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正藏第 16 册 No. 0672 大乘入楞伽经

大乘入楞伽经卷第六

  大周于阗国三藏法师实叉难陀奉 敕译

  变化品第七

  尔时大慧菩萨摩诃萨复白佛言:“世尊!如来何故授阿罗汉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记?何故复说无般涅槃法众生得成佛道?又何故说从初得佛至般涅槃,于其中间不说一字?又言如来常在于定无觉无观;又言佛事皆是化作;又言诸识刹那变坏;又言金刚神常随卫护;又言前际不可知而说有般涅槃;又现有魔及以魔业;又有余报,谓;旃遮婆罗门女,孙陀利外道女,及空钵而还等事,世尊既有如是业障,云何得成一切种智?既已成于一切种智,云何不离如是诸过?”

  佛言:“谛听!当为汝说。大慧!我为无余涅槃界故,密劝令彼修菩萨行,此界他土有诸菩萨,心乐求于声闻涅槃,令舍是心进修大行,故作是说。又变化佛与化声闻而授记别,非法性佛。大慧!授声闻记是秘密说。大慧!佛与二乘无差别者,据断惑障解脱一味,非谓智障,智障要见法无我性乃清净故。烦恼障者,见人无我意识舍离,是时初断藏识习灭,法障解脱方得永净。大慧!我依本住法作是密语,非异前佛,后更有说,先具如是诸文字故。大慧!如来正知无有妄念,不待思虑然后说法,如来久已断四种习,离二种死、除二种障。大慧!意及意识眼识等七,习气为因是刹那性,离无漏善非流转法。大慧!如来藏者,生死流转及是涅槃苦乐之因,凡愚不知妄著于空。大慧!变化如来,金刚力士常随卫护,非真实佛。真实如来离诸限量,二乘外道所不能知,住现法乐成就智忍,不假金刚力士所护。一切化佛不从业生,非即是佛亦非非佛,譬如陶师众事和合而有所作,化佛亦尔,众相具足而演说法,然不能说自证圣智所行之境。

  “复次,大慧!诸凡愚人见六识灭起于断见,不了藏识起于常见。大慧!自心分别是其本际,故不可得,离此分别即得解脱,四种习断离一切过。”

  尔时世尊重说颂言:

 “三乘及非乘,  无有佛涅槃;
  悉授如来记,  说离众过恶。
  成就究竟智,  及无余涅槃;
  诱进怯劣人,  依此密意说。
  诸佛所得智,  演说如是道;
  惟此更非余,  故彼无涅槃。
  欲色有诸见,  如是四种习;
  意识所从生,  藏意亦在中。
  见意识眼等,  无常故说断;
  迷意藏起常,  邪智谓涅槃。”

  大乘入楞伽经断食肉品第八

  尔时大慧菩萨摩诃萨复白佛言:“世尊!愿为我说食不食肉功德过失,我及诸菩萨摩诃萨知其义已,为未来现在报习所熏食肉众生而演说之,令舍肉味求于法味;于一切众生起大慈心,更相亲爱如一子想,住菩萨地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或二乘地暂时止息,究竟当成无上正觉。世尊!路迦耶等诸外道辈,起有无见执着断常,尚有遮禁不听食肉,何况如来、应、正等觉,大悲含育世所依怙,而许自他俱食肉耶?善哉世尊!具大慈悲哀愍世间,等观众生犹如一子,愿为解说食肉过恶、不食功德,令我及与诸菩萨等,闻已奉行广为他说。”

  尔时大慧菩萨重说颂言:

 “菩萨摩诃萨,  志求无上觉;
  酒肉及与葱,  为食为不食?
  愚夫贪嗜肉,  臭秽无名称;
  与彼恶兽同,  云何而可食?
  食者有何过?  不食有何德?
  惟愿最胜尊,  为我具开演。”

  尔时佛告大慧菩萨摩诃萨言:“大慧!谛听!谛听!善思念之。吾当为汝分别解说。大慧!一切诸肉有无量缘,菩萨于中当生悲愍,不应啖食,我今为汝说其少分。大慧!一切众生从无始来,在生死中轮回不息,靡不曾作父母兄弟男女眷属,乃至朋友亲爱侍使,易生而受鸟兽等身,云何于中取之而食?大慧!菩萨摩诃萨观诸众生同于己身,念肉皆从有命中来,云何而食?大慧!诸罗刹等闻我此说尚应断肉,况乐法人。大慧!菩萨摩诃萨在在生处,观诸众生皆是亲属,乃至慈念如一子想,是故不应食一切肉。大慧!衢路市肆诸卖肉人,或将犬马人牛等肉,为求利故而贩鬻之,如是杂秽云何可食?

