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正藏》第79卷No.2540

No. 2540

大疏谈义第一。

  六大法身。
  难意。凡按今文。明六大为四曼体性之义。所遍四曼举十界治定候。然住心论及宝钥归敬序。六大四曼各别归敬时。大日四曼中举之故。今上达法身者。可指大日事。不及异论候。依之废立佛身事不过四种身。大日既自性法身上。旁疑难难止候。
  答意。凡大日诸尊总体。六大法身事定故。不可摄所遍四曼事勿论候。是以先德秘释证圣位礼忏二经文。四身外立法界身。被释法界身者六大法身故。旁如答成候。
  假令住心论宝钥等归敬序。大日四曼中举之故难势闻候共。为显六大为四曼体性之义。四曼中举加能造六大意得。无子细事候。次废立佛身事。不过四种法身欤闻共。先德既被立五种法身故。无不足候。
  会一义意。大日诸尊总体故被成立候共。总别义门重重故。一切诸法总体虽六大。于四曼中又各有总别义。彼总为大日。别为诸尊存故。无相违候。次至先德释者。立五种法身时。望阿閦等四身大日为总体故。以总体义门同六大。且名六大法身意得者。无妨候。
  至者。上达法身之法身。可大日如来欤否所论候。
  成佛二利。
  难意。凡成佛言广故不可简化他事。不及异论处候。依之宗家今经开题。云成佛者受用身此有二种一自受用二他受用。被开自他受用之上者。不局自证义。旁难势有道理事候。
  答意。任然此自证三菩提疏家释义处候。凡今题为明说经由来。显四身生起文时。毗卢遮那唱自证正觉之后。出神变加持之应用。说今经之意故。成佛句指自证。化他应用偏可在神变加持之位事。勿论候。是以宗家开题释今成佛句。判即修得始觉智身给条。旁如答成候。
  假令成佛之言广故难端闻候共。今者明四身生起故。局自证存置。无子细事候。次宗家开题释释成佛言之时。被开自他受用故闻候共。因受用言便一往释意得故无相违候。
  会一义意。然此自证三菩提释。成佛言通自证化他中。约自证之边释生起存故。无烦候。次至宗家释者。既受用中开自他之上者。准唯识论智殊胜中具摄三身释。他受用云智身意得。子细有之间敷候。
  至者。题成佛句。局自证欤否所论候。
  铁塔诵传。
  难意。凡开经序按流传之次第。自北印度之石窟采樵野人之所取传故。龙猛菩萨铁塔诵出之经难申候。加之第七卷经无畏三藏于金粟王之塔下。受圣加被所感见上。非铁塔诵传云事。其证非一条。宗家御定判疑殆难散候。
  答意。凡两部大经八祖相承之秘诀。一宗规模之骨目故。铁塔诵出义不可及疑事候。是以宗家释中。此经及大日经并是龙猛菩萨南天铁塔中所诵出候。御定判分明上难势有之间敷候。
  假令引经序备难端共。浅智之俗士不可知相承之印玺条。不及苦劳候。次第七卷经事。铁塔诵传本犹修行轨则不明故。重请大圣加被所感见故。无相违候。
  会御定判义意。两部大经八祖相传之秘诀故被成候共。设大法相承虽有之。于大经者铁塔诵出义所不见候。次宗家释事自元疑难虽有恐。为显一家正脉。代他门加难势上。难被备诚证候。
  至者。今经铁塔诵出之文候御定判者。一旦不审也云所论候。
  实智俗缘。
  难意。凡实智称偏名证无相平等之理正体智事候。然今见所缘境。三世情非情等法。专是权智俗缘之义相故。疏家高断一旦不明候。
  答意。凡有二义中。一义者。性宗意如理如量二智互以事理为所缘义可有之候。依之如释论通玄钞云皆能开示种种法义即根本智亦缘俗也者。实智缘俗事勿论候。
  一义者。依自宗实义。成佛者毗卢遮那内证成道故。以自证智云如实智。三世情非情等法者。六大四曼诸法各住法位为自证境界故。旁御定判无相违候。
  假令实智称。偏名证无相平等理正体智欤难势闻候共。约权门所谈意得。无子细候。
  会御定判义意。初义性宗有二智互以事理为所缘义被立义候共。性宗意二智自元一体故。依事理二境开两用为二智存候。
  后一义。三世情非情等法者。六大四曼诸法各住法位为自证境界被成立候共。于成佛从本有二智故。今文显密对辨。以自宗俗智望显云如实智可存置候。
  至者。以如实智知过去未来等文。专权智俗缘相。全非实智证如之文势故。疏家定判一旦不审云所论候。
  自证说法。
  难意。凡今经以自性法身为能说教主。以自觉境界为所说法门。是即一家不共之实义。诸教超绝之规模故。可自证极位说事难及异论候。依此我乘内证智如来诚说自受法乐。高祖定判条。旁疑难所不止候。
  答意。凡思自证位。超言议境过心思域故。有说法间敷事勿论候。是以按文段起尽候。住自证境界无众生蒙益事故。住神变加持三昧说今经释相候间。加持门说义分明候。且又开经文。演观未来世诸众生等故。旁如答成候。
  假令今经以自性法身为能说教主。以自觉境界为所说法门故难势闻候共。总显密对辨之时。虽或云内证法门。或云自受法乐说。并是异缘起教门。演性德内证故显尔条。无子细事候。次楞伽诚说宗家高断。并此意故无烦候。
  会一义意。自证位超言议境。过心思域故被成立候共。约四言九心意得故。无相违候。次云住加持三昧者。约加持世界。云观未来世等者。传法圣者加词故无妨候。
  至者。今经自证极位说欤否所论候。
  中台自证。
  难意。凡虽四重阶级不同。悉如来内证境界故。不可局八叶中台事。不及异求候。因玆按文相次第。云但住如是境界。无众生蒙益义故。住神力加持三昧。示种种诸趣所喜见身。说种种性欲所宜闻法之释相。受用已下三身现加持世界姿故。能现可通四重义必然条疑难更难止候。
  答意。凡四重圆坛出居外朝说听之仪式。被未来机说会故。虽四重皆非自证之位。且就四重中分别自证加持之时。神变不改自性故。有独一法界毗卢遮那义。中台八叶可为自证事勿论候。是以第二十卷疏。释如来但住自证之法即不能度人(乃至)渐次流出渐入第一院等故。旁如答成候。
  假令虽四重阶级不同。悉如来内证境界故难势闻候共。密教替余教教主直法性身。所说性德轮圆法门故。云内证境界候。次就示种种诸趣所喜见身释来候共。自性会四重流现相。而非加持世界故无相违候。
  会一义意。且就四重中。八叶中台有独一法界义故被成立候共。已对流现三重故。许独一法界义间敷候。次至第二十卷疏者。从三重曼荼罗位。现加持世界一门知识。随所现之迹能现自证位。云为度人流现故。四重悉自证也意得置候。
  至者。自证局中台八叶欤否所论候。
  十地菩萨。
  难意。凡自宗菩萨初学位行内证法故。不可简之事。不及异论候。因玆宗家释三密之义。述等觉十地不能见闻故曰密候。彼既显家十地上者。疑殆更难散候。
