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正藏第 16 册 No. 0664 合部金光明经

  No. 664 [Nos. 663, 665]

  合部金光明经序

  《金光明经》者,教穷满字,金鼓击于梦中,理极真空,宝塔踊于地上;三身果备,酬昔报之无亏;十地因圆,显曩修之具足。所以经王之号得称于斯,将知能弘赞人,其位难量者也。

  大兴善寺沙门释宝贵者,即近周世道安神足,伏膺明匠、寔曰良才,玩阅群经未尝释手,可谓瞿昙身子、孔氏颜渊者焉。

  然贵睹昔晋朝沙门支敏度合两支、两竺、一白五家《首楞严》五本为一部,作八卷;又合一支、两竺三家《维摩》三本为一部,作五卷;今沙门僧就又合二谶、罗什、耶舍四家《大集》四本为一部,作六十卷,非止收涓添海,亦是聚芥培山。

  诸此合经,文义宛具,斯既先哲遗踪,贵遂依承以为规矩。而《金光明》见有三本:初在凉世有昙无谶译,为四卷,止十八品;其次,周世阇那崛多译,为五卷,成二十品;后逮梁世,真谛三藏于建康译〈三身分别〉、〈业障灭〉、〈陀罗尼最净地〉、〈依空满愿〉等四品,足前出没为二十二品。其序果云:“昙无谶法师称《金光明经》篇品阙漏。”每寻文揣义,谓此说有徴而仇校无指,永怀寤寐。宝贵每叹:“此经秘奥,后分云何竟无嘱累?旧虽三译,本疑未周,长想梵文,愿言逢遇。”

  大隋驭㝢,新经即来,帝敕所司,相续翻译。至开皇十七年,法席小间,因劝请北天竺揵陀罗国三藏法师——此云志德——重寻后本,果有〈嘱累品〉,复得〈银主陀罗尼品〉。故知法典源散,派别条分,承注末流,理难全具。

  赖三藏法师慧性冲明,学业优远,内外经论多所博通,在京大兴善寺即为翻译,并前先出合二十四品,写为八卷。学士成都费长房笔受,通梵沙门日严寺释彦琮校练。

  宝珠既足,欣跃载深,愿此法灯传之永劫。

  合部金光明经

  序品第一

  隋沙门释宝贵合北凉三藏昙无谶译

  如是我闻:

  一时佛在王舍大城耆阇崛山。是时,如来游于无量甚深法性——诸佛行处——过诸菩萨所行清净。

  “是金光明,诸经之王,若有闻者则能思惟无上微妙甚深之义。如是经典常为四方四佛世尊之所护持:

 “东方阿閦、  南方宝相、  西无量寿、
  北微妙声。

  “我今当说忏悔等法,所生功德为无有上,能坏诸苦、尽不善业:

 “一切种智,  而为根本,  无量功德,
  之所庄严,  灭除诸苦、  与无量乐。
  诸根不具、  寿命损减、  贫穷困苦、
  诸天舍离、  亲厚斗讼、  王法所加、
  各各忿诤、  财物损耗、  愁忧恐怖、
  恶星灾异、  众邪蛊道、  变怪相续、
  卧见恶梦、  昼则愁恼,  当净洗浴,
  听是经典。  至心清净,  着净洁衣,
  专听是经,  甚深行处。  是经威德,
  能悉消除,  如是诸恶,  令其寂灭。
  护世四王,  将诸官属,  并及无量,
  夜叉之众,  悉来拥护,  是持经典;
  大辩天神、  尼连河神、  鬼子母神、
  地神坚牢、  大梵尊天、  三十三天、
  大神龙王、  紧那罗王、  迦楼罗王、
  阿修罗王、  与其眷属,  悉共至彼,
  拥护是人,  昼夜不离。  我今所说,
  诸佛世尊,  甚深秘密、  微妙行处,
  亿百千劫,  甚难得值。  若得闻经、
  若为他说、  若心随喜、  若设供养,
  如是之人,  于无量劫,  常为诸天,
  八部所敬。  如是修行,  生功德者,
  得不思议,  无量福聚;  亦为十方,
  诸佛世尊、  深行菩萨,  之所护持。
  着净衣服,  以上妙香,  慈心供养,
  常不远离。  身意清净,  无有垢秽,
  欢喜悦豫,  深乐是典。  若得听闻,
  当知善得,  人身人道,  及以正命;
  若闻忏悔,  执持在心,  是上善根,
  诸佛所赞。”

