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73 03.P0428 佛说福力太子因缘经 (4卷)〖宋 施护译〗

  大正藏 No. 0173 福力太子因缘经

  宋 施护等译

  4卷

佛说福力太子因缘经卷第一

西天译经三藏朝奉大夫试光禄卿传法大师赐紫沙门臣施护等奉 诏译

  尔时世尊。从本座起。诣安陀林。于一树下。昼日栖止。宴寂而坐。是时诸苾刍众。于其园林。别会一舍。依次而坐。所谓尊者阿难。尊者闻二百亿。尊者阿泥楼驮。尊者舍利子。如是等诸苾刍众。既共集会。乃相谓言。世间人众。何所修作。多获义利。尊者阿难言。色相行业。若人修作。多获义利。尊者闻二百亿言。精进行业。若人修作。多获义利。尊者阿泥楼驮言。工巧行业。若人修作。多获义利。尊者舍利子言。智慧行业。若人修作。多获义利。如是说已。咸作念言我等今者言说差别。不相齐等。所谓各各建立最胜。若以此义。往问世尊。必为我等随应宣说。如其所说。我等奉持。何以故。世尊大师。能断疑故。是大悲者。譬如日光烛诸幽暗。以一切智。破诸疑惑。解除苦网救度有情。令归正道。等视有情。犹如一子。一切法中。而得自在。以一切法。作大利益。大牟尼尊。能与一切。息诸疑惑。佛常勤为解除疑结。是故我等宜共往问。时诸苾刍互言议已。欲往见佛。

  是时世尊在于林中。以净天耳过于人耳。闻苾刍众以如是事集会议论。即从三摩地起。诣苾刍所。时诸苾刍。前迎世尊。设座奉请。佛就座已。告苾刍言。诸苾刍向闻汝等共相议言。世间人众。何所修作。多获义利。初阿难言色相修作多获义利。闻二百亿言精进修作多获义利。阿泥楼驮言工巧修作多获义利。舍利子言智慧修作多获义利。如是说已。又起念言。所说差别。不相齐等。所谓各各建立最胜。若以此义。往问世尊。佛必为我随应宣说。如其所说。我等奉持。是事云何。诸苾刍白佛言。诚哉世尊。我等向者为以此缘集会议论。愿佛今时开决疑惑。

  尔时世尊为发此缘。说伽陀曰。


  色相工巧与精进  智慧于中为最胜
  若诸有情修福因  所获福果又极胜
  

  说是伽陀已。复告苾刍言。诸苾刍。或时有人。于色相等。若随修作。非一切种。一切时多获义利。若修福力。于一切种及一切时。多获义利。诸苾刍如福力者。我不见有一法。而诸有情。随修作已。多获义利。何以故。诸苾刍。我念过去世时有王。名曰眼力。安止王城。善布国政。威神广大。安隐丰乐。人民炽盛。其王有后。名曰广照。色相殊妙。人所乐见。彼广照后。后于一时。与王同会。嬉戏娱乐。由戏乐故。诞生一子。容止端严。人所乐见。殊妙过人。具天色相。而彼太子生生广植妙色相因。由彼具足殊妙色相。是故今为立名色力。如是次第。乃至其后。别生三子。彼第一者。精进具足。第二工巧具足。第三智慧具足。

  复次苾刍。彼广照后。最后复有一子托阴。是日忽然其王宫中。种种珍宝。自天而降。复有微妙种种庄严珠宝露幔。俱时出现。覆王后上。时眼力王。见是希有殊特事已。中心异之。即召相师。而询问言。今此希有殊特之相。其故云何。相师对曰。大王当知。王后有子。托质圣胎。其子大福。具大威德。当具名称。王闻语已。复生惊叹。乃至后时。其广照后。忽起思念。乃作是言。大哉我今欲乘上妙师子之座。覆以白盖及须宝拂。即以此事。具白于王。王闻其言。心生欢喜。敕令周遍清净严洁宫城内外。如其所欲。悉为办造。又复一时。彼广照后。忽起思念。乃作是言。我今往彼大金宝聚。踞于其上。随意举手。自取金宝。普为一切。广行布施。使匮乏者财宝丰盈。以事闻王。王随所作。

  又复一时。彼广照后。忽起思念。乃作是言。快哉我今欲令释放一切禁系。以事闻王。王随所欲。敕令内外。释诸禁系。

  又复一时。彼广照后。忽起思念。乃作是言。快哉我今欲游园林。以事闻王。王随所欲。使净园林。令其观赏。

  又复一时。彼广照后。忽起思念。乃作是言。快哉我今于此宫属多人众前。以如是事。发诚实语。若我真实有福报者。惟愿天人速疾奉我殊妙庄严胜师子座。我若得已处其座上。广为人众宣说法要。如是言已。颙俟诸天降希有相。以事闻王。时眼力王。即于宫中。敕令周遍清净严洁所有王城内外。一切人众。悉着净衣及妙严饰。各持异香华鬘。咸来集会。时广照后。以众严具殊妙严饰。宫嫔眷属侍从围绕。出诣众前。相好庄严。其犹天女。一切人众。咸所瞻仰。俱生欢悦。是时王后。于诸有情。随起慈心。仰瞻虚空。以其真实加持力故。说伽陀曰。


