸佛世尊离一切想者。显示诸菩萨顺学相。诸佛世尊离一切想。是故我等亦应如是学。此等经文为离退精进故说。于中言若分别若信解者。后句释前句也。受者受文字也。摄者摄义也。为离不发起精进故。经言须菩提。若闻说此修多罗章句时不惊等者。以惊等故不发起精进也。于声闻乘中。世尊说有法及有空。于听闻此经时。闻法无有故惊。闻空无有故怖。于思量时于二不有理中。不能相应故畏。更有别释为三种无自性故应知。谓相生第一义等无自性故。经言何以故须菩提。如来说第一波罗蜜者。此有何义。复说第二生惭愧处故。言此法如是胜上。汝等不应放逸。于中以于余波罗蜜中胜故。名第一波罗蜜。经言如来说第一波罗蜜者。彼无量诸佛亦说波罗蜜者。此言显示一切诸佛同说第一。是故名第一。为离不能忍苦故。经言复次须菩提。如来说羼提波罗蜜等。于中如所能忍。以何相生忍处。如忍差别显示。对治彼因缘故。何者能忍谓达法无我故。云何得显示。如经言如来说羼提波罗蜜故。云何应知忍相。若他于己起恶等时。由无有我等想故不生嗔想。亦不于羼提波罗蜜中生有想。于非波罗蜜中生无想。此云何显示。如经如我昔为迦利王割截身分。我于尔时无有我想等及无想。亦非无想等。何者种类忍。谓极苦忍相续苦忍。此云何显示。如经如我昔为迦利王割截身分。及言我忆过去五百生中。作忍辱仙人等。不忍因缘者有三种苦。谓流转苦。众生相违苦。乏受用苦。于中如经。是故须菩提菩萨摩诃萨应离一切想。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等。此为显示流转苦忍因缘对治。发菩提心者。以三种苦想故。则不欲发心故。说应离一切想等。此中一切想者。为显如是等三苦想也。若着色等则于流转苦中疲乏故。菩提心不生故。经言不应住色。生心等如前说。不住非法者。谓非法无我也。于非法及法无我中皆不住故。为成就彼诸不往故。说遮余事。如经应生无所住心。何以故。若心有住即为非住等。

  经言如是菩萨为利益一切众生。应如是布施。乃至言诸所有想即为非想等。此显示对治众生相违苦忍。既为一切众生而行于舍。云何于彼应生嗔也。由不能无众生想。以此因缘故。众生相违时即生疲乏故。显示人无我法无我等。须菩提如来是真语者等。此何所显示。欲令信如来故能忍。于中真语者为显世谛相故。实语者为显世谛修行。有烦恼及清净相故。于中实者。此行烦恼此行清净故。如语者为第一义谛相故。不异语者为第一义谛修行。有烦恼及清净相故。说此真语等已。于此中如言说性起执着。为遣此故。经言须菩提如来正觉法及说。于中无实无妄。无实者如言说性非有故。无妄者不如言说自性有故。须菩提譬如丈夫入闇。如是等显示乏受用苦忍因缘对治。若为果报布施。便着于事而行舍施。彼于异施欲乐苦受中不解出离。犹如入闇不知我何所趣。彼喜欲乐亦尔。若不着于事而行布施。如有眼丈夫夜过日出见种种色随意所趣。应如是见彼无明夜过。惠日出已。种种尔焰如实见之。彼不知解出离欲乐苦受故。喜乐欲乐。