  金光明经寿量品第二

  尔时,王舍城中有菩萨摩诃萨名曰信相,已曾供养过去无量亿那由他百千诸佛,种诸善根。是信相菩萨作是思惟:“何因何缘释迦如来寿命短促,方八十年?”复更念言:“如佛所说,有二因缘寿命得长。何等为二?一者、不杀,二者、施食。而我世尊于无量百千亿那由他阿僧祇劫修不杀戒、具足十善、饮食惠施不可限量,乃至己身骨、髓、血、肉充足饱满饥饿众生,况余饮食?”

  大士如是至心念佛、思是义时,其室自然广博严事,天绀琉璃、种种众宝杂厕间错以成其地,犹如如来所居净土。有妙香气——过诸天香——烟云垂布,遍满其室。

  其室四面各有四宝上妙高座自然而出,纯以天衣而为敷具。是妙座上各有诸佛,所受用华众宝合成,于莲华上有四如来:

  东方名阿閦、  南方名宝相、
  西方无量寿、  北方微妙声。

  是四如来自然而坐师子座上,放大光明照王舍城及此三千大千世界,乃至十方恒河沙等诸佛世界,雨诸天华、作天伎乐。

  尔时,三千大千世界所有众生以佛神力受天快乐,诸根不具即得具足。举要言之,一切世间所有利益、未曾有事悉具出现。

  尔时,信相菩萨见是诸佛及希有事,欢喜踊跃,恭敬合掌向诸世尊,至心念佛,作是思惟:“释迦如来无量功德,唯寿命中心生疑惑。云何如来寿命如是方八十年?”

  尔时,四佛以正遍知告信相菩萨:“善男子!汝今不应思量如来寿命短促。何以故?善男子!我等不见诸天、世人、魔众、梵众、沙门、婆罗门、人及非人,有能思算如来寿量知其齐限,惟除如来。”

  时四如来将欲宣畅释迦文佛所得寿命,欲色界天、诸龙、鬼神、乾闼婆、阿修罗、迦楼罗、紧那罗、摩睺罗伽,及无量百千亿那由他菩萨摩诃萨,以佛神力悉来聚集信相菩萨摩诃萨室。

  尔时,四佛于大众中略以偈喻说释迦如来所得寿量,而作颂曰:

 “一切诸水,  可知几渧,  无有能数,
  释尊寿命;  诸须弥山,  可知斤两,
  无有能量,  释尊寿命;  一切大地,
  可知尘数,  无有能算,  释尊寿命;
  虚空分界,  尚可尽边,  无有能计,
  释尊寿命。  不可计劫,  亿百千万,
  佛寿如是,  无量无边。  以是因缘,
  故说二缘,  不害物命、  施食无量。
  是故,大士!  寿不可计,  无量无边,
  亦无齐限。  是故汝今,  不应于佛,
  无量寿命,  而生疑惑(自下五行丹本无)。”

  尔时,信相菩萨摩诃萨闻是四佛宣说如来寿命无量,深心信解,欢喜踊跃。

  说是如来寿命品时,无量无边阿僧祇众生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

  时四如来忽然不现(下崛多译补)。

  尔时,信相菩萨彼诸佛边闻说释迦牟尼世尊寿量已,白彼诸佛言:“诸世尊!云何彼释迦牟尼如来显示如是短少寿量?”

  如是语已,彼诸世尊告信相菩萨言:“然彼释迦牟尼如来五浊世时,出现于世寿百岁生中,于下信解众生、少善根众生,我见、众生见、命见、养育富伽罗见、邪见、我我所执着等中,为利益诸凡夫众生及外道尼乾陀、波梨婆阇迦等故,世尊释迦牟尼如来显示如是短少寿量成熟众生。

  “善男子!然彼释迦牟尼如来显示如是短少寿量,彼等众生若知如来入涅槃已,发生苦想、希有想、未曾有想、忧愁想,速当受如是等修多罗,当持读诵、当不毁谤。是故,如来显示如是短少寿量。彼等众生若见如来不入涅槃,不生希有想、忧愁想、未曾有想,彼当不受如来所说诸修多罗,亦当不持读诵。所以者何?谓常见故。