  天主人主及解脱  是三福力若最胜
  由此真实我今时  愿天速布师子座
  

  说是伽陀已。即时忽然天降胜妙师子之座。及散妙华。空中诸天。悉皆胥悦。时彼人众。见是希有殊特事已。咸生爱乐。俱共叹异。说伽陀曰。


  希有大福大力能  一切世间今供养
  人间所欲天能成  彼天福力为胜上
  

  时广照后。心生欢喜。处师子座。升是座已。即时大地六种震动。其师子座。从地踊起。住虚空中。高七人量。复有种种殊妙珍宝庄严。露幔覆于座上。彼诸人众。见是福力瑞相殊特。生欣乐意。各以所持异香华鬘。供献王后合掌肃恭。以利益心。居前而坐。听受其语。

  时眼力王。见是事已。极大欢悦。与诸官属。合掌肃恭。依次而坐。

  尔时广照后。即说伽陀曰。


  人当修作诸福因  如彼所作勿间断
  随其乐欲施作时  由福藏故获妙乐
  

  说是伽陀已。空中自然有声赞言。汝今善说最上善说。又复空中。奏天微妙可爱音乐。其眼力王。与诸人众。闻说伽陀。时自然天降殊妙衣服。及庄严具。各堕其身。王及人众。即以所降衣服庄严。前奉王后。异口同音。作是赞言。善说善说。即时王后。从师子座。自空徐下。安处于地。尔时天乐即随停止。复奏人间所有音乐。王及人众。咸生尊重。广供奉已。悉皆欢喜。时广照后。回入宫中。既入宫已。彼师子座。空中随隐。时诸人众。显明观见。如上瑞相。欢喜赞言。奇哉福力。具大威德。奇哉福力。是甘美果。

  尔时广照后。处于宫中。诸所思作。皆悉止息。乃至其后。满足十月。日初出时。诞生太子。色相端严。人所乐见。即时大地六种震动。于其宫内。空中自然雨七珍宝。王城内外。遍一切处。悉雨种种天妙衣服。及雨最上悦意妙华。处处所有华树果树。开敷结实。触处布洒。霏微甘雨。四方徐起。调适和风。太子生已。安处于地。即时四大天王。以其威神。忽然地裂。踊出上妙众宝庄严胜师子座。以奉太子。帝释天主。以天妙盖及众宝拂。持覆其上。忉利天众。雨天妙衣及宝露幔。又或雨其种种珍宝。或庄严具。或妙衣饰。或天妙华。或复末香涂香华鬘。或天音乐出妙歌音。毗首羯磨天子。以天神力。王城内外。除去一切荆棘沙砾。布以缯帛。珠璎庄严。竖立微妙众宝幢幡。遍洒清净旃檀香水。周匝安置诸妙香瓶。散种种华。乃至一切悦意施设。复次有百大象。从旷野中。自然来入王宫。住于厩舍。复有百牛来于田里。不以耕耘。自然依时。一切种子。具足成熟。

  复次于其师子座下。有五大藏。众宝充盈。显开其门。随取给用。终不能尽。又复尔时。所有一切。怨对有情。于须臾间。慈心相向。

  尔时太子。以宿命力。神通威德生已。即时观察四方。说伽陀曰。


  人当修作诸福因  如彼所作勿间断
  随其乐欲施作时  由福藏故获妙乐
  

  是时空中。别有一类天众。见此广大神通威德希有殊特福力事已。皆生欢悦。深心爱乐。为其发起福威力故。说伽陀曰。


  四大王天诸天子  忉利天宫天主等
  彼诸福力极可爱  见此胜福复忻乐
  

  时眼力王。与其宫嫔侍卫眷属耆旧臣佐等。显观如是吉祥胜相。咸生叹异。作如是言。奇哉太子。有大福力。奇哉太子。具大名称。今人中生。乃有如是天中吉祥广大胜相。俱时出现。时王欢喜。怜爱子故。敕主藏者。汝今应开我之库藏。广出一切所有金宝。我当为施所有一类善祝愿者。使彼皆得财宝丰盈。令其为我妙善称赞。广作福事。然复愿我生生广集吉祥胜福。当为太子安立名字。即时谓彼诸臣佐言。今此太子当立何名。近臣白言。大王今此太子。现生广有吉祥福力胜相出现。是故宜应立名福力。即时王敕福力为名。