  答意。凡于自宗十地有本有修生二门。中本有无垢十地虽无差降。修生显得十地非无浅深条。设虽自宗十地位未断佛果一障故。不可契自证法事勿论候。是以下疏释诸佛自证三菩提超越心地经文。被判菩萨亦如是依心进行故。名此心为地。以心尚有所依故未名正遍知候间。旁如答成候。
  假令自宗菩萨从初学位。行内证法故难端闻候共。显密对辨时。自宗诸法虽皆内证境界。于自家细论日。因果智品不同故。以佛智内证法。关十地菩萨之义有之间敷候。次宗家释。显密相对义门故无相违候。
  会一义意。于自宗修生显得十地可有初后浅深条。佛果一障未断者。难契自证法欤成立候共。自家十地菩萨初开发金刚宝藏。直入法界宫故。隔自性义无之意得置候。次至下疏释者。彼虽一往明因果不同。道理悬异尚非其境界文故无妨候。
  至者。今十地菩萨可为自宗十地欤否所论候。
  三密具阙。
  难意。凡三密修行入我我入之方便。即身成佛之直路故。若一舍之成佛义有间敷事。不及异论候。依之宗家释。判若三中一阙即不能至平等之处。龙树论显当须具修三密行候条。旁难势难阁候。
  答意。凡真言机万差故。上上信解机发心即到。下下劣钝人不堪广学条。可有行一印一言遂成佛类义勿论候。是以密严尊者于即身成佛出四种机中。第四目随于一密至功行故。旁答成通候。
  假令三密修行即身成佛之直路故。被构难势候共。约大途之义相候。次至宗家若三中一阙之高断龙树当须具修之论判者。依三密具足之人故。不成相违候。
  会一义意。上上信解机发心即到。下下劣钝类不堪广学故成立闻候共。远因依一密二密。直因可具足三密觉候。次至密严尊者释者。自设问答。明正成佛一刹那时三密相应旨故。不违难势所存候。
  至者。可有依一密二密成佛类欤否之所论候。
  即事而真。
  难意。凡思加持世界应化候。实行因入所见故。随染业幻影像非法身体条。非当体真实事。不及异求候。依之法说云缘谢则灭机兴则生。譬说云若舍加持然后隐没故。旁疑难难止候。
  答意。凡即事而真者。自宗先达同直约诸法得其义见候条。可当体真实义勿论候。是以判如来金刚之幻。述无有终尽故。旁如答成候。
  假令加持世界应化身。因人所见随染业幻影像欤难端闻候共。自宗意。应化自本法身法尔三密。本有常住四曼得意故。无子细事候。次至法说云缘谢则灭。譬说云若舍加持然后隐没者。生灭约机兴谢故更无妨候。
  会一义意。即事而真者。同于直约诸法法门故被成立候共。迷所见当体归真实本体教者。自宗教相故。不背直约诸法实谈候。次至判如来金刚之幻述无有终尽者。是并归自性本体义故。不敢成相违候。
  至者。即事而真法门可当体真实义欤否之所论候。
  住心三句。
  难意。凡住心言所表。可局菩提心为因句事。不及异求候。依之第三卷疏结此品。释已说净菩提心诸心相竟从此以下明进修方便及悉地果生也故。旁难势有以事候。
  答意。凡依金刚手疑问。正答菩提心为因大悲为根方便为究竟故。通三句义勿论候。是以疏中释住心品。云自心发菩提(乃至)发起心方便。明五转之旨候。然五转三句开合不同故。旁如答申候。
  假令就住心名称御难来候共。如云观察三心者。三句称三心文证分明故不成难候。次至第三卷疏结文者。今品虽明三句。以净菩提心为宗故。约胜云尔得意。无子细事候。
  会一义意。依金刚手问。正答菩提心为因等故成立闻候共。三句略答毕。征云何菩提。还因句发问。外根究竟问不见故。因句问答。住心一品毕见条。却难者润色候。次至五转释者。虽约五转。云自心发菩提即心具万行等。专述菩提心功能故。是亦难势依凭候。
  至者。今此住心品所明。通三句欤否之所论候。



大疏谈义第二。

  宿善有无。
  难意。凡今教以直修顿悟为一家超绝之规模故。可有不藉宿善发心成佛之一类事。不及异求处候。依此宗家释。云密乘顿悟初心凡夫此生证悟。金刚顶义诀。判此经所说·直入·直修·直满直证条。旁难势有由事候。
  答意。凡一家所立。难信难解之法门。诸教超绝之秘诀故。非上上信解之机。不可信难信之法。非空空无著之智。不可入难入之门事勿论候。是以经中说无大乘宿习未曾思惟真言乘行彼不能少分见闻欢喜信受。疏家述宿殖善本神情明利故即能忍受其言故。旁如答成候。
  假令今教以直修顿悟为规模故难势闻候共。依宿善契直修顿悟教得意故。无相违候。次证宗家释。对四教调练故。宿善有无不得意候。义诀释随显即身成佛之旨故。非简宿善之言候。
  会一义意。一家难信难解之法门故被成立候共。大途尔共今者一类顿大机。不藉宿习可有之存候。次经文并疏家判释。约有宿善之机故无妨候。
  至者。一切真言机。悉可依宿善欤否之所论候。
  一生成佛。
  难意。凡众生根机万差。成佛因缘非一故。经劫成佛类可有之事。不及异论处候。因玆摄真实经说我曾过去百千劫中修诸愿海。疏家被显经无量阿僧祇劫于一念中恒殊胜进故。旁疑滞难散候。
  答意。凡今宗意。即身成佛为规模。速疾顿成为宗要事候间。于一家不可许经劫成佛类义勿论候。是以当段引大论羊马神之三喻。以神通乘类今教。判于发意顷便至所诣。下疏于劫跛。出时分妄执二义毕。释若一生度此三妄执即一生成佛何论时分耶并显此意上。旁如答成候。
  假令根机万差故难端闻候共。一生内万差得意故无妨候。次以摄真实经文。被备诚证。约结缘机候。次下疏释者。余乘菩萨经无量劫所修之行。自宗菩萨一念具之云意故。无相违候。
  会一义意。自宗速疾顿成为宗要故被成立候共。自元教意尔共。机根非一故。经劫隔生类可有之存候。次至于发意顷便至所诣之高判。并若一生度此三妄执等之解释者。何约一生成佛机得意。无子细事候。
  至者。真言行者发心已后。可有隔生经劫类欤否所论候。
  教主真应。
  难意。凡法身周遍法界体。遥超言议之域。无相寂灭理。远隔机感之分故。说法可他受用事。不及异论样觉候。由此疏中举说法之起因。上明法身内证之位已。下述若我但住如是境界即诸有情不能以是蒙益(乃至)。示种种诸趣所喜见身说种种性欲所宜闻法等故。旁疑殆不止事候。
  答意。凡法身说法。诸教超绝之规模。一家不共之实谈候间。教主可自性法身事勿论候。是以疏家释教主成就之句。云薄伽梵即毗卢遮那本地法身。宗家举两部教主。判自性受用佛自受法乐故与自眷属各说三密门条。旁如答成候。
  假令法身周遍法界之体。远隔机感之分故难端闻候共。所成显家权门之所谈候。次至说经之起因者。于法身有自证加持之二身中。彼文从自证位出加持门说法义相候。但诸趣所喜见身者。现四重圆坛中第四重显尔候。
  会一义意。法身说法一家不共实谈故被成立候共。自性身加他受用说内证法门故。实他受用身说见候。次以疏家释本地法身。被备的据。推功归本释尔存置候。次被证宗家释。今依疏家释。一往疑宗家高断故。不及设会通候。