  “善男子!譬如有一丈夫,父母多有钱财果报,然彼丈夫诸子知财聚已,不生希有想、未曾有想。所以者何?谓多果报故。善男子!如是,如是。彼等众生若知如来不入涅槃已,不生希有想、未曾有想、难得想。所以者何?谓常见故。

  “善男子!譬如有一丈夫,父母贫穷少有果报,彼等或诣王及王大臣家中,彼于彼处见满仓库种种众宝。彼于彼处得希有行、得未曾有想、当生难得想,亦为彼财聚故,勤劬发精进意,欲得彼财聚故。所以者何?谓少果报故。善男子!如是,如是。彼等众生若见如来已入涅槃,当得希有、得未曾有、当生苦想:‘于无量时诸佛世尊乃出于世。譬如优昙婆罗华于无量时乃出于世;如是如是,诸佛世尊于无量时乃当出世。’彼等众生得希有行、得未曾有、当得踊跃。彼等见如来已则当信向,若闻如来实语言时,当受如是等修多罗、当不违竞。善男子!以是义故,如来不久住世,速当涅槃。善男子!诸佛世尊如是方便善巧成熟众生。”

  尔时,彼等诸佛世尊隐没不现。

  尔时,信相菩萨与无量百千菩萨,及无量俱致那由多百千众生,诣耆阇崛山释迦牟尼如来、正遍知所。到已,顶礼佛足,却住一面。住一面已,信相菩萨摩诃萨白佛如上所说诸事。

  乃至彼等诸佛世尊诣耆阇崛山释迦牟尼如来所,到已,各各随方,各各于座而坐。

  尔时,彼等诸佛世尊各各告侍者菩萨言:“汝善男子!去诣释迦牟尼如来所,到已为我等问讯:‘少病轻起,气力安乐行不?’复作是言:‘善哉,释迦牟尼如来今欲说金光明法本,我等当随喜。’”

  尔时,彼等诸菩萨摩诃萨诣释迦牟尼如来所,到已顶礼释迦牟尼如来足,礼已却住一面。住一面已,彼等诸菩萨摩诃萨白佛言:“世尊!四方四佛世尊问讯:‘世尊!少病轻起,气力安乐行不?’”复作是言:“善哉。世尊!愿说金光明修多罗法本,为诸众生利益安乐故,乃至除灭饥俭等故。”

  尔时,世尊释迦牟尼如来赞诸菩萨众言:“善哉,善哉!善男子!汝等乃能为诸众生劝请如来。”尔时,世尊而说偈言:

 “我不离此山,  常说此经宝,
  成熟众生故,  示现般涅槃;
  凡夫染着见,  不信我所说,
  彼等成熟故,  我现般涅槃。”

  是时,大会有婆罗门——姓憍陈如,名曰圣记——在于众中谛心安坐,无量百千婆罗门众前后围绕而共恭敬供养如来,闻佛世尊寿命八十应般涅槃,涕泪悲泣,与于百千婆罗门众俱从坐起,顶礼佛足,白言:“世尊!若佛如来怜愍利益一切众生、大慈大悲欲令皆悉得大安乐,为众生作真实父母、最上无等及无等等,为世间作归依覆护、令诸众生快乐清凉,如净满月作大光明、如日照于优陀延山,若佛世尊等观众生如罗睺罗,愿佛为我施一恩德。”是时如来默然不答。

  于此会中有栗车毗国王童子——名曰一切众生喜见——在大众中,具足辞辩,善能问答。是时,王子承佛神力语婆罗门憍陈如言:“大婆罗门!汝于世尊求何恩德?我能为汝施如意恩。”

  婆罗门言:“善哉。王子!我等愿欲恭敬供养世尊之身,是故欲得如来舍利如芥子许。所以者何?如我所闻:若善男子及善女人恭敬供养如来舍利,六天帝主富贵安乐必得无穷。”

  是时王子即便答言:“大婆罗门!汝一心听。若欲愿求无量功德及六天报,此金光明——诸经之王,难思难解——福报无穷,声闻、缘觉所不能知。此经摄持如是功德,无边福报不可思议,我今为汝略说之耳。”