  尔时王以福力太子。授其八母。二母抱持。二母乳哺。二母濯浣。二母嬉戏。令彼八母。依时养育乳哺濯浣及戏玩等。乃至余诸妙好乐具。一切供给。受用丰足。愿速成长。如净莲华处于池沼。其后太子渐成长已。习学诸书。随学即能穷究奥妙。于刹帝利王种族中。乃至一切所应学者。学悉通达。而彼太子。深信贤善。内心清净。一切所行。自利利他。具悲愍者。于法自在。哀拯有情。作诸布施。无所积集。一切能舍。大舍遍舍。无有少分而不舍者。谓若沙门。婆罗门。贫穷孤露。诸乞丐者。或有来求自身血肉。是时太子于乞丐人。即起慈心。观如虚空。乃作是念。快哉我今令其乞者得满所愿。随即施与。况复所有金银珍宝。饮食衣服。涂香华鬘。诸卧具等。及余所欲诸受用具。愿我一切应念出现。得已施彼一切求者。使令意愿皆悉圆满。太子具是德故。名称遍满于阎浮提。下至龙界。上彻梵天。一切普闻。

佛说福力太子因缘经卷第一

佛说福力太子因缘经卷第二

西天译经三藏朝奉大夫试光禄卿传法大师赐紫沙门臣施护等奉 诏译

  复次福力太子。乃至后时。与彼四兄。出游园苑。而于中路。有无数千针口饿鬼。居山半腹。容貌羸瘦。其犹聚骨。遍身炽焰。鬼众围绕人所不见。唯福力太子。先睹其状。而彼饿鬼。合掌居前。白太子言。汝大福德。有大名称。是悲愍者。我等饥渴。苦恼所逼。愿今饷我。少分饮食。我等宿世。造悭吝因。故此生中。堕饿鬼界。无数千岁。不得水饮。况复于食而可见邪。时福力太子。仰瞻虚空。即起悲念。快哉我今若得天降少分饮食。当用饷此诸饿鬼众。是时忽然有多饮食。自天而降。福力太子。即以此食。饷诸饿鬼。彼饿鬼众。宿业力故。悉不能见。咸作是言。太子我昔闻汝是悲愍者。何故今时不以饮食饷于我等。太子告言。我以天降饮食。前授汝等。云何于今不取食邪。饿鬼白言。太子我等宿业力故。悉不能见。时福力太子。复起是念。愍哉悭吝。是不可爱。乃作是言。若诸福报。有大力能。以我如是。真实语故。令此饿鬼。得见饮食。一切随应。皆能取食。发是言已。彼诸饿鬼。悉能见食。即时各变。面相如人。福力太子。心生欢喜。遂以饮食。恣其所取。彼饿鬼众。既得食已。顿止饥渴。身力完具。壮实充盛。无丑恶形。乃于福力太子。各起清净欢喜之意。即时命终。皆得生于兜率天上。旋处空中。白太子言。太子我等得生兜率天上。皆由汝之威神建立。福力太子。闻此妙善语已。深大庆悦。即时前进诣园林中。与彼诸兄。共会议言。世间人众。何所修作。多获义利。彼色相具足者言。今此世间色相行业。若人修作。多获义利。何故知邪。谓若有人。他昔未见。见即欢喜。昔未信重。见已信重。如我往昔。师尊仙人。亦作是说。若有具足妙色相者。为人所喜。妙色可观。瞻奉爱乐。犹如智人。乐最上法。设诸供养。

  复次精进具足者言。非修色相多获义利。今此应知。精进行业。若人修作。多获义利。何以故。虽修色相。而无精进。岂能现世及他世中。获可意果。或谓色相多获义利者。彼是愚人。痴见所覆。如我所说。精进行业。于现世中。能成可意果者。谓犹农夫植种。商贾获利。仕者受禄。学人通教。修习禅定。得轻安果皆为现世精进所成诸可意果。又此精进。于他世中。能成可意果者。谓生善趣。及生天界。大富自在。现证解脱。皆为他世精进所成诸可意果。由此一切功德。皆以精进而为依止。又此精进。能治怯弱。若运精进。无有少法而难成者。

  复次工巧具足者言汝诸仁者。虽复多种所说。而实不能称可我心。何以故。所有精进。若无工巧。而终不能现有所成若复精进同工巧作。乃能如实所作现成。是故应知。工巧行业。若人修作。多获义利。又复具工巧者。若王若臣。若沙门婆罗门。诸长者等。乃至下族中人。及诸工巧之者。悉来供献。复次智慧具足者言。汝等当知。人所修作。多获义利者。且非色相。亦非精进。又非工巧。何以故。所观色相。若无智慧。虽复相似。而不净妙。所起精进。若无智慧。虽得义利。而无有成。所作工巧。若无智慧。虽复营修不能摄持。是故应知。智慧能成一切事业。若人修作。多获义利。又此智慧。能得色相。能成工巧。能发精进。能获人中一切妙乐。