  至者。今经教主自性法身欤否之所论候。
  住处五佛。
  难意。凡按住心论。释今经文。以如来加持等文。配释五佛四曼毕。言宫者显所住处判故。所住局宫一字。如来加持等句举能住五佛云事。不及毕求处候。因玆秘经理趣经等经。香举五佛为能住上。唯知之此经文可能住事必然候。
  答意。凡思住字起尽。如来加持等可薄伽梵之所住义勿论候。是以疏家释广大金刚法界宫。述次又释叹加持住处故。旁如答成候。
  假令住心论中释今经文时。以如来加持等文。配释五佛四曼。云言宫者显所住处故难端闻候共。自宗意者。所住宫殿等即五佛四曼体故无相违候。次至秘经理趣经等文者。文势异今经故成难间敷候。
  会一义意。以住字起尽被成义势候共。释言宫者显所住处故。回文未尽。可安宫字上条无妨候。次证疏家释通途义故。自元不遮之候。
  至者。如来加持广大金刚法界文。但说所住欤否之所论候。
  楼阁缘生。
  难意。凡能住佛身既本地法身故。所住楼观非从缘生事。不及异论处候。依之疏解今文。释此是遍一切处身之所住处当知如是楼观亦遍一切处也故。旁疑难难阁候。
  答意。凡本地法身土虽法尔。加持身土从缘生故。于自性身土可有法尔随缘二义事勿论候。是以宗家引经如来信解愿力所生及法界幖帜大莲华王文。云一明法佛法尔身土二明随缘显现。被显自性法身土有法尔随缘二义之旨候上。旁如答成候。
  假令能住佛身释本地法身故难势闻候共。虽加持身。对受用等三身且云本地故。无相违候。次遍一切处事。自性身随缘可称遍法界义。不及疑事候。
  会一义意。于自性身土可有法尔随缘二义被成立候共。不共许候。次宗家释一明法佛法尔身土二明随缘显现。自性会二义被料简候共。一明法佛者。指法界幖帜文。二明随缘者。指如来信解愿力所生文。明加持世界报身身土存故无子细候。
  至者。如来信解游戏神变生大楼阁宝王文。从缘所生欤否之所论候。
  大自在天。
  难意。凡智度论文既云亦名净居故。可净居天摄事不及异求处候。依之慈恩大师述其净居上有实报土(乃至)。即色究竟天摄。净影大师判五净居上别更有一。以此通前色界合有二十三天故。旁疑滞难散候。
  答意。凡检智论正文。云第四禅有八种(乃至)。过是八处有十住菩萨住处。亦名净居号大自在天王。以第四禅定八天分齐上。自在宫非色天摄事勿论候。加之疏家所判简智论说。被释不独在三界之表也故。旁如答成候。
  假令智度论既云亦名净居故难端闻候共。约邻近名之得意故无相违候。次慈恩释者。权门一途住相欤候。次至净影释者。以此通前色天。合有二十三天读文点故。无子细候。
  会一义意。以智论正文被成立候共。彼文约小乘意。旦云八处存置候。次至疏释者。三界之表文指一处文势故。表字用上之训者。却可成难势由候。
  至者。今云大自在天者。可色界摄欤否之所论候。
  加持尊持
  难意。凡按疏释相。能现体云心王毗卢遮那。是即可今经教主候。尔者所现加持身可加持世界佛身事不及异论候。依此下经文明加持世界之生起。宣毗卢遮那如来加持故奋迅示现身无尽庄严藏等。文势既全同上。旁难势难止候。
  答意。凡明今经集会仪式之时。释加持世界之奇瑞无所用故。可常经说会仪式事勿论候。是以文段姿专释一切持金刚者皆悉集会之句见上。非加持世界事旁如答成候。
  假令能现体云心王毗卢遮那故难势闻候共。毗卢遮那名通本地加持故。无相违候。次至下经文者。能所现重重故。望加持世界虽为能现。望自证位还为所现。无子细事候。
  会一义意。明今经集会仪式之时。不可释加持世界。被成立候共。明当经说会。因显从自性会教主同闻。现加持世界主伴旨义。尤有由事候。次文段起尽事随可得意候。
  至者。然以自在神力已下一段。明今经说听仪式欤否之所论候。
  王所分别。
  难意。凡于识虽诸宗废立不同。以八识九识定心王事。其义既一揆上者。依转识得智时。八识四智。第九法界智故。五佛可号心王事。不及异求候。因玆宗家释。判五佛即心王余尊即心数条。旁疑执难止候。
  答意。凡今文教主同闻相对。判心王心数释处候。然国无二主道理故。心王可局中台大日义勿论候。是以次下述心王毗卢遮那成自然觉尔时一切心数无不即入金刚界中成如来内证功德差别智印故。旁如答成候。
  假令诸宗废立。以八识九识定心王事。其义既一揆故。难端来扣。此宗意以八识九识名心王事。不遮申候。次至宗家释者。相望不定故。五佛分得心王名得意故无不足候。
  会一义意。今者教主同闻相对。教主名心王故成立闻候共。四佛四菩萨醍醐果德故。疏家处处释八叶属中台。为教主旨见故。八识心王义无妨候。次至心王毗卢遮那成自然觉等疏家释者。五佛四菩萨即一毗卢遮那故。称心王毗卢遮那见。无子细事候。
  至者。今心王可局中台大日欤否之所论候。
  信解因果。
  难意。凡云如来信解。如来言所标可果位事。不及异求处候。因此下经文。或云诸如来印从如来信解生。或云官室殿堂意生之座如来信解愿力所生。故疑难更难阁候。
  答意。凡披疏家释。判信解者始从真正发心乃至成佛。于是中间通名信解地条。可因行义勿论候。是以释楼阁宝王。述于一切实报所生最为第一故。旁如答成候。
  假令云如来信解故难破来候共。以约酬因起用义。如来之信解依主释取义候。次至下经文者。如觉苑释。如来昔因信解愿力故。今至果位酬因起用义得意故。不及苦劳候。
  会一义意。就云始从真正发心乃至成佛。于是中间通名信解地成立闻候共。通名信解言摄乃至成佛句故。无不足候。
  次至实报所生最为第一释者。今楼阁虽非实报所生。方彼实报所生显为第一事。如云众星之中月天子最为第一见无子细事候。
  至者。如来信解可果位欤否之所论候。
  三喻显密。
  难意。凡根机万差顿渐超行非一。故于真言行许渐修者。可有譬羊马密人事。不及异义样觉候。因玆考大论说候。以此三喻喻顿渐菩萨见候条。旁疑殆相残候。
  答意。凡一家意以速疾顿成为至要事候间。以羊马渐行不可譬真言行菩萨义勿论候。是以文相钩锁。上明三密顿成之旨毕。引大品智论两文。判神通相尔不应生疑此经深旨也上者。答成旨旁以分明候。
  假令根机万差。顿渐超行非一故难势来候共。顿渐超三类于即身顿证上且开之。故无相违候。次证大论说。彼论意为显大品所说三菩萨之顿成。为其所对举之羊马二喻故。不成御难之由候。
  会一义意。自宗速疾顿成为至要故成立闻候共。顿渐超三类疏家所判故难被遮候。
  次至神通相尔不应生疑此经深旨也之高断者。于三类中叹顿机一类见无子细事候。
  至者。今此三喻俱喻真言行菩萨欤否之所论候。