  婆罗门言:“善哉。王子!如是金光明微妙经典,功德无边、难解难觉,乃至如此不可思议。我等边国婆罗门等作如此说:若善男子及善女人得佛舍利如芥子许,置小塔中暂时礼拜、恭敬、供养,功德无边,是人命终作六天主,受上妙乐不可穷尽。汝今云何而不愿乐供养舍利求此报耶?如是,王子,以是因缘,我今从佛欲求一恩。”

  是时王子即以偈答婆罗门言:

 “设河驶流中,  可生拘物华,
  世尊身舍利,  毕竟不可有;
  假使乌赤色,  拘枳罗白形,
  世尊真实身,  不可成舍利;
  设使阎浮树,  能生多罗果、
  佉受罗树等,  转生庵罗实,
  如来身无灭,  不可生舍利;
  设使龟毛等,  可以为衣裳,
  佛身非虚妄,  终无有舍利;
  假令蚊蚋脚,  可以作城楼,
  如来寂静身,  无有舍利事;
  假令水蛭虫,  口中生白齿,
  如来解脱身,  终无系缚色。
  兔角为梯橙,  从地得升天,
  邪思惟舍利,  功德无是处;
  鼠登兔角梯,  蚀月除修罗,
  依舍利尽惑,  解脱无是处。
  如蝇大醉酒,  不能造窠穴;
  于佛无正行,  不能至三乘。
  如驴但饱食,  终无有伎能、
  歌舞令他乐;  凡夫、二乘等,
  能说及能行,  自他无是处。
  假使乌与鸱,  同时一树栖,
  和合相爱念;  如来真实体、
  舍利虚妄身,  俱有无是处。
  如波罗奈叶,  不能遮风雨;
  于佛起虚妄,  生、死终不灭。
  如海大舶船,  具足诸财宝,
  新生女人力,  执持无是处;
  法身无边际,  不净地烦恼,
  不能摄如来,  其义亦如是。
  譬如诸鸟雀,  不能衔香山;
  烦恼依法身,  不为烦恼动。
  如是如来身,  甚深难思量,
  若不如法观,  所愿不成就。”

  时婆罗门闻此义已,即便说偈答王子言:

 “善哉善哉,  汝真佛子!  大吉祥人,
  善巧方便,  于理不动,  已获正记。
  王子听我,  今次第说:  度世依处,
  佛德难思;  如来境界,  无能知者。
  一切诸佛,  不与他共;  一切诸佛,
  本来寂静;  一切诸佛,  所修行同;
  一切诸佛,  后际常住;  一切诸佛,
  同共一体。  如是等义,  是如来法,
  如来真身,  非所造作。  所以者何?
  诸佛无生、  金刚不毁、  内外无碍,
  示现身相,  随化众生。  如来大仙,
  无有色像,  如是身者,  非于血肉。
  云何而得,  有于舍利?  为化众生,
  方便示现。  一切正觉,  真法为身,
  法界清净,  是名如来。  王子当知,
  佛身如是,  如如来说。  如是之义,
  我已闻知,  为请如来,  广演分别,
  真实之义,  故求舍利,  开方便门。”

  是时,会中三万二千天子闻说如来如是甚深寿量义已,一切皆于无上菩提发坚固心,欢喜踊跃,异口同音说偈赞言:

 “一切如来,  不般涅槃;  一切诸佛,
  身无破坏。  但为成熟,  诸众生故,
  方便胜智,  示现涅槃。  前际如来,
  不可思议;  后际如来,  常无破坏;
  中际如来,  种种庄严,  众生法界,
  皆为利他。”

  是时,信相菩萨从诸如来及二大士闻说释迦寿命义已,得满所愿,心无疑惑,踊跃欢喜,身心快乐,内外遍满。

  尔时,复有无量阿僧祇等诸众生类,闻说是义,于无上道皆得发心。

  时四如来忽然不现,是大会中惟释迦在。

  金光明经三身分别品第三

  梁三藏真谛译

  尔时,虚空藏菩萨摩诃萨在大众中从座而起,偏袒右肩,右膝着地,合掌恭敬顶礼佛足,以上微妙金宝之华、宝幢、幡盖悉以供养,而白佛言:“世尊!云何菩萨摩诃萨于诸如来如法正修行?”