  “大慧!一切诸肉皆是精血污秽所成,求清净人,云何取食?大慧!食肉之人众生见之悉皆惊怖,修慈心者云何食肉?大慧!譬如猎师及旃陀罗,捕鱼网鸟诸恶人等,狗见惊吠兽见奔走,空飞水住一切众生,若有见之咸作是念:‘此人气息犹如罗刹,今来至此必当杀我。’为护命故悉皆走避。食肉之人亦复如是,是故菩萨为修慈行不应食肉。大慧!夫食肉者,身体臭秽恶名流布,贤圣善人不用亲狎,是故菩萨不应食肉。大慧!夫血肉者,众仙所弃群圣不食,是故菩萨不应食肉。大慧!菩萨为护众生信心,令于佛法不生讥谤,以慈愍故不应食肉。大慧!若我弟子食啖于肉,令诸世人悉怀讥谤,而作是言:‘云何沙门修净行人,弃舍天仙所食之味,犹如恶兽食肉满腹游行世间,令诸众生悉怀惊怖,坏清净行失沙门道。’是故当知佛法之中无调伏行,菩萨慈愍为护众生,令不生于如是之心,不应食肉。大慧!如烧人肉其气臭秽,与烧余肉等无差别,云何于中有食不食?是故一切乐清净者不应食肉。大慧!诸善男女冢间树下阿兰若处寂静修行,或住慈心或持咒术,或求解脱或趣大乘,以食肉故,一切障碍不得成就,是故菩萨欲利自他不应食肉。大慧!夫食肉者,见其形色则已生于贪滋味心,菩萨慈念一切众生犹如己身,云何见之而作食想?是故菩萨不应食肉。大慧!夫食肉者诸天远离,口气常臭,睡梦不安觉已忧悚,夜叉恶鬼夺其精气,心多惊怖,食不知足,增长疾病易生疮癣,恒被诸虫之所唼食,不能于食深生厌离。大慧!我常说言:‘凡所食啖作子肉想。’余食尚然,云何而听弟子食肉。大慧!肉非美好、肉不清净,生诸罪恶败诸功德,诸仙圣人之所弃舍,云何而许弟子食耶?若言许食,此人谤我。

  “大慧!净美食者,应知则是粳米粟米大小麦豆苏油石蜜,如是等类,此是过去诸佛所许,我所称说。我种性中诸善男女,心怀净信久植善根,于身命财不生贪着,慈愍一切犹如己身,如是之人之所应食,非诸恶习虎狼性者心所爱重。

  “大慧!过去有王名师子生,耽着肉味食种种肉,如是不已遂至食人,臣民不堪悉皆离叛,亡失国位受大苦恼。大慧!释提桓因处天王位,以于过去食肉余习,变身为鹰而逐于鸽。我时作王名曰尸毗,愍念其鸽,自割身肉以代其命。

  “大慧!帝释余习尚恼众生,况余无惭常食肉者。当知食肉自恼恼他,是故菩萨不应食肉。大慧!昔有一王乘马游猎,马惊奔逸入于山险,既无归路又绝人居,有牝师子与同游处,遂行丑行生诸子息,其最长者名曰班足,后得作王领七亿家,食肉余习非肉不食,初食禽兽后乃至人,所生男女悉是罗刹。转此身已,复生师子豺狼虎豹雕鹫等中,欲求人身终不可得,况出生死涅槃之道。

  “大慧!夫食肉者有如是等无量过失,断而不食获大功德,凡愚不知如是损益,是故我今为汝开演,凡是肉者悉不应食。大慧!凡杀生者多为人食,人若不食亦无杀事,是故食肉与杀同罪。奇哉世间贪着肉味,于人身肉尚取食之,况于鸟兽有不食者,以贪味故广设方便,罝罗网罟处处安施,水陆飞行皆被杀害,设自不食为贪价直而作是事。