  尔时福力太子。熙怡瞻视具智慧者。而谓之言。如是如是。汝言真实。所有色相工巧精进。若无智慧。不能多获义利。故知智慧普能摄持诸如实果。仁者然。此智慧若无福力。诸有所作。亦不得成。是故实知。若人修福。多获义利。何以故。福是纯一果。福为光泽果。福为可意果。福是适悦果。如是福果。我不能尽说其功德。今为汝等。使开觉故。于福门中。说一少分。汝等善听。由有福故。能获色相。福具精进。福得吉祥。亦获大富福具智慧。福能歌咏正法功德。福具聪利。福游正道。福生上族。福得宿念。福具名称。福圆戒行。福能布施。福力常得诸根不坏。福常快乐有福常受智者所供。福完诸力。福常会遇善友知识。福力能作一切事业。谓若耕植田里。或复商贾求利少施其功大获积集。富盛自在。有福即能于思念间。虚空自然雨其衣服饮食珍宝。一切具足。随受快乐。福获可意妙好舍宅福于现世。及于他生。常得姝丽妻女眷属及财谷等。福者所行之地。自然无其荆棘沙砾。住立平稳。福者亦获广大身相。若有患人。福者手所触时。病随轻差。又复福者随触于人。即能出彼饮食衣服珍宝财谷。给用无尽。福者常得天龙夜叉罗刹鬼等随处卫护。其犹雨时护苗稼神。守护亦然。福者常得多人尊重爱乐。福有善誉。福为人赞。福常能具诸善法分。福者语言人所信顺。福者常得光泽可爱。福者常出微妙梵音。福者身胑自然柔软。福者常发妙善语言。福者常值良友智人不坏眷属。福者无病。福者为人所爱。福获财利。福者勇猛。又大福者。得为人王。无不具足。离诸疾病。福者常得富盛不坏。福者获得转轮伏藏。七宝具足。福者能于虚空中行。福者威光与日月等。福者得成月天。福者得成日天。福者得成梵王。福者得成帝释。福者能于天宫楼阁中行。如彼天子。福者有大力势。如阿修罗王。福者常生善趣。福者舍离恶趣。福者常获最极难得悦意妙华。福者所作成就。福者能为世间作诸照明。福者常得天人阿修罗等正信供养。太子说是诸福事时。四兄异见。修作不同。于是太子。又复言曰。我今欲与诸兄潜适他国。随所住处。证验其事。为当色相人多修邪。或复精进工巧智慧福力人多修邪。是时四兄。闻其言已。悉随所行。不复告白父王。即适他国。入一国已。易其装饰。各求栖止。时色相具足者。以妙色故。人所瞻睹。皆生悦意。随获富盛。受用资养。精进具足者。以勇力故。能有所取。而忽见一迅流大河。深广可怖。中有极大旃檀香树。彼精进者。取得其树。货易获利。而成富盛。受用资养。工巧具足者。以工巧力。随作诸事。由获富盛。受用资养。智慧具足者。以巧智故。能解胜怨。复能亲附有财力者。悦可其意。令生欢喜。随获衣食及财宝等。如所快乐。受用资养。

  尔时福力太子。随自胜福大威德力周行。施作利益福事。一日忽过贫人之舍。乃入其中。以彼太子福威力故。是舍忽有广大吉祥胜相出现。金宝财谷。周匝充盈。时彼贫人。见已惊怪欢喜。思念此如是事。昔所未有。由何所起。从何所来。岂非此人来我舍中是其威力之所致邪。又念我昔极受贫苦。今获胜利。一切丰盈。必由是人来此所致。使我舍中吉祥相现。此人大福。有大名称。宜应于彼尊重供养。由是尊奉。相续无间。太子于其贫人舍中。致诸富盛。令快乐已。乃至后时。遍流声誉。某甲舍中。昔甚贫匮。有一异人。来入其舍。彼威力故。是舍忽然吉祥相现。诸人闻已。于福力太子。咸生信重。俱共赞言。奇哉胜福。有大力能。又以太子福威力故。于彼方处。华树果树。开敷结实。时令不愆。遍洒甘雨。种子生成。而得滋茂。时诸人众。于福力太子。深生爱乐。俱来瞻仰。是时太子。为诸来者普摄其心。故作是念。快哉今时我此舍中。可能获得一切珍宝。种种乐具。及诸妙巧悦意等物。给所来者使令具足。发是心时。应念即现诸珍宝等。皆悉丰盈。时诸人众。惊异叹言。奇哉大福。为甘美果。乃于太子。咸生尊重是时太子。即为诸人。如其所应。以四摄法。平等摄持。悉令和合。所谓同一布施爱语。利行同事。由是名称普闻一切国邑聚落。乃至后时。太子渐次到一国中。见其国王治罚一人。善医业者。敕彼狱官。破其身胑。断截手足。流血既多。楚毒苦恼。是时彼治罚人。见太子已。发大苦声。啼泣告言。仁者救我。仁者救我。太子即时恻怆斯事。乃自思惟。我今作何方便救此人苦。由是念间。忽生智解。如我所有施作福力世间现见。作是念已。悲心内激。即破自身。多出其血。授彼令饮。苦恼得除。太子又见手足已断甚大苦恼。即取利刀断己手足。置于彼人手足断处。是时太子观察虚空。普于一切有情。随起慈心。即发广大真实愿言我于此生。曾无少分不善之业。若我所说为真实者。愿令此人手足断处。即于今时支节相合。平复如故。发是言已。彼人即时支节相合。身体完具。平复如故。太子见已。意愿圆满。即作是念。我以勤勇。所作得成。出自身血。救此人苦。断自手足。续其支节。又以真实大誓愿力。使彼身命全复如故。愿我以此最上善根。成就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果。当以法味授于彼人。毕竟令住安乐涅槃。发是愿时。一切大地六种震动。帝释天宫。亦复震警。