大疏谈义第三。

  发心即到。
  难意。凡发心修行之轨则。显密通满之义相候。而若不须修行者。不可到所到之处事。不及异论候。依之菩提心论上举名官财宝之二譬喻毕。释成发菩提心修菩提行意。一切行者可须修行旨明镜故。旁疑难难止候。
  答意。凡众生根机万差故。一类顿大之机遇此教时。可即开悟义勿论候。是以智度论云于发意顷便至所诣。高祖释判发心即到上。今文分明故。旁如答成候。
  假令发心修行之轨则显密。通满之义相故难端闻候共。约大途之义相。虽如是言。非遮有一类机候。次菩提心论文。约通途义门释故无子细候。
  会一义意。众生根机万差故被成立候共。须修行中顿渐不同故。无不足候。次智论文并当段释。显三密顿成旨得意无妨候。但至宗家释者。古来对句成料简。良有以样觉候。
  至者。可有发心以后更不须修行成佛一类欤否之所论候。
  菩提心体。
  难意。凡疏家释第一金刚。云即是菩提心体。菩提心言既不简本有修生上。不可局本有事。不及异求候。依之先德秘释。以初五种金刚配属五转时。第一金刚为发心转而配开佛知见。第二金刚为修行转故。第一金刚通本有修生事明镜上。开佛知见菩提心论释双开菩提心。双字起尽开本有修生二种菩提心义见条。旁疑殆难散候。
  答意。凡自宗本觉门宗旨故。以安住本有菩提心。可定发心位条。第一金刚局本有义勿论候。是以五相成身初通达心是本有菩提心故。观轻雾中月轮。第二修菩提心即修生菩提心故。以明朗月轮为所观条。第一金刚当最初发心上。可本有菩提心事。旁如答成候。
  假令菩提心言通本有修生故难端闻候共。今云菩提心体。体言局本有。起尽分明候。次就先德秘释难势来候共。五转门时第一转约本有菩提心。第二转属修生菩提心故。东阿行亦因释。被显此意候。但至双开菩提心双字起尽者。约金胎两部得意故无子细候。
  会一义意。自宗本觉门宗旨故。最初发心可局本有被成立候共。今金刚名虚空无垢。与处处云得此虚空无垢菩提心文义全同故。却云局初地修生。局本有云间敷候。
  次仪轨文本有修生二种菩提心开观前故。二种各别存置候。
  至者。第一虚空无垢执金刚。可通本有修生欤否之所论候。
  阐提定性。
  难意。凡定性回心法华诚说。阐提成佛涅槃金言故。显教一乘盛谈其义上。非一家不共谈事。不及异论候。依之人师或云二乘作佛唯在法华。或述阐提有心犹可作佛故。旁疑雾难散候。
  答意。凡按释相。上标谓持秘密神通之力。下结不共一切摩诃那罗延力故。秘密不共义勿论候。是以大师解今文。举华严法华等不共之义毕。述不共义重重非一。此中不共义密不共显之义条。旁如答成候。
  假令以定性阐提救疗义显乘盛谈之旨。重重难端闻候共。宗家以方经丸药喻。显显密差异故。不及苦劳候。
  会一义意。以当段文被成立候共。约秘密救疗故无子细候。次证宗家释。既判致迟速之异故。许自分救疗义明镜上。敢成依凭间敷候。
  至者。救疗定性阐提事。可自宗不共谈欤否之所论候。
  一门普门。
  难意。凡一门普门因行既各别故。得果不可同事。不及异求候。依之疏中释行者精勤不久成此仙身更转方便即成毗卢遮那佛身之更转方便言。一门果上重可修普门行道理分明条。疑难更不止处候。
  答意。凡按一门诸尊候。若少分未等(一)。法未满即不名一切集会也之人。而无非遮那己体故。契一门尊时。即可契普门果义勿论候。是以疏判然其学者随于一法明道而得悟入即是普入一切诸总持门。如从一门见王即是普入千门万户上。旁如答成候。
  假令一门普门因行既各别故难势闻候共。果德融会故无相违候。次至更转方便释者。转一门局执心。即成普门毗卢遮那身云义见故。无子细事候。
  会一义意。一门诸尊若少分未等一法未满即不名一切集会也之人故被成立候共。于所同尊体者。虽实尔。关能同行者者。被封谓有异余尊一尊之思。契一尊时隔普门微细妄执犹残故。唯契一门存候。次然其学者等疏释。示果德融会。劝学者观心释可得意候。
  至者。今文显得一门时即得普门法界义欤否之所论候。
  四圣四隅。
  难意。凡于曼荼罗虽有三本不同。无于第二重举普贤慈氏观音三菩萨。而八叶中既有其名体故。今四圣者可四隅菩萨事。不及异求上。御答更难依用候。
  答意。凡可第二重菩萨存意。疏释四菩萨云诸菩萨大悲方便普门摄受无量众生辅佐法王行如来事名大眷属。与第三卷第二重释文义全同故。第二重菩萨事勿论条如答成候。
  假令就菩萨名体相违难势闻候共。第二十卷疏释观音文殊弥勒已在八叶中渐出于外故。次圆中有文殊观音等故。第二重尊虽不可除。以刹尘海滴菩萨不可举尽。且举三五得意置候。其上除盖障八叶中无之故。强不成难势处候。
  会一义意。疏释今四菩萨云名大眷属。与第三卷第二重释全同故被成立候共。今于内眷属内。菩萨约菩萨类同。准第二重云大眷属可得意候。
  至者。今四圣者可八叶四隅菩萨欤否之所论候。
  实行当机。
  难意。凡疏上文云次明群机嘉会之时所同闻法。群机嘉会可当机众事。不及异求候。依之今文明当经现瑞加持之因由。判各引无量当机众同入法界漫荼罗为饶益此初入法门实行诸菩萨故。旁疑滞难止候。
  答意。凡三重曼荼罗圣众。皆是从心流出眷属。心内三点法门故。无实行因人。义勿论候。是以智度论释此众亦是法性身非生死人所见。宗家判从果向因之人非从因至果之人故。旁如答成候。
  假令以云群机嘉会时难势闻候共。约发起众云尔无妨候。次至各引无量当机众等文者。明加持世界事故。非今经说会更成难间敷候。
  会一义意。三重曼荼罗圣众皆是从心流出圣众故被成立候共。从心流出圣者尔。其中可有初入当机实行一类存候。次证智论文。今由如来神力加持故。可有见色闻声义候其所以者。疏中云而以自在神力令一切众生。见身密之色闻语密声悟意密法故。无相违候。次宗家释约从心流出人候。
  至者。今经会座可有当机实行人欤否之所论候。
  化身说段。
  难意。凡按文段钩锁。上明示现之义毕。云非从毗卢遮那身或语或意生等。是显彼二业生不生之生故。受用身说段事难及异求候。若为化身各别说段。受用有现身无说法。变化有说法无现身上。上未明化身故。指何可云非从等候乎。旁高祖解释不明候。
  答意。凡现瑞加持之相尤合通受用已下三身。唯有受用等流阙变化事。有其义间敷候。是以疏上云然此应化非从毗卢遮那等。依今文见条。旁如答成候。
  假令以文段钩锁难势来候共。上无尽庄严藏通三身总说得意候。次非从毗卢遮那等文。约彼总说中变化身。经云非从毗卢遮那等。疏释转释佛庄严藏故。旁无相违候会御定判义意。现瑞文可有三身。关变化身欤反诘候共。举受用等流显变化身可得意候。或又依安然意。又现执金刚已下可见变化身说段候。次疏上云然此应化故被成立候共。彼释取受用说文转用。为应化释故加应化言。是可的据候。