  “大慧!世复有人心无慈愍,专行惨暴犹如罗刹,若见众生其身充盛,便生肉想言此可食。大慧!世无有肉,非是自杀亦非他杀,心不疑杀而可食者,以是义故我许声闻食如是肉。大慧!未来之世有愚痴人,于我法中而为出家,妄说毗尼坏乱正法,诽谤于我言听食肉亦自曾食。大慧!我若听许声闻食肉,我则非是住慈心者,修观行者,行头陀者,趣大乘者,云何而劝诸善男子及善女人,于诸众生生一子想断一切肉?大慧!我于诸处说遮十种许三种者,是渐禁断令其修学;今此经中自死他杀,凡是肉者一切悉断。大慧!我不曾许弟子食肉,亦不现许亦不当许。大慧!凡是肉食,于出家人悉是不净。

  “大慧!若有痴人,谤言如来听许食肉亦自食者,当知是人恶业所缠,必当永堕不饶益处。大慧!我之所有诸圣弟子,尚不食于凡夫段食,况食血肉不净之食。大慧!声闻缘觉及诸菩萨尚惟法食,岂况如来。大慧!如来法身非杂食身。大慧!我已断除一切烦恼,我已浣涤一切习气,我已善择诸心智慧,大悲平等普观众生犹如一子。云何而许声闻弟子食于子肉?何况自食。作是说者无有是处。”

  尔时世尊重说颂言:

 “悉曾为亲属,  众秽所成长,
  恐怖诸含生,  是故不应食。
  一切肉与葱,  韭蒜及诸酒;
  如是不净物,  修行者远离。
  亦常离麻油,  及诸穿孔床;
  以彼诸细虫,  于中大惊怖。
  饮食生放逸,  放逸生邪觉;
  从觉生于贪,  是故不应食。
  邪觉生贪故,  心为贪所醉;
  心醉长爱欲,  生死不解脱。
  为利杀众生,  以财取诸肉;
  二俱是恶业,  死堕叫唤狱。
  不想不教求,  此三种名净;
  世无如是肉,  食者我诃责。
  更互相食啖,  死堕恶兽中;
  臭秽而癫狂,  是故不应食。
  猎师旃茶罗,  屠儿罗刹娑;
  此等种中生,  斯皆食肉报。
  食已无惭愧,  生生常癫狂;
  诸佛及菩萨,  声闻所嫌恶。
  《象胁》与《大云》,  《涅槃》、《央掘摩》,
  及此《楞伽经》,  我皆制断肉。
  先说见闻疑,  已断一切肉;
  以其恶习故,  愚者妄分别。
  如贪障解脱,  肉等亦复然;
  若有食之者,  不能入圣道。
  未来世众生,  于肉愚痴说;
  言此净无罪,  佛听我等食。
  净食尚如药,  犹如子肉想;
  是故修行者,  知量而行乞。
  食肉背解脱,  及违圣表相;
  令众生生怖,  是故不应食。
  安住慈心者,  我说常厌离;
  师子及虎狼,  应共同游止。
  若于酒肉等,  一切皆不食;
  必生贤圣中,  丰财具智慧。”

  大乘入楞伽经陀罗尼品第九

  尔时佛告大慧菩萨摩诃萨言:“大慧!过去未来现在诸佛,为欲拥护持此经者,皆为演说楞伽经咒,我今亦说,汝当受持。”即说咒曰:

  怛侄他(一) 睹吒睹吒(都騃反,下同)(二) 杜吒杜吒(三) 钵吒钵吒(四) 葛吒葛吒(五) 阿么隶阿么隶(六) 毗么隶毗么隶(七) 你谜你谜(八) 呬谜呬谜(九) 缚(扶可反)谜缚谜(十) 葛隶葛隶(十一) 揭啰葛隶(十二) 阿吒末吒(十三) 折吒咄吒(十四) 耆若(攘舸反,二合)吒萨普(二合)吒(十五) 葛地(杂计反,下同)剌地(十六) 钵地(十七) 呬谜呬谜(十八) 第谜(十九) 折隶折隶(二十) 钵利钵利(二十一) 畔第毗第(二十二) 案制满制(二十三) ?(胝户反,下同)茶(去声,下同)㘑(二十四) 杜茶㘑(二十五) 钵茶㘑(二十六) 遏计遏计(二十七) 末计末计(二十八) 斫结斫结㘑(二合)(二十九) 地(依字呼)谜地谜(三十) 呬谜呬谜(三十一) ????(三十二) 楮(笞矩反)楮楮楮(三十三) 杜杜杜(三十四) 杜虎(二合)杜虎杜虎杜虎(三十五) 莎婆诃(三十六)

  “大慧!未来世中,若有善男子、善女人,受持读诵为他解说此陀罗尼,当知此人,不为一切人与非人诸鬼神等之所得便;若复有人卒中于恶,为其诵念一百八遍,即时恶鬼疾走而去。大慧!我更为汝说陀罗尼。”即说咒曰:

  怛侄他(一) 钵头摩第鞞(二) 钵头迷(三) 醯(去声,下同)泥醯祢醯泥(四) 隶主罗主隶(五) 虎隶虎罗虎隶(六) 庾隶庾隶(七) 跛隶跛罗跛隶(八) 嗔(上声,呼)第膑第(九) 畔逝末第(十) 尼罗迦隶(十一) 莎婆诃(十二)

  “大慧!若有善男子、善女人,受持读诵为他解说此陀罗尼,不为一切天龙夜叉人非人等诸恶鬼神之所得便;我为禁止诸罗刹故说此神咒,若持此咒则为受持入楞伽经,一切文句悉已具足。”

  大乘入楞伽经偈颂品第十之初

  尔时世尊,欲重宣此修多罗中诸广义故,而说偈言:

 “诸法不坚固,  皆从分别生,
  以分别即空,  所分别非有。
  由虚妄分别,  是则有识生,
  八九识种种,  如海众波浪。
  习气常增长,  槃根坚固依,
  心随境界流,  如铁于磁石。
  众生所依性,  远离诸计度,
  及离智所知,  转依得解脱。
  得如幻三昧,  超过于十地;
  观见心王时,  想识皆远离。
  尔时心转依,  是则为常住;
  在于莲花宫,  幻境之所起。
  既住彼宫已,  自在无功用;
  利益诸众生,  如众色摩尼。
  无有为无为,  惟除妄分别;
  愚夫迷执取,  如石女梦子。
  应知补伽罗,  蕴界诸缘等,
  悉空无自性,  无生有非有。
  我以方便说,  而实无有相;
  愚夫妄执取,  能相及所相。
  一切知非知,  一切非一切;
  愚夫所分别,  佛无觉自他。
  诸法如幻梦,  无生无自性;
  以皆性空故,  无有不可得。
  我惟说一性,  离于妄计度;
  自性无有二,  众圣之所行。
  如四大不调,  变吐见萤光;
  所见皆非有,  世间亦如是。
  犹如幻所现,  草木瓦砾等;
  彼幻无所有,  诸法亦如是。
  非取非所取,  非缚非所缚;
  如幻如阳焰,  如梦亦如翳。
  若欲见真实,  离诸分别取;
  应修真实观,  见佛必无疑。
  世间等于梦,  色资具亦尔;
  若能如是见,  身为世所尊。
  三界由心起,  迷惑妄所见;
  离妄无世间,  知已转染依。
  愚夫之所见,  妄谓有生灭;
  智者如实观,  不生亦不灭。
  常行无分别,  远离心心法;
  住色究竟天,  离诸过失处。
  于彼成正觉,  具力通自在;
  及诸胜三昧,  现化于此成。
  化身无量亿,  遍游一切处;
  令愚夫得闻,  如响难思法。
  远离初中后,  亦离于有无;
  非多而现多,  不动而普遍。
  说众生身中,  所覆之性实;
  迷惑令幻有,  非幻为迷惑。
  由心迷惑故,  一切皆悉有;
  以此相系缚,  藏识起世间。
  如是诸世间,  惟有假施设;
  诸见如暴流,  行于人法中。
  若能如是知,  是则转所依;
  乃为我真子,  成就随顺法。
  愚夫所分别,  坚湿暖动法;
  假名无有实,  亦无相所相。
  身形及诸根,  皆以八物成;
  凡愚妄计色,  迷惑身笼槛。
  凡愚妄分别,  因缘和合生;
  不了真实相,  流转于三有。
  识中诸种子,  能现心境界;
  愚夫起分别,  妄计于二取。
  无明爱及业,  诸心依彼生;
  以是我了知,  为依他起性。
  妄分别有物,  迷惑心所行;
  此分别都无,  迷妄计为有。
  心为诸缘缚,  生起于众生;
  诸缘若远离,  我说无所见。
  已离于众缘,  自相所分别;
  身中不复起,  我为无所行。
  众生心所起,  能取及所取;
  所见皆无相,  愚夫妄分别。
  显示阿赖耶,  殊胜之藏识;
  离于能所取,  我说为真如。
  蕴中无有人,  无我无众生;
  生唯是识生,  灭亦唯识灭。
  犹如画高下,  虽见无所有;
  诸法亦如是,  虽见而非有。
  如乾闼婆城,  亦如热时炎;
  所见恒如是,  智观不可得。
  因缘及譬喻,  以此而立宗;
  干城梦火轮,  阳焰日月光。
  火焰毛等喻,  以此显无生;
  世分别皆空,  迷惑如幻梦。
  见诸有不生,  三界无所依;
  内外亦如是,  成就无生忍。