  尔时帝释天主。即自思惟。此何事相。而复观察。乃见福力太子作彼最上极难行事。欢喜叹异。又念。今此大威德者。作是难事。何所求邪。我今宜往证验其故。即变婆罗门相自天而降。住太子前告言。太子我向见汝断自手足。何所为邪。太子答言仁者他有苦恼。即我苦恼。若他快乐。即我快乐。故我向者见一被治罚人。甚大苦恼。我时乃以真实力故。弃舍自身手足支分。填续其人所断割处。愿力真诚。彼获如故。

  是时帝释天主。愈生叹异。即复本形。告太子言。汝今岂非以不实心。或异所求。或退转故。舍自身邪。太子白言。天主我所弃舍。自身手足。无不实心。亦无异求。又非退转。帝释复言。汝若然者。云何使我证知是事。太子白言。天主汝岂不闻。如我所作。皆真实力。太子即于一切有情。随起慈心。观察四方以实愿力。说伽陀曰。


  若我所言是真实  贪爱自身为缠缚
  真实不退转今时  愿我此身即如故
  

  说是伽陀已。太子身胑即获如故由是空中遍雨天华。奏天微妙可爱音乐。和风徐起。现诸瑞相。

佛说福力太子因缘经卷第二

佛说福力太子因缘经卷第三

西天译经三藏朝奉大夫试光禄卿传法大师赐紫沙门臣施护等奉 诏译

  尔时帝释天主。见是福力。现生果报。希有瑞相。又知人天悉皆胥悦。心颇异之。乃谓福力太子言。太子汝今如是勤修胜行。有何所求。太子白言。天主。我为求证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果。拯拔一切有情。出生死海。悉令安住究竟涅槃。时帝释天主。知福力太子勤求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深心不动。犹若须弥。称可其意。作是赞言。善哉善哉。大士汝有广大最上愿力。必当速证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如是言已。隐身不现。

  复次于后。彼国之王。耆年而终。其王未立灌顶太子。于是王之宗族臣佐人民。共会议言。我等于今当令何人绍灌顶位。时一人言。若有福力大名称者。可宜绍位。如是言已。众意悉同。即遣使人周行求访。

  是时福力太子。当继王位。善根开发。与诸侍从。出游园林。太子行时。道路平坦。触处皆无荆棘砂砾。于其中路。吉祥相现。细雨散空。旋布其顶。异色飞鸟。顺次宛转。童男童女。发胜妙声。踊跃奔驰。咸生欢悦。一切人众。身毛喜竖。皆得轻安。又闻空中悦意之言。太子睹斯事相。即起思念。此相出现。我当决定绍灌顶位。作是念已。进诣园中。受诸福乐。其园有一大无忧树。华开茂盛。太子于彼安然寝寐。诸同往者。乐华果故。各于园中。随处游赏。又复太子。福威力故。彼有龙王。忽然从地涌出千叶微妙莲华。其量广大。色香具足。最上可爱。而彼龙王。又以神力除置太子。在莲华上。尔时太子都无动觉。由是渐过食时。日正中分。余诸树影悉皆移动。唯无忧树影。覆太子身。如故不动。又彼园中诸余华树。皆悉倾向。大无忧树。吉祥胜相。悦意可观。

  时福力太子。梦见自身处秽污上。又见自身秽污所染。又见自以舌舐虚空。又见自身莲华中立。又见自身上起山峰。又见众人顶礼于己。太子寤已。随应占察。如上所梦。如我梦见自身在于秽污上者。我必应居灌顶王位。大富自在。斯为前相。如我所见秽污染身者。我应处于大师子座。如我所见上起山峰者。我应于一切处常居最上。如我所见众人顶礼者。我应为彼众所尊重。如是等事。审占其相。我今决定为灌顶王。

  尔时彼国臣佐。先遣使人周行求访到彼园中。具见太子次第相续吉祥胜相。心生惊异。此大福力。有大名称。即时速还。具陈上事。时诸臣佐。闻彼言已。皆生欢喜。即依法仪。悉备所须。行诣园中。授其灌顶。到已见诸吉祥胜相。

