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33 12.P0072 佛说大乘日子王所问经 (1卷)〖宋 法天译〗

  大正藏 No. 0333 佛说大乘日子王所问经

  宋 法天译

  1卷

佛说大乘日子王所问经

西天中印度摩伽陀国那烂陀寺三藏传教大师赐紫沙门臣法天奉 诏译

  如是我闻:

  一时佛在憍闪弥瞿尸罗林,与大苾刍众五百人俱,及诸菩萨摩诃萨众。

  是时无比摩建你迦女而起嗔恚,憎嫉舍摩嚩底妃后,于日子王边说言:“天子知耶?舍摩嚩底妃后等五百女,共其沙门而行淫欲。我今告言,要天子知,实难容恕。”

  是时日子王闻无比摩建你迦女说已,嗔怒至极,意不可忍,拟杀舍摩嚩底夫人,遂以手执弓放箭便射。是时舍摩嚩底夫人入慈心定,王所放箭上虚空中发生火焰,其焰炽盛,其箭却回,奔日子王前于左边而住——佛为密护,箭不着身亦无损动。

  是时日子王心生惊怖,身毛皆竖,而便倒地,又复还起。问舍摩嚩底夫人而说偈言:

  “汝复为天女、  鬼女、罗刹女、

  巘驮婆女等?  我问如是说。

  汝持云何行?  未见未曾闻,

  亦复不曾知。  未曾有女人,

  器仗不能伤。  我有精进力,

  善学于弓箭,  我箭不空发,

  未曾虚放箭。  如我所要射,

  狝猴及飞禽,  人身兼射垛,

  而未无所中。  如我今放箭,

  却回面前住,  不伤损我身。

  我今归命汝,  愿救我苦恼。

  审听诚实言,  我欲故杀汝。

  舍过勿生嗔,  汝念为好事,

  令我离苦恼,  永不复如是。”

  尔时舍摩嚩底夫人答日子王,即说偈言:

  “我非是天女,  亦非健闼女,

  非鬼、非罗刹,  是舍摩嚩底。

  我作佛弟子,  为彼大慈悲,

  故我心行善。  发心世尊处,

  俱胝百千劫,  观彼善慈悲,

  故我行慈行。  女色所缚人,

  见彼如实者,  若苗稼成熟,

  而被雷雹坏。  若离女色染,

  我彼俱爱乐,  一切诸世尊,

  远离于淫欲。  又闻世尊说:

  ‘佛与菩萨众,  缘觉及声闻,

  悉皆离女色。  愚者不能知,

  普被魔罗降,  离女色染污,

  能得身安乐,  究竟得解脱。’

  无智诸众生,  爱欲无远离,

  作罪业无边,  堕落三恶道,

  无底欲火坑,  猛焰炽不灭。

  有智乐解脱,  不为女色染。

  见已便缠缚,  诈言虚适悦,

  坠堕于众生,  死入险恶道。

  勿听女人言,  亦不忿怒我,

  意愿生欢喜,  发心世尊处。

  汝欲求见佛,  我与大王去,

  到彼汝谛听,  必说微妙法。”

  尔时日子王告舍摩嚩底夫人:“正当是时。汝意速疾诣世尊所。”

  王及臣民侍从围绕,见大牟尼巍巍堂堂,如大金山,光明焰赫吉祥庄严,又见菩萨摩诃萨,及诸苾刍、苾刍尼、坞波斯迦、坞波索迦、天龙、药叉、犍闼婆、阿素啰、[薜/女]噜茶、紧那啰、摩护啰誐、人非人等,围绕世尊。

  尔时大王头面作礼,而白佛言:“世尊!我有未曾有事,先未闻见,今诣佛所,世尊慈悲与我解说。”

  世尊告言:“大王!汝说未曾有事。”

  王复白言:“今日我宫有淫欲因缘,无比摩建尔迦女,生毁谤心,言:‘舍摩嚩底夫人与声闻沙门而行淫事。’我闻此言嗔恨至极,杀舍摩嚩底夫人,以箭便射,于其箭上而出火焰赫奕炽盛,却回我身左边而住,亦不伤损我身。”

  舍摩嚩底夫人,礼世尊足,说如是言:“彼王问我:‘为复天女、龙女、犍闼婆女、比舍际女、鬼女、罗刹女?汝修持何行,而乃如是?’而答王言:‘我是大王夫人,非是天女、龙女、健闼婆女、比舍际女、罗刹女。’世尊!如来、应供、正等正觉,弟子心善纯净为如彼天。”

  是时舍摩嚩底夫人,称赞世尊功德:“我佛如来有如是应正等觉,有如是大慈大悲,具大福慧,成大威德,得大自在。何以故?如来、应、正等觉为天人师,愿鉴斯诚。”