  佛言:“善男子!谛听谛听,善思念之,吾当为汝分别解说。

  “善男子!菩萨摩诃萨一切如来有三种身,菩萨摩诃萨皆应当知。何者为三?一者、化身,二者、应身,三者、法身,如是三身摄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云何菩萨了别化身?善男子!如来昔在修行地中为一切众生修种种法,是诸修法至修行满,修行力故而得自在。自在力故,随众生心、随众生行、随众生界多种了别,不待时、不过时,处所相应、时相应、行相应、说法相应现种种身,是名化身。

  “善男子!是诸佛如来为诸菩萨得通达故,说于真谛;为通达生死涅槃一味故、身见众生怖畏欢喜故、为无边佛法而作本故,如来相应如如。如如智愿力故,是身得现具足三十二相、八十种好、项背圆光,是名应身。

  “善男子!云何菩萨摩诃萨了别法身?为欲灭除一切诸烦恼等障、为欲具足一切诸善法故,惟有如如如如智,是名法身。

  “前二种身是假名有,是第三身名为真有,为前二身而作本故。何以故?离法如如、离无分别智,一切诸佛无有别法。何以故?一切诸佛智慧具足故、一切烦恼究竟灭尽故、得清净佛地故,是故,法如如,如如智摄一切佛法故。

  “复次,善男子!一切诸佛利益自、他,至于究竟。自利益者是法如如,利益他者是如如智,于自、他利益处而得自在种种无边用故,是故,分别佛法无量无边种种故。

  “善男子!譬如依妄想思惟说种种烦恼、说种种业、说种种果报;依如是法如如、如如智,说种种佛法、说种种缘觉法、说种种声闻法。依法如如、依如如智,一切佛法得自在成就,是为第一不可思议。譬如画空作庄严具亦难思议;如是,于法如如、如如智摄成佛法亦难思议。

  “善男子!云何法如如、如如智二种无分别而得自在事?善男子!譬如如来已般涅槃,愿自在故、种种事未尽故;如是,法如如、如如智而得自在事。

  “复次,菩萨摩诃萨入无心定、依前愿力从禅定起事,如是二法无有分别,得自在事故。

  “善男子!譬如日月无有分别、亦如水镜无有分别、光明亦无分别,三种和合故得有影。如是,法如如、如如智亦无分别,以愿自在故,众生有感,故应、化二身,如日、月影和合出生。

  “复次,善男子!譬如无量无边水镜,依于光故,空影得现种种异相,空者即是无相。

  “善男子!如是,受化之众诸弟子等是法身影,以愿力故,应于二身现种种相貌,于法身地无有异相。

  “善男子!依此二身,一切诸佛说有余涅槃;依法身者,说无余涅槃。何以故?一切余究竟尽故。

  “依此三身,一切诸佛说无住处涅槃。何以故?为二身故,不住涅槃;离于法身,无有别佛。何故二身不住涅槃?二身假名不实,念念灭、不住故,数数出现以不定故;法身不尔。是故,二身不住涅槃;法身者不二,是故不住于般涅槃;依三身故,说无住涅槃。

  “善男子!一切凡夫为三相故,有缚、有障,远离三身、不至三身。何者为三?一者、思惟分别相,二者、依他起相,三者、成就相。如是诸相不能解故、不能灭故、不能净故,是故不得至于三身;如是三相能解、能灭、能净,是故诸佛具足三身。

  “善男子!诸凡夫人未能拔除于三心故,远离三身不能至故。何者为三?一者、起事心,二者、依根本心,三者、根本心。依诸伏道,起事心尽;依法断道,依根本心尽;依胜拔道,根本心尽。起事心灭故,得显化身;依根本心灭故,得显应身;根本心灭故,得至法身。是故,一切如来具足三身。

  “善男子!一切诸佛于第一身与诸佛同事、于第二身与诸佛同意、于第三身与诸佛同体。

  “善男子!是初佛身,随众生意有多种故现种种相,是故说多;是第二佛身,弟子一意故现一相,是故说一;是第三佛身,过一切种相、非执相境界,是故说名不一不二。

  “善男子!是第一身依于应身,是故得显;是诸应身依于法身故得显现;是法身者是真实有,无依处故。

  “善男子!如是三身,以有义故而说于常、以有义故说于无常。化身者,恒转法轮、处处如如、方便相续不断故,是故说常;非是本故、具足之用不显现故,故说无常。应身者,从无始生死相续不断,一切诸佛不共之法能摄持故,众生未尽、用亦不尽故,是故说常;非是本故,以具足用不显现故,故说无常。法身者,非是行法无有异异,是自本故犹如虚空,是故说常。