  时福力太子。即于微妙大莲华上。结加趺坐。以福力开发故。四大天王。奉天庄严大师子座。帝释天主。奉天妙盖。及众宝拂。忉利诸天。奉种种宝严饰露幔。散众宝华。如云而下。四大王天。诸天子众。雨种种宝。奏天微妙可爱音乐。及散妙衣。国中园林。周遍清净。一切悉无荆棘砂砾。竖立幢幡珠缯交络。设妙香瓶。散诸异华与天宫等。帝释天主。敕毗首羯磨天子。普于园林。悉令化出四宝所成广大楼阁。以备太子。随意受用。时彼臣佐。又观如是希有胜相。转复异之。咸各肃恭虔命。太子处师子座。顶礼尊奉。如其法仪。为授灌顶。太子得灌顶已。身出光明。周遍照耀。一由旬量。映蔽日光。而不显现。是时众中。有一类人。见斯光已。咸悉称言。此胜光王。一类人言此福力王。

  尔时福力王。将入王城。帝释天主等。于其王前。随依法仪。作供献已。隐复天宫。时福力王。既入城已。善布国政。人民炽盛。安隐丰乐。息诸斗诤。却除他敌。悉无贼盗。饥馑疾病。爱护人民。犹如一子。华果树林。悉皆茂盛。时令不愆。稼穑丰阜。雨泽顺时。大地受润。复次其后王之四兄。闻斯异事。咸生惊怪。共会议言。福力太子。胜过我等。福慧二全。以福力故。为大国王。最上大富。称可我心。我等今时宜共往彼。于是四兄。同诣福力王所。到已即时咸祝之言。愿汝最胜增长寿命。又复赞言。善哉大王。汝昔要期。今能固立福慧。若斯胜过我等。于他国中。统王大位。皆由汝胜福力所成。我等亲朋。具悉瞻睹。

  时福力王。从师子座。欢喜而下。致敬问讯。如应施设高广之座。命彼诸兄次第而坐。诸兄即令王复本座。众坐已定。作诸供献。如先所论。互谈议已。皆生决定欢喜之心。时王起尊重意。各以所奉。如是集会过二三日。王为诸兄及彼人众开发。令知福非福事。说伽陀曰。


  无福者堕地狱中  受大苦恼常无间
  或堕饿鬼或畜生  受饥渴苦及负重
  无福之者坏其身  无福为奴重疲极
  无福堕于聋哑中  无福愚钝多邪慧
  无福之者魑魅着  无福之者丑形容
  无福多于下族生  无福心乱人所恶
  无福之者多迷惑  无福为他所轻谤
  无福之者诸所为  虽复勤力不成就
  无福之者身粗涩  悉无威光不可意
  无福之人兄所居  草木青润成枯瘁
  无福人所不随顺  外境触害亦复然
  诸恶鬼神罗刹娑  常时侵娆无福者
  无福者用药治病  返成非药病增剧
  由无福故受贫穷  复为他人所轻慢
  无福之人生子息  其性粗恶众憎嫌
  无福者虽眷属多  常时离散生苦恼
  无福者坏于眼目  而复相续诸苦生
  多病皆由无福因  小生疲病固难差
  无福之人多凶恶  无福常发粗恶声
  手指挛拳体不完  语言人多不信顺
  无福之人诸所有  王官水火盗贼销
  无福唯闻非爱言  触处常生于惊怖
  无福虽居平坦地  随处旋当荆棘生
  设或植种及经商  虽常多作无义利
  无福者于一切时  所有财宝皆散坏
  世间无少顾恋心  实不可爱无善利
  诸无福者如是相  智者当知皆破坏
  福者所作善护持  于一切时无散失
  福者所行不懈倦  常起坚固勇悍心
  如盖覆荫广无边  复能制除诸恶雨
  犹犊随母常饲乳  福者如意善欲同
  又如劫树悦意观  常获一切所欲果
  福者能具忍辱力  及得悦意大吉祥
  信行深固可依从  生生皆具妙色相
  福者广布大名称  能具多闻及智慧
  见者咸生爱乐心  又能获得闻持念
  福者临终无疾病  临终亦复欢喜生
  极恶境相不现前  远离惊怖及苦恼
  福者临终受天乐  天宫楼阁现其前
  忉利诸天夜摩天  彼彼天人来引接
  兜率天宫诸天子  化乐天众亦复然
  他化自在欲界天  咸来卫护于福者
  福者犹如大梵王  俱胝天众皆宗奉
  于其一千梵界中  广大尊胜而自在
  福者诸所作皆成  复常处于快乐位
  一切皆生爱乐心  乃至外境无触害
  