  得如幻三昧,  及以意生身;
  种种诸神通,  诸力及自在。
  诸法本无生,  空无有自性;
  迷惑诸因缘,  而谓有生灭。
  愚夫妄分别,  以心而现心;
  及现于外色,  而实无所有。
  如定力观见,  佛像与骨锁;
  及分析大种,  假施设世间。
  身资及所住,  此三为所取;
  意取及分别,  此三为能取。
  迷惑妄计着,  以能所分别;
  但随文字境,  而不见真实。
  行者以慧观,  诸法无自性;
  是时住无相,  一切皆休息。
  如以墨涂鸡,  无智者妄取;
  实无有三乘,  愚夫不能见。
  若见诸声闻,  及以辟支佛;
  皆大悲菩萨,  变化之所现。
  三界唯是心,  分别二自性;
  转依离人法,  是则为真如。
  日月灯光焰,  大种及摩尼;
  无分别作用,  诸佛亦如是。
  诸法如毛轮,  远离生住灭;
  亦离常无常,  染净亦如是。
  如着陀都药,  见地作金色;
  而实彼地中,  本无有金相。
  愚夫亦如是,  无始迷乱心;
  妄取诸有实,  如幻如阳焰。
  应观一种子,  与非种同印;
  一种一切种,  是名心种种。
  种种子为一,  转依为非种;
  平等同法印,  悉皆无分别。
  种种诸种子,  能感诸趣生;
  种种众杂苦,  名一切种子。
  观诸法自性,  迷惑不待遣;
  物性本无生,  了知即解脱。
  定者观世间,  众色由心起;
  无始心迷惑,  实无色无心。
  如幻与干城,  毛轮及阳焰;
  非有而现有,  诸法亦如是。
  一切法不生,  唯迷惑所见;
  以从迷妄生,  愚妄计着二。
  由种种习气,  生诸波浪心;
  若彼习断时,  心浪不复起。
  心缘诸境起,  如画依于壁;
  不尔虚空中,  何不起于画?
  若缘少分相,  令心得生者;
  心既从缘起,  唯心义不成。
  心性本清净,  犹若净虚空;
  令心还取心,  由习非异因。
  执着自心现,  令心而得起;
  所见实非外,  是故说唯心。
  藏识说名心,  思量以为意;
  能了诸境界,  是则名为识。
  心常为无记,  意具二种行;
  现在识通具,  善与不善等。
  证乃无定时,  超地及诸刹;
  亦越于心量,  而住无相果。
  所见有与无,  及以种种相;
  皆是诸愚夫,  颠倒所执着。
  智若离分别,  物有则相违;
  由心故无色,  是故无分别。
  诸根犹如幻,  境界悉如梦;
  能作及所作,  一切皆非有。
  世谛一切有,  第一义则无;
  诸法无性性,  说为第一义。
  于无自性中,  因诸言说故,
  而有物起者,  是名为俗谛。
  若无有言说,  所起物亦无;
  世谛中无有,  有言无事者。
  颠倒虚妄法,  而实不可得;
  若倒是有者,  则无无自性。
  以有无性故,  而彼颠倒法;
  一切诸所有,  是皆不可得。
  恶习熏于心,  所现种种相;
  迷惑谓心外,  妄取诸色像。
  分别无分别,  分别是可断;
  无分别能见,  实性证真空。
  无明熏于心,  所现诸众生;
  如幻象马等,  及树叶为金。
  犹如翳目者,  迷惑见毛轮;
  愚夫亦如是,  妄取诸境界。
  分别所分别,  及起分别者;
  转所转转因,  因此六解脱。
  由于妄计故,  无地无诸谛;
  亦无诸刹土,  化佛及二乘。
  心起一切法,  一切处及身;
  心性实无相,  无智取种种。
  分别迷惑相,  是名依他起;
  相中所有名,  是则为妄计。
  诸缘法和合,  分别于名相,
  此等皆不生,  是则圆成实。
  十方诸刹土,  众生菩萨中,
  所有法报佛,  化身及变化,
  皆从无量寿,  极乐界中出;
  于方广经中,  应知密意说。
  所有佛子说,  及诸导师说,
  悉是化身说,  非是实报佛。
  诸法无有生,  彼亦非非有,
  如幻亦如梦,  如化如干城。
  种种由心起,  种种由心脱;
  心起更非余,  心灭亦如是。