  “善男子!离无分别智,更无胜智;离法如如,无胜境界。是法如如、如如智,是二种如如如如,不一、不异。是故,法身慧清净故、灭清净故,是二清净。是故,法身具足清净。

  “复次,善男子!分别有四种身:有化身非应身、有应身非化身、有化身亦应身、有非化身亦非应身。何者化身非应身?如来已般涅槃,以愿自在故,如是之身即是化身。何者应身非化身?是地前身。何者化身亦应身?住有余涅槃如来之身。何者非化身非应身?是如来法身。

  “善男子!是法身者,二无所有显现故。何者名为二无所有?于此法身相及相处二皆是无,非有、非无,非一、非二,非数、非非数,非明、非闇。如是,如如智不见相及相处,不见非有、非无,不见非一、非异,不见非数、非非数,不见非明、非闇。是故,境界清净、智慧清净,不可分别、无有中间。为灭道本故,于此法身显现如来。

  “善男子!是身因缘境界处所,果依于本难思量故,若了义说,是身即是大乘、是如来性、是如来藏。依于此身得发初心,修行中心而得显现、不退地心亦皆得现,一生补处心、金刚之心、如来之心而悉显现,无量无边如来妙法皆悉显现。依此法身不可思议摩诃三昧而得显现、依此法身得现一切大智,是故二身依于三昧、依于智慧而得显现。

  “如此法身依于自体说常说实、依大三昧故说于乐、依于大智故说清净,是故,如来常住自在安乐清净。依大三昧,一切禅定首楞严等、一切念处大法念等、大慈大悲、一切陀罗尼、一切六神通、一切自在、一切法平等摄受,如是佛法皆悉出现。依此大智,佛大十力、四无所畏、四无碍辩、一百八十不共之法、一切希有不可思议法皆悉显现。譬如依如意宝珠,出无量无边种种诸宝悉皆得现;如是,依大三昧宝、依大智慧宝,出种种无量无边诸佛妙法之宝。

  “善男子!如是法身三昧智慧过一切相,不著于相、不可分别,非常、非断,是名中道。虽有分别无体分别、虽有三数而无三体,不增、不减,犹如梦幻,亦无所执亦无能执。法体如如,是解脱处,过死王境界、越生死闇,一切众生不能修、行所不能至,一切诸佛菩萨之所住处。

  “善男子!譬如有人愿欲得金,处处求觅即见金矿,既得见已即便破矿,选择取金以内炉中,加以销治得清净金,随意回转作诸镮、钏、种种严具,虽复诸用,金性不改。若善男子、善女人求胜解脱、修行世善,得见如来及弟子众,得亲近已而白佛言:‘世尊!何者为善?何者不善?何者正修行而得清净、离于不净?’诸佛如来及弟子众如是思惟:‘是善男子、善女人欲求清净、欲听正法。’如是知已即说正法。

  “是善男子、善女人已闻正法,正念忆持,发心修行,得精进力破懒惰障。破懒惰障已,灭除一切罪障;破罪障已,于菩萨学处破无尊重障;破无尊重障已,破掉悔心;破掉悔心已,入于初地。

  “依于初地拔利益障,拔利益障已得入二地;依于二地破不逼恼困苦障,破此障已入于三地;依此三地破心软净障,破心软净障已入于四地;依此四地破善方便障,破善方便障已入于五地;依此五地破见真俗障,破见真俗障已入于六地;依此六地破见行相障,破见行相障已入于七地;依此七地破不见灭相障,破不见灭相障已入于八地;依此八地破不见生相障,破不见生相障已入于九地;依此九地破六通障,破六通障已入于十地;依此十地破一切所知障,破一切所知障已拔除本心入如来地。