  是时诸兄。及其人众。闻伽陀已。于福力王。心皆信伏。极大欢喜。现世他生。显明开示。一向悉知。福力最胜。

  时福力王。为诸人众广说福事。开发心已。观察虚空。作是念言。快哉我今可能遍于王城内外。悉雨种种珍宝衣服。发是心时。忽有种种殊妙衣服。及悦意华诸妙珍宝。自天而降。悉皆充满王城内外。现是相时。人天胥悦。咸生惊异。悉起广大净信之心。俱发是言。快哉天子。有是福力。具大威德。复次其后诸小国王。闻是事已。咸起思念。彼王有大福力。具大名称。我今宜应往彼尊奉。由是诸王共会一处。各领四兵。所谓象马车步兵。众同诣福力王所。下车前进。肃恭伸拜。合掌白言。天子大福。具大名称。为大国王。威德特尊。我等今时故来亲奉。

  时福力王。即复致问。普为慰安。如次坐已。并其官属。各与无价上妙珍宝。又以十善法门。普为摄化。是时诸王。俱获胜利。各还本国。

  复次其后父眼力王。展转闻知如是奇事。先遣使人诣彼国已。自当速疾与诸官属。终日竟夜。促途前进。父王到已。爱念子故。即时遥见。双目泪垂。悲喜交盈。声哀心切。速从车下。前执其手。久而视之。父王乃言。我是汝父。汝必深知。我今年耄衰朽。若斯国政甚难。我不堪任。今付于汝。汝当负荷。言已即时卸自宝冠。置于子顶。子如父教。兼统其国。

佛说福力太子因缘经卷第三

佛说福力太子因缘经卷第四

西天译经三藏朝奉大夫试光禄卿传法大师赐紫沙门臣施护等奉 诏译

  复次福力王以至极尽阎浮提界都统王政。国富自在威德特尊。一切人民王悉周给珍宝财物。以十善法普为化导。时阎浮提人民炽盛安隐快乐。息诸斗诤劫除他敌。悉无盗贼饥馑疾疫。亦无贫穷癃残之者。皆有财宝库藏充满。眷属广多如意自在。又复一切方处自然除去荆棘砂砾。时令不愆雨泽溥润。华果茂盛稼穑丰阜。人民咸知福力增胜。常行布施作诸福事。洁己清心修持戒行。阎浮提人命终皆生四大王天。其福力王广为无数人众开发善根。现世他生作大利益。有无数千人命终得生兜率天上。

  佛告诸苾刍。汝等当知。彼福力王者岂异人乎。即我身是。我于尔时居菩萨位。福力王父眼力王者今净饭王是。广照后者今摩耶夫人是。色相具足童子者今阿难苾刍是。精进具足童子者今闻二百亿苾刍是。工巧具足童子者今阿泥楼驮苾刍是。智慧具足童子者今舍利子苾刍是。彼时帝释天主者今目干连苾刍是。而彼国王趣命终者即魔王是。彼贫人者今罗睺罗苾刍是。彼受治罚善医业者今憍陈如苾刍是。诸苾刍。以是缘故当知福力。而诸有情于一切时。应广修作诸胜行业。故我先说彼福力者。我不见有少法随修作已多获义利。尔时诸苾刍咸生疑念。俱白佛言。世尊。彼福力王乃往古世修何行业感是报应。统王诸国具大名称。威德特尊受天人福。诸有所须于思念间一切如应。自天而降生时地动。空中雨宝降师子座。帝释奉盖现宝藏等。是事云何愿佛开决。

  佛言。诸苾刍。福力王者于累生中积修福业。行愿广大缘力合集。决定如应受胜福报。又诸苾刍。汝等当知。一切有情所作行业。皆非外缘可得。亦非地界水界火界风界所成。若善不善随蕴处界起诸行业。即说伽陀曰。


  假使经百劫  不坏诸业因
  因缘和合时  有情随受果
  

  诸苾刍。我念过去久远世。时有佛出世。号无能胜如来应供正遍知明行足善逝世间解无上士调御丈夫天人师佛世尊。其佛普于世间作佛事已。乃至最后于一国中入无余依大涅槃界。如薪尽火灭。而彼国王收其舍利。造立宝塔广大供养。其后诸苾刍众。鸣于犍椎击鼓发螺。普告大众。时苾刍等无数百千人集会一处。彼大法师于吉祥日广为诸人宣说法要。是时国中有一博戏者名曰得胜。深着博弈戏玩等事。妻名广胜。子亦同名。是人先积家财。以博戏故内外财物输于他人。皆悉散荡。唯存所著[叠*毛]衣二段并常持盖革屣及五金钱。其人一时忽作是言。我不造福因受斯贫苦。言已吁叹。持如上物即出其舍。访求博戏次第行至说法之所。见大法师处师子座人众围绕合掌听法。是人睹斯胜相生清净心。自念我今亦此听法。即以诸物置于一处。合掌谛诚听受所说。时彼法师说伽陀曰。


