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正藏第 16 册 No. 0672 大乘入楞伽经

大乘入楞伽经卷第七

  大周于阗国三藏法师实叉难陀奉 敕译偈颂品第十之二

 “若诸修行者,  不起于分别;
  不久得三昧,  力通及自在。
  修行者不应,  妄执从微尘,
  时胜性作者,  缘生于世间。
  世从自分别,  种种习气生;
  修行者应观,  诸有如梦幻。
  恒常见远离,  诽谤及建立;
  身资及所住,  不分别三有。
  不思想饮食,  正念端身住;
  数数恭敬礼,  诸佛及菩萨。
  善解经律中,  真实理趣法;
  五法二无我,  亦思惟自心。
  内证净法性,  诸地及佛地;
  行者修习此,  处莲花灌顶。
  沈轮诸趣中,  厌离于诸有;
  往冢间静处,  修习诸观行。
  有物无因生,  妄谓离断常;
  亦谓离有无,  妄计为中道。
  妄计无因论,  无因是断见;
  不了外物故,  坏灭于中道。
  恐堕于断见,  不舍所执法;
  以建立诽谤,  妄说为中道。
  以觉了惟心,  舍离于外法;
  亦离妄分别,  此行契中道。
  惟心无有境,  无境心不生;
  我及诸如来,  说此为中道。
  若生若不生,  自性无自性;
  有无等皆空,  不应分别二。
  不能起分别,  愚夫谓解脱;
  心无觉智生,  岂能断二执?
  以觉自心故,  能断二所执;
  了知故能断,  非不能分别。
  了知心所现,  分别即不起;
  分别不起故,  真如心转依。
  若见所起法,  离诸外道过;
  是智者所取,  涅槃非灭坏。
  我及诸佛说,  觉此即成佛;
  若更异分别,  是则外道论。
  不生而现生,  不灭而现灭;
  普于诸亿刹,  顿现如水月。
  一身为多身,  然火及注雨;
  随机心中现,  是故说惟心。
  心亦是惟心,  非心亦心起;
  种种诸色相,  通达皆惟心。
  诸佛与声闻,  缘觉等形像;
  及余种种色,  皆说是惟心。
  从于无色界,  乃至地狱中;
  普现为众生,  皆是惟心作。
  如幻诸三昧,  及以意生身;
  十地与自在,  皆由转依得。
  愚夫为相缚,  随见闻觉知;
  自分别颠倒,  戏论之所动。
  一切空无生,  我实不涅槃;
  化佛于诸刹,  演三乘一乘。
  佛有三十六,  复各有十种;
  随众生心器,  而现诸刹土。
  法佛于世间,  犹如妄计性;
  虽见有种种,  而实无所有。
  法佛是真佛,  余皆是化佛;
  随众生种子,  见佛所现身。
  以迷惑诸相,  而起于分别;
  分别不异真,  相不即分别。
  自性及受用,  化身复现化;
  佛德三十六,  皆自性所成。
  由外熏习种,  而生于分别;
  不取于真实,  而取妄所执。
  迷惑依内心,  及缘于外境;
  但由此二起,  更无第三缘。
  迷惑依内外,  而得生起已;
  六十二十八,  故我说为心。
  知但有根境,  则离于我执;
  悟心无境界,  则离于法执。
  由依本识故,  而有诸识生。
  由依内处故,  有似外影现;
  无智恒分别,  有为及无为,
  皆悉不可得,  如梦星毛轮,
  如乾闼婆城,  如幻如焰水,
  非有而见有,  缘起法亦然。
  我依三种心,  假说根境我;
  而彼心意识,  自性无所有。
  心意及与识,  无我有二种,
  五法与自性,  是诸佛境界。
  习气因为一,  而成于三相;
  如以一彩色,  画壁见种种。
  五法二无我,  自性心意识;
  于佛种性中,  皆悉不可得。
  远离心意识,  亦离于五法;
  复离于自性,  是为佛种性。
  若身语意业,  不修白净法;
  如来净种性,  则离于现行。
  神通力自在,  三昧净庄严,
  种种意生身,  是佛净种性。
  内自证无垢,  远离于因相,
  八地及佛地,  如来性所成。
  远行与善慧,  法云及佛地;
  皆是佛种性,  余悉二乘摄。
  如来心自在,  而为诸愚夫,
  心相差别故,  说于七种地。
  第七地不起,  身语意过失;
  第八地所依,  如梦渡河等。
  八地及五地,  解了工巧明;
  诸佛子能作,  诸有中之王。
  智者不分别,  若生若不生,
  空及与不空,  自性无自性,
  但惟是心量,  而实不可得。
  为诸二乘说,  此实此虚妄,