  为离阙少智资粮故。经言须菩提若复善家子善家女。于此法门若受等。此中为离三摩提攀缘。显示与法相应。有五种胜功德。一如来忆念亲近。二摄福德。三赞叹法及修行。四天等供养。五灭罪。何者如来忆念亲近。如经受持读诵者。如来以佛智知彼。如来以佛眼见彼等。于中受者习诵故。持者不忘故。若读若摄者。此说受持因故。为欲受故读。为欲持故摄。又复读者习诵故。摄者总览义故。何者摄福德。如经是诸众生。生如是无量福德聚等。何者赞叹法及修行。如经复次须菩提。此法门不可思不可称等。此为赞叹法。于中不可思者唯自觉故。不可称者无有等及胜故。经言又此法门。如来为发最上乘者说。为发最胜乘者说者。此成就不可称义。于中余乘不及故。最上烦恼障智障净故。最胜应知。经言若于此法门受持。乃至如来悉知见等者。此为赞叹修行。于中是诸众生成就无量者。是总说。不可思不可称不可量者解释故。是等即为荷担我菩提者。谓肩负菩提重担故。经言须菩提下信解者。不能闻此法者。谓声闻独觉乘者故。经言若有我等见者。谓有人我见众生。而自谓菩萨者。何者天等供养。如经复次须菩提。随所地分解说此修多罗处。常应供养彼地分即为支提等。于中以华鬘烧香熏香涂香末香。衣盖幢幡等。供养恭敬礼拜右绕故名支提。何者灭罪。如经彼若为人轻贱。甚轻贱乃至当得菩提等故。此毁辱事有无量门。为显示此故复言甚轻贱。经言当得佛菩提者。显示罪灭故。前所说以此因缘出生无量阿僧祇多福者。今当解释彼无量阿僧祇义应知。威力者成熟炽然故。多者具足胜大故。于中如经须菩提。我忆阿僧祇过阿僧祇劫前如是等。此显示威力故。即是福聚威力。以彼所有福聚远绝高胜故。此中阿僧祇劫者。乃至燃灯佛故应知。过阿僧祇者更过前故。亲近者供养故。不空过者常不离供养故。若复经言须菩提。若善男子善女人所得福聚若我说者。若有人闻心则狂乱如是等。此显示多故。或为狂因或得乱心果应知。此之彼威力及彼多等何人能说。是故经言复次须菩提。此法门不可思议。果报亦不可思议。此显示彼福体及果不可测量故。

  为远离自取故。经言须菩提言。云何菩萨大乘中发心应住等。何故复发起此初时问也。将入证道菩萨。自见得胜处作是念。我如是住如是修行。如是降伏心我灭度众生。为对治此故须菩提问。当于彼时如所应住。如所应修行。如所应降伏其心。世尊答应生如是心等。又经言须菩提。若菩萨众生等想转者。为显我执取或随眠故。若言我正行菩萨乘此为我取。对治彼故。经言须菩提无有法发行菩萨乘者为离无教授。故经言须菩提有法如来于燃灯如来所等。又经言须菩提若有法如来得正觉者。燃灯如来则不授记汝当得等。此有何意。若正觉法可说。如彼燃灯如来所说者。我于彼时便得正觉。燃灯如来则不授记。言汝当得等。以彼法不可说故。我于彼时不得正觉。是故与我授记。此是其义应知。又何故彼法不可说。如经须菩提如来者。即是真如故。如清净故名为如来。以如不可说故。作此说。清净如名为真如。犹如真金。或言燃灯如来所。于法不得正觉。世尊后时自得正觉。为离此取故。经言须菩提若人如是言。如来正觉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者等。又经言须菩提。如来所正觉法。于是中不实不妄者。显示真如无二故。云何不实谓言说故。不妄者谓彼正觉。不无世间言说故。经言是故如来说一切法即是佛法者。此何义显一切法法如清净故。如者遍一切法故。此是其义。又彼一切法法体不成就。为安立第一义故。经言须菩提。一切法者悉是非法。是名一切法故。为入证道故。经言须菩提譬如有人。妙身大身如是等。显示入证道时。得智慧故离慢。云何得智。有二种智故。谓摄种性智及平等智。若得智已得生如来家。得决定绍佛种。此为摄种性智。得此智已能得妙身。若于此家长夜愿生。既得生已便得彼身。是名妙身。平等智复有五种平等因缘。谓粗恶平等。法无我平等。断相应平等。无悕望心相应平等。一切菩萨证道平等。得此等故得为大身。摄一切众生大身故。于彼身中安立非自非他故。经言如来所说。有人妙身大身即非身。是故如来说名妙身大身等。此于妙身等中安立第一义。如是等是为得智慧。云何离慢。如经若菩萨作是言等。此云何可知。若作是念我灭度众生。我是菩萨应知。此是慢者非实义菩萨。为显示此故。经言是故如来说一切法无众生。若菩萨有众生念。则不得妙身大身故。彼上求佛地。中为净国土三摩钵帝故。经言须菩提若菩萨作是言。我当成就庄严国土。则非菩萨。此义为于共见正行中转故。为断彼故安立第一义。经言即非庄严如来。说名庄严国土等。又经言须菩提。若菩萨信解无我法。无我法者此言为二种无我故。谓人无我法无我。又经言如来说名菩萨。菩萨者为于彼二种无我中二种正觉故。此等云何显示。若言我成就即为人我取。庄严国土者。是法我取此非菩萨。