  至者。非从毗卢遮那等一段。为说变化身文事。一且不审也云所论候。
  四身废立。
  难意。凡按宗家释。于四重坛分别四身时。以外金刚部定等流身故。第一二重菩萨可变化身事。不及异求候。依之大师护摩次第。释金刚莲华等为变化身。秘藏记判外金刚部龙鬼等为等流身故。难势尤有所以样觉候。
  答意。凡三身四身开合不同候。然三身时以杂类身合变化身。四身时开等流身为别身故。九界尽可名等流身义勿论候。是以密严尊者释。不动九界述情。悉目等流法身被显故。旁如答申候。
  假令以宗家释被募义势候共。护摩释且约四重坛分别四身。一往废立了简申候。秘藏记龙鬼等之等言。等菩萨得意无不足候。
  会一义意。三身四身开合不同故成立闻候共。开时外金刚部龙鬼等为等流身故。佛菩萨可为变化身义。理在绝言候。次至密严尊者释者。约平等觉悟见。判悉目等流法身故。于四重坛分别四身诚证难成候。
  至者。又现执金刚等文。可等流身欤否之所论候。
  普贤莲华手。
  难意。凡今文于加持世界。现瑞相三身中。说等流文段故。非自性会圣众事。不及异求处候。依之疏上牒时彼菩萨等文已。释谓将说此平等法门故。先以自在加持感动大众。悉现普门境界秘密庄严不可思议未曾有事。因彼疑问而演说之故。疑滞更难散候。
  答意。凡从自证功德为利众生现四重圣众时。机见不及名自性会。受用以下直引当机众号加持世界故。自性加持只任机见有无条。自性会圣众义勿论候。是以下疏判第一重伊字三点诸内眷属与今举此三点释全同故。旁如答成候。
  假令今文加持世界等流身说段故难势闻候共。自性加持约机见有无。其位虽殊。于其身体者无二重示现故。无相违候。次疏家释由此道理故。无子细候。
  会一义意。自性加持任机见有无故被成立候共。机见不及为自性会上。直对实行受用已下非自性会道理必然候。次至三点名言同者。约神变不改自性义。云三点得意无不足候。
  至者。今三菩萨可自性会圣众欤否之所论候。
  序分得益。
  难意。凡以宗家释思经说相。引如来之日加持故身语意平等句法门文。注自性身说法候。说法既有上者。得益可有事不及异求候。依之疏中释得益文。述若欲超升佛地即同大日如来亦可致也故。疑尚不止处候。
  答意。凡三身瑞相上有此得益故。可加持世界得益义勿论候。是以疏中牒时彼菩萨(乃至)。牙种生起文。释谓将说此平等法门故先以自在加持感动大众悉现普门境界秘密庄严不可思议未曾有事因彼疑问而演说之文钩锁。非今经得益旨分明故。旁如答成候。
  假令以宗家释御难闻候共。以经家明集会仪式文。且注法身说法故。非正说法位条。疑难成间敷候。次至疏家释者。设加持世界说密教义者云即同大日。不足怪事候。
  会一义意。三身瑞相上有此得益故。成义势来候共。明今经起因有三身瑞相说。明今经得益有所谓初发心等得益说故。于文钩锁者不及疑事候。次至云疏家释牒得益文已。释瑞相故者。依前成道理三身瑞相后有得益文故。牒加无子细事候。
  至者。所谓初发心等文。可当经得益欤否之所论候。



大疏谈义第四。

  界趣轮回。
  难意。凡缘业生者。界趣轮回业果。人执品分齐见候。尔所寄齐二乘既尽人执条。能寄齐相普间敷事。所不及异论候。依之开疏家解释候。为有情疑爱因缘。造身口意种种虚妄不清净业。乘如是业生六趣身判上者。疑滞更难止候。
  答意。凡今宗意一念越三妄。至初地净菩提心事候。时今所得果云虚空无垢大菩提心故。可通后二劫事勿论候。是以下疏判第三劫。云第三重微细百六十心烦恼业寿种除。文势既全同故。旁如答成候。
  假令所寄齐二乘既尽人执故难端闻候共。二乘人执断实教虽不许之。且任自教意齐智品分故。能寄齐通三劫无不足候。次至疏家释者。人法二执俱分粗细极细三重故。界趣业果通三妄得意。无子细候。
  会一义意。所得果云虚空无垢大菩提心故被成立候共。且约过重举分段粗苦存置故。无相违候。次证下疏。彼举变易业寿故。不云六趣果上。更不可成由候。
  至者。今业寿种除通三妄否之所论候。
  佛果开合。
  难意。凡披疏家解释候。解十地满足句。云乃至成菩提无行可增故。从十地中开佛地云事。不及异求候。因此下疏判就前三句义中更开佛地为上上方便心意。于信解地三句中开佛果事明镜故。旁疑难难止候。
  答意。凡虽地位之开合不同。而有十一地十二地四十二地等判文。未见以佛果合十地之诚说上。不可摄十地事勿论候。是以宗家杂问答中。释乃至满足第十地位以此一行一道至于第十一地条。旁如答成候。
  假令疏家解今文。判乃至成菩提无行可增故难势闻候共。十地满足句含因满果满事。如起信论如菩萨地尽句含正尽已尽置因果二位得意故。无不足候。次至下疏释者。三句自元通佛地故。成难间敷候。
  会一义意。有十一地十二地四十二地等判文。未见佛果合十地之说故被成立候共。疏家已于十地满足经文。作而成正觉释上。殆可云定判候。次宗家杂问答中立十一地者。自本为明十地满足句摄佛果。约总别义门殊云第十一地存置故。无相违候。
  至者。十地次第此生满足经文。以佛果可摄十地欤否之所论候。
  随种种趣。
  难意。凡诸佛方便利生为先。说教本意息患为主事候。然者御定判旨难信用处候。
  依之诸恶莫作诸善奉行者。诸佛通戒。善恶二业非皆齐等者。性相所判候故。诸教中虽说人天乘。不说恶趣乘此意见上。御定判一旦不审候。
  答意。凡今宗意以示真实相为宗趣。以即事而真为规模。性德自尔法门故。简六趣业果间敷事勿论候。是以经中云乃至说生摩睺罗伽法。宗家判皆是自心佛之名字。御定判明镜候。
  假令诸佛方便利生为先。说教本意息患为主故假难闻候共开自心实相。恶趣业因大贪大瞋所发故。非凡夫隔碍迷。所受果体随焦热大焦热猛焰。融通霍霍呼呼寒冰故。即是自心本具水火。全不作重苦候。次至经文并性相所判等者。显家常途教相故。来不可成难候。
  会御定判义意。自宗即事而真为规模故。不可简六趣业果被成候共。虽觉悟前尔。凡夫感恶趣受重苦故。示此业因无利益样觉候。次至今经文及宗家高断者。果体实虽曼荼具德。凡夫隔历之妄情前大过患故。只可授恶趣三密轨则为其因行候。
  至者。云说依恶业感恶趣法御定判。一旦不明云所论候。
  绘木法然。
  难意。凡绘木等形像。依迷人不能直见法界宫真实四曼。传法圣者课巧匠之功所令造作故。自性会有之间敷事。不及异论候。依之即身义中。引金刚顶经证四曼时。四曼各出三重。其中诸佛内证四曼及行法所成四曼。可在自性会候。住持四曼偏加持世界所用事。其理明镜候。