  以众生分别,  所现虚妄相;
  惟心实无境,  离分别解脱。
  由无始积集,  分别诸戏论;
  恶习之所熏,  起此虚妄境。
  妄计自性故,  诸法皆无生;
  依止于缘起,  众生迷分别。
  分别不相应,  依他即清净;
  所住离分别,  转依即真如。
  勿妄计虚妄,  妄计即无实;
  迷惑妄分别,  取所取皆无。
  分别见外境,  是妄计自性;
  由此虚妄计,  缘起自性生。
  邪见诸外境,  无境但是心;
  如理正观察,  能所取皆灭。
  如愚所分别,  外境实非有;
  习气扰浊心,  似外境而转。
  已灭二分别,  智契于真如;
  起于无影像,  难思圣所行。
  依父母和合,  如苏在于瓶;
  阿赖耶意俱,  令赤白增长。
  闭尸及稠胞,  秽业种种生;
  业风增四大,  出生如果熟。
  五与五及五,  疮窍有九种;
  爪甲齿毛具,  满足即便生。
  初生犹粪虫,  亦如人睡觉;
  眼开见于色,  分别渐增长。
  分别决了已,  唇腭等和合;
  始发于语言,  犹如鹦鹉等。
  随众生意乐,  安立于大乘;
  非恶见行处,  外道不能受。”
 “自内所证乘,  非计度所行;
  愿说佛灭后,  谁能受持此?”
 “大慧汝应知,  善逝涅槃后,
  未来世当有,  持于我法者。
  南天竺国中,  大名德比丘;
  厥号为龙树,  能破有无宗。
  世间中显我,  无上大乘法;
  得初欢喜地,  往生安乐国。
  众缘所起义,  有无俱不可;
  缘中妄计物,  分别于有无;
  如是外道见,  远离于我法。
  一切法名字,  生处常随逐;
  已习及现习,  展转共分别;
  若不说于名,  世间皆迷惑;
  为除迷惑故,  是故立名言。
  愚分别诸法,  迷惑于名字;
  及以诸缘生,  是三种分别。
  以不生不灭,  本性如虚空;
  自性无所有,  是名妄计相。
  如幻影阳焰,  镜像梦火轮;
  如响及干城,  是则依他起。
  真如空不二,  实际及法性;
  皆无有分别,  我说是圆成。
  语言心所行,  虚妄堕二边;
  慧分别实谛,  是慧无分别。
  于智者所现,  于愚则不现;
  如是智所现,  一切法无相。
  如假金璎珞,  非金愚谓金;
  诸法亦如是,  外道妄计度。
  诸法无始终,  住于真实相;
  世间皆无作,  妄计不能了。
  过去所有法,  未来及现在;
  如是一切法,  皆悉是无生。
  诸缘和合故,  是故说有法;
  若离于和合,  不生亦不灭。
  而诸缘起法,  一异不可得;
  略说以为生,  广说则为灭。
  一是不生空,  一复是生空;
  不生空为胜,  生空则灭坏。
  真如空实际,  涅槃及法界;
  种种意生身,  我说皆异名。
  于诸经律论,  而起净分别;
  若不了无我,  依教不依义,
  众生妄分别,  所见如兔角,
  分别即迷惑,  如渴兽逐焰。
  由于妄执着,  而起于分别;
  若离妄执因,  分别则不起。
  甚深大方广,  知诸刹自在;
  我为佛子说,  非为诸声闻。
  三有空无常,  远离我我所;
  我为诸声闻,  如是总相说。
  不着一切法,  寂净独所行;
  思念辟支果,  我为彼人说。
  身是依他起,  迷惑不自见;
  分别外自性,  而令心妄起。
  报得及加持,  诸趣种类生;
  及梦中所得,  是神通四性。
  梦中之所得,  及以佛威力;
  诸趣种类等,  皆非报得通。
  习气熏于心,  似物而影起;
  凡愚未能悟,  是故说为生。
  随于妄分别,  外相几时有;
  尔所时增妄,  不见自心迷。”
 “何以说有生,  而不说所见;
  无所见而见,  为谁云何说?”
 “心体自本净,  意及诸识俱;
  习气常熏故,  而作诸浊乱。
  藏识舍于身,  意乃求诸趣;
  识迷似境界,  见已而贪取。
  所见唯自心,  外境不可得;
  若修如是观,  舍妄念真如。
  诸定者境界,  业及佛威力;