  非为诸佛子,  故不应分别。
  有非有悉非,  亦无刹那相;
  假实法亦无,  惟心不可得。
  有法是俗谛,  无性第一义;
  迷惑于无性,  是则为世俗。
  一切法皆空,  我为诸凡愚;
  随俗假施设,  而彼无真实。
  由言所起法,  则有所行义;
  观见言所生,  皆悉不可得。
  如离壁无画,  离质亦无影;
  藏识若清净,  诸识浪不生。
  依法身有报,  从报起化身;
  此为根本佛,  余皆化所现。
  不应妄分别,  空及以不空;
  妄计于有无,  言义不可得。
  凡愚妄分别,  德实尘聚色;
  一一尘皆无,  是故无境界。
  众生见外相,  皆由自心现;
  所见既非有,  故无诸外境。
  如象溺深泥,  不能复移动;
  声闻住三昧,  昏垫亦复然。
  若见诸世间,  习气以为因;
  离有无俱非,  法无我解脱。
  自性名妄计,  缘起是依他;
  真如是圆成,  我经中常说。
  心意及与识,  分别与表示;
  本识作三有,  皆心之异名。
  寿及于暖识,  阿赖耶命根;
  意及与意识,  皆分别异名。
  心能持于身,  意恒审思虑;
  意识诸识俱,  了自心境界。
  若实有我体,  异蕴及蕴中;
  于彼求我体,  毕竟不可得。
  一一观世间,  皆是自心现;
  于烦恼随眠,  离苦得解脱。
  声闻为尽智,  缘觉寂静智;
  如来之智慧,  生起无穷尽。
  外实无有色,  惟自心所现;
  愚夫不觉知,  妄分别有为。
  不知外境界,  种种皆自心;
  愚夫以因喻,  四句而成立。
  智者悉了知,  境界自心现;
  不以宗因喻,  诸句而成立。
  分别所分别,  是为妄计相;
  依止于妄计,  而复起分别。
  展转互相依,  皆因一习气;
  此二俱为客,  非众生心起。
  安住三界中,  心心所分别;
  所起似境界,  是妄计自性。
  影像与种子,  合为十二处;
  所依所缘合,  说有所作事。
  犹如镜中像,  翳眼见毛轮;
  习气覆亦然,  凡夫起妄见。
  于自分别境,  而起于分别;
  如外道分别,  外境不可得。
  如愚不了绳,  妄取以为蛇;
  不了自心现,  妄分别外境。
  如是绳自体,  一异性皆离;
  但自心倒惑,  妄起绳分别。
  妄计分别时,  而彼性非有;
  云何见非有,  而起于分别?
  色性无所有,  瓶衣等亦然;
  但由分别生,  所见终无有。”
 “无始有为中,  迷惑起分别;
  何法令迷惑?  愿佛为我说。”
 “诸法无自性,  但惟心所现;
  不了于自心,  是故生分别。
  如愚所分别,  妄计实非有;
  异此之所有,  而彼不能知。
  诸圣者所有,  非愚所分别;
  若圣同于凡,  圣应有虚妄。
  以圣治心净,  是故无迷惑;
  凡愚心不净,  故有妄分别。
  如母语婴儿,  汝勿须啼泣;
  空中有果来,  种种任汝取。
  我为众生说,  种种妄计果;
  令彼爱乐已,  法实离有无。
  诸法先非有,  诸缘不和合;
  本不生而生,  自性无所有。
  未生法不生,  离缘无生处;
  现生法亦尔,  离缘不可得。
  观实缘起要,  非有亦非无;
  非有无俱非,  智者不分别。
  外道诸愚夫,  妄说一异性;
  不了诸缘起,  世间如幻梦。
  我无上大乘,  超越于名言;
  其义甚明了,  愚夫不觉知。
  声闻及外道,  所说皆悭吝;
  令义悉改变,  皆由妄计起。
  诸相及自体,  形状及与名;
  攀缘此四种,  而起诸分别。
  计梵自在作,  一身与多身;
  及日月运行,  彼非是我子。
  具足于圣见,  通达如实法;
  善巧转诸想,  到于识彼岸。
  以此解脱印,  永离于有无;
  及离于去来,  是我法中子。
  若色识转灭,  诸业失坏者;
  是则无生死,  亦无常无常。
  而彼转灭时,  色处虽舍离;
  业住阿赖耶,  离有无过失。
  色识虽转灭,  而业不失坏;
  令于诸有中,  色识复相续。
  若彼诸众生,  所起业失坏;
  是则无生死,  亦无有涅槃。
  若业与色识,  俱时而灭坏;
  生死中若生,  色业应无别。
  色心与分别,  非异非不异;
  愚夫谓灭坏,  而实离有无。
  缘起与妄计,  展转无别相;
  如色与无常,  展转生亦尔。
  既离异非异,  妄计不可知;
  如色无常性,  云何说有无?