  人当修作诸福因  如彼所作勿间断
  随其乐欲施作时  由福藏故获妙乐
  

  彼人闻是伽陀已乃思其言。由福藏故获妙乐者。我往生中不造福因故受贫苦。我今宜应随力施作少分福事。即自惟忖我之家财。悉已散荡。而今但有随身诸物。是中取五金钱及[叠*毛]一假。若行施者又虑贫剧致殒身命。若不布施永坏福因。于他世中而无所托。我今以何方便能离贫苦存活身命。随修福事不坏胜因。然我今者宁受饥贫必营福事。宜以金钱及[叠*毛]衣施。作是念时而彼法师。又说伽陀曰。


  善法应当速疾修  即能息除诸罪业
  如是宜修胜福因  一切罪业非所乐
  

  彼人复闻是伽陀已。审思其言。善法速修。斯为决定。由是发起清净施心。以所持盖覆法师顶。取其革屣安师足下。散五金钱布于座侧。举[叠*毛]衣段被法师身。心大欢喜身毛皆竖。顶礼双足益生净信。发是愿言。愿我以此为法布施最上善根。此生已往。生生有大殊胜福力。具大名称受天人福。威德特尊统王诸国。若有所须应念即现。胜相出生获无尽藏。其发如是广大愿已。时彼法师即为如应回向功德。是时博戏者出离众会。唯存一衣以覆其身还复其舍。时妻及子见已惊异。念前所持诸物出外应为博戏之所散荡。妻故问言。仁者。舍中但存我及于子余无所有。岂非我等将亦坏邪。彼人由是转增逼迫受贫穷苦。自省斯缘说伽陀曰。


  世间何苦胜贫苦  而贫苦与死苦同
  宁当死苦尚甘心  彼贫穷苦不爱乐
  

  说是伽陀已吁叹而住。其后一时彼妻持瓶诣井以汲虽复下彻得水。其力不能出之。妻乃召夫令观是事。其夫即时同力而举。亦不能出又呼其子。三人相与悍勇劳力方能小举。怪而视之。乃见其下有五铁瓮。满盛黄金联接排置。夫先见已惊异思念。岂非先施今获其果。熙怡瞻视说伽陀曰。


  奇哉功德现此处  一切过失悉蠲除
  今所得由先种生  施者果报知如是
  

  是时彼妻欢喜问言。仁者胜相如是。善语若斯其故何邪。夫为如应广说其事。

  复次后时彼得胜博戏者。福力开发现获斯果。由是展转遍流声誉。国中人民互相谓言。奇哉希有殊特大福。忽然能获大富自在。彼人从是已后向佛法僧。倍胜于前极生净信。日日于佛塔所广大供养。复于正法听受修习。又以上味饮食日供净众及余沙门婆罗门孤露乞人。亦复随应供给所须悉令满足。又复广营精舍。令彼四方苾刍居止承事供养。由是名闻流布城邑。其后彼国王忽命终无绍继者。时诸臣佐亲属。审知是人有大福力具大名称。共议勤精绍其王位。时博戏者即隐本名。人皆称谓得胜大王。

  时得胜王现获如是。悦意果报起猛利心。胜前布施作诸福事。修持戒行。其王普为臣佐亲属一切人民开发福因已。后趣命终即生他化自在天。为彼天王之子。生彼天时有诸上妙悦意珍宝。及众衣饰自空而降。身有光明映彼天众光明不现。彼天见已咸皆惊叹。希有胜福果报若斯。

  佛告诸苾刍言。汝等当知。彼得胜王者岂异人乎。即先所说福力王是。彼时初为博戏之者。能发喜心爱乐听法。竭其所有以施法师。故于现生获胜果报。绍继王位开发福因。由此因缘二十六生为他化自在天王。三十六生为化乐天王。三十六生为兜率天王。三十六生为夜摩天王。三十六生为忉利天王。三十六生为四大王天主。无数百生为金轮王。正法统化于四天下。七宝具足。所谓轮宝象宝马宝珠宝女宝主藏神宝主兵神宝。如是七宝随意受用。复有千子。最上色相勇健精进能伏他军。极海边际大地境界。悉无盗贼刀仗等怖。咸修正法安隐而住。

  尔时世尊。为诸苾刍说伽陀曰。


  大士如是诸胜因  多生得为胜主宰
  由佛普摄于世间  此是诸佛之所说
  若得闻是希有事  及此神通广大缘
  造黑业者尚信生  谁诸智者不开觉
  是故如是大希有  大威德者随所求
  应当尊重正法门  复常思念诸佛教
  

  佛告诸苾刍。如我所说汝等应当如是修学。是故常勤爱乐正法。尊重恭敬信奉供养。如是作已为所依止。如是学者得大利益。

  佛说此经已。诸苾刍等闻佛所说。皆大欢喜信受奉行。

佛说福力太子因缘经卷第四

Poker websites gbetting.co.uk/poker sign up bonus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