  尔时日子王,对佛及苾刍众前,忏悔发露:“我等由如愚童,如心迷乱,如在黑暗,如无善根,我念如来声闻,而生毁谤。善哉,世尊!愿解疑悔,我等受持。”

  世尊说言:“汝发起慈心受持戒行,广利有情。”

  日子王即从坐起,合掌恭敬。

  佛言:“大王!汝但安坐。”

  于时日子王头面作礼,却坐一面。日子王白佛言:“世尊!我心勇猛,听女人言,造罪业苦,知自命终堕于地狱。善哉,世尊!女人之过唯愿说之。”

  世尊告言:“女人行业有其多种,惑乱有情,诈现异相,谄媚虚诳,心不真实,颠倒思惟谄曲诈伪,举动施为强求亲近,牵系有情恒行邪行,汝须省觉。”

  王言:“世尊!愿赐慈悲,愿听所说。如我此后不近女人,亦不由女人而造罪业,既不造罪,不堕地狱。世尊!如我长夜利益安乐一切众生。”

  佛言:“如是如是。”

  复次日子王白言:“世尊!我于佛边闻斯欲义,实由女人得其恶报。”

  佛言:“大王!女色深固,生冤家之父母,生暴恶之父母,若起爱乐堕于地狱;是故女人有如是之过。”

  佛言:“大王!若较量丈夫淫欲之过,汝后世父母眷属亦有其过。”

  日子王白佛言:“世尊!善哉,善哉!丈夫之过与我解说,云何丈夫之过,父母眷属亦有其过?”

  佛言:“大王!谛听,谛听!善思念之!我为汝说。”

  世尊告言:“大王!若丈夫之过有其四种。”

  大王问言:“四过云何?”

  世尊答言:“大王!若丈夫耽着淫欲,被淫欲迷醉,由迷醉故,情意颠倒,由颠倒故,于其女人深生爱乐,于苾刍众中有持戒德行沙门、婆罗门,不欲见闻。由不欲见闻持戒德行沙门、婆罗门故,亦不亲近,亦不归依,亦不供养,于无戒无行沙门、婆罗门,亦复远离。又无信根,不修德行,不行布施,全无智慧,寡闻薄德,我慢贡高,行鬼神行。又复亲近无智,贪着恶法,乐着臭秽,远离善友,纵生天上人间,于自身命恒时呵毁。于沙门、婆罗门,不作护摩,于佛法僧,而复远离,于涅槃果德,而所弃背,长时忆念女人倡妓歌舞、饮酒、谈笑,如是缠缚而复命终,堕在众合、黑绳、等活、号叫、大号叫、炎热、极炎热阿鼻地狱,受种种苦。从地狱出生焰魔罗界;畜趣中生,为师子虎狼、诸恶禽兽;乃至[薜/女]路茶身,止铁叉树。大王!若丈夫如是行愚法行,获斯恶报,此是丈夫初过。”

  尔时世尊而说偈言:

  “淫欲臭秽根不净,  过后常增业苦深,

  聪慧法师呵欲染,  当生父母亦无益。

  譬如广大不净坑,  满盛粪壤多臭秽,

  亦似冢间膀胀尸,  淫欲之人亦如是。

  复似蝇虫[口*(一/巾)]疮肿,  驴马奔眠粪秽中,

  猪狗食啖臭鱼等,  耽爱女人亦如是。

  破坏善名兼德行,  恒行毁禁具无惭,

  不生天道堕阿鼻,  是故法师呵爱欲。

  如人误饮恶毒药,  迷乱猖狂遍体疼,

  不觉无常毒所中,  耽欲之人亦如是。

  乐着美味便珍馔,  爱听歌音恋色声,

  家事不思多忘失,  唯作轮回集苦因。

  贪着淫欲常称赞,  不了愚迷粪袋身,

  昼夜恒行下劣行,  薄福沈轮于恶趣。

  赞美淫欲行非行,  多饶嗔恚长愚痴,

  如履颠巍大险崖,  不觉须臾致失命。

  既别人世阎浮界,  死堕无边业海中,

  五峰围绕铁山间,  日月灯光全不见。

  如风狂乱无知解,  往返纵横失路岐,

  如是经生常住此,  一切世间无所重,

  种种善业亦不生。  设有女男无孝敬,

  弃背尊亲行五逆,  和合妻女倍殷勤,

  张罗罪网无思虑,  堕落贪痴欲乐中。

  父母远离无返复,  罔思育养报艰辛,

  放逸耽淫着戏弄,  互相烦恼倍增多。

  破坏修行疑种种,  不逢贤圣作良因,

  乐行邪行受极苦,  不顾刑罚耻辱侵。

  斗诤欺抄致杀伤,  隳张财贿离善友,

  不生天道兼人趣,  死入阿鼻地狱中。

  铁林青色攒锋刃,  猛焰煻煨烈火城,

  剑树刀山遍地中,  洋铜热铁为浆馔,

  如斯大苦因淫欲,  隐没菩提智慧根。

  汝向女人生恐怖,  勿令亲近起攀缘,

  人天善道若相应,  不久菩提自获得。

  “复次,大王!若父母生产儿子,其事甚难,世所共知。处胎之时,怀担十月,苦恼疼痛种种多般,起坐艰辛,餐饮节度,纵获生产,如宰猪羊。不顾自身,唯忧儿子,乳哺养育,岂离怀抱。大小便痢,须自洗濯。后渐长大,而以诚实之言种种诱训,令彼修学阎浮提内,工巧伎艺,书疏算计,经商买卖种种事业。又复令彼身心安乐,广与财帛,富贵授用,选拣亲姻,娉聚妻妾,比望孝顺父母供敬侍养,而复心意颠狂,一向迷乱,深着色欲都不省悟。又于别族姓家私娶妻妾,互相贪爱,于其父母返成不孝亦不敬重。其父后时耆年老迈,身体羸瘦眼耳聋暗,起坐艰难,要人扶持,而却憎恶轻弃嫌厌,种种逼迫,趁父出舍,娶其外族妻子于家聚会种种欢乐。”

  佛告大王:“若是丈夫行此邪行,弃背父母,决定命终入阿鼻地狱,求出无期;为第二过。若善男子!弃背女色,心意清洁,供养父母,行孝敬行。命终之后不堕恶趣,而生诸天,受福快乐,天上福尽下生人间,亦不受贫穷下贱,富贵吉祥。”

  尔时世尊而说偈言:

  “离欲行慈孝,  命终生天趣,

  梵王、帝释身,  恒受于快乐。

  供养老父母,  后生人世中,

  入海为商贾,  安乐获珍宝。

  供养老父母,  一切最上德,

  田种果成熟,  较量福不尽。

  供养老父母,  永不檐重担,

  常得驴马负,  刀刃不能害。

  供养老父母,  不度醎水河,

  猛火与刀兵,  亦复不能近。

  供养老父母,  常得善妻男,

  谷麦与资财,  琉璃及金宝。

  供养老父母,  常得天宫住,

  无数欢喜园,  四面恒围绕。

  供养老父母,  常闻佛法音,

  具相色端严,  谁人不敬重。

  “复次,大王!若彼丈夫行非法业,心不真实,恒多邪见,于善不知,妄生颠倒,多得愚痴之人常所称赞,有智慧者恒生忿怒,罪业转深永失大利,于其佛世永不值遇,我慢贡高贫穷下贱,众不爱乐;此是丈夫第三过失。”

  尔时世尊而说偈言:

  “丈夫行淫欲,  颠倒分别我,

  愚迷罪业深,  轮回堕恶道。

  远离佛功德,  无智慧拣择,

  虚妄求安乐,  如河觅卢迦。

  愚痴爱欲人,  谄曲多虚诳,

  望求非法乐,  返成地狱苦。

  着欲见颠倒,  下劣自无知,

  如夜黑暗中,  不分道非道。

  无惭愧信根,  唯耽声色味,

  菩萨与声闻,  未曾行供养。

  设遇正行者,  广演微妙音,

  轻法而不听,  沉沦于地狱,

  永不复人身。  断除檀等行,

  迷没不修行,  菩提最上失。

  “复次,大王!若诸男子自为活命,及着淫欲,痴愚障闭,作诸工巧种种事业,书疏算计赞咏谈论,亲近王臣,行非法行,谪罚有情,种种虚诳,广求财利,作诸恶业。又复自为活命故,行不律仪行,货易牛驴驼马猪羊鸡犬,乃至咒龙罝兔魁脍等事。或复经商,不择道路,游行险恶之道,臭秽之道,贼徒刀剑之道,乃至泛大溟海,寒热饥渴,种种苦恼,而求财利。又于沙门、婆罗门,悭贪不肯布施,一向着欲。又被女人降伏驱使,犹如奴仆长时同处,未曾舍离,起坐谈话,互相攀顾,深生爱着。是故畜养女人,命终之后同入地狱;为第四过。”

  尔时世尊而说偈言:

  “追求着欲人,  迷醉何曾乐,

  下劣妄追寻,  云何得安乐?