  善达于妄计,  缘起则不生;
  由见于缘起,  妄计则真如。
  若灭妄计性,  是则坏法眼;
  便于我法中,  建立及诽谤。
  如是色类人,  当毁谤正法;
  彼皆以非法,  灭坏我法眼。
  智者勿共语,  比丘事亦弃;
  以灭坏妄计,  建立诽谤故。
  若随于分别,  起于有无见,
  彼如幻毛轮,  梦焰与干城。
  彼非学佛法,  不应与同住;
  以自堕二边,  亦坏他人故。
  若有修行者,  观于妄计性;
  寂静离有无,  摄取与同住。
  如世间有处,  出金摩尼珠;
  彼虽无造作,  而众生受用。
  业性亦如是,  远离种种性;
  所见业非有,  非不生诸趣。
  如圣所了知,  法皆无所有;
  愚夫所分别,  妄计法非无。
  若愚所分别,  彼法非有者;
  既无一切法,  众生无杂染。
  以有杂染法,  无明爱所系;
  能起生死身,  诸根悉具足。
  若谓愚分别,  此法皆无者;
  则无诸根生,  彼非正修行。
  若无有此法,  而为生死因;
  愚夫不待修,  自然而解脱。
  若无有彼法,  凡圣云何别?
  亦则无圣人,  修行三解脱。
  诸蕴及人法,  自共相无相;
  诸缘及诸根,  我为声闻说。
  惟心及非因,  诸地与自在;
  内证净真如,  我为佛子说。
  未来世当有,  身著于袈裟;
  妄说于有无,  毁坏我正法。
  缘起法无性,  是诸圣所行;
  妄计性无物,  计度者分别。
  未来有愚痴,  揭那诸外道;
  说于无因论,  恶见坏世间。
  妄说诸世间,  从于微尘生;
  而彼尘无因,  九种实物常。
  从实而成实,  从德能生德;
  真法性异此,  毁谤说言无。
  若本无而生,  世间则有始;
  生死无前际,  是我之所说。
  三界一切物,  本无而生者;
  驼驴狗生角,  亦应无有疑。
  眼色识本无,  而今有生者;
  衣冠及席等,  应从泥团生。
  如叠中无席,  蒲中亦无席;
  何不诸缘中,  一一皆生席?
  彼命者与身,  若本无而生;
  我先已说彼,  皆是外道论。
  我先所说宗,  为遮于彼意;
  既遮于彼已,  然后说自宗。
  恐诸弟子众,  迷著有无宗;
  是故我为其,  先说外道论。
  迦毗罗恶慧,  为诸弟子说;
  胜性生世间,  求那所转变。
  诸缘无有故,  非已生现生;
  诸缘既非缘,  非生非不生。
  我宗离有无,  亦离诸因缘;
  生灭及所相,  一切皆远离。
  世间如幻梦,  因缘皆无性;
  常作如是观,  分别永不起。
  若能观诸有,  如焰及毛轮;
  亦如寻香城,  常离于有无。
  因缘俱舍离,  令心悉清净;
  若言无外境,  而惟有心者。
  无境则无心,  云何成唯识?
  以有所缘境,  众生心得起。
  无因心不生,  云何成惟识?
  真如及惟识,  是众圣所行。
  此有言非有,  彼非解我法;
  由能取所取,  而心得生起。
  世间心如是,  故非是唯心;
  身资土影像,  如梦从心生。
  心虽成二分,  而心无二相;
  如刀不自割,  如指不自触。
  而心不自见,  其事亦如是;
  无有影像处,  则无依他起。
  妄计性亦无,  五法二心尽;
  能生及所生,  皆是自心相。
  密意说能生,  而实无自性;
  种种境形状,  若由妄计生。
  虚空与兔角,  亦应成境相;
  以境从心起,  此境非妄计。
  然彼妄计境,  离心不可得;
  无始生死中,  境界悉非有。
  心无有起处,  云何成影像?
  若无物有生,  兔角亦应生。
  不可无物生,  而起于分别;
  如境现非有,  彼则先亦无。
  云何无境中,  而心缘境起?