  答意。凡自宗一尘一法无非本具轮圆之德故。无尽庄严曼荼罗中。不可阙形像一法事勿论候。是以住心论归敬六大四曼三密之时。于四曼中。上举捏铸刻业及威仪毕。下结成如是自他四法身法然轮圆我三密上。旁如答成候。
  假令绘木形像为迷人课巧匠所令造作故。自性会有之间敷欤难端闻候共。以三密智眼加持之故。舍相见性。全法界曼荼罗条。可在自性会义。理在绝言候。次至引证金刚顶经者。彼释既云量同虚空。彼不离之。此不离彼等故。自性会法事不待言处候。
  会一义意。一家一尘一法无非本具轮圆之法故被成立候共。对余教谈九界缘起假相唯佛界真实。显自宗十界悉性德轮圆故。云尘尘并法然具德候。造作假立形像真实不存候。次住心论释。归敬真实四曼之因为示四曼有多种。举加住持四曼得意者。无子细事候。
  至者。自性会中可有绘木等形像尊欤否之所论候。
  五字能造。
  难意。凡开疏家释云阿字门为地乃至佉字门为空故。以五字直为能造五大事。不及异论处候。依之宗家释中。或释六字即能造之体。或判能造阿等遍法界而相应条。旁难势有由事候。
  答意。凡于六大有法位随缘二种中。随缘六大四曼所摄。法位六大诸法能造之体事治定时。彼体坚湿燸动无疑了知故。自余诸法悉可为所造义勿论候。是以大师处处释中。以六大为能造。以四曼三世间定所造候。尔五字即四曼随一之法曼荼罗故。旁加答成候。
  假令疏家释释阿字门为地等故难端闻候共。约以五字为五大种子义边意得者。不及子细候。次证宗家两处释。是亦如前为了因种子义边存候。
  会一义意。为能造体法位六大者。坚湿燸动无碍了知故。自余诸法可为所造四曼被成立候共。于法位六大。色形有无事虽古来未决。今宗理理无边法门故。可立多具六大存候。次大师处处释。以六大为能造。以四曼三世间定所造故。四曼随一法曼荼罗五字。可所造闻候共。于五字有能所造二分中。所造边虽法曼荼罗。能造边可为六大觉候。
  至者。以五字可直为能造五大欤否之所论候。
  四重自性。
  难意。凡按金刚手疑问。见现瑞加持条末。推知一切智智宗本。问彼因起故。所唱现身说法悉可举加持世界之瑞相事。不及异求候。依之疏中释从大悲胎藏现韦陀梵志形等。大悲胎藏指自性会。所现梵志可指加持世界故。旁疑冰难消候。
  答意。凡于金刚手疑问。有正释复次二重中。正释约加持世界。复次约自性会见故。非加持世界义勿论候。是以疏文云此中间意即是发起大悲胎藏漫荼罗也上者。旁如答成候。
  假令金刚手见现端加持条末。推知一切智智宗本问故难势闻候共。问意甚深显虽举加持世界现端。密预推知自性土身说并举有故无烦候。次至云从大悲胎藏现韦陀梵志者。大悲胎藏指自证位。以自性会世天等为所现得意故。无相违候。
  会一义意。就金刚手疑问。有正释复次二重被成候共。今疏例置复次言。不述别义事惟多故。不及子细候。次大悲胎藏言可自性会闻候共。大悲胎藏曼荼罗者。指具缘品所说七日作坛曼荼罗得意故。无不足候。
  至者。今四重法界圆坛可自性会欤否之所论候。
  安立无量乘。
  难意。凡按今无量乘。加持世界受用已下三身所说法门故。可非如义语说条。不可说密乘事。不及异论候。依之说随种种趣种种性欲等。逗机说法相。非随自意语说见候上。旁疑难难止候。
  答意。凡今无量乘者。云如来应供正遍知得一切智智彼得一切智智为无量众生广演分布。大日如来一切智智所起法门故。非显乘义勿论候。是以加持世流所说法门。变化身说段云宣说真言道句法。等流身说段云宣说真言道清净句法故。旁如答成候。
  假令无量乘受用已下三身所说故。可非如义语难势来候共。纵应化佛。说密者传说法身说故。无相违候。次云随种种趣等。逗机说法故闻候共。大师释显教密教逗机证灭故。不及子细候。
  会一义意。无量乘者大日如来一切智智所起故被成候共。大日如来应用条末可有随他方便得意候。次至应化身等流身说段文者。开会说相存置故。不及苦劳候。
  至者。今此无量乘可密乘欤否之所论候。
  次又释言。
  难意。凡牒文既云清净句者故。可上清净句异释事。不及异论处候。依之按疏释相。上释开示如来清净知见法门。简异爱见所生不清净法门。云清净句法旨。今释述顿成教文名清净句法由故。可异释之难势。良有以事候。
  答意。凡上异释者合云复次。既云次又故。非上异释义勿论候。是以窥释起尽候。云次又释言所谓清净句者即是顿觉成佛神通乘也等。明顿成旨故。所谓初发心已下得益文释事。旁如答成候。
  假令牒清净句者故御难来候共。所谓言所含疏家显之设释故。无相违事候。次至云上明如来清净知见。今释顿成旨故者。上明说法。今释得益故。无子细候。
  会一义意。不云复次故成立闻候共。复次与次又虽文言上下。其意同故无妨义候。次至疏明顿成旨者。于清净句。有清净知见义与顿成义故。重牒清净句者述之条。自本不违难者所存候。
  至者。次又释言所谓清净句者者。上清净句法文果释欤否之所论候。
  更生分别。
  难意。凡准下以无妄执分别故无分别亦无无分别释。故字因由第一句总句。次二句遣粗细分别别句事。不及异求处候。依此智证大师释判离一切句是总举也故。旁疑执不已事候。
  答意。凡上初云离一切分别梵云劫跛。既第一句故。次云无分别可第二句义勿论候。是以觉苑释述言离一切分别者遣粗分别也言无分别者遣细分别也条。旁如答成候。
  假令以下以无妄执分别故之故字因由。难势来候共。无粗分别者。其上起细分别未由生道理故。还答者起尽候。次证智证大师释。不符顺文义故不依用候。
  会一义意。上离一切分别梵云劫跛既第一句释故成立闻候共。初次言者。分别无分别相对故。不及劬劳候。次至觉苑释者。义解人师所判。用不可任意候。
  至者。是分别之上更生分别文。释第二句欤否之所论候。
  生死所植。
  难意。凡显乘虽极果。未开金刚宝藏故。可摄生死所植善事。不及异求处候。依之下疏被释于此真言体相不如实觉故名为生死中人故。旁疑执不已候。
  答意。凡显教极果越第三劫入自宗初地智品故。不可摄生死善义勿论候。是以住心论释极无心。云是因是心望前显教极果于后秘心初心。同则名为果之位上者。旁如答成候。
  假令显乘未开金刚宝藏故难破来候共。约自乘谈尔。从自宗见之。既入真言门故。无子细事候。次至于此真言体相不如实觉故释者。约强胜不知得意故。不及苦劳候。
  会一义意。显教极果越第三劫。入自家初地故成立闻候共。遮情同分齐故。不敢成依凭候。次被证住心论释候共。是亦或约遮情同边。或开会释得意故无妨候。
  至者。生死所植善根中。可摄第八第九住心欤否之所论候。



大疏谈义第五。

  发心识体。