  为见智净具足故。经言须菩提于意云何。如来有肉眼不如是等。如来不唯有慧眼。为令知见净胜故。显示有五种眼。若异此则唯求慧眼见净故。于中略说有四种眼。谓色摄。第一义谛摄。世谛摄。一切种一切应知摄。色摄复有二种。谓法果修果此为五眼。粗境界故。是初色摄第一义智力故。世智不颠倒转。是故第一义谛摄在先。于中为人说法。若彼法为彼人施设。此智说名法眼。一切应知中一切种无功用智。说名佛眼。此等名为见净。如经说恒河等譬喻。所有若干种心住我悉知等。此为智净。于中心住者谓三世心。若干种者应知有二种。谓染及净。即是共欲心离欲心等。世者谓过去等分。于此二中安立第一义故。经言心住者即为非住。乃至过去心不可得等。于中过去心不可得者已灭故。未来者未有故。现在者第一义故。为应知中证故。安立见为教彼。彼众生寂静心故安立智。于此智净中。说心住即非心住。如是见净中。何故不说眼即非也。以一住处故。见智净后安立第一义故。初亦得成就。

  为福自在具足故。经言此三千大千世界等。于中亦安立第一义故。经言须菩提若福聚有实等。

  于身具足中为好具足故。经言须菩提于意云何。以色身成就见如来不如是等。于中亦以安立第一义故。经言如来说非成就等。

  为相身具足故。经言须菩提于意云何。可以相具足见如来不如是等。为语具足故。经言须菩提于意云何。汝谓如来作是念。我说法也如是等。于中安立第一义故。经言如来说法。说法者等于心具足中为念处故。经言世尊颇有众生于未来世闻说是法等。此处于诸众生中显示。如世尊念处故。彼非众生者第一义故。非不众生者世谛故。是人即为希有第一者。显示说第一义。是不共及相应故。此文如前说。

  于彼心具足中为正觉故。经言颇有法如来于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得正觉也如是等。于中无有法者。为离有见过。已显示菩提及菩提道故。彼复显示菩提。有二种因缘。谓阿耨多罗语故。三藐三佛陀语故。于中经言微尘许法不可得不可有者。此为阿耨多罗语故。此显示菩提自相故菩提解脱相故。彼中无微尘许法有体。是故亦无可得亦无所有应知。经言复次须菩提是法平等者。为三藐三佛陀语故。显示菩提者人平等相。于中平等者以菩提法故。得知是佛。此中经言无有高下者。显示一切诸佛第一义中。寿命等无高下故。经言无寿者。无众生得彼平等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者。显示菩提。于生死法平等相故。经言一切善法得正觉者。显示菩提道故。经言所言善法。善法者如来说非善法等。此安立第一义相故。