  真如空实际,  涅槃及法界,
  一切法不生,  是第一义性;
  愚夫堕有无,  分别诸因缘。
  不能知诸有,  无生无作者;
  无始心所因,  惟心无所见。”
 “既无无始境,  心从何所生?
  无物而得生,  如贫应是富。
  无境而生心,  愿佛为我说;
  一切若无因,  无心亦无境。”
 “心既无所生,  离三有所作;
  因瓶衣角等,  而说兔角无。
  是故不应言,  无彼相因法;
  无因有故无,  是无不成无。
  有待无亦尔,  展转相因起;
  若依止少法,  而有少法起。
  是则前所依,  无因而自有;
  若彼别有依,  彼依复有依。
  如是则无穷,  亦无有少法;
  如依木叶等,  现种种幻相。
  众生亦如是,  依事种种现;
  依于幻师力,  令愚见幻相。
  而于木叶等,  实无幻可得;
  若依止于事,  此法则便坏。
  所见既无二,  何有少分别?
  分别无妄计,  分别亦无有。
  以分别无故,  无生死涅槃;
  由无所分别,  分别则不起。
  云何心不起,  而得有惟心?
  意差别无量,  皆无真实法。
  无实无解脱,  亦无诸世间;
  如愚所分别,  外所见皆无。
  习气扰浊心,  似影像而现;
  有无等诸法,  一切皆不生。
  但惟自心现,  远离于分别;
  说诸法从缘,  为愚非智者。
  心自性解脱,  净心圣所住;
  数胜及露形,  梵志与自在。
  皆堕于无见,  远离寂静义;
  无生无自性,  离垢空如幻。”
 “诸佛及今佛,  为谁如是说?
  净心修行者,  离诸见计度。”
 “诸佛为彼说,  我亦如是说;
  若一切皆心,  世间何处住?
  何因见大地,  众生有去来;
  如鸟游虚空,  随分别而去?
  无依亦无住,  如履地而行;
  众生亦如是,  随于妄分别。
  游履于自心,  如鸟在虚空;
  身资国土影,  佛说惟心起。”
 “愿说影惟心,  何因云何起?”
 “身资国土影,  皆由习气转。
  亦因不如理,  分别之所生;
  外境是妄计,  心缘彼境生。
  了境是惟心,  分别则不起;
  若见妄计性,  名义不和合。
  远离觉所觉,  解脱诸有为;
  名义皆舍离,  此是诸佛法。
  若离此求悟,  彼无觉自他;
  若能见世间,  离能觉所觉。
  是时则不起,  名所名分别;
  由见自心故,  妄作名字灭。
  不见于自心,  则起彼分别;
  四蕴无色相,  彼数不可得。
  大种性各异,  云何共生色?
  由离诸相故,  能所造非有。
  异色别有相,  诸蕴何不生?
  若见于无相,  蕴处皆舍离。
  是时心亦离,  见法无我故;
  由根境差别,  生于八种识。
  于彼无相中,  是三相皆离;
  意缘阿赖耶,  起我我所执。
  及识二执取,  了知皆远离;
  观见离一异,  是则无所动。
  离于我我所,  二种妄分别;
  无生无增长,  亦不为识因。
  既离能所作,  灭已不复生;
  世间无能作,  及离能所相。”
 “妄计及惟心,  云何愿为说。”
 “自心现种种,  分别诸形相,
  不了心所现,  妄取谓心外;
  由无智觉故,  而起于无见。
  云何于有性,  而心不生着;
  分别非有无,  故于有不生。
  了所见惟心,  分别则不起;
  分别不起故,  转依无所著。
  则遮于四宗,  谓法有因等;
  此但异名别,  所立皆不成。
  应知能作因,  亦复不成立;
  为遮于能作,  说因缘和合。
  为遮于常过,  说缘是无常;
  愚夫谓无常,  而实不生灭。
  不见灭坏法,  而能有所作;
  何有无常法,  而能有所生?