  难意。凡粗识烦恼未断之时。细识行解难显故。薄地凡夫发心识体。非深细第八识事。不及异求候。依之瑜伽论。以率尔寻求等心第六识被判候。而今云寻求菩提条。旁疑雾难散候。
  答意。凡以五点五智之次第。按发心之识体候。可第八识义勿论候。是以心要释中。显夫修行者初发信心以表菩提心即大圆镜智纥哩娜野心意。大圆镜智第八识故。旁如答成候。
  假令粗识烦恼未断时。细识行解难显故难势闻候共。今教直入直修直满直证教意故。依教力胜起第八识得意。无子细事候。次证瑜伽论率尔寻求等释。权实岐异上者。不可同彼候。
  会一义意。以五点五智次第被成立候共。转识得智之时。无漏第八故。地上行解尔。最初发心位薄地凡夫故。成由间敷候。次至心要释者。令初心行者同五方佛位。一往释故无相违候。
  至者。真言行者最初发心之识体。可第八识欤否之所论候。
  大悲为根。
  难意。凡按疏释相候。判犹如世间种子藉四大众缘故得生根意以四大。为根之能生见候。而下疏云大悲地界等。四大即为大悲故。大悲根能生。非大悲即根义事。不及异求候。依之第三卷疏。被显从大悲生根候上。旁疑难难止候。
  答意。凡所修万行大悲所发行故。万行能生之根尤可大悲义勿论候。是以经文说此等悲为根本。疏家释以五字门为缘生大悲根。经疏文相分明条。旁如答成候。
  假令以犹如世间种子藉四大众缘等释。被备难端候共。大悲居中。以为智门五义成所生。为万行成能生。四大众缘者指智门五义料简。无相违候。但下疏释者。大悲能生五大故。大悲之地界等依主释得意候。次至第三卷疏者。从大悲生根随文点故。不及子细候。
  会一义意。所修万行大悲所发故成立候共。万行中有上求下化二用。下化行譬根。上求用喻茎叶华果故。大悲生根义无不足候。次至经文并疏家释者。经此等悲为根本读训点。疏生大悲根依主随义故无妨候。
  至者。大悲为根者。可大悲即根义欤否之所论候。
  显行事度。
  难意。凡今此无量度门者。真言行者所修故。显行事六度不可有之事。不及异论候。依之宗家释中。判开得本有六度万行功德更不劳事六度故。疑滞犹以不散处候。
  答意。凡真言行者。普门方便之行业。一切智智之诸乘故。虽显行事六度。约行体不可简之事勿论候。是以菩提心论。释乃至身命而不吝惜故。旁如答成候。
  假令今云无量度门者。真言行者所修故难势来候共。只取所修行体。不取显乘用心故。为真言行者所修无不足候。次证宗家释。云更不劳者。非遮事六度之词故。不及劬劳候。
  会一义意。真言教意普门方便之行业。一切智智之诸乘故成立闻候共。约得一切智智人者尔。因位行者所修不过瑜伽三密事理六度可得意候。次至乃至身命而不吝惜论判者。菩萨大悲虽不辞之。今无量度门中不可存之觉候。
  至者。今无量度门中可有显行事六度欤否之所论候。
  方便究竟。
  难意。凡按第二卷疏候。解观察三心文。虽有长短二释。未见局佛果之说条。通因位事不及异求候。依之疏释第八地以去皆名方便地上者。旁疑执难止候。
  答意。凡三句是因行果之次第故。究竟句可局佛果义勿论候。是以宗家释中。判从凡位修行六度圆满成佛故。曰以方便为究竟。成佛以后以大悲济度众生故。曰方便为究竟。向上向下读文有异故。旁如答成候。
  假令以第二卷疏有长短二废立构难端。彼释不开佛果。单约十地分别三句之配释故。成诚证间敷候。次至第八地以去皆名方便地释者。依八地已上纯无漏相续义。且同果位义故。引佛性论八地以上境界皆同文专此意候。
  会一义意。三句因行果次第故被成候共。约通中之本旨候。次证宗家释。彼释总因位名方便释相故。别途之判文候。
  至者。方便究竟句。局佛果欤否之所论候。
  云何菩提。
  难意。凡如实知自心者。即是一切智智果故。答所求事。不及异求处候。因玆按疏解释候。判如实知自心即是开示如来功德宝处。显所求果旨上者。旁疑执难止候。
  答意。凡问答喻钟谷应故可符顺事候。然云问能求答所求。问答乖角大难条。可答能求义勿论候。是以疏云如人虽闻宝藏发意勤求若不知其所在无由进趣故。示所在令行者进趣义故。答能求旨旁如答成候。
  假令如实知自心者。即一切智智果故难势来候共。如实知自心有十重浅深故无妨候。次至开示如来功德宝处释者。示所在者为令进趣故。答能求深旨候。
  会一义意。问答类钟谷应故成立闻候共。能求即所求事自宗本旨故。不违钟谷应候次就如人虽闻宝藏等释。被立道理候共。勤求心能求。宝藏所求故。无相违候。
  至者。云何菩提谓如实知自心问答。问能求答所求欤否之所论候。
  初地即极(就新草子)。
  难意。凡今文释菩提心为因句。设虽自宗既立十地次位。故可有初后明昧候。尔者可初地分证成佛事。不及异论候。由此下疏解初地位云然非究竟妙觉大牟尼位故。不审更难散候。
  答意。凡自家佛乘初地。本有萨埵不二内证。万德体性候。行者升此地证萨埵正位时。可自证圆极义勿论候。是以宗家显自宗十地横义。判初地与十地无高下故故。旁如答成候。
  假令设虽自宗。立十地次位故难破来候共。十地次位方便行位候。于自证智者无增减候。次至然非究竟妙觉大牟尼位释者。彼对相好圆满正觉故。无相违候。
  会一义意。行者升初地证萨埵正位故成立闻候共。心要中释虽证萨埵正位而见惑未除故。难势润色候。次至宗家释者。约本有无垢十地。非谓修生显得地位可得意候。
  至者。今此便成正觉可初地即极义欤否之所论候。
  寻求菩提。
  难意。凡前三问者寻求成觉发智候。而今答说者。唯初寻求之答说。未及第二第三答见候故。独答第一问事。不及异论候。其上三问起由以能求自心为所求一切智智所生候。然第三答答自心即一切智者。间答俱同词故。不成答说条。御答犹难思候。
  答意。凡问词虽重重。按其肝要候。第一疑寻求。第二疑菩提。第三疑一切智智时。答以自心为彼三种。三问悉被遮事勿论候。若如难势。自心寻求菩提分可事足候。菩提所求故。尔者及一切智句可无用候。
  假令三问寻求成觉发智难端闻候共。今答答寻求成觉等悉行者一心上义门。显不行而行不到而到自宗深旨故。无不足候。次至云问答俱同词者。以同词为答事。如长水子璇以楞严清净本然云何忽生山河大地文致问时。琅瑘惠觉以同文答。言下豁然大悟。有其例事候。
  会一义意。答以自心为三种者。三问悉被遮故成立闻候共。三问悉亘能所故成答间敷候。次一切智句无用云事。第一问既亘能求所求故。自心寻求菩提答能求边。自心一切智答所求边故。读自心寻求菩提及一切智。显能求所求俱自心。答第一问义无子细候。
  至者。自心寻求菩提及一切智答三问。悉答欤否之所论候。
  地前信行。