  此三不思议,  难思智所行。
  过未补伽罗,  虚空及涅槃;
  我随世俗事,  真谛离文字。
  二乘及外道,  同依止诸见;
  迷惑于唯心,  妄分别外境。
  罗汉辟支佛,  及以佛菩提;
  种子坚成就,  梦佛灌其顶。”
 “心幻趣寂静,  何为说有无?
  何处及为谁?  何故愿为说。”
 “迷惑于惟心,  故说幻有无;
  生灭相相应,  相所相平等。
  分别名意识,  及与五识俱;
  如影像暴流,  从心种子起。
  若心及与意,  诸识不起者;
  即得意生身,  亦得于佛地。
  诸缘及蕴界,  人法之自相;
  皆心假施设,  如梦及毛轮。
  观世如幻梦,  依止于真实;
  真实离诸相,  亦离因相应。
  圣者内所证,  常住于无念;
  迷惑因相应,  执世间为实。
  一切戏论灭,  迷惑则不生;
  随有迷分别,  痴心常现起。
  诸法空无性,  而是常无常;
  生论者所见,  非是无生论。
  一异俱不俱,  自然及自在;
  时微尘胜性,  缘分别世间。
  识为生死种,  有种故有生;
  如画依于壁,  了知即便灭。
  譬如见幻人,  而有幻生死;
  凡愚亦如是,  痴故起缚脱。
  内外二种法,  及以彼因缘;
  修行者观察,  皆住于无相。
  习气不离心,  亦不与心俱;
  虽为习所缠,  心相无差别。
  心如白色衣,  意识习为垢;
  垢习之所污,  令心不显现。
  我说如虚空,  非有亦非无;
  藏识亦如是,  有无皆远离。
  意识若转依,  心则离浊乱;
  我说心为佛,  觉了一切法。
  永断三相续,  亦离于四句;
  有无皆舍离,  诸有恒如幻。
  前七地心起,  故有二自性;
  余地及佛地,  悉是圆成实。
  欲色无色界,  及以于涅槃;
  于彼一切身,  皆是心境界。
  随其有所得,  是则迷惑起;
  若觉自心已,  迷惑则不生。
  我立二种法,  诸相及以证;
  以四种理趣,  方便说成就。
  见种种名相,  是迷惑分别;
  若离于名相,  性净圣所行。
  随能所分别,  则有妄计相;
  若离彼分别,  自性圣所行。
  心若解脱时,  则常恒真实;
  种性及法性,  真如离分别。
  以有清净心,  而有杂染现;
  无净则无染,  真净圣所行。
  世间从缘生,  增长于分别;
  观彼如幻梦,  是时即解脱。
  种种恶习气,  与心和合故;
  众生见外境,  不睹心法性。
  心性本清净,  不生诸迷惑;
  迷从恶习起,  是故不见心。
  唯迷惑即真,  真实非余处;
  以诸行非行,  非余处见故。
  若观诸有为,  远离相所相;
  以离众相故,  见世惟自心。
  安住于唯心,  不分别外境;
  住真如所缘,  超过于心量。
  若超过心量,  亦超于无相;
  以住无相者,  不见于大乘。
  行寂无功用,  净修诸大愿;
  及我最胜智,  无相故不见。
  应观心所行,  亦观智所行;
  观见慧所行,  于相无迷惑。
  心所行苦谛,  智所行是集;
  余二及佛地,  皆是慧所行。
  得果与涅槃,  及以八圣道;
  觉了一切法,  是佛清净智。
  眼根及色境,  空明与作意;
  故令从藏识,  众生眼识生。
  取者能所取,  名事俱无有;
  无因妄分别,  是为无智者。
  名义互不生,  名义别亦尔;
  计因无因生,  不离于分别。
  妄谓住实谛,  随见施设说;
  一性五不成,  舍离于谛义。
  戏论于有无,  应超此等魔;
  以见无我故,  不妄求诸有。
  计作者为常,  咒术与诤论;
  实谛离言说,  而见寂灭法。
  依于藏识故,  而得有意转;
  心意为依故,  而有诸识生。
  虚妄所立法,  及心性真如;
  定者如是观,  通达唯心性。
  观意与相事,  不念常无常;
  及以生不生,  不分别二义。
  从于阿赖耶,  生起于诸识;
  终不于一义,  而生二种心。
  由见自心故,  非空非言说;