  天人阿修罗,  鬼畜阎罗等;
  众生在中生,  我说为六道。
  由业上中下,  于中而受生;
  守护诸善法,  而得胜解脱。”
 “佛为诸比丘,  说于所受生;
  念念皆生灭,  请为我宣说。”
 “色色不暂停,  心心亦生灭;
  我为弟子说,  受生念迁谢。
  色色中分别,  生灭亦复然;
  分别是众生,  离分别非有。
  我为此缘故,  说于念念生;
  若离取着色,  不生亦不灭。
  缘生非缘生,  无明真如等;
  二法故有起,  无二即真如。
  若彼缘非缘,  生法有差别;
  常等与诸缘,  有能作所作。
  是则大牟尼,  及诸佛所说;
  有能作所作,  与外道无异。
  我为弟子说,  身是苦世间;
  亦是世间集,  灭道皆悉具。
  凡夫妄分别,  取三自性故;
  见有能所取,  世及出世法。
  我先观待故,  说取于自性;
  今为遮诸见,  不应妄分别。
  求过为非法,  亦令心不定;
  皆由二取起,  无二即真如。
  若无明爱业,  而生于识等;
  邪念复有因,  是则无穷过。
  无智说诸法,  有四种灭坏;
  妄起二分别,  法实离有无。
  远离于四句,  亦离于二见;
  分别所起二,  了已不复生。
  不生中知生,  生中知不生;
  彼法同等故,  不应起分别。”
 “愿佛为我说,  遮二见之理;
  令我及余众,  恒不堕有无。”
 “不杂诸外道,  亦离于二乘;
  诸佛证所行,  佛子不退处。
  解脱因非因,  同一无生相;
  迷故执异名,  智者应常离。
  法从分别生,  如毛轮幻焰;
  外道妄分别,  世从自性生。
  无生及真如,  性空与真际;
  此等异名说,  不应执为无。
  如手有多名,  帝释名亦尔;
  诸法亦如是,  不应执为无。
  色与空无异,  无生亦复然;
  不应执为异,  成诸见过失。
  以总别分别,  及遍分别故;
  执着诸事相,  长短方圆等。
  总分别是心,  遍分别为意;
  别分别是识,  皆离能所相。
  我法中起见,  及外道无生;
  皆是妄分别,  过失等无异。
  若有能解了,  我所说无生;
  及无生所为,  是人解我法。
  为破于诸见,  无生无住处;
  令知此二义,  故我说无生。
  佛说无生法,  若是有是无;
  则同诸外道,  无因不生论。
  我说惟心量,  远离于有无;
  若生若不生,  是见应皆离。
  无因论不生,  生则著作者;
  作则杂诸见,  无则自然生。”
 “佛说诸方便,  正见大愿等;
  一切法若无,  道场何所成?”
 “离能取所取,  非生亦非灭;
  所见法非法,  皆从自心起。”
 “牟尼之所说,  前后自相违;
  云何说诸法,  而复言不生?
  众生不能知,  愿佛为我说;
  得离外道过,  及彼颠倒因。
  惟愿胜说者,  说生及与灭;
  皆离于有无,  而不坏因果。”
 “世间堕二边,  诸见所迷惑;
  惟愿青莲眼,  说诸地次第。
  取生不生等,  不了寂灭因;
  道场无所得,  我亦无所说。
  刹那法皆空,  无生无自性;
  诸佛已净二,  有二即成过。”
 “恶见之所覆,  分别非如来;
  妄计于生灭,  愿为我等说。”
 “积集於戏论,  和合之所生;
  随其类现前,  色境皆具足。
  见于外色已,  而起于分别;
  若能了知此,  则见真实义。
  若离于大种,  诸物皆不成;
  大种既惟心,  当知无所生。
  此心亦不生,  则顺圣种性;
  勿分别分别,  无分别是智。
  分别于分别,  是二非涅槃;
  若立无生宗,  则坏于幻法。
  亦无因起幻,  损减于自宗;
  犹如镜中像,  虽离一异性。
  所见非是无,  生相亦如是;
  如干城幻等,  悉待因缘有。
  诸法亦如是,  是生非不生;
  分别于人法,  而起二种我。
  此但世俗说,  愚夫不觉知;
  由愿与缘集,  自力及最胜。
  声闻法第五,  而有罗汉等;
  时隔及灭坏,  胜义与递迁。
  是四种无常,  愚分别非智;
  愚夫堕二边,  德尘自性作。
  以取有无宗,  不知解脱因;
  大种互相违,  安能起于色?
  但是大种性,  无大所造色;
  火乃烧于色,  水复为烂坏。
  风能令散灭,  云何色得生?
  色蕴及识蕴,  惟此二非五。
  余但是异名,  我说彼如怨;
  心心所差别,  而起于现法。
  分析于诸色,  惟心无所造;
  青白等相待,  作所作亦然。
  所生及性空,  冷热相所相;
  有无等一切,  妄计不成立。
  心意及余六,  诸识共相应;
  皆因藏识生,  非一亦非异。
  数胜及露形,  计自在能生;
  皆堕有无宗,  远离寂静义。
  大种生形相,  非生于大种;
  外道说大种,  生大种及色。
  于无生法外,  外道计作者;
  依止有无宗,  愚夫不觉知。
  清净真实相,  而与大智俱;
  但共心相应,  非意等和合。
  若业皆生色,  则违诸蕴因;
  众生应无取,  无有住无色。
  说色为无者,  众生亦应无;
  无色论是断,  诸识不应生。
  识依四种住,  无色云何成?