  难意。凡今文菩提心为因譬说故。非地前生死善事。不及异议处候。依之下疏释初地菩萨得此虚空无垢菩提心(乃至)即是菩提心为因故。难势更难阁候。
  答意。凡于自宗可有地前行者治定故。宝藏开发以前即生谛信。可地前义勿论候。是以疏中判若不以三种秘密方便供养行门消融百六十心矿石之垢何以得此净菩提心故。旁如答成候。
  假令今文菩提心为因譬说故难端来候共。于三句可有兼正候。正虽在地上。兼通地前子细有间敷候。次至初地菩萨得此虚空无垢菩提心释者。本自明初地文故。依凭成间敷候。
  会一义意。于自宗可有地前行故成立闻候共。自元难势不遮其义。即生谛信净菩提心。如说而行地上行。乃至施功不已立还地前。显生死所植善根得意故。无不足候。次至下疏释者。明地前行故。非菩提心为因释者。不敢成相违候。
  至者。今此信行者可喻生死所植善欤否之所论候。
  无相至极。
  难意。凡留无相为显家极理。开有相定表德实相者。一家常谈候间。以无相不可为极事。不及异论处候。依之六大四曼悉遮那内证境界。字印形像并性德轮圆法门故。以无相为极义。疑滞尚多端候。
  答意。凡如来内证之境界。绝言语域超心行处重候条。无相至极义勿论候。是以经中依金刚手佛法离诸相法住于法位何故大精进而说此有相不顺法然道问。答于当来世时劣慧诸众生(乃至)。为度彼等故随顺说是法故。旁如答成候。
  假令留无相为显家极理故御难来候共。有相无相重重故。虽为下机明显乘无相。为上根说表德有相。是尚预机领解施设候。如来内证境界释五居足断十虑手亡故。良有以事候。次至云六大四曼悉遮那内证境界故者。是犹言议所及故。非至极重不成难候。
  会一义意。如来内证境界超言议域故成立闻候共。四言九心不及分可得意候。次至佛法离诸相等经文者。显无尽庄严境界离凡夫妄计相。非四言假说相旨。有此说候。
  至者。自宗意以无相可为极欤否之所论候。
  犊子人执。
  难意。凡思此宗计候。立五法藏时。云三世无为外不可说藏有人故。可人执品惑事。不及异求处候。依之西明引三藏解。释是我执故烦恼障摄。淄洲判唯有学凡作如是计故。旁疑情难解候。
  答意。凡犊子计释五众和合有人法故。五众和合上人法非实我义勿论候。是以慈恩大师释乃至成佛此我常在。淄洲大师述实是法执条。旁如答成候。
  假令犊子部立五法藏时。计不可说藏有人故。难势来候共。淄洲是判今据情解妄谓为我故。无妨候。次西明释违大乘正嫡慈恩所判故。不依用候。次至唯有学凡淄洲释者。置或字故一往义可意得候。
  会一义意。就云五众和合被立道理候共。彼即蕴计中计五蕴总我者。以和合计人义故。和合不成由候。次慈恩释者。约有学凡位所执故。无子细事候。次至实是法执释者。背三藏解释故。此义不足信用候。
  至者。犊子所计人法。可八执品烦恼欤否之所论候。



大疏谈义第六。

  即心之印。
  难意。凡按文钩锁候。上云彼言诸法实相者即是此经心之实相。开会释毕。次所明即心之印故。可指真言教事。不及异求候。依之披出生义。释起化城以接之。由粪除以诱之。及乎大种姓人法缘已熟。三秘密教说时方至。遂却住自受用身。据色究竟天宫等故。以金刚顶经拟法华为说实相印。云然后为说即心之印见条。旁难势有由事候。
  答意。凡窥释文次第。诸蕴和合中我不可得者。明小乘教。诸法从缘生都无自性者。指大乘权教。但为薄福众生已下可显一乘义勿论候。是以简异即心之印。释今经即不如是故。旁如答成候。
  假令开会释毕云即心之印故难端闻候共。为显法华说相异直约诸法之旨。举彼经得意无不足候。
  次以出生义被备依凭。今即心之印当出生义由粪除诱之。直约诸法当大种姓人已下。故无相违候。
  会一义意。上举三乘教故。但为薄福已下可显一乘。成立闻候共。上诸法从缘生位尽权实大乘存置故。不及苦劳候。次至简异释者。简异渐次开实相见无子细候。
  至者即心之印者。可真言教欤否所论候。
  顿觉成佛。
  难意。凡顿觉成佛义一乘规模之所谈。实教通满之轨则故。非不共谈事。所不及异求候。因玆处胎经说魔梵释女皆不舍身不受身。法华明龙女无垢之成道。华严显睹率天子三重顿圆益善财童子一生即身旨条。旁难势难止候。
  答意。凡顿觉成佛者。即身顿证之义。直修直满之谈故。可一家不共谈义勿论候。是以菩提心论述唯真言法中即身成佛。宗家引二经一论文成秘密不共之旨上。旁如答成候。
  假令顿觉成佛义。实教通满之义相故难势闻候共。或约理性一味之谈。或述初后相即之义。故无妨候。次胎经所说及龙女成道会初住分证。善财三生判果隔因故。故旁无相违候。
  会一义意顿觉成佛义。直修直满之谈故成立闻候共。于一乘实教谈此义故无不足事候。次至菩提心论并宗家释者。三密五相之成佛者。余教无之故。释尔得意置不及子细义候。
  至者顿觉成佛可一家不共之谈欤否之所论候。
  一乘经劫(就新草子)。
  难意。凡以时分妄执。为显密差异事候。尔一乘教定第三劫上可历三祇事。不及异求候。依此第三劫疏释舟车神通至到一处。专第三劫八九喻舟车见条。旁疑难难止候。
  答意。凡显一乘盛谈顿成之旨候上。不可属无量劫菩萨义勿论候。是以华严经说初发心时便成正觉。法华经宜须臾闻之即得究竟阿耨菩提候条。旁如答成候。
  假令以时分妄执为显密差异欤。难端闻候共。第三劫依妄执义。故不成难候。次舟车神通至到一处释。第二劫三乘教譬舟车。第三劫能越合喻神通。故无相违候。
  会一义意。显一乘盛谈顿成之旨故成立闻候共。于本宗约相即圆融谈顿成义。实经劫存置候。次华严经初发心时便成正觉文。约圆融门虽如是说。行布门前经四十二位送三祇劫数得意候。次法华须臾闻之文谓闻经少时。故不敢成诚证候。
  至者如余远离方便诸菩萨中。可有显一乘菩萨欤否之所论候。
  直约诸法。
  一旦难意。凡直约诸法者。指非青非黄等遮情法门见候。然显乘盛谈遮情无相义上。非不共法门事。不及异求处候。依之疏中或云如摩诃般若以无量门入诸法实相。或云即是摩诃般若等中历法广明者是也。全以今经文让般若经。故旁定判有疑事候。答意。凡今文简诸经渐次开实相要令时义契合。云今经则不如是。故不共说事勿论候。是以疏文云今真言行者于初发心时直观自心实相了如本不生故条。旁如答成候。
  假令遮情无相法门显家盛谈故难端闻候共。诸经说说诸法实相。今经说相历法令知自心实相。故悬隔处候。次让般若经事。例历法边分故。不成难候。会定判义意。今文简诸经渐次开实相要令时义契合。故被成道理候共。说相虽渐开直说异。至历诸法了知实相。者。更无别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