  于彼心具足中。为施设大利法故。经言三千大千世界中所有须弥如是等。于中为安立第一义教授故。经言如来颇作是念我度众生耶。如是等如来则有我等取者。此有何义。如来如尔焰而知是故。若有众生想。如来则为有我取。若实无我而言有我取。为离此着故。经言须菩提我取者即为非取是如等。是故但小儿凡夫有如是取故。经言须菩提凡夫。凡夫者如来说非凡夫是名凡夫故。于彼心具足中为摄法身故。经言须菩提于意云何。应以相成就见如来不如是等。于中初偈显示如所不应见不可见故。云何不可见诸见世谛故。是人行邪静者。定名为静。以得禅者说名寂静者故。又复禅名思惟修故。于中思者意所摄。修者识所摄。言寂静者即说意及识。此世谛所摄应知。彼不应见佛者。谓彼世谛行者。第二偈显示如彼不应见。及不应见因缘。谓初分次分。于中偈言以法应见佛者。法者谓真如义也。此何因缘。偈言导师法为身故。以如为缘故。出生诸佛净身。此不可见。但应见法故彼不应见。复何因缘故不可见。以彼法真如相故。非如言说而知。唯自证知故。不如言说者。非见实不能知故。为显示此义故。偈言法体不可知故。彼不能知。于此住处中得显示。以法身应见如来非以相具足故。若尔如来虽不应以相具足见。应以相具足为因。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为离此着故。经言须菩提于意云何。如来可以相具足。于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正觉也。如是等于彼心具足中。为不住生死涅槃。故经言须菩提汝作是念。发行菩萨乘者如是等。于中经言于法不说断灭者。谓如所住法而通达。不断一切生死影像法。于涅槃自在行利益众生事。此中为遮一向寂静故。显示不住涅槃。若不住涅槃应受生死苦恼。为离此着故。经言须菩提若善男子善女人。乃至是故菩萨取福德等。于中经言无我无生法忍者何义。如来于有为法得自在故。无彼生死法我。又非业烦恼力生故无生故名无我者。无生者此中云何得显示。如说摄取余福。尚于生死中不受苦恼。何况菩萨于无我无生法中。得忍已所生福德胜多于彼。经言须菩提菩萨不应受福聚者。此显示不住生死故。若住生死即受福聚。经言须菩提言不应受福聚耶者。此有何义。以世尊于余处说应受福聚故。经言世尊言受福聚。不取福聚是名受福。而不取者。此显示以方便应受而不应取。如前已说于行住心具足中。为威仪行住故。经言须菩提若有人言。如来若去若来等。于中行者谓去来。住者谓余威仪。为破名色身自在行住故。经言须菩提若善男子善女人。以三千大千世界所有微尘等。于中细末方便及无所见方便等。此破如前说应知。经言彼微尘聚甚多者。是细末方便。经言世尊若微尘聚有者。世尊则不说微尘聚等是为无所见方便。此说有何义。若微尘聚第一义中是有者。世尊则不说非聚。世尊说微尘聚非聚。是名微尘聚者。以此聚体不成就故。若异此者。虽不说亦自知。是聚何义须说。经言如来说即非世界者。此是无所见方便。此破名身亦如前说应知。于中世界者。为明众生世故。彼唯名身得名。经言世尊若世界是有者。即为有搏取者。于中为并说。若世界若微尘界故。有二种搏取。谓一搏取及差别搏取。众生类众生世界有者此为一搏取。微尘有者此为差别搏取。以取微尘聚集故。经言如来说搏取即非搏取者。此上座须菩提安立第一义故。世尊为成就如是义故说搏取者。即是不可以言说说等。此何所显示。世谛言说故。有彼搏取第一义故。彼法不可说。彼小儿凡夫如言说取非第一义。已说无所见方便。破义未说。无所见中入相应三昧时不分别。谓如所不分别。及何人何法何方便云何不分别。此后具说。经言须菩提若有人如是言如来说我见等。此等显示如所不分别。云何得显如外道说我如来说。为我见故安置人无我。又为说有此我见故。安置法无我。若有彼我见是见所摄。如是观察。菩萨入相应三昧时不复分别。即此观察。为入方便。

  经言须菩提菩萨乘发行者。此显示何人无分别。经言于一切法者。此显示于何法不分别。经言应如是知应如是见应如是胜解者。此显示增上心增上智故。于无分别中知见胜解。于中若智依止奢摩他故知。依止毗钵舍那故见。此二依止三摩提故。胜解以三摩提自在故。解内攀缘影像。彼名胜解。经言如是知解已。而不住法想者。此正显示无分别。经言法想。法想者即非法想。是名法想者。此显示法想中不共义及相应义。如前已说。如是一切住处中。相应三摩提方便亦尔应知。欲愿及摄散二种。如前所说更无别义。是故不复说。其方便于彼心具足中。为说法无染故。经言须菩提若有菩萨。以满无量阿僧祇世界七宝等。此何所显示。以有如是大利益故。决定实演说。如是演说而无所染。经言云何演说而不演说是名演说者。此有何义。显示不可言说故不演说。彼法有可说体。应如是演说。若异此者则为染说。以颠倒义故。又如是说时不求信敬等。亦为无染说法。

  于彼心具足中。为生死不染故。说星翳灯等偈。此义如前说。


  若闻如是义  于大乘无觉
  我念过有石  究竟无因故
  下人于此深大法  不能觉知及信向
  世间众人多如此  是以此法成荒废
  

  金刚断割般若波罗蜜论竟阿僧伽作。

金刚般若论卷下

Poker websites gbetting.co.uk/poker sign up bonus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