  内外既不成,  识亦不应起。
  众生识若无,  自然得解脱;
  必是外道论,  妄计者不知。
  或有随乐执,  中有中诸蕴;
  如生于无色,  无色云何有?
  无色中之色,  彼非是可见;
  无色则违宗,  非乘及乘者。
  识从习气生,  与诸根和合;
  八种于刹那,  取皆不可得。
  若诸色不起,  诸根则非根;
  是故世尊说,  根色刹腻迦。”
 “云何不了色,  而得有识生?
  云何识不生,  而得受生死?”
 “诸根及根境,  圣者了其义;
  愚痴无智者,  妄执取其名。
  不应执第六,  有取及无取;
  为离诸过失,  圣者无定说。
  诸外道无智,  怖畏于断常;
  计有为无为,  与我无差别。
  或计与心一,  或与意等异;
  一性有可取,  异性有亦然。
  若取是决了,  名为心心所;
  此取何不能,  决了于一性?
  有取及作业,  可得而受生;
  犹如火所成,  理趣似非似。
  如火顿烧时,  然可然皆具;
  妄取我亦然,  云何无所取?
  若生若不生,  心性常清净;
  外道所立我,  何不以为喻?
  迷惑识稠林,  妄计离真法;
  乐于我论故,  驰求于彼此。
  内证智所行,  清净真我相;
  此即如来藏,  非外道所知。
  分别于诸蕴,  能取及所取;
  若能了此相,  则生真实智。
  是诸外道等,  于赖耶藏处;
  计意与我俱,  此非佛所说。
  若能辩了此,  解脱见真谛;
  见修诸烦恼,  断除悉清净。
  本性清净心,  众生所迷取;
  无垢如来藏,  远离边无边。
  本识在蕴中,  如金银在矿;
  陶冶炼治已,  金银皆显现。”
 “佛非人非蕴,  但是无漏智;
  了知常寂静,  是我之所归。
  本性清净心,  随烦恼意等;
  及与我相应,  愿佛为解说。”
 “自性清净心,  意等以为他;
  彼所积集业,  杂染故为二。
  意等我烦恼,  染污于净心;
  犹如彼净衣,  而有诸垢染。
  如衣得离垢,  亦如金出矿;
  衣金俱不坏,  心离过亦然。
  无智者推求,  箜篌䗍鼓等;
  而觅妙音声,  蕴中我亦尔。
  犹如伏藏宝,  亦如地下水;
  虽有不可见,  蕴真我亦然。
  心心所功能,  聚集蕴相应;
  无智不能取,  蕴中我亦尔。
  如女怀胎藏,  虽有不可见;
  蕴中真实我,  无智不能知。
  如药中胜力,  亦如木中火;
  蕴中真实我,  无智不能知。
  诸法中空性,  及以无常性;
  蕴中真实我,  无智不能知。
  诸地自在通,  灌顶胜三昧;
  若无此真我,  是等悉皆无。
  有人破坏言,  若有应示我;
  智者应答言,  汝分别示我。
  说无真我者,  谤法著有无;
  比丘应羯磨,  摈弃不共语。
  说真我炽然,  犹如劫火起;
  烧无我稠林,  离诸外道过。
  如苏酪石蜜,  及以麻油等;
  彼皆悉有味,  未尝者不知。
  于诸蕴身中,  五种推求我;
  愚者不能了,  智见即解脱。
  明智所立喻,  犹未显于心;
  其中所集义,  岂能使明了。
  诸法别异相,  不了惟一心;
  计度者妄执,  无因及无起。”
 “定者观于心,  心不见于心;
  见从所见生,  所见何因起?”
 “我姓迦旃延,  净居天中出;
  为众生说法,  令入涅槃城。
  缘于本住法,  我及诸如来;
  于三千经中,  广说涅槃法。
  欲界及无色,  不于彼成佛;
  色界究竟天,  离欲得菩提。
  境界非缚因,  因缚于境界;
  修行利智剑,  割断彼烦恼。
  无我云何有,  幻等法有无?
  愚应显真如,  云何无真我?