  “如来地者为三种净故得极清净。何者为三?一者、烦恼净,二者、苦净,三者、相净。

  “譬如有金,镕销炼治,既烧打已无复尘垢,为显金体本清净故,是金清净,不为无金。

  “譬如水界,澄渟清净,无复秽浊,为显水性清净,不为无水;如是,法身烦恼本起悉皆清净,是法身清净不为无体。

  “譬如空中烟、云、尘、雾皆悉已净是空清净,不为无空;如是,法身一切诸苦悉皆灭尽,故说清净,不为无体。

  “譬如有人于卧寐中梦见大水流泛其身,运手动足逆流而上,以其心力不懈退故,从于此岸得至彼岸,梦既觉已,不见有水、彼此之岸。生死妄想既灭尽已,是觉清净,不为无觉;如是,法界一切妄想不复更生,故说清净,不为无体,说于清净。

  “复次,善男子!是法身者,烦恼障清净故能现应身、业障清净故能现化身、智障清净故能现法身。譬如依空出电,依电出光;如是,依于法身故出应身,依于应身故出化身。是故,性极清净摄受法身、智慧清净摄受应身、三昧清净摄受化身,是三清净是法如如、是不异如如、一味如如、解脱如如、究竟如如。是故,诸佛体一、不异。

  “善男子!若有善男子、善女人说于如来是我大师,当知是善男子、善女人悉知悉见如来之身,无有别身。

  “善男子!是故,于一切境界不正思惟悉除断故,而于此法无有二相、无有分别。

  “圣所修行于如如无二相法中,以修行故,如是如是一切种障悉皆除灭;如如一切障灭,如是如是法如如、如如智最得清净;如如法界智慧清净,如是如是一切自在具足摄受故、得一切自在者一切诸障悉灭除故、一切种清净故,是如如智相。如是见者是名圣见,是则名为真实见佛。何以故?如如得见如如故。是故,如来见一切如来。何以故?声闻、缘觉已出三界,觅于真境不能知见。如是,圣人所不知见、一切凡夫皆生疑惑,颠倒分别,不能得度,譬如兔子欲度大海。何以故?不能通达法如如故。

  “复次,善男子!一切如来无分别心,于一切法得大自在,无碍清净智慧见故、是自境界不共他故。是故,于无量无边阿僧祇劫不惜身命、难行能行,为得此身。如此之身最上无比、是处最胜不可思议,过言说界;是方寂静,过一切怖畏。

  “善男子!如是知见如如:不生、不老、不死、寿命无限,无有寝卧、无有食,身心常在定,无有散动。若于如来起诤讼心,则不能得见于如来;如来所说皆能利益,有听闻者皆蒙解脱;若有恶人、恶象、恶禽兽等不相逢值,于佛起业,果报无边。

  “一切如来无无记事、一切境界无欲知心、生死涅槃无有异心、如来所记无不决定。诸佛如来四威仪中无非智摄,一切诸法无有不为慈悲所摄、无有不为利益一切诸众生者。

  “善男子!若有善男子、善女人于此金光明经听闻信解,不堕地狱、饿鬼、畜生、阿修罗道,常生人天、不为下劣,恒得亲近诸佛如来、听受正法,常生诸佛清净国土。何以故?是甚深法得入于耳,是善男子如来已见、已记,当得不退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是善男子如是甚深之法得经于耳,当知是人不谤如来、不谤正法、不谤圣僧。一切众生未种善根令得种故、已种善根令增长成熟故,一切世界所有众生皆悉能行六波罗蜜。”

  是时,虚空藏菩萨、梵释四王、诸天众等,即从坐起,偏袒右肩,合掌恭敬顶礼佛足而白佛言:“世尊!若有处处国土讲说是金光明微妙经典,于其国土四种利益。何者为四?一者、国王军众强盛,无诸怨敌,离于疾疫,寿命修长,吉祥安乐,正法兴隆;二者、辅相大臣和悦无诤,王所敬爱;三者、沙门、婆罗门及国邑人民修行正法,多所利益,年命长远,富逸安乐,于诸福田悉得修立;四者、三时之中四大调适,是诸人天增加守护,慈悲平等,心无伤害,令一切众生诚心归仰,皆悉修行菩提之行。如是四种利益功德,我等皆当处处为作利益。”

  佛言:“善哉,善哉!善男子!如是,如是。汝等应当如是修行如此经典,则法久住于世。”

  合部金光明经卷第一