  若不见自心,  为见网所缚。
  诸缘无有生,  诸根无所有;
  无贪无蕴界,  悉无诸有为。
  本无诸业报,  无作无有为;
  执着本来无,  无缚亦无脱。
  无有无记法,  法非法皆无;
  非时非涅槃,  法性不可得。
  非佛非真谛,  非因亦非果;
  非倒非涅槃,  非生亦非灭。
  亦无十二支,  边无边非有;
  一切见皆断,  我说是唯心。
  烦恼业与身,  及业所得果;
  皆如焰如梦,  如乾闼婆城。
  以住唯心故,  诸相皆舍离;
  以住唯心故,  能见于断常。
  涅槃无诸蕴,  无我亦无相;
  以入于唯心,  转依得解脱。
  恶习为因故,  外现于大地;
  及以诸众生,  唯心无所见。
  身资土影像,  众生习所现;
  心非是有无,  习气令不显。
  垢现于净中,  非净现于垢;
  如云翳虚空,  心不现亦尔。
  妄计性为有,  于缘起则无;
  以妄计迷执,  缘起无分别。
  非所造皆色,  有色非所造;
  梦幻焰干城,  此等非所造。
  若于缘生法,  谓实及不实;
  此人决定依,  一异等诸见。
  声闻有三种,  愿生与变化;
  及离贪瞋等,  从于法所生。
  菩萨亦三种,  未有诸佛相;
  思念于众生,  而现于佛像。
  众生心所现,  皆从习气生;
  种种诸影像,  如星云日月。
  若大种是有,  可有所造生;
  大种无性故,  无能相所相。
  大种是能造,  地等是所造;
  大种本无生,  故无所造色。
  假实等诸色,  及幻所造色;
  梦色干城色,  焰色为第五。
  一阐提五种,  种性五亦然,
  五乘及非乘,  涅槃有六种,
  诸蕴二十四,  诸色有八种,
  佛有二十四,  佛子有二种。
  法门有百八,  声闻有三种,
  诸佛刹惟一,  佛一亦复然。
  解脱有三种,  心流注有四,
  无我有六种,  所知亦有四。
  远离于作者,  及离诸见过;
  内自证不动,  是无上大乘。
  生及与不生,  有八种九种;
  一念与渐次,  证得宗唯一。
  无色界八种,  禅差别有六,
  辟支诸佛子,  出离有七种。
  三世悉无有,  常无常亦无;
  作业及果报,  皆如梦中事。
  诸佛本不生,  为声闻佛子;
  心恒不能见,  如幻等法故。
  故于一切刹,  从兜率入胎;
  初生及出家,  不从生处生。
  为流转众生,  而说于涅槃;
  诸谛及诸刹,  随机令觉悟。
  世间洲树林,  无我外道行;
  禅乘阿赖耶,  果境不思议。
  星宿月种类,  诸王诸天种;
  乾闼夜叉种,  皆因业爱生。
  不思变易死,  犹与习气俱;
  若死永尽时,  烦恼网已断。
  财谷与金银,  田宅及僮仆,
  象马牛羊等,  皆悉不应畜。
  不卧穿孔床,  亦不泥涂地,
  金银铜钵等,  皆悉不应畜。
  土石及与铁,  䗍及颇梨器,
  满于摩竭量,  随钵故听畜。
  常以青等色,  牛粪泥果叶,
  染白钦婆等,  令作袈裟色。
  四指量刀子,  刀如半月形,
  为以割截衣,  修行者听畜。
  勿学工巧明,  亦不应卖买,
  若须使净人,  此法我所说。
  常守护诸根,  善解经律义,
  不狎诸俗人,  是名修行者。
  树下及岩穴,  野屋与冢间,
  草窟及露地,  修行者应住。
  冢间及余处,  三衣常随身,
  若阙衣服时,  来施者应受。
  乞食出游行,  前视一寻地;
  摄念而行乞,  犹如蜂采花。
  闹众所集处,  众杂比丘尼;
  活命与俗交,  皆不应乞食。
  诸王及王子,  大臣与长者,
  修行者乞食,  皆不应亲近。
  生家及死家,  亲友所爱家,
  僧尼和杂家,  修行者不食。
  寺中烟不断,  常作种种食,
  及故为所造,  修行者不食。
  行者观世间,  能相与所相;
  皆悉离生灭,  亦离于有无。

  大乘入楞伽经卷第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