  已作未作法,  皆非因所起;
  一切悉无生,  愚夫不能了。
  能作者不生,  所作及诸缘;
  此二皆无生,  云何计能作?
  妄计者说有,  先后一时因;
  显瓶弟子等,  说诸物生起。
  佛非是有为,  所具诸相好;
  是轮王功德,  非此名如来。
  佛以智为相,  远离于诸见;
  自内证所行,  一切过皆断。
  聋盲喑哑等,  老小及怀怨;
  是等尤重者,  皆无梵行分。
  随好隐为天,  相隐为轮王;
  此二着放逸,  惟显者出家。
  我释迦灭后,  当有毗耶娑;
  迦那梨沙婆,  劫比罗等出。
  我灭百年后,  毗耶娑所说;
  婆罗多等论,  次有半择娑。
  憍拉婆啰摩,  次有冒狸王;
  难陀及鞠多,  次篾利车王。
  于后刀兵起,  次有极恶时;
  彼时诸世间,  不修行正法。
  如是等过后,  世间如轮转;
  日火共和合,  焚烧于欲界。
  复立于诸天,  世间还成就;
  诸王及四姓,  诸仙垂法化。
  韦陀祠施等,  当有此法兴;
  谈论戏笑法,  长行与解释。
  我闻如是等,  迷惑于世间;
  所受种种衣,  若有正色者。
  青泥牛粪等,  染之令坏色;
  所服一切衣,  令离外道相。
  现于修行者,  诸佛之憧相;
  亦系于腰绦,  漉水而饮用。
  次第而乞食,  不至于非处;
  生于胜妙天,  及生于人中。
  宝相具足者,  生天及人王;
  王有四天下,  法教久临御。
  上升于天宫,  由贪皆退失;
  纯善及三时,  二时并极恶。
  余佛出善时,  释迦出恶世;
  于我涅槃后,  释种悉达多。
  毗纽大自在,  外道等俱出;
  如是我闻等,  释师子所说。
  谈古及笑语,  毗夜娑仙说;
  于我涅槃后,  毗纽大自在,
  彼说如是言:  ‘我能作世间;
  我名离尘佛,  姓迦多衍那。
  父名世间主,  母号为具财;
  我生瞻婆国,  我之先祖父。
  从于月种生,  故号为月藏;
  出家修苦行,  演说千法门,
  与大慧授记,  然后当灭度。’
  大慧付达摩,  次付弥佉梨,
  弥佉梨恶时,  劫尽法当灭。
  迦叶拘留孙,  拘那含牟尼,
  及我离尘垢,  皆出纯善时。
  纯善渐减时,  有导师名慧,
  成就大勇猛,  觉悟于五法;
  非二时三时,  亦非极恶时,
  于彼纯善时,  现成等正觉。
  衣虽不割缕,  杂碎而补成,
  如孔雀尾目,  无有人侵夺;
  或二指三指,  间错而补成,
  异此之所作,  愚夫生贪着。
  惟畜于三衣,  恒灭贪欲火,
  沐以智慧水,  日夜三时修;
  如放箭势极,  一坠还放一,
  亦如抨酪木,  善不善亦然。
  若一能生多,  则有别异相,
  施者应如田,  受者应如风;
  若一能生多,  一切无因有,
  所作因灭坏,  是妄计所立。
  若妄计所立,  如灯及种子,
  一能生多者,  但相似非多;
  胡麻不生豆,  稻非穬麦因,
  小豆非谷种,  云何一生多?
  名手作声论,  广主造王论,
  顺世论妄说,  当生梵藏中;
  迦多延造经,  树皮仙说祀,
  鸺鹠出天文,  恶世时当有。
  世间诸众生,  福力感于王,
  如法御一切,  守护于国土;
  青蚁及赤豆,  侧僻与马行,
  此等大福仙,  未来世当出。
  释子悉达多,  步多五髻者,
  口力及聪慧,  亦于未来出。
  我在于林野,  梵王来惠我,
  鹿皮三岐杖,  膊绦及军持;
  此大修行者,  当成离垢尊,
  说于真解脱,  牟尼之幢相。
  梵王与梵众,  诸天及天众,
  施我鹿皮衣,  还归自在宫。
  我在林树间,  帝释四天王,
  施我妙衣服,  及以乞食钵。
  若立不生论,  是因生复生,
  如是立无生,  惟是虚言说。
  无始所积集,  无明为心因;
  生灭而相续,  妄计所分别。
  僧佉论有二,  胜性及变异。
  胜中有所作,  所作应自成;
  胜性与物俱,  求那说差别。
  作所作种种,  变异不可得;
  如水银清净,  尘垢不能染。
  藏识净亦然,  众生所依止;
  如兴渠葱气,  盐味及胎藏。
  种子亦如是,  云何而不生?