  非真丈夫业,  自作不知非,

  无耻若驼驴,  不堪极秽恶。

  斯人少智慧,  不悟罪根深,

  奔竞向女人,  如狗便粪秽。

  臭秽不可乐,  愚痴所爱重,

  不知淫欲过,  如盲不见色。

  愚痴着淫欲,  如犬奔粪秽,

  声香味触法,  贪着亦如是。

  愚痴着欲人,  轮回于诸趣,

  如橛系狝猴,  永不出三界。

  愚迷着欲人,  如乌恋臭肉,

  常被恶魔牵,  堕在于恶趣。

  愚人贪爱味,  于美起缠缚,

  何异厕中虫,  宁知是不净。

  智者得解脱,  女色不可染,

  见彼生惊怖,  弃舍如坏尸。

  愚痴怀散乱,  着欲而无舍,

  如热路艰辛,  困渴饮醎水。

  如是见饮者,  愚痴迷失命,

  坚牢着欲人,  过患亦如是。

  实为此女人,  如身患疮癞,

  生虫自[口*(一/巾)]食,  贪淫亦如是。

  若装饰女人,  如画瓮盛粪,

  但观诸外相,  谁知里不净。

  又如油洗衣,  挂搭于身上,

  庄严于女人,  染污亦如是。

  如衣盖刀剑,  似火覆经灰,

  严饰于女人,  违损亦如是。

  又如劫火起,  大地皆洞燃,

  草木不见生,  河海干枯尽。

  部多所住处,  须弥及铁围,

  六欲与初禅,  破坏谁能救。

  如是耽女色,  淫火大炽燃,

  焚烧于有情,  违损不可救。

  人身速不净,  秽恶诸物成,

  指爪与发毛,  涎唾并结矃,

  垢汗大小便,  肪膏及脑膜,

  皮肉兼骨髓,  脓血筋脉连,

  脾肾心共肺,  肠胃胆与肝,

  生藏对熟藏,  赤痰共白痰。

  又复八万户,  微细虫[口*(一/巾)]食,

  常住于身中,  愚人那知觉。

  于身起贪爱,  如蝇慕脓血,

  臭气觉馨香,  苦中而为乐。

  如是耽欲人,  执杖相驱击,

  欲火竞来烧,  迷醉谁能悟?

  愚痴着乐味,  如狗在空房,

  亦似底啰声,  究竟成妄想。

  又如于猿猴,  攀缘常在树,

  乃至到无常,  不离于树上。

  如是贪欲人,  追求于色境,

  坠堕恶趣中,  不离生死苦。

  愚痴淫欲人,  彼处命终后,

  掷在铁镬中,  如是住一劫。

  浮沉如煮豆,  其镬大小量,

  六十四俱胝,  众生所依彼。

  一一堕落者,  较量不能知,

  煎煮于镬中,  受苦满百劫。

  或二三四劫,  随彼业轻重,

  皮肉俱烂坏,  骨现似白螺。

  又随自业力,  手捉尖利钩,

  掷在炎铁槽,  死已而还活。

  又被于狱卒,  手执铁杵捣,

  骨髓皆成粖,  风吹而却活。

  或以铁棒打,  劈裂如斧斫,

  铁兽三四五,  随后而咬啮。

  又复为铁乌,  铁狗及豺狗,

  牙嘴利如剑,  食罪人脑髓。

  若人造罪业,  堕落于粪河,

  或落刀剑上,  一切皆臭秽。

  若人造罪业,  堕在极炎热,

  号叫、大号叫,  黑绳及烧燃。

  若人造罪业,  堕在于灰河,

  重重入由增,  痛苦不可忍。

  若人造罪业,  死堕地狱中,

  饥吞热铁丸,  渴复饮铜汁。

  若人造罪业,  堕在铁山间,

  众山一时合,  拶碎身如粉。

  若人造罪业,  恒受于苦恼,

  获得如是果,  无有能救者。

  此处非安乐,  先世业所招,

  父母与妻儿,  何能相救济?

  下劣淫欲行,  直往于无间,

  受苦不可当,  三世佛皆说。

  是故下劣人,  与女人同处,

  如担于粪袋,  愚痴到处行。

  丈夫为女人,  缠缚如枷锁,

  地狱火燃身,  无能得安乐。

  刹那智慧生,  如是闻佛法,

  离一切淫欲,  出家得解脱。”

  佛告大王:“若丈夫行淫欲行,当堕地狱受斯大苦。是故,大王!恒常念佛念法,观察身心勿令起过。”

  日子王言:“如是,世尊!”于如来处,发深信心,白言:“世尊!甚为希有,如来、应、正等觉,善说女人、丈夫之过。我当受持,归佛、归法、归苾刍众,今后弃舍淫欲刀杖等过,慜念饶益一切众生。”

  说此语时,会中日子王,及诸苾刍、菩萨摩诃萨、天、龙、药叉、阿素啰、孽路茶、健闼婆、莫呼落迦、人非人等,闻佛所说,皆大欢喜,作礼而去。

佛说大乘日子王所问经

Poker websites gbetting.co.uk/poker sign up bonus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