  一性及异性,  俱不俱亦然。
  非所取之有,  非无非有为;
  马中牛性离,  蕴中我亦然。
  所说为无为,  悉皆无自性;
  理教等求我,  是妄垢恶见。
  不了故说有,  惟妄取无余;
  诸蕴中之我,  一异皆不成。
  彼过失显然,  妄计者不觉;
  如水镜及眼,  现于种种影。
  远离一异性,  蕴中我亦然;
  行者修于定,  见谛及以道。
  勤修此三种,  解脱诸恶见;
  犹如孔隙中,  见电光速灭。
  法迁变亦然,  不应起分别;
  愚夫心迷惑,  取涅槃有无。
  若得圣见者,  如实而能了;
  应知变异法,  远离于生灭。
  亦离于有无,  及以能所相;
  应知变异法,  远离外道论。
  亦离于名相,  内我见亦灭;
  诸天乐触身,  地狱苦逼体。
  若无彼中有,  诸识不得生;
  应知诸趣中,  众生种种身。
  胎卵湿生等,  皆随中有生;
  离圣教正理,  欲灭惑反增。
  是外道狂言,  智者不应说;
  先应决了我,  及分别诸取,
  以如石女儿,  无决了分别。
  我离于肉眼,  以天眼慧眼,
  见诸众生身,  离诸行诸蕴;
  观见诸行中,  有好色恶色,
  解脱非解脱,  有住天中者;
  诸趣所受身,  惟我能了达。
  超过世所知,  非计度境界;
  无我而生心,  此心云何生?
  岂不说心生,  如河灯种子;
  若无无明等,  心识则不生。
  离无明无识,  云何生相续?
  妄计者所说,  三世及非世,
  第五不可说,  诸佛之所知。
  诸行取所住,  彼亦为智因,
  不应说智慧,  而名为诸行。
  有此因缘故,  则有此法生,
  无别有作者,  是我之所说。
  风不能生火,  而令火炽然,
  亦由风故灭,  云何喻于我?
  所说为无为,  皆离于诸取。
  云何愚分别,  以火成立我?
  诸缘展转力,  是故能生火。
  若分别如火,  是我从谁生?
  意等为因故,  诸蕴处积集。
  无我之商主,  常与心俱起;
  此二常如日,  远离能所作。
  非火能成立,  妄计者不知;
  众生心涅槃,  本性常清净。
  无始过习染,  无异如虚空;
  象卧等外道,  诸见所杂染。
  意识之所覆,  计火等为净;
  若得如实见,  便能断烦恼。
  舍邪喻稠林,  到圣所行处;
  智所知差别,  各异而分别。
  无智者不知,  说所不应说,
  如愚执异材,  作栴檀沉水,
  妄计与真智,  当知亦复然。
  食讫持钵归,  洗濯令清净,
  澡漱口余味,  应当如是修。
  若于此法门,  如理正思惟。
  净信离分别,  成就最胜定;
  离着处于义,  成金光法灯。
  分别于有无,  及诸恶见网;
  三毒等皆离,  得佛手灌顶。
  外道执能作,  迷方及无因;
  于缘起惊怖,  断灭无圣性。
  变起诸果报,  谓诸识及意;
  意从赖耶生,  识依末那起。
  赖耶起诸心,  如海起波浪;
  习气以为因,  随缘而生起。
  刹那相钩锁,  取自心境界;
  种种诸形相,  意根等识生。
  由无始恶习,  似外境而生;
  所见惟自心,  非外道所了。
  因彼而缘彼,  而生于余识;
  是故起诸见,  流转于生死。
  诸法如幻梦,  水月焰干城;
  当知一切法,  惟是自分别。
  正智依真如,  而起诸三昧;
  如幻首楞严,  如是等差别。
  得入于诸地,  自在及神通;
  成就如幻智,  诸佛灌其顶。
  见世间虚妄,  是时心转依;
  获得欢喜地,  诸地及佛地。
  既得转依已,  如众色摩尼;
  利益诸众生,  应现如水月。
  舍离有无见,  及以俱不俱;
  过于二乘行,  亦超第七地。
  自内现证法,  地地而修治;
  远离诸外道,  应说是大乘。
  说解脱法门,  如兔角摩尼;
  舍离于分别,  离死及迁灭。
  教由理故成,  理由教故显;
  当依此教理,  勿更余分别。”

  大乘入楞伽经卷第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